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無奈的選擇

經常看到網上有介紹換妻遊戲的文章,當時看了只是刺激,從來也沒想到要參加。在我的觀念中,妻子只能自己獨占,怎麼能讓其他男人碰呢。即使是互相交換,貌似不吃虧,別人玩了我老婆,我也玩了別人的老婆,但是我感覺,即使我玩了十個別人的老婆,只要有一個人玩了我老婆,我還是覺得吃虧,受不了。這不是什麼可以計算等值的買賣。我確信,玩過這種遊戲的,男人在自己女人心目中會產生永恆的陰影和鄙視。性是一種精神境界的東西,打個比方,女人被男人干了一次,男人若是認為女人又沒有少一塊肉,又沒有失去血,為什麼女人吃虧了呢?因為人非草木,就是這個道理。所以,我一直認為這種換妻遊戲是另一個世界裡的事情,首先從我這裡就過不去。當然,我不否認,當想象自己的妻子被別的男人玩弄時而有一種莫名其妙興奮的罪惡心理,或者當想象著自己正在玩弄別人的老婆時,有一種比玩普通女人更刺激的犯罪心理,這也許是男人正常的心理現象,雖然很多男人會不承認。但想象和現實畢竟是有差距的,據說心理學研究表明,很多女人在想象遭受強奸時會很興奮,但強奸真正發生時,她們都被恐懼和厭惡的感覺所占有,只想拒絕,根本就沒有了興奮。這是一樣的道理。

可是我卻經歷了換妻遊戲,是什麼促使我參與了這樣一場自己本來認為不可能的遊戲呢?這是有我發現妻子的奸情引起的,也可以說是個無奈的選擇。

我與妻子結婚十年,妻子33歲,屬於長身瘦弱型。雙方過性生活已經接近麻痺,對於對方的性趣癖好興奮點以及高潮的狀態已經了解得象自己的左右手,經常是為了滿足妻子的欲望才做愛的,而且做愛時經常需要看A片來尋求刺激。妻子是個性欲很強的女人,但是表面上卻是個很腼腆的女人。我就在想,肯定這世上還有很多女人象我妻子一樣,表面上沈默冷傲,實質上很悶騷。但是由於對於自己過度自信,一直以為妻子就是個老實巴交的女人,不會有什麼婚外情一夜情之類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因為的確,她在外面和生人說話都不知所措。

有一次我出差一個月,期間給妻子打電話的次數也很少,前面我說過,我太自信了,覺得老夫老妻的沒必要天天恩呀愛的,而且我還比較滿足她的性生活,所以,一直也沒這個擔心。

出差時,說實在的,這個世界上有不少誘惑,酒店雖然只有三星級,但是沒少受到按摩電話的騷擾。我很清楚她們要干什麼,有時候,出於一種好奇或者是尋找刺激的心理,讓她們上來看看,但是談兩句,基本上都讓她們走人。我不敢在酒店做,一個是總怕門外闖進人來,或者是遭到仙人跳陷阱,另外,我的身份證還在前台登記了,沒那個膽量。再有,上來的小姐的長相還沒好到讓我有勇氣冒險干一場。有一天晚上,我突然覺得挺興奮,感覺下面的神經癢癢的,就是很想摟著一個女人的感覺,應該解決一次了。我曾在網上看到說這個城市有那種黑燈舞廳(因為保密的關系,本文一律不想涉及姓名和地址),那裡的女人與酒店的小姐不同,大多是熟女,而且還有已婚的,找個別人的老婆玩玩,一直是我心底裡的一個小夢想。事後我知道,這種事情當場沒意思,過後卻還想試,這不,我的腳就不由自主地步入了那家舞廳。

