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棒球的女人

今晚一定很暴躁。

美那子一面聽著淋浴的聲音,一面準備酒菜。

把蒸魚的籃子放在玻璃桌上時,只在腰上圍一條浴巾的宮田龍夫從浴室走出來。

「嗨,打開電視,有運動新聞吧。」

美那子打開電視,不停的更換頻道。找到一個報導一般新聞的電台。

看一下牆上的掛鐘。晚上十點二十分。

「也許在這個節目後吧。」

宮田在對面坐下,拿起美那子為他準備的酒杯,一口氣喝了一半,放下酒杯點燃香煙。

「我的選手們究竟是怎麼回事?打得被三振,投手投的都是四壞球。就是我再認真努力,他們不好好的幹有什麼用…」

宮田是東京天使職棒隊的教練。今年從開幕就八連敗,到第三十場時,已經是九勝二十一敗,造成從沒有的壞成績。

這也是因為主力投手早川,和去年度的盜壘王木內,在開賽前,因為賭博被檢舉,被處分禁賽一百天。宮田認為這是最大的原因。

「你擔任教練就是太勉強的事。從選手時代就很任性,引起隊友的反感,你只有做一匹狼的分。」

美那子也喝酒,口紅沾在玻璃杯上,用手指輕輕擦拭。

她不久就到三十三歲。也許是髮型和濃裝的關係,來的客人都認為她更年輕。

用手撩起垂在胸前的長髮,上身也隨著向後仰起。從肩口到乳房上部,都暴露著黑色T恤,隨著乳房波動。

開始報導運動新聞。

「我也要去淋浴,啊,有一點累了。」

好像要避開宮田的怒氣,美那子起來走進浴室。

從頭上做熱水淋浴。在店裡喝的酒,好像在這時候出現醉意。自己還以為年輕,可是過卅歲以後,常常會感到疲勞。

許多女性在二十五、六歲時結婚,到她這個年齡時,都會有二個孩子,變成賢妻良母。

現在結婚實在不情願。

做妻子和母親在分期付款的地獄裡痛苦,不如打扮成花枝招展,在男人們的圍繞中生活,不知愉悅幾十倍。就是項鍊或戒指等珠寶類,也比一般家庭主婦,有很多貴重的東西。

看到牽著孩子的手,提紙袋的女性時,美那子每次都會在心裡那樣說。

洗完頭髮後,把香皂的泡沫抹在身上,用手在身上摩擦。

她的身上開始出現多少脂舫,但皮膚還是細膩光滑。

已經是過時的女人了…

美那子那樣在嘴裡念著,用手在下面抬起乳房,產生鬆弛的感覺,彈性好像也不如以前了。

乳頭的顏色從以前的粉紅色,好像有一點褪色。

浴室的門打開,裡面的水蒸氣向外散去。宮田把紅紅的臉伸進來。

「妳要洗到什麼時候!」

「馬上就出去,不要這麼大聲吼嘛。」

宮田用力關上浴室的門,發出很大的聲音。

「這也雞怪他,輸成那樣,當然要發脾氣了。」

美那子把身上的泡沫洗去。用毛巾包頭髮固定在腦頂上,再披上浴袍。

宮田已經在臥房裡。在雙人床上形成大字瞪著天花板。

「快點來。」

美那子把剩下的酒喝一口,關掉客廳的燈,走進臥房坐在宮田的身邊。

「時間還早得很,不是還剩下一百場的比賽嗎?」

宮田的手抓住美那子的手腕。

「妳舔。」

解開浴巾,仍有肌肉的下半身,出現在美那子眼前。

從職棒的第一線退下來時三十七歲。擔任十五年的投手,勝一百六十二場,可以說是一流選手,以後十一年來做球隊職員、電視解說員,到去年擔任總教練。

這段時間裡頭,大概也鍛練身體,身上的肌肉也還有彈性。

在茂密的叢草上倒著像巨大海參般的東西。

美那子彎下上身,用雙手捧起宮田的東西,先揉一揉把頭部含進嘴裡,用舌尖刺激龜頭下面的溝。

「去年是聯盟的第五名,這樣下去今年是最後一名了,氣死我了!」

男人的東西逐漸開始膨脹。從根部向上舔,開始慢慢抬頭。

「不要這樣氣忿。比賽都已經過去了,明天加油就是了。來來來,球棒大起來吧。」

美那子用開玩笑的口吻說,在上面吻一下,同時用手掌一強一弱的揉搓肉袋。

陰莖成直角的立起。頭部膨脹發出帶有濕氣的光澤,軀幹上冒出紫色的血管。

美那子的下腹部感到騷癢,有火熱的東西向子宮四方發射。

「好了,從上面來吧。」

美那子騎在男人的裸體上,膝蓋跪在床上,撩起浴袍的下襬,把勃起的東西扶直,屁股在那裡慢慢落下去。

「唔…」

上身要倒下去,宮田從下面伸出很大的手進入浴袍裡,抓住乳房揉搓,這樣也支撐美那子的身體。

安西美那子是五年前認識宮田龍頭。

