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呼聲

自從丈夫去世之後,生活一直過得空虛寂寞,無聊透頂了,想不到在一次外出旅遊中,與他巧相遇,而結下孽緣。

既發生了超友誼的關係,使我結束了寡婦生涯。

一年多前,丈夫因得了腦腫瘤不治而撒手西歸了。

當然使我悲痛而沮喪了一段日子,幸好丈夫留下不少的財產,生活無慮,也算是減去我不少的憂慮和心事。

由於生活過得太單調、太寂寞,婆婆勸我不妨到旅行社去報名,參加團體旅遊。

讀高中的女兒以及讀國中的兒子,也都叫我出外去散散心、解解悶。

於是,我接受了他們的建議,決定出去旅遊一趟。

我和他是在這個團體中遊覽車上認識的,由於我倆的座號在同一排,我的座位是靠窗口邊,他的座位是靠走道這一邊。

他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說,他大學畢業後在一家企業公司任職,這次是他在公司服務滿一年後的特別休假日,所以單獨一人出來旅遊一番,暢解一下一年下來的工作緊張及疲勞的身心。

我看他的外表,長得蠻英俊健壯很討人喜愛,是個相當成熟的年輕人。

我一個人出來旅遊,覺得怪孤單的,有個年輕的異性和我聊聊天,也不賴嘛﹗

於是我倆成了忘年之交的好友,並肩坐在遊覽車上,一邊高談闊論,一邊欣賞車外沿途的風景。

他談吐風趣,使我對他又增加了一份好感。

他姓溫名建國,現年二十七歲,單身未婚。

而我呢﹗是一個四十出頭的寡婦,我倆相差了十六、七歲之多。

但是冥冥之中好像和他有「緣」似的,使我一顆快成古井無波的心田,突然間起了陣陣漣漪,春心蕩漾而下體私處,都騷癢濡濕了起來。

這一種莫明的感受,使我—不由自主的—剎時心中激起了勾引他的心意,作為我的入幕之賓。

讓我嚐試一下,年輕力壯的男性那種青春活力十足、熱情、狂放、粗獷、驃悍的勁道,到底是個什麼滋味﹖有什麼不同的情趣﹖反正我已經為丈夫守了一年多的寡了,也對得起他啦﹗

我的下半輩子還有一段不算短的日子要活下去,若是再這樣寂寞空虛的苦守下去,我實在無法忍受啦﹗

俗語說:「三十還好過,四十最難熬,五十更要命。」這是形容婦女在這個年齡的期間,一旦失去了另一半時,是最難受、最難熬的時刻。

這個形容,可能有很多人認為是誇大其詞,不予採信。

但是,凡是嚐過性生活十多二十年的已婚婦女,一旦突然斷卻,那種痛苦之情,決非局外人所能瞭解的,所能感受到的。

當然,夫死守寡而終的婦女不是沒有,但是她們下了多大的決心和耐力,忍受了多少個被性慾煎熬的痛苦和折磨之夜,這不是每一個做寡婦者,能夠做得到的,能夠忍受得了的。

我,就無法做得到,無法忍受得了。

因為我的血液中,天生就有那熱情、豪放,以及潛伏著淫蕩、慾強的因子。

若長時間沒有男性的撫慰,一定會飢渴,乾枯而死去。

如其這樣被折磨煎熬而死去,真是毫無價值,倒不如放開胸懷,好好的去享受一番。

當天晚上我倆不參加其他的人,一起團體行動,而同住在一家旅館裡。

他提議在他的房間裡面吃晚飯、喝酒、聊天,我欣然答應他的安排啦﹗

這是我求之不得的好事啊﹗我想——我倆同住在一個房間內,別人不知道會把我們倆個人,看成了什麼關係啦﹗

以我倆的年齡及外表來看,真像一對「母子」呢﹗管它的﹗人家要怎麼看,怎麼想,隨他們去吧﹗

我倆一邊吃飯、喝酒,一邊聊天,說真格的,這是我自從丈夫逝世一年多以後,和異性接觸,最快樂,最開心的一次共餐時刻,使我有一種心花怒放,而沉醉在少女時代,談情說愛之感。

直到兩人酒足飯飽,都有了微微的醉意為止。

「阿姨,我今天好開心、好快樂,想不到會在旅遊中遇見了妳,不但使我在這個形單影隻的旅遊中,有了一位好伴侶,而且還一見如故,談得很投契,真謝謝妳,使我減除了旅途中的寂寞和無聊,更謝謝妳陪我吃飯、喝酒、聊天。」

「溫先生﹗請你別客氣,該謝的應該是我,讓你破費請我吃飯、喝酒,還陪我聊天,同樣的減除了我的旅途中寂寞與無聊。」

「好了,好了,我們都不要客氣了,妳是長輩,是應該好好招待妳的。」

「你看你,叫我不要客氣,而你呢﹖反而更客氣起來了。」

「對不起,算我說錯了,好吧﹗」

「嗯,這還差不多﹗」我多少有點故作小女兒態撒嬌的說。

「阿姨﹗妳怎麼也是一個人出來旅遊呢﹖妳的先生和小孩為什麼不陪妳一起旅遊呢﹖」

「我的先生得了惡性腦腫瘤已經去世一年多了,我因為在家裡實在太寂寞無聊,才參加旅行團,出外散散心解解悶,兩個孩子都要上學,無法陪我,所以才一個人出來玩。」

「哦﹗原來如此,對不起,阿姨﹗提起了妳傷心的往事。」

「沒關係,人都死了一年多了,傷心也傷過頭了,再也沒有什麼好傷心的了,有道是:『死了死了,一死百了。』什麼都了啦﹗這個世界是活人的世界,不是死人的世界,我們活著的人,有權利去享受那美好的人生。小弟﹗你說是不是﹖對不對﹖」

