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處男被少婦

我的處男被少婦..

那年我22歲,剛剛畢業,通過熟人介紹在一家大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因為是老闆的關係,所以面試那天我就見到了老闆,也見到了我生命中第一個女人。

不要想歪了,她不是老闆,不過也差不了太多,她是老闆的秘書。

第一次見面她沒有給我留下什麼太深的印象,準確的講她不是我喜歡的那個類型,隻是感覺她很高,估計有1米7吧,後來她告訴我她的身高是1米72。

去年看《超級女聲》,我突然發現葉一茜和她非常相像,無論是身高、身材還是相貌,所以每次我看到葉一茜都有一種莫名的好感,總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很多往事。

我的形象不錯,給人的第一印象很好,再加上有熟人介紹,很快就通過了面試,老闆通知我一個星期後來公司上班。

上班,說的好聽,一個剛進入社會的小孩子會幹什麼啊,先找個沒事的地方待著吧,熟悉熟悉環境,瞭解一下公司的規章制度,於是我就抱著公司的制度傻坐了三天。原以為會這麼一直坐下去,沒想到第四天上午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她打來的,她說讓我過去找她,有事情要和我談。第二次見她,已經沒有第一次時羞澀的感覺,擡起頭近距離的看了她幾眼,嗯,長得還不錯,還說的過去。

談話的內容讓我非常興奮,她說公司準備成立一個新部門,她出任部門經理,老闆讓她問問我想不想去那個部門工作。這還有什麼好猶豫的,當下我就同意了。

又過了一個星期,我把新部門佈置好,她也交接完手上的工作,正式上任了。

那段時間整個辦公室只有我們兩個人,不過什麼也發生,她對我沒興趣。我呢,雖然那段時間我對成熟的女人非常感興趣,也無數次的幻想過,可惜本人是有色心沒色膽,至多就是幻想一下。 記不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們倆開始互發短信,彼此之間也有了一些瞭解。她比我大六歲,結婚兩年了,沒有小孩兒,巧的是她的老公也比她大六歲,後來她老拿這個說事兒。她老公很寵她,每天下班都來公司接她,可惜到最後我也沒見過她老公的樣子,隻是看過照片,她說她老公很像吳啟華,反正我是沒看出來。

短信越發越多,內容嘛,也越來越親密,不過並不曖昧,至多就是姐弟的程度。過了幾天,又招了一個人,在辦公室發短信有些不方便了,而且也太費錢,我在她的電腦上裝了QQ,我們開始在網上聊天。感覺怪怪的,相距不到三米,打個嗝都能聽的清清楚楚,居然還要用QQ,有意思。

對於剛走出家門身處異鄉的我來說,能得到別人的關懷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我很知足,從來沒有奢望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我們保持著這種姐弟的關係,直到她發來那條短信。

那天我正在QQ上和她聊天,突然她給我發來一條短信,看完這條短信,我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短信隻有幾個字:昨天晚上我夢見你了!

一切從那一刻開始。曖昧的話語,親密的動作,強烈的暗示,露骨的挑逗,我正在親身經曆,原來小說裡的故事都是真的,夢中的東西居然可以成為現實!

我正在上網,她把我哄到一邊,說要查我的聊天記錄,我順勢抓住了她的手,事後她問我是不是第一次抓女人的手,我點了點頭。坐在她身邊看著她,我一時衝動,照著她胳膊內側肉最嫩的地方狠狠掐了一把,看著她疼的想叫又不敢叫的表情,我心裡那叫一個爽。可惜好景不長,第二天我們一起坐車出去的時候,她狠狠的回掐了我。司機在前面,我哪敢叫啊,她是有恃無恐,掐了足有半分鍾,我的汗都冒出來了。不行,我一定要找回來,不急,有的是機會。

我們的辦公桌是有擋闆的那種,坐在那兒根本看不見對面的東西。一次,她站在辦公桌前和別人說話,我倒水從她身後過,在她豐滿的屁股上使勁掐了一把,手感真好!