在家鄉的高中畢業來到東京,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做職業婦女。

第二年和廣告公司的男人戀愛,可是他有妻子,就是所謂的畸戀。

二個人偷偷來往,可是後來被公司的上司發現,男人被調職,美那子不得不辭去工作。

失業的美那子暫時在一家咖啡廳打工,認識來這裡的吧孃,經她介紹去五反田的夜總會做吧孃。

開始時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可是幾個月後,覺得這個工作適合自己。

比起每天做相同工作的職業婦女,要應付不同客人的工作,覺得非常有趣。同時覺得憑自己的像貌,更高級的地方也會用她。

半後利用客人的關係進入銀座的夜總會。銀座究竟和五反田不同,客人大都是大企業的高級幹部或名人。

可是美那子週旋在他們中間,絲毫沒有萎縮。為掌握自己的客人,拿身體做代價。夜總會是禁止的,但她積極的主動的和客人發生男女關係。

同事對她產生反感,因為美那子把她們的客人搶走。

在夜總會來說,也不希望客人集中在一個吧孃身上。因此經理提醒她注意時,美那子就把客人帶到其他的夜總會。

這樣在第三家夜總會時認識宮田,那是到這家夜總會的第五天。

他是在夜間比賽結束後,和電視台的人一起來的。

介紹說他是棒球解說員,好像在那裡看過,但她對棒球完全沒有興趣,所以也不知道宮田當年是怎麼樣的選手。

就是身材較高的美那子看他的臉時,也需要抬頭。肩膀寬大,有結實的肌肉,像貌又相當英俊,據說年輕時,常常和電影明星傳出豔聞。

但現在有穩定的感覺。他看時,美那子產生自己被他吸過去的感覺。

據說宮田在一年前,就常來這家夜總會,他是這裡吧孃和代的客人之一。

因為這一天和代剛好請假,所以美那子代打。從此以後,有幾次指名美那子陪酒。

美那子找到機會就引誘宮田,很可能和這裡的和代吵起來,最後要離開夜總會,但美那子的身體要求宮田。

美那子並沒有特定的男人,只要適當的和客人們一起玩,就不需要那樣的男人。

眼前就要到三十歲,而有生活能力的女人,現在覺得不需要請一個男人來擺出一家之主的態度。

也許在內心深處,已經放棄結婚,所以才說這樣的話。

宮田和過去的其他男人有不同的魅力。在職業棒球界生存的男人,美那子在他身上聞到像賭博師的危險氣息,那也是雄性的味道。

宮田是雄的,我就是母的,希望順著本能,互相把慾望暴露出來纏在一起。

有道樣的念頭時,美那子已經把誘惑的話說出來。

宮田的家是住在小田原,每週回家二、三次。除此以外就到各地解說棒球,或在設在市區的事務所睡覺,有時也住在旅館裡。他在事務所是寫報章雜誌的棒球文章。

美那子去宮田指定的旅館,是打烊後瞞著和代去的。

在此以前美那子和幾個客人睡過,他們雖是有地位有錢,但卻是肥胖醜惡的中年人,當然不可能產生戀愛的感情,只能看做是工作的一部分。

可是對宮田的感覺就不一樣,美那子的肉體為他感到騷癢。

在旅館的房間裡,只因他的舌頭在乳房上舔,吸吮乳頭時,美那子的下半身已經達到濕淋淋的程度。

(快到三十歲才真正戀愛,而且和一個年齡大一輪的男人…)美那子在宮田的懷裡有這樣的想法。

二個月後,和代發現了。夜總會打烊就開始吵架,然後二個女人就打成一堆。

從此宮田就不再來這家夜總會。和代去他的事務所,可是宮田不理她。

一星期後美那子也辭職,然後立刻見到宮田把她帶回自己的公寓。

「我不想做夜總會的吧孃,就是小一點也想要有自己的店。」

在激情過後,美那子在自己的下半身,仍感到宮田留下的餘韻,像自言自語的說。

「如果不多,我可以援助,就從事務所的經費提出這筆錢。」

但宮田又補充說:「對外絕不能說出是我和妳共同投資。」

不久之後,美那子在新宿有了一家店。是只有吧檯和三個廂位的酒吧,不過還是請了三名吧孃。

宮田沒有到店裡來,但常常去美那子的公寓。不過怕媒體的記者,所以偷偷的來偷偷的走。

就在去年東京天使職棒隊,突然聘請宮田做總教練。他對事情不是多思考的人,立刻答應,完全沒有和美那子商量。

「你真的行嗎?你能做總教練嗎?」美那子對異常高興的宮田說。

「這是我的夢想,我要在三年以內使球隊得冠軍,我這樣向老闆保證,妳只要把那家店經營好就行了。還有我們的事要比過去還更要保密,只要被週刊雜誌的記者發現,立刻就會被判出局。」

