為了保住家只好獻身

三十六歲的鍾英今年可以說是流年不利,丈夫志華下崗了,而兒子又患上可怕的病。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這天,鍾英帶著兒子去找專科劉醫生看病。劉醫生今年四十出頭,由於劉醫生醫術出眾,來找劉醫生看病的人也特別多。而鍾英經常帶兒子來看病,和劉醫生也熟悉起來了,劉醫生看到今天的病人多,就對鍾英說:「今天來看病的人多,不如你中午帶兒子到我家吧。」鍾英想了想,這樣也好,起碼又可以省點醫藥費。

中午,鍾英和兒子食完飯,和老公說了一下,志華說:「要過去也不收拾一下自己,首先形象很重要。」對,我怎麼忙昏頭了,鍾英趕忙洗臉梳頭,換上了套裙。就直奔劉醫生家裡。

劉醫生這兩年由於賺了不少外快,在濱江路買了一套房子自己一個人住。一個人住最大的好處就在於自由。休息時朋友們都來這玩,一大堆人又玩又唱可以弄一整晚。劉醫生知道鍾英要來,特地把房子收拾起來。

不一會,門鈴就響了。打開門鍾英站在門口:「不好意思,劉醫生,給你添麻煩了。」

「沒關係,反正我有空,無事。」劉醫生把鍾英讓進了門,他詳細問了鍾英兒子的病情後說:「我要對他做一下仔細的檢查,請帶他到裡面房間來一下。」

劉醫生家裡很大,有三間房,其中這間房子是用來幫人看病,所以很特別,一股很大的藥味,還有一張診查床。劉醫生檢查完後,給鍾英兒子食了藥,對鍾英說:「讓他睡會,反正今天下午我休息,我們到外面去坐。」

鍾英坐在沙發上,劉醫生倒了杯水坐在鍾英旁邊。一邊說著她兒子的病情,一邊開始打量起鍾英來。

鍾英個子不是很高,但身材很勻稱。說起來算不上漂亮,但也不討厭。一身休閒裝把她的打扮得分外嫵媚性感。豐滿成熟的風韻從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散發出來,雪白圓潤的大腿從裙子下面暴露出來,閃耀著迷人的白光。外衣扣沒有扣,裡面是一件緊身的粉彈力衫,兩個乳房很大。兩隻腳不大,外面穿著雪白的棉襪。

說起兒子的病情,鍾英不禁抽泣起來,為了給兒子治病,家裡的積蓄已經用得七七八八了,老公最近又下崗了,唉!鍾英由於激動,胸前的高高聳起的雙乳也隨著抽泣而晃動,晃動時顯得柔軟而有彈性。

劉醫生藉故幫鍾英拭眼淚,右手像是無意地湊上去在鍾英柔軟的胸部摸了一把說:「你有什麼困難跟我說,只要你願意和我,你兒子就有救了,怎麼樣?」

「別這樣,劉醫生。」鍾英拼盡全力掙脫了劉醫生的擁抱,站了起來,「我不是那種輕薄的女人,你如果肯幫我們,我們會感謝你的,錢我會慢慢還給你的。」

「阿英,你別傻了,你今年三十多歲了,老公又下了崗,恐怕得等到猴年馬月才能夠還給我,能不能治好你兒子的病也難說了,有辦法你也不會找我了,這世上的事就是有付出才有得到。錢我不缺,就說女人吧,想往我身上靠的多得不得了,我還懶得要呢,我就看你順眼,我向你保證,就一次,你跟我一次,我把你兒子的病治好,以後保證不找你了,女人我玩不完呢。好不好,好,你就過來,不好,你出去,我還可以省點錢。」劉醫生坐在沙發上,看著鍾英,端起茶來一邊喝著一邊盯著她曼妙的身體掃來掃去。

