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我被調教

我是媚芯,41歲,5尺2寸高,三圍36D,28,36,白白胖胖。

當我和丈夫Sam談論彼此的性欲求時,我們發現Sam有著明顯的支配欲,而我卻傾向于順從的本質。此后,我們開始討論著我們的想法和意欲,並沒有很久,我們就確認並著手策劃各自的性趣。

我個人有一種強烈的願望,就是被羞辱,並且不是普通的羞辱,而是像一個妓女一樣被陌生人羞辱,被他們隨便濫用,然而Sam卻喜愛著扮演支配者,亦即主人的角色。

我們商議后認爲有需要尋找一位元有實際經驗的指導員,提供一些實際主人的經驗及玩法,但更重要的是讓他示范如何將我羞辱和如何濫用我。當中更可以讓Sam目睹並且藉這次有趣的機會好好學習。

因此,Sam就嘗試尋找這樣的一個人,而我亦期待著在一位有經驗的主人手上經曆第一次的被支配。Sam在星期二回家時告訴我,他已經找到一位可以信賴的友人參與我們的遊戲,更急不及待向我介紹他。

他的名字叫William,與Sam已經認識好一段時間,經過深入的溝通,Sam對他亦感到很滿意。我和丈夫倆商議了很久,最后同意在星期五夜晚與他會晤談論我們的遊戲,並且由我們作最后的決定是否真的要進行,同時亦看看我對這位完全陌生的男子會有什麽樣的反應。整個星期我都不能想到其他任何事情。

終于來到星期五,我們兩個渴望以久地到酒店與他會面並用膳交談。最初的談話只是閑聊,但是我們最終亦談論到了我們最感興趣的話題,同時亦決定我們是否要進行遊戲。

在我們交談大約30分鍾之后,得出了明確的大約點,William要求他獨自與Sam洽談關于我的事情。故此我離開了一會兒。當我返回時,William 他們已經達成協定,我和丈夫倆就和William安然地坐在桌子前繼續話題。William樂于聽取我們的一切決定並且告訴我們他將給我們20分鍾私自討論,以便我能爲他作心理上的準備。對此我其實仍是毫無所知他表明的是什麽。

交談一會,Sam和我離開餐廳去他已經預訂的一戶房間,是一戶位處附近的SM酒店。

當我們到達該房間時,Sam告訴我必須穿上一條超迷你的裙子,皮革短身上衣,性感胸罩和他在車里所準備的一件透明內褲。我當時對此感到很驚奇,但他的準備又非常令我激動及緊張。時間在我不知不覺間溜走時,電話突然響起,他告訴William我們所在的那個房間並告訴他我們已經準備好。

Sam再一次問我,我是否確信William是可以信任的人,在聽到我的回複之后,他走出外面與William討論最后時刻的細節。當Sam回到房內時,他告訴我當我準備好的時候,就可以打開門並且邀請William入內。他說,我必須理解我這樣做后,我將會成爲William的一件私人財産,無論他告訴我做什麽,我也只能夠服從。我感到強烈的興奮,在我還未回複意識以前,我竟發現我自己早已站在門前。

天啊,沒想到會如此刺激的,很快我就會變成一個陌生人的玩具,而且還是在我的丈夫面前。

我打開了門並且邀請William他進來。當William進入房間,他立刻在房間內控制一切。他告訴我,他現在就是我的主人,我必須毫不猶豫地去完成他所告訴我做的任何事情,否則我將會被他處罰,我的處罰將全部隨他的喜好所決定。

他告欣我,在簡單地說出我丈夫的名字以后,遊戲將會立即中止,而到時我們可能談論發生了什麽問題。我的肚子里充滿了疑問,我不知道他打算會對我怎樣,但我仍表示理解並且接受。

William然后對我說,從現在開始我只是他用來娛樂和一文不值的一個玩偶,一團沒有思考的肉玩具。他告訴我,我的感受已不是一個被關注的問題,而我必須愉快地招待,以及滿足他的任何需要。

遊戲終于正式開始。

「好了母狗,站直身體,並將你的兩腿分開,把你的手放到頭后抓緊!」他說。

「當我告訴你第一個設定的指令時,你一定要沒有躊躇的立時去做,你這個姿勢就是第1號指令。」他告訴我。

上帝噢,我希望我能記得他的一切指令。

「現在,把你的狗腿張開並且跪下,雙手保持在你的頭后面抓緊。」他說。

我迅速回應,他滿意后繼續告訴我:「這是第2號指令,這有助于讓一條母狗崇拜她主人的雞巴。你應該要高興及崇拜你主人的雞巴,是不是,母狗?」「是,主人,崇拜主人的雞巴是母狗的光榮。」我回答著。

此時我的理智早已飛到九宵之外了。

「3、四肢著地並把頭向上擡起,」William繼續教我新指令,「這姿勢有助于讓我玩弄你巨大淫賤的乳房及爛穴。」他說。

「4、臉朝地板,屁股向上的伏著。這是給我使用你那奴隸屁眼的姿勢,等會到我用你的屁眼時應該會很有趣的。」他說。

「5,」我背脊貼地躺著,雙腿盡量打開,我的手則放到后腦壓著,「這是當我肏你的陰道時,以及操你那乳房和嘴巴所使用的。」他說。

「6」與5一樣,仍是躺在地面打開腿,但我的手卻要抓緊膝蓋不能放手。

在我的屁股被拍了很多次后,我終于學習了這幾個指令而不犯任何一點小錯誤。

當William滿意之后我已經能牢牢記下那些命令,他命令我起立並且除去我的衣衫。

我猶豫不決時William說,「從現在開始,我會記錄你的錯誤,母狗。當你到達10次錯誤我就會給你應有的懲罰。」我嚇得立時迅速的遵循命令並且除去我的衣衫。

在此之后,他注視我的乳房一會兒,命令我擺出第1號姿勢,「你有讓人驚歎的一對美麗奶奶,母狗。告訴我它們有多大。」我告訴他它們是44D.

