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臥裏的交換

我是一個東奔西跑的商人,常年在外,常年奔波于廣東與東北之間!期間也接觸了好多的生意夥伴和朋友!噢!忘了介紹自己的年齡!我79年生人,現在只算是事業開始,創業的階段!一米七的個頭在北方人的眼裏是個小個子!不過還好!身邊的朋友沒有一個說我是北方人的!都說我是南方人!不過我卻不這麼認為!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同南北方的生意人坐起生意來還算得心應手!呵呵!也許是因為這些原因,我是一個相當開放的北方人!在廣東我稀裏糊塗的就參加了朋友的性愛俱樂部!那時我只有23歲!從那時起,我就開始了靡亂的爛交生活。

記得那時我還在上大學,也許是因為看了羅家良演的《開創世紀》的影響,我開始了我人生的創業——做貿易,隻身一人來到了廣州,自己學的是汽車專業,家裏基本都是生意人,所以多生意來說,有句行話:不熟不做!我投身於汽車行業!與永福路的一些廣東人開始了我的生意!在北方我和一位王姐合作開始了我商場的第一步。王姐這人很精明,也很漂亮(成熟的魅力),三十多歲,長得很白,和我的身高差不多,不胖不瘦標準身材,但看起來是挺豐滿的!每次在辦公室裏看到她,我都會多看她兩眼,因為她坐在那裏我站著可以從高出,直接看到她胸口的乳溝,好迷人!好性感!

她老公是個倒賣二手車的!平時,也不來店裏。只有在王姐出門的時候,她才會過來照看一下!大家都叫他周哥。我和王姐的辦公室就隔一道玻璃門,在二樓(高舉架的商品房辦公區隔出來的二樓做我們的辦公室和倉庫)只有我門幾個人(財務、庫管)但他們都在樓梯口,我們兩個的辦公室在最裏面,平時是很少有人會過來。說心裏話,我也很少回來辦公室!沒事的時候我都會在外邊,我不喜歡整天坐在店裏面。

記得,那天我女友給我電話,說讓我替她接個傳真,沒辦法,就只好從卓展跑回了店裏,一切都很正常!下面的工人,忙得不可開交!我就來到了二樓,我回到了辦公室,這時傳真已經發過來了。背景音樂加上嘈雜的聲音,這讓我很鬧心!就隨手把門給關上了!外面的噪音,小了好多!可這時,卻傳來女人的呻吟聲,是那種壓抑不住的聲音!可以肯定是王姐的辦公室傳出來的,因為這邊只有我們兩個辦公室,會議室、財務和庫管辦公室都在樓梯口,中間石備件庫,而且都是石膏板的,不可能傳出聲音,再說我和王姐的辦公室頂棚是有一個圓孔的,以前裝空調是留下的,雖然有管子但並沒有做密封,因為都是在屋子裏面,所以就沒有封!玻璃牆是用百葉窗檔的。不過,誰又能百分百檔的嚴實呢?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爬在沙發上,順著百葉窗的縫隙看了過去……

天呀!只見王姐正趴在桌子上覺著屁股,一個膀大腰圓的男人正抱著她的屁股瘋狂的來回抽動!兩個人的衣服都沒脫下來!只是露出了該漏的部分。天呀!直線距離就只有不過1米,啊!真有些不可思議!我不敢再看了!但又有些好奇!但還好!很快那個男人就完事了!只聽見她們的對話:這麼快?

是呀!昨天老婆還和我?對了,我們部馬上還分車!我到時候,讓他們都過來!

你都說多少次了!

我見沒什麼新鮮的了,就趕快開溜!

第二天,我和往常一樣來到公司,早會,部門經理,彙報了上一個月的銷售情況!散會後,王姐就把我叫進了她的辦公室!

「小東,進來怎麼樣?累不累?」

「不呀!還好!」「對了,昨天下午你回來了吧?」「恩!是呀!」

王姐哭了!很傷心!

我問她:「王姐你喜歡李主任麼?」

王姐無奈的笑了!很靦腆!大家都明白怎麼回事了!只是沒有再去提這些話題!王姐要我晚上去她家吃飯!我又不好拒絕!就同意了!