「怎麼辦?」鍾英聽著劉醫生要脅的話語,心裡浪滔翻滾,她不想做出對不起志華的事,她的良心、她所受的教育告訴她要大聲罵一遍這個人面獸心的東西後摔門而去,但她這一去,兒子的治病就泡湯了,這,這……

「阿英,人要看開一點嘛,是不是。」劉醫生站起來走到鍾英的旁邊,雙手一伸就抱住了她,頭俯在她的耳邊輕輕說著,手利索地解著她的衣扣。

怎麼辦,怎麼辦,鍾英只覺腦海一片空白,一會兒見到志華在罵她: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一會兒見到兒子病治好了,在生蹦活跳地玩。

在她混混沌沌間,她的上衣已經敞開,挺拔的雙乳跳了出來,乳罩被扔到了地上,短裙褪到了地下,粉紅色的內褲被拉到了膝蓋上,當一根粗大熱燙的陽具從後面直插她的股間時,她的大腦突然清楚起來,大叫道:「不,不要,啊……劉醫生…啊……不要。」身子奮力扭動,將內褲拉回,欲要掙開劉醫生的懷抱。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劉醫生已經一把將她抱住,嘴巴立刻吻上了她半張的唇。當劉醫生的舌頭伸進她嘴裡開始吸吮的時候,鍾英才反應過來,她用力掙扎著想擺脫劉醫生緊緊的擁抱,被吻住的嘴發出「唔……」含混不清的聲音。

劉醫生緊緊抱著夢想已久的豐滿身軀,使勁摸揉著,那充滿彈性的溫暖肉體讓他的腦子忘記了身邊的一切。他嘴裡含著鍾英兩片柔軟濕潤的嘴唇,舌頭舔著她光滑堅硬的牙齒和滾燙跳動的舌頭,吸吮著她的唾液,口中感到無比的甜美。

一對豐滿的玉乳裸露在了劉醫生的面前,他用手撫摩揉捏著,乳頭由於自然的生理反應勃起了,立刻變大變硬,接著他便張嘴親吻吮吸起來。而下體的蜜穴被劉醫生用手隔著內褲撫摩著,鍾英的反抗立刻減弱了下來,但她心裡還在拚命反抗,不停告誡自己不能做對不起丈夫的事情,然而劉醫生的熱吻令她所有的防線都崩潰了,鍾英情慾被挑撥了起來,不由自主地抱住劉醫生寬闊的後背,輕輕喘息起來。

「看,你都濕透了。」

內褲被從豐滿的臀部上剝下,褪到了大腿上,絲絲陰毛下的花瓣已經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討厭!」

鍾英羞紅的臉扭向一邊,她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了,癱軟地倒在鋪蓋上,任憑劉醫生把她剝得赤條條一絲不掛。

「來吧,寶貝。」劉醫生緊緊地抱著她的嬌軀,硬硬的陽具奮力往前插,頂在了她的陰道間,老練地插了進去。

鍾英輕輕哼了一聲,一種陌生的充實感從底下升起,她身體一軟,心裡暗叫道:「完了。」一行眼淚滾落下來。火熱的陽具深入了她的體內,鍾英心中一陣酸痛,她不想沒了這個家,昨天晚上,她還要志華了兩次,最後逼得志華用手摸了她陰部好一陣,鍾英才在痙攣中有了高潮。高潮之後,她才沉沉地睡去。為了兒子,現在只能夠這樣了。

「別哭了,你看我不會比你老公差吧。」劉醫生將她推著彎趴在床上,讓她的屁股向後翹起,又快又猛地從後面抽插著。

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從後面干,一種陌生的刺激感從心中升起,只覺陽具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志華從沒達到的深度,時不時碰到裡面敏感的軟肉,每一次碰觸都會激起一股強烈的快感,忍不住前後搖著屁股,尋找著他的抽插節奏,往來迎送起來,眼角的淚水漸漸乾涸,紅暈再度湧上臉龐。在這最直接的刺激下,本已埋葬在心裡的性慾又一次被撩撥起來。

