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小女友被一群工人操

我的女友絕對不是什麼絕色美女走在路上也少有人會特意瞄她,只因她思想單純、個性活潑,因此人緣很好。她在打扮上幾乎不會多加著墨,時常一件休閒上衣、短褲,或者簡單的休閒襯衫加上牛仔褲就出門。

這次去海邊玩,也是我好說歹說,讓她穿了件比較有海洋風味的白色連身短裙,至少像是夏天的感覺。但見她一頭長黑髮,身材瘦瘦小小,胸部也不算突出,唯一可以稱讚的好像也只有沒有什麼贅肉的渾圓屁股了吧。

我們盡興的玩了三天,終於疲憊的回到家鄉。這三天雖然我們同床共枕,卻沒有發生比接吻更進一步的事,我每一次的進一步都被女友擋了下來,因為她認為時機未到,她也還沒準備好。我不想讓她生氣,也不想破壞這次旅行的氣氛,因此都忍了下來。

今天正好車站在施工,又是平日,因此整個站內沒什麼人。幾個施工的工人們只穿著工作短褲在旁工作,黝黑的上半身流滿了汗,橫豎著肥肉或是肌肉。

旅行了三天,我和女友的感情正在高峰期,我見四周除了幾個施工的工人沒別的人,坐在候車位上直接右手一摟,將女友摟進懷裡熱吻一番。

女友似乎也因為旁邊沒有人的關係,原本放在腿上的雙手也舉起來抓著我胸前的衣服不放,穿著海灘拖鞋的雙腳微微打直。我隱約看見那幾個施工的工人似乎正偷偷往這裡看,竊竊私語。

我們親吻了大約一分鐘,女友的班車終於來了,我們才依依不捨分開。我深深覺得,她不讓我上本壘,不是不夠愛我,只是真的還沒準備好而已。

我替她將行李拿到通行柵門前,目送她走進地下道通往另一個月台。隨後我輕輕哼著歌,輕快的轉身離去,準備回家。

我繞過半個火車站,看見給工人休息的小鐵皮屋,外面坐了兩、三個正在抽菸或剔牙齒的工人,同樣赤裸的壯碩上半身閃著汗的光澤。

我看著他們,他們也面無表情的看著我,似乎是工作的很累了。忽然間,像是有人從裡面呼叫他們進去屋子裡,他們便搖搖晃晃的走進鐵皮屋裡了。

我聳聳肩,繼續向前走,遶行了鐵皮屋,來到它的後門。雖然這鐵皮屋只是臨時搭架建的,但說起來空間也頗充裕,讓十幾個工人在裡頭休息也不會覺得擁擠。後門沒有關好,我聽見裡頭傳出大大小小的吵鬧聲,卻很像是歡呼或者叫囂。

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剛好今天的心情很好,也不顧身上還揹著一大包行李,便挨近門縫偷偷查看。

竟然看見了我的女友!

不會錯的,我的女友身穿白色細肩帶連身短裙,腳上穿著我們去海邊時買的白色沙灘拖鞋,右腳踝上繫了條和我的一模一樣的紅色衝浪繩。這不是我女友,會是誰!

我的行李砰通掉到地上,但裡面的人正在興奮的對話所以根本沒注意到。

我女友被大約十來個工人圍著,雙手緊扣,無助的環視著每個人的臉。工人們各個不懷好意,我注意到他們下身褲頭已高高突起。

「我剛剛看妳跟男朋友親很火熱喔!」一個工人語帶輕挑的說。

「皮膚很白喔,真是可愛!」另一人說。

我女友微微後退,卻發現後面也都是人。

一個眨眼間,有人抓住了女友的頭髮,把她壓跪到地上。此時所有的工人像是有默契一般,全都掏出火燙充血的陰莖,拼命撮弄愛撫著。我甚至注意到其中幾個人有入珠。

我緊握拳頭,卻發現自己竟也微微勃起,不,應該說是強烈充血。看著那個再三阻止我上壘的清純處女女友,竟然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工人團團圍住,我不禁稍為興奮起來。

此時我絲毫沒注意到背後有人悄悄接近我,用粗壯的右手從脖子將我勒住,並且從左手拿出亮晃晃的瑞士刀,那人工作一整天的汗水惡臭味撲鼻而來。他笑著向我比了個安靜的手勢。我怒氣沖天,他居然真的用刀尖抵住我的臉頰,讓我動彈不得。