一進去什麼也看不見,一團漆黑,後來適應了才發現,沒那麼暗,還是能看清人的。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試探,幾個舞曲下來,就和幾個伴舞的口中了解到了底細。於是膽子就大,心理也有點兒麻木了。帶著無所謂的心情,跳舞的時候就隨便問一個舞女的情況,她已婚,正在鬧離婚,長相白淨豐腴,雖然年齡不小了,但是還是有幾分姿色,我問:做不做?我知道這裡有些女人是可以做的。她直接回答了價格,說邊上有包廂。我問:都做什麼?回答:隨你。我說:想做什麼都行?回答:嗯。我就索性把話敞開了說,而且沒想到她會答應,想象中她可能只會笑罵我變態而已,事後我也佩服當時我的臉皮怎麼那麼厚。我的要求是,她用口,然後,我射到她嘴裡,她要喝下去。很少有女人會同意這種要求,可是這個女人居然很爽快地點頭答應了。我都不相信,又確認了一下,看她不像是開玩笑。她後來說,因為看我與其他人不同,氣質挺高雅的,所以才答應的,那是她第一次干這種事。於是,在包間中,這樣的一幕上演了,別人的老婆用嘴吸著我的下面,我一股一股的精液就射進了她的口中,本來還擔心她不適應會噴出來,結果很平靜,她照單全收了。我特意拿出手機來借著光亮看了看,她確實滿嘴的白乎乎的精液,我說:咽下去。她照做了,之後我再查看,確實被她吞了個干干淨淨。我心裡很興奮,我的精液現在被別人的老婆吃到肚子裡,心裡有一種滿足感。

但是事情往往這樣,當你玩著別人的老婆時,也許你的老婆正被別人玩,你還不知道而已。

當我出差結束,回到家一個星期左右的樣子,一次偶然地又進入老婆的QQ查看,看到了令我非常吃驚的事實。在我出差那陣子,我老婆有了婚外情,而且不只是一夜情,是幾夜情,那個男人是外地的,我不認識。

我早就知道老婆的QQ密碼。老婆對電腦不在行,也不知道QQ記錄需要經常清理干淨。我雖然對電腦也不怎麼懂,但是有一次好奇,按照網上的介紹,破譯了老婆QQ的密碼,因為我們用同一台電腦,所以破譯密碼比較容易。曾經偷看過幾次,除了她和幾個女性朋友的無聊聊天以外,也沒什麼意思,後來就很少上去看。這次無聊中看了下,才發現一個驚天的大秘密,老婆居然在短短的幾個星期之內就和一個網友亂搞了,那個網友從不遠的另一個城市特意趕過來,在我不在家的時候,就在這裡的一個酒店,上了我老婆。看聊天記錄,有四五次的樣子。當我要回來時,那個男的還想保持長期關系,隨時想過來玩,但是老婆不同意。看到他們在QQ裡恩恩愛愛地說著隱私的話,我突然有種羞辱感,血沖上腦的感覺,同時伴有很強烈的刺激感。如果不是真的發生了,怎麼地也不會想到,知道老婆奸情的一刹那會是這樣的一種刺激的感覺。鬼使神差地我就奔廚房去了,她正在做飯。我拉住她就往臥室拖,上衣都沒拖,直接扒光她的褲子,讓她撅在那裡,我沒有提那個事情,心裡在想著,就是這個屁股,這個下身,我的老婆的下身,已經被另一個男人給看了,給玩了。我的陰莖非常興奮昂揚,平時從來沒有那麼多的水流出來,滴滴答答的很多,我一下子就插進去了,狠狠地,插的很深,老婆叫了一聲,好像很興奮,不同以往的是,我這次沒抽動幾下就射了,全射到裡面了。頓時感到渾身的氣血象鉛一樣沈下去,快速地沈下去,心裡極度的滿足感,把我的快樂拋向天空。之後,我什麼也沒說就回到了客廳。她肯定有點莫名其妙,因為往常,我沒這麼快的,也會比較照顧她的。她出來只說了一句:你今天這是怎麼了。就又做飯去了。我很想質問她,但是我怕她覺得我這種行為很不可理喻,是啊,知道老婆跟別的男人上床怎麼這麼興奮?所以,我忍著,晚飯味同嚼蠟,吃過飯大約一個小時,我終於憋不住了,裝作好像剛剛發現的樣子,突然氣呼呼出現在她面前,直接告訴她,我發現了她QQ的聊天記錄,威脅她不要隱瞞。於是,在我的腦中嗡嗡的狀態下,她交代了所有事實。在我離開後,她作為女人,也有那個要求,就到一個聊天室結識了一個很有禮節的男人,最後通過QQ交往,老婆起初擔心安全問題,沒有告訴對方電話號碼。不到幾天,那個男人來到了這個城市,先是約好地點請她吃飯,在酒宴包廂裡,那個男的就摟了她。本來她半推半就,但是那個男的手迅速摸到她的乳房,她也就半推半就了,在興奮中,兩個人到酒店開了房。我真的不能接受,為此大發雷霆。她不是沈默,就是道歉,甚至下跪,讓我不要拋棄她。我真的不理解,娶老婆難道要娶一個性冷淡的,是不是就不會給男人戴綠帽子了?如果娶一個床上甚歡的,一下照顧不到就出問題?我深愛我老婆,要說是與她離婚,需要驚人的勇氣才行。之後幾天,雖然這種羞辱的感覺沒有剛知道的時候強烈,也曾考慮忍下來,但是那種屈辱揮之不去。盡管有時候在妻子百般溫情下,不斷道歉中有所釋放,但是一旦一個人靜下來,或者看到連續劇中的相關情節,那種羞辱就很強烈。盡管我想給老婆一輩子的歸屬,但是終究自己的心不答應,潛意識放不下。離婚的念頭越來越強烈。那段日子裡,上班也不想上,見到老婆就想操,一個是解恨,再一個就是,不可否認的,好像重新審視自己老婆的肉體,想到另一個男人性致勃勃的樣子,就感到她還是挺性感的,於是身體裡就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和沖動,想干她,甚至一邊干她,一邊想象著那個男人在干她的時候,看到的也是這個屁股,這個陰唇,這對白白的奶子,他一定很幸福。在我的老婆被人仔細觀賞品玩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我在干什麼呢?

