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奴隸

水靈,是我可愛的奴隸。

當然,這個不單是主人和奴隸的關係,我是真心愛著水靈的。沒有愛和信任 的關係,我不相信可以進行SM。水靈對我來說,是無人可以取待的愛奴,同時 也是我最愛的對象。

那一天,我又前往那一家咖啡店,因為我所愛的水靈就在那裡等候。因為工 作關係,我大約遲了十五分鐘,但是水靈仍是一貫的笑臉來迎接我。我們兩人喝 著茶,享受一段傾談的時間。這段祗屬兩人的時間,我等了很久了。我從坐位中 站起,水靈完全明白我的心想著甚麼,很馴從的跟隨著我。

到了別墅,我拿出皮鞭和繩索,立即就向水靈下命令:「來,站起來,雙手 放到後面。」

水靈她像蚊子發聲一般回答了一句:「知道……」接著就慢慢站起來。

祗見她害羞得兩頰也染紅了,然後她靜靜的將手放到背後,我隔著她的衣服 給她繞上繩索。每當繩索勒到水靈的身體,她就輕微發出「嗚……」一聲的呻吟 聲,表現出一副辛苦的樣子。

「水靈,妳覺得痛苦嗎?若是忍受不了,就告訴我。」

我這樣溫柔的問她,水靈就點頭向我示意。因為是我的奴隸,所以就極力忍 受著痛苦。特別是今天,我命令她不可以戴上乳罩的,當繩索在她乳房的上下綁 過時,一個豐滿的胸脯形態,立時就透過上衣浮現出來,看來她有照我的說話來 做了。

「水靈,或許會有少許痛的。妳乖乖的不要動啊!」

水靈絲亳不動,站立得像根柱一樣的堅固。我在她的口貼上一塊膠布,然後 我就走進浴室去。我在洗澡的時候,想著東西,就祗是被綁著的水靈:她現在怎 樣呢?開始覺得自已是悲慘的?抑或想要稍後的發展,害羞得令她現在非常興奮 呢?祗是這樣想著,我的那話兒就很自然的充滿力量。

我步出了浴室,一邊看著被綁著的水靈,-邊就喝著啤酒,使我感到異常滿 足。特別是眼前的水靈,因為她這樣可愛,令我這樣的感覺更為強烈。

「噯,水靈,妳給我這樣綁著,妳想怎樣?反抗也是沒有用的了啊!」

水靈的面孔露出-種不安的感覺,眼神流露出乞求我釋放的樣子,定睛的看 著我。

「就算我要令妳怎樣難堪,妳也惟有是忍耐呢!」

我隔著她薄薄的外衣,伸手撫摸著她的乳房。因為膠布貼著水靈的口,所以 她祗能發出「唔唔」的響聲。

「看來妳今天沒有戴上乳罩呢?真是個好孩子。那麼,妳給我看一下妳的乳 吧!」

水靈給綁得不能動彈,但是仍拚命的扭動著身體,給我看到她虛弱的抵抗, 我仍可以將水靈上衣的鈕扣,逐顆逐顆的解開。

「這樣可能是很可憐,但是妳是我的奴隸呀!所以妳不用想那麼多了,乖乖 的給我看吧!」

我這樣說著的時候,手已經伸到她的胸前,一使勁就將她的乳房拉了出來。 很有實感的,實在是個很好的乳房呢!而且因為上下也用繩綁著,令她豐滿的乳 房,更進一步的大了起來,向前躍出來一樣。

「水靈,妳很美麗呢!卻是這樣難堪的樣子,妳真是何憐呢!」

水靈知道自己的立場,不知是否有點後悔了,露出一副快要哭的樣子。雖然 水靈已經過了二十歲,仍然是存有少女的樣子,為我這樣的中年人作玩具,必定 羞恥得很難忍受吧!不過她生來就是被虐的人,又和我這樣的人遇上,這個實在 是難解的命運。

「那麼,水靈,不如妳也喝點啤酒吧!」

我讓她坐到-張椅子上,向著可憐的水靈,惡意的這樣向她說。

「水靈,妳辛苦嗎?好吧,我就讓妳可以告訴我吧!」

我就將貼在她囗上的膠貼撕開了。

「單是給人看著,反而是覺得更加羞恥嗎?想我觸摸一下嗎?」

要她自己的嘴巴說出這樣淫亂的說話,就是最羞的事。但是水靈的身體相信 已經忍受不了,-定是很想我來撫摸的。

「不要……不要這樣對待我……求求你!」

「那麼就算了吧,我還是回去好了。」

「不要!不要將我留下……求求你!」

「那麼,妳想我怎樣?妳就老實-點的求我吧!」

水靈對知道就算反抗我也沒有用的,於是就輕聲的向我哀求:「請你……撫 摸我……」

「想我撫摸妳的哪裡呀?我不明白啊!」我故意的要令水靈更加難堪。

「乳房……請你撫摸我的乳房。」

「是嗎?我差點不記得水靈妳的乳房是很敏感的。好吧,我就撫摸妳的乳房 吧!」

她的那雙乳房非常豐滿,實在和她那幼嫩的面孔很不相稱,我就溫柔地揉弄 她的乳房。水靈他將頭擺向一邊,忍受著我玩弄她乳房的恥辱。我就進一步捏她 的乳頭,當我輕輕接觸,她就閉上眼睛,發出喜悅的聲音。水靈那淡粉紅色而柔 軟的乳頭,受到這樣的刺激,立即就硬得尖了起來。