由於昨晚要了兩次,現在又被劉醫生的一次次的抽插,鍾英的陰道口有些紅腫,黑黑的陰毛已經糊滿了黏液。她的陰唇由於充血,紅艷艷的,像鮮花一樣綻開,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陰道口,裡面的黏液還在向外湧。鍾英只覺得那根堅硬的肉棒像一根火柱,在陰道裡熊熊燃燒著,燒得她嬌喘不已,春潮四起,她不停地抽搐著呻吟道,「求你了,快點好嗎?」被劉醫生幹了一個小時,他還沒有完的跡象。鍾英只求他快點。兒子就在另一個房間,醒了就不敢想像後果。

鍾英白皙的身體隨著劉醫生的衝擊顫動著,兩手緊緊抓著床單,皺著眉頭,神情看不出是快樂還是痛苦。堅挺光滑的乳房劇烈的顛簸著。

劉醫生迷醉在她濕熱狹窄的腔道裡,堅硬的陰莖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體,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每一次做愛劉醫生有種強烈的征服欲和破壞欲,想要讓鍾英在他的攻擊下徹底崩潰。劉醫生抱著鍾英的香肩,陰莖更加猛烈的深入她的身體。兩人小腹撞擊發出的聲音蓋住了她的呻吟和劉醫生的喘息。

劉醫生陰莖一陣陣地痙攣,「快了,我快要到了。」狂烈的喘息著。

鍾英突然睜開眼,雙腿扭動,慌亂的推著他的胸膛,急促的說:「不要,不要,不要射在我裡面……」她的掙扎根本無法抵禦劉醫生狂暴的力量。而她的掙動只是帶給劉醫生更強烈的快感。

身上的男人呼吸變得又粗又短促,陰莖進出的速度也驟然加快,鍾英明白男人的高潮快到了,她心裡感到一種莫名的悲憤和羞辱,她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只能轉過臉去,任憑男人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聳動,眼淚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忽然,劉醫生重重壓在她身上,渾身繃緊,喉嚨裡發出了一聲低吼。鍾英感到陰道裡的陰莖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宮裡,正一跳一跳地噴射出熾熱的黏液——劉醫生把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鍾英皺著眉頭閉著眼,嘴巴半張著,他每噴射一下她就發出一聲呻吟。

「我…對不起老公,我被插進去射精了!」鍾英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來,腦子裡一片空白。現在怎麼辦呢?此時在鍾英的心中不敢想到家,隱隱中有一種非常對不起家庭、對不起自己的老公的感覺。一想到這些,鍾英的心就像被針紮成了一樣。她有意識地在逃避她的現狀,她為自己這種淫蕩的品行而感到一種對於自己家庭的羞愧。

劉醫生看到鍾英接納自己精液的姣態,興奮地連噴了十來下才舒服地停止,無力地趴在鍾英的身體上喘著粗氣,手還不安分地揉弄著她的乳房。

鍾英調勻了呼吸之後擦乾眼淚,推了推身上的劉醫生。劉醫生戀戀不捨地抬起身來,把已經軟化的陰莖抽出鍾英的陰道,而手指卻還在貪婪地搓捏著她的乳頭,「阿英,你真棒,我都快爽死了。」激情過後的乳房餘韻未消,還在顫抖著,微微泛紅。

鍾英勉強支撐起綿軟的身體,拿衛生紙擦了擦正在流出陰道的白色濁液,沖進了衛生間。

蓮蓬頭「嘩嘩」地放著熱水,沖刷著一個赤裸豐滿的胴體,晶瑩的水珠順著烏黑的長髮滑到潔白的肩膀和背部,然後淌過肥厚高翹的臀部和修長的美腿流到了地上,在下水口形成一個小小的漩渦。

