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美婦人

在一個新開的樓盤裏,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正在晾着她的内衣,那全部是一些與她的年齡不太相稱的款式,因爲實在是太薄了,太豔了,太前衛了。但她卻一點也不覺得。

她的内褲,全都是蕾絲的,有幾條是在褲頭處有心形的或者其他花邊的,與普通的丁字褲有所不同的是,中間是有兩條細帶系着的,還有的就是一些半罩杯的或其他形式的蕾絲花邊的胸罩,雖說這些是新買的,但實際上她的身上已經穿着這樣的内衣了。

但她卻沒有注意到,幾個正在旁邊樓裏做着裝修工作的民工,眼睛發直的望着這一邊,在他鄉做工的他們,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過女人的他們,眼珠子一動不動的盯着那邊,他們看不清對面的女人的樣子,但那個女人的裝束與動作卻看得一清二楚。

這個女人上身穿着一件黃色的低胸的棉質罩衫,一雙在她這個年齡足可令一些年青女子汗顔的美乳在罩衫下傲然挺立,在她彎腰拿衣服的,短細的銀鏈子在脖子,被陽光照射得閃閃發光,不是太多的人戴銀的東西會有這樣的效果,隻有越戴令銀鏈越發暗淡無光;她并沒有像大多數的中年婦女一樣留着短短的燙發,而是留有一把半長的頭發,而且是盤在腦後,閃光的銀鏈搭在雪白的酥胸上,同樣是銀做的墜子挂在乳溝之上,顯得搭配十分的和諧。

下邊的白色中裙隻到達她的大腿上部,肉色的褲襪緊緊包着她肉感的雙腿,一雙白色爲底在鞋面有黃綠色花紋的露趾高跟拖鞋穿在纖細的腳上,當她蹲下來将衣服穿在衣架上的時候,她豐滿的胸部被擠成兩個肉團,而屁股則微微翹起,一點腿半跪着,穿着絲襪的纖細足闆向外,整個動作顯得誘人極了。

那幾個在工作的民工,他們已經好多個月沒嘗過肉味了,他們的老婆據說都是在周邊的工廠裏打工的,雖然是這麽說,但可能是在做妓女也說不定,他們的工資收入都不高,不可能經常的去找妓女發洩,但每當他們找到的妓女是他們本省的人時,他們都覺得有點害怕的感覺,自己的老婆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他們在這個樓盤工作已經有些時間了,現在搬進來的住戶并不太多,在這裏出入的不少都是早出晚歸的人,而經常在這裏見到的隻是這個女人。這個樓盤裏住的不少是中産階級,這個家裏的人是一家三口,男主人不時需要出差,就是不出差,隻有在晚上很晚的時候回來,而兒子也是通常不在家,隻有女主人一個人在家中。

爲何我會對這一切知道得如此清楚的?因爲我就是這家的小主人,爸爸與我經常要出差,而我也是住在市區的房子裏,隻是有時回那裏而已,因爲媽媽已經退休了,所以就住在了這裏。

媽,我出去了。今晚不回來睡了,我在老房子那邊睡。

知道了,但别喝太多的酒啊。媽媽回應着我。

平時我在工作較忙或與朋友玩得很晚的時候,通常都是在市區的房子裏住,如果爸爸出差的話,無論如何我都要回家住的。但我卻沒想到那晚我的不回家引起了以後一連串的事情。

最近一段時間裏,媽媽的情緒不十分穩定,我也因爲工作較忙而沒有注意,直到旁邊的房子裝修完畢好後才真的告一段落。

在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在我的房間的床底下發現了一個避孕套,本來不相信媽媽有出軌行爲的我一反常态的迫問下,我才了解到事情的始末。

就是在我沒回家的那個晚上。我的媽媽開始了一個淫辱的夜晚,并在以後的幾個星期裏過着同樣的日子。

晚上的六點多中,媽媽一個人在廚房中煮着飯,想着又是隻有一個人在家,隻有無可奈何地歎了一口氣。

美女,你歎什麽氣啊?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了過來。

你是誰?媽媽這時也轉過身來,因爲她明白,屋子被不明身份的人進來了。

不是我是誰,是我們啊。

當媽媽完全轉過身來時,才發現,在她後邊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四個人,他們的身上有着不少的灰塵與油漆,顯然是周邊的建築工人或是在附近做裝修的,但他們的頭上又套着女用的絲襪,顯然是不想讓媽媽認出他們。

媽媽在剛想動手拿東西時,其中一個小個子與胡子就動了,他們搶先将媽媽想拿的刀拿在手上。并将媽媽的手拉着,用腳将媽媽的腳架在了洗手台邊,媽媽已經一動也不能動了。

原來站在一邊沒做事的一個小青年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他從垃圾桶裏邊找到了一包用紙巾包着的東西,他慢慢地打開外層的紙巾,裏邊居然是一個有着糊糊的精液的避孕套。

我沒說錯吧,我剛才就看到旁邊那個房間的老頭來這裏與這老騷貨親熱來着。小青年将避孕套提到媽媽面前。

這時,一個年紀最大的老頭走到媽媽的身邊。

太太,不要亂動啊,不然的話,我就不知道後果了。那老頭輕薄地說。

媽媽還在做着無謂的掙紮,但無奈拉着她的兩人力氣太大了,媽媽根本拉不動他們。但當那個避孕套拿出來時,媽媽終于停止了掙紮。老頭這時已經貼到了媽媽的身上,伸出右手在媽媽的臉上用手指正反兩面的輕撫着,臉上露出了淫猥的笑容。本文隱藏的內容需要回覆或按下感謝才可以瀏覽你們想要什麽,我都可以給你們,隻要你放過我。媽媽已被吓得有點語無倫次了。

