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對情人的淫亂(1)

 窗外的雨始終沒有停下來,我獨自在房中沈思,她的倩影令我沒法忘記。尤其是她的兩片薄薄的嘴唇最吸引我,誘惑得我很想吻她,緊緊地擁吻她。

當然,她的其他方面也是十分配合,晶靈的雙眼,長長的眼睫毛,襯在嬌俏的臉上也是使人迷惑。還有那模特兒般的身段,胸前非常偉大,纖腰輕盈可握,比起許多明星小姐還要漂亮動人。

最令人迷心就是她的談吐,溫文、高貴,是我所見的女孩子中最完美的。可惜,我並不能追求她,因為她是我的好朋友俊彥的未婚妻小姿。

我和俊彥是由小玩到大的死黨,我們一向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知己,但是我竟然迷戀起他的女人,自己也覺得實在有點兒過份了。但是,由第一次遇到小姿,我就知道自己情不自禁地暗戀她,我恐怕自己控制不往內心的衝動,唯有盡量徊避,以免做出錯事而對不起俊彥。

其實,我自問條件不差,也有堅定愛我的女朋友,但是,男人就是如此,老婆永遠是人家的好。正當我想得入神之際,門聲忽然作響,我有點奇怪,這麼晚了,是誰呢?

打開門一看,原來竟是我的女友玉芬。

“玉芬,這麼大雨,你來做什麼呢?”我問。

“阿強,我很想你。”她說道。

玉芬進來後,就不由分說,在門邊擁著我狂吻。面頰、耳珠都給她吻著。

老實說,我的女朋友玉芬也是一個標緻小美人,祇不過她和小姿完全不同類型。她是驕小玲瓏,青春活力,有一張時刻保持著甜美笑容的俏圓臉。而且,她很愛我,每次她也十分主動、熱情。她的熱吻挑逗得我立刻有了反應,但我輕輕推開了她。

“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我說。

“今晚我不回家,媽媽和妹妹都去了大嶼山,我要在你這裡過夜。”她伏在我的胸前,讓我撫摸著她的秀髮。我心裡想:“這小妮子,前兩天才試過我的厲害,現在一定是吃過翻尋味了。”

她在我的懷中蠕動,玉手也摸向我的下體。強烈的挑逗促使我也忍不住了。我庛}將門關上,然後就把她壓住,緊貼著門,吻她的小嘴。

記得我和玉芬第一次時,大約在三個月前,我們在公園親熱,在情不自禁下互相撫摸對方的身體。一直以來,我們都祇限于擁抱、熱吻、撫摩,卻始終未有真正銷魂。

那一天晚上,玉芬和我都難禁火辣辣的摩擦,終于,我們就在黑暗的公園幹起來。她在長裙裡脫下內褲,坐在我懷裡,讓我的陽具突破她的處女膜,落紅片片之後,玉芬的初夜也奉獻給我。從此以後,我們經常在偷偷享受這種滋味。

現在,她有如蛇一般在扭動,小舌更不停在我的嘴裡挑動,我也開始脫她的衣服。一隻手更伸進她的內褲裡,幼嫩的陰戶被我撫摸著,令我的反應更加激烈了。

然而,最近在我腦海中出現了一個我覺得更可愛的倩影,她是一個更使我迷戀的女孩子。她就是小姿,一個令我茶飯不思的美人兒。

這時,懷裡的玉芬彷彿變成了小姿,我完全陷入幻想中,狀態更加興奮。玉芬當然不知我腦子裡在想什麼,她也感覺到我的瘋狂反應而愛不釋手,我澎漲得非要幹一個痛快不可了。于是我將玉芬擁到我的大床上。我是獨居的,就算弄到翻天復地也沒有人理會,但我喜歡在床上幹,軟綿綿的感覺令我特別興奮。

兩個脫得一絲不掛的男女合奏起人生最美妙的韻曲。玉芬兩條雪白的粉腿高高擡起地仰臥著,她微微地呻吟著。而我就殷勤地為她服務,我不停地吻著她的嘴、頸項、胸部、腋下、肚臍。我最喜歡玉芬這個地方,她特別纖細柔滑,讓我吻得很舒服,她呻吟得有如乳燕嬌啼。

我幻想著和小姿歡好,玉芬的呻吟聲,我也幻想是小姿的呻吟。漸漸地,她似乎被我弄得輾轉反側,拼命抓捏,就等如一艘沒有泊岸的小船。

我將她一擁入懷,然援互調位置,要好好享受她一下。她在吻我,我變得更興奮,因為我的思緒是小姿在為我服務,我撥弄她長長的秀發。將她推到我的腹下,我感覺到自己那地方有點漲疼,我很想她替我口交。

