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難耐

何太太自從丈天兩年前去世,一直是孤枕獨眠,那種獨守香閨的滋味是非常的難耐。

何先生生前是一個富商,常要飛往世界各地談生意,他拼命賺更多的錢來使他美麗高貴的妻子獲得更高的物質享受。每當他從海外回來,睌上總是對何太太輕憐蜜愛,使她嘗盡人生極樂。

不幸何先生在一次飛機失事中喪生,從此何太太就變成了寡婦,兩年來她是在悲傷中過日子。大概是何太太傷心過度吧,兩年來她似在夢幻中度過,有時,總覺得身體有著強烈的需要,但因她太愛生前的丈夫了,心裡又用一陣淒酸來驅走她生理需要的慾念。

今睌,正是黃梅天氣,特別惱人,何太太聽著窗外淅瀝雨聲,心裡有著一股莫名的煩悶。她從床上起來,看著窗外雨絲,心裡萬分惆悵,她嘆了一口氣,回頭看著大鏡子,看到自己美麗的面孔,美妙的身材,她呆住了,想她這樣一個美人兒竟孤枕獨眠,形單隻影,她的丈夫真的太沒有福氣了。

這時她覺得有點熱,輕輕脫下薄如蟬翼的睡衣,她從鏡子中看到自己乳房豐隆,肌膚雪白,她情自禁地違乳罩也解下,覺得自己雙仍然堅挺,乳頭鮮艷。她一邊欣賞自己美妙的倩影,她提起雙手揉摸雙乳。她露出潔白如雪的牙齒輕輕一笑,接著她解下自己的睡褲,只餘那晶瑩透明的三角褲,她覺得渾身舒暢,最後她連三角褲也除掉,她那神秘性感的私處便到大鏡子上。

她看著自己美妙絕倫的胴體,她撫摩著自已充滿性感微隆的小腹,她心情蕩漾,她婉惜沒有人來享受這仙子般的玉體,她搖頭輕嘆,她將身體轉來轉去地自慰著……

忽然,房外「」的一聲!

好像一張椅子被推倒,她嚇了一跳。

「阿玉,阿玉」她趕緊叫她的女佣人。

叫了幾聲阿玉出來了,「什麼事?太太」阿玉在房外問。

何太太不知房外發生什麼事?匆忙穿回睡衣,連乳罩三角褲也來不及穿了。

「妳把電燈都開了看看」她吩咐阿玉後,從房中出來,看見房外並沒有什麼不妥,只有一張椅子倒在地上,像被人碰倒似的。她覺得很奇怪,客廳中她的姨甥子強又睡得那麼熟,她心中有納罕,子強側臥在沙發蓋著被子睡,她奇怪他沒有醒來,現在整個客廳都亮了燈,而又有人聲,她突然明白了,她叫阿玉關燈回房睡覺,她也回房去了。

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總睡不著,她知道剛才在房中顧影自憐時有人在偷看她,這個人是堆?不消說她心裡明白,這間屋子除了她和阿玉外,還有誰呢?除了她的寄居的姨甥以外,還有誰?她為顧全子強的面子,所以阿玉關燈去睡。子強是她大姐的兒子,生得健康英俊,他今年二十二歲,剛從上海來香。子強來香港是等候去美國留學,所以她的大姐叫子強來寄居在她家裡。然而今睌,她發覺子強在偷窺她。

她心裡湧現了一種莫名的情緒,實在,她亦需要,渴望男性的撫慰,男性的潤澤。這時,她再脫去自己的睡衣,開始愛撫自己,她緊緊擁抱枕頭,她的慾念狅升了,渾身在發熱。是的,何太太實在太需要男性的甘露了。她把枕頭夾在兩腿之間,在小腹之下,她輕輕的磨擦著,一下子她的陰戶已流下濕立立的液體,把枕頭和床單都弄濕了一大片。她更瘋狂了,她更需要,她實在太需要男人的慰寂,今晚,她覺得特別難受……………

這個旱晨,何太太因為昨夜思春失眠,便披著外褸到客廳倒一杯開水,她坐在子強對面的沙發上渴水,看見子強所蓋的被子垂在地上,她生怕子強受涼,就跑前去想為子強蓋好被子,這時子強仰臥著,他的下部豎起了一枝堅挺的東西,她是久曠的婦人,她的內心在卜卜的亂跳。當她把被子蓋上的時候,恰巧子強一個轉身,他那枝雄偉的大肉棒剛巧碰在她的玉手裡,她只感覺手上熱烘烘的,她恨不能握在手裡把它揘弄個痛快,這時她肉穴裡也有一種癢癢的感,她在吞著涎沫,恨不得把這大肉棒吃下去!

