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肛辱

傍晚的電車在鐵路上奔馳,正當是上班族下班的高峰期,整輛電車上都擠滿了人,每個上班族或坐或站的,在幾乎沒有空隙的車廂里享受著一天辛勞之后的片刻甯靜。

在一群上班族緊鄰著站立的空間里,有個嬌小的身影在其中,那是個穿著國中生制服的學生,清秀的小臉上帶著有不少度數的細框眼鏡,比肩膀略長一些的頭發整齊的梳成辮子,看起來十分乖巧的臉上寫著厭惡。

「真討厭,每次坐這班電車去補習班,都是這麽擠。」即將面臨高中入學考的優香手拉著吊環,神色不悅的盯著手上的單字本,四周硬擠上來的乘客,把整節電車都塞得滿滿的,成爲了名副其實的沙丁魚罐頭。

「算了,反正早就已經習慣了,還是把握一點時間念書好了。」優香皺皺眉頭,略微調整被擠得站姿不穩的身子,把左手的書包移到前方,專心的在心里念著英文單字,爲了考上理想的高中,優香每天都乘坐這班電車去補習班上課,在她一天規矩的學生生活中,這短短的四十余分鍾是最令她討厭的時段。

電車搖晃著,四周的景像在車窗外消逝,隨著電車搖晃的乘客,若有似無的碰撞著彼此的身體,但在這自然的碰撞之中,一只不應該出現的手,一只只屬於中年男子的厚實大手撫上了優香的臀部,他輕柔的沿著優香臀部的形狀,讓中指在臀縫里上下徘徊。

(色!色狼!)受到驚嚇的優香差點尖叫起來,原本以爲只是因爲電車搖晃而被其它乘客不經意的觸碰,但從被撫摸的直接程度,從被刻意撫摸到部位,優香肯定那只手的主人是個色狼。

(怎……怎麽辦!討厭!啊!)向來乖巧的優香,從來沒受過如此的對待,心里慌亂的她,扭動著屁股,想要藉此驅趕走色狼,但她扭動的動作,卻是讓整個臀部,小范圍的在色狼的手里摩擦,色狼完全不理會這算不上是反抗的反抗,緩緩的拉起了優香的裙子。

(不要!這電車快點到站啊!啊!不能摸那里!)優香從屁股受涼的感覺得知,裙子正無視主人意願的往上移動,色狼的手掌大膽貼上整個臀部下緣,靈活的中指與食指,從內褲的旁邊入侵,在優香那緊閉的肉縫口肆虐。

優香不停的在心里呼救,但害羞的她卻絕不可能因此而得救,就在她祈禱著電車快點到站的時候,色狼的手指,正熟練的在她蜜穴淺淺進出,粗糙的指紋沿著穴口,刮著細嫩的肉膜,優香雖然沒碰過男人,但十四歲發育中的身體,卻起了成熟的反應,一股股清澈的黏稠淫蜜從蜜穴里滲出,將色狼的手指逐漸沾濕。

優香用手上的單字簿遮住自己羞紅的面容,色狼偶而觸碰到她躲藏的肉核,讓她不由自主的渾身顫抖,優香身體斷續的搖晃,吸引了坐在眼前的上班族目光,他擡頭疑惑的看著優香泛著水光的眼睛,而優香一和他四目相對,立刻把整個臉躲藏在單字本后。

「嗯……」以優香的年齡還不該嘗試到的快感,使得優香壓抑的握緊書包的提把,量越來越多的淫液,不僅沾滿了色狼的整根手指,還將內褲染得深色,優香緊咬著下唇,細微的呻吟流泄,用著意志力去克服身體的發熱。

(呼……不對……)也許是優香的反應讓色狼感到滿意,也許是色狼準備轉移目標了,色狼的手指離開了優香的蜜穴,正當優香慶幸著結束了的時候,色狼將優香的內褲整個的撥到一邊。

色狼的指尖在肛門口逗弄,將優香流出的愛液,當作潤滑劑塗了上去,緊縮著的括約肌本能的抵抗著,但色狼的手指借著淫液的潤滑,強迫肛門打開入口,突破了優香身體的防禦。

(啊……那里髒啊……痛……別伸進來……)一節指頭進入了優香的菊穴之中,從緊咬著的括約肌傳來一陣陣的疼痛,遠比蜜穴受辱還要強烈的羞恥感讓優香連膝蓋都快要站不穩,優香想不到第一次遇見的色狼,竟是如此的殘忍,不僅是處女的蜜穴口,連處女的菊穴口都不放過。