我的動作令到玉芬有所反應,她擡起頭,嬌羞的掃視一下我,表示不願意。

也難怪的,她是一個良家小女孩,這種行徑,她始終是不習慣,但我卻興奮得有強烈需要。歡好以前,我絕不勉強玉芬,但是,此刻我下意識是小姿,所以,我是渴望她為我“服務”。

我渴望的眼神加上溫柔的語氣說:“來,我的小可愛,吻它吧!這是愛的表現。”

還沒有等她答應,已經按住了她,在柔和燈光下,我看見她羞紅了儉,半推半就的小嘴踫了一踫。

一經接觸,我更加強烈,我完全陷于瘋狂之中,我要完全送進她的嘴裡。她起初不大願意,但很快的,她也是在高潮狀態,在把玩中情不自禁地滑了進去。澎漲的東西給暖暖的小嘴緊緊包裹著,我這種感覺是無法形容的。

我雖然躺著,也微微抽動,帶引她的吸吮,慢慢將她的身體向上移。然後,讓她白嫩的大腿跨過我的臉,這個姿勢變得玉芬也可以享受我的口交。

我們互相在澎湃熾熱的狀態為對方服務,我看著那濕潤的地方,可是在我思想中,我是想象著為小姿“服務”。

這個時候,玉芬似乎地越來越起勁,她不停的在吐吶,可能她已適應了,習慣了,嬌嫩的小嘴令我欲仙欲死,我從來沒有試過這種如同飄進雲層的滋味,找拼命抓緊她的大腿,我希望她停下來,給我一個喘息的機會,也希望她繼續套動,最好能夠加強吐納的力度,因為這實在太美了,太妙了。

我終于禁不住丹田一股熱流的衝擊,忍不住地在玉芬的嘴裡噴射。她受驚了,弄得滿臉都是,她緊閉著小嘴,但我的精液還是從她的唇邊溢出來。

我有點兒內疚,我得到了滿足,玉芬卻若有所失。

但她若無其事,轉過身來伏在我的臂灣,玉手輕輕拂掃著我的胸前。又慢慢移向下面,我雖然已經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然而在她的玉手柔情的輕撫下,那地方很快又再慢慢復挺了。我安慰她道:“玉芬,等一下,我會給你的!”

“你壞死了!”玉芬嬌憨的神情,含羞地縮走摸捏我陽具的手兒,變為輕撫我的胸部。她越是怕羞,我的反應就越強列,況且我的腦海中正幻想著小姿的胴體。這種幻想使我更快地堅強起來,玉芬吃吃笑的偷看著我的一柱擎天。我再也忍耐不住,我衝動地壓住了玉芬,也熟練地闖入她的“禁區”。她低哼一聲“哎呀!”,在眉梢眼角中,我感覺她是有一份充實感,和強烈的滿足感。

我用力向前一送,玉芬的小嘴一張。低弱的呻叫聲聲動人魂魄,我間歇性地吻著她的小嘴,卻聞到我剛才射入她嘴裡精液的氣味。玉芬的反應越來越劇烈,在她滿足的求饒聲中,我再次火山暴發。我望著玉芬那個光潔無毛的陰戶,此刻她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那桃縫裡還淫液浪汁橫溢。我笑著說道:“玉芬,這次,我總算喂飽你了吧!”

玉芬將頭一偏,輕輕打了我一下。我們相擁而睡,滿足地睡下了,我是愛玉芬的,但我心裡更想著小姿,因為她是我吃不到的天鵝肉。

俊彥打電話約我吃飯,到達餐廳後,令我眼前一亮,原來小姿也在座。小姿穿了一襲黑色低胸晚裝,十分性感,乳溝約隱約現,豐滿的身段令我看了不能自恃,她其實不應該叫小姿,應該叫大姿。

“俊彥,怎麼你叫我來做電燈膽呀!”我微笑地說。

“哦!今晚我有點事,小姿沒有人陪她,所以特地要你幫我做護花使者。”

“什麼?你不是說笑吧?”我既高興但又要假裝另一副面孔。

“你是我的好朋友,難道要你幫這個忙也不成嗎?”

“不,並不是這個意思。”

“既然如此,你就負責陪她吃飯,然後送她回家,知道嗎?”

“我……”

“不要婆媽了,小姿就完全交給你了。”

我有點興奮,心情難以形容,俊彥說完就離開了,我也拘謹地坐下來。

“阿強,要你送我回家,真不好意思。”

“不,不,小姿,我很樂意的。”

面對著這個朝思暮想的女神我竟然不懂說話,她的微笑實在太吸引了。緊張的情緒令我心神不寧,說話也不清楚了。

“你要點什麼吃呢?”

