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朋友

初次相遇

如果沒有他的出現,我可能會很平淡地渡過一生。我叫楊晴,兩年前我在北方一個大都市的某個研究機構內任職,上班是忙碌的一天,下班仍然要為家庭忙碌,生活就是在平淡、忙碌中渡過。偶爾上上網,直到有一天在某個聊天軟件裡碰到了他,一個有禮貌的男人,他很有耐心地和我聊天。慢慢地開始向他傾訴,說出心中的苦楚、訴說工作中的不恭、訴說家庭的煩惱,終於有一天向他訴說性生活的壓抑。

我的丈夫是個比我更忙的人,出來自己辦公司耗費了大部份時間,回家越來越晚,對我越來越冷淡。在他出來打拼的一年時間裡他才寵幸過我兩次,對於一個34歲正常的女人來說,我的生活就像守著活寡。

其實我應該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長相應該算中上水平,166的身高,苗條的身材,在生完孩子後費盡心機減下來體重,但卻把懷孕時漲大了的乳房保持了下來。可是我的丈夫居然把這樣的妻子留在了家裡,現在想起來,也許正是他的冷漠讓我走上了後來的道路。

我開始在網上迷戀上了那個男人,他叫陳舟,在廣州做生意,具體好像是什麼通訊器材。生意據說做得不小,但那些不是我關心的,是他的耐心和體貼讓我沉迷。

後來有一天,他突然約我去湘西旅遊,還是自己開車去,這個我多年的夢想讓我沒有猶豫地答應了。在去年的十一,我去了,告訴家裡人我要去長沙看一個多年沒見的大學同學。

當第一眼看見陳舟的時候,我發現他並不是一個高大英俊的人,大約170的身材,但體格非常精壯,據他說是他在當兵時練就的。他的聲音很低沉,也許有點磁性。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愛上了這個男人,在長沙的第一個晚上我就給了他。我那天喝了點酒,心跳得有點快,他把我帶到了他在長沙的一個朋友的空房子裡。在打開房門的時候,他從後面抱住了我,兩隻手很有經驗,一隻在上面抓住我的乳房,一只小心地探到我的下面。我的身體想觸電似的顫抖了一下,心好像突然放了下來,終於發生了。接著他咬著我的耳朵,我的頭靠在他的身上,他一把把我抱起來扔到了臥室的床上,我閉上眼睛,準備那個時刻的來臨。

他很壞,舌頭很壞,從我的嘴,到我的乳頭,都是那種輕輕的。那種癢的感覺讓我瘋狂,我的陰道立刻被淫水所濕潤了。他右手探進我的裙子,隔著底褲撫摩著我的陰蒂,左手按在我的乳房上,捏著我的乳頭。電流從上下兩個地方傳到我的心裡,使它砰砰直跳。

看著我的反應,他開始大膽起來,乾淨利索地把我的衣服脫去。在黑暗中全裸的我,身體在床上扭曲著,他不斷把我的身體扳過來向著他,他已經把褲子脫了下來,一條陰莖懸在腰間,說實在挺大的,我不自覺地伸手握著它,它還沒有完全勃起。

他的動作逐漸粗暴起來,他把身體湊過來,把陰莖遞到我的嘴邊。天啊!以前從來沒有試過的我下意識地把頭扭開,可他立刻把我的頭撥過來,繼續把陰莖伸向我的嘴。這次我沒有再拒絕,就像以前看過的毛片裡那些女人做的那樣把它含到了嘴裡。

陰莖在我吮吸之下變大了,它是那麼粗壯,它鹹鹹的,帶有點男人臭味的味道讓我著迷。我盡我的所能吮吸它,用舌頭舔它的頭,同嘴唇含著他的睪丸。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投入,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

陳舟在我口交下興奮起來!「哦!!你的嘴真淫蕩,看來你是個口交高手。呵呵,哦!!」一邊說,一邊還在捏著我的乳頭,我的乳頭早已變得堅硬。在他的話的刺激下,我更加賣力,深深地把他差不多有20厘米長的陰莖完全含到了嘴裡,我感到它是那麼地充實。

陳舟還在用語言刺激我!「寶貝,你的舌頭真長,可以舔到自己的乳頭嗎?哈哈!看你這麼賣力的樣子,等一會我會好好報答你,一定好好操你。」說完他一下子把陰莖從我嘴裡拔出來。

