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韋小寶老婆

小寶看著床上這頭新送來的「伏苓花彫豬」,心中真是歡喜,而小郡主看小寶並無真正惡意也漸漸略感放心。正當二人調笑之際,有太監來報康親王有請,由於事前有約,也不便推辭。但小寶也不敢給她鬆綁,萬一跑了這皇宮內院,被抓到八個腦袋也砍了。小寶把小郡主綁好放在床上,又在她嘴上入了四塊八珍糕,這才鎖上門逕自去了。卻說此時瑞棟剛完成太后交待的任務,急束回宮,卻馬上又被支了出來,要他來殺小寶。這瑞棟乃大內侍衛副總管,向來與皇后交往甚密,領命後急速前來,心中卻也不滿。「媽的,也不讓老子歇歇,你當鑲藍旗的人那麼好殺嗎?」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來,心裡想想罷了。

這時,他已經來到了小寶房前,見房門緊鎖不禁眉頭一皺,「桂公公,桂公公……」輕叫兩聲見不人回答,尋思道:「這小太監八成是出去喝酒了,我正好潛進他屋,熟悉一下待會動手也方便。」見四下無人,這瑞棟便推開窗戶一躍而入。這可把小郡主嚇壞了。剛才聽見有人叫門已經心驚肉跳,這會來人竟躍窗而進,顯然不是什麼好人,忍不住身子微微發顫。

瑞棟是何等武功,立時發覺床上有人。初時以為是小桂子,但隨際聞到一股脂粉香,顯然是個女子。宮中太監宮女們有時玩一些假鳳虛皇的事原也有的,只是沒想到這桂公公小小年紀卻也……等他輕輕掀開床幔一看,才發現床上只有一個被綁著的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容貌甚是清秀,只是裝束不像宮裡的人。看這小姑娘似是睡著了,只是那小桂子看來真的不在宮中,也不像一時三刻能回來的樣子。瑞棟坐在床邊正猶豫之際,手不小心正好放在了小郡主的酥胸上,頓感入手柔軟,心中色心頓起。細看之下,這姑娘年歲雖不大卻也凹凸有致了。忍不住雙手在她胸上揉捏起來。小郡主心中又羞又急卻又不敢睜眼,突然胸口一涼,原來瑞棟已經把手直接伸入了她的衣襟,粗糙的大手直接摸在了她細嫩的乳房上,並不時用手指按一下乳頭。小郡主哪裡受過這個,忍不住呻吟了一聲。「這小妮子要醒了,待會鬧起來可就不好玩了。」「啪,啪」兩聲點了小郡主的穴道,這才繼續把玩起來。

這時小郡主的上衣已經被脫光了,瑞棟把頭埋在小郡主的兩個乳房之間,用舌頭在輪流吸吮著兩個紅豔豔的小乳頭。此時小郡主苦於穴道受制,不能出聲,否則早就呻吟出聲了。瑞棟的下面也是一柱擎天,他褪下褲子,露出早已硬的通紅的大肉棒,拿起小郡主的手抓住自己的大雞巴上下套動起來。小郡主只覺入手之物超大無比,一隻手幾乎無法抓住,而且又異常火熱,頂端還有一個大圓頭,也不知是什麼。偷眼一看才發現自己握住的原來是眼前這個中年人的大雞巴。十四五歲的少女豈有不懂之理,可此時想反抗卻也無能為力了,連想咬舌自盡也不成。而瑞棟此時正享受著這小手帶給他的快感。右手也不閒著,逕自脫下了小郡主的褲子。當小郡主誘人的三角地帶露出的一剎那,瑞棟不盡有些兩眼發直。還沒發育完全的少女的胴體上,淡淡的一束陰毛中一道細細的紅色肉縫掩在其中,極為誘人。瑞棟再也忍不住,只覺腰間一鬆,精液從龜頭上噴射而出,直噴在中郡主的乳房上和臉上,弄的白呼呼的一大片,有些還順著臉頰流到了沐劍屏的嘴唇上。小郡主正當羞憤難當之際,卻被這一下弄糊塗了,她還不知道這東西有這種噴射的功能。只覺得噴到身上的又熱又粘,流到口中的還帶著一股腥氣。但手中的大肉棒卻也軟了下去,看來自已的身子是能保住了。

她太天真了,瑞棟可不想就此結束了,他雙手抓住了小郡主的兩條腿分了開來,露出了小郡主那處女迷人的陰戶,往前一挺身,雞巴便貼在兩片粉嫩的陰唇上,上下摩擦起來。小郡主只覺得一種麻癢的感覺從下身一直傳入大腦中,竟漸漸有了一種舒適的感覺。同時她也覺出那個不斷在自己下身摩擦的男人的那個東西好像也又變硬了。瑞棟見自己的兄弟恢復了雄風,不禁得意,但也不敢玩的太久,誰知道小桂子幾時回來。忙用手扶著龜頭尋找小穴的入口。沐劍屏此時已經有些神智不清,陰道內早已是濕潤無比,覺出下身的那個東西要鑽進來了,竟還主動去挺著屁股迎合。

突然那個大傢夥直鑽入了自己的小穴內,「啊」的一聲叫,疼痛感竟如此強烈,被點的啞穴竟因此而解。瑞棟猛的把雞巴插入了一半,卻被一物擋住了去路。他的經驗何等豐富,當然知道這是什麼,他也清楚破瓜的痛苦。他不想再點這小姑娘的啞穴,可又怕她忍不住痛叫出聲來,便伏下身去,用嘴吻住了小郡主的櫻唇,這才下身猛的一用力……沐劍屏剛喘了一口,緩解了少許疼痛,見這人又來吻自己,也不像個辣手摧花之人,便也張開小口任他的舌頭在自已的口中翻滾,卻不想身上的男人此時又是一動……瑞棟猛的將餘下的部分也全力插入,直到龜頭撞在那還從未有人到過的花心之上。此時處女緊閉的陰道已完全開墾,十四歲少女的陰戶緊緊的夾著一支成年人的大雞巴。瑞棟覺得身下的小姑娘身子一陣抖動,似乎想叫出聲來,卻又無法擺脫自己嘴的控制。那種又痛苦又興奮的表情更刺激了瑞棟,他開始一下一下,深深的用龜頭去頂撞小郡主的花心了……隨著疼痛感的逐漸消失,快感卻越來越強烈了,熱吻結束了,小郡主好像破不急待般的呻吟了起來,那巨大的龜頭不停的撞擊著自己柔嫩的花心,竟把自己帶上了一個又一個高潮,「叔叔……輕一點……小穴……要被插穿了……啊……停、停……不行了……叔叔、叔叔……停下……求你了……啊……」看著這個叫自己叔叔的小姑娘向自己求饒,瑞棟很有成就感,但停下來是不可能的了,抽插的頻率更快了。

