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琪變裝性奴秘書

雅琪變裝性奴秘書

我是某間電子公司的總經哩,在壹次電子病毒的危機中,發現我那性感美麗的秘書的小秘密:『………..雅琪我希望能作一個強悍男人的變裝奴隸,把我第一次的屁眼跟心一起獻給他,……………』,看到這裡,讓我性慾高張,.期待把雅琪壓在身下狠狠蹂躪一噸。

『雅琪,進來一下。』我打算在今天將雅琪收入私房了,『你看這是什麼?』,雅琪漂亮的臉蛋立刻變的慘白,『這、這、這…….』我不給雅琪思考的機會立刻說了:『想不到平常端莊嫻熟的女秘書原來是個變裝淫娃阿?那麼以後你就是我的變裝性奴了。』

惱羞成怒的雅琪立刻喊道『休想。』可是又不知道想到什麼,臉色突然變紅『除非你證明你比我厲害…..。』聽了我是心花怒放,雖然我的電子公司是小公司,但是在業界可算是十分知名的了,我就不信我會輸給一個變裝女。『那麼妳要比什麼?』我問了,『要我當你的變裝奴隸,除非你在我的強項贏過我,就比格鬥,我可是柔道黑帶的,你可別大意阿。』

我想到我雖然沒有專門去學跆拳道或是柔道,但是在特戰隊中操練出來的格鬥技再怎麼說也不可能會輸,我不禁露出邪笑『那雅琪你輸定了。』果然不出我所料,雅琪那花拳繡腿哪能跟我吃盡苦頭所學的格鬥術所能比的,三兩下就把雅琪擊倒,要不是為了吃點豆腐,早一招擺平了,我倒是沒想到隱藏在在雅琪衣服下的曲線是更加的驚心動魄,胸前的雙乳可隱藏的非常深阿。『主人,你贏了,我會做你的變裝性奴,屁眼也會給你,不只是雅琪的身體,甚至…..甚至連….連心也一起給你….。』雅琪自言自語著,『還好,至少他的心地還算好,不會讓我太過難堪。』說完跪在地上五體投地說:『性奴雅琪拜見主人。』我看到雅琪自稱性奴,跪在我面前,心裡是很很的得意了一把,不過我還是想刁難雅琪,『那雅琪去擬定一份性奴契約,並且要做的讓我滿意。』『是』雅琪很乾脆的應是走出去。

過了大約十多分鐘,雅琪拿一個小袋子進到辦公室,跪在我面前說『主人,變裝性奴契約書定好了請過目。』

變裝性奴契約書

我雅琪從XX年X月X日起奉XXX為主,自願做其變裝性奴,不論身、心皆奉

獻給主人,即日起名字改為性奴雅琪,性奴雅琪必須遵守下列約定:

1.性奴雅琪必須愛護自己的身體,性奴雅琪的身體是主人的。

2.性奴雅琪必須隨侍在主人左右,不論主人有何要求都必須為其完成。

3.性奴雅琪必須服侍主人的日常生活,要讓主人感到滿意。

4.性奴雅琪的日常生活所做所為以及穿著都必須由主人決定。

5.性奴雅琪的性生活由主人決定,除非主人命令,否則不能手淫,身上的陰莖和屁眼必須由主人控制。

6.主人可以任意增刪條款,性奴雅琪如果要修改條款必須由主人決定。

立誓人性奴雅琪

立誓於xx年x月x日

我看了契約忍不住大嘆,我真的走了狗屎運阿,這種極品女人跟金老筆下的雙兒一模一樣阿,這讓我很好奇雅琪接下來的表演,『寫的很好,那接下來呢?』雅琪臉上休紅一閃而過『雅琪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開始。』我自然是應好,準備看雅琪表演,說真的我還是非常的期待,只看雅琪架上V8,並脫光衣服,我不禁暗讚,這妮子真懂我心意,準備的很周到,看雅琪強忍羞澀跪在地上,雙手拉開內褲,露出陰莖,對著鏡頭開始唸著變裝性奴契約書,聽雅琪唸完契約書,我以為到此結束,沒想到雅琪又接著念『…..性奴雅琪到今天屁眼都還沒被插過,性奴雅琪屁眼的第一次會奉獻給主人,性奴雅琪的陰莖比平常人的還要….大,然後性奴雅琪的性感帶在乳頭、龜頭、睪丸、陰莖…還有肛門。』說到這裡性奴雅琪已經是滿臉羞紅,陰莖更是高高挺起,龜頭非常濕潤,顯然是動情了。而我的陰莖早就硬的發痛,差點忍不住破壞雅琪的表演。