晚上我們一起來到她家!好大的房子!是錯層的!「王姐,周哥不回來麼?」「他?不會的!他在我家的另一懂房子裏。」「孩子呢?」「在她姥姥家,我很忙,也沒有時間照顧她,就送我媽家了」「這裏很乾淨,不過不想個家?」「你也感覺到了?」「是呀!」

「那晚,她和我談了許多,聊了許多……講了好多她的秘密,她有一個哥哥,大她13歲,不是親生的是領養的!從她被李主任姦污後他們就開始保持著情人關係!」

那天,王姐非逼著我喝酒!我不勝酒力先倒了,就記得這些了!剩下的我都不知道了!反正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王姐已經離開了!

以後,王姐對我似乎比以前更熱情了,還不時的問我和女友關係怎麼樣?說心裏話好煩!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半年多了,這天,廣東的客戶來到吉林。他們是一對夫妻,男的要50多歲!妻子也不年輕,都差不多!不過保養得很有方法!呵呵!一種特殊的感覺!

廣東佬真的好好色!來到這裏,就趴在我的耳邊:問我哪里可以找到小妹妹!(呵呵!廣東人不要生氣呀!也許是個別人!我沒有什麼見識的!)

吃晚飯!我們聊的很投機!她和我說,晚上,我們出去Happy!我也只好硬著頭皮,點點頭!我們吃晚飯,來到了一家連歌場!好傢伙!頭一回,見到這樣排場的連歌場!包房居然是套房!

我們唱了一會兒!陪酒小姐都來了!王姐見我有些遲疑,就伏在我的耳邊輕聲到:陳老闆點名要的!不好托詞的!噢!

好開放的廣東人!居然在自己老婆面前和小姐樓樓抱抱!她老婆就像沒事人似的!PF!PF!

不一會兒,她酒樓這兩個小姐座進來裏包!雖然音樂聲音好大!但還依稀的能聽見她們的淫叫聲!

這時,又過來了一個男人,很帥氣!但有些娘娘腔!(像!像個鴨子)王姐熱情的招呼他,看來她們很熟悉!「XX,今晚要好好招待一下陳夫人呀!」那一夜!我渾身燥熱!但我們還是忍耐著,彼此雖然對視著對方,眼神中傳遞著性的需求,但彼此都沒有勇氣衝破這薄薄的一層。

第二天,我們如期的談完了合約!陳老闆邀我們去他的工廠裏參觀!盛情難卻,只好欣慰的接受!

次日下午,我們踏上了廣東的列車!是哈爾賓開往廣州東的!我們正好是一間軟臥,兩個女人睡下鋪我們睡上鋪。但彼此似乎都沒有困意,大家就聊了起來,陳老闆,除了生意,三句不離性,給我們講起她們夫妻在廣東玩性交換,還拿出筆記本給我們放她們現場的錄影,好傢伙!大家看的都火撩撩的。

大家都累了!躺在鋪上就都睡著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似乎在睡夢中聽到了呻吟聲!

原來,下鋪的陳老闆,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和王姐搞到了一起,而且,他的老婆還拿著性玩具,在配合著她的老公,王姐此時似乎就是個性奴隸,一絲不掛的站在地上,伏在陳老闆的身上,嘴裏含著陳老闆的雞吧來回吸允著,陳太太正用一支兩頭都是龜頭的假陽具在王姐的陰道裏來回的抽插!不是的用嘴和舌頭添弄女人最隱秘的地方,還用一個尖尖的三角托似的橡膠製品在潤滑油的配合下,很有技巧的在王姐的肛門裏深淺有秩的來回抽插,手法看著就很純熟,當時我也就是猜測!畢竟大家都是第一次經歷!漸漸的整個三角托都插進了王姐的肛門「小妹,你的屁眼好緊呀!這是我最難弄的一個!」陳太太講道。王姐並沒有回應,只是埋頭拼命的吸允陳老闆的雞吧!陳老闆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有多麼的舒服!

