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與懦弱的錯過

秋天時,馬宇告別了他朦胧的愛,步入了XX市第九中學。

重新分班,從新認識許多新同學,每一個如馬宇一樣青春驿動的少男少女,都希望會借此碰見自己心中的白馬王子或是白雪公主。

爲此一段段王子與公主的愛戀故事,展開了……登校的日子到了,馬宇一大早就準備好,卻還是莫名其妙的遲到了,在突如其來的大雨中奔跑。

走投無路時,一個穿著潔白連衣裙的高個子少女出現了。

她叫楊洋,是馬宇爸爸同事的女兒,也是馬宇家的鄰居,他們從小就認識,可卻並不相熟,只是彼此從各自父母的口中來熟知對方。如隔壁家老馬的兒子今個又惹禍了,再或是隔壁家老王家的閨女又長高了,只是太瘦了並不好看。就這樣,一對本該是童話故事里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少年男女,做著最熟悉的陌生人。

楊洋撐來她的小草莓雨傘,毫不猶豫的把快成了落湯雞的馬宇框在傘里。小草莓雨傘很小,完全不夠罩住兩個其實也很小的人。玉米粒般的雨滴開始不斷地打在穿著潔白連衣裙的少女身上,而全身濕透了的少年卻因此得到了一絲久違的溫暖。

不光是因爲離開了雨水的侵襲,身體上的溫暖還來源於馬宇體內,還因爲那努力撐著小草莓雨傘保護他的少女,被雨水打濕了身著的白色連衣裙,顯出了她那凸凹有致,頗具雛形的嬌軀。

白裙子里與小草莓雨傘同樣花紋的草莓文胸與短褲,在她青春勃發、充滿生機的肉體襯托下,散發出粉紅色的瘴幕,把馬宇迷到了。

從那以后,他們開始結伴而行,馬宇再不在意別人嘲笑他的身高不足,這樣一個高出自己一頭的女生,不但不覺得會給自己壓力,反而覺得有她在,自己心里很踏實。

他們有時也會因爲偶爾的意外,而相互親吻,摟抱。每次短暫的碰撞,總是那麽的火熱與激情,卻又淺嘗即止。馬宇不斷的提醒著自己,楊洋不是理想中的白雪公主,她只是個醜小鴨,那個會讓你怦然心動,從而産生征服欲望的高傲公主,才是你要征服的對象。

於是,他們的關系依然停留在兩個彼此有好感,且又常常發生暧昧關系的同學上,除了偶然在回家或是上學的路上發生意外,因爲父母單位關系,被同分在九中高一最好的班級的兩人,在班里依然中規中矩,他們很少交流。聰明帥氣的馬宇很受女生的歡迎,相比之下除了個子很高,身材很苗條,再無其他的楊洋,則很難接近他。

楊洋再不斷的仰視他,崇拜他,直到他交了一個又一個的女朋友,依舊是想不起來一直在默默喜歡著、守護著、奉獻著、等待著他的自己,青春的少女再也守不住她也與同年齡的小姑娘一樣,被馬宇挑撥的泛濫了、騷動了的春心,她戀愛了。

是的,楊洋變了,不再等他一起上下學,不再在他失戀的時候來安慰他,溫暖他,不再在把飯盒里的好吃的一股腦的留給他。

馬宇很想知道那個從他身邊搶走她的男人是誰,可偏又是從來沒用心去留意過,打聽過,或許在他心理,根本還不能接受真的有那樣一個男人。

知道那個男人,還是有一天,馬宇的一個哥們來找他,說讓他助威加油。助威加油其實就是兩方人打架,給一方擺架子,壯聲勢,撐場面。

馬宇問他那哥們,爲什麽要打架,那哥們很詫異。

「你不知道嗎?小嬌被人給欺負了。」小嬌是馬宇哥們的馬子,也是他們的同班同學。那小妞可出名的很,是學校有名的交際花,交過的男朋友從高二到高三,再到校外的小混混,應有盡有,還曾經勾引過馬宇。

「那種女人,我早就勸你放棄了,偏要淌渾水。」「說別的沒用,哥們我已經陷進去了,幫不幫吧。」「幫幫幫,能不幫嗎!」「這才是好哥們!」於是那哥們廣招人手。在一天放學后,馬宇一群人便成功的把欺負小嬌的一夥人給堵在了校門外,楊洋赫然在內。