「阿姨說的對極了,我也有同感,人生在世,也只有短短數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享受、享受,真是辜負了到這個花花世界白來一趟。實在是個大傻瓜、大白癡,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連一點享受都沒有,那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思呢﹖」

「你說的一點也沒錯,那你下班後,又作何消遣呢﹖」

「我下了班之後,大多數的時間都呆在租賃的公寓裡,看看電視或是書報雜誌,有時候也去看場電影,或是喝兩杯來打發無聊的時光而已。」

「你為什麼不邀約你的女朋友,出去散散步、談談心呢﹖」

「阿姨﹗我還沒有女朋友啦﹗」

「什麼﹖你還沒有女朋友﹖我不相信,就憑你那麼英俊瀟灑,健壯挺拔的外表,再加上你又是大學畢業的條件,還會交不到女朋友嗎﹖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

「真的,我沒騙妳,阿姨﹗我是一個剛剛踏入社會的青年,經濟基礎一點都沒有,家裡環境也不太好。

我是長子,弟妹又多,所以每月的薪資都要寄一半回家去貼補家用,像這次旅遊的費用,是得到了工作特優的獎金,才能成行的。

交女朋友處處都要花錢,我除了寄一半薪水回家之外,剩下來的不多,還要租房子和生活費,那有餘錢去交女朋友呢﹖反正我還年青,再等幾年,經濟情況好一點,再交女朋友也不遲嘛﹗」

我聽了他的一番解釋,心中不覺興奮莫明,原來眼前這個大男孩,連個女朋友都沒有,很可能他還是個『處男』也說不定。

原本已動了春心的我,再加上剛才喝下肚去的酒精,依然潛伏在體內血液中所刺激之影響,使我膽子也大了起來,而毫不猶豫,也毫無遮攔,明顯而露骨的問道:

「小弟﹗照你這樣說,你從來都沒有和女人接觸過,也從來都沒有嚐過女人是什麼滋味嗎﹖」

「是的,阿姨﹗我從來都沒有接觸過女人,更不知道女人是什麼滋味,今晚還是第一次和阿姨吃飯、喝酒、聊天呢﹗」

「真的﹖你沒騙我﹖」

「是真的,信不信由妳,阿姨,妳是不是女人哇﹗」

「阿姨當然是女人嘛﹗你問這個幹什麼﹖」

「我從來也沒有看過女人赤裸裸的身體,到底是個什麼樣子,阿姨讓我看看,好嗎﹖」

「那多難為情,而且——阿姨的年紀也不輕了,身材曲線不像少女那樣窈窕、漂亮好看啦﹗」我嘴裡雖然這樣說,其實,我心裡早就想嚐嚐這位『在室男』的異味啦﹗

「無所謂嘛﹗阿姨,讓我看看嘛﹗」

「不行啊﹗我不好意思嘛﹗」

「那麼我的給妳看,妳也給我看,好嗎﹖」

「好吧﹗」我拗不過他,只好答應了,其實我是用『欲擒故縱』的手腕。

事實上,我已經一年多不曾看過及玩過男人的『肉棒』了,很想看看他的那個,長的是否如我的心﹖稱我的意﹖

他一聽我答應了,滿心歡喜地匆匆將衣褲脫得光溜溜,赤身露體站在我面前,他那個粗長碩大得好像快要爆炸似得,真沒使我失望。

大龜頭似小孩的拳頭那麼大,紫紅發亮,粗粗的血管都很明顯地突了出來,整條陽具高翹勃起,幾乎要頂到他的小腹上啦﹗

「哇﹗我的媽呀﹗」我不覺暗叫一聲,好雄偉、好硬挺、好粗長、好碩大的一條『大肉棒』,這也是我夢寐以求,所期望的好東西。

好寶貝﹗真的被我祈求到了。

使我不由神往地伸出手來,將它一把握住。

「哇﹗」好粗、好硬、好燙,我的小手幾乎握不住它。試了試它的長度,「乖乖隆的咚」少說也有八寸以上,我再用手撥它一撥,不動,直挺挺地,好硬,好似鐵棒一樣。

不﹗鐵棒雖硬,但是冰冷的。

可是它卻是又硬、又燙、好似燒紅了的鐵棒一樣,有生命有活力的。

我的心臟都快要跳出胸腔來了,兩眼一眨不眨的盯著他那條高高翹起的大肉棒,真想不到他的陽具會那麼「壯觀」,比我那死鬼丈夫的,足足粗長了一倍。

心中不由一蕩,兩手一齊捧著那條「大棒槌」撫弄一番。那個肉團上的溝稜,那上面的倒刺稜肉,又厚、又硬,真像一顆大草菇頂在上面似的。

我真有點愛不釋手,於是我蹲了下去,將臉湊了上去,把它放在我的面頰上,來回的摩擦起來。

「阿姨﹗我的已經給妳看啦﹗妳怎麼還不給我看嘛﹖」

「我——我——會害臊嘛﹗」

「那不公平,我的已經給妳看到了,我都不害臊,妳還害什麼臊﹖妳再不給我看的話,那我也不給妳看了,我要穿衣服啦﹗」

「好嘛﹗小冤家,阿姨就給你看吧﹗」我不得不給他看了。

於是,我站起身,把衣物脫到一絲不掛。

他目不轉睛地一直看著我赤裸的胴體,以及兩腿之間,我那個濃黑的草叢中。

我也凝視著他的下體,發現他的陰莖更勃起、高翹、硬挺,好像隨時都有爆裂的可能。

溫建國也被眼前這一位中年美婦人,她那一身豐腴雪白性感成熟的胴體,看的目瞪口呆啦﹗

「哇﹗」好一付性感迷人的嬌軀,真是嬌豔美麗,好似一朵盛開怒放的鮮花一樣,耀眼生輝,好一付上帝的傑作。

一雙雪白肥大高挺的乳房,褐紅色如葡萄般大的乳頭,豔紅色的大乳暈,平坦而略帶有細條灰色皺紋的小腹,深陷的肚臍眼,大饅頭似的陰阜上,生長著一大片的陰毛,又濃又黑的蓋住了整個陰阜,看不到底下的風光。

「阿姨﹗我看不清楚嘛﹗讓我看仔細一點,好嗎﹖」

他說著,用力將我的兩腿要分開。

我叫了起來「啊……不……不要…………。」

他不管我的叫喊,雙手把我抱了起來,放躺在床上,隨即他也上床來,採用69的姿勢,互相欣賞玩弄著對方下體的「私有物」。

「阿姨﹗我要好好的仔細的欣賞欣賞妳那個大肥穴一番不可。」

「啊﹗真羞死人了……難為情死了………沒什麼好看的………你………你………不要看嘛…………。」

「有什麼好羞的,房間裡又沒有別人,阿姨﹗別難為情嘛﹗把腿張開些,讓我看仔細一點嘛﹗拜託﹗拜託﹗」

我實在拗不過他,只好答應他﹕「好吧﹗隨你看吧﹗」

雙腿跟著分開,而且分得很開,讓我那神秘的「私有物」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了。

他高興的笑了,把臉湊向我的兩腿之間,用雙手將我那濃密陰毛下的兩片「花瓣」輕輕地撥了開來。

他不但將「花瓣」撥開,而且還不停在撫弄著它以及濃密的毛叢,使我渾身顫抖而起了雞皮疙瘩。

我一方面覺得多少有些害羞,一方面也感到興奮莫名,看他臉上的表情,知道他和我是一樣的興奮,只見他不停的喘著氣,那熱熱的氣息,一直呵噴在我的陰阜上。

「小弟﹗把你的東西讓我也看仔細一點……阿姨……有一年多沒有看到男人的這個東西啦﹗」

他的陰莖在我的面前,的確是相當的壯觀,真不愧是年輕人,堅挺、剛勁而一柱擎天,頗有一夫當關,萬人莫敵之雄姿與氣魄,真是一條好寶貝、好「肉棒」。

看的我是心花怒放,興奮莫名而慾望高漲,我不但用臉頰去摩擦著它,親熱著它,呵護著它,因為太久沒有接觸男人的那個部份了,所以興奮感逐漸擴大了起來。

光是用眼睛看,用手摸,已嫌不夠過癮了,也不夠刺激了。

於是——我毫不猶豫的用嘴去吸吮,舐咬起來。

「啊……啊……阿姨……。」他呻吟出聲來。

我將他的『大肉棒』深深的含入口中,然後用舌頭去輕輕地攪動、吸吮、舐咬著他的大龜頭,又一出一入,一吞一吐的含套著他的肉莖。

一股莫名的強烈衝動及刺激感,使我不斷地舐吮,吞吐著他的陽具,久久不厭,而興趣昂然。

「啊……好棒……好舒服……阿姨……妳真有一套……哦…。」

他可能是頭一次嚐到這種滋味,高興得大叫,他那個大龜頭在我的口中,變得滑滑溜溜地,而且還滲出了一些分泌物出來,我拼命不停地吸吮,舐咬著它,而樂此不疲。

「哇﹗真舒服、真過癮。我……我還是第一次嚐到這種滋味…………阿姨………親阿姨………妳真是我的親阿姨………肉阿姨………真美死了………。」他又叫了出來。

而他的手指也繼續撫弄著我濕濡濡的「花瓣」及毛叢,我也依然含著他的陽具在舐吮、吸咬。

但是,內心更期待能將它儘快地插入我的「花房」中,充實它、滿足它。我在心中喊著﹕「我要它………要它插入………。」

突然他兩手按住我的頭,氣喘道﹕「阿姨﹗不要再舐………再吸了………我快受不了啦………。」

我看他臉上的表情和叫聲,知道他已面臨高潮快要射精了,也不管他的呼叫,拼命的吸吮著。

「啊……阿姨………親阿姨………我………我射精了……。」

一股又濃又燙的陽精,直沖而出,射的我一嘴滿滿的,我毫不猶豫全部吞食下肚。

「啊……親阿姨……好美……好舒服……妳的口技真棒啊…。」

我吐出他已軟化的陽具,先把那上面沾滿的精液,用舌頭舐得乾乾淨淨,再握在手中輕輕的套弄著,問道﹕「建國,剛才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親阿姨﹗好舒服、好痛快,妳的口技實在太棒了、太妙了,現在換我來報答妳剛才的『恩賜』,讓妳也嚐嚐我的口技吧﹗」