但第一年的成績是聯盟的第五名,天使職棒隊過去雖然沒有得冠軍,但一直保持A級,但現在跌落在B級了。

新閒媒體報導總教練無能,可是球團方面再給宮田一年的機會。

對宮田來說,今年是決勝負的一年。結果到開賽前,主力選手因賭博被判停止出賽。開賽後二個月,球團已經入不敷出了。

「老闆娘,今天晚上妳可要陪我囉。」

一家葯品公司的業務經理,伸手摟住穿和服的美那子,把嘴靠在耳朵上說。

「你喝醉了…不要開玩笑。」美那子帶著笑容說。

「我說真的,我想我們二個人單獨好好談一談。」

「那麼,在這裡就可以了,來,我們喝酒。」

拿起酒杯送到男人的嘴邊,然後把男人的手拉開。

在隔壁的席位有二位客人,分別有吧孃陪酒。

客人從洋裝的裙下,伸進手去撫摸吧孃的大腿。

吧檯上也有二個客人,有一個吧孃緊貼在客人的身上,不知道在悄悄的說什麼話。

最近二個多月來,營業額大幅度下降,完全沒有新客人上門,常客來的次數也減少。

只能認為是因不景氣,大企業的應酬、交際費大幅度削減的影響。

美那子沒有辦法,只好在客人的帳單上做手腳,在看不出來的程度增加金額。明知是壞事,但只有硬著頭皮去做了。

不想失去以前努力存起來的錢,想經營更大的酒吧。

今天在開始營業前,也對三名吧孃說:「對客人大膽一點,也要增加營業額,不然連妳們的薪水也付不出來了。」

這樣說過之後。就開始電話找常客來捧場。

經過這樣的努力,雖然沒有客滿,但營業額還說得過去。

十一點過後,坐在吧檯上的客人準備回去,陪他的吧孃真美和美那子送到店門口。

送走客人後,真美衝進大廈間約二公尺的小巷道裡。

「唔…」

把手放在牆上彎下上身嘔吐。

「怎麼啦?妳喝醉了嗎?」

她恨少喝醉,想起來這二、三天來,她臉色蒼白,好像沒有精神的樣子。

「難道…」

美那子把說到一半的懷孕二個字又吞回去,想替她撫摸後背的手,伸到一半也停下來。

「對不起…」

真美用手背擦擦嘴,慢慢抬起身體。

「妳是…」

「好像喝多了,已經不要緊了。」

「真的不要緊嗎?」

絕對不是喝醉,剛才那種樣子是懷孕的現象。

慎美在回去時,走路也不穩的樣子。

在店門口遇到二個吧孃出來送客人,真美大概去洗手間,沒有看到她的人。

送客的吧孃回來了。

「今晚打烊吧!辛苦了。」

美那子坐在吧檯前,手肘靠在上面。

今天晚上是靠打電話給常客,總算過去了,這不是長久的辨法,將來該怎麼辦?立刻覺得全身都很疲倦。

今晚也許宮田會來,他的球隊是在市內的球場比賽。希望在他身上好好發洩一下,然後忘記一切。

拿起一支香煙點燃時,在後面整理東西的二個吧孃說:「老闆娘。」

回頭時看到真美也從洗手間走出來,大概是重新化妝的關係,看起來多少恢復一點精神。

「有什麼事嗎?」

美那子看面前的二個吧孃,一個二十五歲,另外一個二十四歲,都是從其他酒吧挖來的。

「我們有話要和妳說。」

「哦,好吧。啊,真美。妳可以先走了,其餘的事我們來做。」

讓二個吧孃坐在沙發上,叫真美先回去,準備明天再問她,是不是懷孕了。

「妳們二個有什麼事?」美那子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問。

「我們…做完下一週就想辭職。」年紀大的說,二個人都低下頭。

「要辭職?」

美那子把手裡的煙丟在煙灰缸裡熄滅,自己都感覺出眉頭吊起,臉色緊張。

「是。」

「又有什麼不滿嗎?」

她們的薪水比以前工作的地方多。

「……」

「究竟有什麼不滿,薪水也比以前多啊。」

現在有一個可能是懷孕,另外二個說要辭職。

「有人來挖妳們了,是那一家?告訴我。」

說話的聲音變粗暴,心裡好像有一團怒火。

「……」

「妳們說啊,說明白。是那一家要妳們去。」

「請原諒。那是說好不能說出來的。」

年輕的女人說,偷偷看一眼美那子,用很小的聲音說對不起。

可能是已經拿到簽約金,就是追問下去,大概也不會說出來了。

「妳們是以仇報恩。好吧!就到今晚為止,妳們給我滾吧!」

美那子從吧檯下拿來自己的皮包,從裡面抽出幾張鈔票。

「老闆娘…」

「這是到今晚的薪水,加上離職金,你們快走吧!」

把鈔票丟在二個人的面前,拿出威士忌酒瓶倒在酒杯裡。

「再也不要回來!」

沒有加水就直接喝威士忌的關係,很快就醉了。

走下計程車時雙腳不穩,面前的大門好像在旋轉。

美那子抬頭向上看,從一個窗戶露出燈光,好像那裡就是她的房間。

好像有閃光,回頭看時,只有黑暗什麼也沒有看見。走進公寓的大門,坐電梯到達自己的房間前。

把鑰匙插在鎖孔裡時,在走廊那一端,好像又有閃光。

推開門進去,玄關有一雙男人的鞋。

「你已經來啦。」

鎖好門走進裡面的房間。

宮田拿著威士忌酒杯站在窗邊。

「你看什麼?」

「在公寓的大門,有沒有看到什麼人?」

「沒有。有事嗎?」

美那子解開腰帶丟在臥室的房角,脫下和服,身上只剩下一件圍裙,就像倒一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可惡!一定是被拍去了。」

