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情債

本網絡故事由粵語誌雜連載改編﹕

「你有沒有搞錯﹗計劃書做成這樣,客戶能接受嗎﹖你是想搞破壞,還是低能,白癡﹖」

范太太太一臉怒氣,將我做的計劃書批得體無完膚,足足罵了我半個鐘頭。

我忍聲吞氣道﹕「嗯,對不起,總經理,我再想想,修改修改。」

心裡卻怒喝道﹕「死八婆﹗死肥豬﹗,吹毛求疵﹗」

「修改﹗」她那畫出來的黛眉一揚﹕「修改個屁!壓根兒報廢,推倒重來﹗」

我聳聳肩,怒火中燒,拿起計划書,起身準備離開。

「動動腦筋!白癡﹗」范太太伸出肥成一團肉的手指指住我,說道﹕「再做不好,另謀高就﹗真不知你有甚麼特長,摘甚麼都不行,白癡﹗」

「好了吧!別白癡白癡的!」

我終於谷爆,猛拍一下抬面,瞪眼豎眉怒視看她,說道﹕「我有名的,叫陳大可﹗叫彼德﹗假如我叫白癡,妳就叫白豬,白肥豬,肥母豬,妳不是人﹗」

「你……」范太太太冷不防我會還嘴對罵,而且罵她最忌的肥母豬,勃然變色。

我頓時知道自已闖了禍,不過已收不回來,心一橫,乾脆豁出去。

「嘻﹗死肥豬,」

我撇撤嘴,冷冷地一笑,說道﹕「妳不知我有甚麼特長﹖有﹗」

我指指自己的小腹下,「不但特長,而且特粗,不像董事長三寸釘﹗要不要見識見識﹗」

誰都知道范太太是董事長的便壺,而有次偏偏給我見到范太太老情人的陽具,小便時只有半截手指般,好似未曾發育的孩童。

一針見血,毫不留情,范太太原本紅彤彤的肥臉一下子變成慘白。

「你……」

只吐出一個字,一口肥肉又頹然坍下,整個肥軀倒在大班椅上,四肢軟垂,眼睛合攏,彷彿昏死過去一般,一動也不動。

我心『卜』地一跳,別……別受了我言語刺激,心臟病發﹖嘩,死了!萬一她一命嗚呼,我豈不是好麻煩﹖

半年前,柔柔死於非命,間接也與我有關,難道又重蹈覆轍﹖

我驚恐萬狀,馬上繞過辮公桌,跨到范太太身邊,推推她的肩膀,低嚷﹕「喂喂﹗總經理,妳沒事吧﹖妳……別嚇我啊……」

她依然紋絲不動,死去一般。我拍拍她的臉,說﹕「總經理﹗總經理﹗妳醒醒啊,醒醒啊﹗」

我提高些聲音,也沒有反應。

「槽啦,別真的給我氣死了﹖心還跳不跳呢﹖」

我伸手按她的左胸,摸到軟綿綿碩大無朋的乳房,我急忙縮回手。

還是把脈吧﹗拉起她的手,按在脈搏上,『卜、卜』。

阿彌陀佛!阿利路亞!菩薩,天主保佑,她還活看,未死﹗

我鬆了一口氣,又推推她,拍拍她,叫道﹕「總經理,妳醒醒,醒醒……」

她的眼睫毛眨眨,眼皮動了動,終於張開眼來。

我知道她一定會眼睛冒火,痛罵我一頓,並趕我走。

算啦,鬼叫我口出惡言,沒有摘出人命,要解雇我就解雇吧﹗

誰知,范太太竟一把拉住我的手,眼睛不但沒冒怒火,卻罕有的柔和,甚至,含情脈脈。

「彼德仔,我要看看你的特長。」

范太太低聲柔氣的說著,就『滋』地扯下我的褲鏈,伸手一掏,我胯下的累累之物就給她撈了出來。

迅雷不及掩耳,一剎那的工夫,我的陽具巳握在她肥嘟嘟的掌中。

「妳……妳……」我不無惶恐,一切太出乎意料了。

我來不及推開她,她已經湊過血盆大口,一口含住偌大的龜頭,一隻手握住臊根,另一隻手抓住春袋,教我無法動彈。

「總……總經理……妳別……別……」

我感到一股強烈的電流,從陰莖傳遍四肢百骸﹗敏感的龜頭,給她唇舌含吮舐啜,陰莖給她的肥手回來抖動,春袋給她輕輕摩捏,同時,還伸出一隻手指在我的肛門口搔撩,輕輕柔柔地插了一節指頭入洞……