他告訴我,「無論何時,當我贊賞你這條母狗的身體時,你必須感謝我並且要告訴我你身體是屬于我的,你只是一具僅僅用來滿足我興趣的小玩具。」「這是你的第一個錯誤,母狗,你還有9次機會。」他說。

我僅僅能想像他想要對我干什麽,但我已經沒法好好細想。

「現在,母狗,除去你身上的裙子,然后轉身並把腰彎低。」他說。稍微躊躇了一次,也使我再領多一次過失,我現在距離懲罰只有8次錯誤警告。

當我的裙子卸下時,他讓我伏在床上面並且將我的手按于床面,而他就開始檢查我的肛門口。他走過來玩弄及擠壓我的肛門,之后他告訴我,他將會使用我的肛門來爽一下。

我用我最恭敬的語氣回答,「我的肛門是你的,主人,它僅僅是用來滿足你的需要。」下一步,William命令我除去我的胸罩並且進入指令1.

我再次猶豫,但很快就被William輕責。

此時我的身上僅穿一件內褲,但我仍是尴尬地做出指令1,他來到我面前並且抓住我胸部,還非常用力玩弄著我的乳房。

他告訴我,「我等會還會使用這對賤奶的。」「指令3!母狗!」他命令道,而我迅速趴在地上並仰起我的臉。

我的一雙乳房懸挂半空,我無助地感受著他的手猛烈地捏著並且拍打我的乳房,他更又拉又扭我的乳頭直到我的乳頭覺得疼痛。

在他粗暴地玩弄我的乳頭期間,我又犯了兩個錯誤,他也通知我現在離大懲罰還有5次。

當William準備好的時候,他命令我站著面對著床,並且命令我正如脫去裙子一樣腰彎曲地除下自己的底褲。

要在兩名男子面前脫至一絲不挂的,我很自然地有所抗拒,此時William告訴我我只剩下4次機會。當我全身赤裸后,伏在床上面,他抓住並開分我的臀肉,還仔細觀察著我的屁眼及菊紋,更測試它的寬度及壓力。這使我感到很羞愧,很不適,但同時又感到很奇怪。

他把一只手指插入我的屁眼里並且檢查一會兒說,「你的屁眼相當好及相當緊,母狗,我將要好好開發它。你是否覺得很高興,小母狗?」「是,主人,我很高興我的屁眼能給你快樂,主人爲我開發它是我的光榮。」我回答。

他然后從我的屁眼拔出他的手指並且用我的臉蛋抹拭它,「你那狗屁眼弄髒了我的手指,用舌頭好好給我清潔。」我按照他說的去做;由于懼怕更多的錯誤將帶來更多的處罰,使得我努力完成清潔工作讓他滿意。他非常粗魯地從后面抓住我的下陰並且扭捏及拉長我的下陰唇。他然后命令我進行指令5(躺在床上並把兩腳向左右張開)。

由于我的反應不夠快,他又扣除了寶貴的兩次機會,離開我的懲罰只余下兩次機會。

天啊,想到不明的懲罰,我除了一點的驚怕之外,竟然還感到異常緊張和興奮。

他更命令我在丈夫的面前告訴他,我是一條什麽樣的母狗,淫婦,大聲宣告我是心甘情願做這麽的一條母狗。

我說,「我完完全全是一條母狗,主人!執行你的命令使到我非常興奮。」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辱,但與此同時我亦似是被什麽所燃燒起來,身心都感到很熱很熱的。

「好,母狗,」他說,「擺出指命6,但不需要把手按著膝蓋。用雙手拉開兩片陰唇肉,要最大限度地完全敞開,我想要看清楚你這母狗的整條陰道。」在我面紅耳赤,身心都顫抖著想要用手執行指令時,我終于丟失了我最后的兩個機會。我擺出他所想要的姿勢,爲了這個陌生男子而自己拉著下陰唇,使陰戶口完全張開。

他在我的腿之間伏下來,當我的陰蒂和下陰唇感受到他的呼吸時,我全身都顫抖不止。

在沒有警告下,他突然剝出我的陰蒂並且用力拉扭,使得我幾乎尖聲喊叫。

當他對我的身體檢查滿意時,他才命我擺出指令1.他提醒我,剛才我所虧欠的處罰時間已經來了。他顯然已經發現我非常懼怕在無遮蓋下暴露在沒處隱藏的地方,更怕被其他人看我的裸體。

「拾起你的所有衣服,母狗。並且把它們放置在你隨身所帶的大手袋里。我指你今晚所穿的所有衣服,包括了在我們會面時那一套。」當我已經做完這一切時,他繼續說,「你要把衣服放在你沒法取回它們的地方,直到我認爲你感到了完全被濫用及羞辱爲止。」此時我還不知道他想要干什麽,只能粗略估計一些可能性。