無論如何,無論有什麼刺激的感覺,新鮮的感覺,都壓抑不了離婚的念頭。半年後,這個念頭終於變成一種決定。就在這時,我也在聊天室認識一個要求換妻的,對方兩口子和我們的年齡差不多,30出頭的樣子,兩口子都是搞工科的,一開始沒有看到照片。我說我們從來沒有參與過此事,他們說參與過一兩次,並且要我們的照片。我擔心安全,堅決不答應,雙方都不願意先傳照片。他們也理解。估計當時他老婆不在旁邊。我們留了QQ號就下了。我之所以能和他們聊,是因為我已經打算離婚了,反正也要離婚了,何不嘗試一次換妻?當然,心裡雖然曾經這麼想過,但是從來沒有認真過。這次和對方一談,比較合拍。

兩天後,有一次登錄QQ,發現了對方的留言,約我找個時間再繼續聊。當天晚上,我們就又在QQ上見面了,我感覺對方還是挺積極和真誠的。我心裡很清楚,一旦真正地換妻了,那麼不離婚也不行了。這次我們依然不知道對方的長相,只是通過描述,知道對方都是比較文靜的。男的身高172,女的162。過幾天就是五一了,他們約請我們去他們的城市玩,我答應了。我知道,網絡上答應的事情,還是可以反悔的。我說我得做一做老婆的工作。

