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最有意思

一個多月沒有和女人搞,非常難受,我早上起來的時候,雞吧總是硬的,在這種情況下,我發現了揚名的母親,揚名的父母結婚很早,揚名的母親性李叫李淑芬,在機關動作,揚名的父親在鑄剛。

我開始注意揚名的母親,沒想到他的媽媽還真有女人味,30多年的歲月並沒有過多的在她臉上留下痕迹,身材也因爲經常勞動沒有太大的走樣,尤其是那細細的腰,豐滿的屁股,在我心里深深的刻上了一到痕迹,久久不能退去。

我開始有意無意的打聽,揚名母親的作息時間,發現她下午總有時間在家里忙家務,看電視,而又打聽到揚名父親所在的單位在過年的時間搶任務,爭取竄修時間,星期六,星期日都不在家,我的心開始有了打算,我的打算一開始並不是真想能把揚名的媽媽弄上床,只是想和她說說葷話,調戲下她,連帶摸摸屁股什麽的。

星期3的下午,我去揚名的家里,(基本時間我都已經掌握,很少碰到沒人的時候),(下面將揚名的媽稱做淑芬),淑芬剛好在家,我就開始和她答話。

我:阿姨,想不想揚名啊?

淑芬:怎麽不想,養這麽大,他也沒有出過那麽遠的門(揚名在內蒙古當兵)。

我:其實揚名出去鍛煉鍛煉也是好的,在家里靠你們照顧,他永遠不能體會,社會是什麽樣的。

淑芬:其實我也知道,就是不放心。

我:我聽別人說,社會上有三個最鍛煉人的地方,大學,軍隊,監獄。既然,揚名走了,你就安心,要不他心里也不能好受,你在家好好過日子,他也能放心。

淑芬:唉,不說他了,你在大學怎麽樣?有對象沒?

我:大學能怎麽樣對付呗,現在對象好找,但是都不長遠,誰知道以后什麽樣啊。

淑芬:哦?有了?給我說說。

我:我對象不咋樣,還沒你好看那。

淑芬:別拿我開玩笑,我都能當你媽的人了,和我比什麽。

我:話可不能這麽說,雖然您的年紀大了點,但是保養的好啊,秋水爲神,玉爲骨,芙蓉如面,柳如眉。

淑芬:都這麽大歲數了那你說的那麽好,你對象長啥樣啊?

我:(我知道她是轉移話題,但是好不容易開的頭我不會就怎麽讓它了解)

我:我對象就是一般人,相貌不出衆,瘋瘋顛顛的,沒點穩當樣。

我:要是能找阿姨你這樣的老婆就好喽,(說話的同時我慢慢看著她的眼睛)

淑芬:我有什麽好的,(同時躲避我的眼神)你吃點啥不?我去給你做去。(說完就去廚房了)

(我一看,不能太急了,慢慢逗才有意思)

我:不了,我就是過來看看,馬上就回家。(說完我就去門口穿鞋,平常她一定開口留我,今天可能心不在焉,哦了下,就沒說話)

(唉,以退爲進沒理我,都說走了,走吧,還有明天那)

隔天我又去她家。

我:阿姨在家那。

淑芬:啊,在,來了啊(她在屋里看電視)

(我把鞋脫了,進了屋,說下情況,我是東北的,我們這冬天有暖氣,屋子里面很暖和,供熱好的話,在屋里穿線衣,線褲,我和淑芬所住的這棟樓,是我門廠子蓋的,同時取暖都歸工廠管,供熱很好)

我發現,淑芬穿這線衣線褲在屋里坐著看電視,線衣線褲是緊身的,突出了淑芬的身材,看的我眼睛一亮,同時淑芬也發現她穿的有點暴露,但是(我估計)她當我是小孩,而且和他兒子是鐵哥們,在說我們這里在家基本都這樣,她也沒多做什麽表示。

我:阿姨,你身材真好啊,你要是穿緊身裝和我出去,別人估計要想咱們是姐弟倆。

顯然,淑芬聽了很高興。

淑芬:你別亂說,這麽大歲數了,你對象那,她過年來不來你家啊?

我:不來,她想讓我過年去她家。

淑芬:哦,你怎麽想的?