他從他所帶來的袋里拿出一件細小得很的短襯衣,「賤貨,穿上它。」他說。

這件襯衣非常細小,不管我怎樣努力試試,它仍不能讓我在乳房上方扣上鈕扣。

「來這里,你這條賤母狗。」他說。「讓我給你穿吧。」然后他在僅僅蓋住我乳頭的地方勉強扣上鈕扣,但有一大截的潔白乳肉卻擠出了襯衣之外。

「賤貨,過去鏡子前面看一下。」他說。

我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我看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妓女;我的乳頭正從衣服前端凸出來,還更顯示了我一雙乳頭勃起的程度。當我背轉身,我更震驚地看見我露出了一半的屁股,甚至在我行走時更可以從后看見到我的下陰唇。

他忽然用力拍打我的屁股並說,「好了,我的小母狗,讓我們出去好好散步吧。」這想法使我感到非常害怕,但形勢比人強下,我除了跟隨他走出外面,我亦別無他法了。我所受的羞辱似乎是太多了,但意外地我也被刺激起從未試過的強烈快感。

走在房間外邊,我們向右轉並且走了大約50碼的距離。

這是一個老樣式的SM酒店,內里的房間在外面有門和從中間打開的窗子。

這夜是一個溫暖的夜晚,有幾房的人已經把窗簾打開,一些甚至讓那些門亦打開。

我一直努力著,直到兩名年輕人在我們的前面大約10步的差距迎面而來。

我不禁窒礙了一刹那,但換來的是William重重地拍在我的屁股上的一聲響亮的一巴掌。

這使我不得不繼續向前行,還引起了那兩人的注意。

他們從我的乳房到紅透的臉上不斷凝視著。當他們正與我們擦身而過時,William突然對他們說,「小夥子,不用驚訝,只不過是帶頭母狗散步而已。」那兩人保持著速度從我們身邊走過,他們面上還留著一個淫笑。

就在他們經過我們兩,三步后,William說,「母狗,停止,彎下腰整理你的鞋面,腰要彎膝蓋要直,保持這姿勢直到我說你可以站起來爲止。」他的說話令我大吃一驚,但是我還是迅速地答應,因爲我知道不服從將會有更羞辱的懲罰。

我完全暴露出屁股和下陰,我剛一伏下來他就再次掌掴我的屁股蛋。

「從你的雙腿之間看一看。」他說。

「他們正在看你嗎?」他命令著。

「是,主人。」我回答。

「很好,停留著這個模樣,以便他們可以更清楚欣賞你的屁股及陰戶。」我不能相信我竟然可以做到這樣,但是使我驚訝的還陸續有來,我的丈夫居然走到那兩名小夥子處,並且交給他們一部相機,要求他們給我們拍一些合照。

當William對我的服從感到滿意后,他命令我起身,我們就繼續去散步。

在這之后,我感到時間好像一萬年一樣,最后我給帶到一輛故意停泊得老遠的汽車處。他打開車尾箱,命令我把那袋衣服全部放進去,最后他關上車尾箱。

他說,「當我調教完你這母狗后,我們才會回來取回衣服。」在我們返回房間的路上,剛才那兩個小夥子正在他們的房間門前蕩來蕩去,並笑著注視我們的一舉一動。當我們來到他們旁邊時,William突然告訴我停下來。

「小夥子們,看不夠嗎?」他問他們。

他們說他們看見少許。

1她會做我告訴她的任何事情,小夥子們想不想看看她那一對大奶子?「他問他們。

「當然想,朋友。」他們只是兩名從十八到二十歲左右的孩子,他們的反應及答覆早就可以猜到了。

William抓住我的短襯衣,粗暴地把最頂的兩枚鈕扣打開。我的乳房立時跌出來,我的羞辱已經到達了過往的極限,但我沒有逃避,我盡量嘗試著感受過激羞辱的感覺。

「你們兩個爲什麽不過來摸摸這條母狗的奶子?」他告訴他們。

他們兩個走到我面前並開始用力擠和拉我的乳房和乳頭;他們中的一個甚至在我的乳頭上吸吮一下。

我實在不敢相信;當他這樣做時,我真的感到我下陰里産生麻癢的感覺。

我最后更被William命令,必須要告訴他們我的乳房有多大,還要感謝他們願意撫摸我下賤的乳房。當他們玩透了我的乳房后,我們才平靜地回到了原來的房間。

當我們回到房間后,William立即再次訓示我服從的重要性,並且告訴我如果我表現得不服從,他將做更多令我感到恥辱的事情。

接下來的大約一小時里,他反覆給我指令並探索著我的身體各部位,並且讓我的屁眼和陰道使用各種各樣的性玩具。

當他玩我玩得厭倦后,他對我說,「起來並且爲我脫去所有衣服,小母狗。

現在正是你學習一條母狗怎樣爲她的主人服務的時間。「一絲寒意加一絲電流遊走我的脊骨,但我仍是迅速遵從他的新命令。

當我除去他的褲子,我看見他的大陰莖已完全直立。William的陰莖又長又大,此情此景竟使我的下陰湧出汁液。

「跪低並打開你的狗嘴!」他說。

當我照辦后,他拉著我的耳朵並在我的嘴里插入他那粗壯的陰莖,「母狗,放松你的喉嚨並且盡量吞下我的雞巴。」在幾分鍾之后,我方能把他的整條陰莖吞到我的嘴里。

「母狗,現在我要干你的狗嘴了。」他說。

他然后抓住我頭發並且開始操我的嘴巴,我一邊爲他口交,他也一邊告訴我這是我嘴巴的最大用途。

在幾分種之后他對我說,「我要在你的嘴巴內發射,你最好不要給我漏出來。」然后他拉扯著我的耳朵並且一直把陰莖在我的喉嚨內進出,當他開始射精時,他的陰毛更壓著我的臉。我盡力讓他的精液留在我的口內,但仍然有一些給滴到了我的胸口處。

