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老婆及好友

我與德隆二人都是交過至少50人以上女友的經驗,且彼此時常交換心得及手法過程。

記得在一次開玩笑當中,我與德隆二人提到交換女友來作愛的想法,而且要在同一個房間內一起。說著說著二人越說越起勁,並說好改日一定安排設計及說服彼此的女友,當然我是指我老婆以外的女友。

雖然我的老婆欣怡很開放,且我倆常會聊起曾經與另一半的經驗(據她說,和她上過床的男人只有三人,但被她口交過的男人至少有30人,原來她都是在對方最緊要關頭時幫對方用口交使對方射精,前題是她並不想過於濫交)。

當然,我與德隆的這個點子我也同她說了,只不過彼此都當做是在開玩笑罷了!她並未當真。

記的有一天星期六晚上,我及我老婆加上德隆三人在啤酒屋喝酒,欣怡穿著一件黑色的低胸,她那乳溝看得實在明顯不過了,加上一件黑色短窄裙,修長均勻的美腿配上絲襪的對稱,我相信任何男人看了都想馬上與她作愛。再看到她撫媚的眼神加上極美的長相,想像她的叫床聲一定很過癮。

在等德隆的女友時,德隆的眼神一直朝向欣怡那乳溝看去。在喝了幾杯後,我和德隆及欣怡都有幾分酒意了,話題也漸漸朝向性方面。在一片討論中,這時德隆忽然提出交換伴侶作愛的建議,當然我們都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所以也跟他瞎起鬨。

但我知道他已經暗戀我老婆很久了,因為當初我們是一起追求欣怡的,只不過我比他厲害罷了!不過他的建議我倒是有點心動刺激。

就在這時他起身去打電話(看來是催他女朋友),但沒想到他回來後竟說她女友有事不能來了!害我倒覺得有點可惜。

我老婆也趁機糗他說:「要玩的也是你,有問題的也是你。」當然我老婆仍以為那個主意是開玩笑的才會如此說。

這時因為大家都已有醉意了,所以我就建議一起去看MTV,此時看得出來德隆的臉上很懊惱,原來的計劃不能實現了。

到了MTV包廂後約20分鐘,我們忽然聽到隔壁的包廂有傳來了「嗯……嗯……」及急促的呼吸聲,我們也不干示弱的故意來個撞擊隔壁的牆壁(應該說是夾板),欣怡還故意發出在吸陽具的「滋……滋……嗯……嗯……快……不要停……插進來……我要……用力點……」的聲音。

她表演得可真像,這時我發現到她因坐在沙發床上只顧著表演,極短的窄裙已快擠到屁股上了,也不曉得她是否故意的,因為德隆一直在注視她裙內的性感半透明黑色三角褲。欣怡似乎也注意到了,當我老婆回身要坐正時,手無意中碰到德隆胯下的陽具,我發覺欣怡的眼神有點想要的感覺。

這時三人又回到正常看片了,我的右邊是欣怡,而德隆正坐在欣怡的右邊,三人手上都有一個抱枕。可能是隔壁的作愛聲加上酒精的關係,我老婆忽然將手伸到我陽具的地方不斷地摸它……並不斷的上下移動,甚至拉開了我的拉鏈直接玩著我的陽具。

當然我的陽具很快的彈出了褲外,因為當我興奮時,它變的非常的大,據欣怡說我是她看過最大的。

當我正沈溺在她愛撫的享受時,忽然聽到欣怡傳來一陣陣呼吸急促的聲音:「嗯……嗯……嗯……」原來德隆的一隻手不知何時伸到了我老婆的屁股下,並四處在移動……撫摸前進著……似乎快接近了欣怡的小穴……

當然看得出欣怡是一邊在躲,卻又怕被我發現,所以她的動作並不大。德隆似乎看穿了欣怡的想法,更是將手指藉由欣怡的屁股下解下她的絲襪,並褪到臀部,讓黑色的半透明內褲看得隱隱約約……

欣怡在手指的愛撫下不斷的感到臉紅……刺激與快感……我發覺她也慢慢的不再躲避了,一手愛撫著我的陽具,另一手竟然慢慢的移向德隆的陽具上,輕輕撫摸著……

包廂內傳來都是欣怡的「嗯……嗯……嗯……嗯……嗯……嗯……嗯……」

這時欣怡索性站了起來,脫下她那被拉到一半的絲襪及早已濕透的三角褲,更露出了那一對原本被包著半露的奶子,趴在椅背上等著我們其中一位去幹她。

我及德隆都被她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當然因為我們的陽具都已脹到最大了,只不過我的是露在外面。我也不管德隆是否在場,馬上挺起陽具,雙手抓著欣怡的一對奶子,一股勁的拉起了眼前的短裙,從後面刺了進去。