此時,屋內已經開始動作。剛剛抓住我女友頭髮的人,已經蹲下來跟女友蛇吻,女友緊閉雙眼,眼中含著眼淚,雙手卻被逼著幫另外幾個人輪流手淫。

「像在親妳男朋友那樣伸出舌頭!我就是妳男朋友!」那人命令,並捏著女友的臉頰逼迫她張開嘴巴。

「手好小好白,真舒服阿!」

「套弄快一點!」某個人撐著腰低頭命令,女友不得不加快來回撮弄的速度。

「現在給我蹲著!」和她親吻的人此時又命令,從女友嘴裡拉出一條細長的口水銀絲。

女友雙眼含著淚水,從跪姿慢慢改成蹲姿,連身短裙裙襬向後滑動,露出一點點內褲。從我這個角度看,她的門戶大開,正好對著後門。

為了旅行方便,加上個性講求簡單,女友穿著便宜的免洗內褲,內褲上頭被我用簽字筆寫著「我愛芷郁」,還標明了日期,是我跟她開的小玩笑,想不到今天被這些工人看光了。

「我愛芷郁?哈哈哈,是妳男朋友寫的嗎?他幹過妳了啊?」工人掀起她的裙襬,指著內褲哈哈大笑。

「芷郁!真是好名字!聽起來就想狂操!不過被開苞了真是可惜。」

「看她穿的這麼騷,沒被開過才奇怪咧。」

生性單純的女友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雙眼含淚的蹲著,雙手竟然還乖乖的快速抽動替那些工人手淫著。

此時,工人想要把手伸進女友的內褲裡,女友終於放開那兩根肉棒,抓著那工人的手,拼命哭著搖頭。

一個有刺青的人從後面抓住女友的頭髮,大力搖晃。

「都被開過苞了,還裝什麼矜持!騷貨!妳穿成這樣就是想給人幹!」

「我…我沒有…」女友首度開口,卻阻止不了一切發生,那人的粗大手掌已經探進女友的內褲裡。

那人忽然雙眼一睜,大喊出聲。

「喂!這小妞是白虎啊!」工人大聲說,一把將女友的免洗內褲撕破。

門外被人挾持的我看得也呆掉了,我可以感覺後面挾持我的人陽巨也興奮不已的頂著我的後背。

芷郁裙子下的陰戶潔白無瑕,沒有半根陰毛!

「原來妳是無毛穴!」工人淫猥的看著女友說。

「不…不是!是為了去海邊…剃的…」女友越說越小聲,除了淚水之外現在臉上多了紅暈。

「少廢話!妳男朋友真是有福啊!交了這樣一個騷貨,哈哈哈!」說完,大家也都笑了起來。

事實上,單純善良的女友怎麼會想要把毛剃光呢?也是我跟她說過修毛對於體味或者泳衣,都有影響,想不到,她竟然把它們全剃光了!連我都不知道她是個無毛女孩!

這個時候,開始有人抓著她的頭去口交,可是她根本不會。

「來幫我吹吹喇叭吧,小淫妞!」工人說。

女友雙眼流出泊泊眼淚,嫌惡的握住一根肉棒,竟然用力的對著它吹氣。

這個舉動簡直讓在場的色魔們笑翻了,這一笑,不知道是讓女友更加羞辱,還是摸不著頭緒。

「妳男朋友幹過妳這麼多次,沒叫妳口交過?」其中一人邊笑邊問。

「用吸的,用力吸!」

「對,不要用牙齒,含著它,就像在含棒棒糖跟冰棒一樣!」

「抱歉啊,我的小弟很臭,妳來幫他舔舔吧!」

「用舌頭再龜頭上打轉,妳知道龜頭吧?對了,就是這樣…小賤貨…」

「頭慢慢前後擺動…對了…對了…一學就會,果真騷啊…」

女友蹲在地上,左手被人捉著打手槍,右手也被拉去撫摸睪丸,一頭黑色長髮慢慢晃動,嘴巴則是含著某根陰莖來回套弄。

此時剛剛那工人也把粗大的手掌伸向女友無毛乾淨的下體,在她那其實根本完好如初的處女嫩穴外撮弄。

「還這麼緊…該不會其實妳還是處女吧?」那人抬頭問。

「回答!」有人甩了她一巴掌,逼得女友把正含著的陰莖吐了出來。

女友屈辱的、慢慢的點了點頭,雙眼又流出斗大淚珠,這使得十來個工人們又是一陣淫穢的歡呼。

「看來我們真的是賺到啦!」

「想不到這種騷貨竟然還會是處女!每次在路上看到這種的就好想操幹啊!」

「真是賺到!」

「抱歉啦!芷郁妹妹的男朋友!哈哈哈!」

女友羞辱的想哭,卻又被壓回去繼續幫另一個人口交,眼淚從泛紅的雙頰流下,嘴巴和身體卻不能休息。

那工人已經將手指伸了進去,似乎對著無毛嫩穴又摳又弄,女友彎曲的雙膝微微顫抖。

「真緊,看來真的是處女。不過裡面已經溼透啦,心裡面八成很想被幹呢!」那人加快手指頭在女友絲毫不能防備的小穴裡的速度。

「是不是想被幹?快說!」

「啊啊…啊…沒有啊…很痛啊…」女友緊緊抓著兩根肉棒當做支撐物,已經忘了口交,張大嘴巴呻吟著,現在雙腳已經開始想往內夾,卻又想大力的呈M字形張開,正微微的開開闔闔。

