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妻子變成了性愛玩具

結婚典禮的第二天晚上,我跟阿美到達旅遊聖地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於是我跟阿美就摸黑去尋找旅館,但是各大旅館都詢問過後,竟然全數客滿!不得已之下,我跟阿美只好去附近徵求民宿羅。

想不到的是,一連問了幾間民宿,竟然也都沒有空房,後來繞到了較偏僻的地方,看到兩間雙併的商家正亮著燈,當我們的車子一接近,坐在門口的一位矮胖黝黑,年約50的中年漢子便起身向著我們招手,「請問你們還有空的房間嗎??」我搖下車窗問著那位歐吉桑。

「有啊」他操著台語粗聲說道「有水姑娘要住,當然有喔…」他一邊叼著煙,一邊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的新婚妻子。

既然有房間,我便差遣阿美下去看看房間品質,順便看看是否可以殺殺價格!於是阿美下車後,我便看著她隨著歐吉桑進屋子去,而我則坐在車上等著阿美的回音。

隨後歐吉桑便帶著阿美上樓去看房間,阿美跟他邊走邊聊,聊了一會兒,就知道歐吉桑姓林,他還說請我們叫他阿伯就好了!阿伯開的店專門帶客人出去潛水,主要的教練就是他唯一的兒子小林,剛好這幾天阿伯的老伴跟媳婦相約出國去玩,要過一個禮拜才會回來。

阿美聽到他們負責帶人潛水則是很高興,她對潛水原本就很有興趣!阿美也跟他提到我們剛剛結婚,正在展開蜜月旅行等等的話題,阿伯就摟著阿美的細腰哄她說:「你放心啦!你今天來阿伯這裡住,阿伯一定會好的照顧你們啦!」阿美看對方是長輩,對他這種摟腰的親密動作也是不以為意。

阿伯帶著阿美看了一間房間,正在開鎖時就說到:「這裡我們只有一間房當民宿出租,今天看這麼晚了,才讓你們住,我看你們就當蜜月套房隨便住啦!」歐吉桑帶著阿美進房間,阿美一看,什麼蜜月套房嘛!只是簡單的二人房而已,整個房間只有一張大床,衣櫃跟梳妝台而已,沒有電視跟衛浴設備,要看電視跟洗澡都要跟阿伯一家人共用,果然是名副其實的"民宿"。

「阿伯,你們沒有其他房間嗎….」。

阿美跟他撒嬌道。

「都沒有了咧!我是看這麼晚了,睡這裡總比睡馬路好啦!」阿伯回道。

找來找去,似乎只剩這家民宿可以過夜了,阿美沒辦法,只好將就一點住下來了!在我把行李都搬進房裡的時候,阿美就撲上來抱住我,親親我的臉頰,顯然是對我們這趟旅程充滿快樂,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今天開車好累,我們洗洗澡早點休息吧….」。