我雖然對這個肥婆娘十分反感,見到她的樣子都倒胃口,但她替我吹蕭,竟令我快感陣陣。

那口交技術今我想起柔柔,柔柔給我『吹蕭』時,就是這樣的,每每令到我不克自持,最後,在柔柔的口中爆漿﹗因為她怕讓我的巨蛇鑽她的桃源洞……

沒想到這人見人憎的肥母豬,也有可愛的一招,我閉起嘴巴,不再叫她『別』別了,乾脆閉起眼睛,享受她的手口帶給我的官能快感。

還不僅是官能享受,我心想看是柔柔在愛撫我含吮我,心理上的享受更今我陶醉。

足足有半個鐘,我給她雙管齊下,摘到血脈賁張,巨陽似根鐵棒,像剛從冶爐中取出來的,脹得發燙,『卜卜』跳動。

或許,我會在她口中爆發了!

但就在這時,她將龜頭吐了出來,舌尖舐看龜頭小嘴上冒出來的涎液,喃喃自語地對著陰莖說道﹕「啊,寶貝兒,瞧你,還是這副德性,想撤在我嘴巴裡了,是麼﹖嘻嘻嘻﹗」

舌尖將小嘴上的一粒珍珠一揉,又道﹕

「儘管你還是又粗又長,今個兒我是不怕你的了,不用你在我嘴裡發洩,我讓你舒舒服服矮進我的陰道裡,在裡面爆漿,高興麼﹖」

說著,范太太三兩下就剝光自己的衣服,又動手除下我的褲子。

我竟任由她動手,因為,我糊塗了,一頭霧水,在發愣。

我聽到的,雖然是范太太的聲音,但那番說話,應該是柔柔說的,范太太是初次替我吹簫,怎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我們又不是舊情人﹗