床上少女稚嫩的浪叫聲和求饒聲不斷的傳來,小寶還沒進門就聽到了,妓院出身的他當然知道屋裡的人在幹什麼。他悄悄進了屋,這才發現在床上肏著他小老婆的人是瑞付總管。瑞棟是太后的人他是知道的,小寶何等聰明,馬上猜出定是來殺他的,見他不在,便先拿自己的小老婆瀉瀉火。本來以瑞棟的武功小寶一進屋便可發現,怎乃此刻正是興頭上,跨下的小妞又是不停的婉轉嬌啼,其他的便也顧不上了。瑞棟終於也受不住了,這個小姑娘和以前玩過的都不一樣,陰道實在是太緊了,龜頭每撞一下花心都好像有一張小嘴在自己的龜頭上吸吮一樣,突然加速插了十幾下後,瑞棟一洩如注。精液從龜頭上噴射出不斷的澆在沐劍屏的花也上,「啊……啊……你,你怎麼尿在我的小穴裡……啊……好熱……啊……」她畢竟年歲太小,還不是很懂。瑞棟射完精,無力的倒在了小郡主的身上,他再也起不來了,他的後心插著一把匕首……小郡主被瑞棟最後的瘋狂肏的暈了過去,醒來時小寶已把所有都收拾好了,就是沒給小郡主穿衣服,腿還是分開著,甚至還有精液從小穴中流出。冷靜下來的小郡主哭了起來,直到小寶安慰說以後一定娶她這才罷休。其實小寶心裡一點也不怪小郡主,相反,看著她被人肏的時候心中還有一絲興奮,而且要不是小郡主引誘著瑞棟,他也得不了手。後來又救了方怡,連她和小郡主二人一起送出了宮。接下來小寶又無意聽了太后的另一樁秘密,轉告給了皇上,被皇上派往五台山保護老皇爺。路上又收了美貌、靈巧的小丫頭雙兒。這一日終於來到了五台山下,到了一座叫吉祥寺的廟宇中雇了一個當地人叫于八,準備到清涼寺中去大做法事。小寶出手大方,給了於八許多銀子,差他去買此行的必備事物,並給自己和雙兒買些衣物。於八做事勤快,一會自己的行頭和小寶的衣物就已打理完畢,但公子身邊那小丫頭的衣服可就犯了難。最後只好買了一件白色的紗制外衣,倒也漂亮,而且涼爽,十分適合在這種炎熱的天氣穿。雙兒不捨得穿,便收在了包襖裡。於八又雇了八個挑夫,一行人便上路了。不想清涼寺甚遠,天氣又熱,只好下午便停下來,在靈境寺住宿,第二天再走。由於天氣的原因,小寶一進寺便吵著要洗澡,有大把的銀票在,寺裡的僧人很是勤快,不一會便準備就緒。小寶是主,第一個進去洗了,然後是雙兒。雙兒把新買的衣服拿了出來,準備洗完澡穿上。可就當雙兒剛洗完,才擦乾了身子,正拿起肚兜準備穿上時,外面傳來了小寶痛苦的叫聲:「雙兒、雙兒、快來,我的腳扭了。」雙兒一聽,心中一急,也來不急穿內衣了,匆忙穿了那件白紗衣便跑了出來。於八等九人此時在別院中,聽小寶呼叫也跑了過來,正要扶他,忽然一道白影衝了過了,正是雙兒。眾人只覺眼前一亮,隨即眼中放出了色迷迷的光芒。此時正是夕陽夕下,陽光直射在雙兒的白紗衣上,衣服好像變的半透明般,一對小巧的乳房清楚的映了出來,連上面兩粒紅紅的小奶頭也是隱約可見。九個人一個個看的口乾舌燥,「小姑娘可惜穿內褲了,要不然下面那黑黑的陰影看到了才過癮。」於八心想。雙兒和小寶卻始終沒有發現異樣,雙兒扶著小寶進了屋,直到安頓好小寶這才出來,「呀!你們還在呀,公子沒事了,你們放心吧!」於八他們當然沒走,這麼漂亮的小姑娘的裸體可不是總能見到的,他們當然想多看幾眼。可這會太陽已經快落山了,光線不足,看不到那種美景了。眼看千載難逢的機會就要錯過了,還是於八腦子轉的快,「少奶奶……」雙兒一聽臉上一紅,「別叫我少奶奶,我也是公子的丫頭,你們叫我雙兒就行了。」「是,雙兒姑娘。我們都是沒見過世面的人,只會種地干粗活,這出來一趟也不容易,我們知道你雙兒姑娘武功高強,能不能露兩手給我們開開眼,好讓我們回去也能吹吹牛,要能教我們兩手那就更好了。」「這……」雙兒有些猶豫,她心地極為善良,又不會拒覺人,看著他們一雙雙熱情(色迷迷)的雙眼,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於八不禁為自己的計謀得逞而心中狂喜,「快,把燈全點上。」「是、好、馬上來……」不一會八個人便把能照亮的東西全搬了出來,把個小院照的如同白晝一般。雙兒的白紗衣又變成半透明的了。「你們想學什麼功夫?……」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天已完全黑了,每人都學了三兩下粗淺功夫,也看足了雙兒的兩個乳房,於八幾個還趁著擡手轉身之際假裝不小心的碰了幾下雙兒的乳房,真是過足了癮,雙兒卻混然不知,以為只是不小心碰到的,一點也不以為意。此時大家都已是大汗淋漓,雙兒的白紗衣已是完全貼在了乳房上,一對小乳房清晰無比的出現在了眾人眼前,於八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有三個雞巴已經挺了起來。於八知道再這麼玩就會被發現了,忙提出就到這,其他人以他為首,也沒有意見。「快,去給師傅燒水,讓師傅洗個熱水澡。」眾人一起衝進了柴房挑水的、燒柴的、大家各忙各的,一小會便準備就緒。雙兒有些不好意思,連聲向眾人道謝,這才步入柴房,從裡面把門鎖好。她哪裡知道從她把門一關,於八等九人便整整齊齊的爬在窗戶邊,每人面前一個小洞,是剛才藉著燒水的功夫特意挖好的。雙兒全身上下只穿了這身白紗的衣褲,所以只三兩下便脫了個乾淨。幾個人終於看到了少女神秘的三角地帶,只見兩腿間一條粉紅的小肉縫位於中央,竟是一根陰毛也沒有長。「難怪剛才看不到,竟是還沒有長,不過可真是嫩呀……」兩個年輕點的已掏出了大雞巴套動了起來中,想像著自己的粗壯傢夥能插入那誘人的縫隙中……雙兒把衣褲疊好,剛要邁腿進入木桶中,突然一隻老鼠從腳邊快速跑過,「呀,救命呀,有老鼠、來人呀……」於八等人誰也沒有見到老鼠,他們的眼睛都盯著雙兒擡腿的那一剎那所露出來的兩片粉紅色的小肉唇,雖只一剎那,但其中一人已忍不住射了出來,精液灑的滿地都是。這時雙兒的驚叫聲已經響起。

眾人一愣間,還是於八的反應最快,破窗而入,其他人也反應極快的一個個緊跟著跳了進去。雙兒像見到救星一樣,一下子撲到了於八身上,「有老鼠,有老鼠呀……嗚……」說著竟哭了起來。於八將個裸體的小美人抱了個滿懷,剛才衝進來匆忙,雞巴還沒有收好,這會正好頂在了雙兒下體間的兩片小肉逢中,雙兒沒有感覺,於八卻差一點便射了出來。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穩住。「快,抓老鼠,」於八沖其他人使眼色。大家心領神會,假裝東翻西找,實際卻全都盯著雙兒的裸體猛吃豆腐。「快,八哥,老鼠衝你過去了,快踩一腳。」雙兒一聽老鼠竟向自己跑了過來,「呀」的一聲尖叫,向上一竄,一下子把腿盤上了於八的腰,手摟著於八的脖子,連看也不敢向地上看。這下小穴完全露在於八的大雞巴前。於八挺起的龜頭一下一下的晃動著,輕觸著雙兒的兩片大陰唇。眾人這時也發現於八的雞巴就在美穴的入口了,不禁全驚呆了,沒想到如此輕而易舉便要成功了。大家只等於八一有行動便要一擁而上了。雙兒聽見大家都不說話了,這才驚覺有異,睜眼才發現大家全盯著自己看,這才記起自己還是一絲不掛的,巧臉羞的通紅,「你們別……」話還沒有說完,於八已經動了,龜頭使勁向上一頂,粗大的雞巴一下子進去了一小半。「呀,於八你,不要,快出去,不要姦淫……呀……」來不及了,於八的雞巴完全消失在了這個十五歲少女的嫩穴中。