他說完將嘴靠向我的花洞唇口,以那又兇猛又熱情的趨勢,舐吮著吸咬著,不時還把舌頭深入陰道內去攪動著。

啊﹗那是我每當有了強烈的慾望時,而又沒有男人來替我解決,實在無法壓抑控制了,是我用手指來自慰,所達到強烈之快感,尤其是他用牙齒輕輕咬著那陰核時,更癢的要命。

「喔……喔……建國………小冤家………別再舐了………阿姨……癢……癢死了………實在受不了啦………啊……別咬嘛………酸死人了………你……你要逗……逗死阿姨了………整……整死我了…………喔…………。」

我口裡叫著的是一套,而我的臀部卻拼命地抬高猛挺向他的嘴邊,渴望他的舌頭更深入些、更刺激些。

這使我渾身顫抖,渾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濤,滋潤了一年多,長久以來,快要乾枯的「花房」。

從他的舌尖上,給了我陣陣的快感,迅速地將我淹沒了,我那個一年多不曾被異性愛撫過的『花瓣』,已經如山洪爆發似的,流出不少的淫液,一發不可收拾,都被他吞食下肚啦﹗

此時的我,一昧地追求在這快感的波濤中。

我陶醉在亢奮的激情中,無論他做出任何怪動作、怪花樣,我都毫不猶豫的——接受。

因為,我在這美妙興奮的浪潮中,幾乎快要發狂了。

「哇﹗我的媽呀﹗」

年輕人真棒,也真可愛,更令人著迷,剛剛射精的陽具經過我的玉手一撫弄後,又再度堅挺硬翹起來了。

「建國﹗乖寶貝………別……別再舐………再咬……再吸吮啦………快……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阿姨的……小穴裡面去………阿姨……實在癢死了………實在忍不住了………乖……聽話………快……快………插進去吧…………。」

建國看到我的表情及浪態,也被激的血脈奮張,陽具暴漲。

於是跳下床來,順手拿了一個大枕頭,墊在我的肥臀下面。

將我的兩條大腿分開抬高,立在床沿邊用『老漢推車』的姿勢,手握大雞巴,先用那大龜頭,頂住我的陰核一陣研磨。

只磨得我渾身奇癢無比,加雜著酸麻、酥癢的味,說舒服嘛﹗又難受。

尤其是陰阜中那種空洞洞的感覺,實非筆墨和言語所能形容出來的。

「好建國﹗親兒子………小心肝………阿姨……小肥穴癢死了………渾身更難過死了………別再磨了………別再逗我啦………阿姨實再………忍不住了………快……快插進去吧………求求你………小寶貝………。」我禁不住叫著。

建國也覺得此時再不插我一頓狠的,我真會恨他一輩子的。

於是,對準我那個多毛而呈性感豔紅色的陰道口,用力往前一挺,「噗滋﹗」一聲,大龜頭應聲而入。

「哎呀……我的媽呀………痛……痛死我了………。」

「阿姨﹗很痛嗎﹖」

「嗯﹗小寶貝,剛才你那猛一下真是痛死我了,現在你不動,好多了,等一會要輕一點,阿姨的肥穴,從來沒被像你這麼大的雞巴插過,更何況我又守了一年多的寡,陰道自然會緊縮了許多。小心肝﹗你要愛惜阿姨,知道嗎﹖乖寶貝。」

「阿姨﹗我會愛惜妳的﹗待會玩的時候,妳叫我快,我就快,叫我慢,我就慢,叫我輕,我就輕,叫我重,我就重,全聽妳的,好嗎﹖」說罷,低下頭來,深深吻著我的嘴。

「這樣才是阿姨的乖寶貝,好兒子,來吧﹗輕一點。」

「好。」建國一聽,把屁股用力一挺,大雞巴又進了三寸左右。

「啊﹗寶貝……停……停………好痛………阿姨的穴裡面………好痛………好脹…………。」

建國一聽,馬上停止不動,望著我那痛苦滿面的臉,問道:

「阿姨﹗妳生了幾個孩子啦﹖」

「我生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了,你問這個幹嗎﹖」

「依照生理學來講,阿姨已經生了兩個孩子了,陰道一定會寬鬆了,為什麼妳的大肥穴還是那麼緊小呢﹖真奇怪。」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男女的生理構造因人而異,各有不同。