會不會是我腦海中,當范太太是柔柔的緣故呢﹖

但,明明是從范太太的嘴巴中說出,一字不漏傳入我耳仔中,絕不是我腦中思想的話語。

我正發愣之際,范太太已將上半身躺在辦公桌上,曲起雙膝,一雙腳踩在桌子邊,兩條又肥又白的大腿擘得很開,纖毫畢現。

范太太大概三十七八有了吧,又肥屍大隻,胸前堆起兩座肉山,毫無美感可言,一隻大肚脯,堆滿脂肪,很可怕。

小腹下有一片嚇死人的黑森林,與雪白的肌膚相互輝映,愈加顯得烏黑油亮,閃著金屑般的光澤。

茸毛下,我見到一隻巨鮑,幾乎有手掌般大,高高隆起似半隻大皮球。

兩片小陰唇宛如兩隻豬肝色耳朵,茸拉兩旁,顯露出中間一條暗紅色的肉縫。

她伸下雙手來,將兩片肥厚的豬腋耳仔朋開。我赫然瞧見一個紅盈盈的洞穴,足有乒乓球那麼大的口徑,我想起柔柔的小穴,不過二毫子硬幣大小,兩者相差這麼遠,真嚇我一跳。

「來,彼德,你瞧,很大的﹗」

范太太昂起頭,向我笑吟吟說﹕「你放心插進來吧﹗我不害怕,以前洞小,你的陰莖偏偏又粗又長,我才驚怕。

「彼德,來,插我,狠狠地插,我這次一定讓你滿足﹗來吧﹗」

話音未落,范太太已伸出雙腿,用腳勾住我的光屁股,將迷迷糊糊,目瞪口呆的我勾到她跟前。

我呆若木鸚,因為我又聽到柔柔的口吻,儘管是范太太的聲音。

范太太將我的陽具握住,龜頭在她的肉洞口研磨幾匝,滋潤一番,水桶腰一挺,肥臀抬拱,就將我半條大紅腸吞了進去。

儘管她的穴大,但可能是我的東西太粗長了,插進洞內,也覺得裹得緊緊的。

肉壁抽搐,含吮龜頭,今我激動起來。

剛才給她吹蕭,已有噴漿而出的衝動,現在箭在弦上,管她娘的﹗我將兩條肥白圓渾的粉腿雙手挽起,老漢推車般,身子向前一衝,大紅腸『滋』地直戳進肉洞深處,嵌進玉盾裡。

她『喲』地高嚷一聲,「死彼德﹗那樣大力,子宮口都給你捅開了﹗」

說著,她伸下手去摸摸我的陰莖,驚訝得瞪大眼睛。

「嘩……還露出一段在外面呢,可是裡面已抵到我心口似的﹗難道這雙肥大陰戶都容納不了你的肉棒兒﹖難怪我以前……」她喃喃地。

「奇怪其麼﹖只怪妳的肉洞生得太淺,偏偏我又天賦異秉,這下,就可以讓妳見到我的特長了吧﹖」

我反唇相稽,十分得意。

「我怎全不知﹖知道你又粗又長,才拿這隻肥美大鮑給你品嘗,誰知……」

她驀地目光一閃,咧嘴笑笑,說道﹕

「彼德,沒關係,你只管插進去好了,只要你舒服。」

我聳聳肩,心想﹕「這還要妳講,到這地步,我還不狠狠報復,枉為男子漢了。」

於是,我二話不說,就大力抽插起來,記記全根盡沒,頂到她深處的玉盾變玉帽。

頂一記,她就『喔』地嚷一聲,渾身一震。

慚漸地我抽送得愈來愈快,她肥肉亂顫,閉目張口,依呀直嚷,好像一頭被宰的白肥豬。

沒想到又肥又淺的肉洞,鑽起來別饒情趣,龜頭每次衝破阻力,深陷肉窩,都帶來奇妙的快感。

不變的姿勢,快速抽插,強力磨擦,再加上我又想速戰速決,畢竟這是總經理辦公室,她又肆無忌憚的叫床,我只抽迭了六七百下,就讓火山爆發,億萬子孫送進范太太的桃源深處,讓他們去漫遊子宮太虛吧﹗

我將肉棒退出來,范太太也一骨碌起身。

她不理自己腿間一片污穢,反而跪下來捧起我的陰莖就舐,從龜頭舐到橾根,連春袋,腿間,股溝,屁眼都舔得一吃二淨。

這時,我已從性交的激動中冷靜下來,頓時覺得我竟會與人見人憎的肥母豬范太太做愛,簡直不可思議。

難道真是她罵我個狗血淋頭,我才來個大報復﹖

但,她,總經理,又怎麼突然會春情勃發,發花癲一般﹖

范太太替我將下身清潔一番後,愛暱地拍拍我的陽具,笑盈盈道﹕「小寶貝,以前一直不能給你暢快,我死了都不安,這下好了,我終於讓你滿足了,再不用撒在口裡手裡,真正射進陰道裡,你開心不開心﹖」

我不由得渾身一震。

這,怎麼是范太太說出來話﹖分明是柔柔的口吻。

一而再,再而二,肯定不是我的幻覺了吧﹖

難道……啊﹗會不會是……

我一把拉住范太太,囁囁嚅嚅地道﹕「妳,妳是柔柔﹖」

范太太嫣然一笑,伸出肥短的手指,作了個跟以前柔柔常做的蘭花指手勢,在我額頭上戳一下,道﹕「做了半天愛,還不知我是誰﹖嗯﹖」

百分百是范太太的聲音,又是范太太的人,偏偏似柔柔的神情﹗一個肥婆,一個美少女,揉合在一起,很不可思議。

「是……是……」我吞吞吐吐,頓一下,反問起﹕「妳究竟是誰﹖我真的糊塗啦﹗」

范太太莞爾,一隻手還握住我的陽具,幽幽地道﹕「彼德,你真蠢,還罵人家死肥豬,自己才蠢得如一頭豬呢!你不是一直想,將你的大紅腸餵進我下面那張小嘴巴裡面麼﹖還問我是誰,蠢豬!」

