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戚關係 第四章姨媽的祕密

第四章姨媽的祕密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後急忙拿起電話要打電話給舅媽,擡頭一想,才想起舅媽的電話還沒裝上。無奈,面對著母親在餐桌坐下悶悶地吃著早餐。

母親奇怪地問我:「阿興,你放暑假不出去玩,留在家裡做什麼?平常見你四下亂跑,怎地今

天這麼乖?」我正因為慾望薰心,一心只想要和舅媽上床,一股悶氣沒處發洩,放下豆漿,對母親吼著:「我自有打算,不出去便是不想出去,你別管我!」

母親吃了一驚,瞪著我不說話,我吼完心中有愧,低著頭也不講話,母親嘆口氣,放下手中報紙,離桌回房。我反省了一陣子,心想平常我不是這樣不孝,母親現在一定很傷心。於是起身到母親房間,敲敲門,母親正一言不發地折著衣服。

我訥訥地說:「媽,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母親又嘆口氣,說:「算了,你也這麼大了,我是不該再管你……對了,你昨天幫舅媽搬家

搬好了沒?還有沒有要幫忙的?」

我一聽,順勢說:「嗯,還有一些,舅媽說看看我今天有沒有空,再去一次。」

母親點頭說:「這樣,你就再去幫幫你舅媽。想你舅媽,年紀輕輕便獨自一個女人過日子,你

若是能幫幫她,便要盡力,知道嗎?」

我說:「當然,我一定會幫她的。」說這話,心中不禁暗笑,我當然會幫舅媽“舒舒服服”的

。母親一拍腦袋,說:「我差點忘記了,你小阿姨昨天說,要你幫她騎摩托車去迪化街買帖中藥,你先幫你小阿姨送過去,再到舅媽那裡。」

我有些不樂,說:「買什麼嘛!好啦,把藥方給我。」母親戳戳我前額,瞪了我一眼,把藥方

拿給我,又交給我六千塊,囑咐我到哪裡哪裡去買,我依言騎車出門。

到了迪化街,找到那間中藥房,店裡就只有老闆一個人,看著報紙,我上前遞給他藥方單子,

他端詳半晌,賊嘻嘻地望著我直笑。

我不悅地說:「麻煩你給我五帖。」

那老闆上上下下仔細地看著我,笑著說:「少年的,這可是你要吃的?」

我不耐煩地說:「才不是呢,你管這麼多做什麼?你抓藥就是了。」

那老闆說:「對嘛,我想也是,你年紀這麼輕,若是得吃這藥,可真是不幸呵。」

我奇怪地問:「這藥……是吃什麼的?」

老闆嘻嘻地笑道:「這是專門治療男人陽痿不舉的漢方,你瞧這帖虎鞭……還有這……嘩,可都是昂貴的藥方呢。年輕人,給你個建議,我另外給你個藥方,男女都可以吃的,這男女之間哪,不單是一方面的事情,要兩個人一起努力,才能協調,你說是不是?」

我心中一動,想到舅媽,於是說:「你這帖藥方還是幫我抓,錢不是問題,另外你說的那什麼

藥,也給我一點。」

老闆點點頭,過一會,交給我一大包中藥,說:「這是你藥方的藥。」走到門口四下看了看,

回到店裡,從一個抽屜裡神秘兮兮地掏出另外四個小瓶子,快速地塞到我手裡,小聲地說:「

年輕人,可別害我,這藥要是有效,千萬別告訴別人是我賣給你的。」

我皺起眉頭,拿起一個小瓶子東看西看,老闆「喂」了一聲,立即將我的手壓下來,瞪著我說:「可別讓別人看到哪,笨蛋!」

聽到他罵人,引起我的好奇心,說:「這是什麼藥,這麼見不得人?這藥怎麼吃呢?」

老闆輕聲說:「這藥便是傳說中的春藥。可我這春藥和別人的不同,怎麼說。別人的春藥,不

是男人自己用的就是害女人用的,外敷內服不可混用。我這春藥不僅男女都可以用,既可以服用,又可以抹在那裡,包你金槍不倒。」

他左右看看,又靠近我一點,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這藥加在飲料裡,不用怕喝錯杯子,