她回房睡在床上,腦海中不停地在想著那枝又堅又挺的大棒,如果這枝大肉棒能給她放到她自己的肉穴裡享受一下,真是會使她快活死了。她雖然在幻想著這種滋味,但下體已經是佈滿了淫水,她愒不得立刻叫子強進房來和她大幹一場。

這兩天來何太太好像心情不寧,懨懨欲睡,似病非病的樣子,她心裡清楚她所需要什麼?而子強也噓寒問暖,真是恐怕他的阿姨是病了,正是事有湊巧,這一天是用人阿玉的假期。工人阿玉是每一個月有一天放假的,這一天阿玉放假了?晚上祇剩下她和子強二人。這時窗外又下著細雨,她和子強都坐在客廳裏。

「阿姨,今晚你精神可好?」子強說。

「不太好,子強你在酒柜替我倒一杯拔蘭地好不好。我覺得有點冷」她說。

「好的,阿姨」。

「你也倒一杯吧,喝點酒比較暖和」。

他們相對喝著酒,她越著子強越可愛,她心裏燃著火,她覺得需要得很,她在守寡兩年的生活中,很多人曾經對她追求,希望娶她,過去因為懷念自己的丈夫,對再結婚的問題從未考慮過,然而近來時間上的考驗,她已漸忘過去了,尤其是她近來發覺自己非常渴望肉體的安慰,現在,她祇知目前,也未想到她與子強是尊與卑的關係。

這兩天來她羨慕子強結實的肌肉,健康的男性美,特別是前天早晨手中觸到子強那雄偉的大肉棒,一個久渴的少婦,又如何不心猿意馬呢!

她把酒骨碌骨’的一飲而盡,她偷眼著一著子強,而子強也正在著她,她滿盈情意的匆四回到自己的房間,一古腦兒睡在自己的床上,閉著眼睛。

一會兒房裹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子強在客廳裹呆著,他聽到了他的阿姨呻吟的聲音-。

「什麼事?阿姨妳不舒服嗎?」

她沒有回答。

「阿姨,我能幫助你什麼嗎?」

「我覺得肚子有點疼」她說。

「要不要為妳請一個醫生來」子強說。

「不,我塗點藥油就好了,你在抬上把藥油拿來吧」。

子強把藥油拿來了,「替我塗吧!」她說。

子強心裏一征,但這時著到她解了睡衣兩個鈕扣,露著其白如雪,晶瑩光潔的腹部,子強魂也消了,他輕輕的塗了兩滴藥油在她肚臍邊,他著到如脂如玉的腹部,手裏觸到軟而溫馨的暖肉,子強的心亂跳,………

「還是不止痛!」她說。

「那志辦呢?」子強說。

「子強人,….」她的聲音顯得很微弱。

「從前的老年人說,女人有一種婦科病如腹疼之類,如果有了男人的暖氣就會好,我是妳的阿姨,不知妳肯不肯?」

「我肯,我肯,阿姨,耍我怎樣呢?」

「你要土來,把你的臍孔壓到我的臍孔上,有了男人的陽氣,一會兒我就會好了。」

子強不敢怠慢,立刻上了床,脫去上身的衣服,這時她已把睡衣的全部扣解開,露出腹部以上雪白的胴體,乳罩緊貼著豐隆的雙,她把雙腿張開,子強就在雙腿之間把上身慢慢壓下去。

當他們的肉體一接觸她瘋狂的緊樓著子強的腰部,這時子強下面的那大肉棒竟緊挺起來,貼著她的桃源洞,妳的桃源洞竟然以在微笑,濕潤的流出玉液,這時子強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了,他知道他的阿姨守寡久曠。子強在上海生活時,對男女問的事他已是一個能手。他的臉貼著何太太的香腮上,覺得她臉如火熱,於是子強把咀巴和她的唇上,他們二人就狂吻起來。

她鼻孔裏發出唔唔的聲音,細細喘息…….

子強一邊和她吻著,一邊伸手從她背後解去乳罩的扣子,子強輕輕拭去乳罩。這是兩湧現,兩粒鮮紅的棗子,又紅又艷,子強用一隻手輕輕的搓玩,兩隻手指夾著那紅棗子移動,他們四片唇兒仍然在熱吻。子強那支大肉棒也在狂跳,這時,她的陰戶已完了,熱烘烘的,濕立立的。

她己身軟如綿,子強於是把身體移開,她羅襦輕解,直至一絲不掛,子強看到一個如此一個仙子般的胴體,自己已不能忍受了,她小腹以下那一撮烏亮而幼嫩芳草,白中透紅,紅中透艷的陰戶,漲卜卜的陰戶,美妙絕倫,如今子強亦急不及待,無暇細細欣賞了,子強只以手輕撥芳草,一摸陰戶,竟然佈滿津露。……

子強立刻亦為自己脫光,就把衣褲丟在地上,就站在床邊低頭吻她纓唇,她亦輕移玉手握著子強的玉莖,她因為太久曠了,示意子強王莖趕快放入她肉穴之下,她張開了兩腿。於是子強爬上她的身上,將玉莖對準她的陰戶,把腰一挺,玉莖便如魚得水的應聲竄進。