雙兒雖有功夫,但小穴中插著一支肉棒全身都沒有力氣。不知是誰把自己的衣服鋪在了地上,於八抱著雙兒把她放在地上,雞巴既不抽也不插,但也不拿出來,只是享受著處女小穴夾緊的快感。雙兒強忍著破瓜這痛,恐懼的看周圍圍上來的人,「不要,你們不能這樣,叔叔大爺們,請你們放過我吧,我還小,雙兒才十五歲,受不了你們這麼多人,呀……不要……於八叔不要……快停下……呀……嗯……」於八終開始正式抽插了。粗大的雞巴在小穴中進進出出,帶得兩片肉唇也是翻來翻去。雙兒的兩隻小手此時也各握了一根雞巴,一對剛開始發育的乳房分別被兩個五十多歲的老頭霸佔著,兩張大嘴拚命吸吮著兩個粉嫩的小乳頭。「呀……呀……放了我呀……不要……別咬我乳頭……不要……呀……嗯…太深了……下面……不要……呀……嗚……」一個沒搶到位置的年輕人發現了雙兒的小嘴還空著,竟把雞巴插了進去。雙兒的小嘴突然間伸進了一個又腥又臭的東西,拚命用小香舌頂著大龜頭,想把它趕出自己的口腔,如此卻給了年輕人更大的快感。年輕人只覺得胯下的小美人主動用舌頭來環繞自己的龜頭,竟是快感連連,還沒有幾下便卟卟的射了出來,一泡精液全部射入了雙兒的小嘴中。雙兒來不及吐出,竟嚥了大半。此時破瓜的疼痛感已經消失了,快感漸漸從下身處傳來,只覺得於八的龜頭緊緊頂在了自己的花心上,一股熱流直衝花心,雙兒全身一陣顫抖,就這樣被精液燙的上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射了精的雞巴退出了小穴,但另一支馬上又插了進來,一輪更快速的抽動。雙兒的身邊,九個男人輪流釋放著他們的熱情,剛在嘴裡射精的那支雞巴剛抽出去,馬上又有兩支伸到了嘴邊,「給我們爺們也含含。」「不……不要……好髒……呀……不……拿開……呀……」雙兒左右搖著頭躲閃著,兩支雞巴只能在雙兒的嘴唇邊磨來磨去。「還嫌咱爺們髒,給她來兩下重的。」「看我的。」正肏著雙兒的人答到,說著加快了動作,並且棍棍到底,大龜頭每一下都重重撞在雙兒柔嫩的花心上。雙兒才登上一次高潮,根本無法抵擋此等重擊,只得求饒,「啊……不要…輕點……小穴受不住了……別插那麼深……我給你們含……啊……」說著張開了小嘴,一左一右的輪流吸吮起兩個雞巴來。穴中的雞巴又射了,雙兒感到了衝進體內的熱流,「你們把什麼尿到我身體裡了,是尿嗎?好熱呀。」「那叫精液,射在你身體裡是讓女人懷孕用的。」雙兒一聽嚇壞了,「不要,我不要懷你們的孩子,不要再玩雙兒了,呀…」一位大叔等不及了,又插了進去,「叔叔…不要…求你不要射進來了……啊……啊……雙兒不要懷孕……啊……呀……」雙兒的小穴實在是太緊了,這人又是個老光棍,幾時玩過粉嫩的小姑娘,老槍讓雙兒的屄肉一夾,龜頭在雙兒的花心上一磨,才十幾下就不行了,「我不行了不行了,」說著不但沒有抽出來,反而緊緊頂住了雙兒的花心這才發射。被連續三個人在體內發射,雙兒已知道這些色狼們今天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了,還不如配合他們早點完事,才能擺脫他們。想到這兒便放鬆了身體,努力吸吮起了嘴邊的兩根雞巴,雙腿也夾緊了身下男人的腰……雙兒發現自己對男人的精液似乎特別的敏感,每個男人一射精,自己便會被刺激的高潮一次,這也經是第七個男人了,「呀……你也射了……好熱……不要了……不行了……小穴受不住了……呀……呀……完了,全完了吧,呀…怎麼又一支…啊…」雙兒此時已是滿臉的精液,兩個小紅奶頭早已被人吸的高高聳起,下身處一支長槍正在進進出出,身下更是流了一地的淫水,混著男人的精液。

此時肏著雙兒小穴的正是二次勃起的於八,其他人都已輪了兩輪,東到西歪的倒了一地,雙兒在剛才第二輪第十五人次時便不知被誰因龜頭緊磨著花心發射而高潮的暈了過去。隨著於八又過了一次癮,眾人再也無力再戰,穿起衣服回屋休息了,只留下暈迷不醒的雙兒,殘留著滿身的精液……雙兒直到後半夜才醒過來,看著滿身白乎乎的粘液,想起自己被這麼多男人輪姦過,忍不住哭了起來。默默的洗乾淨了身子,回自己屋去休息了。「他們玩了我,定是害怕的連夜逃走了,只要我不說小寶就不會知道,我還是他冰清玉潔的好雙兒……」想到這雙兒才覺安心,沈沈睡去。誰成想第二天一早雙兒起來時才發現,於八他們竟還都在,雙兒一見他們臉頓時羞的通紅,連頭也不敢擡。

小寶發現雙兒臉色有異,以為她病了,執意要給她雇輛車,雙兒也不想面對於八他們,就同意了,一個人躲在車廂裡,一行人就這麼上路了。小寶腳好了許多,和於八騎著馬在前領路,雙兒坐的馬車則在隊尾。行了一會,於八說要方便就退到了路邊,他是真去方便了,只不過一閃身就跳進了雙兒的車廂方便。小寶騎馬在前完全不在後面發生了什麼事,雙兒的車廂晃動了起來裡面隱隱傳出了少女的呻吟聲……好一會於八才衣衫不整的出來,緊接著另一個又進去方便了……雙兒沒想到他們離著小寶這麼近還敢輪姦自己,剛剛閉合消腫的小穴又一次次的被撐開,不同男人的精液又不停的澆了進來。這次的快感比上次還要強烈,可雙兒拚命忍住不敢叫出聲,就怕讓小寶聽見。男人們好像也發現了她的這個弱點,每一個都使勁插到最深處,用力頂著雙兒的花心,欣賞她明明極爽卻又不敢出聲的表情。雙兒被一個個大雞巴姦淫得高潮不斷,陰道內一次又一次的注入精液,沒想到原本以為可以提供疪護的小車廂反而成了於八他們最好的掩護,可以在小寶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盡情的淫玩自己。「啊……叔叔要你射了嗎……嗯……不要……求你……拔出去……不要在裡面……雙兒不要懷孕……啊……你……啊……不要射……好燙……不要……啊…雙兒不要了……啊……啊……啊……」雙兒哀求的作用只是刺激的男人更兇猛的在她體內射精,高潮,不停的一次又一次的高潮……這一日,終於到了清涼寺,雙兒才算擺脫了於八等一干人。臨走時幾人說什麼也不要小寶多給的賞錢,小寶還真有點過意不去。他哪裡知道此時他的好丫頭雙兒的褲襠裡還是濕濕粘粘的,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小嫩雛被九個大男人輪姦了這麼多次,他們哪還好意思多要錢。看著眾人遠去的身影雙兒這才松了一口氣,這段歷史是永遠不會被小寶知道了。白天費盡周折才見到了老皇爺,可說什麼也勸不走他,小寶於是和雙兒商量晚上來劫廟,偷偷把老皇爺劫走,免得老皇爺遇險而受皇上責罰,但還是被玉林大師阻攔沒有得逞,只好拿了老皇爺的四十二章經下得山來。不想半路遇上了胖頭陀,小寶被擒,少林十八羅漢僧在後緊追。雙兒破身不久,漸漸氣力不濟,澄光方丈新近受傷也落在後面。雙兒終究年幼,澄光起先拉著她的手還能勉強跟上,但久了還是覺得十分費力。見四下無人索性單手攬住了雙兒的腰肢向上一提,人抱起來了,可手卻也緊緊按在了雙兒的一個乳房上,就這樣疾奔起來。雙兒雖有感覺,但見澄光一大把年紀,又是少林高僧,必不是有意輕薄我,怎能和於八他們相比。

