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並且換母

換妻並且換母

(一)

我和我的老婆在中學就認識,讓我沒想到的是很多年以後,我們又在一起。

我的老婆小華中等身材,是小巧的那一種,還算豐滿,很純的。我只所以娶她,就是因為她很純,自我認識她以來從未和別人談過戀愛。我一直很慶幸我娶了她,直到結婚以後我才慢慢的瞭解她。

結婚以後日子過的很平淡,她喜歡平淡的生活,我卻不太喜歡,想著從平淡的生活中找一點樂趣,我喜歡她在家的時候穿的性感一點,可她的衣服全都是家居服裝,我就勸她買一點性感服裝,沒想到她卻痛快的答應了。

我們星期天去逛西單,沒想到中友正在舉辦內衣展銷會,我喜出忘外地拉著她,讓她自己挑選自己喜歡的。

在裡面轉了一圈,性感的內衣不是很多,我問她喜歡哪一件,她給我看一套蘭色的T字褲,上邊的乳罩是帶蕾絲的透明的,下邊的T字褲不是那種普通的,前邊只能蓋住女人的毛毛,剩下的就一條繩穿過陰道和臀部,十分性感。沒想到她第一次買居然挑中這一套,我覺的我的新娘還會給我帶來新的感覺。

晚上我讓她穿著和她作愛,她偷偷的告訴我,說她很喜歡穿,就是怕我生氣說她淫蕩。

我告訴她:「只要你想穿,什麼時候穿都可以,我不會生氣的。」然後我問她:「你這輩子只讓我一隻雞雞插,你不覺得後悔麼?」

「後悔呀!」我的新娘告訴我,自從我把她前後都插過了,一直想有兩隻雞雞一起插,那該是什麼感覺呢?她說完看著我問我是不是生氣了。

我狠狠的插了她兩下,告訴她:「我可以理解,如果有合適的可以試一下,我希望我的新娘能得到快樂。」

她使勁親了我一下,「老公你真好!」

我心裡想著我的生活就要發生變化了。

又到了星期天,小華的好友楊麗今天請我們去她家玩。老婆跟我說楊麗快要去加拿大了,她是我老婆的好朋友,以前的同事,我們兩家離的很近,所以經常串門,關係很不錯。楊麗的老公人也非常好,叫郭新,因為人長得有點像動畫片裡的小新,平常我們就叫他小新,我們很談得來,去他們家就和在自己家一樣,非常隨便。

「來了,快點進來。」我們每次來楊麗都很熱情。

吃完中飯楊麗非要拉著小華單聊,說:「我快要走了,你就讓我們姐妹倆聊會。」說著就把小華拉進了臥室。

晚上我問小華聊了點什麼還要偷偷摸摸的,我把她抱住,一隻手伸進去摸她的乳房。她一隻手摸著我的雞雞,把我的雞雞拿了出來含在嘴裡,她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我跟你說了,你可別生氣。」

「什麼事還怕我生氣?我不生氣,你說吧!」我用力插了一下她的小嘴。

「嗆著我了,她跟我說要我照顧一下她老公,順便幫她看著,讓她老公在咱們家吃飯,她怕你介意,讓我問你一下。」

「這有什麼,應該的麼。」我說。

「還沒說完呢?她要我在他老公有需要的時候幫他一下,你同意麼?」老婆用手輕輕的摸著我的蛋蛋,看著我的反應。

我心想:真想不到平時這麼賢惠的妻子竟然能說出這個話來。

「那你同意了麼?」

「人家說要問你的意見麼?你要同意我就同意,再說她只是讓我用手幫他,我們的關係又這麼好,你同意了吧?」

「那你一會幫我把精液吃了,我就同意。」老婆什麼都願意給我做,就是不願意給我吃精液。

「那你射了,人家幫你吃。」

她更加賣力的舔弄,我終於控制不住在她嘴裡噴射出來,她竟然毫不猶豫的將我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我用舒爽而略帶吃驚的眼神的看著她,她的表情怔了一下,「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不起你,你原先不是說過讓我有機會試一下,人家還沒做什麼你就這樣,下回不給你吃了。」

我知道我的老婆是忠於我的,我應該讓她得到幸福,得到滿足。

我把她拉過來摟在懷裡。「小華我愛你,只要你喜歡,什麼都可以!」

「老公,你真好!」

我倆緊緊貼在一起,我撫摩著她的豐乳和肥臀,她用手兒輕輕揉搓著我還微軟的陰莖。

我們一起送楊麗出了國,並邀請楊麗的老公小新到我們家吃飯。過了一些日子,小新就把我們的家看成了自己的家,每天準時回家報道,幫小華做飯。有了小新家裡也熱鬧起來,小華跟我說要不讓小新搬到咱們家得了,我發覺跟小新相處的日子他人很好,要不小華也不會喜歡上他了。

「那你明天跟他說吧!」我說道。

「那你明天晚回來一會兒,我跟他說。」

「說就說吧,暈嘛要我晚回來?」

老婆有些不好意思跟我說,「他也憋了很長時間了,我想明天幫幫他。怕他不好意思,你就晚回來一會麼?」

「那你明天要告訴我你們是怎麼做的,好老婆?」

「回來一定告訴你,死老公。」

第二天,我很晚才回家,老婆和小新正在看電視,好像沒有發生什麼,只是小新有點不好意思,見我回來就去睡覺了。

我拉著小華問怎麼樣,小華說:「我跟你講你可別生氣。」

我說:「不會的,你講吧!」

「今天小新回來以後,我就穿了你上回給我買的那套性感內衣,還有這套短裙。」這套短裙是老婆上學的時候買的,只能蓋住屁股,老婆和我結婚以後又豐滿了不少,所以穿起來更加性感。