我也親了一下阿美的臉頰笑道。

「嗯!我先去樓下洗,順便要杯水喝,你要不要??」阿美邊說邊從行李拿出換洗衣物。

「不用了….」。

阿美一洗完,就上樓來叫我,順便跟我說她還不想睡,想先看一下電視。

我下去洗好澡後,看到阿美跟阿伯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

就跟阿美說我先休息。

還叫她別太晚睡。

我一回房間,因為太累了,躺在床上倒頭就睡。

而事情就是在這時發生的!!據阿美事後所說,她剛一到樓下,就因為口渴而跟阿伯要了水喝,阿伯就進了廚房端出一杯果汁。

「這裡沒有開水啦,你先喝這個啦~~~~」說著他的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

因為口渴,阿美道謝後接過杯子就喝,一喝完她便客氣的將杯子還給歐吉桑。

事後才知道,原來阿美喝的果汁中已經被事先加了強效的春藥,阿伯帶著阿美去浴室洗澡,阿美一鎖上門後,阿伯就坐在在浴室外的客廳看電視。

等到阿美洗完上去叫我洗澡時,她也覺得忽然覺得體內開始發熱,而精神特別亢奮,她也沒太去在意。

等我洗好澡上樓睡覺後,阿伯才在客廳問阿美要不要看保證好看的電影?阿美還不想睡,一口就答應了。

只不過她覺得有點熱,要先上樓拿東西把頭髮束起來。

我睡得很熟,以至於阿美進房間時我竟渾然不覺。

當她下樓時,頭髮已經札成了一束馬尾。

當阿伯問她我睡了沒有,阿美只厥著嘴說我已經睡死了!便一股坐在沙發的中間。

這時,在藥效漸漸發作之下,阿美體內逐漸的發熱,陰部裡面更是開始搔癢起來,而她的臉上已漸露紅潤,耳邊也慢慢的翁翁作響。

就在這個時候,電視裡突然變成女人陣陣的淫叫聲,原來阿伯所謂的好看的電影就是這種成人電影。

阿伯向阿美走了過來,坐在阿美的旁邊,右手隨即搭上了阿美的肩,說道:「來!陪阿伯看完這部電影!保證好看的!」螢幕上的美女正脫光了身子躺在床上跟男主角激烈的做愛,在男主角強烈的抽插下,女主角的乳房劇烈的擺動著,各種皺眉擠眼的表情更是伴隨著不絕於耳的淫蕩浪叫,看得阿美兩眼發直,臉頰發紅,朱唇微張,呼吸也加快了喘息,心裡如小鹿亂撞,下體更是愈加搔癢難耐,大腿微微相互摩擦了一下,以期能稍稍止癢,屁股禁不住扭了一下,頓時陰部分泌了不少淫液。

阿伯一直在斜眼看著阿美的反應,她的這一切反應看在阿伯的眼裡,阿伯看時機來了,也不客氣的說:「阿美啊!讓阿伯看看你的胸部有沒有像電視裡的那麼漂亮!」阿美還稍有一點理智,便回瞪了阿伯一眼,正想回罵,但立即被藥效克制了下來!阿伯看著阿美由憤怒的眼神轉成半閉的媚眼,只見她嘴唇一咬,反手便將她上身的一件小背心脫了下來!阿美的背心還沒離手,阿伯隨即動手身到阿美背後去解她的胸罩,阿美配合的將雙手高舉方便他行動,阿伯解下阿美的胸罩時,阿美露出了白皙的胸部,但她也立刻用雙手護住自己的雙乳,羞澀的倒入阿伯的懷裡。

這時阿伯右手摟著上空的阿美,左手卻去解開褲子的拉,掏出他的雞巴,像阿美炫耀著:「阿美!你看看,阿伯的懶教有沒有比電視裡的大?」阿美頓時看傻了眼,阿伯當時的雞巴已經有八分硬,阿美說雖然長度跟我相似,但是卻比我粗得許多,尤其是那個龜頭更是大得不像話。

阿伯拉著阿美的手說:「阿美你來!你摸摸看,我教你,要這樣摸」。

阿伯說著便拉著阿美的手握住自己的陽具,開始上下套弄。

阿美手裡握著溫熱的肉棒,心跳速度加快,陰部又分泌了部分淫液。

「阿美好厲害!一教就會,這樣阿伯才會疼惜你!繼續動,不要停喔!」阿伯這麼說,阿美還真的繼續一邊看色情影片,一邊幫阿伯握緊肉棒上下套弄。

而阿伯這麼做也是有原因的,他騙開阿美的手之後,摟著阿美的那隻手就可以繞過阿美的背後直接玩弄她的乳房。

當阿伯的手指柔搓她的乳頭,阿美宛如遭受電擊,她的下體一縮,立刻分泌了大量的淫液,她也明顯的感覺到內褲濕淋淋了。

聽阿美說到這裡,我的下巴差點掉下來,我心愛的女人竟然在我們結婚後的第二天,跟一陌生人摟在一起看A片,除了放任對方玩弄自己的乳房,容搓自己的乳頭,還幫那個陌生男子打手槍!!我想到這一幕,陰莖不自覺的勃起,但是我不想打斷阿美的話,讓她繼續說下去。