雅琪從袋子裡拿出幾個東西,有一個銀色的蛋狀物、一付耳環、一對花朵狀的飾品,一大一小兩隻蝴蝶狀的飾品,把一付耳環帶上,上面還有一條線接在一個小墜飾黏在耳後,把一對花朵般的飾品掛在乳頭上,鏤空的中心正好讓乳頭從中穿出,把小的蝴蝶狀的飾品夾在陰莖上,蝴蝶的翅膀剛好分別在兩顆睪丸的上面,蝴蝶的震盪器就在陰莖的尿道上,並讓陰莖整個暴露出來,而翅膀下緣剛好頂在前列腺上,看起來蝴蝶就好像在陰莖的上面,把那個銀色的蛋狀物塞入肛門,將最後一個蝴蝶的飾品貼在龜頭,很像是刺在龜頭的刺青,雅琪把一隻遙控器放在我面前,說『這這是雅琪送給主人的禮物,雅琪全身的性感帶都給主人控制。』

原來阿,那些飾品都可以受遙控控制,五個性感帶一起遭受刺激,想來我面前的俏佳人也不可能站的起來吧?想著我要雅琪關閉V8在我耳邊說遙控器的用法,我才剛啟動跳蛋的震動,雅琪身體立刻狠狠一顫,全身開始發抖,我沒想到雅琪的屁眼是如此的敏感,我下午還有工作要雅琪做,還不能欺負雅琪太慘,只好先在雅琪耳邊輕聲下命令,『我現在還不會要你的屁眼,我會讓你自己忍受不住要求我幫你的屁眼開苞,另外從今天起,雅琪的辦公桌移道我旁邊,你的座位必須緊靠著我,這樣我才能隨時玩弄你,還有以後我的生活起居交給你負責,現在去做你該做的事。』等雅琪出去後我越想是越爽,現在女人幾乎都是拜金女,好不容易遇到一個非常吸引我的,可不能玩雅琪玩的太慘,這種女人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一整個下午我一直在想要怎麼教育這頭自動跳入虎口的小羊,我自認面貌雖然不是難看,但也不是帥哥那一類的人,而且比我有前的也是一抓一大把,早上在對打的時候,挨雅琪一記迴旋踢搞的手現在發麻,雅琪根本就是在放水,不然一腳踹在要害我就不用玩了,而且我再偷吃豆腐的時後還故意挺胸,雅琪擺明就是故意要輸我的嘛,這到好,這隻羊要怎麼教育還真讓我傷透腦筋,我也只有想到要讓雅琪自動獻身給我,不過好像我替我自己找來了一個很大的麻煩咧。

雖然我自認我的廚藝算不錯了,如果跟別人說我在餐廳當大廚,也沒人會覺得我在吹牛,那是在特戰隊受訓的時候,不只是普通的訓練,我們還被教官要求要學習電腦技術、以及機械設計跟維修,最難為我的就是要滿足教官的口腹之慾,所被操練出來的廚藝。不過吃了雅琪所做的晚餐後,我所自傲的廚藝根本不算什麼,在暗爽我先見之明之餘,也對雅琪的來歷有一絲疑惑。