想起於八,不禁臉上泛紅。澄光此時卻是心煩意亂,單手夾著如此美麗的少女,手裡還握著人家的乳房,自己年紀雖足可做她的爺爺了,但還是不禁想入非非。參禪幾十年不曾有過反應的大肉棒也不自覺的立了起來。心中慾念不斷,僅僅握著少女的乳房便不滿足了,頓時心生一計:「雙兒,這樣還是太慢,恐怕趕不上小寶他們,可我背上有傷又不能背著你,這樣好了,你雙手攬著我的脖子,雙腳跨著我的腰從正面抱著我,這樣興許走的快些。」雙兒一心只想盡快趕上小寶,想也不想就同意了。澄光跑得又快又穩,雙兒竟漸漸趴在他的肩上睡著了。澄光卻漸漸放慢了腳步,悄悄伸手從僧袍中掏出早已挺立多時的大雞巴,一下一下的去頂著雙兒的屁股。可漸漸隔著衣服也不能滿足他了,雙兒的褲子也在小心翼翼中被澄光褪到了大腿上。如此一來,雙兒的豐臀小穴完全暴露在了澄光老槍的攻擊範圍之內。澄光看不到的美景他的大肉棒卻看到了,努力的向上頂去,終於龜頭碰到了兩片嫩肉,剛要再往上一步,卻在跑動中又掉了下來。就這樣龜頭總是在兩片大陰唇上磨來磨去,卻始終無法再向裡去了。雙兒此刻正做著美夢,於八他們一起又向她撲了過來。澄光見總也無法得手,便站定了下來,並把雙兒的身子向下挪了挪,感到龜頭又頂在了穴口上便猛的向上一挺,「嘰」的一聲,肉棒全根沒入了雙兒窄小的陰道中。雙兒被插的一下便醒了過來,覺出下體內又多出了一條熱乎乎的大肉棒,和那於八等的無異,知道自己又被人姦淫了,「大師,你怎能……唉喲……」原來此時澄光的大龜頭雙已經頂住了雙兒的花心。隨著澄光的跑動,雙兒的身子在他身上起起伏伏,大雞巴也在小穴中進進出出。雙兒被插得只能「嗯……嗯……啊……」的不斷淫叫,卻什麼也說不出來了。澄光的雙手又解開了雙兒的上衣,露出了雙兒一對白嫩的乳房和上面兩粒粉紅的小乳頭。此刻的雙兒雖然全身的衣服都還在身上,可身上的重要的三點卻一點也遮不住。隨著雙兒身子起伏,身子向上時澄光便能用舌頭在乳頭上舔一下,向下時大雞巴便全根沒入直抵雙兒的花心。雙兒此時疲憊之極,前兩天被於八他們輪姦還沒恢復,這會又被這老和尚一邊跑一邊肏,跟本無力反抗;但體內傳來的快感卻感受的非常清楚,終於被這老和尚的大雞巴肏上了高峰:「啊……啊……我要尿了、尿了……」澄光只覺雙兒體內一股熱流澆到自己的龜頭上,全身一緊,精液噴射而出,雙兒感到了射在體內的精液,身子也被燙的一陣哆嗦。軟了的雞巴掉出了雙兒的身體,雙兒下邊的兩片小肉唇之間也緩緩流出了少許白色的精液。這時也馬上就要到山頂了,澄光心道這個樣子可不能讓別人看見。便把雙兒放在路邊的一棵樹下,說道:「此事不可亂講,不然我們就救不出你的小寶哥了。」雙兒無力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不會亂說。一個女孩子被人強姦了的事怎會亂說。

澄光放心的向山上奔去。雙兒閉眼休息了一小會,覺得身子有點冷,這才發現澄光並沒有給自己把衣服穿好,嬌小的乳房和下身兩片肉唇中夾著的那一條粉紅的肉縫還都暴露在空氣中。可自己現在連胳膊都擡不起來,更不要說穿衣服了。可就在這羞人的時刻,一個樵夫從樹林中轉了出來,見遠處一個少女靠在樹邊不禁好奇的走了過來,走近一看「哇噻」不得了,小丫頭不但長得漂亮,而且三點盡露,尤其那一對小乳房……「下面還沒長毛,真是嫩的很,比家裡的老婆強多了,看她的年紀也就十幾歲,比我的女兒還小,那我的女兒的身材是不是也這樣?」樵夫胡思亂想著。雙兒見有人過來,還是個四十幾歲的大叔,雖感羞愧但也沒有辦法,只能說道:「大叔,我路遇壞人,被強、強……,我實在沒有力氣了,求您把衣服給我穿上。」樵夫一聽,心想:「好啊!沒有力氣正方便我了。」嘴上卻說:「好吧。」雙兒一聽這才放了心,心想還是有好人的,並不是每個男人都會乘人之危姦淫我的,便又閉上了眼,她太累了。但只覺這樵夫在自己身上撫摸、擺弄了半天,還不時用手去碰自己的關鍵部位,卻始終沒有給自己把褲子提上,把乳房遮住。睜眼一看,才發現原來樵夫此時已掏出了一根足有八寸長的大雞巴正對在自己的小穴入口上。

「不要、啊……」可樵夫哪管這些猛的一挺腰,「吱」的一聲便插了進去,直到龜頭頂到了花心才停下。「到底是小嫩雛,這屄可真是緊呀,剛被人玩完卻一點都不松,夾死了老子了。」面對著樵夫的棍棍到底,雙兒只能不斷的呻吟:「不要……啊……不要……啊……」眼角兩行熱淚流了出來。「剛才被一個有道的高僧姦淫過,這會又被一個砍柴的樵夫肏,再往前更是被九個人不知輪姦了幾十次,我的身體為什麼對這些男人有這麼大的吸引力,我才十五歲,就被這麼多男人玩過了,小寶少爺還會要我嗎?會,一定會的,我是被強姦的,我不是自願讓他們玩的。」這麼安慰自己雙兒心下稍安,也放平了心態任由樵夫在自己嬌小的身軀上挺動,只是嘴裡不斷的叫著「不要……啊……不要……」下身挺動並不影響樵夫用手玩弄雙兒的乳房,兩顆小乳頭早就挺立了起來。突然那樵夫的腰猛挺了幾下,跟著雙兒一聲大叫:「呀!」一股熱精直射入雙兒體內,雙兒也被燙得又上了一次高潮……樵夫發洩完倒也守信用的給雙兒穿好了衣服,又在雙兒的乳房、胯下摸了幾把這才轉身欲走,突然想起一事便回頭問道:「你剛才為什麼總是叫『不要、不要』?」雙兒答道:「先開始是叫你不要插進來,後面的……」雙兒低下了頭羞紅了臉,「是叫你不要停下……」「原來你這麼淫蕩。」說完頭也不回的下得山去,知道自己肏了這天仙一樣的少女實是上世休來的功德,此後幾十年裡也不斷回味著自己的老槍插進穴中的那種快感,一直到死。