此時阿美沉浸在乳頭被揉搓的快感中,一邊幫阿伯打手槍,過了片刻,阿美忽然覺得手裡滑滑的,低頭一看,原來是阿伯的雞巴流出了潤滑液,阿伯會過了意,便說:「阿美!這個叫做甘露,很好吃的喔!阿伯不會騙你的啦,你趕快吃吃看」。

他想騙阿美幫他吹喇叭,阿美應該沒上當吧?我期待著阿美接著說的話。

阿美說她當時在藥效發作之下無法拒絕任何誘惑,她雙手握著雞巴,伸出舌頭低頭便舔了一下龜頭,覺得味道鹹鹹的,又舔了兩舔,恰好電視上的A片作到一男一女做愛的場面加入了第二個男人,那個男人挺出陽具,女主角便一把抓住含了進去。

就在這時,大門打開了,進來一位壯碩黝黑的高個無賴,他正是阿伯的兒子小林,他一眼就看見他爸爸悠閒的坐在沙發上,電視傳來色情電影的聲音,可是他老爸卻沒在看,他順著老爸的視線望去,看到一個綁著馬尾的上空辣妹跪在地上,只見馬尾不住的晃動,而頭部正在阿伯的跨間上下點頭!他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了,馬上一腳踢開鞋子,一邊動手解開自己的腰帶跟褲子。

阿伯看到他回來了,立刻說:「喂!你回來剛好,我被她吹得快爆了!我們趕快換位子!」說著小林已經脫得全身只剩上半身的背心跟腳底的襪子,挺著硬幫幫的陽具衝過來了!阿伯一起身,小林便替上,阿美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手裡已經換了一副陽具,不過這副陽具比剛剛那一副又長了兩寸,粗細卻是一樣!阿美不禁心裡又驚又喜!張口就吸吮了一下,一吮果然發現,這副陽具好鹹,想必是剛工作回家,又還沒洗澡,當然是遍身污垢,只道阿美已經吹上癮了,便不顧撲鼻而來的腥味,嘴巴一張,就把剛剛的動作全部再做一遍。

尤其當小林舉起雙腳讓阿美舔他的肛門的時候,那股腥臭撲鼻竟又更增加了阿美的性慾!使得阿美又更加奮力的吹弄小林的陽具。

阿伯起身繞到了阿美的身後,掀起了她那件像啦啦隊的短裙,馬上就瞧見了阿美的內褲中間已經有一大圈浸濕的痕跡了,阿伯呵呵笑了兩聲,說道:「喔!你看看!這個新娘子真的是欠干!」說著阿伯便動手脫去阿美的內褲,阿美也配合的分別抬起左右腳脫離內褲的束縛。

阿伯脫下阿美的內褲後一丟便丟給小林,小林順手一接,便張開內褲看看底部整片的淫液污漬,說道:「真的這麼欠干啊!以後你欠干就直接講!知道嗎?悶著會得內傷喔!」阿美頓了一下,頭微抬了一點,嘴裡含著小林的雞巴微微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看了小林一眼,隨即又回到上下吸吮的動作。

這時阿伯已經舉起他的雞巴對準阿美的陰戶準備進攻了,他撥開阿美的股間,腰力輕輕一推,阿伯的大陽具便慢慢的送入阿美的陰戶裡,約進了一半,阿美微微皺了眉,嘴裡含著陽具悶哼了一聲,只見阿伯頓一頓,便說:「果然是新娘子!有夠緊的啦!」只見阿伯的臀部微微一縮,又挺進一寸,就在他這樣挺,縮,挺,縮的幾個回合間,六寸長的傢伙已經盡數沒入阿美的私處了,阿美的嘴裡動作稍緩了下來,鼻子裡的喘息已經開始急促,嘴裡不時的發出“嗯…"“嗯…."的悶哼,此時電視裡的三個人換了姿勢之後,跟阿伯的客廳正上演著同一部戲碼,阿美的動作跟電視裡的女主角一模一樣,上下兩個口都正在同時滿足兩隻陽具,但是最感到滿足的卻是被夾在中間的女主角。