「就是這小騷貨,勾引我凱子!」「你說什麽,我沒有!」那夥人人少,見馬宇一方信誓旦旦的,便不敢插手,兩邊人靜靜站著,看著兩個女人,也是同班同學的小嬌與楊洋單挑。

別看小嬌個小,卻不是個善茬,高個子的楊洋明顯不占上風。

「啪!」小嬌狠狠的甩了楊洋一耳光。

「楊洋!」看那男人緊張的心如刀割,就是楊洋的男人吧!好沒用,我們只是人多,站一站場子,就不敢上了,僞君子!馬宇一邊心中罵著他,同時心理還有另一個聲音:馬宇,馬宇,你也是個僞君子,爲什麽不去幫楊洋,爲什麽,只因爲她抛棄了你,選擇了面前的這個男人嗎?馬宇臉上輕笑著,心理卻很矛盾,該不該出手,該不該原諒她的背叛!這時候,小嬌開始瘋笑著撕扯楊洋的白色連衣裙。

「你個騷狐狸,成天穿這個透視裝干嘛?還不是爲了勾引男人,好啊!今天我就讓你暴露個夠!」「不要,放開,我沒有!」「嘩嘩!」一片一片的白紗,被小嬌無情的撕裂。事隔多日,布滿草莓圖案的胸圍再次暴露在空氣之中。男孩們的眼睛都亮了起來,那個懦弱的男人終也是忍不住,狂叫著沖了上來。

一個沒用的眼鏡男,逃脫不了被群毆的命運,其他人見這陣勢都跑的沒了影子。隨后在眼睛男的呼痛聲中,楊洋變成了只,赤裸上身,只穿著草莓短褲的小白羊。她一手捂著不時露出的白嫩淑乳,一手死拽著短褲,拼命地放抗這小嬌的糾纏。

「馬宇,幫幫我,救救我!」倔強的楊洋終於不再對那個昔日自己的王子視而不見,出聲向馬宇呼救。

馬宇呆望著那個不斷顫動的乳球,漸漸地被晃亂了眼睛,兩只白晃晃的乳球,像是兩只在草原上奔跑跳動的乳兔。

叼著煙的社會男看馬宇魂不守舍的樣子,準備先把狠話撂下。

「你叫馬宇,相好的?前任?不管怎樣,咱們今天醜話可說在前面,我來是來給我干妹妹出氣的,誰阻我,我就滅誰,別說我毛子不給你面子!」「哎!毛哥,別別別!這可是我兄弟呀,咱一家人,別大水沖了龍王廟啊!」馬宇的哥們趕快上前來拉開正在神飛天外、自在遨遊的馬宇。

「咋了哥們,看不下眼了,別管閑事,你就是來站隊的,這毛哥可不是我請來的,是小嬌。聽說他打起架來不要命,咱沒必要惹他。」「哈哈哈!小騷貨,逼都濕了吧,還說沒勾引男人……」在小嬌的戲谑歡笑中,楊洋已經徹底失敗,一絲不挂的卷曲在地上。她擋的在掩飾,也只有兩只手,抱住胸脯,就露出下身光板無毛的肉唇。此時那兩片緊緊咬合的豔粉色雙唇上挂著絲絲閃光的蛛迹,令小嬌得到了意外的收獲與驚喜。

毆打完眼鏡男的社會男們,則排成一群,開始起哄著欣賞著楊洋羞辱的白嫩嬌身。

同爲楊洋與馬宇的幾個同學伴虎作伥了一會,卻恍然間狼心發現般的看不下去了,跑來與馬宇他們站在一起。大家都不出聲,但明顯都在等馬宇發話。

「哎!走吧,沒咱們事了,東子你去報告老師吧!」爲了朋友的面子,或是自己的自私與懦弱?馬宇硬下心腸,剛發布完命令,就聽遠處叫罵聲起,一會功夫就見拐角處呼呼啦啦出來一群拿著拖把、掃帚的高年級男生。