指節在菊穴里旋轉著,偶而略微的深入,偶而略微的抽出,色狼手指上任性的動作,支配了優香全身的神經,也許是色狼的動作很巧妙,四周擁擠的昏睡乘客,竟沒有一人發現他對優香的一切不正當行爲,但在優香的腦海里,卻只有從肛門里傳來麻痛熱的複雜感覺。

色狼當然不可能僅在菊穴口里逗弄就滿足,插入的手指以左右旋轉的方式,一段段的深入腸道里,雖然被插入的地方是身體的末端,但從腸道上傳來的敏感痛覺,卻讓優香感到有如內髒整個被牽引的錯覺。

「嗯!!!!!!!!」色狼的手掌整個貼上了優香的臀部,整根手指深插在腸道里的火熱疼痛,沿著脊椎貫穿了優香的全身,優香僵直的挺起背,緊咬的牙根打起顫,這種超乎十四歲國中女生想象的異常行爲,讓她感到恐懼和意外,但她挺起背的動作,連帶的使屁股也厥了起來,無意中,肛門穴口暴露在讓色狼更容易淩辱的方向。

在隔著一層薄薄肉壁的蜜穴里,肉壁另一側所受到的對待,都敏感的傳達到蜜穴里,像是從身體內側開始侵犯淫穴一般,如此的倒錯感在優香的神經線里蔓延,隨著被摳弄的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既使優香明知被侵犯的部位是臀部,但從蜜穴里側,倒錯的淫蜜還是不由自主的分泌。

色狼似乎特別執著於肛門上,前方被忽視的蜜穴,不停地滲出淫蜜,已突破了內褲的阻隔,開始沿著優香的大腿下滑,專心在抗拒著倒錯快感的優香也察覺到了,她彎曲膝蓋,夾緊了大腿,想要阻止淫蜜的流泄。

「吸……呼……」優香深呼吸著想讓自己保持冷靜,發育中隆起的胸部在身體顫抖中緩慢起伏,羞怯的她害怕自己因此而成爲衆人的目光焦點,她努力的控制意圖從唇邊竄出的呻吟聲,讓潛伏在呻吟聲里的快感隱藏在攸長的呼吸之下。

緩慢的抽動似乎已經滿足不了色狼,強迫稱開腸道的手指,在里頭彎曲著指節,用著指尖摳弄著柔軟的肉壁,有如蜜穴一般,被指紋刮過的觸感清晰的刻在優香身體里,她脆弱的踮起腳尖逃避,脆弱的抓緊握把顫抖,脆弱的開始接受從色狼指紋上所傳來的火熱快感。

踮起腳尖的動作,讓阻止淫蜜流泄的夾緊破局,越來越多的淫液不停往下滴落,順著大腿,已經快要超出學生裙所能遮蔽的范圍,在優香逐漸遠離的意識里,還是有察覺到這個事實,但是從腸道逆襲到腦里的一陣陣快感,讓她無力再夾緊大腿。

色狼大膽又深入的愛撫,雖然只針對在一個部位上,但這快感對於未經人事的優香來說,還是太強烈了些,列車即將到站,優香心里開始感到放松,就在解脫感開始從腦里擴散到腸道的時候,在她眼鏡后的瞳孔開始渙散,失焦,飽含霧氣的眼眶里遍是朦胧,緊咬著牙根的口里甚至忘了吞咽唾液,一絲渾濁的唾液從嘴角溢出,拿著單字簿的手無力的松開,垂下。

期待的解脫感,倒錯的快感,羞恥的解放感一同在優香的蜜穴深處里並裂,處於放松狀態的她在列車到站的同時高潮了,雖然優香的身體還不知道高潮是何物,但是子宮本能的抽慉,讓一股淫液泄出,在四周乘客不會注意到的地板上留下了一小攤濕漬,無力的優香直接癱軟在后方的色狼身上。

「不好意思,我的女兒似乎太累了。」松手的單字簿,掉落到坐在優香面前的男人大腿上,那個上班族打扮的男人昏沈的視線,從單字本移到了優香臉上,看著優香恍惚的樣子,他雙眼里寫著迷惑,在上班族的疑惑轉移到優香背后的色狼之后,色狼反應靈敏的回答。

色狼拿著公文包的手扶著優香的肩膀,另一手撿回優香的單字簿,從他紳士般穩重的態度,實在看不出他是個色狼,他順著緩慢移動下車的人潮,出了車廂,而那名上班族在觀望,發現這並不是自己要下的車站之后,又繼續低著頭假寐。

(我…下車了…該是去補習班了…)意識不知飛至何方的優香,在腦海里被色狼侵犯的記憶模糊,只剩下平日規律的生活行動,雖然高潮過后的大腿黏濘讓她感到困惑,雖然背后那只推著她前進的手讓她困惑,但她渙散的雙眼卻沒有注意到已經過了補習班的門口。