反正男女都會催情,女人喝了,媚態十足,比什麼強姦藥片還夠力,男人喝了,固精鞏鞭,更加有力。怎樣,不賴吧!」

我揚眉問:「這麼厲害,這藥叫什麼名字?」

那老闆站直了身子,笑嘻嘻地說:「這是我精心調配的,沒有名字,你就叫它“妹妹藥”吧。

」我重複了他的話一遍:「妹妹藥……嗯,果然比媚藥還厲害,可說是媚妹藥才是。」

老闆伸手問我要錢,我聽他說出這四瓶的價錢,訝異說:「不貴嘛,不如你再給我來個三罐。

」那老闆瞥了我一眼,冷笑道:「再三罐,你當這是康倍特啊,告訴你,一個女人只要一罐,從此對你服服貼貼,下次也不用再喝了。你別這麼貪心,反正我這店也不會倒,用完了,好用,再來拿。」我想想也是,便轉頭要走,那老闆又叫住我:「年輕人,千萬別說是我賣的,我也不會承認哦。」

我說:「放心,這種事我也脫不了干係,不會說的。」

那老闆點點頭,最後又吩咐:「一瓶可以混四杯飲料,別用多了,否則怕你會受不了。」

我揮揮手,騎上摩托車,離開迪化街往小姨媽家去。

路上,我想到這媚妹藥,心中不禁熱力十足,想到用這藥讓舅媽媚態十足的模樣,就爽得差點闖紅燈。突然,我一個緊急煞車,停在路邊,想到一件事。

小姨媽為何要買這帖藥方?莫非是小姨父……不行?不會吧,小姨媽今年三十一,結婚快五年了,小姨父也才三十三左右,怎麼會有這種問題?若真是如此,那小姨媽可不是守活寡嘛,哎,小姨媽老實說條件也不錯,怎料到碰上這等事情。

重新上路,邊騎邊想:那五帖中藥當然是交給小姨媽,至於這媚妹藥嘛,當然是交給我來幫忙她。幫忙誰?嗯,除了舅媽,小姨媽也可以來試試看,不,怎麼說舅媽和我沒血緣關係,和她上床頂多算是偷情,但是小姨媽卻是母親的妹妹,和她……上床,好像不太好。

搖搖頭,有些不屑自己竟然有亂倫的念頭。到了小姨媽家附近,停好車,按按電鈴,小姨媽幫我開了門。小姨媽笑著歡迎我進屋去,我將中藥交給小姨媽,在客廳坐下,問小姨媽說:「小姨媽,就你一個人?」

小姨媽說:「當然,你小姨父上班去了,結婚後又不準我出外上班,霸道的很,留我一個人在

家裡,無聊死了。剛好,你來陪我聊聊天。」

我想到舅媽,說:「不成哪,過會兒我有事……」又想到那瓶媚妹藥,不禁有些心動,心想

:不如先試試看這媚妹藥的威力,反正我自己把持住,讓小姨媽等小姨父回家兩人解決就成了。於是又說:「好吧,反正那不重要,只是幾個臭男生去打球。」

小姨媽高興地轉身到廚房,問我:「要喝些什麼?」

我趕緊說:「果汁,謝謝小姨媽。」心想,果汁有顏色,媚妹藥混在裡面看不出來,第一次試

驗,小心一點比較好。小姨媽端了兩杯和一瓶剩不到一半的蘋果汁出來,我愣了愣,心想,這蘋果汁雖然有顏色,卻是透明的,算了,老天不能事事如我意。於是假裝伸手接,撥了杯子一下,其中一杯登時灑了出來,潑在小姨媽身上。