下了QQ,我就又進入了老婆的身體,經過這些日子的套話和追問,終於套出了老婆搞婚外情時候一些很有限的做愛細節,我聽到後心裡感到很刺激,她說對方喜歡坐在沙發上抽著煙,看著她撅在對面的床邊上,屁股翹的高高的,臉扭過來和他聊天。之後就要她跪在膝前用嘴含他陰莖,還喜歡互相舔肛門。我追問對方有沒有戴套,答案居然是沒有,我很懊惱。我問:你不怕懷孕?她說,對方喜歡射她嘴裡。我說?你吞下了?她說她堅決不同意,都是吐掉了。我一想到我老婆的用來吃飯的嘴去給那個男人享受性服務,去接那個男人在我老婆身上幸福完射出的體液,去舔他大便的地方,我的幸福就莫名其妙地上沖到頭頂,心髒狂跳,很快就會高潮。這種伴隨著羞辱的高潮,沒有逃脫她的眼睛。我不得不承認,想到那個事情,我是挺興奮。我也借機會試探她,我說:自從你有了那事以後,我一直感到很屈辱,要麼你讓我也玩玩別人的老婆行不行?一開始她總是逃避話題,後來問的多了,她就說:你玩了別人的老婆,就能原諒我嗎?我說是。她說也沒有別人的老婆願意給我玩啊。我就提出換妻遊戲的話題。她不同意,我說反正我也受不了了,要不就離婚。她說,那和誰?我說:反正不能和那個男人,看到他,我就想揍他。我會聯系一對兒夫妻的。這事就這麼硬被我定下來了。

在極度矛盾和猶豫的心理下,我們兩對夫妻還是於五一節見面了。那個城市有個著名的山,我們約好要去遊玩的。他們家樓下有個網吧,我們約好在那裡見面的。一個穿黑襯衫灰褲子的男人早就等在網吧門口,見我們過去,就主動過來打招呼。簡單又很不好意思地寒暄了幾句,迷迷糊糊地就來到了他家。一開門的時候,女主人就迎出來了,很白淨,長發,這就是第一印象。我知道她也會觀察我,沒敢多看。後來知道她戴的是隱形眼鏡,平時常常戴著無框眼鏡的,很普通的知識女性的樣子,這一摘下眼鏡,還挺有魅力的。喝茶的時候,雙方的話不多。我很清楚地記得,當時,我在想,這個人的白白淨淨的老婆就要被我操了。但是雙方好像都很平靜,沒有想象中的興奮,氣氛也不活躍。櫃子上放著他們兩口子的合影。我多了一個心眼。我聽說有人玩換妻遊戲,只是拿著自己的情人出來,甚至找個小姐頂替。我提出能不能看看他們的生活照,男的二話沒說,到裡間取來了相冊。女人年齡小的時候與現在是有些變化,但很明顯是同一個人,還有兩個人婚禮上的合影。我們按約定也互相看了結婚證。後來女主人起身,說準備上菜,大家邊吃邊聊。有些是買好的熟食,有些是兩口子的手藝,味道好像不會錯,雖然不記得了,因為當時心思也不在菜上,也不知道在哪裡?曾經不只一次打過退堂鼓,但是話到嘴邊都忍住了,想著要離婚的事情,一咬牙就堅持坐了下來。席間談的沒有一絲隱晦的事情,都是一些社會新聞,連續劇什麼的。兩個女人最後還換坐到了一起,互相看著首飾,談的挺投機。大家都喝了點酒,有意無意的,知道酒精能使人放松。當兩個女人收拾碗盤時,我和那個男的坐到旁邊的沙發上抽煙,對方問看點什麼光盤?我說隨便,他說他有A片,我很豪放地借著酒興說:放。沒播放多久,兩個女人從廚房回來撿碗碟,女主人故意不大驚小怪地說一句:喲,看上啦?不愧是搞過換妻遊戲的,就是比我老婆大方。我老婆狠狠地沖我撇了一下嘴。兩個女人就又到廚房收拾去了。兩個男人一邊漫不經心地觀看著A片,一邊胡亂談著,沒話找話。這時,想著即將發生的事情,我開始感到有點心跳。但是如果越是顯得害羞,就越害羞。干脆裝大方,於是我問:一會兒怎麼玩?他說他有兩個房間,可以分開做。我說怎麼的都行,其實我心裡更喜歡一起做。我是這樣想的,總感覺對方領著老婆進了一個自己看不到的房間會很掛念,很不放心,還有就是能當場看著應該更刺激。那個男人說,在一起就怕我老婆不同意,她老婆沒問題,我說:一會兒我和她說說。當兩個女人收拾好來坐的時候,那個男的說:我們換個位置吧?我真想抽他一個大耳光,但是那只是一閃念。我點頭表示同意。他女人就坐過來了,我老婆也只好坐過去。兩個男人都順勢把手搭在女人的肩上。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手雖然搭到了對方女人的肩上,但是卻很沈寂,突然都不說話了,大家都好像在盯著電視看。裡面的演員在投入地表演著,正演到男優在為女優口交。是個外國片,女人的陰部毫無掩飾地呈現在我們這兩對男女面前。我在揣測她們是什麼想法?好像過了很久,我首先打破平靜,側過頭去親了那個男的老婆一下,臉蛋肯定打扮過什麼化妝品了,挺香的,一種女性的氣息。對方男的見我有了行動,另一只手也開始摟我老婆。女主人回身順手把吊燈開關給關了,屋裡頓時暗了下來,只有一盞壁燈和電視發出來的昏暗光線。老婆好像在拒絕那個男人。我裝作沒看到,不知道是為了鼓勵老婆還是鼓勵那個男人,我再一次去親他的老婆,這一次比較投入,手都放在她胸上了。沒想到對方的老婆說話了:我們就在這裡嗎?大家互相望望,我說嗯。那個男的就問我老婆:在這裡行不?我老婆低頭搖著,表示不同意。那個男的就看我,我遞他一個眼色,那意思,別管那套了,繼續吧。然後就又開始親他老婆。那個男的就開始摟著我老婆親,老婆也不吭聲,低著頭。我看到那個男的手伸到了老婆的白色黑條紋襯衫下面,隔著胸罩開始摸。我心想,你動作倒是挺快啊。心理面很醋,知道老婆完了,給別人了。我的手也不甘落後地摸到他老婆胸罩下面,胸罩的鋼絲很硬,摸不到乳房,於是我急著把手伸到後面去解胸罩扣子,不是很熟練,她挺著上身配合我,等著我給她解開。我好像生怕對方搶了先似的,一定要先摸到對方女人的奶子。就在當時我還在想,現在退,還來得及。但是一種沖動,渾渾噩噩地,我的手就搭在了女主人的乳房上。第一個感覺就是一個硬硬的乳頭,好刺激。用余光看了一下旁邊,這個房子的男主人好像對接吻挺感興趣,一個勁在那裡吻我老婆的嘴,老婆緊閉著眼睛躺在沙發靠背上。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這麼開放,現在公然地四個人在做這種事情,而且當著自己老婆的面,看著另一個男人在玩我老婆。可是事已至此,你還能說什麼,只有硬著頭皮往前走,好在手裡還有一個迷人的女人,她迷人的身體,像是在霧裡向你招著手,招著手。