晚飯後,我把雅琪拉到臥室,打算好好教育這隻白白嫩嫩的小羔羊,看雅琪笨拙的跳著脫衣舞的樣子,我只好下海教雅琪怎麼把女人的誘惑力發展到極限,在途中我發現雅琪衣衫半裸的樣子比全裸還誘惑人,在被雅琪叫醒我的小弟弟的同時,我也想好要雅琪穿著的制服了。好不容易等雅琪衣服脫完,我的陰莖已經一柱擎天,馬上就要求雅琪為我口交,雅琪才拋個媚眼,我就感覺血都流到下身,陰莖脹大了不只一圈,在雅琪用柔弱無骨的小手為我服務的時候,我打開遙控器,五個敏感帶都被刺激,讓雅琪跪不住,差點趴在地上,在雅琪的小手動作的同時,我一邊告訴雅琪要如何動作,我的魔手按上了雅琪的酥胸,那柔軟滑膩的觸感,真的是讓人有朝聞道,夕死可以矣的感受,把玩著雅琪的酥胸,順便玩弄雅琪的逐漸變硬的乳頭,在雅琪的小手按抹的服務下,忍不住射出今夜第一次的精華,我要求雅琪吃下我射出的精華,並且用口舌清潔我的陰莖,在陰莖進入溫暖的腔室時,感覺到一股迥然於打手槍快感,讓我的陰莖又回復元氣,開始充血膨脹。

我把雅琪的身體轉180度,成69式,看見那小馬眼張的開開的,稍微一撥包皮就可以看見整顆龜頭,也可以看到睪丸一直分泌的精液,舔一口發現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跟雅琪身體的香味一樣,原本以為是香水,看來我是猜錯了,在雅琪用口舌為我服務的時候我也不閒著,一直刺激著雅琪的敏感帶,過一段時間,雅琪突然擡頭呻吟著『要來了,….我還要….』我趕緊關掉遙控器,並且輕輕的按摩雅琪的大腿,雅琪起身回頭非常哀怨的看我一眼,我連忙轉移雅琪的注意力,要雅琪繼續口交,雅琪好像是要報復似的,不只吸吮的非常大力,甚至加上舌頭的攪動,讓我爽的連連發抖,很快的就在雅琪口裡發射第二次,並命令雅琪吞下去。

我看雅琪已經回氣了,就再打開遙控器,並且開到強,抱著雅琪在雅琪耳旁吹氣,一手撫摸雅琪的乳房,一手按摩雅琪的陰莖,遭受全面刺激的雅琪,沒一會兒就快到射精的極限,在雅琪鄰近射精的瞬間,我又關掉遙控器雅琪,並不在刺激雅琪,而是拉雅琪轉身並封住雅琪的檀口,把雅琪吻的迷迷糊糊的,問她『雅琪,你身上的香位是哪來的?』『那是雅琪精液的味道。』看來雅琪是被我吻的迷迷糊糊的了,面對我脫衣服還會滿臉紅暈的害羞變裝女孩,居然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我玩雅琪兩三次,一次也不讓雅琪射精,玩的雅琪有些脫力了,只好幫雅琪洗澡,發現雅琪全身沒有半點贅肉,也沒有因為重力訓練所產生的那種肌肉,全身濃纖合度,全身肌膚軟軟滑滑的,讓我不想在上面增加傷痕,深怕會破壞這完美的藝術品,圓潤的臀部,雖然沒有上半身的偉大,卻是非常翹,小巧的老二和萎縮的睪丸這種完美的曲線,會讓百分之九十的女人自卑到不敢出來,好不容易才忍著提槍上馬的衝動,洗玩這又痛苦又香豔的鴛鴦浴,我真的是在自找苦吃阿。

扶著雅琪到臥室後,再掛上刺激性感帶的飾品,打開遙控器調到弱,就可以抱著雅琪息燈睡覺了,感謝上帝,我終於不用一個人睡冷被窩了。

第二天,我被一陣快感驚醒,發現是雅琪在為我口交,痛快的在雅琪口裡發射一發後,我邪笑到『這種叫我起床的方式我非常喜歡,以後這種的方式叫我起床,對了,這是誰交你的?』只看雅琪突然滿臉通紅,說話吱吱嗚嗚的,讓我的好奇心立刻提升到極點,一直催促雅琪說出來,雅琪靠近我耳旁,小聲的說到『以前早上看到媽媽這樣叫我爸爸起床。』說完立刻把臉埋在我的懷哩,跟一隻駝鳥一樣,我可以感覺雅琪臉上驚人的熱度。難怪雅琪昨晚幫我打手槍跟口交時動作純熟,我才在奇怪,一個清純的變裝男孩哪可能會這些東西,原來是我的便宜嶽父教導有方阿,感謝佛祖。

