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性愛

涼爽的秋風,隨著季節的舞動,又再次激起心中的漣漪…….出軌的念頭又一波波夜襲上心頭。

那天晚上,我趁著老婆帶兩個小孩回娘家的機會,把一干好友全邀出來。

說實話,大家各自結婚後,難得個機會和他們好好聊聊。

可是,當一群男人在一起時,『情色話題』總圍繞在他們身邊。

在聊天、喝酒之餘,突然有人提議到酒廊去,我是一個很不喜歡上酒廊的人,當然這個典故要說清楚可能又是另一篇故事了。

總之,我還是勉強地跟這些狐群狗黨們一路驅車至林森北路上。

這批識途老馬早就有了盤算,熟悉地帶領我進入一棟大廈,外面根本沒有招牌,從外面絲毫看不出這是一個『男人的娛樂場所』。

走進那個黑暗的包廂,我們排排坐了下來。

一位『內講』,從門口走了進來,帶來第一批小姐。

哇!都是穿著高叉緊身祺袍,身體的曲線加上低胸的設計,讓坐在我旁邊的這群狼人,不禁吞了幾口口水…..

我一個也看不上眼,只見一群又一群的小姐被帶進來,又帶出去,我的朋友們身旁個個都坐了一位美豔而豐滿的坐檯小姐。

只剩下我孤伶伶一個,那位『內講』也忍不住了,像我這樣挑嘴的客人大概也很少見吧!

終於最後一批小姐帶進來,我望了過去,咦?就在門後面,有一位小妹,扭扭捏捏,慢慢往後退,這引起我的注意,仔細一看,清純的臉龐,就樣鄰家的小妹一般,看起來大概23、24歲光景。

我的好奇心油然而生….『就那位最後一個小姐吧!』

這『內講』也鬆了一口氣,於是道:『小真、小真,坐到那位帥哥旁邊!』

我把她從頭到尾看了一下,性感的嘴唇、有靈氣的雙眼、沒有化妝的臉龐透露著一股紅潤氣息,一點都不像是幹這行的。

黑色連身短裙包覆著她勻稱的雙腿,剎是好看。

她在我旁邊做了下來,為我斟了點酒,『嗨!帥哥!我叫小真你好啊!』

我們就這樣聊了起來…

過了一個多小時,我放眼望去,我鄰座的這些男人趁著酒酣耳熱之際,不知摸了身旁女子多少次胸,多少次大腿,每個人都是一副餓虎撲羊的模樣,我卻和小真聊的不亦樂乎,開心極了,只聽見她開朗的笑聲,蓋過了從電視機傳來陣陣的音樂聲。我眼前的她好似開心極了,從我兩目光交錯的眼神,我嗅到了一些情慾的成分,隨著酒精的逐漸發酵,她的心防已經鬆懈,從她手足舞蹈的交談中,我知道她已經逐漸的掉入我的陷阱,我則心中暗暗擔心在娘家的老婆是不是會打電話來查情…..

不久,大夥兒早已耐不住性子,火山的岩漿早已在他們的褲襠中蓄勢待發起身帶著身邊的辣妹付了錢後往門口走去…..

第二天晚上,好一個週六夜晚,我獨自驅車…..前往昨天那個罪惡的淵藪,七點半整,我準時走進門口,昨晚那位內講一看見我,一副快昏厥過去的樣子,趕緊苦笑著對我說『帥哥!今天這麼早?』

我笑著掏出一疊鈔票,塞在她的手中,跟她說:『叫小真出來吧!我買她到12點。』

話才說完,小真已經從小房間衝出來,這個聰明的女孩,早料準我今天會再來的………………….

她上了我的車,給我一個熱情的擁抱,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好高興的說:今晚我們去那裡啊?