我和小姨媽驚呼一聲(當然我是假裝不小心的),小姨媽笑說:「不打緊,我去換件裙子。」

我連忙道歉。等小姨媽到房間去的一瞬間,我打開一瓶媚妹藥的瓶蓋,先加了一些在兩杯裡,又將剩下的全倒在那瓶蘋果汁裡。將蘋果汁搖一搖,果然什麼都看不出來,心中得意,就等這藥效發揮出來。

小姨媽換了件粉色的連身洋裝,在沙發坐下,順手將那杯倒了一半的杯子拿起來,我連忙說:

「小姨媽,我幫你倒滿。」拿起蘋果汁將杯子倒滿。小姨媽笑著喝了,我看著她喝下我的媚妹藥,緊張地手心直冒汗,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管他,我也拿起蘋果汁喝了大半杯。

小姨媽說:「阿興,上大學好不好玩?有沒有女朋友?」

我說:「還沒啦,哪有這樣快的。」

小姨媽說:「快?想當初我大一剛進學校沒多久,就被別人追走了,你是男生耶,怎麼不主動

點。」

我靦腆地摸摸頭,說:「我很用功啊,沒想到這些事情。小姨媽,你大一時追你的是不是小姨

父?」

小姨媽呵呵笑著:「才不是呢,你小姨媽哪會這麼沒用。那時,追我的是大三的一個學長,他

人又帥,身材又好,是學校的體育健將。後來,我大二,他大四的時候分手了。」

我問:「是小姨父介入你們之間,把你橫刀奪愛搶走了?」

小姨媽說:「不是,是另外一個男生,和我同年級,我因為和他討論功課,日久生情,便和那

學長分了手,和這人在一起。」我說:「嘩,沒想到,小姨媽這麼多情。」

小姨媽撥撥頭髮,斜倚在沙發裡,微笑著說:「當然啦,我可是我們系上的系花呢。」

我恭維道:「看得出來,小姨媽長這麼漂亮,以前一定有很多人追。那麼後來怎麼認識小姨父

的?」

小姨媽好像藥力開始發作了,仰頭窩在沙發裡,兩腿縮在懷中,閉著眼睛,笑咪咪地說:「說

來話長,反正是我男朋友去當兵的時候,有一次,他放假回來,我沒注意到日期,不小心……

要上醫院,可是他收假回軍隊,臨走把我托給他的同學,就是你小姨父,就這麼樣子認識的。

」我「喔」了聲,心中明瞭怎麼一回事,八成是上醫院墮胎。想想不對,又問:「小姨父怎麼沒去當兵?」

小姨媽愣了愣,張開雙眼,看著天花板,悶悶地說:「他……身子不好,不用當兵。」

我心中奇怪,陽痿可以不用當兵嗎?

小姨媽皺皺眉頭,伸手又倒了一杯果汁喝下,說:「這天氣怎麼這麼熱,開了冷氣還直冒汗。

」我身體裡這時也開始冒火,由下體處傳來一陣騷動,感覺到那根慢慢在膨脹當中。

我大膽地問:「小姨父他怎麼了?是平板腳?還是……?」

小姨媽嘆口氣說:「你小姨父他……」轉過身子看著我,我發現小姨媽的雙眼中炯炯有神,

好似要噴出火來了,雖然嘆氣,可也一點也不像幽怨的樣子,「……他天生腎臟不好,只要

活動太久,體力支撐不住,便會昏倒。」

我眼前開始發暈,小姨媽的樣子好像變得十分迷人,她頸中流下的汗水,閃閃發光,誘惑著我目不轉睛地瞧著發呆,好想看到汗水流到小姨媽乳房的模樣,由乳溝處往下滴落,慢慢往下滑,慢慢往下……

小姨媽「嚶」了一聲,把腳放下來,又撥了撥頭髮,說:「你坐坐,我去沖個涼,這鬼天氣..

….」說著起身走到房間臥室。

我屏氣凝神,儘量克制自己的慾火,目光卻跟隨著小姨媽走路時左右搖晃的臀部,我知道,有事情要發生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