「真拿妳沒辦法呢!僅是接觸妳的乳房,就已經這樣興奮了……」

「對不起……對不起……」像是做錯了甚麼似的,立即就向我道歉。

這樣的水靈就最可愛。

「現在,妳最羞恥的地方要給我看了。妳明白嗎?」

水靈就像被捕的女囚犯那般,輕聲的點頭回答。

我溫柔的將她的短裙脫去,令她祗有穿著一條內褲。

「來,水靈,妳想我怎樣做,妳自己說吧!」

水靈雙腳像是合緊了的,默默不敢作聲。

「妳說不出來嗎?」

我用略為強硬的語氣來催促她,水靈就成惶成恐的說出來。

「……水靈是個淫蕩的女人。請你……處置我吧……」

「是嗎?像水靈妳這樣的女人,一定要用盡方法來處妳才可以呢!那麼,首 先該怎樣做才好呢?」

水靈已經完全習慣了當我的奴隸,就算我不強迫她,她也自然的說出來了。

「請你……脫掉我的……內褲。」

「我想,水靈妳下面的口已經濕了一大片了吧!」

「不要!請你別這樣說。」

我-邊將她的內褲脫下,-邊這樣羞辱她。

水靈的那部分不知何時都剃光了毛,非常美麗的。因為她還是這樣幼嫩,所 以無毛對她最合適。

「呀呀……很難為情啊……別這樣看我啊……」

唯一遮蓋水靈身體的布,也終於給我奪走了,露出了她誕生時的樣子。

「真是美麗啊!水靈,妳是我的奴隸妻子呀,妳一定要服從我的命令呀!明 白嗎?」

我再-次要她發誓服從我,水靈已經死心塌地的跟從我了吧。

「……知道……」她點頭的回答,之後她也沒有再抬起頭了。

「那麼,首先妳就將腳張開吧。照我的說話做,我要徹底調查你呀!」

水靈那個恥辱的地方,我就仔細的檢查,看她是否剃得乾乾淨淨的。

「呀呀……很難為情啊……」

水靈的耳朵也染得通紅了。在猶豫之下,仍然將雙腿張開。

「單是將雙腿張開是不行的,妳還要好好的向我請求啊……」

「呀……請……請妳……看我吧……」

可愛的水靈露出這樣可憐的樣子,就令我更想苛刻的對待她。

「想我來看,就再將雙腿張開一點呀!」

「呀!太過份了……」

我將水靈趕到很悲慘的狀況,她用很痛恨的眼神看著我,但是仍將腳更加的 張開。

「好,這樣才是乖孩子嘛。待我仔細的看妳這裏吧!」

我將面孔靠近水靈那個部分,看到那裏的線條,真的令我大為驚艷。就像以 往一樣的幼細美麗,在那緊閉的地方,愛液慢慢的滲出,此刻已經有滴下來的樣 子。

「水靈,妳這樣怎麼行啊!都已經這樣濕了……我才不過是撫摸妳的乳房罷 了,妳就已經這樣子?」

「對不起……請你放了我吧……」

「我不會將妳放掉的,我會更仔細的看。妳請求我吧。對了,水靈,妳說: 『請你將我淫蕩的大陰唇張開,請你看到我的深處吧。』快點說呀!」

水靈雙眼緊閉,對這個命令有所猶豫。

「要是妳不聽我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了。我就將妳留下,自已先回去了。」 我再-次-這樣的相迫水靈。

「不要!我明白了,我說就是了。請你將我……淫蕩的大陰唇……張開,請 你……看到我的……深處吧……」

「好,真是乖孩子,說得真好。」我也很老實的稱讚了水靈。

「水靈妳這樣求我,我也沒有辦法了,那麼我就仔細的看妳吧!」

我用手指將水靈的陰唇拉開。單是這樣輕輕一拉,他的愛液就源源不絕的湧 嫶,跟著像一條線似的垂了下來。

這個確是令人感動的淫猥場面。

「給男人這樣幹著難堪的事,妳居然還會覺得興奮。水靈,妳真是個淫賤的 人呢!」

「……對不起……對不起……但水靈是個淫蕩的女人……」

明明這是我的罪,我卻推到水靈身上,這樣我就可以更有道理的壓迫她。

「不僅是想我看的,還想我來玩弄吧?妳老實的告訴我。」

水靈那個女性獨有的部分,應該很渴望我的愛撫了,身體不住的抖震起來。 最終他的身體也忍受不了,向我作出哀求:

「求求你,請你……玩弄我的……大陰唇……啊……」

「好吧,這樣我就盡情的教訓妳吧。如想讓我容易點動手,妳將腰再向前挺 起一點吧!」

「呀……是的……」

水靈給我綁著,毫無自由的身軀拚命的扭動著,照我的命令來行動,於是我 就輕輕的撫摸水靈那薄唇般的肉壁。

「呀……嗚!你……我不行了……」

水靈的肉壁立即就像開花了一樣,愛液如泉湧出。也許是他年輕的緣故吧!

