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女一夜情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和老公不在一個城市,我們隔著1000多公里的鐵道線和長長的、似乎沒有盡頭無線電波聯繫著,雖然父母和朋友叫我慎重考慮將來婚後分居的痛苦,但戀愛時的甜蜜和年輕的衝動,使我不顧一切奮不顧身,我堅信我的選擇是對的,我們會幸福的,愛情的力量大過了1000公里的距離。終於,2003年的11月,我成了他的新娘。

婚後一個多月的如膠似漆和男歡女愛後,他上班去啦,我感覺我又回到了婚前,還是一個人工作生活,每天說著同樣的話,重複著同樣的事,和閨中密友也沒從前親密了。

總覺的自己結婚了比她們成熟了,逛街時也找不到以前在一起瘋時的輕鬆和快樂了,單位裡一些有點色色的男孩也不圍著我轉了,去向那些和我一樣大的閨中密友獻慇勤,一些有家室的同事開始和我開一些婚後才能開的玩笑。我真的老了嗎?我和她們一樣大,只是比她們先結婚,怎麼就開始有區別了。

後來我明白,婚姻沒有使我年紀變大,但使我多了一個我說不出來的什麼東西,也許是從一個少女變成了少婦,就像童話裡一樣,我已從人女變成了人妻,我是少婦了,我要做一個成熟漂亮的俏少婦。

每天晚上除了上網似乎沒事可做,但上網似乎也很無聊,我在網絡上開始放縱,我喜歡和那種有點色色的成熟男人聊天,我不怕他說那種纏綿扉惻的謊話,也不介意他說那些臉紅心跳的情話,我不是小女孩,我是少婦,我不會相信。但我有個原則那就是不見面。

我認為不見面的好處很多,它至少可以使我感覺比較安全,也可以讓我充滿著想像,電腦那邊的人是什麼樣子?博學、幽默、英俊?我會把他往很好的方向想,他一定是個博採各家之長的成熟男士……

想像力使我和一個男人走的很近,他離我的城市有2小時的車程,很多次想盡辦法要見我,我都不允。直到一天晚上我上網他照例和我打招呼說想見我,我以為他在外地,就隨口說:「好啊,你說在哪見面,只要你來的了。」他就說在步行街見面。

我答應:「好啊,你飛過來吧。」隨後他的頭像就黑了。我在心裡暗笑,又一個無聊的男人,隨後又在網上胡亂衝浪……他的頭像又亮了,對我說他到步行街了,第一次來這,找了很久,不過他會等我,一直等到我來。我嚇了一跳,開玩笑吧,你不是在你那邊嗎?

他很高深的笑了,我不能來嗎?你看我的IP地址,為了見你,再遠我都會來。我在電腦這邊感覺他很得意。

「怎麼不敢來嗎?怕我會吃你?」

面對他的挑釁,我很開心,這是一個除了我老公之外第2個肯從遠方來看我的男人,我不怕他,我對自己很自信。

「你是不是怕我和你一夜情?是不是怕見到我就無法自拔了,」面對他不緊不慢的挑逗,我飛快的敲出一段話:「我怕,我還沒怕過人呢……」

「那你就出來啊,我不敢想你長什麼樣,要是恐龍的話我馬上就走……」

「壞男人,好色之徒,」我敲了一連串義正詞嚴的話語過去……

「那你就來吧,我在步行街耐克店等你,我會一直等到你來,我相信聊這麼久你會把我當朋友的……」

「等了很久,我才回一句話過去:」你猜我會不會來。「然後我就下線啦。

關上電腦,我想了一下,去就去吧,在我的地盤我怕什麼。我換了件自我感覺還不錯的衣服,又用口紅眼影淡淡的粉飾了一下就出門了。離NIKE店很近了,我感覺沒看到人,我進了賣場,裝作看帽子,悄悄打量著周圍的人,好像不在,我鬆了一口氣,但又有點失望,也許他在騙我,根本沒來。我再一次環顧四周……終於我看見他了……

我默默的和他走了一會,他問我老公什麼時候回來,我說不知道,他又說能不能去我家坐會,我說不行,他又笑著問我,那去哪,怎麼辦?你總不能把我一個人丟在大街上吧。我歎了一口氣,心裡想,老這樣在街上走也不好,但我也不知去哪。

「要不去開間房吧,」他又壞笑了。

我一驚,「不行,不去開房。」

他更放肆的笑了,「你怕什麼,我開房是我去睡覺,又不是叫你去,我總不能睡在大街上吧,走,帶路。」

我忐忑不安的和他來到一間賓館,我告訴他你就在這吧,我回家啦。他說叫我等他一會,我說不行,他堅持說就一會,我說那好吧,但我在大堂外面等你。我在大堂外面想,他還不錯,是個挺成熟幽默的男人,我對他漸漸有了點好感,也不太防備他了。正想著他出來了說要去宵夜,叫我陪他,我答應了,但又怕熟人看見,就帶他到了一個離家比較遠感覺不太會有熟人的地方去吃宵夜。

一晚上我們聊了很多,我感覺他風趣、聰明,很多話我還沒說完他就知道我要說什麼,而且他特別欣賞我,對我和老公不在一起也很有同感,我漸漸覺的他人好好,不知不覺中我們的距離拉近了,我不是那種傳統的女性,那種和男人說話都不自在的女人。

他問我對一夜情婚外性怎麼看,我告訴他我覺的只要2個人喜歡,有感覺,那是一種自由。我自己都很吃驚我會這樣回答,根本沒想到那發生以後怎樣面對自己老公或老婆。也許人有的時候是一種感情動物吧,特別是女人,有時會不被理智控制,容易衝動,我想那天晚上我就是這種女人吧。