陳太太很快又抽出了那支插在王姐肛門裏的三角托,有往她的肛門裏面擠了些潤滑油,陳太太又拿出一串小珠能有六七個,沒細查。她在上面抹了些油,就一個一個的往王姐肛門裏塞,「啊!」王姐停了下來,不再挑逗陳老闆了!她的手握著插在她陰道裏的假陰徑,整個人似乎都有些緊張!她回頭看著陳太太,顫抖的說:「嫂子,您這是幹什麼?」「小妹,你別管,一會兒舒服就行……」對是六個,她都塞進了王姐的肛門,在外面,就只留下了一個黑色的小繩和一個環狀的拉手。

陳老闆起身,挺著雞吧,來到王姐的後面,王姐還是撅著趴在下鋪上,陳太太後退了一下,和王姐躺在了一起,她讓王姐趴在她的身上。她開始撫摸王姐的乳房,但王姐明顯的有些害怕,並沒有去碰陳太太的大乳房,陳太太也不心急,只是給王姐拿了瓶飲料,很小,我頭一回見到過,我猜測是飲料,陳太太也是這麼說的!但王姐喝了以後,開始還好!沒多久,就開始和陳太太摟在了一起!兩個人似乎像做愛的前戲一樣相互親吻,相互撫摸,天呀!這是兩個女人呀!眼前的一切讓我目瞪口呆,這時陳老闆不知道什麼時候穿上了一件褐色的皮內褲但上面還多了一個假陰頸,好傢伙,好嚇人,轉眼間一個男人有兩個雞吧了!但那個假的卻拴在了肚皮上,不解!

正當我想看個究竟的時候,兩個女人摟抱在了一起王姐跨騎在陳太太的身上,而且樓的很緊很緊,陳太太的腿向外分著並向上舉起托著王姐的雙腿,兩個女人的下身都清晰的裸露在我們面前,一個是正向的一個是反向的,此時,陳老闆走了過來,先是將雞巴插進了陳太太的陰道然後才握著假雞巴,插進了王姐的陰道!啊!啊!啊!好傢伙兩個女人都出了聲!但似乎車廂裏的音樂蓋過了這一切!我也真正的明白了陳太太的用意!真是輕車熟路呀!陳老闆,前後拼命的抽插著,廣東人的小個子,似乎對他並不是很有利!但低矮的床鋪,恰恰彌補了這些不足!眼前的一切,讓我驚呆了!也打開了眼界!當我覺得一切即將隨著陳老闆的射精而結束時,我大錯特錯!這才剛剛開始!

我被陳老闆叫了下來,要我一起玩,都開始了也就只有繼續了!

王姐也和陳太太分開了!兩個人似乎很滿足的樣子!王姐姐就像一灘爛泥,她已經到了極限!而陳太太她卻躺在了一邊!「呂老闆,讓我見識見識你的厲害!」說著,她伏在我的身上開始在一次的挑逗!好厲害!真是個騷貨!不!是個淫娃!

她用舌頭舔我的龜頭,用手指托著我的睾丸,很有巧妙的揉捏!她用舌頭舔我的肛門,還在我的肛門裏擠了些潤滑油,因為我感覺到了一股冰涼的液體流進了我的肛門,接著,她就用一個很軟的東西,插我的肛門,但我稍微感覺到疼的時候,她居然可以馬上得就退了回去,(好有經驗的女人!)就這樣!她將那東西插進了我的肛門,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雞巴早已挺立了起來!她一隻手借著潤滑液上下的擼著我的雞巴,另一隻手在玩弄我的肛門,真不知道,是我玩她還是她玩我!有些口渴,隨手拿起身邊的一小瓶飲料喝了進去!這時才反應過來,這是春藥!可我已經喝了!

接著她居然用一支假陰莖插進了我的肛門!媽媽呀!我被操了!但那種感覺很舒服!並開始由慢到快不住的抽插著!直腸有一種被充滿的感覺!(也許男人插進女人的陰道,女人的感覺和我現在的感覺應該是一樣的!我猜想!)她騎在了我的身上!上下扭動著!在我的眼前,她已經不是那令人尊敬的美婦了,完完全全是一個淫蕩的騷婦!

精疲力竭的我們都睡了過去。

再此醒來時!我們已經來到了廣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