我沒注意到那個男的什麼時候將手伸到我老婆的胸罩裡面的,當時的很多細節我已經記不清了。印象比較深的是A片裡女人興奮的叫聲一直在持續著。但是我注意到他在我老婆雙腿間隔著褲子摸了半晌,就開始解她的褲帶,嘴還在吻著我老婆,右手卻已經下手了,夏天的衣服很少,褲帶很快就解開了,他的手就順勢往裡溜,摸到時,老婆的身子條件反射式地向後一仰。我心裡想著:完了,終於摸到了,我老婆的陰部已經被人摸到了。這時,我注意到,他老婆也在看。於是我開始解她褲子,將黑色外褲拋到旁邊,當我開始褪她的內褲時,我發覺她男人正在朝這邊看著,我心想:正好,就讓你看著我扒你老婆褲子。那個男的的右手一邊在我老婆陰部摩挲,一邊朝這邊看。我覺得他可能和我一樣的心理吧。我開始專心脫他老婆褲子,女人的髋部以及大腿配著花紋三角褲衩,視覺沖擊是很強烈的,我能感到我下面流水了。我要一點點褪下,不,我要她換個姿勢,背轉過去,屁股翹高,他女人真的很善解人意,很聽話,很配合,我就喜歡做愛時聽話的女人。女人做愛時如果太有主見,別別扭扭的,讓她做什麼她不做,那就掃興了。就是這種能夠隨時滿足男人想象和要求的姿勢的女人才過瘾。很快,白白的屁股,還有褲衩的一道溝就呈現在我面前。我開始褪她的內褲,一點點的,先露肛門,再露陰唇,直到整個陰部都呈現在眼前。我看著,用手摸索著。扭臉看看我老婆,還是手捂著眼睛。對方的男人好像很喜歡動嘴,開始用嘴舔我老婆下面。我問了他一句:怎麼樣,她濕沒濕?正在專心致致的他沒聽清,問我:什麼?我說她潮沒潮?我這麼問的目的一個是想讓我老婆別總是閉著眼睛,再一個是看看她有沒有興奮。因為我知道她很多水的。如果若是濕了,就是表面上裝的挺像,其實還是騷的。對方男人答:潮了。靠,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於是接著摸他女人。奶子好軟啊。我喜歡白淨的女人,這個女人雖然沒有我老婆皮膚光潔,但是很白,而且也開始閉著眼睛享受。我在她耳邊問她:怎麼做,要不要戴套?我希望她回答要,因為這樣證明他們比較衛生。她點點頭,起來從沙發旁邊的抽屜裡取出安全套,也遞給她男人幾個,原來他們早就準備好了。這時候,我老婆已經睜開眼睛,看著對方男人在撕著安全套的包裝。我立即扭轉視線,免得老婆對視我時她會不好意思。那個女的順勢抽出了一個套子,說:我給你戴。我稍微轉過身去,干脆將褲子全脫了。說實在的,我不喜歡女人給我戴套子的感覺,她的指甲好長,有時會刺痛我。因為緊張,沒有太硬。我看到那個男的自己戴上了。我突然說了一句話,沒經過大腦:我們進屋做吧。於是兩個男人分別抱著懷裡的女人進了臥室。主臥室一張大床上鋪著干淨的床單。兩對赤條條的身體就躺在了床的兩邊。男人們在上面試著往身下的女人洞裡進。我突然想到,什麼叫洞房呢?古人真是太有才了,就是有個洞的房間。我瞥了一眼身邊的男人,心裡想著,我要操你老婆了。一種報復的心理促使著我很快就進入了他老婆已經很潮濕的體內。那個男人也拱啊拱地進去了開始蠕動。我心裡一陣泛酸。心裡罵著:操你老婆。身子在加勁,她女人閉著眼睛在下面呻吟。很快,我們都射了,沒有感覺到太幸福,倒是有點緊張,平時射的沒這麼快的。我記得是那個男人先射的,就趴在我老婆身上,我最後就像是完成任務似的,射了。射了之後,馬上清醒了不少,感到很害羞,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我馬上提出要去洗澡,我給我老婆洗,他們很客氣的說:你們是客人,你們先洗吧。