「他吃飯的時候老借揀東西偷看我,吃完飯我們就在這兒看電視,今天天氣熱,我就讓他換了你的一條短褲,你介意麼?」

「不介意,你繼續講。」這些話我聽了很性奮,好長時間沒這麼興奮了。

「我看他出來,他那就支得挺高的,他跟我說他很辛苦,要我幫他。」

「他的陰莖大麼?」我問道。

「挺大的,挺粗的,要我用兩隻手幫他擼呢。我真想一口把他咬進去。」

「咬了沒?」

「沒有,他說沒經你同意不應該這麼做。他要我問問你。」

「是麼?還挺夠義氣。看在這個份上我就同意了,那讓我們倆一塊伺候你好不好?」

「你說真的麼?老公,你不吃醋啊!」

「你嫁給我就要給你幸福麼。只要你願意。」

「謝謝你老公,有你這個老公真好!」

「那他射了沒有?」

「沒有,弄了一會他怕你回來,就不弄了。」

「那你明天告訴他,說我沒意見,讓我們兩個一起操你好不好?」

「那人家就有兩個老公了,老公你真壞!」

「那你明天自己去買一套情趣內衣,好不好?」

「老公,你明天可要早回來一點。」

我下了班,沒在路上耽擱很早就回了家,一進家門我的雞雞就硬了起來,見我的老婆穿了一身透明的薄紗情趣內衣,紫色透明奶罩、黑吊帶襪、鏤空的丁子褲,透明外套。

「老公回來了,這是給你買的,我也給小新買了,你出來讓我老公看看。」

楊麗的老公出來,是一條專給男人穿的性感內褲,紅色絲製的,前面還有一個透明的小兜兜,是專門兜陰莖的,小新的陰莖在小兜兜裡一覽無遺。

「老婆虧你想得出來。」

「你快換上去。」

等我出來,老婆正在玩著小新的陰莖,「老婆,再給你一個。」我把我的陰莖遞到老婆的手上。老婆一手一個,幫我們套弄著,老婆很興奮。

「老婆幫我們舔舔。」老婆張開小嘴給我咬一口,又給他咬一口,「老婆這樣不過癮,你一起吮兩條肉棍好不好。」我們兩個站起來,好讓她一起吃。

我們兩個在摸著老婆的豐乳,老婆的下面早就濕了。「小新你去操我老婆,讓她繼續給我咬。」

「你真夠哥們,等我老婆回來一定讓你操個夠。」他抽出陰莖走到老婆的後面,讓老婆跪著,插了進去。

老婆除了讓我插過,從來沒有讓任何人碰過。老婆也是頭一次被第二個男人操,小新的陰莖又很大,從後面插的很深,老婆的屁股在前後運動,小新一下一下的操著我太太的密穴,身體隨著小新的抽插一次次上挺,口中不斷發出「嗯、嗯、啊、啊」的浪叫聲,她的小嘴正在吮我的陰莖,叫不出來。

操了一會,小新抽出濕淋淋的陰莖,「真緊,你老婆的小穴一縮一縮的,真舒服。你也過來操一會,」

「那好,你過來讓她幫你舔一會。」

老婆的陰戶已經浪水橫流,我的陰莖很順的插了進去,老婆的陰戶裡邊還在一縮一縮的,「老婆,你舒服麼?」

「謝謝你老公,你讓我感覺到幸福。」

小新的陰莖頭很大,把老婆的嘴塞得滿滿的。

「小新你過來,操她的屁股。」我躺在下面插著我老婆的小穴,小新在後面操她的屁股,我們兩個一前一後的操著她,並且先後射在她嘴裡,弄的她滿臉都是精液。當晚,我們三個睡在一張床上,我老婆握著兩個雞吧睡著了。

(二)

老婆有了我們這兩個老公,行為開始放蕩起來,每天都穿著情趣內衣,我下班回來,老婆正在做飯,小新在用嘴和舌頭吮著老婆陰道口和陰蒂,又用力吸大陰唇,小陰唇,我老婆「嗯……嗯……」叫著。

這時,我老婆的身體不斷扭動起來,小新輕輕地揉著挑逗著我老婆的陰蒂,老婆「啊……啊……」叫著說:「小新不要停,我受不了啦!」我看到我老婆的穴裡不斷地流出淫水。

「小新快操我!」

小新還在不緊不慢的,「用什麼操你呀!」

「你不要捉弄我了,用你的大雞吧操我!」

小新分開她的雙腿,雞巴對準我老婆粉紅色的穴口,屁股一挺,大雞巴滋的一聲插進我老婆穴裡,我老婆「啊……」的叫了一聲,「真舒服,小新你的雞吧真大,插的我真舒服!」

我的雞吧早就受不了了,我把雞吧放在老婆的嘴裡,老婆時而將整根雞巴吞入嘴中,時而又吐出來,「我好開心,有你們兩個好老公。」

小新將雞巴在我老婆穴裡左右動,「小新你的雞巴都快要到我的子宮了。」我老婆被小新操得「啊……啊……啊……」直叫。我老婆用嘴狠舔我的雞巴,又一邊承受著小新的抽插。

我看著我老婆的浪樣,實在受不了了,一股股又濃又熱的精液噴射出,都噴射在我老婆嘴裡,老婆把我的精液全吞了下去。

小新見了也激動不已,在我老婆穴裡進出的節奏明顯加快了,小新說:「我也要射了,我射在你老婆的穴裡行不行?」

「小新射吧!我不介意。」

一股熱流從小新雞巴深處,噴射在我老婆穴裡,我想老婆的穴裡,被小新的精液灌得滿滿的。只見小新的雞巴還在我老婆穴中插著,穴的上下左右全是一股白色的精液,緩緩從我老婆穴的兩邊的陰唇之間流出來,那是小新操我老婆射出的精液。

「老婆爽不爽?」

「我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老公你太好了!」

看著心滿意足的老婆,我也很高興。吃完晚飯,我們兩個又前後插了我老婆一次才睡覺。

今天,我老婆的好友小霞到我們家裡來玩,小霞是我老婆的大學同學,一個宿舍的,很親密。我和小霞也很熟。

小霞這次來好像有很多委屈,小霞人長得特別豐滿,應該說挺胖的,小霞的乳房和屁股比我老婆還要大一圈,走起路來兩隻乳房上下直顫。

我問:「小霞你怎麼愁眉苦臉的?」

「還不是因為我老公,我今天來是求你們兩口子來了。」

「怎麼了?」老婆問。

「張青他越來越對我冷淡了,你們倆是我好朋友,有什麼事我也不瞞你們,他在家寧可手淫也不碰我,你說我該怎麼辦呀!」

「怎麼回事呀!」

「這話怎麼讓我說出口呢?他喜歡上了小華你老婆,說除了她他誰也不操,你們兩口子就幫幫我吧!」

「這可怎麼幫啊!」我問道。

「如果你不嫌棄我,我就給你當幾天老婆,讓小華去我們家,也幫我勸勸他。」

「不是不可以,可是我老婆現在還有一個老公,我不知道你願意麼?」

「小華你可真幸福,有這麼好的老公。我願意,是誰呀!」

「小霞你認識的,是楊麗的老公,楊麗出國了,讓我照顧他。」

正說著,小新回來了,我老婆說:「問問我的二老公吧!」說著竟然把我和小新的陰莖拿了出來,一手拿著一個雞巴說:「小霞給你舔舔,味道不錯吧!」

「那你去我們家吧!我老公正等著聽信呢,你放心吧,你這兩個老公有我來照顧。」

「那我去了,大老公二老公。」

我老婆走了,我們兩個把小霞的衣服脫了下來,裡面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乳罩和窄小的黑色三角褲,小霞的身材很胖,乳罩盛不下她的兩隻乳房,有一半露在外面。窄小的三角褲也只能勉強蓋住她的陰部,有很多毛漏在外面,一看就是那種性慾特別足的。