「哦...」我不禁呻吟起來,好像誰把一樣寶貝從我身上拿走了。他的下流語言讓我興奮,為什麼會興奮讓我吃驚。從前一向正經的我竟然會幹出這樣的事情,口交我無法想像。陳舟壓在我的身體上,粗暴地與我接吻,粗大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口研磨著。

我動情地抱著他,感受著他在我身上各個部位帶來的快感。

趁我不備,他的陰莖突然插入我的陰道,「啊...」我叫了出來,天啊!那麼地充實。他開始抽插,從慢到快,從輕到重,在他抽插開始不久的時候,我已經戰慄著衝上了高潮。

「啊...」我的呻吟變成了叫喊,我挺起腰迎接他的陰莖。「啊..」我的叫聲變得有些哭的聲調,我的身體像在雲層漂浮,在陰道泛起的快感讓我渾身顫抖。

陳舟:「我的寶貝,看你的樣子,多麼的淫賤。怎麼,很久沒有男人操你了嗎?我還早著呢,怎麼你就高潮了?嗯,爽嗎?寶貝!」我真的淫賤嗎?我在他的話中扭動著身體享受著他的陰莖給我帶來的快感。

「寶貝,告訴我,你爽嗎?說,你爽嗎?」

我在他魔性的話語的催促下喊叫:「啊....爽!」

「是嗎?有多爽?」

「爽死了!」

「哈哈!你是個淫蕩的女人嗎?」

我被他的話抽了一下:「不,我不是。」

「你是,像你這個樣子還不是嗎?哈哈!楊晴,你就是淫蕩的女人。快說,你是淫蕩的女人!」

「我不是...啊..哦..不是!」他的陰莖近似邪惡的抽插,讓我不能自已。

「你是,楊晴你承認吧!在來找我的時候就想著我的雞巴了,是嗎?你這個淫蕩的女人!」

「啊!我是,我是個淫蕩的女人!」我終於沒有抵抗住情慾的衝擊,我承認了,不管是不是真實,我承認了。他的陰莖是那麼地能讓我快樂,我樂於承認。

終於爆發了,他狂喊著把精液全部噴到了我的陰道裡。我的身體在彈跳著,迎接著射精,我甚至沒有考慮會不會懷孕。我知道我完全愛上了他,或者是他的性。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記得在之後的5天時間裡我們根本沒有去什麼湘西,我們一直在長沙他朋友的家裡待著。甚至我們連飯也不做,只從外面叫食物,我和他從早到晚都赤身裸體,幾乎不停地做愛。我很驚奇他的性能力,可能正是他這強烈的性能力讓我著迷。

在長沙我享受了一個性愛的「十一」假期,從此我成了陳舟的女人。

回到家之後的我,腦子裡經常是一片空白。什麼工作,什麼家庭,我都沒有什麼心思顧及,只有我的小女兒才能引起我的一些母愛。那次遭遇對我的衝擊很大,我甚至在思考,我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骨子裡就那麼淫蕩嗎?和一個剛認識的男人那樣瘋狂地做愛。我承認沉悶的家庭生活讓我很難受,我可能更期待一種激情,對於一個快步入中年的女人來說,我沒有甘心平淡。

陳舟從不給我打電話,我們只在網上會面,但他老說他忙,在網上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我對他的想念更是與日俱增,好不容易逮住他,我會不停地和他說話,直到他離開,我還一萬個不願意。

我的脾氣開始變得不好起來,常常和丈夫吵架,我埋怨他不管家,不理我。直到兩個月前的一天,我發現一個讓我震驚的事──他在外面有女人。這件事對我與其說是一個打擊,不如說是一種解脫,我對於一個沒有感情的人終於有理由在心理上承認我的過錯。我想和我的丈夫離婚,但他不同意,他的理由很充份,女兒六歲了,懂事了,沒有父母的罪不能讓她承受。我同意了,為了我的女兒。

陳舟知道後,立刻叫我去廣州找他,我考慮再三,終於同意了。我藉口想散散心,跟丈夫說我要去廣州,他當然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於是我跟單位請了三個月病假(由於是國企請個假比較容易)。(由此開始轉入第三人稱敘事,我想嘗試一下,以後第一、第三人稱穿插著寫。)

離開了家的楊晴終於到達了廣州,在那個陌生的站台上她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陳舟居然沒有按約定的來接她。氣極的楊晴等到的是他的一個傳呼──對不起,兒子病,請自去東湖賓館,我訂了房。