當他享受了余韻后,他從我的嘴拔出陰莖並且說,「以一個賤貨來說你的表現已經不錯,但是我不高興你漏了一些出來,所以等會兒你將要被我處罰。」我感謝他允許我吞下他的精液,並告訴他我理解到已經讓他失望。

他走去床上躺下,「到這里來,母狗,把頭伏在我的大腿間並且舐我的雞巴,直到它發硬至可以使用你身上的其他洞子。」他說。

我絲毫不敢猶豫地回應他,他告訴Sam打開那些窗簾大約6英寸,以便街外的每個人都能看見我是什麽樣的一個淫婦。

在一會兒之后,他再次變得硬挺。

「進入指令6,母狗!並且用我教你的,把自己的肉洞口打開。」他說。

我迅速照辦,他在我的兩腿之間,把他的雞巴在我的陰戶和陰蒂上不斷摩擦並且對我說,「所有人都知道,你下賤的陰道里最想要的就是雞巴,現在大聲懇求我肏你這爛賤女人的陰道。」「請肏我一文不值的陰道內,主人。」我大聲地說。

他的陰莖一擊就完全沒入我的體內,我感到自己好像要裂開一樣。

他一開始就用塊速的節奏,狠狠地干我大約15分鍾左右。他最后抽出他的陰莖並跨在我胸前,對正我的臉,此時我發現我的下陰正開始疼痛。

「在我射精時把嘴打開,母狗。」他說。

他在我的臉上再次射出來,當他徹底射過以后就把陰莖貼到我的嘴邊並說:

「舔干我的雞巴,母狗。」我吸吮他的陰莖並且舔著它直到他叫我停止。在舔干他的雞巴二十分鍾之后,他一次又一次地重複告訴及嘲笑我是什麽樣的一條汙穢母狗。經過休息后他再次硬起,並命令我在床上擺出第4號指令,即是屁股朝上臉向下。

「我現在要進入你的賤屁眼里爽一爽。」他說,「好好懇求我操你的屁眼,母狗。」「是,主人請隨意使用我的屁眼,這將是我的光榮。」我說。

他抓住一管潤滑油並且向上把潤滑肓塞入我的肛門內。此時他特別提醒我,在那窗簾分開的部份,街外任何人都能看見我被人干屁眼的經過,他們一定更感驚奇旁邊竟還有另一名男子正在觀看並且不斷地拍著照片。他的說話刺激得我的下陰湧出了大量愛液,而我的窘態明顯讓他大樂。

當他完全準備好的時候,他把他的龜頭滑到我的肛門之內。我真的好想要尖聲喊叫,但是我還得強忍住,他命令我懇求他把整枝陰莖插入我的肛門里。

「求主人把陰莖滿滿的塞進我的屁眼內。」我說。

他開始用腰干出力地抽插著我的屁眼,這更使我感到呼吸困難。

「挺起身,母狗!」他說著並且開始了我有生以來最猛烈的肛交。

他持續奸淫我的肛門至少十五分鍾,然后他才抓緊我的臀部把精液全都射進了我的肛門之中。他退出后說道,「找條洗臉巾,母狗,然后好好清潔我的雞巴。」我急忙地跳起來找洗臉巾,並且立即爲他的陰莖抹拭。

「不錯,母狗。現在吻我的雞巴及陰囊,就當做是酬謝我剛才給你狠操一頓。」他說。

我吻著和吸吮他的陰莖及陰囊,然后依他的說話回答道:「非常感謝主人肏我的肛門。」當他感到滿意后,他命令我跪伏在他跟前,並且用舌頭去舔他的屁眼。我迅速就位,此時我已經很自動自覺地感謝他允許我舔他的屁眼。「你是一頭專舔男人屁眼的汙穢母狗,是不是?」他諷刺著我。

「是,主人,我是一頭專舔屁眼的母狗。」我努力用舌頭討好他時,也一邊順從地回答。

「夠了,母狗,不用再舔了,給我拿我的衣服來。」他說。

我起來並且拾起散在床后地板上的衣服。在我小心地爲他穿好衣服之后,他坐在一把椅子里並且注視我一會兒。

「好,母狗,你得要穿點東西然后我們再去散步,現在給我立即去找那件外套回來。」他說。

我的外套就在剛才遇上那兩名小夥子的走廊上,我提心吊膽地赤裸的走到走廊中拾回它,同時祈禱千萬不要有人走出房間來。

當我穿回去后,他對我的表現頗爲滿意,他與Sam細聲地交談耳語著,而在一旁的我卻什麽也聽不到。我唯一想到的事情是他們兩個正興致勃勃地討論著,還有什麽厲害的方法來給予我更進一步羞辱,但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麽事可以比剛才的更不堪。我的身體亦很疲倦,經過一輪強烈的性交后,我身上的兩個重要部位已經覺得疼痛。