「被拍去?什麼事?」

美那子也給自己倒一杯加水的威士忌。宮田從窗簾又向外面看一看後,回來坐在沙發上說:「一定是週刊雜誌的人,在進入公寓大門和進入這房間的門時,被怕照了。」

「那麼,就不是我的錯覺了,我也覺得有閃光。」

「在公寓下面看到汽車,一定是等我出去。」宮田拿起一支煙,用暴躁的口吻說。

「我要去淋浴,然後睡覺。我這裡也不得了,有二個要辭職,營業額直線下降,你能不能拿點資金給我。」

「現在不是說那種話的時候,我這個總教練也許保不住了。」

宮田雙手抱頭倒在沙發上。

美那子走進浴室,把水開熱一點。熱水淋在身上很舒服,明天要找過去的同事來幫忙,真是叫她頭痛的事。

腦海裡出現那二個吧孃的臉。

「妳們滾!不要再來!」

宮田赤裸的推開浴室的門走進來。

從背後抱緊美那子,用舌頭舔脖子,同時關水,幾乎粗暴的揉搓乳房。同時腰向前挺,有一個滑溜的東西,頂在屁股的溝上。

女人的身體向後仰,有從開始突出的乳頭產生電流,在下腹部的深處有火花爆炸。

「我夠了!不管那個店怎麼樣,現在狠狠的把我弄死吧。」

美那子用腳把膠墊拉過來,慢慢坐下去。

「週刊雜誌的傢伙們,若讓我發現,非殺了他們不可。」

「快抱我!快插進來…然後我從後門送你走!」

美那子仰臥,宮田推倒她的上身,以六九式的姿勢壓下去,把臉靠在女人的下腹部上,伸出舌頭在花園的門口舔。

美那子一面撫摸宮田的大腿一面想。

(如果真的被週刊雜誌拍到宮田在我這裡進出的情形,我會變成什麼樣呢?因為是宮田總教練的愛人,成為新聞媒體的話題?)。

如果真的在週刊雜誌上登出她和宮田的關係,我就一定要好好的利用,就是因此使宮田失去總教練的職務,也不在意!

另外一個美那子在心裡大叫。

美那子的恥丘被捲毛覆蓋,那裡的傾斜度也很大,以前發生過關係的男人中,有人把肉棒插進去後,用感動的聲音說:「啊!妳的這裡是高坡堤,是少見的名器。被妳的恥骨摩擦根部,就快要射精了。」