阿伯抓著阿美的屁股奮力的衝刺,雖然阿美的下體分泌了很多的潤滑液,但是她陰道的緊度還是造成過大的摩擦力,阿伯每次縮臀都把阿美陰部的肉給翻出來,阿美嘴裡發出的“嗯…"“嗯…."叫聲也越來越快,越來越大聲,過沒多久,阿伯已經快受不了了!「這樣不行!太緊了!真的太緊了!」阿伯咬著牙,皺著眉道。

後來阿伯抽插的速度加快,阿美“嗯~~"的叫聲拉長了,且聲音也變得尖銳,但是嘴始終沒有離開小林的陽具,而阿伯的表情也逐漸的扭曲變形,好像很痛苦的樣子,說道:「不行了!要來了!射了!射了!」最後他奮力一插,把他的陽具整根插進阿美的陰戶裡,同時頭高高的向後仰,"哈"的叫了一聲,把他睪丸裡製造的所有精液全部一股腦的射進阿美的陰道裡去。

阿伯喘了喘才把陽具從阿美的陰戶裡拔出來,小林見狀後跳起來說:「好!輪到我了!」說著便將阿美扶起來讓她躺在沙發上,小林隨即動作熟練的舉起阿美的兩腳並張開,下面的巨蛇已經鑽進阿美的小蛇洞了!因為剛剛有阿伯的精液在阿美體內,小林的進入頓時變得滑溜,他一口氣插到底,龜頭頓時重重的撞在子宮頸上,阿美立刻來了一陣強烈的快感,張嘴大聲淫叫!阿美的嘴巴尚未合攏,阿伯半軟的陽具立刻送上嘴來。

「乖阿美!來幫我吸乾淨!」現在阿美的嘴一碰觸到陽具,就像嬰兒遇上奶嘴一般,側過頭,伸手一抓,張口便吸吮起來。

此時小林在下面奮力的撞擊,每次都頂到子宮,阿美真的是爽到了極點,高潮一次接著一次的來,只見她一會兒皺著眉頭,凹著兩頰吸吮阿伯的雞雞,一會兒張嘴大叫,還不時叫岔了氣!過了片刻,阿伯的陽具又被阿美吹硬了,阿美也不知停止的繼續幫阿伯吹弄。

小林則只是一味的蠻幹,似乎阿美當作欲的工具,完全不顧阿美的感受,雖然如此,阿美也已經爽到翻來覆去的,高潮的次數也已經難以計數了!!而阿伯也因為剛射了一次,這次支持得較久,看來這個阿伯雖然雞巴不大,但是製造精液的功夫是一流的,阿美的耳裡聽到:「阿美!趕快!那個美容的營養液要出來了喔……..喔……..頌………..要來了…….來了……..你等一下不要浪費……要全部吞下去……….好……..再快一點………喔…..喔………來……..來了………….頌……啦…….」阿美說她當時第三口吞完,另一波高潮立刻來襲,她張口大叫,整個嘴裡唇邊還黏附著一層精液。

這時小林也已經受不了了,他低聲一吼,便把龜頭頂住阿美的子宮口,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直接送入阿美的子宮內,阿美說小林射了差不多有三十秒,量之多令人難以想像,但是因為小林的粗棒加上阿美超緊的陰部,使得所有的精液無法經由她們倆的交合處滲出來,而全部擠進了阿美的子宮內,阿美說,她難以忘記那種整個子宮又漲又燙的那種快感!因為我的早睡習慣,讓阿美跟那兩個卑鄙的姦夫有機可乘,每當我入睡後,她們三個人就在樓下開始了各式各樣的性愛遊戲。

就這樣,在阿伯的詭計下讓我跟阿美的整個蜜月旅行,變成了阿美一個人的淫蕩之旅,結果,我的新婚妻子最後還變成了性愛玩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