我:看看在說吧,我倆還不一定怎麽樣了那

淑芬:既然你是這麽想的,那別把自己耽誤了啊。

我:(但是我真的不明白耽誤是怎麽回事,后來才知道,耽誤就是發生關系后怕對方纏住你不放)

我:耽誤什麽啊?有什麽可耽誤的

淑芬:我的意思是你倆別在一起睡覺

我:(我聽到這,這是個機會啊)什麽在一起睡覺?你說的是作愛嗎?

淑芬:(明顯臉有點紅,暖氣熱?嘿嘿)現在的孩子什麽都懂,唉,對,是那麽回事,別叫女的把你纏住了

我:啊!?她纏我干什麽?(奉勸各位狼友,愛是要做的,但是沒想好結婚以前,防護措施一定做好)

淑芬:你還是小啊,和你說你也不明白。

我:你不說我怎麽能明白?

(我向淑芬靠近,做兒子撒嬌裝,抓住她的手猛搖)

我這麽做明顯把她逗樂了

淑芬:你都多大了,對象都有了,怎麽還像個小孩。你倆要是發生關系,她有了孩子怎麽辦,你門結婚不?要是結婚,有經濟能力嗎?還有許多事都是你想不到的。

(說到這我真的有點害怕,我門家是身傳統的,要是知道我有這事,我爸非拔了我的皮不可)

我:那怎麽辦啊?我和她做過了

淑芬:以后別做了,現在這樣的孩子也不少,未婚同居的,電視天天演,以后注意,別碰她就行了

我:哦(當時我是真的有點想法,不碰我對象了,但是還沒到幾秒,就發現淑芬的手和胳膊還在我手里,下意識的撫摩,不光是手,還有胳膊)

(明顯淑芬也感覺到了,她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把手抽走,拿遙控器調台)

但是你們不知道我心跳的有多厲害,但發現沒什麽事,漸漸的我的膽又大了

我:阿姨,我在學校,學會看命了,我給你看看

說完我就把淑芬的手拽過來握在我的手里,淑芬往回縮了縮,我倆手一起,她也就沒在掙扎。

淑芬:你還會看命?呵呵,看吧

我拿這她的手漫漫撫摩著,感受著和年輕女孩不同的觸感

我:這條是生命線,這條是婚姻線,這條是生命線,中間的是事業線

(你們不會這幾條先都不知道吧,我開始按這幾條線開始吹牛,什麽你有一個兒子,還有一個老公,你兒子怎麽怎麽樣,你老公姓什麽==都說知道的,把淑芬逗樂了)

淑芬:那有你這麽算的,就說自己知道的。

我:呵呵,逗樂子嗎,對付吧,你看我有沒有半仙的水平,說一個準一個,呵呵。

淑芬:是準,你都知道能不準嗎?你還能說點啥?(她要是不問這句,我就套,我看出點東西來,準問)

我:那個,我真說了啊

淑芬:說吧,你都吹半天了

我:其實也沒啥,就是你的皮膚要比我對象的好(恭維),手感也比她的好。

淑芬:以后別說這個了,我都這麽大的人了,昨天也忘問你了,你吃點啥不?我去給你做去

(我想想今天要是走了,就白瞎這氣氛了)

我:隨便弄點吧。

(淑芬起身去了廚房,這時候我心里極其矛盾,不知道應該大膽點還是到此爲止,想過之后我決定試試)

淑芬真在廚房切菜,我走過去用手裝做無意的碰她的屁股,她穿的是線褲,手感很好,軟軟的。

在這樣碰了倆三回以后我決定,大膽點。

我走到她身后,摟住她的腰,!!同時叫到:媽~~~!!!