『凱悅!我們去凱悅喝酒,只有我們兩個,然後去跳舞吧!』

『好啊!,真棒!好久沒跳了!』

一進了凱悅,我們開了一瓶紅酒,相互對飲著,天南地北的聊啊聊,只聽見她的笑聲有如黃鶯出谷般悅耳,笑聲加上酒精,讓我們的界線逐漸模糊,仔細端倪她。

今天她穿著一件長袖緊身襯衫,略微化妝的臉看來比昨天更燦爛.我眼前的這個女孩,看得出來早已將酒店的事拋到九霄雲外去了,一陣大哥大響起的聲音打斷了我們的談話,她拿起大哥大,『喂?我在凱悅啦…..』聽起來像是朋友打來….

『好啊!可是…..我等一下給妳回電話!』

我看看時間,哇!十一點多了,我買她到12點,看來,得送她回去了帶著微紅的臉頰。

她開口說:我今天不想上班了,你可以送我回家嗎?

想了一想,我說:『好啊!你家住那裡?』

『桃園!』

『好!那我們買單吧!』

『紀實!你可不可以再陪我一下,我有一個最要好的同學,要找我去喝酒跳舞耶!』

下了高速公路,她指引我開到一家小店門口,只見一個健美的黑影,從黑暗的角落中出現,好一個女孩!

這女生身高大約168CM,留著短短的頭髮,緊身衣配著短裙,身材的確一等一的棒。迅速溜上車後,她大方的開口說『我叫咪咪!你好啊!』我從車內照後鏡看著她的臉,分明的五官薄薄的嘴唇,隱約是個中上姿色的年輕女子,我笑了一笑…..

她們兩個則是一見面就開始說得沒完沒了,整輛車裡充斥著八卦與笑聲不久,我們開到一家PUB門口停了下來,趁著走進門口那一剎那,我觀察了咪咪的體型,一對勻襯修長的小腿,與微翹的屁股,合身的剪裁,讓她看起來真有點像時裝模特兒。

進門之後我發現這裡有舞池、有現場演奏的卡拉OK,是個還算不錯的地方。

坐下來之後,她們點了一堆調酒,我則點了六瓶可樂娜,就這樣在自我介紹後,我和咪咪聊了起來,她也是24歲,明亮的眼眸,伴著她的笑容,接著我們玩遊戲、飲酒、唱歌,好不快樂,讓這兩個女子隨著一杯杯酒精與音符一起暢飲。

隨著時間的過去,由於混著酒喝,她們兩人已經略有醉意,我們三人手搭著肩。隨著飛揚的音樂一起唱著那些耳熟能詳的歌。

就這樣一直到三點半,這家餐廳要打烊時,我們才依依不捨離去,我已經有點微醺。

結帳時,她們兩人拉大嗓門,堅持付這筆帳單,我則拜託她們讓我付錢,但是,一定要先送我到一家旅館去,讓我在那裡過夜。

因為我實在不願意在喝著麼多久後還冒險開車回台北。

就這樣我付了錢,她們則一路開著車載著我到了一家旅社。一家看起來還蠻高級的旅店,就這樣她們兩人陪著我Checkin,小真和我一起進了房間,咪咪則在外面等著。

一進門,我轉頭跟小真說:『小真,我付了錢其實不一定是要妳非得要跟我做些什麼,只要我們都高興就好。…..』

她聽完這句話突然飛身撲過來給我一個熱吻,把我壓在牆壁上,讓我幾乎喘不過氣來,然後,在我還沒窒息之前她放開我說:『你先去洗澡吧,我和咪咪說話一下。』

一向不帶著酒味上床的我,迅速脫下鞋子、襪子進了廁所。

沖完澡出來、人也清醒多了,整個房間頗大,略微昏暗的燈光讓整個房間充滿了羅曼蒂克的味道,但是一張大床上只見她們兩人已經躺在被窩中,床的右邊則留出了一個空位,小真和咪咪好像已經睡著了。

仔細一看,她們兩人的衣服裙子都整齊的折好在梳妝台上…

天啊!該不會要我一個大男人跟你們睡吧?

