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我乾姐(1)

我從小家境不十分富裕,加上生日又在8月這個放暑假的日子,幾乎從未收過禮物。明天就是我生日了,還得留在學校做實驗,心理真不是味道。好不容易把Sample量測完也晚上十點了,算了,還是自己回去租屋處看A片打發時間算了。

糊里糊塗的在校門附近買了吃的回到住處,轉開第四台,結果第四台似乎知道我明天生日撥放淺倉舞的海外版,真是過癮。鈴….怎麼這麼晚還有人在緊要關頭來按鈴,我沒好氣的應著誰∼

是我,曉玫。心頭一涼,完了,A片看不成了,只好去應門。玫姐是我媽乾姐的女兒,大我兩歲,好死不死又考上同一個大學,這麼晚了,女生宿舍不是關了?找我鐵沒好事!

我從嘉義回來的晚了,宿舍關了,來你這借住一晚行不行?,玫姐說。

OK,只是我會打呼磨牙說夢話,妳得忍著點….,說是這麼說,我的淺倉妹子又看不成了,淒涼的生日莫過於此。

你給我老實說,剛才你在看甚麼東東,怎麼聲音怪怪的

我發誓,我沒看A片!,反正她也一定聽到了,我開玩笑的應著。仔細一瞧,她今天穿一件花的小圓裙,真的很好看。我們瞎扯了一下,就讓她先去洗澡了。我順便拿出睡袋,在房間鋪好,準備到時可以在地板上睡過一個悽涼的生日夜。玫姐事實上是很漂亮的,要不是比我高半個頭,就憑我們兩家的關係,追她一定不是問題,可昔我矮了些,165的身高她一定看不上的….想著想著她洗好了,我就讓她先去我床上睡,順便坐上書桌,趁她睡覺時看點DATA,明天好向老師報告。

看了半個小時,我禮貌上的留一盞小燈,準備睡了。回頭順變張望一下,她已睡著,身上還是穿著原來的衣服,只是用毯子遮著肚子,雪白的雙腿露在外面,看的我猛吞口水,加上剛看過A片,簡直是虐待我嘛!抱著一絲好奇心,我小心的移向床腳,想偷看一下她穿甚麼內褲,結果她雙腿緊閉,想從裙縫偷看一下也沒辦法。我不禁起了一絲邪念,若是她睡的熟了,我偷掀她裙子,她也不知道。我輕輕叫一聲”玫姐”,她沒反應,但是我還是不知她睡熟了沒,我就假裝幫她蓋被子,結果還是不動。輕拍她一下,也沒動靜,我的心臟忽然跳的好快,好像要窒息了。深呼吸一下,把手伸向她裙子,很小心的把它翻到她肚子上,也許她趕車累了,睡的很死,竟然沒有驚動。

她穿的是白色的小內褲,在肚臍下方的腰線上有一朵小花,恥骨上竟然是鏤空的!幾根陰毛露在外面,細細的,不很捲。她有勻稱的身材,美麗的臉龐,我偷看了她一下,她的雙唇薄薄那,十分濕潤,讓人看了就想吻上去。兩頰泛著微微的紅色,好美呀!一雙腿又白又直,我實在忍不住想偷偷的看她一下,到底她的私處是否也是一樣漂亮。我對性毫無經驗,從未摸過女孩子或親眼看過女孩子的私處,真的好想偷看一下。

於是我把她裙子放好,伸手假裝幫她蓋被子,順便摸她胸部一下,真高興她沒反應,於是我將整個手掌放到她乳房上,哇!真大!一個手還抓不完,怎麼我都看不出來呢?於是我擠了一下,沒動,再大力一些….哈哈,她真的睡昏了,還是正事要緊,我趕緊跑去掀她裙子。

現在問題來了,該怎樣才看的到呢?於是我輕輕的把她兩腿搬開,再小心的跪在她兩腿中間,俯下身來,想要把她內褲遮住陰戶的部份往旁邊拉開,但是緊了些,於是我抓著她內褲的下緣,把它往下拉了些,現在我終於有足夠的空間了。我用左手小心的把她內褲由跨下拉向她左邊,露出了整個陰戶。

我把臉整個貼過去,好看個仔細。她的大陰唇微微的張開,我看到了裡面還有兩片粉紅色的小陰唇,於是我小心的分開它,看到了陰蒂,咦?怎麼沒看到陰道口?於是我小心的再往兩邊分開一些,只看到一個像是原子筆粗細的小洞,周圍環繞著肉色的組織,像是她的處女膜。我把鼻子伸過去聞了一下,還有肥皂的味道,忍不住想學A片舔它一下,所以我就輕輕的舔她的陰蒂,繞著它轉呀轉的。

奇怪,竟然睡夢中淫水也會流出來,於是我就趁著她淫水四流的時候伸手仔細的摸她的大小陰唇,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熱熱的,軟軟的,滑滑的。漸漸的,她的淫水竟然濕到床單上,連我都開始興奮的想立刻射精。於是我爬向上方,將左手支撐著我的重量,把我硬的像石頭一樣的寶貝掏出來,在她陰戶的縫裡磨來磨去,我只覺的好軟好滑,恨不得能一鎗刺進去。我看著她紅紅的臉蛋,幻想著她是我的女友,就不由自主的吻了上去….

