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別人的太太玩耍

讀夜校時找到一份外務送貨的工作;那間公司是員工下午上班到晚上,隔天早上再將貨品送交客戶,因此早上只有一個接訂貨電話的小姐和兩個外務,我是其中一個

我們兩個外務分別跑不同的路線,東西送完就可以下班但是要回公司打卡,我的路線較遠通常另一個外務會先下班,每次我回來都只有值早班的小姐一個人,我會跟她聊聊天再回去

她叫做郁欣,已經結婚並且有一個會走路的小朋友,她長的嬌小但是乳房豐滿,因為在哺乳期間更顯的碩大,她喜歡穿短裙,雖然人瘦瘦的但是一雙修長的玉腿卻肥白勻稱,我最喜歡在跟她聊天時沿著她雪白的大腿偷窺她裙內的風光,有一次她穿著寶藍色的蕾絲內褲,從鏤空的蕾絲看到烏黑的陰毛,襯托著白嫩的粉腿,看得我血脈噴張,憋精上腦

因為要到下午才有同事來上班,早上只有她一個人時很無聊,我跟她混熟了之後她就常常耍賴要我陪她到中午,我表面上裝作不情願每次都勉強答應,她為了報答我都會請我吃東西,但是我最喜歡的還是吃她的豆腐,她大我沒幾歲因為都是年輕人所以混熟後兩人玩開來時都打鬧成一團,因為沒別人所以毫無顧忌,我跟她的話題無所不聊,她常問我男人的想法來了解她老公的一些行為

有一次天氣很熱,我們吹著冷氣坐在電腦桌前,各坐一個有滑輪的倚子,她穿著一件超短的熱褲和鵝黃色襯衫,和我面對面說笑,我當時虧了她一句,她嬌嗔作勢要打我,我起身想躲開,這時她脫掉腳下的涼鞋伸起修長雪白的雙腿將我的腰夾住,笑著說:「想跑啊!」並且使力的將我身體用腿拉過去,我假裝重心不穩趴到她身上,這時她的倚背已經靠向牆壁不會向後滑動了,她在我身上拼命哈癢,笑著說:「你再跑啊!求不求饒?」雙腿還是緊緊夾住我的腰,我兩手抓住她細滑的腳踝,掙扎著(我是真的怕癢),我的陽具早就頂的半天高,並順勢頂在郁欣兩腿間的褲襠上磨蹭,雖然隔著一層布,但溫熱肥軟的觸感相當明顯

後來我實在忍不住癢就抓著她一隻腳,也在她的腳底搔癢,她格格的笑,癢的將腳趾揪起來,但她就是不願放手,我說:「妳再不放,我就咬你的腳」,她一付賴皮的笑著說:「不放不放」。因為她是穿著超短的熱褲,坐在

椅子上腿都擡到我臉上了,我又是蹲著所以清楚的看到她白色內褲中間的肥溝滲出一道濕漉漉的痕跡,後來我就輕咬郁欣白淨的腳趾頭,她大慨怕我真的用力,嬌笑著一直要抽腿,並將另一隻腳往我的臉上推,因為她是那種喜愛乾乾淨淨的女孩子,所以小腳也是粉粉嫩嫩,白裡透紅,有一股淡淡的小騷味

從那次以後,我和她玩鬧更是肆無忌憚,她有時會帶她的小朋友來上班,她的小孩很害羞,是男生,他媽媽哄他叫我叔叔,他都不肯開一下尊口,我費了一番力氣才讓他開口叫我一聲,當然,小孩如果對你打開心防就會黏著你玩,小孩雖然可愛但是有時候也夠累人,不過我想任何人都希望別人疼愛自己的小孩,就當作是狗腿一下他媽媽,而且你玩我,我就玩你媽,也不算吃虧

我最常玩的一招就是拉著小孩子的小手去抓他媽媽的柔軟的大胸部,如此不但表現出自然的親情,而且看到這種抓奶子的樣子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郁欣也會表現出母性,嘴裡會說牛牛(小孩乳名)壞壞,但不會阻止,我有時候有會閃過一絲罪惡感,但是當郁欣穿的很性感單獨和我一起相處打鬧時,我又會變成一隻狼人

