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的代價

大成躺在床上看著今天的報紙,任由電視機開著發出吵雜的聲音,大成看一眼牆上的時鐘,已經10:00了,小芬還在外面整理家事,大成覺得有點累,放下報紙看一下電視,迷糊間便睡著了。

二成坐在客廳看電視,不時將眼光飄向在廚房整理衣服的大嫂,因為廚房和陽台是相連的,因此從衣架上收取衣服後便先堆放在廚房餐桌上。從客廳這邊望過去,正好可以看見大嫂正在折疊自己的內褲,二成心中想著那天半夜起來上廁所,一開浴室門卻看到大嫂雪白的肉體,剛洗完澡正在擦拭的肉體。二成摸摸自己已經高高突起的小腹,心中想著:如果當時一把抱住大嫂,大嫂應該不會反抗才對,真是浪費掉一個好機會。

鑰匙開門聲,婷婷回家了。對不起,和客戶簽約晚了點。看著穿著時髦的妻子,二成點點頭,趕快去洗澡。婷婷是保險經紀人,經常為了談case而晚歸,一星期該有三天吧!而且星期五晚上婷婷都會開周會,一定都會到半夜才回家。看著正和大嫂聊天的婷婷背影,嗯!就利用星期五晚上。

※※※

二成回到家才下午5:00多,在郵局工作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可以非常準時下班。二成換下制服,和老爸老媽閒聊幾句,便藉口到陽台澆花。二成一邊旋轉著掛在陽台旋轉小衣架上的內褲,拿起一件黑色絲質內褲,仔細端詳一下,嗯!是大嫂的。將內褲捂著子,用力吸吮著絲質衣料上的香味,同時眼光尋找著懸掛在衣架上的一排胸罩。會穿這樣的內褲,骨子裡一定很淫蕩吧!祗要自己稍微強勢一下,大嫂應該會就範吧?看著陽台的位置,大嫂都是利用週五晚上洗衣服,嗯!就決定星期五動手。

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吃飯,爸媽吃得很少。大成一向很嚴肅,一言不發的吃飯,規律的生活和每天清晨的運動,讓大成維持著健壯的身材。小芬依舊勤快的忙著,結婚五年還沒生小孩,為此婆婆公公非常不諒解,也因此很少給小芬好臉色看。因為還沒生小孩,豐滿的身材仍然曲線有致。婷婷難得在家吃飯,嬌小卻又玲瓏的身材,加上能言善道的一張巧嘴,讓老人家非常喜歡她。但是自從不小心看到大嫂雄厚的本錢後,二成對婷婷的身材已經失去興趣,好像小籠包一樣,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小芬固定星期五洗衣服,因為老公週五固定有個讀書會,sosing.com通常都會討論到三更半夜,因此每週五晚上是小萍自己的時間。躺在床上,小芬從背後抱住正在看報紙的老公,一支手遊移到老公下腹,隔著內褲撫弄著老公的寶貝,但是老公依舊沒有反應。小芬停止動作,回過身來失望的準備睡覺,唉!現在一個月大概才一次,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是自己沒有吸引力了嗎?想到那天二叔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裸體,小芬心想應該不會是自己失去魅力吧?

二成草草的在婷婷身上了事,剛才趴在婷婷身上,心中卻想著大嫂豐滿的身體,不這樣還硬不起來。婷婷似乎很滿意的睡著了,二成爬起床開門走出去,上個廁所看還會不會不小心又撞到。但二成今天的運氣似乎很不好。

※※※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五,二成回到家便馬上洗澡,還特別噴上古龍水,今天一定要得手。二成今天話特別多,經常找話題和大嫂聊天,大嫂的一顰一笑,二成都把它看成是在誘惑自己。這騷娘們,晚上一定要你發浪,二成克制不住心中的淫想,兩眼曖昧的看著大嫂高聳的胸部。

二成進入陽台,大嫂正拿著一條紅色女用內褲,沒有發現到二成來到身後。大嫂感覺到身後有人,便回頭轉身,看到二成的臉就在自己眼前,幾乎貼到自己臉上。二成突然伸手抱住大嫂,準備強吻大嫂。小芬嚇一跳並且用力閃躲,二成的吻在小芬玉頸上輕薄。就在二成的手摸上小萍的胸部時,二成被大嫂用力推開,並且被結實的打一巴掌,二成臉上出現一個紅色掌印。趁著二成發愣時,大嫂閃身而出。

二成回到客廳便結實的挨了一下,年邁的父親正拿著掃把再度用力打來,老媽則安慰著低頭哭泣的大嫂,並且痛罵二成是禽獸。二成用手臂連擋掃帚幾下便奪門而出,二成不敢再回家了。

※※※

這件事發生已經一周了,二成暫住在朋友家,暗恨自己判斷錯誤,老婆也不理自己,更沒臉去面對大哥大嫂,心想今天是星期五,去老婆公司向老婆賠罪好了。才到公司門口,便見到老婆穿的非常妖艷,短短的迷你裙配上緊身短上衣走出辦公大樓。二成心想:天氣這麼冷老婆還穿這麼少。正想上前招呼老婆,卻見到老婆坐上一台喜美轎車。是大哥的車,二成心中緊張,心想:兩人在一起是要討論自己所作出來的卑不事。便叫一部計程車跟了上去。

二成跟著二人到沙帽山上的土雞城,二成愈想心中愈覺得不對,談事情要到這裡談嗎?跟在二人後面,二成不敢太靠近,又不能跟進餐廳,太明顯了,祗好找個角落遠遠的觀察。祗見二人找個靠窗的雅座,叫起火鍋,二人有說有笑的談起來,二成心想:老婆不是常跟自己說大哥太嚴肅,和大哥沒話說嗎?冬天的寒風吹在二成身上,二成冷的全身發抖。

二成看到倆人起身,走向公共溫泉浴室,慌忙跟上。土雞城的溫泉浴室是半開放的,祗要買票便可以進去,二成跟上,正好看到兩人轉進一排浴室,二成心中撲撲的跳,有點費解眼前發生的情況。二成走進那排浴室,一間一間的站在門口聽,最後終於讓二成聽到大哥的聲音。婷婷應該在另一間吧?二成心中還抱持著一些期望。二成閃進大哥隔壁那間。

二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大哥和自己老婆居然在同一間浴室。二成將耳朵貼在牆上,聽到老婆嬌笑著要自己脫衣服不讓大哥脫,然後聽到老婆告訴大哥,這二年來每天都在期待星期五的約會,然後便沒有聽到聲音了。二成心中一呆,原來兩人幽會已經兩年了。

突然聽到老婆的嬌喘,二成心中一稟,聽到大哥說:『二成那小子真笨,怎麼做出這麼蠢的事。』兩人一陣偷笑後,祗聽到大哥問婷婷是自己的強還是二成的強?二成聽到自己老婆回答說:『二成怎麼能跟大哥比,差太遠了。』接著良久,便祗能聽見水聲和老婆細微的呻吟聲。二成受到嚴重的打擊,無神的坐在浴室。

二成回過神來,發現兩人已洗好出去,二成滿腔憤怒,衝出去正準備捉姦,發現兩人已買單上車,二成遠遠的看著大哥的車轉出土雞城的大門。冬天的寒風吹在二成身上,二成在山上叫不到車,祗好一個人慢慢走下山。二成心想:『現在即使回家翻臉,恐怕也沒有人會相信他。』一個人蕭瑟在外套中孤獨的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