「好,賤貨,現在讓你去找回衣服。」William最后對我說。

我暗自高興地跟隨他和Sam.幸好到達汽車的路程里沒有發生其他的重大事故,使暗暗呼了一口氣。William打開車箱並且告訴我取出里面的袋子。當我打開袋子並順手關閉車尾箱時,他重重地拍在我的屁股上,立時把我嚇了一跳。

「我只是叫你拿袋子,不曾準許你做其他事,你這條可惡的母狗。」他說。

「看來我們必須給你一點處罰,用以教懂你正確的態度。」正當我感到惶恐時,我稍微注意到Sam不在我們身邊。

「你記得你還欠我什麽嗎?」他冷冷地說。

我認真地細想,但仍然想不起我的過錯。「沒有,主人,我想不起來。」我回答。

「你浪費了我射在你他媽的喉嚨里的精液,有記憶了嗎?愚蠢的母狗!」他不滿地說。

我不禁低下了頭,我突然記起他曾告誡過我,必須全部吞下他射進我嘴中的精液。「是的,主人,真的很抱歉。」我急急地回答。

「道歉是無濟于事的,母狗。」他說。

此時Sam才走過來我們這處。「一切事情都準備好。」他對William說。

「好了,母狗,脫掉那件外套。」他斬釘截鐵地說。

我以爲是自己聽錯了而不禁猶豫著。

他又再狠狠地拍打我屁部說,「拿開你那他媽的外套,我要你現在立即脫個精光,你聽懂了嗎?」他命令道。

「是的,主人,我真的感到很抱歉,主人。」我回答。

「脫掉了外套然后把它放入車尾箱。」他說。

我就在這個公共的露天停車場上,除去身上唯一的衣服並且把它放到他的汽車的車尾箱里。

他使勁地關上車尾箱然后說,「母狗,俯下身抓住車子的防撞杠。」當我在這個公衆的停車場中全身赤裸,一絲不挂地抓住車子的防撞杠,我的乳房在半空中下懸垂著,我豐盛的屁股更高高地翹在空氣中,這簡直是前所未有的羞辱,我覺得自己比妓女或囚犯更有所不如。

當他滿意時我仍被那份強烈的屈辱感所震撼著,他突然一巴掌就拍打在我的屁股上,發出了很響的聲音,還更命令我大聲地數著被打的次數。

他繼續交替著打我兩邊的屁股蛋,一直到我每邊股肉都被狠狠打了十五下。

我不僅僅感到痛楚,使我更在意的是這響亮非常的拍打聲,在這個安靜的停車場里一定特別惹人注意。我更可以想像那一大群住在SM酒店內的男人們,從視窗聽到聲音后很容易就觀看到一幕奇景。一名全身赤裸的成熟女子正抓著車尾,彎下腰擡起屁股讓一名男子打屁股,而旁邊更有另一名男子靜觀著這一切。

盡管我感到異常羞恥,可是我的下體卻再次滔滔不絕地流出愛液。

當他懲罰完我后,他對我說,「差不多了,母狗。現在起身跟我們走吧,我開始有點悶了。」于是我只有光裸地跟著他們身后行,他從停車場外面走回SM酒店,從那條走廊中返回我們的房間。 當我正覺得我這次嚴酷的考驗應該快要結束的時候,突然,William在一個房間外邊停下並且敲門,我沒法理解正在發生什麽事,因爲這並不是我們的房間。

當聽到應門聲時,我駭然想到這里是剛才那兩名年輕少年的房間。 在我還未搞清楚情況以前,我本能地用一只手遮掩自己的下體,並用另一只手蓋住我的乳房。

William卻說:「別遮著,你是我的玩具,我喜歡讓誰人看你都可以,理解了嗎?」「是的,主人,對不起。」我感到無地自容地回答。

「很好,現在立即做出指令6,在這門口的前面把你自己的淫賤肉穴打開來。

我將要教你重要的一課。」他說。

我按照他的說話去做,但卻感受到使我幾乎暈倒的強烈羞辱。我竟然在公衆的走廊上,在陌生人的門前,兩個男人的腳下赤裸裸地躺在地上,還淫賤無恥到用手掰開陰戶等人看。

我剛剛擺出我被命令的姿態,門也就打開來。

該兩名年輕人硬生生地站直在門口,立時定眼看著我那張開了口的陰道里。

「我想你們兩位小朋友應該會有興趣使用一下我這件玩具吧。」William對他們說。

「我需要調教一下我的玩具,如果你們能配合我,我可以命令她來充分滿足你們的需要。」我嚇得瞠目結舌,但最終還是不敢有任何說話。我下意識地回顧我的丈夫,但他卻只是向我微笑而已。通過他的褲子,我能夠看見他已經興奮得脹起來,這已告訴我我所需要知道的答案了。