小寶貝﹗你知道嗎﹖你們男人的陽具有粗有細,有長有短,有的龜頭碩大,有的尖小。

女人的陰阜有肥隆的,有低平的,陰唇有厚、有薄。

陰壁(腔)有鬆、有緊,陰道有深、有淺等等不同的類型。」

「嗯﹗原來還有這麼多的分別,那麼阿姨的陰阜,是屬於那一種類型呢﹖」

「阿姨的陰阜是屬於陰阜肥隆,陰唇厚、陰壁緊,而陰道深的類型。」

「那麼,我的雞巴適不適合阿姨的陰阜呢﹖」

「小寶貝,乖兒子,你的雞巴再適合也不過了。」

「為什麼呢﹖阿姨,請妳講給我聽,讓我知道其中的原因。」

「小心肝﹗你的雞巴是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珍品。寶貝,你知道嗎﹖」

「我就是不知道,才問妳嘛﹗阿姨,別賣關子啦﹗快講吧﹗」

「乖兒子﹗你的雞巴長得粗長碩大不說,而且是筋勝於肉,頭大根削,稜角又厚硬又凸出,好似一顆大草菇一樣。

小寶貝﹗女人就是需要像你這樣的大雞巴,插進才會痛快、舒服、過癮、滿足。」我不厭其煩的解釋給他聽。

「那是什麼原因呢﹖每個男人都有一條雞巴,不是一樣可以插得女人痛快滿足嗎﹖」

「小寶貝﹗這就是你的錯了,雖然每個男人都有一條雞巴,但是各人有各人的不同之處。

像你這樣粗大的插進去,才有脹滿的感覺,尺寸長的,才可以抵到底,頂到子宮裡面,而產生高潮。

龜頭稜角厚硬而凸出者,在抽插時,稜角摩擦著陰璧的嫩肉,能產生出無限的快感來。

尤其是筋勝於肉陽具,插起穴來,才勇猛驃悍,持久而耐戰。」

「我是懂了,但是還不透徹。」

「好吧﹗阿姨再簡單講一點給你聽吧。比如有的男人長的高大肥胖,看起來好健壯,而實際上他身上的肌肉是鬆稀稀,軟塌塌的,一點勁都沒有。

另一種男人長得不肥不胖,但是強壯魁梧,筋肉結實,一看就知道他驃悍精壯,他的筋肉就像銅筋鐵骨似的勁道十足。

你想想看,後者他的『筋肉』和前者的『肌肉』之分,就能分出一個高低優劣來了,現在瞭解嗎﹖」

「我完全瞭解了,阿姨妳的分析真棒,不愧是經驗之談,妳使我瞭解女人的心態,原來女人都喜歡男人的陽具粗長碩大,堅硬有勁,才能使她們舒服過癮,痛快滿足哇﹗」

「那是當然啦﹗還用說嗎﹖那一個女人不喜歡粗長碩大、堅硬有勁,持久耐戰的好陽具,誰會喜歡那軟小,沒勁沒力,而不堪一擊,中看不中用的雞巴呢﹖小寶貝﹗女人若遇到像你這樣的雞巴,被你插過之後,一輩子定會愛你發狂、發瘋、發痴的,你知道嗎﹖小心肝,來吧﹗光顧得說話,把正事都給耽誤了。阿姨現在穴裡又癢了………快插吧…………。」

「好的﹗阿姨。」建國答應一聲,便將我的雙腿推向我的雙乳間,使我的陰阜更形突出,再一用力,又進入三寸左右。

「唉呀﹗好脹啊……乖兒子………阿姨好………好脹………又好痛………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又痛………又癢………又酸………又脹的…………。」

「阿姨﹗我還有兩寸多沒進去,等一會……全部進去了………阿姨就會知道是什麼滋味啦﹗」

我聽他說還有兩寸多沒進去,心中又喜又怕,若真的將他那八寸多長,兩寸多粗的大雞巴,全吃進去的話,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自己的小穴又怎能吃得消呢﹖

不管那麼多了,「脹死總比餓死強」,更何況我的目的,是要他來替我解除性慾飢渴,若是怕「死」,豈不辜負了我的初衷啦﹗我還出來散什麼心﹖解什麼悶呢﹖

於是,我扭動著肥臀,口裡浪叫道:「寶貝﹗乖兒子………快……快用力插進去吧………讓……讓阿姨吃………吃根整條的………過過癮………殺殺癢………解解飢……止止渴吧………我的小心肝………寶貝兒………。」

建國一聽,我那淫浪的叫聲和臉上騷媚妖豔的表情,哪裡還忍受得了。

於是再用力一挺,一插到底,大龜頭抵到我的子宮裡面去了,刺激得全身一陣顫抖,陰道猛地緊縮,一股淫液身不由己的直沖而出。

「哎呀……頂死我了………也……美死我了………。」

建國此時感到大龜頭被子宮花心,包得緊緊的,並且一放一收地吸吮著,使他舒服暢快美極了。

於是大起大落的抽插,下下盡根,次次著肉,兇狠勇猛地連續插了數十下。

他一陣狠攻猛打,使我感到舒暢無比,身不由己的拼命搖擺著我的肥臀,去迎湊他猛烈的抽插。

他每次用力一撞,我就全身一抖,使我處在高昂興奮,飄飄欲仙的情況中,喜極而泣了。

這也難怪,我守寡已經一年多了,久已不知肉味﹗真是太久、太久,未曾享受異性的愛撫與滋潤啦﹗

今晚是我又重新「開葷」,竟吃到了一根如此粗長碩大的「肉棒」,少陽鋼氣十足,精力又充沛,體力又強壯的英俊少年。

使我長久以來,幾乎忘掉了的那男歡女愛,魚水之歡的情慾快感,再次穫得了,怎麼不教我欲仙欲死,喜極而泣,一面流淚,一邊承歡呢﹖

我叫著、搖著、挺著、擺著。使我的陰阜和他的大肉棒,更密合在一起。

我的淫水,好似缺了堤的江河,一陣一陣的湧出,泛濫成災了。

「小寶貝………乖兒子………你真是阿姨的心肝寶貝………我被你插上天了………痛快得我要………要瘋狂了………小丈夫………大雞巴的小情夫………你………你插死我吧………我真樂死了………啊……啊………我……我又洩了…………。」

建國眼觀浪態,耳聽淫聲,刺激得如一頭飢餓的下山猛虎,要將口中的獵物,吞噬而食之。

他卯足了勁,拼命急抽猛插,大龜頭像雨點似的,打擊在我的花心上,那「卜滋﹗卜滋」的抽插聲,不絕於耳,好一曲「性交」交響曲,使我欲仙欲死,靈魂出竅,好似飄浮在雲霧中的一般,急需抓住些什麼,來作依憑,才感到充實。