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時候下雨了,直到下班了雨也沒有停,沒辦法,我隻好坐在那兒一邊玩電腦一邊等著雨停。過了一會兒,部門的兩個同事都走了,屋裡隻剩下我們兩個。她又像往常一樣走了過來,把我哄到一邊,開始查我的聊天記錄。

陰暗的天氣好像很容易影響人的心情,激發內心最深處的慾望。我靜靜的坐在她身邊看著她,許久,我說:我想抱抱你,行嗎?

她笑了笑說:不行。

我就抱一下。

一下也不行。

為什麼?

因為我比你大,我有老公了。

那……我摸摸你的手,行嗎?

不行!

我沈默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就這麼看著她,幾次想沖上去抱住她,猶豫又猶豫還是沒下了這個決心。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了,我準備放棄了,有色心沒色膽就是這個下場,這時辦公室的電話響了,她老公來接她了,已經到了樓下,這次我徹底放棄了。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她放下電話向我走了過來,眼睛裡充滿了誘惑,長這麼大哪見過這陣勢啊,我一下就慌了,問她:你要做什麼?

你不是想要嗎?

我要什麼啊?

做你想做的啊!

我在心裡高喊,這叫什麼事啊,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騷擾人的怎麼變成被騷擾的。

她一步步向前走,我一步步向後退,辦公室本來也沒多大,幾步我的背就貼到了門上。她看著我,迷離的眼神讓我的大腦一片混亂。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啊?這怎麼和看電影似的。管她呢,反正是她主動的,我豁出去了。

我猛的抱住她,立刻感覺到她纖細的身體和身體散發出的體溫還有那股淡淡的香水味兒。全身的血都湧向了大腦,幾秒種的停頓後,我決定做進一步的動作,嘴唇向她的嘴唇靠了過去,馬上就要碰到一起時她躲開了,我再吻她,她又躲開了,不管我怎麼努力她就是不讓我吻她。去他的,反正也這樣了,我用手抱住她的頭,強吻了過去。我的初吻就這麼開始了,沒有感覺,我的部分知覺已經喪失了,除了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外,其他的一概不清楚。

不行,我還要摸她的胸。一個念頭從我腦中閃過,我的手從衣服下面伸了進去,摸到了胸罩的下沿,太緊了進不去。下面不行就上面,我想從她的領口伸進去摸她的RF,可是被她躲開了,她不讓我摸她的RF。不讓摸就算了,充血的大腦還沒有冷靜下來,我緊緊的抱住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把她抱在懷裡,怕她從我手中溜走。短暫的停留後,我的手又開始蠢蠢欲動,摸進了她的裙子,把她的內褲脫下了一些,撫摸著她柔軟的屁股,我的魂都快飛到天上了。

我充血的大腦還保留著一點神志,就是這一點神志指引著我下一步的動作,我的手離開了溫柔鄉,向前方轉移,想尋找一下傳說中的陰蒂。結果不知道我摸到了什麼,反正是濕濕的,誰知道是不是呢,一個初哥怎麼可能一下就找到陰蒂呢。

正當我享受著這美妙的感覺時,電話又響了,我極不情願的放開了她。她老公等的有些不耐煩了,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了,再繼續下去肯定會出事的。

放下電話她整理好自己的內褲,又走到我的面前,對我說:幫我把鈕子扣好。

天啊!我在心裡狂喊,少婦就是有魄力,太誘人了!我用微微有些顫抖的手幫她扣好了鈕子,又是一股熱血湧向了大腦,一下把她抱了起來,想和她……不過,最後我還是沒有做出什麼失去理智的事,把她放下了。

臨出門的時候,她和我說:回家我給你發短信。

她走後,我整個人癱在椅子上,一動也不想動,是興奮還是害怕,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一切恍如夢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