楊晴歎了一口氣,這是個充份的理由,因為她自己也是為人父母者。楊晴無暇顧及沿途的風景,來到賓館後,一路疲憊的她,洗了個澡,穿上睡衣倒下就睡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楊晴在夢中只覺得身體不停地在躁動,她喘著粗氣醒來。迷蒙中睜開眼,一個男人正爬在他的兩腿之間,用舌頭舔著她的陰部。楊晴一下子全醒了過來,上身嗖地坐起。

下面的男人才露出了臉──正是那個讓她朝思暮想的陳舟。

陳舟站起來:「本想讓你在夢裡享受快樂,誰知道你就醒了。」

楊晴:「哼!就知道快樂,我來了你連理都不理。」

陳舟邊脫衣服邊說:「寶貝,不是告訴你了嗎?我一完事立刻就趕來了。」

他移到床邊把楊晴的頭攬入懷中:「好了,寶貝,太想你了。」

楊晴兩手將這個男人抱住,陳舟已經把褲子脫掉,他的陰莖正好抵在了楊晴的臉上,楊晴閉上眼睛,把陰莖含到了嘴裡。

陳舟撫摩著楊晴瀑布般的頭髮,輕輕地揉著。楊晴感到無比的溫柔,積蓄了數個月的相思和欲情一下子全部倒了出來。她賣力地吮吸著陳舟的陰莖,感覺著它在口中逐漸變大變硬。

陳舟把陰莖從楊晴的口中拔出來,楊晴感到一種莫明的空虛,連忙把頭伸過去,但陳舟躲開了。

陳舟:「小騷婦,著急嗎?想要我的大雞巴嗎?等一下,先讓我給你舒服舒服。」說著,陳舟把頭埋到楊晴的陰部,同時把她的兩腿架到肩膀上。

當楊晴的陰蒂被含住時,她像觸電似地彈起來:「啊...」陳舟含住陰蒂用舌頭纏繞著它,手指還插入楊晴的陰道裡攪動。

楊晴的喘氣已經開始變粗,胸膛猛烈地起伏,她努力地挺起下身接受陳舟的嘴對她的侵犯。陳舟進一步把舌頭伸到她的陰道裡,楊晴再次叫出聲來,好幾個月以來埋藏在身體裡性感的因子被陳舟積極地調動起來。楊晴突然在腦海裡閃過了毛片裡女人淫蕩的樣子,她心裡不禁忖道:我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很淫蕩呢?為什麼我會這樣呢?她伸出舌頭舔著嘴唇,感受著灼熱的體溫。

陳舟看到她也差不多了,把她扳起來,把她弄到窗前,楊晴雙手扶著窗沿,撅著屁股等待著陳舟的陰莖。

「把窗簾打開。」陳舟命令著。

「哦,不行,外面的人會看見的。

「你還怕人看見嗎?」陳舟羞辱著她。

楊晴感到陳舟的話像鞭子一樣抽在她身上,難道我真的那麼淫蕩嗎?楊晴扭起腦袋,痛苦地叫道:「不!」但她還是把窗簾打開了。對面20多米遠的地方是一棟幾十層高的寫字樓,全部是綠色的玻璃,根本看不到有人,這樣還令楊晴自在一點。

陳舟把陰莖從後面插入她的陰道中,楊晴渾身一顫,身體立刻向前傾。陳舟開始在楊晴氾濫的陰道裡抽插,還不時說話刺激著她:「我的小蕩婦,這麼長時間想我嗎?」

「你說呢?」

「我要你回答。」說著,陳舟的抽插緩慢下來。

「想,想。別停。」楊晴連忙回答。

陳舟心中暗喜:看你還跟我耍脾氣!接著又問道:「哪裡想了?」狠狠地揉搓了一下楊晴的乳房:「是這裡想呢?」又猛烈地抽插了陰戶幾次!「還是這裡想呢?」

楊晴心中顫抖著:「寶貝,哪裡都想。」

陳舟並沒有放過她:「到底是哪裡?」

「心裡想,下面也想。」

「哦,下面是哪裡啊?!」抽插立刻快了起來。

「啊...是我的想了。啊...」楊晴在言語的羞辱下興奮愈加強烈。

窗外正對著馬路,馬路上的人和車來來往往,而楊晴一個剛剛離開家的少婦正在被一根大陰莖從後面姦淫著。楊晴看著馬路的目光開始模糊起來,為什麼自己會那麼興奮?啊,他的陰莖為什麼能讓我那麼舒服?我還想要。