我在這間公司作了半年之後,另外一線的外務早就流動了三次,但我因為置身溫柔鄉所以就算待遇不佳,我還是願意留下,反正一切虧損找郁欣討回來,我和她的感情越來越好,她在公司前一天下午有甚麼委屈隔天早上都會跟我說,因為她是朝九晚五,其他同事是下午一點到晚上十點,所以晚班的小團體自然沒她的份,尤其長的像狐狸精的女人哪有不被同性排擠的道理,我總是想盡辦法逗她高興,她是個活潑的女孩子,所以很容易就會開心起來,我當然就免不了又變成她尋開心的對象,我總是抓緊機會上下其手,對她越來越來得吋進尺

有一次我抱著她坐在我的腿上,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她接起電話,竟然是她老公打來的,我當時正用手指伸進她的內褲戳她的小肥穴,我當時心虛就停止動作,想將手指伸出來,郁欣卻一手把我的手按住,邊講電話臀部邊前後搖晃了起來,我想我在怕個鳥啊,她老公又看不到,就繼續戳動手指,郁欣才將按住我的手放開,之後掛了電話後她鬆開憋在胸口的氣開始嬌喘,我問她妳愛不愛妳老公,她說:「愛呀,我老公..…對我很好……」,我說那妳還跟我這樣?她說:「我們又沒怎樣…..」

原來在她的觀念裡,只要沒有打炮就不算出軌,後來就真的怎麼玩她都行,沒事玩玩她的大腿,吸她的大奶子,舔她的肥騷穴,幫我吹吹喇叭,她被我弄得不亦樂乎,有時還會怪我把她的奶水吸了太多,兒子和老公都不夠吃,但她說歸說還是會大方的讓我吸,可是還是不讓我幹她,後來她還懷了第二胎,知道時已經兩個月了,當然跟我無關。

有一次我故意把她搞的性慾高漲時問她讓我幹一次好不好,她說不可以對不起老公,我就再埋首挑逗愛撫,等到她已經杏眼微張,雙頰霞紅,乳頭堅挺,潮吹泉湧時將她抱到辦公室後面的材料室

那裡有一張大桌子,我將她上半身放在桌上臀部位置剛好在桌緣,將她的短裙往上拉,再把她的內褲脫掉,她知道我正準備要幹她,她也沒說什麼,我怕有人進來所以不敢全脫,我

將自己的褲子和內褲脫到膝蓋,暴怒的肉棒早就一陣一陣的抽蓄著再將郁欣的雙腿向上分開,呈一個V型,肥肥的陰唇被分開後兩片肥肉還牽著淫水絲,大腿內側滑膩膩的,肥臀分開後露出紫色的小菊花上面也被淫水灌溉到了

我挺起肉棒子,心想她是家庭主婦應該很衛生,而且又不怕她再懷孕,就將大肉棒塞進她的小肥穴裡開始幹她,我看到她緊皺著眉頭不斷喘息,幹了一陣子她將雙手伸過來扶住我的臀部兩側,手一推一拉輔助我抽動,我看到她開始“討幹”,就拿出曾經在和援交妹打炮時學的絕技,幹進去之後再以磨豆漿的方式慢慢旋轉出來,不一會郁欣就兩頰飛紅,紅到脖子,像是心臟病發一樣的嬌喘,被我的肉棒磨出來的騷水也灑滿地還濺到我的衣服上,我在想等一下不知道怎麼收拾。

又幹了一會,我怕前面辦公室太久沒人會被發現,就猛搗了數十下將精液全射進郁欣的子宮後,我抽出紅腫猶如豬大腸的陰莖,一時之間也沒衛生紙,只好犧牲我的內褲先擦郁欣紅咚咚的小妹妹,再擦我的老二,之後擦擦桌子和地板,用報紙包起來扔了

後記:

我在之後不久就因老闆一直沒給我調整外務較近的路線而心生不滿辭職不幹,但這段時間我也沒虧待過自己,玩人家的老婆玩了半年多,最爽的是沒戴保險套還不用怕她懷孕

因為這是小說所以我用較煽情誇大的筆法描述,雖然發生的大綱都是真的,但也沒那麼順利,過程中還曾經被老闆他老媽買菜回來時看到我在摸郁欣的大腿,跑去跟老闆娘說,還好老闆娘和郁欣感情很好,她認為是老人家喜歡嚼舌根罷了

我辭職之後不久她也沒做了,之後就失去聯絡。她是個很可愛的女生,執著但很單純(所以被我上了),任性卻心很軟(之後我常常要求,她最後都會給我),現在還是很想念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