不知吻甚麼時候,我忽然覺的脖子後面有東西,回過神來,她竟然醒了!我整個人忽然僵住,滿心想的是我這次真的玩完了,父母的責罵,親友的指責,不死也讓我少了半條命。

你在做甚麼?

我….,想著該如何脫困,我看著她,發現她漲紅著臉,呼吸急促,沒想到她這時後還這麼美。

你會不會負責任?她小聲的在耳邊說著。我搞不清楚足況,只覺的好像她不很生氣,點一點頭。然後轉了個身,側臥在她身邊。

妳….真的….很漂亮,我喜歡妳好久了,我把心一橫,還是老實招了,大家這麼熟,好好求她應可化險為夷。

告訴我你有多喜歡我?,她低著頭說。

自小時起,我一直很喜歡妳,只知道妳一向都最疼我,我只想天天能看到妳,抱著妳就心滿意足了。想到自己長的醜,不禁嘆了一口氣,不過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你怎會喜歡上我這個矮冬瓜,妳是我的好姐姐,我真的對不起妳….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喜歡你?,她轉了個身面向我,用她的右手摸摸我的頭。

可是我配不上妳,我低著頭說。她的胸口就靠在我下巴處,近看真的好壯觀。我忽然覺的額頭被她親了一下,擡起頭,她的眼睛怎麼怪怪的,迷迷矇矇的,看的我整個人都暖烘烘的。

可是我就是喜歡你這個調皮搗蛋的小壞人。她移動了另外一隻手,把我的脖子圈著,我二話不說,一把把她攔腰抱住,把頭埋在她胸口,這感覺好溫暖,好像有一種被保護的味道。我轉了一下,讓它她躺平,將身體壓在她身上,看著她的雙唇,腦筋一片空白,只想吻上去,可是她現在是醒的,我也不知怎麼的說,我….可不可以….親妳….就吻了她。

這回太糟了,不知為甚麼還撞到她牙齒,害她一直笑。於是我很小心的靠上她的嘴唇,先含著她的下唇,軟軟的,很有彈性,這回她是醒的,感受就是不同。我想把舌頭伸進她嘴裡,但是她牙齒死不打開,還一直笑,我起身說:借親一下嘛∼她說:你不是<很>有辦法嗎?,還伸一根手指來羞我的臉。我想了一下,再吻上去,她死不張口,我就把她鼻子捏住,趁她張口換氣時長驅直入。她顫抖了一下,就不再抗拒了。我覺的接吻….好像也沒有想像中好玩,想要跑掉,結果頭又被她按住,走不掉了,她簡直是耍賴嘛!

於是我就伸手往她胸部一抓,她哎的一聲,來抓我的手,才讓我脫困。

你還真壞!,她臉紅通通的說著。於是我轉移目標,伸手在她乳房上捏呀捏的,想找機會偷偷伸到她衣服裡去….。又….被擋住。於是我開始吻她脖子,她開始扭動,呼吸也變的大聲起來。

咬我∼∼,她呻吟的說,我就輕輕的咬她的肩膀,她卻伸手把我的頭重重的按著,我就大力咬下去。

阿….,她扭動的更厲害,手指緊緊的抓著我的頭髮,我發狂的咬著她,當然,不敢太大力,讓她一直叫,一直扭,現在她兩手緊緊的抱著我,讓我快窒息了。我聽學長們說親女孩子的耳朵可以挑起她們的某種生物慾望,於是我開使舔她耳朵。她果然身體開始顫動,也開使發出類似A片的喘息聲,我忽然調皮的把舌頭往她聽道裡一伸,只聽到她大叫一聲,兩隻手在我背後緊緊的掐著,我想我衣服一定被掐破了,不過她顯然很興奮。所以我開使偷雞,一步一步的親下去,到她脖子下方,想親一下她的乳房,結果被她衣服檔著,親不到了。我伸手解她上衣的第一個扣子,她不準。

好姐姐,讓<一>個扣子好不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