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妻子的心酸

某日傍晚,我按規定的時刻下班,剛踏出公司大門囗,便有人呼喚我。我吃了一驚擡頭一看,原來是資深同事高介面露笑容站在我面前。

“江小姐,怎麽樣,你的新婚生活過得快樂嗎?”

“嘿!托你的福┅┅┅”

我還以一笑,然后恭恭敬敬地行個禮。因爲這一位同事,無論什麽事,總是照料我。

“高太太好嗎?”我反問高先生。

“啊!她很好,因爲還沒有孩子,閑得發慌哪,一會打網球,一會兒上補習班,忙得不可開交┅┅┅”

“那就好了,真叫人羨慕。”

高太太先生夫婦,,以前也是我們同一公司的同事。在三年前因戀愛而結成夫妻后,太太便自此以后一直在家料理家事,和我很少見面。

我不是和在同一工作崗位的同事結婚的,婚后我也繼續留在公司,夫妻兩人過著共同工作的婚姻生活。

“江小姐,我們一起用晚餐如何,我希望用充份的時間,聽聽你新婚生活的感想┅┅┅”

“那怎麽好意思┅┅┅”

“你先生在等你嗎?”

“不,今天可能晚一點才回來。”

“既然如此,撥出一點間陪我有什麽關系。”

“那麽依你的好意,我就遵命了。”

于是,兩人就一起並肩而走了。

“我認識一家供應美味烤牛排的餐廳。”

高先生便叫一部計程車,我在車內有點緊張的樣子。

“我看你似乎有點拘束的樣子,真的不像以前的你┅┅”高先生詫異地說。

因爲未婚以前,我和高先生總是無話不談,而且和高太太也保持很親密的關系,毫不隱密。雖然說是兄長身份,我對高先生卻無須顧忌。

不知是什麽理由,結婚以后,總是有些顧忌。

不過,高先生對我這樣的態度,也許感到有點兒不習慣。

用完晚餐,我又被邀請到小酒吧喝加水的威士忌,酒過三巡,我們又恢複以前的情景。

“好不容易才能和以前一樣,最近,看你太見外,說的都是客套話,我正在爲此覺得莫名其妙”

“就是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大概是借酒壯膽,高先生詢問我有關新婚夫妻的性生活等各式各樣的瑣事。

由此,我才知道高先生對性生活相當關心,使我略微驚訝。

盡管如此,我也借幾分醉意,坦率地吐露近乎淫穢的體驗。

兩人將要分手時,高先生勸誘我!

“假如不嫌棄,下個星期天到我家來玩吧。┅┅”我正在遲疑回答時,高先生又說:“對你先生不好意思吧!”

沒有關系啊!我老公說那一天將招待客人打高爾夫球┅┅”我不加思索的這麽回答。

“那是個好機會,請你務必來一趟。”

“好吧,我許久沒有和高太太見面了┅┅”

就這樣,我和高田先生約定下個星期天,去拜訪高家。

“哦,我很高興,江小姐,真的來了。”

我也覺得很高興,便和高太太一起走到廚房,幫她燒飯做菜。

“啊!辛苦辛苦!來吧,不要客氣,盡量吃”

高家夫婦讓我坐在食桌的上座,夫婦輪流爲我倒酒,我受到熱情的招待。

只因是要好的同事,我也小客氣地盡情玩樂,心里舒暢極了。互相聊起往事,承蒙喝了不少葡萄酒和啤酒,當用完餐時,我已有七、八分酒意了。

而后,我和高家夫妻又一個話題接著一個話題,越說越起勁兒,不知不覺已夜深人靜了。

“親愛的,時間已不早了┅┅”

高太太對高田先生像有什麽用意似的,以目示意。

“嗯!那麽就┅┅┅”

高先生便站起來,面向我說:“江小姐,今夜你可以在此過夜吧?”