到了洗手間,老婆還是低著頭摟著我的腰,低低地說:我們回家吧。我突然感到挺對不起她,這不是把她糟蹋了嗎,霍霍了嗎?但是又一想,要麼你也已經是被別人玩了,反正也要離婚了,還裝什麼像,我這不也是你害的?她當然不知道我心理早就打算離婚了。她現在只知道一味地遷就我。我又恨,有湧起了一種刺激的感覺,想著她的身體剛被人操了,我又硬了起來,我令她背轉過去,手扶著浴盆邊,我要從後面進去,我和她也不用戴套了,就插進去了,一邊插入,一邊想著,這個洞剛剛被另一個男人享用過,他插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吧?我問她:你剛才興奮沒?她不回答。就在這時,那兩口子推開門縫在那裡笑:在這裡做呀,要麼出來做吧,我也和老婆做。我心想,反正也被你們看到了,就說:你們要做就也進來。他們兩個就進來了,我挺不好意思,但是只能繼續慢慢插著。那個男的居然蹲在那裡看我操我老婆的特寫。這種兩口子的私房事現在被第三方這樣看著,我也覺得挺刺激。那個男的試探著問,大家一起玩吧,我從前面進去好嗎?我知道他說的意思是想讓我老婆用口,我說行。那個男的就跨到浴缸裡,陰莖就送到我老婆的臉前面,我老婆閉著嘴,我拍了她屁股一下,說,聽話。那個男的就順利地將陰莖插到我老婆嘴裡。我看到老婆當我的面含另一個男人的陰莖,就更想操她。那個男的前後動著,看到我剛才打老婆屁股,可能他也有那個瘾,也伸過手來打我老婆屁股。我看到我老婆被別的男人懲罰著打屁股,心裡象倒了五味瓶,但是換妻遊戲既然是個遊戲,就不能這也不讓,那也不許的,我就沒吱聲。對方男人看到了我的默許,就更加起勁。我說:我也想打你老婆屁股。我扭頭對一旁觀戰的他老婆說:你也撅過去吧,讓我打兩下。她依然很聽話,手扶著洗手盆,盡量翹高皮膚。我啪啪地打著她屁股。就這樣,我干著我老婆的陰道,他干著我老婆的嘴,我打他老婆屁股,他打我老婆屁股。這種姿勢是來之前沒有計劃過的。當時雖然沒有覺得太刺激,但是後來想想還是挺刺激的。我老婆也不知道是被我操的,還是被那個男人操的,這時候在下面直哼哼。突然,那個男人興奮地對我說:我射她嘴裡,好嗎?我心裡想,我老婆的嘴已經被另一個男人射過了。就點了點頭。我老婆聽到了,就在下面不同意似的發出一個長音,我也沒搭理她,她也沒躲開。兩個人就繼續抽插著。沒多久,那個男的腰一挺,射了,我老婆嗆得直咳嗽,將精液吐出來。我看到這一幕,很快也要射了,我摟過他老婆,他老婆也很會意,知道我要射她嘴裡,就轉了過來,跪在我身下,我要把陰莖換到她嘴裡,她要求我先洗一洗,於是拿過淋浴噴頭,先把涼水放了放,很快溫水出來了,她就給我洗了洗。之後就跪在那裡給我吹箫。因為已經做過一次的關系,這一次比較慢。有些有早洩毛病的人就喜歡用第二次的方法來延長時間。我老婆在洗手盆那裡漱口。那個男的就坐在浴缸邊上一邊休息一邊看。當我看到馬桶時,突然有一種刺激的念頭,我在想,我就把他老婆的嘴當作馬桶,她老婆的嘴現在就是我的馬桶,這樣高潮很快就來了,那個男人很清楚地看到了我的陰莖在他老婆嘴裡達到了高潮。她老婆也含著精液到洗手盆那裡吐。射了以後就沒有了興致,我也很奇怪,以前別的男人和我老婆多說幾句話,我都受不了,不願意,現在當面看著別的男人在我老婆嘴裡射精,也許是因為要離婚了的緣故吧。