「可惜這麼好的老婆不操。」我玩著小霞的大乳房,小新去脫她的內褲。

小霞的口技很不錯,賣力的舔著我的大雞巴,特別是她還用她的舌頭舔著我的雞巴眼,我說:「小霞你真會舔雞巴,舔得我真舒服,一會我一定要射在你的小嘴裡。」

「你射吧,射完了我給你吃了。」

小新已經把他的大雞巴插進小霞的穴裡,「小新你插得真舒服,慢慢插,讓我享受一會兒。」

我閉著眼睛享受著小霞小嘴的滋味。我睜開眼睛看到小霞的乳房被小新插得來回晃,「小霞你的乳房可真大,給我乳交吧!」

我把雞巴放在她的乳房中間,完全被她的乳房淹沒。我來回抽動,她用小嘴還不時的舔著我的雞巴。她給我乳交了一會,我就讓她趴下,小新在下面操她,我在後面插她的屁眼。

「人家的屁眼還沒被插過,你輕點。」

我插了半天也沒插進去,「你老公沒插過你的後面?」

「沒有,他試過,沒插進去,他的雞巴太大了。」

我使勁往裡插,「你碰到我了!」小新說道,我低頭一看,我居然和小新的雞巴全都插到小霞的穴裡了。

「你們兩個插死我了。」

「小霞你的小穴居然能容得下兩個雞巴,真了不起!」

「我老公雞巴太大,操習慣了沒問題。」聽了小霞的話我不禁為我老婆擔心起來。

小霞叫床的聲音越來越大,我們倆同時在小霞的穴裡射精,發出了「噗……噗……」的聲音。我們兩個把雞巴抽出來,精液順著小霞的陰戶流出來。

操完了小霞我想起我老婆小華來,小霞看出來我的心事,「給你老婆打個電話,看看她在暈什麼呢?」

我打通了電話,是小華接的,「老公,爽死我了,他的大雞巴太大了。使勁操我……使勁!」

「老公你不用擔心,明天我們就去咱們家。」說著就掛了。

(三)

第二天,小霞還要去上班,因為小霞是雙安的化妝品小姐,所以禮拜天也要上班,我和小新在家裡睡懶覺。突然我感覺有人在舔我的雞巴,睜開眼是我老婆回來了,「老公我回來了,想我了吧!」老婆一邊給我添雞巴一邊摸著小新的雞巴,小新還在睡覺。

「老婆怎麼樣?」

「老公,他的雞巴真的很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這麼大的雞巴呢。」

「那你受得了麼?」

「還行,他還把雞巴放在我裡面一晚上呢!」

「他的耐力這麼好!」

「沒有,他射了以後,他的雞巴還是這麼大。」

「真的麼?」

「你不信呀!我把他帶來了,我把咱們的情況跟他說了,他和小霞也願意和咱們繼續交往下去,我把他叫到屋裡來,你可別吃醋啊!他有點不好意思,你等著我去叫她。」

看著老婆扭著小屁股的背影,我心裡想:我這個老婆現在這麼浪是我沒想到的,我不知道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反正我老婆自己感到幸福,這就足夠了,能讓老婆感到幸福就是好老公。

老婆進來了,小新也醒了。看著老婆牽著一個雞巴走到我們面前,我雖然和張青認識,但真沒想到他的雞巴真有那麼大,怪不得小霞的穴裡能盛得下我們倆的雞巴,我和小新看的有點傻了,估計張青的雞巴長約24厘米,寬有5厘米,比我們的雞巴要長出一半來,這種雞巴只在外國的毛片裡看過,想不到還真有。

「別看了,你們的雞巴也不錯,各有特色。我都喜歡。」

「三老公幫我脫衣服。」

老婆今天穿了一件紅色旗袍,黑色的絲襪,因為我喜歡讓老婆穿黑色齊腰絲襪。裡面穿的是情趣內衣,顯得性感,老婆的這套情趣內衣我沒有見過,看起來好像是一套普通的白色透明內衣,實際上上面全是一條一條的,不用脫把雞巴插進去就可以操。

「我今天要伺候我的三位老公,你們一起排好,好不好?」

我在中間,我老婆用嘴給我舔,用兩隻小手玩弄著小新和張青的大雞巴。老婆把張青的雞巴握在手中,用手指輕輕的撫摸他的大雞巴頭,張青的大雞巴馬上硬了起來,我老婆叫道:「好雞巴,你的雞巴比比昨天更硬了、比昨天更粗了、比昨天更長了,我好喜歡呀。今天我要你的大雞巴射精,並射在我的小嘴裡。」說著便用嘴舔張青的大雞巴。

我老婆津津有味地吃著他的大雞巴,我不禁有些妒忌,只見張青的大雞巴慢慢地流出透明的分泌物,我老婆用舌頭舔舔他的大雞巴頭流出的液體。

「老婆,什麼味的?」

「有一點鹹鹹的,老公你快去操我,我的小穴需要你的大雞巴!」

我走到老婆的後面,老婆的小穴已經很濕了,我拿著雞巴輕輕的頂了進去,老婆的小穴被這麼大的雞巴操過了,還是這麼緊。

「老公使勁,操我……」

「老公你插我屁眼吧!讓張青的大雞巴操我!」

張青躺在床上,20多厘米的大雞巴向上直挺著,老婆拿著他的大雞巴往自己小穴裡塞,我看著老婆的小穴被塞得滿滿的,一點空隙也沒有,隨著張青的來回抽送把老婆的穴口直往外翻。

「爽死我了,張青輕一點,老公快把雞巴塞進我的屁眼。」

老婆被我們三個同時操著,小新的大雞巴在我老婆的嘴裡抽插著,我老婆邊吃雞巴邊叫道:「這是我在夢裡才會有的,被三根大雞巴操,我受不了了……」

「老婆,我要射了!」他們兩個也跟著喊要射了。

「你們三個老公全要射到我嘴裡,我要全吃下去。」

我們三個全把雞巴放在我老婆的嘴上,差不多同時射了,真想不到張青的精液這麼多,我們兩個射完了,張青還在射,老婆的嘴裡放不下了,順著老婆的嘴流了出來。

(四)