蓮蓬頭下的鍾英雙目緊閉,一隻手揉搓著胸前高高挺立的雙乳和乳房上紫紅色勃起發硬如紅棗般大的乳頭,另一隻手則探入兩腿之中,在豐盛的陰毛下,肥厚的花瓣被手指揉搓攪動著,大量白色的精液在陰道口泛著泡沫,隨著熱水流淌到地上,鍾英狠狠地沖洗著陰道,想把今天所受的羞辱通通沖洗掉。但精神和肉體上受到的創傷,使雙腿終於支持不住酥軟的身體,慢慢坐倒在浴室的地上,通紅滾燙的臉貼著地上潔白的瓷磚,肥厚的大屁股高高撅起。

劉醫生這時來到了衛生間的門口,看著身下女人的露出了雪白臀部,兩腿之間濃密的陰毛依稀可見,肥厚的陰唇在毛髮的掩蓋下若隱若現。她的媚態,使劉醫生的慾望馬上升騰起來,軟化的陰莖又硬了起來,看到豐滿的婦人將玉體裸埕在自己面前任憑自己玩弄,劉醫生腦子裡一片空白,雙手摸索著她的臀部。鍾英溫順地趴著,豐滿的屁股毫無防備地呈現給身後的男人,有一聲沒一聲地輕哼。劉醫生掏著自己已經硬挺得不行的陰莖就向鍾英的陰道插去。

鍾英雖然知道今天難逃此劫,但也不願就此放棄抗拒,因此拚命扭動身軀,想躲避開劉醫生肉棒的進攻,然而除了腰肢能勉強扭動兩下以外,身體的其它部位根本無法動彈,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劉醫生抱著她豐滿的臀部,把肉棒對準自己裸露無遺的花瓣,慢慢地插了進去。

「別這樣……啊……啊…………啊……」

鍾英現在除了破口大罵以外毫無辦法。

「哇,好爽啊!」

劉醫生開始抽插起來,粗大的肉棒再次快速地在鍾英那濕潤的陰道裡進進出出著,並發出了「噗嗤、噗嗤」的不堪入耳的聲音,這使得鍾英更加感到屈辱,生理上的需求開始漸漸超過了心理上的牴觸,隨著抽插的逐漸加速加劇,她的嘴裡發出了呻吟:「啊……啊……哦……你這……這個……啊……啊……」

「好……好……你的小穴緊緊的吸住了我的大傢伙……唔……我……我快忍不住啦……」

劉醫生不斷的朝鍾英的小穴挺去,同時也說出了自己的感受。而每當劉醫生更用力的挺去時,鍾英的臀部也就更瘋狂的扭動著,因為鍾英能感覺出劉醫生粗大的傢伙已經頂到了自己身體最深處的地方。

「……唔……英……我快要射精了……」劉醫生似乎達到了射精的邊緣而喘息的對鍾英說著。鍾英頓時感到無地自容,陰道和子宮壁又忍不住開始收縮,分泌出更多粘液。她的身體在期待著,也更加用力的夾緊劉醫生的大傢伙,同時更瘋狂的扭動著臀部。

「……唔…阿英……我要射精了……

 「啊!……不行了…快要丟了!……啊!……」鍾英鬢髮蓬鬆,銷魂的囈語著。高潮中的鍾英,胴體渾身顫動著,她的雙手更是在劉醫生的背上胡亂地抓搓著。

劉醫生感覺到鍾英的陰道中一陣收縮,熱熱的陰精噴灑到劉醫生的龜頭上,黏滑的淫液,正一股股地流出。而壓倒在鍾英身上的劉醫生,也像條蛇般地緊纏著鍾英,緊頂在花心上的燃燒火棒,舒坦地射出,汨汨的精液強勁地衝向鍾英她陰戶的深處……

鍾英委屈地抱著雙肩軟癱在衛生間的角落,就這樣把她作為女人的本錢:乳房、陰戶和屁股完全給劉醫生佔有了。兩片陰唇還在微微地張合著,淫液慢慢地由她小穴深處泌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