這樣玩了兩次以後,我感覺很累。不知不覺已經夜裡兩點了。第二天還得登山呢。大家可能都感到乏了,很快地洗過澡,分開房間睡了。我老婆說她想回去。我也想回去了,不想玩了,感到很荒唐。但是五一車票不好買,他們提前給我們買的回程票還沒到時候呢。同時我也感到,在這次的遊戲裡,兩個老婆肯定沒感到多少性福,因為第一次太快樂,第二次又是用的嘴。但是很明顯,兩家的老婆都是夫唱婦隨型的,都很老實聽話。這樣胡亂想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醒的時候,也許是被外屋的動靜弄醒的,那兩口子已經起來了,在外面收拾屋子,我躺了一會兒,回想昨天晚上的一幕幕,身邊老婆也醒了,什麼也沒說,就是用手指在我胸前胡亂劃著,想著心事。我說:起來吧。兩個人穿好衣服就起來了。臨出去時,我站在那裡把老婆摟住,問她:昨晚上你有興奮嗎?說真話。也不知道她是迎合我還是真的,她的回答居然是:有點兒。其實我也很清楚,她是個性欲很強的女人。

白天大家沿著盤山道向山上走走停停,大家商量好,還是換著來,那個男人和我老婆在前面不遠走著,我和他老婆在後面跟著。一路上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有一幕印象比較深,在上台階的時候,那個男人居然把手放到我老婆的屁股上,他媽的,當著我的面猥亵我老婆。又一想,操都操過了,摸就摸吧。後來老婆很快地把他的手打開了。