因此美那子也在男人插入後,盡量挺起屁股,用恥骨壓迫男人的肉棒。

宮田的手指把女人的洞口打開,從裡面溢出粘粘的蜜汁。

膨脹成小姆指大小的肉芽被宮田玩弄時,美那子不由得抓住膠墊的邊緣,赤裸的身體彎曲成弓形。

宮田繼續在肉芽上舔,也順著肉縫上下活動舌頭,把嘴對正洞口,發出啾啾的聲音吸出蜜汁。

「還要…把肚子裡的東西,也吸出去吧。」

美那子沈悶的聲音,在窄小的浴室裡響起。

象徵投手的修長手指進入女人的肉洞裡,然後在裡面的每一處肉襞上摩擦。

美那子雙手抓住面前勃起的東西,抬起下額伸出舌頭,在紅黑色的龜頭上舔。有一點甜酸的味道。黑色壓在臉上,眼前變成漆黑。

宮田的手指在肉洞深處攪動,手指尖找到洞頂上的粒狀部分摩擦,然後手指用力進出壓迫子宮的環部。

舔肉棒的美那子表情變了,眉毛顫抖,鼻孔脹大,呼吸急促。

從半張開的嘴裡露出雪白的牙齒,紅紅的舌頭在裡面蠕動。

宮田把美那子的身體翻轉過去,然後拉起她的腰,讓她扶在浴缸的邊緣,做出狗爬姿勢。

宮田從後面把火熱勃起的東西猛然刺入。

「唔…」

挺高屁股,仰起頭時,電流從後背掠過。

「東京天使職棒隊的總教練夜訪愛人!連戰連敗的原因是在總教練的私生活!」

週刊雜誌上登出宮田進入公寓,和在美那子房間時的照片。

當天的比賽沒有看到宮田,而是由代理教練指揮作戰。

第二天報紙的運動版,都同時報導「宮田總教練被停職!」

新聞記者也來到公寓找美那子,可是她不肯在這裡和任何人見面。

因此記者們都來到她的酒吧,還有專門為她而來的客人。

「我和宮田先生的關係,無可奉告。」美那子重複幾十次同樣的話。

宮田好像躲起來了,沒有任何聯絡。

找來過去的同事,才能勉強應付眾多的客人,美那子很久沒有那麼充實的感覺。

但這種情形也只有一星期,新聞記者不來了,客人也不來了。

打電話給過去的常客。

「以前我常去是想追妳的,沒有想到妳是宮田總教練的愛人…而且經過新聞媒體那樣報導,實在不方便去了。」

大部分客人都這樣回答。

來幫忙的朋友也到今天為止,明天只有二個應徵的女人來,她們以前都是在咖啡廳工作,還是第一次到酒吧工作。

唯一留下來的真美果然是懷孕,因為和好幾個客人來往,不知道孩子是誰的。

給她手術費用,勉強留住她工作。

打烊後,美那子一個人在吧檯前喝酒。

這時候宮田打電話來說,就在附近的賓館。

美那子關上店門,搖搖擺擺的去找宮田。

雖然只有一星期沒有見面,覺得好像有幾年沒有見面了。

宮田赤裸盤腿的坐在圓形的床上喝威士忌。

他們的視線相遇,碰在一起好像冒出火花。

美那子在心裡感到火熱。