十一到了,我的嶽父嶽母要過來看我們,我打發小新和王青回家了。嶽父嶽母是第二次來我家,第一次是我們剛結婚的時候,他們是小縣城裡的機關暈部。嶽母雖然四十多了,但比一般年輕女人更有韻味。嶽母很豐滿,喜歡穿套裝,嶽父嶽母為人很和善,所以我們也歡迎嶽父嶽母的到來。

嶽父嶽母到家住了幾日,我們陪著逛了一些名勝古跡,可是看出這次嶽父嶽母來並不是很高興,好像有心事。晚上我和我老婆商量是不是我們照顧的不周,讓嶽父嶽母生氣了。小華說:「不會,我父母不是那樣的人,要不我問問媽看是怎麼回事好麼?」

第二天晚上我問小華問了沒,小華說:「是爸媽的私事,不關咱倆的事。」我問什麼事,「有點不好說,爸媽的私生活出了問題。」

「難道爸有外遇了?」

「沒有,是爸對媽越來越不感興趣,媽現在正是有需要的時候,爸卻那樣,今天媽說可把她愁壞了,讓我給她想想辦法,你說該怎麼辦才好呢?」

「那爸還喜歡媽麼?」

「媽也這麼問過爸,爸說很喜歡媽,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提不起興趣來。」

「那就好辦了,可能是兩個人呆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你明天陪著你媽去買一些性感內衣,讓你爸感覺新鮮,就會好一點。」

老婆說:「這樣能行麼?」

「你聽我的,我是男人,你這樣,你也買一些,回家之後把他換上,穿的露一些。」

「那行,我明天和母親說說。」

我陪著嶽父玩了一天,嶽母和我老婆去買衣服,差不多了我趕緊回家想看看嶽母會穿成什麼樣,想著嶽母穿著性感內衣的樣子雞巴都硬了起來。

回到家老婆和嶽母已經把飯準備好了,不過我的雞巴也軟了下去,嶽母還照樣穿著家居服裝,我偷偷的問老婆怎麼回事,老婆告訴我說,「我今天和媽說了半天,媽說她從沒有穿過這麼暴露的服裝,有點害怕。」

「那你沒說你陪著一起穿麼?」

「說了,媽還是不好意思,說怕你看見。你是不是很想看?色鬼!」

「那咱們都是一家人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那媽還想不想讓爸對她感性趣呢?」

「所以媽同意了,等一會兒洗完澡出來穿。」

把飯吃完,我就催著老婆去洗澡,我們家的浴缸是兩人浴缸,所以老婆就拉著嶽母一起洗,她們去洗了。

我和嶽父正在看電視,老婆先出來了,「好誘人。」我心裡想。

老婆穿一件浪漫花園露乳超短裙,超短裙用花朵來襯托女性部位的突出,使性感更顯。透明網紗面料,吊頸式設計,短裙文胸部分完全露乳設計,十字形交叉的彈力帶子,乳峰部分鑲嵌盛開的花朵,別有趣味。裙身前部兩開,活暈扣設計,穿脫極為方便。同樣質料的小褲,T形款。腰圍雙彈力帶設計,並有一朵小花裝飾,性感誘人。

我轉頭看嶽父的表情,嶽父還假裝在看電視,但他的雞巴我看到已經挺了起來,褲襠上支著高高的帳篷,其實眼睛不時的瞟向妻子。

「媽,你也快出來,讓他們看看我們今天買的衣服。」

嶽母有些羞澀,遲遲的才出來。嶽母一出來我差點就射了,嶽母穿一件野性玫瑰露乳連身衣,吊頸式一體設計,吊帶背後交叉,更顯背部性感。完全露乳設計,狂野性感。連身衣下面底褲部分,全露臀設計,一款極度性感野性的內衣。

「爸,你看看我和媽誰的好看?」老婆一邊說著,一邊坐在嶽父的身邊,扭捏著纏著嶽父。

嶽父被搞的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應付著:「好,都好看。」

「那我們天天穿給你看好麼?」老婆邊說著邊不時的碰著嶽父的身體。

而嶽父也沒有躲避的意思,「行啊,可你老公會同意麼?」

「我同意,咱們都是一家人,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嶽父扭頭叫:「老婆你過來,坐過來。」

嶽母本來怕嶽父會生氣,可看到嶽父高興的樣子心也放了下來,可是在我面前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嶽母坐到了我和嶽父的中間,嶽母的乳房本來就大,她穿的又是露乳裝,雖然用手護著,可是也只能蓋住前半部分。嶽父用手把嶽母的手移開,「都是自己家裡人,別不好意思,別白費了兒女的一片用心,女婿用手摸摸你媽的乳房大不大?」說著拿我的手放在嶽母的乳房上。

我真沒想到會是這樣,其實我第一次看到嶽母就想操她,嶽母的身體長的豐滿但並不肥胖,人又是到中年,其韻味遠遠勝於年輕的女人,我今天終於可以得到了。

嶽父已經明白了我們的意思,我老婆這時已經把嶽父的雞巴拿了出來,用手輕輕的擼著,用舌頭輕輕的舔著。

我則用嘴吮著嶽母的乳房,又把手伸向嶽母的陰部。我本來想先摸摸嶽母的陰毛,可我一直摸到陰部的小溝裡也沒有一根毛,嶽母的下邊沒有毛,我興奮的把短裙撩了起來,嶽母的下邊光禿禿的,粉紅色的陰部十分誘人,真想把大雞巴一下操進去。

「女婿,媽的下邊沒毛,你喜歡麼?」

「喜歡,我太喜歡了。」說著我跪在嶽母的兩腿間,給嶽母舔陰部。我用舌頭舔著嶽母的陰唇,嶽母好像從來沒有接觸過被男人口交,一個勁的哼哼,陰水流的沙發上都是。

而嶽父那邊也頂不住亂倫的刺激,已經開始射精了,老婆的喉嚨在不停的動著,把嶽父的精子全部嚥了下去。老婆只吃我的精子,雖然小新和張青也在我老婆的嘴裡射精,但老婆也從未給他們吃過。