啊﹖難道真是柔柔﹖雞道世界上真有鬼上身這回事﹖

「唉,彼德,你這根大紅腸,我真的又愛又怕,」

她將柔軟的陰莖捏捏抖抖,說道﹕

「這次總算真正嘗到滋味了,如你你願,也還了我的心債了﹗」

真是柔柔!如假包換﹗

我緊緊褸住她,「妳是柔柔!妳上范太太的身﹖」

她唇際閃過一抹微笑,親熱地偎著我。

我樂了,一把將她放倒在地毯上。

「幹嗎?」她目閃眸光,問。

「做愛!這回是跟柔柔做愛!」

我分開她的兩條肥腿,嘴向她的肥厚陰唇湊過去……

嘴巴還未摸到范太太的巨鮑上,已經嗅到一股又腥又臢的騷味,十分剌鼻。

旋見到高高隆起似半隻球的陰戶中間,凸出兩片豬肝色小陰唇,又肥又厚,猶如給打腫了的嘴,樣子十分之難看。

我不由得頓了一下,沒有即刻親吻上去。

老實說,因為是柔柔上了范太太的身,我才有興趣跟她作口舌服務的,但畢竟這隻醜樣的巨鮑,不是柔柔可愛的小蜜桃,所以戛然停在她的陰戶前,嘴巴沒有貼上去。

柔柔的水晶般的水蜜桃,不知有多可愛﹗

半年前,我和柔柔已從擁抱熱吻發展到互相愛撫,當然,是隔看衣褲那種。

有一晚上,我們在法國餐廳吃了大餐,飲了一些酒,興致勃勃,就帶她遊車河。

仗著些少酒意,我想,今晚一定要伸手進她衣褲去摸個痛快,最好,偷吃禁果﹗

所以我將車開進僻靜的小路,伸手進去,撩起她的短裙,從大腿摸到內側盡頭,鑽進褲管,撫摸那軟綿綿,熱烘烘水蜜桃。

柔柔只是微微震了一下,將滾燙的俏瞼挨到我的肩膊上,兩條粉腿居然還盡量分開著,方使我撫摸。

才摸了幾下,蜜汁就流了出來,中指嵌到兩團肥肉的肉縫裡,我摸到一個小穴。

對了,那就是桃源仙洞的神秘洞穴,手指一曲,一節指頭嵌進洞內。

「喔!」柔柔嬌嚷一聲,本能地夾緊隻腿。

肉洞將我的手指也裹得很緊,我感覺得裡面的嫩肉在抽搐,似在吮啜我的手指頭。

「柔柔,痛不痛﹖」她告訴過我,她是處女,我當然要這樣問。

「不……」她搖搖頭,說﹕

「不過很暖,很……舒服……」她羞澀澀地瞄我一眼。

「柔柔,」我在她的秀髮上吻了一下,說道:「妳也替我摸摸好嗎﹖摸我的陽具,我也會很舒服的,掏出來玩玩吧!」

柔柔『嘻嘻』一笑,很聽話,真箇拉開我的褲縫,將我的陽具掏了出來。

在褲內熱得難受的小兄弟馬上一柱擎天,而且崢嶸雄偉。

「嘩!」她低嚷一聲,閃著惊訝的目光,說﹕「以前隔著褲,我摸過,已知道好大件,沒想到……竟會這樣粗這樣長,倒像特大裝的啤酒罐,嚇死人!」

柔柔還用纖纖土手捏捏抖抖,新奇到不得了。

「含含吧,柔柔!」我又吩咐。

柔柔真的很聽話,俯下頭去,丁香小舌先在龜頭上舐舐掃掃,才徐徐的納入櫻桃小嘴。

我有種被電著的感覺,快感的電流迅速傳遍我的四肢百骸,激動得不得了。

我把車子駛離小路,駛進路旁的樹叢裡。

車一停,我就將柔柔的短裙內褲剝掉。

「妳含我的小兄弟,我舐妳的小妹妹﹗」

我攔腰抱起柔柔,她雙手還握住我的命根子,櫻嘴含吮看我的龜頭,頭朝下,腳朝上,兩腿分開,我的頭正的好埋在她的腿間。

柔柔小巧玲瓏,身輕如燕,很輕易,我們成69式。

我仍坐在駕駛椅上,一手樓住她的柳腰,一手扶著她的粉臀,嘴巴已經貼近了她的陰戶﹗

啊﹗我噢到一股銷魂奪魄的處女肉香,從她水蜜桃中滲透出來,端的异香撲鼻﹗

我見到疏落有致的細致茸毛,墳起的脹卜卜陰戶,宛如半隻小皮球,白中帶紅,十分秀美小巧。

兩座白玉丘中,一道緊緊閉合的溪澗,陰唇幾乎包在裡面,十足一個水晶梨,水蜜桃﹗

我伸出舌頭從肥厚的肉唇舔到肉縫,二寸小靈蛇覓到濕漉漉的小穴,鑽了進去。

柔柔花枝亂顫,卻又動彈不得。

況且,她仍倒轉著嬌軀,櫻嘴又捨不得吐出我的龜頭,只由得我的舌頭在她桃花小溪中游弋,舐撩捲繞游進游出。

那是我第一次親吻柔柔的陰戶,欣喜得心如鹿撞,十分激動。

柔柔大概給我舐撩得春情蕩漾,更起勁地含吮我的玉莖,將龜頭吞進深處,又吐到唇際,吞吐愈來愈快,龜頭受到強烈的磨擦,我感到極度興奮,驀地,一股激流噴發而出,陰莖在她口中『卜卜』搏動……