小寶騙了胖頭陀得以脫險,和十八羅漢僧下得山來,在樹從中找到了雙兒,逕自返回北京。路上澄光以幾次姦淫雙兒暫且不提,且說小寶和十八羅漢僧分手以後卻又著了方怡的道,被騙上了神龍島,正幹上教中變故,白龍使對全教的人下了毒,韋小寶剛來,故沒中毒,卻也嚇的躲在一邊。白龍使鐘志靈上台大聲道:「我神龍教落到這個地步全都是教主夫人蘇荃一人這故,今天看我如何處罰她。」說著走到了蘇荃身邊拉住她的衣領用力一扯,頓時兩個豐滿的乳房當著這幾百人的面露了出來,眾人誰也沒想到他會來這一著,全愣住了。緊接著白龍使又扯掉了蘇荃的褲子,赤裸的胴體便完全顯露在了這些平時奉她為神明的教眾眼中。

蘇荃羞愧無比,但內心深處對同時有這麼多人盯著自己的乳房下身目不轉睛的看又有一種說不清的興奮。可一邊的洪教主卻氣的幾乎背過氣去。白龍使此時也脫下了自己的褲子,衝著蘇荃走了過去,蘇荃見他陽物巨大又直挺挺的,心知今天當著眾人面被強姦的命運看來是躲不過去了,但嘴上還是忍不住的求饒「白龍使,別,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姦淫我。」白龍使哪管這些,伸手提起她的雙腿蘇荃本是坐著,這時雙腿大開,連小穴的入口也被下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白龍使站在椅邊,扶著龜頭毫不客氣的就是一挺,肉棒便消失在了教主夫的的身體裡。蘇荃「呀」的一聲便閉緊了雙口,決心決不能被幹的叫出聲來。可是白龍使的肉棒實在是太長了,每次都深入到底,把自己填的滿滿的,又是當著這麼多人,更有一種莫名的興奮。還沒被幹幾下便洩了一次身。白龍使也想教主夫人的可真是寶穴,如此的緊湊又溫暖,深度也剛好容下我這個大雞巴,後面又有這麼多兄弟看著,我今天可不能草草了事。蘇荃此時已被頂的七暈八素,不停的「嗯……嗯……」的哼叫著。突然白龍使狠命的插入,龜頭已抵住了花心卻好像還嫌不夠,還在往裡使勁,「別,別再往裡了,啊、不要,你已經頂到子宮裡了……啊……」白龍使似也覺得龜頭又頂開了一道細縫,便一鬆精關,大量的濃精便直接射在了蘇荃的子宮裡。蘇荃只覺得又一次高潮,竟暈了過去。事後,小寶就著白龍使鬆懈的一瞬間,舉刀殺了他,救了教主,餘下眾人也重新歸服。但他不會解毒,只好等眾人自行恢復。心想著大美人雖剛被玩過,可這樣裸體躺在眾人面前也不是辦法,便背了蘇荃到後堂。教主心中自是十分感激,看小寶年幼也不在意。小寶把蘇荃放在床上,見她全身一絲不掛,下體處一片濃密的陰毛,與上回小郡主的淺稀的陰毛截然不同,不由淫心大起。小寶雖從沒玩過女人,但通過前後兩次觀看早已知道自己雞巴應該放入哪裡了,眼見四下無人,正好一試。他脫下褲子,掏出未經人事的雞巴,竟是一根有十寸長的巨物,比那白龍使的還要大。他扶正了蘇荃的身子,分開雙腿,露出小穴,可龜頭剛一碰到兩片陰唇,便覺快感直衝頭頂,眼前一陣發白,精液便噴射而出,全射在了蘇荃的陰毛和小腹上。雞巴一變軟,小寶的膽子便小了很多,又怕蘇荃醒來,趕緊溜了出來。蘇荃醒後,也發現了自己的小腹和陰毛上也沾了不少男人的精液,不僅奇怪,白龍使明明是射在我體內了,那麼這些是誰的呢?她不原深究,穿了衣服便回到了大廳。後來韋小寶被封為白龍使,眾人也絕口不提教主夫人被當眾強姦一事,些事就此過去。教主為不使神龍教四分五裂,也只有忍下了這口氣。只是胖頭陀他們此後不免將教主夫人當成自慰時的對象了。神龍島事件後,小寶奉命回京,繼續尋找四十二章經。小寶回京後去面聖,剛和皇帝交待完就又被建甯公主拉著去比武。小寶受虐不過,打了建寧一頓,建寧不服,約定日後再比。建寧心想:「這樣下去我下回也贏不了。」便又去找侍衛們要去學幾招。剛巧碰到張康年和趙齊賢他們在湖邊領著一班兄弟練武,公主便湊了過去。公主的要求侍衛們哪敢不聽,便和公主對拆了起來。誰知張康年一個不小心,加上公主的功夫實在太差,竟把公主推到了湖裡。幾個侍衛一起跪下:「公主恕罪,公主恕罪。」「恕什麼罪,還不過來扶我。」侍衛們這才七手八腳的把公主從水裡撈上來。公主剛一出水,侍衛們卻馬上低下了頭,原來建寧一身薄薄的衣服貼在身上竟是曲線畢露。由於天氣太熱,建寧除了外面一身淺色的外衣,裡面只穿了一件紅色的肚兜,下面一條白色的透明褻褲。這會全身濕透,上面還好,能看到紅肚兜貼在胸前,下面卻全裸般,一團黑色的陰影濕濕的貼在了兩腿之間,十六歲的公主因為營養好,已經發育的像個大人了。侍衛們不敢擡頭,只能用眼角的餘光去看這難得一見的美景。建寧並沒有覺出他們的目光有異,「我饒了你們,但這要讓太后看見還是會砍了你們的腦袋,快帶人找個地方把我的衣服晾乾。」張康年等哪敢不從,便把公主帶到皇宮西北角一個廢了的空場裡,這裡年久失修,已有許久無人來過了。侍衛們生了一個小火堆,剛要退出去好讓公主烤乾濕衣服,哪知建寧竟是毫不在意,自顧自的脫光了衣服,還讓張康年他們幫著烘烤。也難怪,公主自幼生長在皇宮裡,服侍她的都是太監,她哪裡知道這侍衛和太監們卻有本質的區別呢?張康年他們眼見著公主那白嫩的乳房上兩粒紅豔豔的乳頭以及下身處還濕漉漉的緊貼在兩腿間的柔亮的陰毛,一個個下面的小將軍都已經是雄糾糾的了,卻無人敢越雷池一步,那可是抄家的罪名。建寧裸體對著這幾個男子,也不覺得害羞,乾等著無聊,就又命張康年繼續和她比試。張康年只得硬著頭皮應戰。誰知才打了幾下,公主便叫停,「這不公平,你穿著衣服,我沒穿,你也給我脫了。」「可是……」「脫!」「著。」張康年無奈也只好脫光了衣服,如此一來,那根已挺立的雞巴便搖晃著出現了。建寧好像絲毫沒有注意,又出手了。如此一來,椒乳上下晃動,玉腿左右翻飛,有時一個踢腿連小穴也被場邊的趙齊賢他們看的清清楚楚,有人已忍不住打起了手槍。張康年這會已是色慾熏心,趁著轉身偷摸一下公主的乳房,或者輕掃一下公主的陰毛,有時乾脆一個轉身來到公主身後,使勁用大雞巴往公主鬆軟的屁股一頂。公主只覺得這次比試自己被弄的混身癢癢的,也不知是為什麼。這張康年只顧得佔公主的便宜,終於不不小心被公主仰面絆倒在地,公主怕他躍起,順勢往他小腹上坐去。張康年的大雞巴此時正是一柱擎天,而公主正對著他的小兄弟坐了下來,不偏不倚,「滋」的一聲,大雞巴便盡數沒在了建寧的陰道當中,這可真是因禍得福。建寧只覺得下身一陣刺痛,一件又熱又粗的硬物插入了體內,以為著了道,正要起身,忽然發現身下的張康年表情更複雜,便忍住疼問道:「怎麼樣?服不服?」張康年怕一說服了,公主會就此離去,便說:「不服。」此時趙齊賢介面道:「公主,你腰上下動一動,他一準就服了。」張康年看了趙齊賢一眼,眼中充滿了感激。建寧果然依言上下動了起來,處女的陰道隔外的緊,夾得張康年舒爽極了。這時公主又問:「服不服?」「公主你再動的快一點我就服了。」於是公主動的更快了。張康年只覺得自己的龜頭每下都能頂在公主的花心上,終於再也守不住精關,突然伸手按住了公主的腰,大雞巴頂住了花心,「噗噗」的射起精來,嘴中叫道:「我服了、我服了。」公主覺得一股熱流衝進了體內,被燙的一陣哆嗦,竟是無比的舒爽,「你,你把什麼尿到我體內了,啊喲,好熱……你服了?好,」轉過頭來對趙齊賢他們幾個道:「怎麼樣?」趙齊賢此時早已忍不住,脫光了衣服,走上前來,「我不服,要向公主請教。」說著躺在了地上,公主見又有了一個挑戰者,從張康年身上站了起來,又跨坐在了趙齊賢身上,上下挺動了起來。