「好女兒,你媽從未給我吃過。」

嶽父射完精,我老婆繼續給嶽父口交,嶽父用手摸著我老婆的乳房,弄了一會,我的老丈人居然又勃起了,嶽父雖然四十多了,可雞巴一點也不小,大雞巴頭在我老婆的嘴裡一進一出的。

「女婿,快用你的大雞巴操我,我受不了了。」我把雞巴對準嶽母的穴口,一下子插了進去,嶽母生過孩子,穴口顯得寬鬆一些,「真舒服。」嶽母滿意的舒了口氣。

(五)

人長大了,不免經常想起一些小時候的事。

我記得我小時候外表挺老實的,但其實我的發育挺早的,我的發育這麼早是因為媽媽的幫忙。

事情還要從我記事的時候說起,大概是八九歲的樣子,那時候我們家還不是很富裕,爸爸常年奔波在外,家裡只有我和媽媽,我媽長的漂亮是眾人皆知的,由於媽媽是家庭主婦,很少出門,這讓爸爸很放心,所以每次回來都提前打電話回來,讓媽媽去接他。

我小時候的玩伴並不是很多,只有我鄰居家的孩子小虎跟我不錯,我經常去他們家玩,我們那時候還小,他的爸爸媽媽也並不忌諱什麼。

我記得有一年的夏天特別的熱,中午我去找小虎玩,小虎的爸爸媽媽在睡中午覺,我看見小虎的媽媽穿一件極短小的內褲,內褲的旁邊還有幾根黑毛漏了出來,小虎的媽媽上身也沒穿衣服,兩隻大奶奶露在外面,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雞雞居然硬了,就看著小虎的媽媽一動不動。

小虎看見我了。

「你在看什麼呢?」

「看我媽的穴呢!你媽也有,我就是從這裡生出來的,你知道麼?」說著居然把他媽媽的短褲扒了下來,我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短褲裡面的東西,上面是黑黑的毛,下邊有一條小縫縫。小虎比我大兩歲,比我懂的多,喜歡什麼都教我。

小虎的動作過大,把他媽媽給弄醒了,看見自己沒穿內褲,又看看我們倆,「小毛孩子。」小虎的媽媽也是家庭主婦,聽說沒有結婚前韻事挺多的。

小虎的爸爸也醒了,看看被扒光的老婆又看看我們倆,「小孩子,對你感性趣正常。」小虎的爸爸好色,為這事小虎的媽媽經常和他爸打架。但小虎的爸爸人卻很隨和。

小虎的爸爸說著也把自己的短褲脫了下來,「讓這兩毛孩子也見識見識我的大雞巴。」

「小海沒見過吧!」我小名叫小海,說實話我看見過,是在家裡,有一次我出去玩,回家比較早,媽媽還在睡午覺,由於天氣熱,媽媽把毛巾被給揣了,我看到在媽媽的兩個大腿中間插著一個象小虎爸爸雞巴的東西。

「我見過,可是沒你的這麼大,也沒你的這麼多毛。」

「真的麼?你在哪見過,小孩子可不許說謊,是不是你爸爸的。」小虎的爸爸說道。

我心裡想,小虎的爸爸媽媽平時對我挺好的,我不想騙他們。

「我看見過,在家裡。」

「那你是怎麼看見的?」

「我看見媽媽把一隻雞巴插在媽媽的這。」我指著小虎媽媽的穴說。

「怎麼會是一隻雞巴,小海?」小虎的媽媽問我。

我就把我那天看到的告訴了小海的媽媽。

然後我看到小虎爸爸的雞巴突然大了很多,小虎媽媽跟小虎爸爸說,「想不到她還挺浪的,你想打什麼主意,你這個色鬼?」說著用手打在小虎爸爸的雞巴上。

「老婆你不是不想再讓我出去勾暈別人麼,那我想操小海的媽媽,如果你同意我就全聽你的。」

「你想的美,不過你真的不再去勾暈別人?」

「真的,我可以發誓,我求你了老婆,你就幫幫我吧!」

「那我不讓你去,你肯定還去,那我幫了你,就要聽我的。」

「老婆我一定聽你的。」

小虎的媽媽之所以要答應他爸爸的要求,跟她自己有關係,小虎的媽媽過門沒幾個月就生下了小虎,小虎的爸爸一直懷疑,兩口子經常鬧矛盾,小虎的爸爸又好色,所以小虎的媽媽一直想給小虎的爸爸找一個自己放心的,同時讓小虎的爸爸也不再追究以前的事。

「小海、小虎上床來。」小虎的媽媽叫我們。

「小海讓你叔叔幫你媽媽好不好?」

「不好,我要長大了用自己幫媽媽。」我當時雖然小也隱約感覺到如果被小虎的爸爸插了媽媽會吃虧的。

「你的才多大?」說著小虎的媽媽用手摸我的雞雞,「好大!」我的雞雞上雖然沒毛,但硬了也不比小虎的爸爸的小。

「媽媽你也摸摸我的。」小虎拽著他媽媽的手摸自己的雞雞。

「我兒子的也不小,他爸你看看。」說著把我們兩個的雞雞拿了出來。

「這兩人還不大,可雞巴長的可不小了,長大了肯定比你的大。」

「嗯,你別光顧著讓這兩個小子舒服,你也要讓我舒服。」

「你著什麼急,先讓小海舒服了,你才能舒服呢?」

「小海,想不想用你的小雞雞插插阿姨。」說著拿著我的雞雞就往自己的小縫縫裡塞。

「媽媽我也要。」

「來小虎,你不能插媽媽,媽媽給你吮吮。」

「你們這兩小子把我媳婦給操了,小海讓我操你媽媽行不行?」小虎的爸爸說。

我這才知道把雞雞插到女人裡面這麼舒服,雞雞被包圍著,被一夾一夾的,小虎的媽媽一直在叫:「好兒子,使勁操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雞雞就有東西尿在裡面了,小虎的媽媽被我尿的直抖,「人不大,精液還真挺燙,爽死我了……」小虎也有東西尿在了他媽媽的嘴裡,小虎的媽媽也沒嫌髒全嚥了下去,「我把我兒子的童子精吃了。」

小虎的爸爸就看著我們倆把他媳婦給操了,這時我看到小虎爸爸的雞巴特別大,比操媽媽的叔叔還要大一倍,小虎的爸爸見我們倆操完了,他讓小虎的媽媽撅起屁股,把他的大雞巴一下子插了進去。