帶著早餐跟雅琪進到辦公室後,我要求雅琪脫掉內衣、內褲跟裙子,全身只允許雅琪穿一見襯衫,而且只扣第三顆釦子,果然不出我所料,薄薄的襯衫根本遮掩不了什麼,卻比全裸更誘人,我可以清楚的看見乳頭花狀飾品的形狀,還有乳頭的顏色,陰莖被下擺遮著若隱若現,在我的目光注視下我的小性奴雅琪臉色是越來越紅,我喝一口咖啡覺得味道不能跟雅琪的手藝相比,『雅琪過來,我要你以後準備我的早餐,過來幫我的咖啡加料。』『跪在我的桌上自慰,把精液滴到咖啡裡面。』

經過加料的咖啡味道果然好了很多,經過一個忙碌的早上,雅琪所流出的淫精液弄失了整張椅子,看來我的小性奴雅琪還真的是天生媚骨阿,午餐後,我把雅琪帶進休息室,一樣玩雅琪不上不下的,等雅琪回過氣之後,在我耳邊輕聲說道『人家不管了,今天要把肛門給主人了,不然就換我強姦主人了。』

我聽了是直冒冷汗,這是要是被跟我一起喝酒的傢夥知道,我一生英名會盡毀阿,看來晚上我終於可以告別我的處男生捱了,不過我不知道的是,被套住的反而是我。

晚上洗玩澡後,我叫雅琪不用不用在掛上震動器了,開什麼玩笑阿,做愛還要用那些東西,這是對我的藐視阿,看雅琪挑著嫵媚版的脫衣舞,我的陰莖已經充血到了極限,雅琪也是非常情動,稍微一挑逗,精液就流個不停,整個床鋪都瀰漫著那股清香,才撫摸雅琪的陰莖沒幾下,雅琪就叫著『奴兒雅琪要死了,要死了,阿……』看到雅琪射精傻眼的反而是我,別人射精是像水柱,雅琪到好,她是全身汗出如漿從龜頭流出精液,猛一看還以為雅琪是全身噴水咧。

趁雅琪還再射精的餘韻當中,我狠狠的一插,直接一杆進洞,而我的肩膀卻被雅琪狠狠的咬出血痕,陰莖受到屁眼絞動的快感,再加上來自直腸的吸力,讓我感受到完全不同的快感,這果然是讓前仆後繼,熱血沸騰的阿。

在活塞運動的過程中,我也一直刺激著雅琪的敏感帶,過沒多久,雅琪第二撥的射精又來了,這時我又有不一樣的感受,只覺得雅琪龜頭噴出的精液被我小腹堵住後,像海浪一樣,翻覆沖著我的小腹,讓我也忍不住,『小性奴,接精吧!』將我的精華狠狠的注入雅琪的屁眼。

隔天我醒來的時候,背是非常的酸,昨夜最後的結果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雅琪壓在我身上的時間,不會比我壓在雅琪身上的時間少。

而我發現雅琪眼皮在抖動,就知道雅琪在裝睡,我斜笑道『小性奴還沒起來,那就再來一次叫你起來吧。』嚇的雅琪趕緊翻身而起,卻又因下身的疼痛而皺起眉頭,讓我忍不住給雅琪一記暴栗,『笨蛋,第一次還敢那麼瘋,活該受罪。』我讓雅琪休息一天,沒去上班。

隔沒幾天,我發現我所要求要特製的咖啡味道香醇很多,我就把雅琪叫過來問,『我的咖啡有換過嗎?』『沒有阿,咖啡豆還沒用完啊?』雅琪回答著,我過她臉上那股不自在的表情並沒有逃過我的眼睛,『那你加了什麼東西進去?』我故做嚴肅的問到,為了逼出她的秘密,『那個,那個是人家的精液。』還好我嘴裡沒有東西,不然肯定會噴出來,我把雅琪拉到我的腿上,解開唯一的一顆扣子,開始按摩雅琪的陰莖,果然按沒幾下雅琪的龜頭就開始泌出白色的精液,舔了一口發現果然跟咖啡中的那股味道一樣,『什麼時候發現的?』『今天早上』『以後很想的時候,不準偷偷的打出來丟掉。』『是,主人。』之後我每天都有新鮮的飲料….