淑芬聽到我這麽叫她,她明顯的停了下來

我摟著她說:揚名走了,你要是想兒子就拿我當你自己的孩子,有什麽事你就告訴我。

說完這句話以后,我開始體會淑芬身體的觸感軟軟的,很有彈性,並且有一種女人特有的香味

之后在稍微用力抱了下,松開。

但是我的心跳的厲害,並且腿也有些斗

我決定去大屋冷靜下,好好想想

過了一會,淑芬叫我吃飯,吃的什麽我都沒注意,只是看到她的臉,有點紅,覺她好性感,好美,仿佛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無比的吸引我。

急匆匆的吃了幾口,我就說我吃飽了,完了就跑大屋去了

這時候我已經感覺到有戲

一個熟女已經不排斥我了我該怎麽辦

她收拾完了之后,來大屋。

(當時,屋子除了電視的聲音,很靜,可能你說有些不信但是我的感覺,真的很靜,很尴尬)

我自己認爲我口才不錯,

我應該說點什麽,適合現在的氣氛

我:阿姨,哪個我有點事想問。

淑芬:什麽啊

我:哪個,我和我對象作愛,一個小時,時間正常嗎?

淑芬:我也不知道,個人情況吧,你對象家里情況怎麽樣?

我:哦。一般,還有一個弟弟。

我:哪個,快過年了,不給揚名買點新衣服啊?

淑芬:也想買,不知道買什麽樣的,現在買他也穿不著啊,當兵過年也不回來,也不知道他喜歡什麽樣的。

我:有我那,揚名和我歲數差不多,我估計我喜歡的,他也差不多,他要不喜歡,我拿錢買回來

淑芬:我問問我們家老揚

我:哦,好的,沒什麽事我先回去了。

說完我就穿鞋,回家了,今天實在太刺激了,摸了她還抱了她,實在爽歪歪

晚上6點多,揚名他爸給我大電話,問我明天有時間沒,幫著挑挑衣服。

我說沒問題。

我沒有想到明天是我的幸運日

第二天,我在家里坐立不安,不知道以后該怎麽發展

想了想我去她家按門鈴,她給我開門

淑芬:正好,我要給你打電話,一會咱倆就去上街看看,給揚名看看衣服

我:哦。

我看淑芬穿的衣服,很傳統,我覺得這麽好的女人無法把自己最美一面呈現給別人看是一種罪過。

我:阿姨,我覺得,你應該穿漂亮點,你忘了哪天我說的,你打扮打扮,就是我姐,呵呵,有衣服不穿下崽啊

淑芬:這麽大的人了,還耍啥俏。

我:這麽說就不對了,我覺得女人就應該把自己美麗的一面給別人看,讓他們用羨慕的目光欣賞你,關注你

我:個人看法,呵呵,這樣也挺好

淑芬:那我換條褲子

之后我門就上公共汽車,今天不知道怎麽的,可能快過年,辦年貨的人也多,車上人多很擠

咋說咱看過這麽多,公車卡油的文章也不能白看啊

但是發現,今天車上的女人都有男人護駕

沒辦法,卡不到別的女人油自己還帶著一個那,想起在廚房,那柔軟的屁股

上車的時候,是淑芬先上的,我緊唉著她上的,雙手傭著她,聞著她女人的香味,小DD隨著汽車一下下的頂著她的PP,真希望,這車沒有盡頭。

但是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我和淑芬在大街,溜達,閑看,很快,衣服就買好了。

這回上車,我找了個好的位置,(還是沒座)一只手扶干,一個手放在兜里,開車以后,我手慢慢貼上了淑芬的屁股。

看著淑芬沒什麽感覺,我的手開始慢慢的移動,淑芬的屁股非常豐滿,而且非常柔軟,我的手按這她肥肥的屁股,鼻子向她耳朵吹氣。她的臉慢慢開始紅了,回頭看我,我我眼睛頂著她的眼睛看,手用力一按,只聽她輕輕的”哦“了一下,那淩厲的眼神,幾乎把我的膽都嚇破了。

幾十秒以后,我發現她沒有喊,還是盯著我看

(但是我想,反正她已經發現了,以后也沒機會了,現在能多卡點油,是點,想到這,我把扶干的手也拿下來了,摟著她的腰,另一只手,狠狠的掐像她的屁股,一點顧忌都沒有)

很快她發現,盯著我看也不能讓我停止我的瘋狂舉動,而且容易引起別人注意,她轉過頭去,看她如此,我越發大膽,摟腰的手,開始向她的乳房移動,她發現了我的意圖,也把扶干的手,拿下,死死按住我的手,在如此情況下,很快的我們到站了,淑芬一馬當先的下了車,而我,底著頭跟著她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