白天就這樣慢慢地平靜地遊玩過去了。有時候我和老婆在一起,有時候和他老婆在一起,大家心照不宣,那個男人也一定和我一個想法,對方老婆的陰部是什麼樣子都看過了。那根癢癢的陰莖也在對方的老婆體內享受過了。對方老婆那正在吃午餐喝飲料的嘴,也被自己的陰莖操過了。我想,這就是換妻真正的刺激所在吧。老婆顯得輕松了很多,放開了一些。

到了晚上,晚餐是在外面餐廳吃的,AA制,是一家四星酒店頂層的旋轉餐廳。漸漸黯淡下來的夜幕很美。我盯著他老婆的胸,突然又有了好好再摸一摸的沖動。

吃了飯回到他家,這個夢想就實現了。這次大家很快地進入狀態。我把在餐廳裡令我眼饞的胸好好地品玩了一次。他老婆的胸比我老婆的大,大約能有C號左右,乳頭也大,看著就很刺激。還是那個男人有換妻經驗,他提出一個建議,讓兩個老婆在沙發上裸體叉開腿選美,看看兩人的下面有什麼區別。我們就搬個凳子坐在對面,抽著煙觀賞。她老婆陰毛比我老婆多,我老婆的小陰唇比他老婆的大,兩個逼的外觀還真有點差別。這時候那個男的手機響了。他到旁邊接電話。我就站起來吩咐兩個女人,讓她們擺好一個姿勢,我老婆躺在沙發上,他老婆倒著騎在上面,我戴上套,從他老婆後位進去,這樣,我讓我老婆在下面看特寫鏡頭,看我怎麼和另一個女人做愛,心裡想著懲罰她,誰讓她給我戴綠帽子。現在我讓她看我偷情,還用偷情嗎,直接當著她的面做。那個男的很快打發了來電,就過來也脫了褲衩,插入他老婆嘴裡。就這樣,我插著他老婆,她老婆的嘴嗚嗚地叫著,嘴裡還堵著他的陰莖。後來他戴了套子,把陰莖插進了我老婆的陰道。他老婆也看著她男人和另一個女人做愛的特寫。這時候,我又開始打他老婆的白屁股。他打不到我老婆的屁股,就伸手打他自己老婆的左屁股蛋,我打他老婆右屁股蛋。插著插著,我忽然突發奇想,因為大家也比較熟了,我也不用征詢的語氣了,直接用命令的語氣對他老婆說,你起來跪我前面,我要射你臉上。那個女人揚起頭看了看她老公,她老公點點頭,她就轉過來跪在我身下,我摘下安全套,一只手手淫,另一只手去摸她的美胸。這胸部可比我老婆的爽多了。我讓她用一只手揉我的陰囊。中途我故意轉過身去,命令她:舔屁股,她也乖乖地照做,舔我的屁股蛋。我要當著那個男人的面,讓他老婆舔我屁股。用手就是快,一會兒就射了,射了他老婆一臉。有的精液滴到她奶子上,我就順手抹到了她的乳頭上。她男人也毫不客氣,在我老婆陰道裡抽插了一會,在臨射前,拔出陰莖,摘下套子,把精液射到了我乳房上。我和那個男人分別用衛生紙給自己的老婆清理著精液。最後大家一起洗的澡。

因為第二天的火車比較早,大家就睡的沒那麼晚了。第二天一早,我們就匆匆地離開了那座城市,並已經相約,之後再也不互相打擾了。

又過了幾個月,我堅決地和老婆離婚了。我認為,換妻遊戲中的老婆就是犧牲品,她們無論如何努力去討老公的歡心,都於事無補。當老公滿足了他們畸形的心態之後,剩下的只有離婚的選擇。換妻遊戲中的很多老公,也一定是這種無奈的選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