被揍的鏡片翻飛的眼鏡男聽見了呼喊,從嘴角發出一絲戲谑的淺笑。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正逗弄赤裸羔羊的社會男們也發現可能是對方來了強援,開始與馬宇他們會合。那群來人卻不給他們機會,把他們與兩股勢力阻斷開,操著拖把與掃帚要各個擊破。

馬宇他們中有認出了先前眼鏡男那方逃走的人,肯定是他們搬來的救星。可想要跑時,卻已經晚了,一群人也向他們沖來。

混戰中,馬宇東躲西逃,渾水摸魚,等他們的人與社會男們都倒了大半時才被其他人留意到。

「馬宇,馬宇!你快跑呀!」又是走投無路時,一個渾身一絲不挂的高個子少女出現了。

她不顧渾身嬌肉都暴露在衆人的視線中,勇敢而決絕的挺著跳動的一雙嬌乳,用力張開雙臂,護住馬宇身前,挺立在戰場之中。

那畫面就如馬宇他們初中時美術課上,班里男生人人垂涎三尺的世界著名油畫《自由引導人民》中的那個裸露著身體的自由女神!而此時此刻,許多在場中人,才真正理解了這幅在初中不曾讀懂的油畫。

天上又忽然掉起了雨點,恍惚間又回到了那個王子與公主曾經相遇的午后。

馬宇滿面不知是淚水還是雨水,拼命的發足狂奔著。

「你爲什麽要穿白色連衣裙,爲什麽?」馬宇大病了三天,等再上學的時候,卻發現楊洋已經轉了學。他曾想感謝,想道歉,想補救,可每一次都丟失了勇氣!不久后,馬宇的爸爸與楊洋的爸爸雙雙升職,又各自分了房子,搬家了。這回兩家人卻不是鄰居,楊洋家選擇一套離他們家相對較遠的房子,他們之間唯一一點的聯系,也因此被扯斷了。

「你還喜歡穿白色連衣裙,爲什麽?」「我以爲穿白色連衣裙的,都是公主!」直到許多年以后,馬宇與楊洋在這個大都市中心的一次巧遇,馬宇才得知了那個在他心中沈埋已久的疑問。

當然,那兩個人,在互換了對方永遠都不會撥通的電話后,匆匆擦肩而過。

……楊洋轉學以后,馬宇一段時間內再無心沾花惹草,成天趴在桌上做憂郁王子。

這情景讓他的同桌,剛與他分手的高悅心理有了一絲安慰,是啊!至少,他還是在乎我的!高悅是一個外表冰冷,內心火熱的女孩。說來她與馬宇同樣頗有淵源,本來家都住在一個城區,學校就那麽幾間,她與馬宇便是初中同學,只是不在同一個班級。

那時候的馬宇熱愛足球,下課常常要瘋跑出去,就會在走廊樓道中碰到被一個比自己還要帥帥的男生牽著手的短裙漂亮女生。那個漂亮的女生,便是高悅,她是個初中學校里大家公認的校花。

馬宇當然也喜歡她,但從來沒想過會與她發生什麽,因爲她早已有了一個比自己還要出色的小男友,便也只是羨慕,不會動心,因爲他們之間根本沒有交集。

直到那天他與剛剛因爲替他遮風擋雨而好感突生的楊洋並肩走進新班的教室,他看見高悅冷冷的坐在一張空桌子旁,沒人敢去接近她,他的心才被牽動了。

那天以后,馬宇之所以刻意忽略楊洋,與她拉開、拉遠距離,就是在潛意識里怕高悅誤會他們的關系,從而失去了追求她的權利!有勇氣坐在她身邊的男人,高悅忍不住打量了這個好看的男孩。比起前男友的奶油、哈韓風,這個看似全身充滿力量的運動大男孩,好像更有一種吸引自己的力量。

無時無刻不受著男人的追捧與關懷的高悅,因爲男友的辍學而不得不經受被人冷落、抛棄、甚至遺忘的感覺,她需要另一個男人的關懷與愛護。馬宇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完全可以當一個合格稱職的替代品。