我狐疑的走向前去,看看睡在中間的小真,咪咪則面朝另一邊,我實在看不出來她睡了沒有。

我輕輕的走向床的右邊,只見床頭櫃上擺了兩杯水。摸摸看,一杯是溫熱的,一杯則是冰的。

想想只有先睡吧,大概也沒啥搞頭了,等我一掀開了被窩,略微見到小真穿了一席黑色的胸罩與內褲,我不敢多看,將身體鑽進被窩當中。

才一剛閉眼,小真的手輕輕的從右手邊鑽了過來,輕輕的挑開我的內褲鬆緊帶,再向裡面探索,一直到她完全抓住我的命脈為止,我停止了呼吸,動也不動,讓她輕柔地把我的情慾挑起,柔細的手上下的套動,讓我不禁緊閉雙眼享受著她規律的滑動。

我的身體舒服地不斷蠕動,這個膽大包天的女孩,早已知道我的情慾早已洞悉男人的需要,早已抓住我的弱點,慢慢的,她鑽到被窩裡,在昏暗的燈光下,我只感覺到有一個暖暖的唇,把那個蓄勢待發、血脈噴張的器官,慢慢的包圍起來……………..

小真熟練的技巧,把我的原始慾望一步步推向頂端,讓我更意外的是,除了一面照顧那一根正在怒吼的器官之外,連附帶在下面的兩個好兄弟,都能夠一併付出她的關懷。

只感覺她用輕巧的舌頭,將哥倆好輕輕的托起,慢慢含入她的嘴中,一吸一放,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從下半身傳了過來…..

我半睜半閉的眼睛隨著她的吸允,不自主的向旁邊望去幾乎忘了還有一個健美的女子躺在我的身旁..

正當我開始擔心吵醒身旁的咪咪時,咪咪突然翻身轉過來望著我,我怔了一下,當時羞得只想躲入棉被當中。

可是小真又是把我弄得的如此舒服,我略微抬頭,看看棉被底下的小真,正忙著……………..嗯,實在顧不了這麼多了…管她的……就讓她看吧!

讓我最訝異的事情在此刻發生了,咪咪慢慢地起床,露出她健美的胴體,往我身上靠過來,天啊,她豐滿的乳房,包覆在白色蕾絲胸罩裡,一副呼之欲出的架勢,我睜大了眼睛,就這樣讓她移到我的面前。

她輕輕的掀開棉被,讓躲在棉被裡偷偷品嚐男人的小真頓時無所遁形。

小真在自覺被發現之後似乎更狂野、更放肆了,恣意的吸允發出嘖嘖的聲音,喉嚨裡還不時發出MM的低吼……….,這樣狂放的景象我從未親眼見過。

我實在沒有想到酒精的威力,竟可以讓一個女人….不!看起來是兩個女人….,做出如此瘋狂的事情。

因為健美的咪咪一下就跨坐到我身上,將她豐滿的酥胸移到我的正前方,我舉起手將手指深入她的罩杯中,探索著那個酥胸上凸起的小東西,夾起它、輕輕的捏它、揉它…..

只見咪咪為了肆無忌憚的享受眼前的愛撫,自動地解開背後那個小扣環,露出了兩座圓潤的山峰,把整個乳房向我的嘴唇靠攏過來。

我很自然地就像一個小嬰兒般,一個情人般地吸吮、挑逗著她的母性慾望。

在我下半身忙得不亦樂乎的小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床頭櫃旁,端起那一杯冰水,走到我身邊,跪在床緣……..

一陣陣的冰涼感覺突然從下半身傳過來,我停止了吸吮乳房的動作。

推開了咪咪,我見到這個瘋狂的女子,正用著她性感的嘴唇,含著冰水為我緊繃的那個器官做一次徹底的洗禮,又麻又辣的感覺直達腦中深處。

這時我的下半身竟然隨著她呈O字型嘴唇一上一下,忽左忽又,時而轉圈的套弄而擺動,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因為我的下半身在這個時候並不屬於我自己,反而屬於我眼前的這兩位女人。

咪咪在這時候也沒閒著,她下了床拿起那杯溫水向我走來……..