愛液的份量非常多,而且黏力也很強。我用手指沾了一點,祗是黏在我的手 指,液體垂下,卻又沒有落下。

水靈享受著我這樣的愛撫時,我就這樣對她說:「水靈,妳這裏還發出嚓嚓 的淫聲呢!」

「呀……不要!別這樣對待我啊……」

聽到我這個令她羞恥的報告,水靈的身體就很自然有了反應。

水靈的內部,可以說是俗語說的名器,給人一種吸啜的感覺。還有那種收縮 力,都是普通人所及不上的。

我的手指令到她差不多到達高潮-般,她就將我的手指吸了進去那樣,差不 多連手指也不能動了。我沒有強要她和我交合,但是從我手指的感覺,我已經知 道她是多麼的渴求了。

那個剃了毛的肉壁,更進一步的開花,愛液更加豐富的流出,發出更為美麗 的光輝。

「水靈,妳這個樣子要是給店裏的人或顧客看到,-定會給妳嚇-跳吧!」

我令水靈更覺難為情的說話,一句接一句的說出口。

水靈在餐廳裏是當侍應生的,我也是經常到那-家店,才知道水靈是那家餐 廳的偶像。看上水靈的客人,也有不少呢!

「要是他日有男人邀約妳的時候,我就告訴他們,我看過水靈這樣淫蕩的樣 子,好嗎?」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說啊……」

我根本沒有理會她,祗是自己繼續下去。

「真想不到,這個可愛的水靈,居然最喜歡給人綁著來戲弄的,原來是個有 被虐嗜的女人,他們一定會意想不到,給妳嚇一跳吧!」

「請你……請你放了我吧……求求你……」

水靈的那對肉壁,更加收緊起來,好像不想我的手指離開。而且,水靈好像 要我的手指插得更深的,更加使勁的扭動她那個動彈不得的身軀,發出可愛的聲 音來央求我:

「我不行了……!我快要高潮了……求求你,不要停下啊……!」

少女一般的面孔,在這樣的衝擊下已經變成了另一個樣子,完全是個成熟女 子的模樣了。

「我愛妳叫。水靈,我就令妳更加的興奮吧!」

水靈的身體是觸電了一樣,同時就將我的手指夾得更緊。也在這一瞬間,水 靈的身體像是完全沒有氣力了。於是我就將水靈的繩索解開,然後就抱他她到床 上。

「對不起……」我聽到她這樣輕聲的說出,之後就聽到水靈像是睡著了的氣 息。

「在妳的夢裏,我慢慢的和妳玩吧!」

水靈一絲不掛,而是有渾身的繩痕,我就這樣對溫柔的對水靈說。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我坐在床邊,看著睡在一旁的水靈。看著他的睡姿, 完全是不豐覺厭倦的。雪白而豐滿的美麗祼體,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在水靈的頸頂加上了一個狗用的頸環,我深愛的水靈,祗有她和我在一起 時,我就想將她綁起,成為祗是屬於我的東西。這個也是我想玩SM的原意,所 以,我也有讓她知道我的心態。因為沒有了愛,我們是不可能成立SM的。

水靈也曾經這樣對我說:「沒有情感的話,我是不可能進行SM的。」

我也認同這句說話。SM這回事,身心都是健康的,而且愛和信任都是最重 要的東西。就是這個意思,我不會令她的期望落空。也因為這樣,我才可以和水 靈締結這樣美好的關係。

在夢中迷失的水靈,終於也甦醒過來了。

「……對不起……我,我到底怎麼了?」

一雙大眼睛,像是很害羞的看著我,水靈就是這樣對我說。

「就是那樣就高潮了?高潮時的水靈,實在是最可愛的時候。」

我這樣向她回答,水靈就將臉龐埋到我的胸膛。

「妳剛才很辛苦吧?繩索的痕還沒有散去呢!妳真的很忍耐呢!」

她何時都要依偎在我的胸膛聽我說甜言蜜語,但是接著我又會用較嚴厲的語 氣,向水靈這樣問:

「水靈,妳知道現在掛在頸上的是甚麼嗎?」

水靈伸手到自己的頸項一模,面色立時一沉。

「妳試試說出來吧!」

「……是……頸環……」

今次我要怎樣對待她,水靈完全不知道。

「妳現在就是我可愛的寵物。來,讓我替妳扣上鎖鏈吧!」我就在水靈的頸 環連接了一條很長的鎖鏈。

「立即下床!」

水靈微聲的回答後,就照我的命令做了。

「這樣可愛的小狗,沒有衣服穿著,就是可憐呢。我就替妳穿上衣服吧!」

水靈就蹲坐在床邊,一臉憂心的看著我。

這個遊戲又要繼續下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