不知道哪裡來的雙手,乾脆直接把女友的妝腿撐開,呈現M字形狀。正在摳弄的手指,也由一支食指變成

食指和中指一起在陰道裡摩擦,女友想把腿合起來卻被人用力扳開。

「別忘了口交啊!騷屄!」又有人壓著她的頭進口交。此時女友似乎已經要受不了了,原本平直的腳板已漸漸墊起腳尖,屁股一緊,幾乎所有力氣都集中在下半身,而撮弄小穴的人也毫不客氣的掰開兩片陰唇,恣意且快速的用手指強姦著我的女友。

「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女友緊皺眉頭不斷呻吟,眼淚被硬擠了出來,可是工人們根本不讓她有喘息機會,一邊逼迫她口交,一邊還把手伸進女友寬鬆的連身短裙把玩她的小胸部和乳頭。

而女友被大力分開到極限的雙腿,已經搖晃顫抖的非常厲害,腳尖用力墊起,腳拇指和食指用力夾緊人字拖中間的柱幹,使得腳後跟懸空起來,大小腿也用力似的緊繃。

「這小妞的穴穴夾緊了呢,很舒服吧?」

女友的瀏海散到眼前遮住了眼睛,淚水和汗水以及紅暈充滿了臉龐,有人壓著她的頭持續讓她含著一根特

別粗肥的肉棒,她雙手緊緊握住兩旁的肉棒當做支撐,身體充滿了流汗的光澤,搖搖晃晃著。負責撮弄小穴的人一手繞到女友背後扶助女友的腰,一手加速到最快,手臂上壯碩的肌肉暴凸出來。

「用舌頭,一邊吸著,用力吸!」讓女友口交的工人按著她的頭前後套動。

「嗯嗯嗯嗯…啊阿阿…啊!」女友下巴一縮,腳尖墊到最高點,小穴一緊,一股淡黃色的尿液從光滑的小穴中激射而出,淋滿了那工人的手。

「哈哈哈!我以為她會潮吹!」

「原來是尿尿!妳忍很久了吧!哈哈哈!」

女友下半身仍用力顫抖著,而此時被口交的那人忽然拔出他那特別粗肥的肉棒,用一手緊緊握住它。

「啊啊!不小心射了!」那人大吼著,手裡的粗肥陰莖一個大力抖動,射出一大沱又白又濃的精液,噴在我女友臉上,而且竟然不只噴了一次,而是連續噴了五、六下,每一下都是又濃又稠。

「剛剛她尿出來,竟然也用深喉嚨把我含到射出來了!」那人甩著陽具把剩下的精液甩到女友臉上。

他射出的精液量簡直讓人無法相信,女友像是被一整碗醬糊直接砸到臉上,一些精液沿著她的臉滴下來。

「你也射太多了吧!哈哈哈!」

「沒辦法,整整半個月都在工作,存了這麼多!」

女友被射的幾乎無法睜開眼睛,雙腳一軟,跌坐到自己的尿液裡,連連喘氣。有人從後面一拉,女友的連身裙就被脫掉了。女友小小的胸部外罩著無帶胸罩,也是被工人們一拉就掉下來。此時的女友,除了拖鞋外,已經一絲不掛的呈現在這十幾個工人面前。

「好了好了!大家都忍不住了!快點開始吧!」所有工人紛紛脫下礙事的褲子,露出長短不一的陽具,等著上我女友。

「我們可是有好幾天沒爽過了!」第一個人挺著肉棒,抓著女友的腳踝直接插進濕淥淥的無毛小穴,雖然還很緊,不過似乎毫不費力。

「對啊!說不定每個人射出來都像剛剛那傢伙一樣多呢!」有工人把女友的頭扶起,好讓她看著自己被強姦。

「說不定喔!而且我們每個都要射在妳那個…」

「無毛的白虎騷屄裡~哈哈哈!」

「說不定會懷孕喔!」

聽到這句話,女友忍不住又要哭了起來,不過似乎已經沒有多餘力氣,只好小聲啜泣。

「哭啦?是因為太舒服嗎?」這些工人根本不憐香惜玉,粗暴的對著我女友的嫩穴抽插。

「放心吧,我們每個人都不會只幹一次的!」一個人射在女友的小胸部上說。

「你看她胸部好小,根本沒發育完!哈哈哈哈!」

「越看越像在幹小女孩,真是爽啊!我要射囉!芷郁妹妹!」第一個人撐起身子,屁股一用力把全部的濃精都射在女友的處女陰道裡。

第二個人迫不及待地補而上,這個人滿身肥肉,陰莖裡入了珠。

「真的很像小女孩,讓我想起隔壁鄰居的女兒!操死妳,小賤屄!」那人掰開女友閃爍著水光的無毛嫩穴,將入珠陽具直直的挺進。女友的處女小穴根本受不了這種入珠的肉棒,睜大眼睛,雙手伸直緊緊抓住肥胖工人的手臂。