「小海我媽媽讓你操了,那你讓我也操你媽媽好麼?」

「那還用說,我讓你和你爸爸一起操我媽媽好不好!」

我和小虎一人摸著她媽的一隻乳房,小虎的爸爸還在操著。小虎的爸爸和我們商量怎麼才能操到我媽媽。

我們商量了半天,也沒想出什麼好辦法來。最後還是小虎的媽媽想出辦法。

由於媽媽在家很少出門,可是我媽媽喜歡打牌,但由於媽媽不方便自己出去打,沒辦法,還經常拉著我和小虎一起玩。

媽媽又讓我叫小虎一起陪她玩牌,小虎的媽媽告訴我要我拉著媽媽去她們家玩。

我去叫小虎回來告訴媽媽:「小虎在家和他爸媽玩呢?他們叫咱們一起過去玩。」

「好啊!咱們過去。」媽媽也不想老和我們兩個小孩子玩。

我和媽媽過去,玩了一會因為沒什麼賭的,也就沒什麼意思了,「咱們賭點什麼吧!」小虎的媽媽提議。

我和小虎說:「誰輸了,誰脫衣服好不好?」

「兩個小孩這麼大點胡鬧什麼。」媽媽笑著說我們倆。

「我看這個主意不錯,反正也沒外人,小海不許告訴你爸爸。」小虎的媽媽說。

本來小虎的媽媽想試探我媽媽,可我爸爸又好幾個月不回家了,媽媽想著我是小孩子,也不會說出去,她也想看看除了爸爸的雞巴,別人的雞巴長什麼樣,媽媽在我和小虎死磨硬泡之下居然答應了。

玩了一會,媽媽的手氣很順,媽媽不知道這都是我們商量好的。由於我和小虎玩的最差,早就脫光了,小虎的爸爸是剩一條內褲,內褲鼓的高高的。

媽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只輸了一件上衣,一雙絲襪,還有一雙鞋。

由於媽媽是臨時被我拉出來的,內衣是在家裡穿的,媽媽的乳罩中間居然是透明的,雖然是戴著,可和沒戴也沒什麼區別,反而更吸引人。不要說小虎的爸爸的雞巴硬了,連我和小虎的雞巴也硬了起來。

小虎的媽媽還穿著內衣內褲,小虎的媽媽見我們兩個小孩的雞巴硬了,用手挑撥著我們兩隻雞雞,跟我媽媽說:「看,孩子都長大了,我們很快就老了,該玩就玩吧!咱們女人也別總守著一個男人,來摸摸這兩個小傢夥的雞雞,還真不小呢?」說著拉著我媽媽的手放在我們倆的雞雞上。

媽媽拿著我倆的雞巴,身子輕微的發抖,媽媽沒想到我的雞雞長這麼大了,「一會咱們誰輸了,誰給這倆個小孩吮雞雞怎麼樣?」

小虎的爸爸說話了,「那我贏了呢?」

「那也給你吮。」小虎的媽媽說笑著,媽媽笑著也沒說話。

我們沒想到今天會這麼順利,媽媽一點也沒反對。還笑著應允了。

接下去,媽媽的牌開始輸了,媽媽輸了裙子,緊接著又輸了,媽媽不好意思起來,小虎的媽媽笑著要認賭服輸,走到媽媽身後把媽媽的乳罩弄掉了,媽媽的大乳房一下子跳了出來,我看到差點射精。

媽媽說不玩了,這時我們誰也不讓她走,媽媽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玩了下去。媽媽的手氣又上來了,小虎的媽媽被脫光了,小虎的爸爸也把最後的內褲脫了下來,我看到媽媽在偷偷的看小虎爸爸的雞巴,小虎爸爸的雞巴又粗又大。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說著拉著媽媽的手放在小虎爸爸的大雞巴上,「讓你感覺感覺和你家的有什麼不一樣?」

媽媽把手放在小虎爸爸的雞巴上,我看到小虎爸爸的雞巴一直在跳動,媽媽情不自禁的擼了兩下,咱們接著玩,這回小虎的媽媽輸了,「給這兩個小傢夥吮雞雞。」媽媽叫著說道。小虎的媽媽拿起我們兩個雞雞真的吮了起來。

小虎的爸爸這時走到媽媽跟前把雞巴伸到媽媽嘴邊,媽媽好像要說什麼,一張嘴,小虎的爸爸就把大雞巴插進了媽媽嘴裡,媽媽也沒再說什麼,媽媽吮的很賣力氣,大雞巴在媽媽嘴裡一進一出的,媽媽的兩頰被操的脹鼓鼓的,媽媽的臉緊貼在小虎爸爸下腹的毛叢裡面,小虎的爸爸捧著媽媽的頭,前後前後移動著,讓大雞巴在我媽媽嘴裡插進抽出。

小虎的爸爸把媽媽的內褲脫了下來,把大雞巴要插進媽媽的小穴裡,媽媽好像要掙紮,但雙腿又一鬆,大雞巴就這樣幹進我媽媽的肉穴裡,弄得嘖嘖作響,媽媽兩條美嫩的腿給他扛著,這樣幹進去,雞巴就能很深地插到她的花心上,弄的媽媽直叫:「啊……你的可真大……操死我了……別把精液射到我裡邊……」

小虎的爸爸把雞巴拿了出來,射到媽媽的嘴裡,精液順著媽媽嘴流了出來。

(六)

我小時候的玩伴小虎要結婚了,邀請我和老婆去當伴娘和伴郎,我們很愉快的接受了邀請。小虎未來的老婆叫張欣,聽說是搞服裝設計的,連我們的衣服她也要設計,急著叫我們過去量一下尺寸。我們離他們家並不是很遠,回他們家也就等於回我父母家。

等到了小虎家,發現他爸媽沒在家,就小虎和他未來的老婆張欣,小虎說他爸媽去我們家了。我第一次看到張欣,人長的不錯,膚色挺白,人也很豐滿,不過是那種外表看起來還行但骨子裡挺浪的那種女人。

張欣對我們也很熱情,急著給我老婆量身材。她說:「你老婆的身材真好,氣色也好,你肯定挺疼她的吧!」

「小虎不疼你麼?」我說道。

「他哪會疼人啊!」接著又跟我老婆說:「我叫你姐吧!你喜歡什麼樣的衣服?」

我跟張欣和老婆說:「你們倆聊著吧!我和小虎去那邊看看爸媽去。」

說著我和小虎就去我家了,因為我有家裡的鑰匙,也沒敲門就進去了。把我和小虎嚇了一跳。看見我媽和小虎他媽光著身子正在給小虎爸爸吮雞巴,我爸不在,出差了。

小虎爸爸看到我們,用手拍拍我媽的肉乎乎的大屁股說:「你兒子回來了,你們兩個不是早就想小海的大雞巴了麼,別伺候我了。」

我也好長時間沒回來了,想不到我媽還和小虎一家保持著這種關係,反正他們老操我媽了,我也操一操。說著小虎他媽把我的雞巴掏了出來,用手幫我套弄著,「素素來幫你兒子舔雞巴!」