“哦,沒關係,豬扒飯啦。”

我是隨隨便便的叫點東西,秀色可餐的小姿實在太迷人了,她的唇,我最喜歡是她俏紅唇,還有那圓領的晚禮服裡一對呼之欲出的豐滿乳房。

其實,監守自盜是最卑鄙的,但我偏偏對小姿立了歪心,因為她確實足予令所有男人神魂顛倒。

漸漸,氣氛也輕鬆起來,我們的緊張情緒一消除,接著就有說有笑了。我的雙眼一刻也沒有離開她的身體,面對著衣冠整齊的小姿,我已經想入非非了,我甚至幻想到她一絲不掛的樣子。

吃過晚飯,截了一部的士,送小姿回家,她坐得離我很近,若無其事的望向車外,我聞到一陣芬芳的體香,令人迷醉的香氣。找有點衝動,恨不得就環腰一抱,將她摟入懷中狂吻。在我思緒混亂之際,她忽然回過頭來望著我說道:“阿強,你和俊彥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哎,是,是的。”

她的臉貼得很近,我反而有點不自然。

“聽說,你們一向是有福同享的嘛!”

“哦!可以這樣說!”

“那麼,連女朋友也是?”

她的問題令我語塞,也不知如何回答,然而很快的,她就笑著說道:“我是說說笑吧,你不要介意呀!”

她的語調很溫柔。的士到了她家門前,我送她上樓,在電梯上大家默不作聲,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心裡卻泛起一絲絲歪念。

到了她家門前。小姿笑著說道:“進來坐吧!”

我說道:“不方便吧!”

“沒關係,我家中沒有人,喝杯咖啡才走嘛!”

我凝望著她迷人的小嘴,不由自主的跟了進去,坐在梳化上,她坐在另一邊,腰際的迷你裙很短,兩條雪白的大腿很令我衝動。她沒有說話,我也不知說什麼好。我不敢太放肆,因為她畢竟是屬于俊彥的。

“你的地方很幽雅!”我的說話很沒新意,她微笑看著我,我卻有點兒不知所措。

“小姿!”

“說吧!”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小姿!”我真沒用,我就像一個傻子,祇知道叫她的名。她柔情的看著我,拍拍沙發示意我坐過去,于是我幾乎失控了。我坐在她的身邊,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即管說吧!”她的表現比我還要平靜。

“小姿,你真美!”找冒著給她摑一巴掌的風險說道:“我很喜歡你,小姿!”

然而她並沒有怒意,祇是垂下頭。我發覺她有點臉紅,但卻不拒絕,我大著瞻子撲過去摟住他,她居然就範,我緊張得顫抖,雖然她是俊彥的,但我深愛著她,情慾已經掩蓋了一切。我輕輕托起她的香腮,她深情款款,我決定吻她,摟得緊緊地吻個痛快。她沒有抗拒,反而有點配合,我慢慢地試探地吻著她,終于和她的紅唇相觸,舌頭也纏在一起。哇!那種滋味真是有說不出的興奮。

我接著就去摸她的酥胸,在完全沒有遭到抗拒之下,我迅速地摸捏到小姿那對豐滿的乳房。薄紗之下是那麼飽滿和尖挺,比我想像中還要完美。

我得寸進尺,又伸手摸向她的私處。小姿輕輕一顫,整個身子軟在我的懷裡。我知道此刻她已經動情了,于是撩起她的裙子。把手探入她的內褲裡。

小姿閉上眼睛任我所為。我所觸摸到的是一片茂密的毛髮,原來她和玉芬是絕然不同的另一品種。我好奇地拉下她的內褲,祇見她的三角地帶黑油油的一片,連應該有的肉縫也遮敝了。我撥草尋洞,覺得她的陰道口已經濕淋淋的了。

這時我的理智已經完全被洪水般的狂情淹沒了,我迅速把她放到沙發上,脫下她的內褲,很快地掏出自己粗硬的大陽具,迅速插入小姿的肉體裡。

就在我感到自己的幸運之際,大門突然打開,俊彥回來了,我當堂如墮深淵,一切都完蛋了。此刻,我的思續混亂,俊彥很可能和我絕交,甚至飽以老拳,而我是應有此報。但是,他走過來,神態自若的走過來。

“阿強,你很喜歡我的女朋友吧!”

這時我已經慌忙和小姿分開,我和小姿都很狼狽,我差點想跪地求饒,但俊彥卻毫不動怒,反而笑著拍拍我的肩膊說道:“我們是好朋友的,我們一向是有禍同當、有福同享,你認為是不是呢?”

“俊彥,你的意思是……”

“老實說,我也很喜歡你的玉芬。阿強,我早看出你喜歡小姿,並且也有意讓你得到了她的肉體,祇是我回來得太早,打斷了你們的好事。”

我很吃驚,原來俊彥早有預謀的。

“我們交換伴侶,大家都開心一下,你認為如何呢?”