夜有點深了,他請我去他那坐坐,還說明天就要走啦,想多聊會,我稍喝了一點酒,但很清醒,我知道去了也許會發生什麼,但我和他在一起的這個晚上,我找到了很多樂趣,老公很久沒和我在一起啦,他對我的溫柔、耐心使我找到了一種久違的溫情,我不想破壞這種氣氛,我只覺的這個男人很優秀,同時我內心也有一種久違的衝動,好想有個人抱著我,一直到天明。

也許是內心的騷動,也許是酒精的刺激,我和他去了……

洗完澡,他輕輕的抱著我,手在我身上遊走,嘴唇吻上了我的唇,我轉過頭去,我不想和老公以外的男人親吻,他很尊重我,把我慢慢輕輕的放在床上,雙手溫柔的在我身上探索,溫熱的嘴唇含住了我的小蓓蕾,我輕輕地叫了起來,我感覺的到他急促的呼吸,他那又急有熱的氣息刺在我身上,讓我覺的很舒服。

他很有經驗,很快就找到了我的興奮點,只要一刺激到我的小蓓蕾我就會把持不住,他看到了我的弱點,就更加猛烈的對我的弱點發動進功,上帝的傑作,他癡迷的對我的乳頭進攻著,彷彿知道拿下她就拿下了我,我就會解除武裝,對他全面開放向他投降,手指也在我下面全面進攻。

我的聲音越來越大,一開始我還怕有人聽到,還壓抑著自己不敢太大聲叫出來,但我感覺胸口很悶,呼吸都不順暢了,要大聲叫出來呼吸才順暢,我就大聲的叫了起來,胸口被他搓揉著,乳頭被他吮吸著,慢慢的我的腿越分越大,我覺的下面好空虛,我大聲的叫著,忘記了不和老公以外男人接吻的想法,主動親起他來。

他爬了起來,面對著我下面,趴在我身上,用舌頭在我下面攪拌著,我感到他壓在我身上很沉,氣都喘不過來,他耐心的親著我的下面,我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我大聲大聲的叫著,感到他那一根硬硬的東西在我臉上亂戳,就在我忘情的叫著時,他那東西忽然插進了我的嘴裡,我閉上眼睛,含著它,吮吸著,輕舔著,完全忘了自己,迷失了自己……

「舒服嗎?」他問我,他爬過來坐了起來,靠在床頭,叫我幫他吹蕭,我有點不好意思,他說:「沒關係的,你看我剛才把你弄的多舒服,現在該你為我服務了。」說完就靠在床頭等我。

我看著他那昂然聳立的東西,上面鼓著一根青筋,靜脈血管都看的見,還亮晶晶的,沾著我的一些口水。

「你看,它在向你敬禮呢,」他開玩笑的對我說。

「哼,你羞不羞,都流水啦,」我也放蕩的調笑他。

我拿起他的東西,先用手在它的出口處擦了擦,塗在他的腿上,看見沒有,都流了些水出來啦,我繼續調笑他,說完我把它含進嘴裡,用牙輕輕地咬著,用舌頭包裹著輕輕的舔。我時而含著時而又吐出來,他快活的呻吟著,叫我再用力吸一些。我更賣力的吹著,感覺他的小弟弟在我嘴裡越漲越大,越來越硬。

「你流水啦,」我吐了出來,調笑著它。

「小寶貝,你敢笑我,」他一把抓住我,把我的頭往他的小弟弟上一按。

我又把它含進了嘴裡,感覺好像有一點液體流在我嘴裡,一種鹹鹹的,澀澀的味道。

我更加賣力更加用心的吹著,嘴裡不時發出一些嬌喘,眼睛斜斜地看著,刺激他,他再也忍不住了,兇猛的撲上來,把我壓在身下,把我雙腿一分,粗暴的插了進來,我大聲的叫了起來,表達我的快樂,我盡力的分開腿,迎接著他一次次猛烈地抽插,對他的粗暴,我一點也不反感,也沒感覺的疼痛,在呻吟聲中,我覺的自己就像漂在大海裡,在洶湧澎湃的波濤中慢慢的向大海深處漂去……

完事後,我趴在他的胸前,有點後悔,但又有點快樂,他輕輕的聞著我的頭發,手指不停的玩弄著我的小蓓蕾,和我溫存著。我問他,你以後還會不會來,他告訴我會來,我告訴他說你把我弄疼啦,他問我哪疼。

我不好意思說,他就點上一支煙,又是那種壞笑:「是不是把你的乳房弄疼了,我喜歡你這種女人,才結婚的少婦,我很喜歡你的乳頭,有點大,捏起來手感很好,乳房不算大,但也很好,剛好一隻手握的住,一切盡在掌握。」

說完還做了一個手抓乳房的動作,又把我的乳頭放在嘴裡吮吸起來,晚上我們又做了2次,有男上女下,還有女上男下,也有我趴著,他從後面進來的那種姿勢,但我都沒有第一次時那種感覺了,第一次我是真的有了高潮,後面的這幾次,更多的是他發洩,而我被動的接受,完全沒有了第一次時的激情。

做完以後,看著他滿足的樣子,我趴在他的胸口,閉上了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想起了我的老公,感覺很對不起他,又有點想哭的感覺。

早上醒來他還沒醒,我看時間快8點啦,連忙叫醒他,他看見我的身體,又想要,又壓在我的身上親我……

一直到了9點,我們才下床,我送他到了火車站,看著他回家,火車開了,他很捨不得我,我也有點捨不得他,但又一種想他快點走的感覺,目送著他的遠去,我在想:這個男人和我算什麼?他得到了我的身體,我呢?我得到了什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