「哎呀………小寶貝………小丈夫………阿姨……頭一次嚐到如此………如此的好滋味………你……你快放下我的雙腿………壓到我的身上來………讓阿姨抱抱你………親親你………快……快嘛……」

建國一聽,急忙放下我的雙腿,再將我抱到床中央,一躍而壓在我的胴體上,大雞巴即刻插入我的陰阜裡面,我用雙手緊緊抱住他,雙腳緊緊纏住他的雄腰下,扭動著肥臀。

「小寶貝………快動………阿姨要你用力的插………用力的插…………把阿姨抱緊點………這樣我才有充實感……和真實感………我的親兒子………小丈夫………乖肉…………。」

建國被我抱得緊緊的,胸膛下面壓著我一雙軟中帶硬,彈性十足的豐滿肥脹的大乳房。

下體的大雞巴插在緊湊的陰阜裡,熱呼呼、濕濡濡,那種又暖、又緊、又濕、又滑的感覺,好舒服、好暢美。

尤其我的花心咬著大龜頭,那一吸一吮的滋味,實非筆墨能形容的。

他的陽具被扭動得爆脹生痛,有不動不快之感。

於是——毫不留情的猛抽狠插,急攻猛打著我那個毛叢裡的小城堡。

而我呢﹖丈夫在世時,人雖不太老(四十七歲),但是他體弱而又得了腦腫瘤病,從發病一直到他死至今,算起來前後兩年多沒嚐過魚水之歡的性生活了。

況且丈夫的雞巴短小,精力也不足,體力又不濟,就算勉強上馬交戰,連三分鐘的耐力都沒有,就棄甲丟兵,潰不成軍了,真是洩氣而惱人透了。

目前和自己正在交歡的年輕人,不但英俊瀟灑,風流倜儻,而又生有一根好肉棒,又是初牲之犢不畏虎的勇夫。

他鋼陽之氣,插得我是上天入地,四肢百骸,舒服透頂,一股莫名的甜暢滋味,直透心房,怎不教我愛他入骨呢﹖

「小寶貝………親丈夫………阿姨快要被……被你插死了………你……你真要我的命啦………小心肝………我又洩了………哦………洩死我了……我……我……真的要………要洩死我了………喔……」

後來——在迷迷糊糊中,被他那一陣快速有力,又濃又熱的陽精飛射而入,點點滴滴衝進我的子宮深處,又被燙醒了過來。

這真是一場驚天動地,鬼哭神嚎,捨生忘死的大戰。

我真是舒服透頂,心滿意足極了。

他溫暖了我的身心,填滿了我的空虛,解除了我的飢渴。

他實在是可愛極了,忍不住將他緊緊地摟抱在懷,猛的親吻著他的嘴和臉。

「建國﹗我的小乖乖,你真棒,阿姨好愛你,好愛你啊﹗」

「阿姨,我也好愛妳啊﹗阿姨﹗剛才舒服、痛快嗎﹖」

「嗯﹗好舒服、好痛快,阿姨還是第一次這樣舒服痛快啦﹗」

「真的嗎﹖」

「是真的。」

「那阿姨有沒有滿足呢﹖」

「滿足﹗滿足﹗阿姨真是太滿足啦﹗」

「那我們先好好睡一覺休息,等下我再讓阿姨更舒暢、更滿足的樂趣,好不好﹖親阿姨。」

「當然好哇﹗我的心肝小寶貝、乖兒子、小丈夫。」

年輕人的身體真棒,真令人著迷,更使我愛戀不已。

當天晚上,我們又做愛兩次,使我迷戀上他而不能自拔了。

第二天我倆仍然住在同一房間裡,不分晝夜,儘情地享受著性交的樂趣和甜蜜。

不分地方,床上、沙發上、地毯上、浴室中、盡情相依相偎,親吻撫摸。舐、吮、吸、咬對方敏感之地帶。

然後,或坐、或站、或仰、或躺、或跪、或趴,各展所長,抽插套坐的各種姿勢花樣,任意交歡取樂,極盡風流樂事。

真有:「只羨鴛鴦,不羨仙,有歡樂時,盡歡樂。」之感慨矣﹗

我倆在這一星期的旅途中,除了第一天之外,在這六天的時間裡,使我倆享受到比那些前來蜜月旅行的新婚夫婦,更美、更羅曼蒂克的樂趣。

因為——我們是兩個『偷情』者。『偷情』者,是法律所不容許的,比合法的男女關係,神秘而有趣得多,不但緊張,而且刺激,使『偷情者』,有一份無法言喻出心中的亢奮、滿足感。

為什麼男人總是會覺得:「家花沒有野花香」之感呢﹖

而女人總是會覺得:「別的男人比自己的丈夫強」之感呢﹖

其目的不外乎想嚐一嚐,「妻子以外的女人」,「倒底滋味如何」﹖真的比妻子「香」嗎﹖

丈夫以外的男人,他的幹勁怎樣﹖是否比丈夫「強」呢﹖

我眼前的他(溫建國),當然比我那個死鬼丈夫,強上百倍、千倍啊﹗所以我倆一遍結束,又再一遍的盡情歡愛,直到四肢發軟,精疲力盡為止。

這是我從來沒有享受過的「狂慾性宴」,內心真盼望著不要和他分離,而能同居在一起,那該有多好啊﹗

然而,事實上是不可能的,我有兒有女,還有一位婆婆,他又是那麼年輕,何況我又大他十七、八歲。

快樂的日子好像過得真快,轉眼一個星期的旅遊,到了最後一天了,今晚是最後相聚之夜,我倆經過一番捨生忘死的纏綿大戰之後,休息片刻,又是一番拼戰,好像過了今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似的,不要過了。