「成交!」這兩名小夥子已經急不及待地答覆。

「好。母狗,滾起身進入房間。」William對我說。

我以最快的速度走入房間里。

「我們要先討論一下應該如何玩你,你現在先滾上床去,然后擺出指令3的姿勢。」他命令著我。

我立即執行他的命令,當這兩個百分百陌生的小子遠遠地注視著我時,我感到比剛才那些更進一步的羞恥感。

「這是將要進行的情況。」William對那些小夥子說,「我允許你們兩個使用我的玩具,但是卻有幾個基本原則。首先,她是我的財産,如果你想要對她做任何事情,或者想要她爲你們做任何事情,你們都必須先問準我。其次,如果我感到你們沒聽從我的指示,我將隨時結束這遊戲,我會帶我的母狗回自己房間。

這些規限你們兩個可接受嗎?」他們兩個都答應了他的規矩。

「好,現在先讓我與我的玩具交談一會兒,然后我們才開始。」他說。

William來到我的前面時,我還是四腳爬爬地在床上。他坐在我的面前以便我能夠看見他。

「你知道爲什麽我要這樣對你嗎?」他問我。

「知道,主人,當你告訴我不要漏失你的精液時,我並沒有服從你。」我回答。

「這是沒錯,但並不是完全因爲這樣。當你在停車場內沒有遵循我的指示除去外套時,我就認爲你有需要學習最爲重要的服從性。我認爲應該使用強烈的方式才能糾正一個不服從的奴隸。現在你必須嘗試服從我,即使你根本不認識這兩名年輕人,但你仍必須衷心地滿足他們。我將要把你調教成爲一個真真正正的性奴隸。這是你足以顯示服從及決心的唯一方式。我要知道你的決定?」「是的,主人,我會服從你,很抱歉剛才沒有執行你的指示,現在我會盡力完成你的命令。」我回答。

「很好,我的奴隸,我很高興你有這樣的態度,因爲我將要讓這兩名男孩子以最低下的方法來隨意使用你。你將會被他們用來取樂,直到我認爲你學習到真正的服從爲止。清楚了嗎?」「是的主人!」我回答著他。

「好,既然你明白了,那我們就開始吧。」他說。

他走到那些兩名小夥子處,「讓我看你們的雞巴。」他說。

我聽不到他們的話,但是我卻聽他們兩個脫衣服的聲音,William說,「很好,你們的不算巨大,但是外形都相當不錯。」「過去摸那條母狗。你們有幾分鍾時間,用你們的手指檢查她所有肉洞,然后告訴她,她現在的樣子有多麽下賤。」他說。

他們兩個立即走過來並且開始摸索和檢查我的屁眼及下陰。他們持續玩弄我大約十分鍾左右,我更發現他們其中一個特別喜歡用力擠我乳房和拉扯我乳頭,當我被弄痛而呼叫時他也顯得特別興奮。我知道他是有施虐狂的癖好。

他們兩個告訴我從來沒見過比妓女更下賤的女人,而且他們也無法置信我竟然心甘情願向陌生人提供免費服務。

他們中的一個問William我的乳房有多大,William卻對我說,「告訴兩位先生,母狗的乳房有多大。」「它們是36D,先生。」我回答。

我的奴性使得那個施虐狂非常激動,他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並且更爲投入地折磨。當William指示他們停止時,我的乳頭覺得很疼痛,我更感到全身都像是散了一樣。

「夠了。兩位先請站起來,我將要命令我的母狗奴隸服侍你們脫衣。」他說。

一如他所說的他們都照著去做,然后他對我說,「母狗,立即滾起身來,然后爲兩位先生除去身上的衣服,當你爲他們脫剩內褲時,你不能使用你的手,只能用你的口來爲他們脫。」我起身並且走向第一個人,他高興地望著我笑,當我脫去他的襯衫和短褲后,就只剩下他的內褲,我看見他內褲下已經脹起。我跪在他面前並且用我的牙齒咬著他的內褲下拉內衣。我不禁吃了一驚,他的陰莖彈起來並且在我的臉前一擦而過。

當我爲他脫去所有衣服后,我走到另一個並且重複過程。這個少年對我眨眼並且說,「你的乳房相當好捏呢,母狗。」我立刻知道他確實是名施虐狂。

當我除去他的內褲時,我看見他也是有根很粗陰莖。 它不算很長;或許6或者7英寸,但是它看起來很大,似足一個啤酒瓶子。我立即對這名愛施虐的人感到一絲畏懼。

當我完成我的脫衣任務時,William突然對我說,「做得很好,母狗你現在依次爬到他們每個人下方,然后運用你的舌頭從他們右腳的大姆趾開始,慢慢沿腿部向上舔,至他們的陰囊及陰莖時你就吻一吻他們陰莖上的馬眼,然后向著它們說:」你好,雞巴先生,我將是你今晚會插入的母狗,希望我身上的洞穴能令你感到滿意。「」「聽清楚了嗎,母狗?」「清楚,主人。」我回答,並且急急地進行我的新工作。

當我執行這項連妓女也不會做的任務時,他們四個男人卻非常高興地看著這場娛樂,William命令我爬上床上擺出第6姿勢。

「把你的頭伸出到床邊。」他說。

我移到床邊,把頭仰天突出床邊,我的身體其余部份仍在床上。

「現在用我教你的姿勢打開陰戶。」他說,我迅速擺好姿勢。

「好了男仕們,現在我想要你們一次一個走向我的母狗處坐在她的臉上。」他說。

第一個淫笑著過來,然后像是跨馬桶般跨在我的臉上。我所能看到的就只他的陰囊和肛門。

「現在,開始舔和吸他的陰囊!」他對我說。

我朝著這小夥子的陰囊處把我的嘴移上去並且開始吸吮。他的身體不斷地發出細微的顫動,官感讓我知道他應該感到很享受。在幾分種之后,William要第一個離開,然后命令我給有施虐狂的另一個在我的頭上方進行相同的服務。