「無毛小騷屄,抓緊一點!」那胖男把女友雙腿架在肩膀上,陰莖大力的開始抽插。他每次的抽插都是一股作氣,插到底再往後退到只剩龜頭在陰道裡面,入珠不停的摩擦著窄小的肉壁。

「唔唔唔…」女友表情扭曲的接受他無情的抽動,已經夠粗大的肉棒再加上入珠刮弄著她未經人世的嫩穴,令得她腳趾彎曲,反咬著的嘴唇泛白。

他們全都直接射在我女友的處女子宮裡,毫不留情。

女友被玩弄到後來幾乎連呻吟聲都只是一長串的呼號,起出些微泛水的無毛嫩穴,到後來也開始被插的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那些巨大的肉棒一根接著一根腮近我女友芷郁的小腔室裡,睪丸無情的趴趴趴拍打著女友渾圓白皙的小屁股,一股又一股濃精湧入女友的嫩穴裡。

一個工人抱起女友的屁股,對著後門,打開她的雙腿,站著從背後用勞動者才有的好腰力抽插著她已經被插的粉嫩紅腫的小穴。女友雙手往後環抱著那名壯碩工人的脖子,腳板用力的扳平並夾緊拖鞋,下體呈現完美的M字,臉上的淚水已經乾了,只剩汗以及紅暈。

「我看妳的小穴已經被射得黏糊糊的了,換個洞好了!」那工人說,一拔出肉棍,女友白皙光滑的穴口馬上流出白濁的液體。

原本已經快要神智不清的女友,聽見這句話馬上瞪大眼睛看著工人。

工人讓女友四肢著地跪在地上,濕黏的陰莖直接突襲女友那被淫水跟精液沾溼的屁眼。

「等一下…等一下…啊…」另一人不讓她說話,把剛剛才射完精卻又馬上朝氣蓬勃的肉棒捅進女友嘴裡。

「等一下換妳坐在我們身上,自己扭腰,知不知道?小淫娃?」被口交那人抓著我女友的頭說。

我那活潑善良、個性單純的女友芷郁,現在已經變成鐵皮屋內滿身精液、那群滿是汗味工人口中的小賤貨了。

昨天晚上她說等她嫁給我的時候就會擁有她的第一次,結果現在她連屁眼都被人操幹著。我一邊勃起著,一邊忍不住流眼淚,我背後那個人很狠揍了我兩拳,把我丟在地上,進入屋內加入他們的輪姦盛宴。

我從草叢中望進去,只見女友雙手扶著膝蓋,蹲坐在某個工人肚子上,滿臉紅暈的讓肉棒在自己被射的滿滿的無毛小穴,或者紅腫濕黏的屁洞裡抽插。我看著她右腳踝上繫著的紅色衝浪繩,那是第一天到海邊的時候買的定情物,可是此時它的主人卻被迫自己扭著腰被幹。

我思考的同時,他們又換了姿勢,緊抓著我女友的屁股從後面又是噗滋又是啪啪啪的幹著…

慢慢的,太陽下山了,我躺在地上不想起來,也不敢起來。大概已經過了四或五個小時。

最後我還是鼓起勇氣站起身來,從後門縫隙看進去。工人們都走了,只留下躺在地上暈過去的女友。

我走進屋內,屋內滿是汗臭味和精液的腥臭味。

芷郁顯然是躺在地上暈過去了。她的劉海和髮絲黏在冒了許多汗的臉上,滿臉劇烈運動後的紅暈開始消退,全身都是精液,雙腿彎曲立了起來,子宮和屁眼不知道被射了多少發,汗濕之後更顯光滑的無毛嫩穴還在流出液體,和闔不起來的屁洞所流出的液體匯集,兩個穴同樣紅腫發紅,小腹微微隆起,看見整個肚子裝滿了精液。

這個對我說時機未到所以不能讓我上壘的女孩,剛被一群粗壯工人輪姦過不下二十次。我最喜歡親吻的嘴巴微微顫抖,下巴上都是工人濃稠的白液。

我脫下褲子,掏出充血已久的肉棒,毫不費力的插進她那濕潤黏糊的無毛肉穴,被那麼多人抽插過已經有些鬆動,不過那粉嫩的肉壁還在微微收縮,我可以感覺到裡面充滿了別人的精子和我女友自己的淫水。

我撥開女友汗濕的瀏海,開始挺動下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