趙齊賢的陽物比張康年的還要粗,整個陰道都被塞的滿滿的,公主也覺得舒服極了,忍不住的「啊……啊……」的浪叫了起來。趙齊賢的大龜頭每頂一下花心,公主便會忍不住的浪叫一聲,胸前的一對乳房也已成了趙齊賢的玩物。「你……啊……服……不服……」公主喘息著問,趙齊賢也不答話,卻猛的開始主動挺動起來,「啊…啊……你……你怎麼反擊了……啊……好舒服……」趙齊賢只覺得公主體內一股陰精洩了出來澆在了龜頭上,自己馬上也要精關不守了,他害怕射在公主的體內有危險,忙向上一托公主的腰,雞巴脫離了陰道,對著公主的陰毛便射了出來,頓時黑色的陰毛上粘滿了白色的精液。公主覺得又有東西噴到了自己的下身,伸手一摸,白色粘液馬上沾了一手,「這是什麼?張康年你剛才是也把這種東西尿到我體內了嗎?這好像不是尿。」「公主,這是男人的命根子,你只要讓男人對你射出這種東西就說明他服了。」「是真的?」「是真的,公主我也服了。」趙齊賢介面道。

建甯公主站直了身,也不顧還從陰毛上向下滴著精液,對餘下三人道:「你們呢?」「我們要領教後才知道服不服。」「那好你們三人一起來吧!」說著擺了了架勢。原來公主也起了疑心,不肯輕易再坐在他們身上了,總感覺這好像不是比武,而且他們一個個嘴上說服,臉上的表情卻那麼的奇怪,好像很爽的樣子。可這三個侍衛卻等不了這麼多了,只一招間便抱住了建寧,「你們幹什麼?又要用剛才那招,沒用,你們贏不了我的。」此時三人已經將她平放在了地上,一個佔了好位置,擡起建寧的的雙腿,「噗」的一聲便進了洞。

建寧陰道內本就濕潤著,陰毛上還帶著趙齊賢的精液,這會自然也是毫不費力,只三兩下她便又被幹的快感不斷了。「啊……你們明知輸……啊……還用同一招對付我……啊…好深……輕點……啊……小穴受……受不住了……啊……」另一個跨坐在建寧胸前,雙手攏起了建寧的一對椒乳,把雞巴夾在中間,乳交了起來。第三個一看沒地方了,突然想起在春宮圖中曾見到的,便對建寧說:「公主你把我這個含到嘴裡來回吸吮,也許我會服的更快。」建甯此時已在高潮的邊緣,想也不想的就張大了嘴巴,侍衛大喜,緩緩將雞巴送入了建寧的口中。三人在建甯身上上下齊動著,張趙二人責在把風。其中把雞巴插在建甯口中的侍衛首先受不住,平時高高在上的公主專心為自己含著雞巴,粗大的陽物在公主的紅唇間來回抽動,終於受不了這種刺激,一泡精液盡數洩在了公主的小口中,然後便把雞巴抽了出來。公主含著一口的濃精正不知是該嚥下去還是吐出來之際,只覺得插在小穴中的雞巴也噴出了一股熱流,燙的花心一陣哆嗦,陰精也是一再流出,一不小心,「咕嚕」一聲,將滿口的精液都嚥了下去,跟著便大叫起來:「不要了……不要了……饒了我吧……爽死了我了……不行了……你們要弄死了我了……」乳交那人一聽公主竟被肏的如此放浪,也忍不住將精液全都射在了她的臉上。三人同時退下,嘴上也說道:「服了,服了,公主武功了得。」建寧見自己贏了五個侍衛,十分高興,但心中始終有一絲懷疑,歇了一會,整理乾淨便離來開了。回去四方一打聽,不禁羞憤欲死。這才知道自己是讓他們五個給輪姦了,他們射到自己嘴裡,臉上,陰毛上,小穴裡的東西叫做精液,是男人玩女人時才會射出來的東西,但又能如何呢?告訴別人自己讓五個侍衛輪姦了?此事只好就這樣不了了之了。第二日,小寶奉命出京,頭天晚上小寶便回到了雙兒和胖頭陀、陸高軒租住的地方,準備歇一宿後再上路。進得院來小寶便想直接去雙兒房中,一為雙兒善解人意最和自己說的來,二來也可順便佔些便宜,興許還能讓自己下面的那個小兄弟就徹底的舒服舒服。剛走到雙兒的門前,但聽到了屋內傳出「嘩嘩」的水聲。「難到我的雙兒在洗澡?今天可真是豔福不淺。」想著急忙繞到屋子後面,輕輕的把後窗舔了一個洞,偷窺起來。雙兒果然是在洗澡沒錯,只不過此刻正坐在木桶之中,小寶只能看見雙兒上半身的兩個乳房一顫一顫的,下面卻什麼也瞧不見。饒是如此,下面的大肉棒還是不知不覺中挺立了起來。雙兒經過近一段時間內不斷的被不同的男人用精液滋補,身子越來越豐滿了,兩顆小乳頭經過熱氣一蒸,也已經挺立在了峰頂,有時一擡胳膊豐滿的乳房便上下晃動,看得小寶目瞪口呆,口乾舌燥。此時雙兒似也洗完了,便從木桶中爬了出來,如此一來身上再無遮擋,雪白的雙腿、豐滿的臀部、以及三角地帶上新近長出的一層淺淺的黑色柔亮陰毛和在它覆蓋下那條似有似無的小肉縫便全都讓小寶看了個清清楚楚。小寶正為自己看到了雙兒處女的裸體而興奮,卻不知這具美麗的身體早已被許多男人享用過了。「真討厭,這些黑毛又長長了,以前明明沒有的,自從被那些男人玩過後才長出來的,不過他們都有,應該沒什麼大礙吧。」雙兒邊撫摸著自己的陰毛邊自言自語。小寶當然聽不清雙兒說什麼,他現在只想衝進屋去和雙兒大功告成。正要翻窗而入,不想房屋門卻忽然被人一掌轟開,一高一矮兩個人影闖了進來。小寶看的清楚此二人正是胖陸二人。二人一句話不說就向雙兒攻了過來,雙方武功相差甚遠,雙兒又沒穿衣服,三兩招便被點住了穴道。