真的嗎,什麽都可以給我們,嗯?老頭将套在頭上的絲襪拉了下來,果然是旁邊房間的裝修工人。

我要的是這個。老頭的手伸到媽媽的下邊輕摸着媽媽的小腹。

老大,就這麽便宜了這騷貨?其中一個中年的漢子邊脫下絲襪邊問。

反正我們現在在做李先生(就是旁邊房間那老頭)的裝修,我們将這個東西給他,他原來克扣我們的工程款就都要給老子吐出來,我還要他加倍給我。

老頭說着露出惡狠狠的臉色。

會不會有手尾啊?另一個中年男子問道。

不會,房子差不多已經搞好了,收了錢老子立馬走人,反正這個樓盤的工程已經做完了,老李也找不到我們。隻要我們将這個事情跟他一說,他肯定會給錢。老頭自信地地中年人說。

你放過我吧,這不關我的事啊。媽媽開始哀求着老頭。

你嘛,不行,這事我總得要收點利息吧,誰叫你是他的姘頭,這點利息就向你收吧。老頭的手已探到下邊撫摸着媽媽的絲襪腿了。

那個小青年這時将媽媽原來放在桌面上的錢包打開,老頭立時給予制止。

不要動這位太太的錢,我說話算話。老頭叫停了青年。

叔,啊不,老大,你猜這女人多大了?小青年叫老頭時,發現明顯叫錯了,連忙改口。

她,四十三四吧,這種年齡的女人最好玩,俗話說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啊。老頭笑着對青年說。

老大,你瞧這女的身份證,五零年的,五十四啦。瞧你那眼神。青年得意地對老頭說。

不是吧,保養得那麽好?那些内衣也不是五十多歲的人穿的吧。在媽媽左邊的中年人伸着頭想看媽媽的身份證。

青年将身份證放到中年人的面前,中年人看個真切。

真是沒有想到啊,保養得那麽好,還穿着那些婊子才穿的内衣。拉着媽媽的中年人感歎道。

你們就放過我吧,我年紀都這麽大了,不要了吧。媽媽已感到他們是來真的了。

五十的女人還坐地吸土呢,老李的女人也讓我們試試,你服侍我們好了,我就不告訴你家裏人。這樣公平吧?老頭笑着對媽媽說。

老頭将媽媽的裙子拉了起來,他用臉在媽媽的大腿上不停地磨蹭着,用力的吸着媽媽身上的香氣,而位于媽媽兩邊的兩個中年男子也放開了其中一隻手,伸到媽媽的巨乳上用力地抓捏着。

啊,輕點,不要太用力,痛啊。媽媽頂不住叫了起來。但是她卻沒叫多久,因爲那個小青年已經用手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舌頭吸了過來。

老大,她真的好香啊,比家裏那婆娘好多了。在左邊的中年男人已經放開了媽媽的手,他一邊抓着媽媽乳房,另一隻手已經開始脫自己的褲子了,并露出了已經勃起的肉棒。

原本在吸着媽媽大腿的老頭在媽媽絲襪上留下了幾排齒印與無數的口水後,他站了起來。并一手拉着媽媽盤在頭上的頭發,拉着她走向她的房間。他邊走邊脫着褲子,但内褲卻沒有脫,三個男人跟着他走到媽媽的房間,并不時地摸着媽媽的屁股與巨乳,并用力地抓一下再放手。

到了房間,老頭拉着媽媽跪在床邊,他則坐在床邊,來,幫我舔一下。

老頭指了指自己的下體。并将衣服從頭上脫下,露出隻剩排骨的上身。

老大,這個你也會?一個中年男人對老頭說。

在電影廳看來的,讓這騷貨幫我試試。來呀,快吸啊。老頭拉着媽媽的頭,媽媽兩手按地,隻用嘴叼起了老頭還是軟軟的肉棒頂部。

那個小青年走到媽媽房間的家庭影院前,他将影碟機的倉打開,像發現新大陸一樣。

老大,這機裏頭的是A片啊。原來,在機裏的是爸媽昨晚助興所看的影碟。

來,開來看看。兩個中年人因爲沒有女人玩而想找點東西轉移一下注意力。

青年打開了影碟,裏邊的影碟是外國的頂級片。裏邊是有五六個人圍着一個女人,那個女人跪在地上,手上拉着兩根肉棒,嘴裏還有一根,後邊還有人在握弄着女人的巨乳。

兩個中年人走到媽媽旁邊,拉起媽媽的手,放到了他們各自的肉棒上。年青人也是學着跪在了媽媽的後邊,将手從下邊伸到媽媽的前邊,握着媽媽的巨乳。

老頭看着青年的手在媽媽的衣内不停地動着,原來已十分大的乳房,在青年的抓捏下不停地變形,包在外邊的暗紅色蕾絲花邊胸罩,在黃色的低胸的棉質罩衫的胸部位置漸漸露了出來。

老頭貪婪地望着媽媽漸露的雙乳,黃綠色花紋的露趾高跟拖鞋還穿在腳上,因爲裙子被拉起而露出的屁股與大腿,被兩個中年男人摸着,青年的大肉棒勃起着,貼在了媽媽還穿着褲襪的屁股上,他故意地頂在媽媽的屁股縫上,一上一下地頂着,一隻原來握着乳房的手已移到媽媽的足裸位置上摸着媽媽那離黃綠色花紋的露趾高跟拖鞋跟部幾寸的足跟上輕輕地撫摸着。

老頭抱着媽媽的頭,挺着媽媽的頭死命地往自己的的胯部壓去,媽媽也張大着嘴,将已經漲大的、帶着濃濃腥味的肉棒盡力地吸進口中。她的屁股隻是往後頂,不停地磨擦着青年的肉棒,青年也配合地将小肚子壓在媽媽的背上,隔着褲襪猛頂着屁股。