低頭往下看去,只見兩個女子爭食著一個高高挺起的食物,一下用冰水,一下用溫水,很有默契的輪流讓她們眼前的這個男人盡情嘶吼。

咪咪是第一個忍不住的,在小真用完第一杯冰水之後,咪咪忍不住坐了上來,只見她猴急的撥開蕾絲底褲的一邊,直接把那根被玩弄地筆直的、青筋暴露的器官直接塞入她身體的深處一股腦的坐了下去,微薄的嘴唇口中射出了輕嘆『啊!』接著她不斷地藉著扭動豐滿的臀部,獲取最大的快感,嘴中嬌憨地喘息、時而嘶吼。

小真則在這個時候脫去了她的最後一件衣物,與我們坦誠相見,她彎下身去用嘴巴攻擊著我和咪咪接觸的部位,不斷阻止咪咪的擺動,然後把所有從神秘地帶滲出的泉水全數由舌頭納入嘴中。

這種狂野的景象竟是我前所未見的,這兩個女子讓我見到絲毫沒有遮掩而赤裸的情慾…….

我把我的手指慢慢伸向小真的臀部,為她尋找另一種刺激與替代品,熟悉地撥開她的草叢後,替代品進入了她的身體,濕潤而溫暖的感覺從手指的另一端傳了過來,小真的呻吟聲也隨之與咪咪此起彼落的唱和起來。咪咪突然又起身趴在小真旁邊,喘息地輕聲喊著『來!來!從後面撞我….』

隨著規律的運動與撞擊,咪咪竭力嘶喊著,為著這激情的男歡女愛歡呼,也為我的努力表現作適度的讚賞,不時嘴中吐出一兩句髒話,讓氣氛更加狂野,小真則在一旁為下一波攻勢做著熱身運動。

『啊!』一聲劃破了旅店的各個樓層,隨著高潮的來臨,咪咪癱軟了下來。

小真迅速推開喘息的她,毫不羞澀的張開雙腿,叫喊著『我也要,來!快給我!』

這時,我從鏡子當中看見我自己,有如一部做愛的機器,一匹種馬不斷做著相同而規律的動作,給對方最大的滿足做為回饋。

身上的汗水早已灑滿她的下半身,竟也分不出是汗水還是從她身上分泌出的甘泉,仔細端倪我眼前的這個女人,睜大了眼睛,在貪婪的享受著男人給她的寵愛之餘,還不斷的迎合著規律的撞擊,去獲取更大的感官滿足。

隨著嬌憨的叫喊聲後,我一身大汗的躺在床上,正準備拭去身上的汗水時,這兩個看似滿足的女人,竟又圍上來抓住我方才取悅她們的器官,死命的加以諂媚。

兩片舌、四張唇、四隻手就這樣快速而有默契的換手,直到我忍不住將蓄勢待發的岩漿,一股腦而的向外噴出之後,她們才滿足的停手………..

牆上的鐘仍然持續的走著,隔著窗簾,我逐漸模糊的意識告訴我天色已經漸白…..

第二天,醒來時看看牆上的鐘已經十一點了,小真與咪咪仍熟睡在我身旁昨夜的狂亂彷彿仍然依稀在我腦海,我獨自坐起來,端詳著熟睡的裸身女子,全身酸痛的我心想:『酒精』的力量,讓妳我都難以預料,不是嗎?…………..

這個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真的無意要渲染男歡女愛的情節

只是要告訴各位讀者,『酒』可以助人盡興,也可以『亂性』各位在飲酒之餘,切記不要過量因為我們很難預料酒精的威力,竟可以讓人性如此狂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