小寶嚇的伏在窗外一動也不敢動,不明白二人為何會突然反叛攻擊自己的小丫頭,待見得二人跨下一人支起了一個帳蓬,這才明白二人定是也看到了雙兒洗澡,被雙兒的裸體吸引,忍不住衝了進來。正要出言喝止,卻聽胖頭陀說到:「小雙兒我來告訴你你下面長的這叫陰毛,人人都會長的,不過我還想知道你剛才自言自語說什麼是男人玩過後才開始長的,是怎麼回事呀?我現在解開你的穴道,你老老實實跟我們講,不然就把你光著扔到街上去。」說著「啪、啪」兩聲解開了雙兒的穴道。雙兒被嚇的果然不敢叫,卻馬上蹲了下去,用手遮擋自己的重要部位。「我、我幾個月前還沒有長,後來陪相公去五台山路上被於八他們幾個挑夫給輪姦了,這才開始長的。」「胡說,你會武功,幾個挑夫怎能得手?」「我洗澡時有一隻老鼠,我怕,他們一起衝了進來,老鼠趕跑了,可我光著讓他們圍在了中間,他們一起摸我,於八把他下面那個大肉棍……」「是雞巴。」「是,是雞巴插進了我下面的小穴中,我就反抗不了了,他們九個一個一個的來,還在我身體是尿尿……」「射精,那叫射精。」「是,在我身體裡射精,後來我就發現自己開始長陰、陰、對長陰毛了。」「就這麼簡單?沒有別的了?」雙兒本來不想全說出來,聽他這麼一問,只好又接著道:「第二天上路,他們又一個個的跑到我的小車廂裡,又輪姦了我一遍,並且全都射在了我小穴的最裡面。」「那叫射在花心上。」「是,全都射在了雙兒的花心上。」這是陸高軒聽的已經忍不住了,也蹲下身去,一伸手便從後面摀住了雙兒的整個陰戶,雙兒突然受到這種攻擊,身體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就洩了一次身,流了陸高軒一手。

陸高軒一怔,轉而哈哈大笑:「老兄,此女所言不虛,且日後必成千人騎萬人肏的蕩婦,我只這麼一摸,她便已高潮過一次了。」「如此甚好,也不用你我費事。」胖頭陀此時也是箭在弦上,掏出了自己又粗以短的肉棒,一把從地上拉起了雙兒。雙兒現在一點反抗的意識也沒有了,聽話的站了起來,任由自己的重點部位暴露在兩個色狼的目光下。反正武功不如,也只有任人擺佈了。胖頭陀一把將雙兒攔腰抱起,雙兒便很自然的雙手摟住了他的脖脛,雙腿也跨住了他的腰。「小姑娘很主動呀,你對這個姿勢很熟嘛,於八這樣肏過你嗎?」「不是於八,是澄光……」知道自己說露了嘴,連忙住口。「什麼?澄光那老和尚也玩過你了,說怎麼回事?」「不,不要,羞人死人了。」「你不說?不說?」說著使勁向上一挺身,雙兒陰道隨然窄小,但已是極為濕潤,大雞巴一下子就盡根沒入。「啊……你怎麼……啊……也不說一聲……輕點……輕點……」窗外的小寶此時已是驚呆了,沒想到雙兒這個溫柔漂亮又善解人意的小丫頭竟已被這麼多男人玩過了,而且第一次竟是給了那個可惡的於八,一個臭挑夫,早知真應該自己先上了再說,這麼漂亮的身體便宜了這麼多下人,而且澄光那老和尚好像也玩過我的雙兒,不知他是怎麼得手的,不過聽雙兒說的意思每次好像都是她無法反抗而被強姦的,唉,可憐的雙兒,也真是苦了你了。」他本在妓院長大,母親又是妓女,根本沒什麼道德觀念,所以眼見著自己的女人被玩心中也僅是為沒有玩到雙兒的第一次而感到有些許的遺憾。現在眼見著雙兒抱在胖頭陀身上,小穴中一支大雞巴進進出出,心中竟是一種說不出興奮,好像看著雙兒讓別人肏比自己玩還要過癮。雙兒此時嘴裡不斷的呻吟著,胖頭陀內功深厚,竟是久久不射,雙兒已經連續四次高潮了,而且中間始終不得休息,終於胖頭陀按住了雙兒的腰以使自己的龜頭能緊緊頂住雙兒的花心這才發射出來,「啊……你射了……太好了……好熱……雙兒讓你射的……好舒服……好……花心都被燙酥了……啊……」射完了的雞巴便退了出去,雙兒伏在胖頭陀身上喘息著,剛要從胖頭陀身上下來,卻不防又讓陸高軒從後面抱住,就這麼整個人的端了起來,雙兒身材嬌小,從遠處看還真像是一個大人在給小孩把尿,不同的是大人卻猛的一挺腰,把雞巴插入了小孩毫無防備的小嫩穴中。雙兒「嗯」的一聲,身體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起伏。

「好……好大的雞巴……啊,又頂到花心了……雙兒不行了……雙兒要讓你插死了了……啊……」窗外的小寶這會已經射過一次了,這會聽見雙兒竟被肏的浪叫了起來忍不雞巴又硬了起來。等到陸高軒也忍不住射精的時候,雙兒已經受不住這麼多連續的高潮而被肏的暈了過去。二人完事後心滿意足,竟逕自走了,也不理暈迷不醒的雙兒。小寶終於等到了機會,連忙翻窗而入,挺著雞巴就沖雙兒的小穴插了進去,可是龜頭直頂到花心還有一截露在外面,小寶也顧不了許多,忙抽插起來。「難怪這麼多男人愛玩我的雙兒,剛被兩個大雞巴輪姦過可小穴還是這麼緊,夾死了我了。」小寶也是頭一次正試玩女人,沒二十幾下就把精液全射到雙兒的花心上了。「嗯……不要了……嗯……」受到精液刺激的雙兒顯是要醒過來了,小寶怕雙兒醒來以為自己夥同胖陸二人輪姦她而輕視了自己,趕緊一抽肉棒,跑出了屋。