欣怡「啊……」一聲,似乎覺得很有快感,「用力點……快……快干我……喔……喔……嗯……嗯……嗯……啊啊啊……我好爽……」

德隆在一旁看得可過癮,並掏出自己的陽具,在欣怡的臉頰旁邊打起了手槍來。

也許是因為他的陽具太靠近欣怡的臉頰吧!忽然他將我老婆的臉轉向他的陽具,硬是往嘴裡塞了進去,另一手還不斷的撫摸她的奶子。不時,我們的雙手還會同時搶摸欣怡的一邊奶子。

我忽然覺得自己吃虧大了,原本是要交換伴侶,現在變成二人同時玩我老婆一人。

就在這時,我發現欣怡的眼神望向我這邊,因為她這所有的舉動都未經過我同意--小穴被我快速前後抽動、口中又有我朋友的陽具在含著。

雖然她的眼神露出怕我生氣的表情,但她似乎又不想停止眼前的一切,並不斷的發出「太棒了……干我……用力……插深一點……嗯……嗯……嗯……」的哼聲,雙手也一邊在玩弄著德隆的兩顆睪丸。

這時德隆忽然把我老婆口中的陽具抽了出來(我覺得他是因為快要射出而又不想這麼早射出才這麼做的),接著跟欣怡二人嘴對嘴,舌頭彼此深入對方那兒激情的玩弄著。

這時我靈機一動,對著德隆說:「下次換我跟你一起干惠婷(德隆的女友)吧!」我早就常幻想有一天能用我的陽具插入惠婷的小穴裡了。

沒想到他們倆人因捨不得將舌頭離開對方而一起瀕瀕點頭,表示同意了。

就在這時,欣怡要洩了。小穴有我幹著、小口又在與他激情、奶子又有二人不斷在揉動、雙手一直在替德隆打手槍……對欣怡而言,從沒有如此嘗試過。

一聲「我不行了……我要洩啦……」,三人同時加速所有的動作,她終於都不行……

這時我也將小穴中的陽具抽了出來,正想換個姿勢時,沒想到德隆忽然躺了下來,同時抱著欣怡的腰,讓她雙腳打開跨坐在他的身上,雙手仍玩弄著她那對奶子。

我心想:沒關係,看我下次如何在你面前玩弄惠婷。

我老婆這時好像又興奮了,用手將我還沒洩出的陽具放入了她的口中,不斷替我吹、打、含……看得出她並不想讓德隆插進她濕透了的小穴吧!或許就像她所說的,不想太瀾性交吧!

但這時因為她無意說了一句:「老公,還是你的老二比較大,比較硬……」德隆因為聽到這句話,心中不服氣,趁欣怡不注意時,雙手將她腰一擡、一放,對準了自己的陽具插了下去。

由於太突然,欣怡「啊!」了一聲,不知她是感到爽,還是心想:完了……

但在我和德隆大家一陣抽動下,欣怡馬上又發出了「嗯……嗯……嗯……」的叫床聲,並不時自己上下扭動自己的腰。

就在這時,因為我老婆扭動太快,德隆竟射了進去!好在欣怡每天都有服用避孕藥,否則萬一懷孕了,到底誰是父親都不曉得了。

接下來當然是欣怡用口將我射了出來,併吞了下去。但她的性慾似乎尚未平息,因為她仍在自己愛撫著……算一算

自從上回在MTV中玩了3人遊戲後,我一直在找機會想盡辦法玩到惠婷。但沒想到德隆這傢夥竟然反悔了,老是找藉口逃避。

直到有一個假日,我趁著欣怡和朋友外出逛街時,跑去我們大夥常去的那家MTV,並在包廂裡打電話給德隆叫她一起來,好在惠婷也在她家,所以二人就一起來了。

記得當時的包廂是在B-1,二人進來後,德隆問我:「欣怡人呢?」我騙他說,她有事回去拿個東西,並問德隆有沒有空騎車回去載她來?