小虎看著也來了興致,拿出雞巴將粗長的陰莖塞進了我媽的陰門,「滋溜」一聲,「舒服吧!」我媽的屁股撅得高高的承受著小虎的打擊。

沒多一會老婆打電話說要過來看看婆婆,我們也就草草收場。等張欣和老婆過來聊了一會我們就回家了。

小虎的婚期就快到了,張欣又叫我們去試衣服,到了小虎家,張欣說:「小海,你捨得讓你老婆穿的清涼一點麼,小華的身材這麼好,不然可惜了。」

我心裡想:清涼還能清涼到哪裡去,不過伴娘還要替新娘受過呢,也不能太過了,就說道:「沒事,清涼一點,反正也是這麼熱的天。讓她穿穿我看看。」

張欣拉著我老婆去給她換衣服,事實上給老婆設計的衣服不是很暴露,是一套紗質短裙,下擺開衩到腿根,細細的肩帶,透明的薄紗,胸圍上是精美的刺繡花朵,讓它更加動人。而它的獨特之處在於內衣的接縫設計,十字形的接縫,雖說有點透,但夏天的衣服哪有不透的,我看著說還可以,挺漂亮的。張欣把這套衣服連同內衣一起交給了我老婆。

很快小虎的婚禮開始舉行了,一切都很順利,我老婆也是引人注目的焦點,婚禮舉行完畢,到了晚上就剩下小虎的兩個好友吵吵著要鬧洞房,新娘子的婚紗也換了下去,換上一套出水芙蓉透明超短裙,輕柔的雪紡面料,吊帶設計,低開胸,露背。胸圍處鑲有層層疊疊的蕾絲花邊,美麗動人。吊帶與裙擺處的亦鑲有與胸圍處一樣的蕾絲花邊,浪漫多情。

我老婆當了一天伴娘,衣服也被汗漬浸濕了,張欣拉著我老婆也給她換上一套淘氣鬼透明超短裙,設計非常性感的超短裙,高級進口透明軟紗面料,無肩帶設計,讓女性的肩和背更加性感。胸圍處透明蕾絲面料,若隱若現,盡顯嫵媚。裙擺處以與裙身相同的透明軟紗,做成寬寬的折邊,曼妙動人。

更加離奇的是我看到老婆的小內褲也換了,是一條丁字褲,本來張欣是設計師,穿丁字褲很正常,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居然看到老婆若隱若現的小肉縫。

小虎的兩個朋友也被驚呆了,本來鬧鬧就要走了,這樣更不走了,兩個人非要玩玩遊戲,讓新郎用嘴舔來找新娘,如果找著了就入洞房,如果找不著那就讓新娘用嘴找新郎,找著誰就給誰口交。起初我還不同意,畢竟有我老婆,但沒想到張欣也附和著,小虎沒辦法也只好答應。

女的有張欣和我老婆還有小虎媽,讓小虎用嘴隔著內褲舔新娘的陰部。小虎喝了不少,我老婆偷著告訴小虎張欣穿的內褲前面有兩朵盛開的花朵,把張欣放到最後。

小虎先舔小虎媽的陰部,小虎媽今天穿的是一套鏤空斜開吊帶長裙,他一感覺就不是張欣。接著舔我老婆的陰部,我老婆怕他找錯了,故意把腿分開,小虎的嘴舔著我老婆的陰部,他居然把舌頭也伸了進去。由於我老婆的衣服太透明,再被小虎一舔,我老婆的陰毛露了出來,把我們看的雞巴全挺了起來。

正當小虎準備舔張欣的時候,小虎的兩個朋友居然把自己的內褲脫下來套在了張欣的內褲上。小虎怎麼樣也找不到那兩朵小花,把我老婆的那個蝴蝶當成了小花,摟著我老婆要入洞房,沒辦法張欣也只有硬著頭皮上。

我們五個男人一字排開,包括小虎的爸爸,把張欣的眼睛蒙上,我們的雞巴早就生龍活虎,讓我老婆幫我們拿著雞巴。

這次第一個就是我,老婆拿著我的雞巴塞到張欣嘴裡。張欣好像知道是我,用舌頭幫我裹了兩下。第二個是小虎的老爸,張欣用嘴舔了一下就換到下一位。小虎的這位朋友有點急,在張欣的嘴裡操了兩下。

再下一個就是小虎,我老婆和張欣有暗號,只要我老婆用手幫哪個擼兩下哪個就是小虎。老婆摸著小虎的雞巴擼了兩下,誰知道小虎居然忍不住射精了,我老婆的手也在他射精的同時多擼了兩下,射了張欣一臉,張欣趕緊躲開了。

小虎的這位朋友叫大棒,我想叫這個名字也是人如齊名吧!大棒看到我老婆的動作,明白是怎麼回事,在張欣給他舔雞巴的時候拉著我老婆的手擼了兩下,大棒的雞巴還沒有全硬,感覺和小虎的差不多大,張欣認真的幫大棒吮雞巴,說這就是。剛說完大棒的雞巴一下子長出兩寸來,剛要改口,可已經說出去了。

大棒用手支著他的大雞巴對張欣說:「過來含著他。」大棒的雞巴看起來有七寸長,像根短木棍杵在那兒!一晃一抖,龜頭渾圓大如小丘,根部則整片的陰毛延續到屁股上。

張欣看著小虎,在等小虎的答案,這時最合適接這個任務的是伴娘我的老婆,她有責任幫助新娘。老婆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雞巴,雖然張青的雞巴也不小,但比起龜頭則差遠了。

小虎和張欣看著我老婆向我老婆求助,我當時的心情很複雜,是幫呢還是不幫呢?老婆看著我,徵求我的意見,我本來不想同意,但想到小虎是我從小的朋友,看老婆的意思也想嘗試一下,我微笑著點了頭。