啊喲。青年一陣哆嗦,畢竟是年青人,不太能經受得這個,他第一次的濃濃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媽媽的褲襪的裆部。

兩個中年人的肉棒在媽媽的套弄下已全面地勃起來了,老頭拉開媽媽的手,并将媽媽的黃色的低胸的棉質罩衫拉起來脫下。媽媽的兩邊乳頭已露在胸罩的外邊,一邊的肩帶也因爲脫外衣而吊挂在臂上,另一邊也松松地挂職在肩頭上。

青年的精液已經流到了大腿上,與原來老頭的口水混在了一起,在大腿的部分全都是濕的。

高個中年人與青年一道伸手在媽媽的屁股上不停地撫摸,兩人在兩邊分開用力,媽媽的褲襪已被拉破成兩邊,裏邊是暗紅色的腰部中間是有兩條細帶系着的蕾絲花邊内褲。這更大大的剌激着兩個人性欲,青年的确是年青啊,原來射精後軟下來的肉棒又重新有了點的的生氣。

電視裏的女人這時已經睡在床上了。老頭也脫光了,坐到床的中央,胖胖的中年男人将媽媽的裙子從媽媽的腰部拉了下來,并示意她到床上去,媽媽的身上隻剩下了胸罩與内褲,褲襪也變成像吊襪帶一樣,隻有沒被拉破的幾褛連接着褲襪的大腿位置。

媽媽剛想踢掉腳上的黃綠色花紋的露趾高跟拖鞋時卻被老頭制止住了,因爲他看到影碟裏的外國女子也是穿着鞋子被上的。

就像她那樣睡在床上,聽到沒有?老頭邊說邊打了媽媽的屁股一巴掌,并指着電視裏的女人。媽媽的屁股當即紅了起來。

媽媽隻好學着電視裏的女人的樣子側趴在床,因爲床與手臂的擠壓,乳罩顯得更松了,穿着露趾高跟拖鞋的小腳被胖中年人抱着,親吻吸吮着,青年人則将媽媽的頭放到他的大腿上,他将内棒放到了媽媽的口邊,媽媽隻好将肉棒吸了進去,老頭這時将媽媽的内褲拉下來,将她的一條腿架在了肩膀上,扶着肉棒放在了媽媽的陰道口,而内褲則挂在架在肩膀上的那條腿上。他聞了聞媽媽的内褲,再用力一頂,抽了進去。

嗯……喔……嗯。媽媽的口被堵住,隻能從鼻中哼出含糊不清的鼻音。

高個的中年男人将媽媽前開式的胸罩扣子打開,媽媽的雙乳終于完全的解放出來,媽媽散亂的頭發在青年的大腿上翻滾着,原來盤着的頭發也隻有一個髻在頭上,周邊的頭發已經散亂。

這婊子,下邊好緊啊,屁股真大。

老大抱着媽媽的腰用力地向前頂,高個中年男人,将媽媽的乳頭吸進口中,不時地用力咬一下,并将乳房一下子吸進口中,再咬下去,太明顯他的嘴不能将媽媽的整個乳房吸進口中,隻能吸進部分。

城裏女人的腳就是與我媽那裏的不一樣,細嫩多了。

親着媽媽腿的男人,将媽媽的腳背,從高跟拖鞋露出來的腳指上,不停地舔着。媽媽隻好曲着腳指,減少那種癢癢的感覺。

好,你不給我吸,那你吸我的。

男人跪在床上,與青年人并肩跪着,将媽媽的身子轉了過來,要她雙肘支床地趴着,媽媽完全是被老頭從後邊抽插着。兩根肉棒并排的放在媽媽的面前,而高個中年男人也睡到了媽媽的身下,将媽媽的巨乳壓在自己的肉棒,在乳溝中做着乳交。

小婊子,不給我吸,我要你給我舔。中年人将肉棒頂進了媽媽的口中,用力地向前頂。青年這時也停了下來,望着媽媽被三個男人插着。

我的肉棒大不大?說。中年人将肉棒從媽媽口中拉出,拉着媽媽的頭向上,要媽媽望着他回答。

大,很大。媽媽得到了短暫的休息,隻好滿足他的欲望。說他的肉棒大了。

老頭在後邊,抱着媽媽的屁股用力地頂,啪啪聲不絕于耳,媽媽也因爲口中沒有肉棒而叫了起來。

喔……喔,嗯,輕點,不要那麽用力。啊,輕點,啊。媽媽的叫聲與電視裏的女子一起叫着,房間裏充滿着媽媽真人的呻吟浪叫聲與電視裏女人誇張尖叫的聲音。

老頭終于也頂不住了,在媽媽的肉穴裏射出了他的精液。他頹然倒在床上,這時電視裏的女人,倒在一個男人身上,她身後的男人的肉棒不是插在肉穴裏,而是插在屁眼裏。幾個人覺得希奇,便學着要媽媽這樣做。

不要啊,那裏怎麽行,不行的。當媽媽感受到青年人的肉棒在屁眼的周邊不停地磨擦探索時,了解到他們的意圖。

怎麽不行?