陳舟突然停了下來,嘴邊露出了淫蕩的笑。楊晴像突然失去了什麼生命中寶貴的東西似的:「陳舟你這個壞蛋,為什麼停下來?快給我!」

陳舟從後面摟住楊晴輕輕道:「我們試試新玩法好不好?」

「什麼新玩法?」

「你試過肛交嗎?」陳舟的話像錘子一樣打在楊晴的心頭,毛片裡肛交的畫面立刻出現在她的腦海中。那一直在楊晴的印象中是很骯髒很下流的事,但又讓她感到那麼一點點刺激。她嘴上還在硬:「不,那太髒了。」

「試試吧!我的大雞巴在你的屁眼裡抽動,你會很興奮的,」陳舟接著道:「你覺得那骯髒只是你心理的問題,難道你不想試試那種異樣的快感嗎?」

楊晴沉默了,其實她也對毛片裡的情景震撼,是否該試試?

陳舟說:「你有潤膚爽嗎?」思想還沒有回過神的楊晴著魔似地從包裡拿出一盒,陳舟用手指刮了一些,輕輕地塗在楊晴的屁眼上面,楊晴頓時感到一種異樣的快感傳來,而楊晴的小穴也不由自主地一張一合起來。

陳舟:「楊晴,想不到你會這樣興奮!」說句實話,楊晴自己也不知道!然後陳舟的手指緩緩地抵開括約肌進入楊晴的直腸裡,那種感覺非常奇怪,而當他手指抽出去的時候,好像楊晴剛剛才將糞便排出時的感覺,非常地舒服。

然後他的手指來回地玩弄著楊晴的肛門,楊晴漸漸地覺得舒服了起來,開始能夠習慣這樣的玩弄。

怎麼會那麼舒服?看來陳舟真的沒有騙我,肛交的感覺難道那麼美妙?被陳舟操得異常興奮的楊晴早就將羞恥丟到了九霄雲外。

還在感到麻癢的屁眼突然一緊,陳舟已經把也塗過潤膚爽的龜頭抵到了楊晴的屁眼上。慢慢地,陳舟把陰莖擠了進去。陳舟很有經驗,進去一點就抽插兩三下,然後再進去一點,如是幾次,終於陰莖大部份進入到了楊晴的屁眼裡。

剛剛進去的時候,那種感覺楊晴真的是痛得幾乎要暈死過去,但是當他抽動大雞巴的時候,楊晴卻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感覺,而且龜頭帽緣刮過直腸的快感,並不亞於在陰道肉壁,喔,她幾乎快要瘋掉了!

經過十來次的抽送之後,楊晴跟陳舟兩個人都已經大汗淋漓,而且這樣的做愛方式比起一般的更耗體力,所以這時候她們兩個人都已經沒有太多的體力繼續下去,陳舟把大雞巴插在楊晴的屁眼裡面,然後趴在楊晴的身上,兩手緩緩地搓揉著她的乳房。

陳舟:「小蕩婦,把你臀部的肌肉放鬆些,夾得太緊了你也會痛。」

楊晴覺得漸漸地又有了一些快感,而且他發現把臀部的肌肉放鬆之後,不僅陳舟可以比較不費力,而且在抽送所帶來的快感會更加的明顯。為什麼他那麼有經驗?難道他和別的女人試過?這個念頭從楊晴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但快感立刻又充滿了她整個身心。

接下來陳舟開始像平常一般地抽插姦淫著楊晴,這時候楊晴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從她的小穴以及直腸裡面傳來,天啊,那真是太美了!楊晴從來不知道肛交會這樣爽。

「小蕩婦,喜歡我操你的屁眼嗎?」

此時的楊晴已經不會再在精神上抵抗了..「喜歡。」

「是嗎?想我以後也這樣操你嗎?」陳舟邊抽送著邊說。

「想,以後你都這樣幹我。」

「如果這時再有一根雞巴插到你的陰道裡呢?」陳舟試探著。

「你有沒有兩根雞巴?」

「當然是別人的了。想過和兩個人幹嗎?」

天啊!楊晴的心再次受到震撼,她有些微驚,居然他想和別人一起操我!可沒等她說話,陳舟的抽送立刻又加快了,快感從直腸氾濫開來。

「啊...」楊晴叫喊著,陳舟的抽送一直沒有停。

「說,想和兩個人幹嗎?」

完全被快感充滿著的楊晴意識已經完全模糊,下意識地跟著陳舟的話喊了出來.「想,來吧!一起幹我!」

陳舟也隨著楊晴進入高潮,悶吼著在她的直腸內噴出了精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