老婆站了出來,「我今天替新娘子含你的雞巴怎麼樣?」

大棒看到我老婆早就感興趣了,就是找不到機會,當然努力的點頭同意。可是站在一邊的大樹不同意了,說不能來替的。

老婆心想:一個是吮兩個也是吮,反正我老公也同意了。老婆說道:「那我也給你含呢?」

大樹說:「這我就不反對了。」說著也把雞巴拿了出來。

我老婆跪在他們中間,大棒和大樹站在她兩側,老婆左手握著大棒的雞巴,右手托著大樹的陰莖,一張櫻桃小口左含右吮的。大棒的雞巴太大,老婆的嘴有點無法承受。

兩個人一邊享受一邊還摸著我老婆的大奶子,大樹的雞巴硬起來也一點不比大棒的雞巴小,大棒說:「怎麼樣?我們兩個的雞巴還行吧!要不要伺候你下面的洞啊!」兩個人的雞巴在我老婆嘴裡抖動,我很刺激,也想著老婆被這兩個人操的樣子。

老婆的嘴快承受不了了,沒辦法,點了點頭,大棒走到我老婆的身後,把老婆的屁股向後擡起來,看到老婆的開檔內褲,「你可真夠浪的,看我今天怎麼操你。」說著分開我老婆的大腿用大雞巴插我老婆的小穴。

兩人開始有節奏地一前一後夾擊我老婆,一會兒便操得我老婆淫聲高叫興奮不己。大約我老婆被操了二十多分鐘,大樹在我老婆嘴裡開始射精,由於大樹射的精液太多,精液從我老婆的嘴角流了出來。

大棒拍拍我老婆的屁股說也要射了,接著就把一股股精液射進我老婆體內,隨著大棒在我老婆的小穴裡一進一出,把老婆的淫水帶了出來,還跟我老婆說:「你的洞好緊,真是棒極了,我要是有你這麼漂亮的老婆就好了。」

我老婆嫵媚的一笑說:「謝謝你的誇獎,你的大雞巴也真好!」就這樣完成了我老婆做伴娘的使命。

小虎沒結婚幾天就給我打電話,說他很喜歡我老婆,而他老婆也很喜歡我,他們提出交換。我的嶽父嶽母回老家去了,我跟妻子商量之後,妻子也答應了。張欣雖然沒有我老婆豐滿,但比較苗條,膚色雪白細嫩,我也很想嘗試一下。

老婆去了小虎家,張欣也過來了,張欣雖然已經不是處女,但被小虎開苞沒幾天,陰道還是很狹窄,這足以讓我興奮。張欣跟我說她我也想像我老婆那樣,享受性帶來的樂趣,也想被很多男人操!張欣骨子裡真的很浪,不過人還不錯。

我讓張欣穿著開襠小褲,隨時插她,她給我做飯時,我拿粗硬的大陽具向她的陰戶湊過去,把龜頭頂在她的陰道口,緩緩地擠進去。張欣一邊讓我插一邊做飯,快要射精時我把精液射到她嘴裡,她居然給我吃精液,這讓我感動不已。

在張欣的任何部位我全給她射到了。

張欣快要回去了,她跟我說想把屁股的第一次給我,因為我是她的第二個男人。

在我把粗硬的大陽具整條塞入她的臀縫裡。張欣似乎覺得疼痛地顫動著,但是她咬著牙,忍痛還是讓我插了進去,我也隨即把精液射到她的屁股裡。

我把老婆接回來,問她這兩天過的怎麼樣,老婆說:「你把我送到狼窩了!小虎他們父子倆操我還不算,還叫上大棒大樹一起操我。」

我摟著老婆,讓老婆給我摸著雞巴,問老婆:「他們四個怎麼操你?」

「還是有小虎媽幫忙,後來你媽也來了,我才輕鬆一點。」

「對不起,老婆,那開始呢?」

「開始……我說了你可別怪我。」

「我當然不怪你,你說吧!」

「那我就說了,開始就小虎一個人操我,後來他覺得沒意思,想叫大棒大樹過來,問我同意麼?我想反正也被他們倆操過了,也就同意了。他們三個一起操我,小虎的雞巴還小一點,就讓他操我屁股。小虎的爸爸不知道怎麼進來的,我就給大棒和小虎爸爸舔雞巴,他們射了很多精液,弄的我哪都是。老公你真的不生氣?」

「我們不也這麼操過你麼,對了,你的生日快到了,你打算怎麼過?」

「怎麼過,你安排吧!」

「那我就安排了,包你滿意。」

我們兩個聊完,我又插了老婆的小穴,老婆的小穴還是這麼緊。

老婆的小穴就這樣好,什麼樣的雞巴插進去,都會把你包裹住。

老婆今天過生日,上班還沒有回來,我把小新,張青,小虎,大虎,大樹,大棒,全叫過來了。老婆下班回家,我說給老婆準備了特別的禮物,要老婆蒙上眼。

小新先過來,「老婆你嘗一下這是誰的雞巴?」

老婆把小新的雞巴含在嘴裡,「這是小新的!」

「老婆答對了,下一位。」

「老公,有多少人啊?」

我們所有的人用雞巴把老婆圍在中間,「老婆你可以把眼睛睜開了。」

「你們都來了,謝謝老公!」

我老婆把屁股撅得高高的,一個個的為我們吹,他們怕自己會射出來,所以叫我老婆吹了一會馬上就換人。

我們七手八腳的把老婆的衣服脫了,小虎的爸爸說:「我比不了你們年輕人,我先操了!」

大虎第一個操我老婆,我老婆將屁股對著空中,大虎把粗大的龜頭抵在我老婆陰唇上的時候,我老婆停止了頭部運動,似乎在準備承受,或者說是享受這盼望已久的一插。大虎慢慢的把整個陰莖插入,我老婆暫停了給我們口交,高高揚起了頭,發出「啊!」的一聲,並且把又大又白的屁股往後送去,配合大虎的插入。

我們幾個不時的用手打手槍,「這怎麼行,我們也要插!」

老婆說:「那你們輪著來吧!」

老婆換了一個姿勢,讓大虎把雞巴插到她的屁股裡,這樣騰出小穴和小嘴還有乳溝來,讓我們輪著插。大棒和大樹輪著操我老婆的小穴,小新用我老婆的乳溝,小虎和張青把雞巴操到我老婆的嘴裡,老婆同時承受著五個男人,五個男人同時射精,在老婆的嘴裡、乳溝裡、屁股上和小穴裡,白花花的精液射了我老婆滿身都是。老婆過了一個別的女人從未享受過的生日。

這天晚上所有人都留在我家,老婆在我們的雞巴上過了一夜。

新娘的故事講完了,後來小新的老婆也成為了我們大家的老婆。我們經常湊在一起開無遮大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