胖中年人握着媽媽的雙乳,将肉棒放在中間用力地夾着,他已不理會其他事了,隻是用媽媽的乳房并着他的肉棒,他向前頂的同時将媽媽的頭盡力壓下,肉棒的頂端頂着了媽媽的嘴唇,青年已将肉棒頂在了媽媽的屁眼口,就着媽媽與老頭混合的體液,咬着牙,慢慢地頂了進去。

啊,好痛啊,天啊,不要啊,喔,我要死了。媽媽被從後邊插入的肉棒插到痛苦得語無倫次。

老婊子,真是的開苞啊,啊,好緊啊。青年人也叫了起來。

媽媽的雙手用力的抓着床單,頭用力地向後撞着,撞在青年的肩膀上。原本想将肉棒捅進媽媽口中的胖中年男人這時也不敢将肉棒插進媽媽的口中,怕她會咬他的肉棒,而高個的男子雙手抄着媽媽的雙腿腿彎,将肉棒頂進了媽媽肉穴。

四個人組成了一個奇特的性交組合。

中年胖男人,在媽媽的肥奶的夾擊下,一股精液飛一樣射在媽媽的胸部與臉上,部分還沾在了頭發上。

而在下邊的兩個人,高個中年男人,雙手抄着媽媽的腿彎,雙腿跪在床上,用力地向前頂,而後邊的青年也從後邊抱着媽媽的雙腿。

兩人都想将媽媽的下邊打到最開方便自己的插入,媽媽就像一個玩偶一樣,被夾在兩個人中間。

兩個人一前一後,你上就我下,在不到兩厘米的地方努力地耕耘着,精液混和着女人騷水的氣味,女人的汗水與香水味,男人與女人汗水氣味混和在一起,加上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呻吟,還在播着色情影碟中傳出來的浪叫聲,構成了一幅淫穢的圖畫。

你們輕點,我快要支持不住了。媽媽的聲音中盡顯疲态。

青年完全的躺下,要媽媽跪坐在他的肉棒上,他望着身無寸縷的媽媽,不停地拍打着媽媽的屁股,并不時地在還穿着黃綠色花紋的露趾高跟拖鞋踩在床上的小腳上撫摸着。高個男子,将肉棒捅進了媽媽的口中,他矮着身子玩弄着媽媽的巨乳,在終于,他也支持不住了。

我也來了,啊,啊呀。

媽媽感覺到他想射精時還想将肉棒吐出,但卻被他抱着頭,精液全部都射進了她的口中。

嗯,嗯。媽媽因爲被抱着頭,根本發不出聲音。

原本還在玩弄着媽媽美腳的青年,因爲射了一次精,所以在緊窄的屁眼中也較能持久,但他也支持不住了,他放開了正在玩弄的美腳,在媽媽的身上,乳上胡亂地摸着,最後抱緊了媽媽的屁股,将他的第二次精液也射進了媽媽屁眼中。

整個晚上,媽媽就在他們幾個人的合力下,不停地性交着,直到他們再也無力勃起媽媽也像一灘泥一樣倒在床上時,才一起穿起衣服,拿了我家裏的電話号碼離去。

生活瑣事媽媽的護士服

一個正在裝修的單元裏,一對年紀大約六十左右的夫婦正在對着負責裝修的包工頭老頭在講着他們所要求的東西,但是那個老頭明顯的有點走神了,他心中所想的還是旁邊房子裏那個風騷的婦人,她掠着那些内衣的動作是那麽的誘人,她的内衣是那麽的暴露,使得他這個久未接觸過女人的正常男人欲火上升,隻想沖過去将這個女人推倒在地,将她就地正法。

哎,我說,這個工期能不能快點,我們這房子可是急着用的,無論如何也請你們快點完工。那個老公說。

不是不可以,但當初老闆你是說兩個月搞定的,現在要我們這樣趕工的話這錢嘛是要加一點的。包工頭說。

當時不是說好一口價就那個數的嗎?那個老婆說。

太太,現在情況有變化嘛,你要趕工期,活還是那麽多,但你也不能讓我們二十四小時幫你做吧?包工頭一點都不松口。

當那個老婆還想說時,她的電話響了,她立即出去接那個電話,而那個老公還在跟包工頭談着。

我要先走了,有事,你慢慢談吧。那個老婆對老公說。

好,你先走吧,我繼續談。

當那個老婆走時卻沒發現老公嘴角邊的笑意。

李老闆,這個事你怎麽也得加點吧。也好向工人們交代啊。包工頭向老李說道。

行了,等一下吧。老李邊目送老婆離開大門,邊掏出了手機,熟練地按着電話。

喂,是我,現在方便嗎?老李邊說邊走到一邊去,用本地話講着電話。

什麽,好,我現在過去,行了,那就好。老李将電話挂了,我有點事到時再和你聯系,好吧,你想一想,反正現在搞這個的多的是,對吧,價錢這方面你就不用說了。沒得再加了。老李好像真的有急事。邊說邊走。

包工頭聽着,臉上原來所有的一絲笑容也沒有了,他知道,現在搞家庭裝修的競争真的是非常激烈,手頭上有工程實際上就是有錢賺,他可不敢得罪老闆。

他聽着老李走到外面的聲音,隻是站住了,他已經無計可施,家裏的孩子的學費又快要交了,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他手下的工人也還是要吃飯的,雖說都是親戚,但家裏也都是比較窮的,沒辦法,隻好認了。但這時,原本氣得有點想找老李理論的年青人卻從外邊走了回來。

叔,老李沒有走,他按電梯是假的,他是到702那個單元去了,你猜那裏是誰住着?年青人對包工頭說。

哪個?老頭問道。

就是剛剛那個掠衣服那個,我懷疑他們有一腿,他老婆剛走就打電話。然後就走了。那還不是有戲。年青人的眼中透出的是渴望的欲火。

走,瞧瞧去,這個位置我們可以瞧得到裏邊的,反正小心點,哈哈,老李這次的工程款老子要他一個不差的給老子送過來,不知道裏邊那個淫婦的身材如何,哈哈。一衆民工一起大聲地淫笑了起來。