第二天一切如常,雙兒好像也沒什麼不妥,只是臉有點紅,那是高潮過多的原因,小寶也是樂得不提,二人之間的感情卻不知為什麼好像更深了。小寶安頓好胖陸二人,就帶著雙兒上路了。這次奉皇命先取道少林,然後才去五台山。頭一天晚上小寶便閒的無聊,招來大批將士大賭特賭。一時帥帳內人聲鼎沸,雙兒始終陪在小寶的身邊,被裡三層外三層的人圍在了最裡面。身後的男人不斷擠靠在雙兒的身上,真是討厭,可又動彈不得。突然一隻手從後面握住了雙兒的乳房,雙兒嚇了一跳,想躲也躲不開,但她也知道自己被認出是女兒身了,可這人是誰呢?連頭也回不過去。此人正是趙齊賢,他早就懷疑小寶身邊的這個漂亮異常的小親兵了,總是跟韋都統卿卿我我的,今天就著人多正好一試,果然胸前兩團軟肉,卻是女子。自從上次和張康年他們輪姦了建甯公主後,他發現自己對所有不能碰的女人都有了一種特別的興趣,今天如此好的機會怎可放過。雙兒緊接著就覺得一條肉棒開始在屁股上磨來磨去,而且還越來越硬。雙兒不敢出聲喝止,怕驚動小寶,以為男人佔佔便宜也就算了,當著這麼多人,他能怎樣。誰知男人的手竟從衣襟的下襬處伸了進來直接摸在了乳房上。頓時兩個小乳頭成了主攻的物件,雙兒覺得身體越來越熱,下面也濕潤了。張康年就在趙齊賢的身邊,開始見他猥褻小寶的親兵還在納悶,趙齊賢低聲道:「女的。」張康年馬上會意,一雙手馬上也加入戰團。不過他的手卻是從褲帶向下伸了進去。張康年只覺得入手一片柔軟的陰毛,再向裡是兩片貝肉,終於找到了目標,兩隻手指夾住了雙兒的陰蒂揉捏起來。雙兒知道又一個人加入了,偏又躲不開,那人還捏住了自己下身處的那個小肉珠,雙兒全身不斷顫抖,卻又不敢叫出聲來,要是再被更多的人發現就羞死了人了,終於快感直衝腦際,身子一抖,淫液便洩了出來。那隻手顯然沒有準備,忙抽了出來。雙兒此時已被二人拽到了小寶身後,雙兒的雙手扶在小寶的肩上,因為高潮而輕輕喘息著。這時一個聲音在耳後響起:「小淫婦?小淫婦?」「我,我不叫小淫婦。」「雙兒,你說什麼?」「沒,沒什麼,你玩吧不用管我。」接著又轉頭小聲道:「我叫雙兒。」「雙兒,你幾歲了?」「十,十五歲。」「這麼嫩,身材可不得了喲,想不想我在這玩你呀?」「不,不想。」「真的?」說著趙齊賢使勁捏了捏雙兒的乳頭,張康年的手也再一次玩起了雙兒的陰戶。雙兒終於受不住這種刺激了,喘息著說:「你們已經在玩了,還問我?」「好,那咱們再往後一點。」雙兒聽話的隨著他們又退了兩步,離小寶更遠了。「好,把屁股翹起來點。」雙兒聽話的踮起了腳,把屁股使勁向後翹。雙兒感到褲子的襠部被人割開了一個口,一個龜頭探頭探腦的鑽了進來,輕輕抵在了陰唇上,然後一點點的插了進去,進到一半時卻突然變成了猛的一下狠插,龜頭重重撞在了花心上,雙兒被頂得「啊」的一聲叫了出來。但四周的人們都忙著賭錢,竟是無人發覺。雙兒此時還沒見過玩她人的到底是誰,她也顧不上了,她只知道肉棒每向裡一次,她的快感就增加一分,乳房上的兩隻手已經撤走,轉而扶住了她的腰,使她站穩,以便肉棒能更深的插入。束胸已被弄的鬆鬆垮垮,這會任誰看她一眼,也能發現她胸前的兩個小山包了。另外那人的手還在雙兒的胯下遊動著,不停的玩著雙兒那才長出不久還十分柔嫩的陰毛。隨著肉棒的挺動,雙兒幾乎要爬在前面那個人身上了,那人終於有所發覺,轉過了身,然後雙兒知道他也發現自己的女兒身了,因為他的手已經摸在了自己的乳房上……然後是第四個人,第五個……雙兒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幾隻手的時候,體內的雞巴開始射精了,它完全沒有抽出的意思,全部射中了雙兒的花心,然後才變軟,滑出了陰道。雙兒覺得自己的屁股被轉了轉,就又有一支雞巴插了進來……她知道整個大帳也許只有小寶一人不知道自己正被輪姦著,因為總有十幾個人擋在他的面前,擋住他的視線,其他人則圍著自己。雙兒此時已被放躺在了地上,全身早被脫的精光,一個不知名的男人正跪在她的胯前,抽插她的小穴,其他人圍成一圈,用雞巴在雙兒身上磨擦。賭桌那邊人聲鼎沸,這邊發生了什麼小寶完全不知道,連雙兒的浪叫聲也沒有聽到。「頂死了我……大雞巴哥哥……好……對……頂我花心……啊……好……再快點,求你……啊……」張康年這時已射過一次了,這會已經二度勃起了,想起那天有個兄弟在建甯口中發射,好像不錯,自己今天也不妨一試。想著跪到了雙兒的頭邊,「張嘴,小淫婦。」「幹嘛?…啊……頂死了我了……我這……不是張了嗎……啊……唔……」張康年看準時機把大雞巴插了進去。雙兒被於八他們輪姦時被插過嘴巴了,後來澄光也總喜歡插她的小嘴,所以雞巴才一入口,雙兒不由自主的就吸吮了起來。看到這個美麗的小姑娘如此淫蕩,還會給男人含雞巴,又有兩個男人馬上射了,這次乾脆全射到了雙兒的臉上。張康年為躲他們的精液忙抽了出來,剛一抽出雙兒便又叫了起來:「好熱……你們的精液好熱……啊……你也射了……射死雙兒了……花心要被燙壞了……啊……」張康年見雙兒的下身又有地了,忙一把將雙兒面向外的抱了起來,雙手擡著雙兒的雙腿,就這麼站著從後面把雞巴插入了雙兒的小穴,這樣也讓別人更清楚的看到了他的雞巴是如何進出雙兒的小穴的。趙齊賢的雞巴此時也又硬了,他來到雙兒面前,「兄弟,咱們一起幹她。」「沒問題,大哥。」雙兒還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等發現趙齊賢的肉棒正緊貼著張康年的雞巴也要插入自己小穴時,這才慌了,「不要呀…雙兒的小穴裝不下兩支肉棒…痛……脹死雙兒了……快抽走一支……雙兒要被脹死了了……啊……」兩支肉棒終於一起沒入了雙兒的小穴中。然後兩人開始了同步的抽插。雙兒也漸漸適應了,因為浪叫聲又傳了出來:「好…好……雙兒……以前沒試過……同時兩支大雞巴……」「哈哈,原來還有以前,難怪這麼騷,我幹死你,小淫婦……」「干死了我吧……插死我吧……我是騷貨……啊……兩支雞巴一起頂中我的花心了……」在雙兒淫叫的刺激下,陰道內的兩支肉棒終於一起衝著花心開火了。「射……你們射了……雙兒感到了……好多……小穴滿了……怎麼還有……小穴已經裝滿你們的精液了……雙兒也要尿了……雙兒尿了……」兩人剛把雞巴抽出來,雙兒的陰道內跟著就湧出了大量的精液和淫水。他們剛一將雙兒重新放到地上,馬上就又沖上來四五個,不到一秒鐘時間,雙兒的陰道和嘴巴就又被攻佔了,而且這回陰道和嘴巴都是同時插著兩隻雞巴。嘴裡含著兩隻雞巴,雙兒的舌頭無法動彈,兩人只好扶著雙兒的頭一前一後的抽插起來。陰道內的兩根自不必說,雙兒的左右雙手也被迫各握了一根陰莖,來來回回的幫人手淫著。左右胸前也各跪一人,兩人正用龜頭一下一下的杵著雙兒柔軟的乳房,一時間雙兒身上能被利用的資源都被用上了……這場淫宴也接近了尾聲,嘴裡的兩根雞巴來不及抽出就射進了雙兒的嘴裡,雙兒在猝不及防下只好全都嚥了下去,然後是胸前的二人把精液射了雙兒滿臉,最後是陰道中的兩支一起退了出來,當然雙兒的子宮裡此時已經被精液灌的更滿了。左右手的兩根陰莖看來也堅持不了多久了,正當它不斷發脹,雙兒也以為它們要射了時,它們卻一起脫離了雙兒手掌,像商量好了一樣,一上一下,幾乎同時兩支雞巴分別插入了雙兒的陰道和嘴裡,剛一插入便開始瘋狂的射精。雙兒被陰道里的那根雞巴射的又一次登上了高潮,卻苦於滿嘴精液,叫不出聲。雞巴剛一脫離雙兒的小口,雙兒就「咕嚕」一聲把精液吞了個乾淨,然後「啊啊……」的叫了兩聲,終於體力不支,失去了知覺。

這群人對著這個赤裸的少女胴體卻全都是有心無力了,他們用衣服將雙兒的身體包好,送回她自己的營帳,這件事大家心照不宣,如果萬一被告發了就來個不認帳,再說大清兵營中不許帶女人,違者斬,她說出來對小寶也不利。【全文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