當William滿意我努力的工作后,他要他們兩個離開,開始接下來的玩意。

「小夥子們,你們能否迅速在她的身上得到解決?」他要求。

他們兩個說他們可以,我也相信應該可以,他們看來不過廿一或者廿二歲。

「好的,我相信你們。」他說。「唯一的問題是我該讓你們使用她的哪一個洞。不如我們就來個抽簽吧,短的有權來選擇。他可以使用我的玩具任何一個地方。」于是Sam在他的手里拿來兩根竹簽。我真的希望那個施虐狂的人沒法贏出,因爲我害怕讓他強行進入我已經有點疼痛的陰道。

另一個人拉出竹簽,他拉出了短的一枝。

當我感到有點安慰時,但沒想到他竟說他想要用我的嘴巴!

「好,你們各自就位等待我的信號,我想要你兩個同時入進她。記得,把她當成是吹氣娃娃一樣使用她,你們不需要擔心她有何感受。」他說。

我此時實在有點驚嚇,也考慮著是否用安全語,但最后仍是沒有說出口。

他們兩個已經就位待命,第一個人抓住我的頭,還將他的陰莖放于我的唇上壓著,施虐狂的那人爬到我的兩腿之間並且拿起他怪物般粗的陰莖,對向我仍然分開的陰道入口。

「去!」William大叫。

他們同時向我進攻。施虐狂的那人把他的粗大陰莖推進我的體內,我更感到他的盤骨撞到我的身上,同時間里另一個人已經插進我的嘴巴,更沿著我的喉嚨推入他整條陰莖。 我的嘴巴幾乎塞得滿滿但仍然勉強控制著它。

施虐狂的那個抓住我的足踝並且不斷向我的陰道里抽插。他瘋狂地扯插,他的身體還不斷地與我的屁股碰撞發出啪啪聲。我的下體簡直感到好要裂開。熱及痛的感覺都相當強烈,但是他卻插得很高興。

「爽快吧,婊子。」他向我喝道。

同時,另一個正接近爆發邊緣。他們繼續干著我的下陰和嘴巴,速度亦開始加快。我努力用舌頭讓他快一點發射,並且努力把陰道收緊,施虐狂的那人用他的肩扛起我的膝,並且用力搓揉我的乳房,他一震后也開始在我疼痛的下陰里發射。

當他的朋友看到他高潮時,不消一秒也到達了極限。當施虐狂那人粗暴地拔出陰莖,而第一個人也開始把精液射進我的喉嚨深處。他們抓住我的頭,另一個還把陰莖推動到我的鼻子附近射在我的面上,他的陰毛還遮著我的眼睛。他們同樣射出很多,我也努力地把它們全部吞下。

當他們射完精后,第一個也立刻從我的嘴里抽出。William說,「母狗,跪到地上作指令2.」我勉強爬起來擺出命令的姿勢,但卻感到我的下陰非常疼痛。

我能看見施虐狂那人的陰莖仍然處于半硬狀態,而William也同樣看見。

他告訴施虐狂那人躺在床上,然后察看我並且說,「母狗,爬上床並且給他有生以來最好的口交。但是要給我把屁股擡高,我要你的屁股保持在隨時可用的狀態里。」我爬到床上開始爲那個施虐狂口交。我把我的肘放在他的腿之間並且拱起我的背讓屁股撓起,然后開始細心地舔著吸著他的陰莖。

「該死的,這條母狗真的很賣力吸我的雞巴。」他說。

他的陰莖再次硬起來,看見這情況的我更用力地吸吮著它,我希望盡快使他射精,好消耗他的體力,因爲我不認爲我的下陰可以承受多次他這種陰莖的沖擊。

當我正著手爲施虐狂的陰莖口交時,我感到有人從后接近我,然后感到有陰莖突然推到我疼痛的陰道內。這不是一個很大的陰莖,但是我的下陰已經因爲剛才的折磨而疼痛。我暫停了口交,回頭看見另一個人已經進入了我的身體。他以快速的節奏推進,沒有很久就高潮,並把精液射擊進我疼痛疲倦的子宮深處。

幾乎同一時間,施虐狂的人抓住我的頭,他的陰莖上用力壓迫我的嘴部,然后又在我的嘴內來多一發。我盡量地把他的都吞下去,但依然有一部份漏出口部。

當他們滿足過后,William命令我清潔他們的陰莖。 我回應並且努力完成任務。

William說:「好,母狗。現在擺出指令1.」我走到床下張開雙腳,把手放到頭頂之上,在四個男人的面前以囚犯的姿勢一絲不挂地站著。

「現在各位,」William開始說話,「我認爲這條母狗還未能得到足夠侮辱及懲罰,因爲她剛剛就無法依我所教的把兩位元的精液全部咽下,所以我將要給她這晚的最后一次任務。但是我不知道你們是否還可以再來一次,如果你們仍能發射多一次,我可以讓你們兩個繼續使用這一條母狗。」我不禁暗自吃驚。我不知道我是否還能承受他們多一次的操伐。