702的屋内,老李已經開始脫着衣服。

秀芝啊,你知道我也是沒辦法啊,好難才有這一次的機會,你就順一下我的意嘛,好吧?老李對着那個女人說。

當然,不用說,這個女人就是我的媽媽,這時,我也才剛從家裏出去不到十分鍾。

行,這次聽你的,下次可不許喔。媽媽邊回眸笑着,邊打開衣櫃。拿出了一件白色的衣服,與一套内衣褲走向洗澡間。老李這時也跟着走了洗澡間。

外邊的包工頭這時終于從氣窗的上部看到了屋内的情況,老李脫光了衣服坐在了洗澡間浴缸邊的小凳上,那個婦人将手從下邊拉起衣服,看得真真切切,那個婦人擁有一雙足以自豪的雙乳,雖說是一個半罩杯的胸罩,但卻可清楚地看到女人深深的乳溝,然後将手伸到後邊,原本已經不小的豪乳挺得更高了。

她慢慢地将胸罩解開了,将手放在左邊的罩杯上接下了胸罩,然後随手扔到洗衣籃裏,并将披肩的頭發拉起松松地挽在頭頂,這一連串動作下,雙乳左右地搖擺着,老李還将手放在婦人的胸部逗弄着婦人的乳頭,婦人在搞好頭發後一巴掌打在老李的手上。接着婦人将裙子的扣子拉開,将裙子慢慢地脫下,然後将襪褲的上部拉下拉到了大腿,然後坐在了了老李的大腿上,将絲襪從大腿處慢慢地向下脫。

這一連串的動作使得這些久曠的民工的眼睛全部變成了紅色。婦人這時将一肥皂塗在了雙乳上,并用她的雙乳在老李的背上磨蹭着。兩人的身上全部都是泡沫。

媽媽在老李的背上磨着磨着,慢慢地蹲了下來,将手從小凳子的空隙處伸過去握着老李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套弄着。

我一定要上這個女人。老頭像發了狠一樣,旁邊站着的中年人和年青人也用力地點了點頭。

你們一定要聽我的,今晚就如此如此……

幾個民工暫時不看洗澡間裏的春色,因爲他們知道,再看的話他們一定會項不住,會沖過去立即強奸這個女人,那個小青年忍不住看多了一眼,婦人正跪在地上,她的頭靠在老李胸部,正在伸出舌頭舔着老李的乳頭。他再也不敢看了,他知道,他就快要頂不住了,立即跟着其他人去做事了。

屋内,老李已經洗完澡了,他睡在床上,等着婦人穿好衣服出來。他在這裏不敢吸煙,因爲怕會留下痕迹。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洗澡間的門開了,媽媽慢慢地走了出來,她身上穿着一件護士的制服,但這件制服明顯是改過的,它比一般的制服要短,要緊,将媽媽身體緊緊地包裹着,上邊兩顆鈕扣沒扣上,V型的開口将媽媽的白色全蕾絲胸罩,包着一雙巨乳,銀鏈的吊墜在深深的陷入乳溝當中。制服裙子的上擺還在那雙純白閃光的寬蕾絲花邊的上邊,下邊是一雙白色尖嘴高跟拖鞋。護士帽松松地戴在頭上。

秀芝,過來,再幫我舔一下。老李握着肉棒晃着對媽媽說。

死相!媽媽慢慢走到了床邊,扶起了老李的肉棒,一張口就将老李的肉棒吸進了口中,她用舌頭在老李的的肉棒的項端輕輕地舔着,在上邊打着圈,左手在按在老李的大腿,并不時舔一下老李的雙丸,一雙媚眼不時地向上望着。老李看着跨下身穿小号護士服的婦人。心中快感無限。

這麽多年了,你的口技真是越來越好了,想當年在醫院時你就是這樣子,這麽多年了,還保養得那麽好,啊,好爽。老李抱着媽媽的頭說。

他坐了起來,将媽媽的緊身制服拉下肩部,一雙豪乳還是那麽的傲人,他拉起了原本在舔着肉棒的媽媽,捧着她的臉,親了下去,兩人的雙相互地摸索着,老李的手放在媽媽肥美的屁股上不停地捏着,而媽媽的左手停在老李的胸部,食指在他的乳頭上輕刮着,右手摸到了老李的肉棒上,并環成了圓圈,輕一下,重一下的套弄着,纖細的手指,還不時地輕刮着老李的大腿根部。

老李在媽媽的逗弄下,抱着媽媽的屁股輕輕地向上提,一雙纖細的腳掌輕掂着在白色尖嘴高跟拖鞋的前半部,兩人身體緊貼,兩人的嘴結合在一起。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媽媽的舌頭在老李的舌頭上打着圈,老李則吸着媽媽的舌頭。

秀芝,你的舌頭好甜啊,哈哈。老李調笑着媽媽。

讨厭,啊,輕點,喔,不要那麽用力咬啊,小狗。

老李這時已拱到媽媽的胸前,将前開式胸罩的扣子解開,一點拱在媽媽的乳溝中,輪流在兩邊的乳房上吸咬。他舔、吸,咬,拱一起用,媽媽抱着倒在了床上,這時她的内褲也露出來了,白色的網狀布料包在屁股部位,前邊的小花圖案位置蓋在媽媽的陰毛位置,但也隻遮住了很少一部分,因爲在前邊的位置大部份是空的,兩邊都是用三條細帶連着腰部。