又堅、又挺、又硬、又長、又大

何太太不嘗這一種滋味已經兩年了,這是只覺天旋地轉,秋水咪成一棧。子強年青力壯勺盤著馬,彎耆弓,以濃密的陰毛磨擦耆何太太的幼嫩芳草丁兩隻手撐在床上作為支柱,時而將陽具拖出,輕輕一頂……

「吱唷,哎呀」何太太呻吟了……

這一次是真的呻吟,不久之前何太假裝腹疼微弱呻吟是偽裝的,而現在的呻吟,似痛苦又似快樂,子強這具寶貝真是雄偉無匹,又堅.又挺,又硬,又長,又大,所謂得天獨厚,志不叫何太呻吟未已呢!

子強本來對此道已不是初生之犢,他在上海時已極具做愛經歷,不過他來到這裹,寄人籬下,扮豬食老虎而已。他早已垂涎阿姨的美色已久,常思伺機得食,如今所願得償,全身血亦極度興奮。他得親香澤,在美如仙予的阿姨肌膚上緊貼,他的陽具膨脹的越來越大,在紮紮的跳動,這使何太太的陰戶津液不斷流出來,兩人的私處都濕滑膠凝,十分順暢,但因子強太緊張了,何太太也太使人陶醉了,子強已劍及履及,無法再支持下去…….

子強已腰間一緊,一洩如注,像箭般直射……但見何太太雙目一翻,兩手一摟子強臀部,一縮纖腰,將陰戶向上頂……

「唉!……爽死我了。」

她在抖,她在喘,竟然昏死過去。

子強大驚,以為真的發生了意外。

「阿姨,阿姨……妳怎的?……」

一會兒,她才能把眼睛咪成一錢,露出幼小潔白的貝齒,玉手攬著子強說:

「子強,吻我,吻我!」

子強俯下首去再吻她,他們用力的吻,直到筋疲力喝,才起來清潔他們的下體,事畢他們一同倒在床上,猶未滿足,他們仍赤條條的相擁而眠,何太太把毛毯蓋上,輕吻著子強的鼻子。

「子強,你真好!」

「不,阿姨,我這樣對不起你!」

「前兩晚是你愉著我嗎?」

「是的,阿姨,原諒我,你真的太美了,那天晚上我因為喝了水,半夜耍到洗手間去,出來時發覺妳的床頭燈未熄滅,我好奇心的在匙孔裹一看,看見你如脂如玉的胴體,怦然心動,但因匙孔太小了,只肴、到你雪白的腹部,我就拿了一張椅予,輕輕的站上椅靠……」

「這間屋子雖是梗房間格,但因牆端離開天花板有二英尺,所以我能站上椅靠偷窺,想看到你美妙的身形,豐滿的乳房,烏黑的芳草,我已不能支持,大肉棒如前在弘,如毒蛇山洞,我只好一面偷著。一隻手扶著牆頭,請五小姐為我解決……

「什麼五小姐?」何太太問。

子強伸出了五隻手指說:

「這不是五小姐嗎?」

何太太笑了,他們裸擁著喁喁情話,好不快活,接著何太太告訴子強她不是他親阿姨,祇是幼年認了子強的外婆做誼母,子強的母親不過是契大姐呢!

「這我就放心了,阿姨,不然,這是極大遺憾的!」子強說。

忽然何太木發覺子強的大肉棒又在豎起,她用手緊夾著他的大陽具。

「子強,你……又……」

「阿姨,妳就讓我痛快的看一看你美麗的全身吧?」子強似小孩地央求她。

他們把毛毯揭開,又赤條條的相對著,子強精力充沛才力壯年背,那陽具又威儀極壯,何太太輕憐蜜愛的一手握著子強的陽具,一手撫摸子強的陰毛,眼睛又咪成一錢,子強的龜頭又圓又紅,好看極了。

何太太的陰戶又張開了,津液如香汗般滲滲而出,子強也一手握著她豐滿的乳房,手指撫摩著她的紅棗子,一手輕輕的掠撫她的陰戶邊緣,漲卜卜的陰戶,他們互相愛不忍釋。接著子強溫柔的吻她,手中按摩她陰戶三角地帶的陰核,何太太這時不能支持了,握著子強雄偉的陽具,送向自已的陰戶去,子強也立即躍馬,以陽具在她陰戶外繪圖,左衝右突,何太太氣喘如牛,急不及待,子強馬上向前一催,整條陽具立即陷入重圍,只見兩條玉曳接在一起。

子強施用騎功二左右勾挑,上下揮舞。如搖擺樂焉,如阿哥哥舞焉,好不威水,接著子強輕抽急送,九淺一深,何太太真是樂極無涯矣!

子強梅開二度比第一次持久,這是由於第一次過度緊張所致,這是生理使然,這一晚他們二人戰至筋疲力竭,才穿回睡衣,相擁而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