這小子不知是不懷鬼胎還是沒警覺到我的計劃,竟然爽快的答應了。

包廂中留下了我及惠婷二人在看片,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要如何才能接近她,畢竟她和我並沒有二人獨處過,而且不夠熟。但望眼看去,她玲瓏有致的身裁和欣怡絕對是有得比的。

我決定開口了:「妳和德隆現在如何?」

「還不是一樣。」她回答著我。

就這樣二人聊了起來。但眼見時間不多了,我開始將話題轉向性方面了。

惠婷似乎尚未警覺到我的心思,當我們聊到口交時,她覺得蠻不可思議的,因為她覺得有點骯髒。但我給她觀念說,男人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並將欣怡那天的壯觀事績告訴了她。

就這樣,我才明白她和德隆原來從未口交過。

我忽然問她:「想不想嘗試?」

也許太突然了,她感到很尷尬。還好我及時和她說:「不要想太多,這沒有什麼。」才將這尷尬場面化解,只好繼續看片等她的回應。

惠婷突然開了口:「欣怡真的很厲害嗎?」

我回她說:「欣怡就是用這招將我套牢的。而且我相信,沒人能比得上我老婆。」

但惠婷有點不悅的說:「是你經驗太少了吧!」

我說:「誰經驗少還不曉得,要不要試一試看誰厲害啊?」

我看惠婷沒回應,接著我便將包廂中的桌子移到門後,以免有服務生突然闖入。

此時我對惠婷說:「來啊!敢不敢試試?幫我吹看看誰厲害!妳先將衣服脫下。」

沒想到惠婷回我說:「該脫的是你吧?我只用嘴,何必脫衣服!」

話一說完,我馬上脫下了長褲,惠婷「啊……」了一聲,她似乎覺得剛才只是一場玩笑。

沒想到接著我靠近了她的臉(她是坐姿,而我是站著),並脫下了內褲,將半挺的老二貼近了她的臉。惠婷沒得選擇,好像一切都太快了。

但她卻說:「怎麼不夠硬啊?」並用一隻手撫摸著我半挺的老二。

沒想到她話還沒說完,我那兒已經變得大而挺了。

惠婷似乎嚇了一跳:「好大……比德隆的還大!」

這其實上回我就知道了。

接著她用手開始幫我下面搓揉著,惠婷的眼神變得有點浪了,兩隻手一直幫我上下搓動。我也將手從她的上衣領中往下延伸,撫摸著她的奶子。

開始聽見了她的急促的呼吸聲:「嗯……嗯……嗯……」

慢慢的我將惠婷拉起,兩隻手開始將她窄裙往上卷拉,慢慢的,絲襪中的透明黑色內褲露了出來。上衣也被我脫光了,好大的奶!

我用舌舔著、吸著……手指並伸進了她的內褲中磨擦。

「……啊……嗯……嗯嗯……不要再繼續了……待會他們二人進來了怎麼辦……嗯……嗯……嗯……」但她的手卻始終沒有離開過我的下面那隻老二。

我們開始嘴對嘴狂吻著,舌頭互相交錯著。

惠婷仍說:「不行……啊……啊……不可以……待會他們進……」

話未說完,我馬上將她轉過身去趴在牆上,用力的脫下了她溼透了的絲襪,接著連內褲一起扯掉。但她好像覺得不能這樣時,開始反抗,卻仍清楚的聽到她呻吟聲:「嗯……嗯……嗯……」

我趁她一不注意時,對準了小穴干了進去,惠婷「啊……」的一聲,我開始前後擺動,刺著她流著淫水的小穴。

她開始興奮了,前後擺動著,比我還厲害。

「快……用力干我……好爽啊……用力插進來……」

我雙手開始從臀部向上撫摸,移到前面的奶子上,用力的搓揉著。當我往前刺入時,惠婷總是跟著向前縮,似乎她感覺到我的陰莖太大了,但是又令她感到很爽;我向後抽時,她又似乎捨不的往後挺。

包廂內都是她和我二人的呼吸喘息聲。

「……啊……你的老二真的好大喔!……快……我快不行了……啊……我要洩了……」

她轉過身來,擡起一隻腳,讓我再度插入。惠婷兩手抱著我的脖子,二人狂吻著。

我前後用力抽動,幹著已心想操她很久的惠婷。她全身光溜溜,只有窄裙卷在腰部,配合著我前前後後地幹著。

一句「我真的要洩了……」更是抓緊了我,「……啊……啊……啊……我出來了……」擡起的那隻腳亦放了下來。

我的陰莖從她的小穴滑了出來,但我尚未射精,所以馬上面對面貼著,一手用力抓揉著她的奶子,一手開始在她的私處前搓揉著,打起了手槍。

她的手也加入幫我一起打手槍,在兩隻手的快速抽動下,我射了出來,射在她黑絨絨的陰毛前。然後又馬上將惠婷的頭按下,將我的老二塞入了她的小嘴。

「太爽了……」二人異口同聲的回味著如此舒服的感覺。

當我還在慢慢的前後抽動,溫存著剛才的快感時,惠婷光著身子,蹲在下面享受。

門被打開了,欣怡及德隆吃驚的出現在那門口,惠婷又是「啊……」地叫了一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