老李倒吸了一口涼氣,秀芝,你穿得比妓女還淫蕩,這是什麽内褲啊,小婊子?看你的樣子就是欠幹。

他将媽媽的内褲的裆部拉開到另一邊,手指摸到媽媽的肥穴上,一下子就捅了進去。

小淫婦,你下邊都濕了啊。老李将頭埋在媽媽的頸勃位置,輕輕地呵着氣,并輕輕地舔着媽媽的耳垂,并将媽媽的頭壓過一邊,在耳背上舔着。

媽媽的頭左左右右地扭着頭,像是躲避着老李,但下邊的手卻在摸索着老李的肉棒,她将五指放在老李的肉棒項端位置一下一下地輕摸。

喔,老李,啊,呵,輕點,給我吧,不要再逗我了,來吧。媽媽内褲裆部位置與前邊已經完全濕透了。

如你所願,小婊子,别叫我老李,要像以前一樣,我是醫生,你是我的性奴護士,知道嗎?老李邊說邊将肉棒項在了媽媽的肉穴口,用力向前一項。

啊,好,李醫生,好粗,用力點,操死小淫婦。媽媽繼續在言語上挑逗着老李。她的雙腿也用力地盤着老李的小腿。原本穿着的那雙白色尖嘴高跟拖鞋已經一隻倒在床上,一隻掉在了床下,老李的手握着媽媽的腰,一下一下地向自己的胯部撞去。

媽媽的手抱着了老李的頭,雙腿盤在了腰上,老李年紀畢竟大了,在操了一會兒後,額頭開始見汗了,他看着懷中的淫蕩護士,覺得下邊的快感越來越強,他知道這樣下去很快就會支持不住的,他停了下來,媽媽一看就知道怎麽回事,她原來在老李胯部慢慢蠕動的屁股也停了下來。并走下床來,重新穿上了那雙有五寸高的高跟拖鞋,雙手在老李的大腿内側撫摸幫他舒緩他緊繃的神經。

行了吧,還能再來嗎,李醫生?媽媽轉過身子坐在老李的懷裏,肥美的屁股在老李的肉棒上磨蹭着,老李剛剛有點軟的肉棒又重新變得像鋼條一下。媽媽打開了床後的櫃子,裏邊是一面大鏡子,媽媽将屁股向後一送,側着頭望向老李,老李馬上提槍上馬,再一次從後邊捅進了媽媽的肉穴當中。

秀芝,寶貝,你真是讓我百操不厭啊,每一次操你都好像是新的,啊……

操!

媽媽用力的并着腿,以使自己的肉穴更緊,而屁股則盡量向後送,老李不停拍打着媽媽的屁股,并将媽媽的護士服脫了大半,隻有一個袖子挂在了左手上,内褲也被踩在腳下。白色的長筒絲襪的項端在床上時已被拉扯到了膝蓋上。

兩條肉蟲站在地上糾纏在一起,老李雙手從腋下穿過用力握緊媽媽的巨乳,用手指捏着乳頭,媽媽被搞得站在地上的腳都不太穩了。兩人的汗水将他們身上剩餘的衣服全部弄濕了,當然,剩餘的衣服都是媽媽的。整個房間中充斥男人的喘息與女人的呻吟浪叫。

老李實在項不住了,他突然加快了速度,媽媽也會意,原本慢慢蠕動的屁股也全力地向後頂。

啊,李醫生,操死淫婦吧。媽媽也将近達到高潮。

小淫婦,我來了,啊,射了,射了。老李終于将他的精液射進了媽媽的肉穴中。

兩人倒在了床上,相互撫摸休息了一陣,老李滿意地離去,媽媽也起身收拾好準備做飯,她隔着窗望向了老李正在的裝修的房子,那裏的工人還在工作着,她看一眼就開始做着自己的事,卻哪知道一會兒之後就成了那幾個民工的胯下之物。

生活瑣事壽宴前的淫宴

鈴,鈴,……他媽的,到底還要不要人睡了,該死的,誰的電話。我放在床頭的電話響了起來。我接了電話。

哪位,找誰?我有點不耐煩地說。

請找一下林姨。電話那邊是一個說普通話的男聲。

這時媽媽已經在另一邊的分機接了電話。

兒子,放下電話,媽媽已經接了。

接着我也将電話放下,我的頭向下趴着,卻突然在床下看到一個膠的套子,那是一個抽真空的袋子,我對這個東西太熟悉了,這是避孕套的袋子,但是這怎麽會出現在我的房間和床下,我在這裏是從不用這東西的,除非有人在我這裏搞過,難道是她?

媽媽!

直覺告訴我,剛剛來的電話肯定有問題,爲了不引起媽媽的注意,我在拿起電話準備偷聽的同時,用自己的手機按打自己的手機号碼,電磁聲蓋過了我拿起分機時的聲音,果然不出所料,這個打電話來的人就與她有關系。

小淫婦,記住我說的話啊,準時來啊,我等你。電話那邊的聲音。

不行啊,今天,今晚是我爸爸的生日,我要去參加宴會,不能搞得身上亂七八糟的,另選一天行不?媽媽的語氣已接近哀求了。

不行,老子叫你兩點到你就不能不來,你和老李的事要傳出去,嘿嘿。

男人說完就挂上了電話。

原來,媽媽與旁邊的李伯有奸情,他媽的,這個又是什麽人?這時我睡意全消,一心想查個明白。

中午那頓我隻是草草地吃了,終于給我想到了一個最好的偷聽方法。

媽媽,今晚去吃飯,請你将我的數碼相機帶上,晚上再給我,我要去打球不太方便。

行,等一下你給我就行了。媽媽回答着,但我卻看出她有點心不在焉。

媽媽的一個舊同事約了媽媽去聊天,你的相機拿給我。媽媽将東西收拾完對我說。

我将我的TCL的數碼相機遞給了媽媽,我還故意地用皮套裝着,讓她看不到相機事實上是開着的,正在處于錄音的狀态,我将容量最大的SD卡裝在了裏邊,并且充足了電,可以保證不會斷電。