「你有任何問題嗎?」他問我。

「我將按主人的意思去做。」稍微思考后,我最后這樣回答。

「很好,母狗,我知道你的陰道或許會疼痛,但是這些事情我並不關心,因爲作爲一個性奴隸,你快樂和痛苦都無關重要,你只是提供男人們性交的樂趣,而我現在就是充份地使用你。另一方面,我認爲這兩位男孩已經上過了你的陰道和嘴巴,我認爲他們亦應該玩一玩你的屁眼。現在我要你到床邊擺出第4個指令,並且把你下賤的屁眼來爲這兩位元男孩提供性服務。你記得要親口乞求他們來干你,也要記得這是對你口交失敗的懲罰。」他說。

我簡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但奇怪地我的身體卻已迅速作出反應,于床的邊緣處擺出4號指令。

「我把我的下賤屁眼提供各位先生使用,請求先生們干我的屁眼。這是我所尊敬的William主人對我下的命令,這也將是我的光榮。」我說。

于是第一個人走到我后面,拍了一拍我的屁眼。William把潤滑油交給他,也在我的屁眼處塗上了一點。之后他抓緊我的臀肉,把他的陰莖推入到我的屁眼用力攻擊。我幾乎尖聲喊叫出來,他在我的肛門里連續抽插十五分鍾有多。

之前的兩次William沒有讓他們干我屁眼,其實是想把這玩意放到最后。我知道他這樣做,是想我受到被干屁眼時的屈辱能來得最長。當那男孩干著我的屁眼時,William卻在旁邊不斷地嘲諷著我,如果我完全地服從他的指示,就可以避免這麽一個淒慘的結果。他告訴我這全部是我所犯的錯誤,還嘲笑我的屁眼是個男人公廁。

最后那男孩弄得我疼痛時也發射了。現在輪到施虐狂那人和他的啤酒陰莖。

他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就走到我的股間,把他粗壯的陰莖塞到我的屁眼,中間我連十秒的休息也沒有。

他用力捏著我乳頭,另一只手拍打著我屁股,他並且不斷地說我是最汙穢的母狗。他連續抽插了十五分鍾,我也爲這些年輕人的持久力而吃驚。

最后他開始在我屁眼之內發射。當他拔出后,我能感到我的屁眼仍然張開,William還叫房內每個人來觀看我屁眼里面的情況。

「母狗,找洗臉巾來爲他們清潔雞巴,我們不能因你疲倦而浪費時間。」他說。

我起來並且迅速完成他的命令以避免一些其他處罰。

此后William還問他們需不需要再在我身上多打幾炮。幸好,他們兩個告訴William他們已經不能再來了。我稍微放心而不禁歎了口氣。William聽到我的歎氣時立即走過來並且重重地拍在我的屁股上。

「你認爲你有資格決定完結一切嗎?母狗。」他問我。

「沒有,主人,只有主人你才能決定我的工作是否完成。」我回答。

「你知道就最好,現在你給我向兩位先生們致謝。多謝他們及他們的雞巴給予你這麽多的精液。」他說。

我走到他們兩個面前跪下,並且溫柔地吻著他們的陰莖及陰囊,感謝他們給我大量的精液和強烈的性交。當我說完后,William告訴他們很感謝他們作出了一場極妙的節目。

我們離開了他們的房間返回自己的房間內,此時我感到很疲倦,我的下體和屁眼亦很疼痛,但同時我亦得到前所未有的羞恥感,尤其是被陌生人當成玩具般完全被濫用的感覺更使我非常滿足。

當我們回來自己的房間,我立刻知道William會把今晚的事情作個總結。

「母狗,讓房門打開,我要所有路過的人都看到我如何干我的性奴隸。立即滾到床上作第6指令。」他說。「我將是今晚最后一個使用你肉洞的人。」他爬到床上,正如那個施虐狂的人一樣,他把我的腿放到肩上,雙手也狂亂地捏著我的乳頭,他已經硬得不能再硬的陰莖對準進我的肉洞直插入去。這將是William最后一次享受我身體的機會,故此他也盡情地操伐我的性器和緊抓著我的乳房,連續幾分鍾的瘋狂抽插后終于痛快地把精液射進我的子宮之中。

「你這母狗的肉洞到現在還很緊,仍然給予我極大的樂趣。你的確使我感到高興。」他說。

「既然你已經完成我要你所做的事,你現在應已明白及學會當我的奴隸應該要如何。你可以去先洗個澡,然后返回來坐在床上。」我走到浴室並且洗了一個很長的熱水淋浴,但我仍是小心地清洗我疼痛的下陰和屁眼。我的乳頭到現在仍因各人的扭捏而有點發硬,也有點敏感。同時我更發現當放松了心情以后,我的身體雖然疲累,但心里卻有種說不出的滿足和高興,那是一種被支配並且成完各項命令后的快感。

當我洗完澡后我按照命令返回去赤裸裸地坐在床上時。當我進來時,William和Sam正在聊天和吸煙。

William起立並且來到我面前,「你做的非常好,我希望你爲你自己感到驕傲,我知道Sam和我都爲你感到驕傲。你將會成爲他的一位優秀而順從的奴隸。

我希望將來有機會再次參與你們的遊戲。」他說。

最后他在我的額頭上面溫柔地吻了一下並且離開了房間。

以后,我一邊躺在Sam的臂彎里,一邊談論今晚的經驗,最后我們擁抱著慢慢入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