於是在經過馬宇艱苦卓絕的努力追逐,他們順理成章的開始交往。

高悅很美,但也很難對付。馬宇不曾從她身上獲得什麽,她內心的火熱一直在盡力保留著,壓抑著,或者在等待著什麽。

是她的前段戀人嗎?有時候,老天爺偏是愛與你開玩笑,想什麽,偏要來什麽。這不,高悅的男朋友來了,他有哥們在跟他說,高悅班里的同桌正在追求她。

可笑,什麽叫正在追求,我們早就是一對了,那個短裙女生早就是我的了,早在她說用抛硬幣來決定跟我與否,我抛了正面以后,她就是我的了!「我見過你,我們是一個學校的,我跟你哥們,也是特哥們啊,是你在追高悅嗎?」「沒有!沒有啊,我們只是同桌,我能追你的馬子嗎?」不知是礙於哥們的面子,還是這些日子以來郁結在自己內心的懦弱與不自信,馬宇依然並沒有勇氣追求那種飄忽不定,不知道是屬於誰的幸福。

他不確定,就像之前該不該,值不值得,不顧一切的去幫楊洋一樣的不確定。

高悅漸漸的發現了異常,她的前男友開始不時的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盡管不能像以前一樣時時陪著她,卻能保證天天接送她上下學。而另一方面,與她曾經千般寵愛,滿腔火熱的馬宇卻熄滅了他對她的愛火,逐漸把他的視線鎖定在了一個低年級的女生上。

也許是不甘心被其它莫名其妙的女生比下去,也許是對他這麽多日夜的付出與守候生出了感情,高悅開始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能忍受沒有馬宇的日子。她慢慢變得對馬宇細聲細語,百依百順,擺出一副芳心終亂,情已歸君的模樣。

高悅的轉變,馬宇最能感到,以前恨不得離他三丈遠,現在卻主動在休息日找上門來。她說周日自己在家無聊,正好馬宇家里也沒人,於是兩人約了要在馬宇家玩。

當一身草莓圖案的連衣裙裝的高悅出現在馬宇面前時,他埋藏已久的心又動了。那個在雨后濕身的高身少女,那個赤裸著張開臂膀的自由女神,在馬宇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迹。

兩人沒看多久電視,就因爲一杯飲料的意外遺漏,引發了今天身穿草莓衣裙的美女高悅同學濕身,致使欲火焚身、忍無可忍的馬宇推倒了她,瘋狂的索取著。

他們互相親吻著對方,馬宇還是第一次把自己的舌頭伸入另一個人的嘴中,那感覺沒有令他有多麽驚奇,高悅的舌尖不溫不冷,兩人都感到彼此缺乏熱情!還是高悅最終的失守,點燃了即將要平息的欲火。她扭捏的扯著馬宇的手,撫摸著自己私下毛茸茸的芳草。他們不再羞怯,兩人都大膽的窺視著、撫摸著對方的身體,探尋著彼此未知的快樂。

然而馬宇沒有想到,當懵懂無知的他推開高悅粉同樣帶著草莓圖案的胸圍時,被一對深藏在內巨大壯碩的鍾形巨乳嚇得意興全無。那對乳房顔色粉紅,乳暈奇大,乳頭卻是小的可憐,又色澤深紅。

馬宇很天真的以爲,少女的乳房就一定是他曾經見過並且深深印在腦海之中,像楊洋一樣的嬌小挺立,鮮美粉嫩。他的被重重的錘了一下,是誰?高悅的那個他嗎?馬宇認定高悅不再是少女了,無疾而終的初次體驗,兩人都茫然無語。

「你猜我與前男友有沒有做過。」贊歎女人的第六感!許久,察覺出一絲異狀的高悅敏感的問馬宇。

「我哪里知道!」「那我說做過了那,你相不相信!」「我信!」之后,兩人分了手。

高悅想錯了,馬宇並非是與她分手而心中難過,那完全是爲了楊洋。因爲在馬宇的心理,高悅再也不是他心中那個純潔無比的白雪公主了!當然,隨著年齡的增長,與閱曆的豐富,馬宇很快便獲知了人類女性有一種特殊的乳房形態,那種乳房形狀如鍾,就叫鍾乳,多爲長在青春勃發的少女身上,而乳頭的顔色豔麗與否,也不完全取決於性事多少。高悅到底是不是處女,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錯了,錯在對愛的彷徨與懦弱!他又一次成功的錯過了一段愛…並且,從此以后,擁有一對碩大乳房的女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