「人生沒有不散的宴席」,有聚就有散,我倆留下對方的電話號碼,才依依不捨的分別,各自回家。

自從開了「戒」,吃了「葷」的我,自回到家中,心裡時常想念著他,茶飯不思,心神不寧,坐立難安,晚上也難以安眠,小穴也騷癢難忍死了,好不容易挨過了一個星期,實在忍無可忍了,本想打電話到他的辦公室去,想不到他居然打電話來了。

我內心的那份高興勁,是有多興奮快活啦﹗

我倆在約好的咖啡廳見面,喝完了一杯咖啡後,就迫不急地找了一家賓館,進入房中就緊緊擁抱在一起,熱情的狂吻,然後寬衣解帶,一起擁抱躺在床上,互相愛撫著對方的胴體。

「小寶貝﹗我還以為你把我這個小老太婆給忘了呢﹗阿姨是日也盼,晚也盼,今天總算盼到心肝小寶貝的電話了。」

「阿姨﹗我怎麼會把妳忘記呢﹖像阿姨這樣美豔的大美人,人家想還想不到手呢﹗尤其阿姨又帶給我人生那麼至高的樂趣和享受,這輩子是愛定阿姨啦﹗」

「真的﹖小寶貝,你沒騙我吧﹖」我高興得快要跳起來了。

「真的,阿姨若是不相信的話,我發誓給妳聽。」

「心肝小寶貝,別發誓,阿姨當然相信你哇﹗」我一聽他要發誓,急忙用手掩住他的嘴,不許他盟誓。

「說真格的,阿姨﹗在妳的臉上和身上,絕對看不出妳是一個四十出頭的中年婦人,我相信再過十年,到了五十出頭,讓所有的年輕小伙子,仍舊對妳想入非非。

甚至於在得不到手時,令他們為妳手淫來滿足他們的幻想呢﹗」

「要死啦﹗說的難聽死了,什麼我到了五十出頭,還會令年輕的小伙子想入非非,那我豈不成迷惑死人的老妖怪狐狸精了﹖」

「老妖怪狐狸精那倒不至,這都是那些太太們,罵那些迷惑她們丈夫的女人,所用的專用名詞而已。

不過嘛﹗阿姨妳的確是很迷人,尤其妳那小肥穴裡吸吮我大龜頭的內功,真是太棒了。

我就是被妳這一套吸功給迷住了,才一星期不見,就使我日夜想念妳。

今天實在忍不住了,即刻打電話約妳出來再歡聚。

阿姨﹗妳簡直是人間難求一見的性感尤物啊﹗」

「不來了嘛﹗好壞的建國,你是在取笑我,真恨死你了。

我要是早結婚幾年,生都生得出你了,都可以當你的媽媽啦﹗你還敢欺負我,你呀﹗真是恨死的小冤家、小壞蛋﹗

我……我真不知該怎樣罵你,才能消我心頭之恨。」我故作姿態,其實我是高興在心裡。

「哎呀﹗我的親阿姨、親媽媽,千萬別生氣,我只是逗妳玩的,氣壞了那性感迷人胴體,兒子是會心疼的。來﹗讓兒子用大雞巴插進媽媽生我的小肥穴裡去,好好向妳賠罪,好嗎﹖我的親媽媽。」

「死相﹗你要真是我親生的兒子,怎麼可以插媽媽的小肥穴裡,那豈不是亂倫嗎﹖真不像話。」

「是妳說早結婚幾年,就可以生出像我一樣的嘛﹗」

「小寶貝﹗那是比喻嘛﹗你想想看,我大你十六、七歲,若以現在這個新潮代來說,社會上有很多十五、六歲的女孩,不是都當了未婚或是已婚的媽媽了,阿姨是否可以生得出你呢﹖決不是我佔你的便宜啊﹗對不對﹖」

「對﹗我是覺得男女在做愛時,不管兩人的身份地位以及年齡有何差距,目的是為了要享受性愛的高潮,當然要男女雙方叫得越親熱、表現得越瘋狂越好,這樣才能享受到真正美妙的境界﹗親媽媽,妳說是不是呢﹖」