媽媽今天化着淡妝高挽着發髻身着的是一件高級服飾店買的短旗袍,半透明藏青色的的底色,胸部以上至肘部則是半透明的青色蕾絲布,一個同色的吊帶胸罩穿在裏邊,胸圍的的帶子比較細并且不是吊在肩上,而是吊在了脖子上,因爲上邊部分是半透明的蕾絲布,所以還可以看到媽媽的銀鏈子,吊墜則陷在媽媽的一雙乳溝當中,這樣就使得胸圍的帶子從外邊看上去還以爲是裙子裏邊的吊帶,從後邊更看不到胸罩的帶子了。

裙子的中部,是鑲着珠子的荷花圖案,腰部以下是旗袍下擺,開叉到大腿的中部,同色的超薄連褲襪與同色踝部有系帶的絨面搭扣袢高跟鞋,媽媽穿着這件衣服參加過一些婚慶宴會,許多男人都會想盡辦法從正面領口下的地方看媽媽的胸部。

媽媽着裝完畢後,手挽着一個小皮包,屁股一扭一扭地向外走。看着媽媽緊裹在裙子裏誇張地扭動的屁股在小區門口漸漸地遠去,我不禁心想,今晚就知道分曉了。

林秀芝剛走出到車站,後邊已經有兩個年青人跟在了後邊,她不經意地回頭一看,就是打電話給她的那個年青的裝修工,旁邊的一個與她差不多年紀的小青年跟他在一起。她知道,他是來跟着她。

這時,原定所要坐的去公園的車已經到了,但上邊裝滿了人,不遠處交通崗附近一輛同線路的車停在了那裏,看來是車壞了。林秀芝看了看,沒想上,但這時那個裝修工走到旁邊小聲音說:阿姨,上車,我們趕時間啊。

但這也太擠了吧,上不了。媽媽隻敢小聲的回答,我後來将相機開到最大聲才聽到一點。

反正等一下我們就那麽多人,時間過了我可不管,你自己看着辦吧。那個裝修工說。

林秀芝無奈地擠了上車,兩個青年民工也跟着她從後門上了車,兩個民工将她夾在了中間,她已找不到扶手了,這時,另一個民工将她的手拉着放到了他的褲裆上。媽媽有點驚恐地望着他,怎麽這個人這麽猖狂,在車上就……

原來的那個民工借着車的搖晃靠近婦人,阿姨,今天你好性感,搞得我現在就像将你就地正法。哈哈。

媽媽本來向着這邊的臉又轉了過來,并調整了身體的角度,因爲她不想被别人看到,因爲那個民工的手已從旗袍的開叉着摸進了她的下體。他的手指從後邊摸進去,沿着屁股縫一點一點的摸進去,在婦人的大腿内側感受着高檔絲襪的順滑感覺。婦人的大腿開始有點抖動,她的下體已經有點濕了,而她手上的感覺告訴她,如果那個男孩将她的肉棒插進她的下體,一定會到達她的花心。

在過了一個站後,那個民工轉到了婦人的後邊,她隻感覺到一條巨大的肉棒在她的股縫上摩擦着,手不時放到前邊握捏着她的雙乳。

她現在不知是想車子快點還是想慢點,因爲慢了在這兩個年輕的合力下不知還能支持多久,快了就馬上被那些可怕的民工上了。但車子還是很快地開到了目的地,婦人跟着兩個民工慢慢地走到了一個偏僻的在建工地的工棚。

說那是工棚,還已經擡舉它了,因爲那根本不是人住的,是個倉庫,放着一些材料,裏邊的氣味熏人,婦人一進去就按住了鼻子。裏邊的光線比較暗,當她慢慢适應了裏邊的光度,看清楚裏邊時不禁低吸了一口涼氣,裏邊站着可能有七八個人,個個都用狼一樣的目光看着她。

因爲走過來這裏也有一段路。汗,已經從背上慢慢地流下來了,使得衣服更貼着身體,旗袍的剪裁使得婦人豐滿的身段更可誘人,因爲走過來時加快了腳步使得婦人喘氣時胸部的那兩團肉更是呼之欲出。

原來那個年青民工,走了過來對着那班民工說:怎樣,如何,還可以吧?

各位大哥,我沒說大話吧?邊說邊拉着婦人坐在了一張椅子上,他要婦人坐在他身上,他從後邊抱着,并将婦人的頭靠在自己的肩上,一隻手已經在從腋下穿過握着一個乳房,另一隻手則插到婦人的裆部,婦人的雙腿條件反射式的合并起來,民工立即在婦人耳邊狠狠說:想想後果,要想早點走就會做點。

說完将婦人的雙腿搭在了前邊的辦公桌上,旗袍的下擺已被民工拉起,看到了裆部。

這婊子沒穿着内褲。其中一個民工驚呼道。抱着婦人的民工的手指已點到那個位置,婦人的**在此車上已經開始流了,他在婦人的裆上抹了幾下,放回婦人的口邊要她吸進去,婦人無奈,隻好将手指吸了進去。

那些民工放出了驚呼,人全部都圍了上來,這時抱着婦人的民工将婦人拉起來,他将婦人拉着要她趴在了桌上,他拉出了肉棒一下子就捅進了婦人的口中,因爲趴着,一雙巨乳在擠壓得變形了,在吸了幾下後,他拉着婦人的頭發,婦人的眼光已開始迷離起來。

站着做什麽,要上就來啊。

這時有五個人手中拿着票子,一遞給那個民工,就馬上沖了過去,他們還挺有默契的,他們将婦人擡到了辦公桌上,兩個人一人一邊抱着婦人的腿,他們在上邊不停地吸着,像吸毒一下,一個從後邊抱着婦人不停地握弄着婦人的雙乳,而另兩人則同時在婦人的兩邊耳朵與脖子上做工夫,不停伸出舌頭來舔,在婦人右邊的男人已經将婦人旗袍的扣子解開,原來在下邊的男人則将嘴放到婦人的裆部,在肉穴,大腿内側不停地吻着。