柔柔『唔』了一聲,一嘴都是精液﹗

我完全估不到會在她口裡爆漿,忙不迭將她放下來,抱在我懷裡,猶見她鼓起了櫻嘴,將我的億萬子孫含在嘴裹,嘴角上有抹乳白色的粘液流淌。

柔柔一臉尷尬惶恐,她滿嘴精液,不知吐出來還是吞進去,傻傻地望著我。

我急忙掏出紙巾,湊到她的嘴上,說﹕「吐掉吧,柔柔!」

她眨眨黑白分明晶瑩的明眸,『咕嘟』『咕嘟』嚥了進去,還伸出丁香小舌,將嘴角的精液也舐入口。

「是你的,我不能吐掉!」柔柔倩笑盈盈,脈脈含情﹕「可惜來不及用下面隻嘴來吞,對不起,彼德……

原來她早已願意獻身於我,可惜我的精液飛彈卻誤中副車。

「柔柔,好柔柔!」我緊緊抱住她,「是我沒用,互相口交,令我太過衝動,冷不防在妳口中射精,沒關係,再來一次二次,梅開二度,梅花三弄,四喜臨門,我都可以做﹗怎樣﹗」

柔柔羞羞答答地點下頭,表示願意﹕「不過,她摸摸我那軟軟成一大團的陽具,你這樣粗長,我怕容納不了,你要溫柔點……」

「當然,當然﹗」我興奮莫名。

我將她抱到後座,互相愛撫,我吻遍了她每一處地方,從香髮至纖足,連一隻隻玉趾都含進口中,『啜啜』含吮,更對她的玉門,品個不停。

她也吻我,吻我的小兄弟,又將龜頭含進口中,愛不釋口,雙手還在玉莖上捋動,在春袋上摩挲。

陰莖很快又硬起來,熱辣辣似根剛從烘爐中取出來的大鐵杵。

趁熱打鐵,我將柔柔的兩條秀美的粉腿往肩上一扣,龜頭探到花蕊,在她桃源洞,研磨幾匝,腰一梃,龜頭插了進去!