而在其它路人的眼里,一名穿著整齊的上班族中年男子,摟著一名明顯年幼的女學生,一路往賓館走去,這是多麽司空見慣的援助交際,就這樣,一名清純的女孩子,就在衆人的無視之中,被黑夜吞沒。

優香模糊的視線漸漸回複了焦距,最先映入她眼中的是,一片十分華麗的天花板,安靜的四周,有著微弱的音樂聲傳來,優香記得她曾經聽過這首曲調,但是卻想不起那是什麽。

下颚的酸麻,讓優香迅速的恢複神智,她驚訝的發現,她全身上下都無法動彈,左手被綁在左腳上,右手被綁在右腳上,整個人就像是等待解剖的青蛙一樣,躺在柔軟的床上,但更令她驚訝的是,她是全裸的。

「你醒了嗎?可愛的女孩。」一名中年男子也是赤裸著的跪坐在優香的兩腿間,他把優香帶來旅館之后,趁著她昏沈的時間里,把她綁成了這種姿勢之后,用著期待的眼光,等待著優香醒來。

學生服被脫下,整齊的折叠在一旁,優香赤裸的女體被一些特殊的道具束縛著,口中塞著有洞的鉗口球,不僅阻絕了優香的一切呼救,也讓唾液不停的從口里溢出﹔雙手雙腳上扣著的皮帶,既柔軟又強韌,綁得優香無法掙紮,也不至於傷害到優香的身體,簡單的道具,使用在國中生發育中的肉體上,呈現著一種青澀的淫靡。

「嗚嗚嗚嗚…」被陌生男子補虜,又以全身赤裸的狀態捆綁,優香雖然不認識眼前的中年男子,但她不用思考也知道男子想要做些什麽,恐懼和羞愧的感覺湧現,鉗口球中發出優香嗚咽的呼救,她瞪大的雙眼溢滿淚水,用力的扭動身子后退,將床單弄得發皺。

「掙紮是沒有用的,我的好女孩,別擔心,我對你的處女一點興趣也沒有。」男子抓住優香的腰,把她拉高,讓優香以頭下腳上的姿態靠在他身上,男子的臉正對著優香還濕潤著的蜜穴,由上朝下,對著哭泣的優香微笑。

男子張嘴,貼合在優香菊穴上,火熱的舌頭侵入了菊穴里,他靈巧的旋轉著,把保持緊閉的菊穴撐開,也許是在電車上已被手指先行通過的原故,優香的菊穴很輕易的就接受了舌頭的入侵。

「嗚!!啊啊…啊!」優香直起背,被綁起的手腳一陣亂動,口中也發出了意義不明的呻吟聲﹔莫名的濕熱觸感從菊穴口鑽進了優香的神經里,那股觸感,像是一條充滿了整條腸道的泥鳅,在那狹窄的幽徑遊動,但卻又像是一條鑽進心里的蛇,在啃噬著她抗拒的心。

(嗯……怎麽會……那里是屁眼啊……啊啊……好……麻……)男子仔細的舔吮著每一處皺折,溫柔的像是在對著嘴接吻一般,讓口中不停分泌出的唾液,隨著舌頭的深入,而滴垂在腸道深處,黏稠的唾液緩慢的沿著肉壁滑落,優香甚至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腸道正逐漸被火熱的液體填滿。

(啊啊……屁眼里面好熱……我的身體好熱……)房間里有冷氣,但室溫卻無法使優香不停上升的體溫下降,感受到貼在自己身上的優香體溫,男子更加溫柔的扭動著舌頭,用著不同角度,去刺激著腸道內側,偶而是旋轉,偶而是進出,偶而是挑動,優香癱軟的身子也跟著顫動,不自覺的顫動,開始歡迎的顫動。

以菊穴爲中心,濕熱的快感不停擴散,緊鄰著一層肉壁的小穴首當其沖,誠實的分泌著淫蜜,微微張開的處女花唇,也像是在喘息一般,已被淫液染得濕亮。

(好深……不行……啊!)倒躺的頭有些充血,加上從腸子里逆流的唾液推擠,讓優香有些嘔吐的感覺,但是從菊穴擴散到身體深處的酸麻感覺,像酒一樣,讓她沈醉在肛門的高潮之中。