這時,後邊的男人走開,而婦人後邊沒有的依托,向後一倒,頭已經在辦公桌外了,剛走的那個人立即走回上來,将肉棒一下子插進了婦倒吊着頭的口中。

這時,婦人的旗袍已經完全在挂在了腰部,婦人的超薄連褲襪的裆部位置已經被撕開,婦人的雙腿搭在了男人的背上男人在的舌頭在婦人的下體處插動着。

陷在乳溝當中的銀鏈子在微弱的燈光下反着妖異的光,吊帶胸圍隻有一個小小的三角形,将婦人的乳頭包着。

兩個男人狼一樣撲上去,将罩杯拉過一邊,一個口地咬了上去,因爲疼痛,婦人的頭向上一提,肉棒原來隻在口中的男人真切地看到肉棒在婦人的喉部引起脈動。他抱着她的頭使力地操着。

婦人這時眼睛的餘光望到,那兩個年青人在門邊一張張地數着鈔票,裏邊有一百元的,有幾十元的,也有幾元,難道自己就那麽賤嗎?就隻這值這些錢嗎?

婦人悲哀地想着。但她已無時間想那麽多,因爲她感覺到,在車上的那根肉棒來的,是因爲婦人沒穿着内褲,絲襪的裆部也被撕開,水已流了不少,肉棒不費什麽力就一捅到底。

這時另一個男人,将吸着婦人胸部的兩個男人拉開,他一屁股坐到婦人的胸部,他一手拉起婦人吊帶乳罩的中間帶子,将吊在脖子部位的繩頭一解開,拉開乳罩就扔出去了,他将婦人胸部上的兩個巨乳并起來,将肉棒捅了下去。

下邊操着婦人的肉棒實在是太年青了沒有經曆過什麽,在車上的前戲已做足的情況下,他一個支持不住,精液一下子就射出來了,然後,他坐倒在椅子上休息。

這時,另一個人走了上來,他将婦人的旗袍拉了下來扔到了地上,下邊幾個還沒有機會的人檢到婦人的衣服就聞了起來。這時操着婦人的嘴的男人也支持不住了,他突然加快了速度,死命地抱着婦人的頭,在這樣的情況下過了幾十下,他突然停住了,将所有的精液全部射進了婦人的口中。

這些民工應該是壓抑得太多時間了,這些民工的第一次都沒支持多久,幾下就射了,每一個人都曾經上過婦人一次了,原來那些隻交了幾十元錢的就有點依依不舍地再多看了幾眼躺在辦公桌上美豔婦人的肉體,但沒辦法,誰叫他們沒錢呢,隻能等下一次了,他們臨走時還專門去摸了婦人幾下才走。

交了一百元錢的那幾個民工這時已經回氣完畢了,他們又再提槍上馬。

婦人的手被反到了後邊用繩子綁了起來,第一個操她嘴的民工這時已睡在了辦公桌上,抱着婦人,将婦人的雙腿打開,跨坐在他身上。因爲雙手被綁,婦從本來已大的乳房更顯巨型,他抱着婦人的雙乳一輕一重地一吸一咬,婦人的乳頭又再度硬了起來,肉棒在自動的調整已經滑到了肉穴的口了。

輕點,不要用力咬,不要,好痛。啊,好癢。

婦人的雙乳在民工的服務布滿了紅色,這時,另一個民工從後邊将婦人的一雙高跟鞋脫了扔到地上,他将肉棒頂在了婦人的股縫上,婦人已明白他要做什麽了。

不要,好痛的,不要搞我那裏。

這時,收錢的那個民工也上來制止,但那個民工卻不管,隻見他從錢包裏再拿出一張百元大鈔一扔,然後就将肉棒放在原本已經被精液湧濕的屁眼邊上,慢慢地擠了進去。

啊,好痛,要死了,天啊,好大啊。婦人開始痛叫了起來。

老婊子,老子就是喜歡你的老屁眼,啊呀,你的屁眼好緊啊。

這時婦人的下體也有肉棒插入。兩個人一個在上,一個在下,你上我下,你進我出,配合得極度默契,婦人的痛叫聲也慢慢地變成了呻吟聲。本來悶熱的倉庫因爲屋内的不停散發熱量而顯得越來越熱。人人身上都是汗津津的,隻是他們不覺得而已。終于,交足了錢的幾人在婦人身上放完了自己的最後一顆子彈,都坐下來休息了。

婦人這時掙紮着坐了起來,她知道,時間不多了,她将腳上的絲襪從大腿根部頂端慢慢地向下撸下來,并随手扔到地上,那幾個民工搶着将地上兩邊的破絲襪放到自己的口袋裏。

婦人這時也在慢慢地穿着衣服,當她剛想将底下的精液搞幹淨時,收錢的民工卻自動走過來将婦人的旗袍穿好,重新又像一個貴婦一樣,臉上的疲态卻怎樣也改變不了。但是她卻怎樣也找不到胸圍在哪裏了,其他民工這時都已經走了,隻剩下了帶婦人來的民工,當她剛想走時,他從背後抱住了她。

你想做什麽?我都被你像妓女一樣賣了你還想怎麽樣?婦人生氣地說。

林阿姨,别氣嘛,讓我也來一次。你實在是太誘人人。民工邊說邊輕輕将婦人的新絲褲襪拉了下來,他扶着他的肉棒再一次的插進了婦人的肉穴。但這一次他做得好溫柔,比那些民工斯文多了,他的手在隔着衣服在婦人身上撫摸,當撫摸到婦人的乳房部位時還用手指在婦人的乳頭部位輕撫,這一次才使婦人達到了高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