“是的,只要沒有打擾兩位┅┅┅”

我答應了,因事先我已請示老公,說不定要小住一夜才回家,而且我也有幾分醉意,也懶得回家。

“江小姐,不要見外,哪有什麽打擾,因爲一開始我們就打算讓你在此過夜┅┅┅”

高先生說著,就帶我到別的房間。

我們進入的房間是個十二坪大小的和室,已鋪好兩組被褥。

(想必是高太太要和我一起睡┅┅)我心里這樣想,便換上爲我準備的睡袍,鑽入被窩里。

不久,高太太進來了。

(我猜得不錯┅┅┅)我內心正這麽想,但仔細一看,高太太還沒有換上睡袍,而且使我吃驚的是,高太太在我跟前,毫不猶豫地脫光了衣服。豐滿的肌膚似雪柔白,她的裸體使我感到非常美妙。

然而,她爲什麽要脫光衣服,我總覺得很可疑,我也不好意思開口問,正在默默不語,只見她先生也進入這室內,不僅如此,高先生也赤身露體,完全和嬰孩剛出生時一模一樣。

(難道這一對夫婦都發瘋了嗎?怎麽兩人都脫得一絲不挂┅┅┅)

我正在這樣想的瞬間,赤身露體的夫妻,從左右鑽入我的被窩里。

我不好意思喊叫,而且也不好意思責備,我只好默默不語,全身變得僵硬。誰知,這對夫妻兩人一起動手,開始愛撫我的身體了。

“到┅┅到底要干什麽呢?”

我好不容易開口,但高家夫妻也不回答,高太太把臉埋在我的股間,就用舌頭舐我的陰部。

“不要!癢得不得了,別這樣開玩笑!”

我張開口大喊的瞬間,高先生立刻把他勃起而變得又粗又硬的雞巴,往我的嘴里塞進來。

那是頃刻間發生的,我現在仍記得當時連喘氣的機會也沒有。

我既已銜著高先生的雞巴,又被高太太舐著陰部,對自已那樣無恥的癡態,幾乎嚇得不知所措。

然而,因爲口中被堵塞著雞巴,所以什麽也不能講。

我覺得這一幕光景絕不是現實的,而錯覺那必是在做夢。不料,隨著高太太的舌頭在那里爬來爬去,從陰部傳來吧喳吧喳的聲響,決不是在夢中。一會兒覺得被太太舐著的陰部,漸漸地舒適了。起初感到很痛苦的高先生在我口中的雞巴,也開始刺激我的肉欲。

“唔,唔!”我邊呻吟,邊開始舐高先生的雞巴。

“你看!她似乎有了反應了┅┅”

高先生偷偷地向太太私語。這時,太太也停止口舌愛撫,興高采烈地回答:“不錯,今夜大概可以盡情地玩了┅┅”

“江小姐,睾丸也要舐┅┅”

高先生這樣吩咐,我反射地依從他的要求,舐到睾丸。這時突然間高太太把我的陰核夾在口唇間,使勁兒地吸著。

我終于發出不成聲的呻吟,快感一陣陣湧上來。

(爲什麽,爲什麽?)我對高家夫婦的疑念,仍然未消失。

高先生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便說:“你好像還不懂性交的樂趣吧?因爲上一次在小酒吧聽你吐露的話,我才知道┅┅”

“啊┅┅”我禁不住發出呻吟聲。高先生好像要阻攔我說話似地,接著又說:“我這麽說,對你恐怕失禮,我認爲你的先生對性愛一無所知。你和他做愛,你也得不到性交的樂趣。因此,我們想幫助你┅┅”

的確,我和老公行房,並不是這樣興奮的。雖然,我不太明白,但可以確定是極其平凡無奇的,事實上我從來未曾體驗過性交該有的狂喜狀態,我開始理解高先生所說的話時,高太太也插嘴說:“不僅如此,我們夫妻都最喜歡玩這種方式的性遊戲,尤其,把像你這樣沒有經驗的女子當作玩具玩。”

她所說的話給我致命的一擊。

(原來,我是成了高家夫妻的玩具了┅┅)

我這麽一想反而更加興奮起來。

我也記不清已過了多少時間,任由高家夫妻的愛撫玩弄。不久,高先生真的把雞巴插入我的陰部,我不止一次達到性興奮的高潮。

那是和新婚的老公完全不同的,幾乎將要頭暈目眩的性愛遊戲。

一方面被高先生不斷地直撞,另一方面又被高太太舐乳房,連腳底也舐了又舐,終于快要達到未曾體驗過的高潮。

我竟然不知道性愛充滿這樣的喜悅。

我的上半身往后仰,忍不住終于暈眩,在這一瞬間,高先生的精液,大量注入我的陰部深處。

我的股間,已被粘液,淫水和汗沾得濕漉不堪。不僅是股間,連大腿上也被沾得黏糊糊了。

最后,高太太把自已的私處,對準我的私處緊緊地貼上來,開始磨擦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