「痛﹗痛﹗」她伸手掩住我的陰莖,不讓我進一步插過去,眼角已經迸出淚珠。

「別……別……痛……撕裂般的痛!你將我的陰戶插破啦……」

她另一隻手也伸了下來,摸摸會陰下濕濡一片,抬起手來一看,一手鮮血﹗

「真的撕破了﹗裂開啦﹗我只是探進了一截龜頭,決不會將她的肉唇撕裂。

「柔柔,不是的,那是處女膜破了,放心……」我安慰她。

柔柔再摸摸下體,陰戶四周好好的,才相倍只是捅穿了處女膜。

「不過,彼德仔,你太粗大了,我很痛,今天放過找,好不好﹖過兩天,等處女膜傷口痊癒了,我給你玩個夠。」

她可憐兮兮的央求著。

我不是粗魯男人,當然憐香悄玉,見她雪雪嚷痛,焉能霸王硬開弓﹖來日方長嘛﹗

「好吧﹗」找將硬繃繃,頭岳岳的陰莖抽出來。

柔柔坐起身,拿了紙巾替我抹陽具,不無內疚地說﹕「彼德,真對不起,我一定給你的。你硬翹翹沒有洩火,我再替你含,還是在我口中發洩吧﹗」

說者她一口將我的龜頭含進嘴裡,手口並用。這一次,又在她嘴裡爆漿。

我們相擁在一起,絮絮地說著情話,不知不覺地,迷迷糊糊,不省人事……

醒來時,我竟身在醫院,而柔柔呢﹖已一縷芳魂歸大國﹗

原來找們在汽車裡中了一氧化碳窒息,給巡瞥發覺,只救活了我……

現在,柔柔上了總經理范太太的身,讓我發洩,但范太太怎能和柔柔相比﹖

而對模樣醜陋的臭鮑,我無法想像是柔柔那香噴噴的水蜜桃,我吻不下去。

「柔柔,」我抬起頭來,「妳如果想與我續未了緣,也該找個漂亮女郎上身,這肥母豬那隻鮑魚,我舐不下去。

柔柔『噗嗤』笑,說道﹕「還要求多多,將就點吧﹗我料她陰戶闊大,又生氣她罵你,才上她身的,不如,你閉上眼,我來﹗」

完全足柔柔的口吻,但卻是范太太的聲音。

她將我按倒在地毯上,赤裸裸的肥軀騎到我身上,握起我的陰莖,龜頭對準濕膩膩的陰戶,上下捺捺,崁進兩片肥厚的小陰唇之間,半隻龜頭探進了肉洞。

隨即,那雙筲箕般人的肥臀往下一沉,就將我那又粗又長的陰莖全部納入陰道裹,龜頭將子宮口都頂了進去﹗

她『喔』地換了口氣,就策騎馳騁起來,胸前兩隻碩大無朋的木瓜,拋上拋落……

驀地,傳來敲門的聲宵,「范經理,我,芭拉﹗」

范太太停下,眨眨眼問我﹕「芭拉是誰﹖」

柔柔當然不知道,我告訴她﹕「范太太的秘書,一個漂亮女秘書,萬人迷﹗」

她眼珠一滴溜溜一轉,一抹狡黠淘氣的微笑閃過唇際,拍拍我心胸道﹕「彼德,那就盡管益你吧。免得你埋怨我﹗」隨著昂起頭對門外說﹕

「進來﹗」

芭拉進來,關上門,突然『啊』地驚嚷一聲,見到地毯上兩條肉蟲,總經理范太太正騎在的我身上,『噗嗤』,『噗滋』做愛。

太意外了,她一下子呆若木雞,你……你們……嚅嚅囁囁地。

「芭拉﹗」范太太向她招了招手,「這個陳大可,真的大得可以,我一個人搞他不了,妳也來跟彼德仔玩吧﹗」

「我……不,」芭拉誠惶誠恐,十分尷尬,但驀地渾身一顫,就滿臉笑容,說道﹕

「太好啦,我來接力﹗」

我冷眼旁觀,知道是柔柔上了芭芭拉的身﹖

但范太太呢﹖范太太怎辦﹖

果然,這一瞬間,范太太復原,如夢初醒,她赫然兒到自巳一絲不掛,騎住下屬身上,而一條粗壯特長的陰莖抽在自己的陰戶裹,十分脹滿,不由得大吃一惊,結結巴巴地問﹕「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嚇得跳起身,我聳聳肩,很無奈地脫﹕「我罵妳,妳很氣惱,就……強姦我,芭拉都見到啦﹗」

「是的,是的,總經理﹗」

芭拉這時巳脫光衣服,蹲到我們身邊,妳玩得很起勁,還吩咐找來按力。

「嘩﹗」她一把握住找濕漉漉的陰莖,高興地說道﹕「這樣硬,特粗,特長,我就快樂死了……」

說著就樸到我身上來,我抱住她一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芭拉跟范太太太完全不同,她真的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插雲白玉峰,幼細小蠻腰,兩條修長美腿,一隻脹卜卜上等鮮鮑……渾身無處不美。

這回送上門來,既然柔柔有成人之美,我怎能辜負這番好意﹖

何況,柔柔在她身上,她代柔柔,正合適!

於是我二話不說,攬住芭拉的雙腿,龜頭在桃源洞口上下左右研磨撥撩。

須臾,淫水汨汨,沾濕了龜頭,將偌大的龜頗抽進去,很濕潤,頗順利。

芭拉吁了口氣,臉上湧起興奮的紅暈。

「脹,脹死人啦!真,真舒服﹗彼德,快,快插進來,捅死我,大力插好啦﹗」

還用她吩咐,我腰一挺,全根盡沒!

「哇﹗從未這樣充實過﹗」

她目閃艷光,「很緊,很緊,是不是像我的陰戶,小巧緊窄﹖」

顯然是柔柔的口吻﹗

「是的,是的﹗我們玩個痛快吧﹗」我說著就瘋狂地抽插起來。

「我要死了﹗我要死﹗」她大聲叫床。

一旁呆若木雞的范太太清醒過來,跪到我身邊,央求道﹕「彼德,別那麼快洩啦﹗我……我還要……」

從此,總經理與她的秘書,成了我的情人。

柔柔何只是還我情債﹖簡直是送大禮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