「是的,你說得對極了﹗那我們現在真像『母子』啦﹗」

「親媽媽﹗那現在要不要『兒子』的大雞巴,插進『媽媽』的小肥穴裡去呢﹖」

「怎麼不要呢﹖親兒子,『媽媽』的小肥穴正在迎接『兒子』的大雞巴啦﹗」

於是這一對假母子,假戲真做的大享魚水之歡啦﹗

從此以後,我和他頻頻幽會作樂,雖然我倆的年齡相差不少。但是,他儼然成為我的情人和小丈夫似的。

每次見面,總少不了要享受一番纏綿性愛喜悅遊戲。

讀高二的女兒,再過一年就要考大學了,但是她的英文與數學兩科都不太好,因此我想請建國做她的家教老師。

這個動機,主要是我心中潛在的慾望,希望能常常和他相聚一堂,以家教老師為名,亦可瞞過婆婆的耳目,使他登堂入室,視機能與他享受魚水之情。

沒想到我這個計劃完全錯誤了。

建國每星期一、三、五晚上到我家教導女兒的功課,二、四、六晚上則約我到他的租賃處,享受魚水之樂。

當他和女兒在研究功課時,我總是避開一邊,不去打攪他們。

轉眼間,建國來教導女兒的功課已三個多月了,當天晚上,婆婆到她女兒處小住數日,兒子參加學校露營活動要三天才回家,我照例出去購物,可是比往常早點回來。

我在開門時小心翼翼的,唯恐吵到他們做功課的心情,進入客廳之後,突然聽見女兒房中傳出陣陣呻吟及喘息聲,我是過來人,這種聲音,正是男女交歡做愛的興奮聲。

我大吃一驚,躡手躡足走近房門邊,輕輕推開一條縫用眼一看。

建國和女兒赤裸裸地擁抱在一起,瘋狂而熱情地在做愛。

並且旁若無人地發出了興奮的浪叫聲。

我當時氣得半死,但是又沒有勇氣去當場逮住他倆,祇好在女兒頻頻浪叫聲中,轉頭離開女兒的房門,回到自己的房中,躺在床上生悶氣。

想不到我們母女倆人,竟然和同一個男人發生了肉體關係,而這個男人,是我勾引到手,愛他入骨,又能使我性慾滿足的寶貝兒。

本想辭掉他的家教職務,和他一刀兩段,但是——實在捨不下他,也不能沒有像他那樣粗長又碩大的雞巴,來填補我心中的『無底洞』,因為我的性慾太強了,普通尺寸的陽具,根本不夠看的,更別說能滿足我啦﹗

思之再三,才想出一個『三全其美』的辦法來。

第二天晚上,我到他住處,兩人照常先來一場纏綿的大戰。

休息片刻,我把昨夜撞見他與我女兒做愛之事,說給他聽,再問他發生了這種事應不應該,以後打算怎樣安排我母女倆﹖

「親媽媽﹗我知道是不應該,但是妳的女兒和妳一樣妖豔、性感迷人。

她也說喜歡我、愛我,使我情不自禁也愛上了她,才做出昨晚的事。親阿姨、親媽媽,請妳原諒我吧﹗」

「那麼我倆母女是誰好呢﹖你心裡到底愛誰呢﹖」

「妳們倆個都好,我都愛、都喜歡。」

「嘿﹗你倒是答得很乾脆,兩個都好,兩個都愛,但總有一個比較吧﹖」

「親媽媽﹗妳一定要我比較,那我就坦白說了。

妳的女兒美豔好比含苞初放的花蕾,而妳的美豔,則好比盛開的鮮花,都嬌豔迷人。

至於妳女兒的小穴像剛成熟的青蘋果,吃起來有點澀澀的。而親媽媽的小肥穴則像那水蜜桃似的,香甜成熟,吃起來水多肉嫩,香甜可口。

我還是比較喜歡親媽媽妳那個,肥嫩水多,內功特佳的大毛桃,妳女兒的小穴,除了緊一點外,但她又不會內功,等於是『死穴』。

親媽媽的小肥穴不但緊小,而且水源充足,內功又是一絕,比妳女兒是強多了,玩起來也過癮、舒服、爽快。我當然較喜歡妳、愛妳啊﹗我的親媽媽。」

「那你以後打算怎樣安排我們母女倆呢﹖」

「這個……我………我…………。」

我看他一時答不上話來,知道他在我母女之間,無法取捨。

「這……什麼這……我知道你一時無法取捨,我倒有一個『三全其美』的方法。

你以後和我女兒做愛,我不干涉你們,但是你必需遵守我的幾個規定。

第一:不能使她懷孕。第二:不能讓別人知道你們的事情。第三:更不能讓她知道我和你的關係。第四:你和我幽會的日期和時間,不能跟她和你幽會的日期及時間相碰撞。

畢竟我們是親母女,共同和一個男人姦淫做愛,若是相碰在一起,是多尷尬,又是多難堪的事情。

假若你倆真的相愛,我也不反對你倆結婚,但是要永久不能夠讓她知道我倆的關係,而且還要瞞著她,繼續給媽媽身心上的安慰及性慾的滿足,我的這些條件,你能不能夠答應遵守﹖」

「我的親媽媽,我當然答應遵守啦﹗這麼好的條件,傻瓜才會不答應呢﹗我好高興,好快活啊﹗」

「死相﹗你真是我命中註定的小魔星、小冤家,為了你,連女兒都賠上了,以後要看你是如何對待我們母女啦﹗便宜事都給你佔光了,你當然高興,快活了。」

「謝謝親媽媽﹗兒子以後會好好的孝敬妳、侍候妳。」

「嗯﹗這才是我的乖兒子、小寶貝,媽媽的心肝肉。」

我把這『三全其美』的計劃安排妥當之後,在這個既矛盾、又荒唐的境遇中,和他再度燃起了戰火。

在喜悅中,連連達到了數次的高潮,在心滿意足之情況下,結束了這一次的歡愉之幽會。

我已深深迷戀上他了,把他當成親夫一樣在看待,就像吸食迷幻要的人一樣,上了癮啦﹗

沒有他來替我解決性慾上的需要與滿足,是不行啦﹗

我這個做母親的,也是女人啊﹗既不能控制本身性慾的需要,又怎能管教正在情竇初開,思春期的女兒呢﹖

所以,我只好用快刀斬亂麻的手法,來一個『三全其美』的安排,才把這一場『大事』擺平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