一天,我開會的太晚,出來已經下午一點,發現雅琪準備的午餐已經冷掉了,我叫來雅琪,要雅琪之後想辦法改善,結果隔天一樣不小心開太晚,我才再想又必須吃冷飯時,發現飯還有餘溫,只有菜是冷的,而且還有一股很熟悉的味道,等我吃完後才發現那是雅琪身上的香位,一定是放在那裡保溫的,我實在是很佩服我那個小性奴,居然會做出這種事阿。

自從有了人幫忙暖被窩後,我的生活起了很大的改變,狗窩變的比五星級旅館還乾淨,過的跟皇帝一樣的生活,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我硬碟裡的A片、床底下的花花公子全部都被我扔掉了,A片女星那假的要死的叫床聲哪能跟雅琪那非常有韻律嬌吟聲相比,至於花花公子裡一堆都是人工美女,還是雅琪那變裝的身體和小老二最好。

這天,接待小姐說有人找我要我馬上見他,結果來的人是我在特戰隊裡的教官,教官一看到我開門見山的說『交出你的身分證。』我下了一大跳我自認沒做啥壞事阿,不過還是乖乖的交出身分證,我小心翼翼的問了『要做什麼用阿。』教官斜瞪了我一眼,讓我是寒毛直豎,『沒幹什麼壞事,把我變裝的兒子雅琪睡了,還叫沒幹什麼壞事,今天我來只是要把你身分證後面的配偶蘭寫上我變裝的兒子雅琪的名字而已,有問題你自己去問雅琪。』『不會吧,雅琪是你兒子,根本不像阿。』『懷疑阿,要不是因為……,算了你自己去問雅琪,我這個當老爸的不能說太多。』還好我沒讓雅琪吃帶多苦,不然我真的會被剝皮的,不過我突然想起一件是,『教官你還真老當益壯阿,年紀一大把了還有力氣做那種事。』『是我的笨雅琪說的吧,還真奇怪你有啥好,死心踏地的愛上你一個,那是我故意沒關門的,你以為我老到有人接近我都沒發現阿。』

回家之後自然是對雅琪嚴刑逼供,地點則是在床上,『那張契約書做廢了,你老爸找上門來了,以後就叫你雅琪吧,我身分證上配偶欄寫上你的名字了,再讓你做那個,我會被你老爸剝皮。』『說起來你好像是倒貼我的,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雅琪陷入回憶,一件我已經忘記的事情又浮上眼前,『六年前,人家變裝從7-11回家的時候,被小混混調戲,在衣服差點被脫掉的時候,你出現了,嘴裡還說著『做男人做到要去強暴女人,你們真的是失敗到家了。』三兩下,那群小混混就倒在地上慘叫了,也就是那時雅琪就喜歡上你,剛好你身上的衣服有你部隊的名稱,回家後我問老爸,在加上知道那群小混混的膝蓋骨全碎,我老爸就知道到是你的手筆了,因為他剛好在那個部隊當教官,而唯一專門攻擊膝蓋骨的就只有你了,我央求我爸爸給我你的資料,我才知道你對電腦非常的專門,不然我哪會把日記放在電腦裡,那是專門要給你看的阿,而比格鬥也是故意所找的藉口,這是我爸說的你有非常嚴重的大男人主義,認為女人就應該向大家閨秀一樣,這樣我才有理由跟在你身邊,討好男人的技術是我媽教得,她說只要抓住男人的身體後,他會對你死心踏地了,我媽就是這樣綁住我爸的。』

數年後,在跟雅琪領養兩個雙胞胎孫兒女一起玩的老教官問了,『你們家爸爸、媽媽誰比較大啊?』『當然是爸爸大,每天媽媽都在服侍爸爸,弄得他跟皇帝一樣。』哥哥說的,妹妹馬上反駁,『才不是呢,媽媽比較大,你沒看到每次媽媽說要他去睡沙發的時候,爸爸馬上從皇帝轉職成哈巴狗,那一整天一直在討好媽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