“但是小姿她同意嗎?”

“我們早已經說好了,你們剛才不是也做了嗎?現在祇需要你勸服玉芬了。”

其實,這個時候,也不容許我有異議,自己理虧在先,唯有默默應承。

俊彥笑著說道:“好吧!一言為定,現在你仍然可以先繼續玩我的小姿,你們不必

顧慮了。小姿,把你的衣服盡脫了吧!。”

小姿竟然聽話地站起來,她把連衣群脫去,她的內褲早被我脫下,這時身上祇留下一個奶罩,但是黑色的奶罩也很快就離開了她的酥胸。

俊彥笑著對我說道:“小姿的身材不錯吧!你快脫了衣服上去呀!”

我雖然脫下衣服,但是經過剛才的驚嚇,我的陽具已經縮小了。再加上俊彥也在現場,所以盡管我朝思暮想的小姿現在正一絲不掛地玉體橫陳在沙發上,我的小兄弟竟軟綿綿地擡不起頭來。小姿紅著臉用小手兒輕輕撥弄,仍然是無濟于事。

我覺得自己因為心理方面的因素,在目前的環境下已經沒辦法和小姿成其好事,于是低聲地對她說道:“小姿,我今天看來不行了,我們下次再試吧!現在還是讓俊彥來

安慰你吧!”

俊彥笑著說道:“我才不信我的小姿不能令你擡起頭來,小姿,運用你的口技吧!我一定要見到你們交媾成功!”

小姿聽了俊彥的話,立刻鑽到我懷裡,把小嘴含住我的陽具。一陣溫軟包裹了我敏感的龜頭,我立即蛙怒了。小姿歡喜地繼續賣力地吮吸,我覺得已經是時候了,于是令小姿停下來,把她抱在懷裡,一式“坐懷吞棍”,一男一女又交合在一起了。小姿歡悅地在我不停地懷裡騰躍,她那緊窄的陰道腔肉摩擦著我的龜頭,使我一步一步地邁向高潮。然而俊彥在旁邊看著,又像在往我對小姿的熊熊慾火上淋上冷水。我敢說如果沒有俊彥在旁觀,現在我已經在小姿的陰道裡出精。然而這時我祇是覺得陽具堅硬,卻沒有

射精的感覺。

小姿終于無力地軟在我懷裡,我也反被動為主動,我讓小姿的臀部倚在沙發的扶手上,然後架起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接著站在她正面,把粗硬的大陽具送入她的小肉洞裡頻頻抽插。

這時俊彥也已經看得忍無可忍,他也脫光身上的衣服,跪在小姿的面前,把陽具塞進她的小嘴裡。小姿的手兒緊緊地捉住我坐在撫摸她乳房的手臂,她的小嘴吸吮著俊彥的龜頭,她的陰戶也在收縮,在吮吸著我插在她肉體的陰莖。

就在我將要射精的時候,俊彥突然提出和我調換位置。于是,小姿的紅唇含住了我剛從她陰道裡抽出來濕淋淋的陰莖。而俊彥的陽具則進入她的陰道裡狂抽猛插起來。

俊彥對我說道:“阿強,你有沒有在你女朋友的嘴裡出過精呢?”

我故意搖了搖頭,我不想把我和玉芬之間的私事說出來。

俊彥笑著說道:“那你現在可要試試了,小姿,你把他吸出來吧!”

小姿果然加緊她的吮吸,我剛才就已經箭在弦上,這時更忍無可忍。我排山倒海地灌了小姿滿嘴精液,然後我軟軟地退出了。俊彥也已經接近高潮了,他捉住小姿的腳踝瘋狂地把陽具往她陰道裡抽插。小姿也情不自禁地呻叫起來,剛才我射在她嘴裡的精液從她的嘴角溢出,流到了她的脖子。

俊彥也發洩了。他從小姿的肉體退出,小姿那毛茸茸的肉洞口立刻也冒出半透明的漿液。她無力地倚在沙發上,俊彥拿了紙巾,殷勤地替她揩抹上下兩個口兒。見到他和她這麼親熱的場面,不知怎麼的,我心裡很不是味道。

回來之後,我對玉芬提起交換的事,玉芬一口拒絕了,但是當我坦白地說出已經幹過了小姿,她雖然生氣,但她實在太愛我,也祇好無可奈何答應了。

四個人相約在一間大酒店的咖啡室,除了俊彥之外,大家都有點不自然。之後,我們都進了一個寬大豪華的套房,兩男兩女赤裸裸的同一房間,我看見俊彥摟著玉芬的身體就吻,我有點妒忌,因為她始終都是我的未婚妻。

所謂“淫人妻子笑呵呵,妻子人淫人意若何?”一句說話我現在才體會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