宮田的身體看起來沒有精神,表情遲鈍臉色蒼白,眼下看起來好像黑黑的。

「在這種地方不要緊嗎?」美那子盡量做出冷靜的樣子說。

「哦,每天換旅館,累死了。」

「沒有回家嗎?」

「有記者等在那裡。」

「這樣,要到什麼時候?」

美那子在床邊坐下,看到宮田大腿根上黑黑的一塊肉,軟綿綿的沒有朝氣。

「和老闆談過了,下一週我就可以回去了。」

「那樣就好了。」

宮田拉美那子的手,美那子上床倚偎在宮田的身上,從宮田的手裡,把空酒杯拿過來放在床頭櫃上。

二個人的嘴合在一起時,酒杯也滾落在地上。

宮田的手在美那子的背後拉下拉鍊,美那子站起來脫衣服,還有乳罩和三角褲。

她想用自己的肌膚直接去感受宮田的肌膚,只有赤裸的擁抱才能安慰他。

我是庥的愛人,不是他的太太。可是他現在需要的是我…

美那子感到眼睛裡,一股酸痛的刺激,身體被轉過去,宮田的身體壓過來,舌頭進入她的嘴裡,雙胸被粗暴的揉搓。

可是美那子覺得那是他把做教練的痛苦分給她,想和她成為一體。

「啊…我以後要特別小心,不要被記者盯上。可以換一處公寓。」

撫摸乳房的手轉到豐滿的大腿上,雪白的雙腿逐漸分開,散發出甜酸的芳香。

在肩頭、脖子、鎖骨上舔的宮田,把美那子的手臂拉起來,開始吻腋窩。女人的側腹抽搐,身體成弓形,宮田的嘴唇找到已經充血的乳頭,同時手指摸到肉縫進入裡面。

美那子產生身體飄起來的感覺,麻痺感以子宮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我馬上換公寓,以後還是到我那裡來。」

「可是…」

宮田說了什麼話,可是美那子快要爬到高潮的絕頂上,沒有聽清楚,只顧把宮田的頭抱在胸前,扭動裸體拼命搖頭。

長髮纏在一起,斷裂的頭髮掉在床單上。

身體反轉,乳房被壓在床上,感到呼吸困難。

美那子把臉轉向側方,好像勉強才能呼吸的樣子。

床單上有口紅和唾液溶化的東西沾在上面。

要從後面來嗎?美那子準備那樣問時,在肛門感到一陣巨痛。好像有火熱的鐵棒,塞進去的感覺,美那子剎那間昏過去。

可是強烈的壓迫感又很快使她清醒。宮田的手抓住美那子的肩,擺出獸交的姿勢。

「美那子答應分手吧。」

「啊…不要動。好痛,求求你不要動。」

屁股的肉丘以一定的旋律緊縮,也感覺在下腹部深處,有一股麻痺感向四周擴散。

「美那子,分手吧!我已經答應老闆了…」

宮田倒在美那子的背上。

「啊…」

美那子從嘴裡冒出哼聲,同時冒出唾液的泡沫,又昏過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