「呃…嗚啊啊啊!」舌頭頂著鉗口球顫動,優香發出了一聲連鉗口球都無法抑止的淫喊聲,回蕩在隔音良好的房間里。

「呵…呵…」優香高潮過后的肉體閃耀著汗珠,在昏暗的燈光照射下,有種成熟女人的媚態,少女不大的嫩乳喘息著,享受著不適合她年齡的高潮滋味,雖然是第二次了,但優香還是感到難以承受﹔而敏感的肉穴在高潮過后,還在不停的吐著淫液,淫液下滑,滑進了還沒閉上的菊穴里。

「很舒服吧!我的好女孩,當我從電車上一見到你以后,就知道你有這方面的資質,你淫亂的肛門比陰戶甜美十倍,期待吧!我會讓你再也無法忘記今天的感覺。」男子抱著優香,表白自己就是那位電車色狼,他用著才剛進入過菊穴里的舌頭,在優香的臉上舔吮著優香唾液的痕迹,他溫柔的動作甚至讓優香有種被愛的錯覺。

「嗯…」悶哼一聲,優香的姿勢從仰躺變成了跪趴著,力氣被抽空的她任由男子擺弄她的身體,她側著臉,小巧隆起的胸部壓在床上,跪著打開的雙腿高高厥起了臀部,兩個同樣濕潤的洞穴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男子面前。

男子手指逗弄著肉縫和菊穴,還是處女的蜜穴還是緊實,已不算是處女的菊穴,以變得柔軟又富有彈性;他沾起淫液,搓弄著手指尖的濕滑,接著,他拿出了優香從來也沒見過的細長物體。

「好玩吧!這細長的小東西會帶給你更多的快樂的。」一條白色細長,像是由許多的小珠子串連起來的電動按摩棒,在優香眼前震動,旋轉,男子像是在展示著它的功能,不停玩著開關,讓優香能夠清楚的看見按摩棒啓動時的樣子。

「嗯嗚嗯呃…」還沒聯想到按摩棒的功用,優香就先品嘗到了按摩棒的滋味,就如同男人所表現出的執著,按摩棒理所當然的插入了菊穴里,比手指還深入,比舌頭還靈活的按摩棒,攻擊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方。

(啊……我要瘋了……救命……我要被弄壞了……屁眼要壞了……)數十種斑斓的火花交錯在優香腦海里,她咬著的鉗口球噴出了唾液,雙手拳頭握緊,緊繃著身子,承受這新一層的刺激。

「嗯!嗯!嗯!嗯!嗯!嗯!…」從背后抱著優香,隨著按摩棒震動而震動的優香,而優香的呻吟聲也是震動的,男子舔吮著優香背上的汗珠,一口一口的吸吮,由下而上,不停的來回,在她嬌小的背上留下了無數的紅色吻痕,如果說按摩棒是縱向的貫穿著優香,那麽男子的吻就是橫向的貫穿,兩種沖擊在優香體內相遇,在她稚嫩的身體里,引爆著火花。

(……我……好熱……啊……)對著床,優香的唾液累積成一灘混著氣泡的水漥,她的意識里,已經沒有背部的存在,因爲男子那充滿魔力的雙唇,已逐漸將優香融化,每一吻,都像是掠過整片背部的火,融解了優香的心。

長久被忽略的雙乳,也終於受到了男子的青睐,發育中的雙乳,有著滑嫩的肌膚,和少女獨有的絕佳彈性,男子握住優香小巧的全部,配合著嘴上的動作,或輕或重的姿意撫弄。

只是男子的溫柔並沒有持續太久,當意識恍惚的優香已經沈沒在這性的泥沼里以后,男子便從優香身上離開,將按摩棒的開關,一下子開到最強。

「咿啊啊啊…嗯…啊啊啊…!!」按摩棒以剛才速度的三倍在旋轉震動著,狂亂的按摩棒在優香腸道里橫沖直撞,尤其是尖端部分,每一次的左右甩動,都像是有人在扯動優香的全部內髒,這比手指還細的小東西幾乎要把優香逼至瘋狂。

(救……救救我啊……媽媽……真的……我的腸子要破了!要破了!)男子沒有放任優香瘋狂掙紮,他壓住優香的肩膀,看著她甩動著臀部,那有半截在菊穴外的按摩棒,像是一條白色的尾巴一般,隨著優香的動作搖擺,讓男子看得非常愉悅。

開到最大的按摩棒發出嗡嗡的聲音,努力摧殘優香腸道的馬達唱著歌,對優香而言,那是惡魔的曲調,但對於男子而言,這馬達聲搭配上優香的淫喊聲爲伴奏,是最美妙的交響曲。

「噫噫噫…!!」也許不到十秒,但按摩棒的強烈震動,讓優香感覺好像過了十幾分鍾,橡膠制,實心的鉗口球,被優香咬出了深深的齒痕,就像是用著要咬碎鉗口球的力道,優香全身痙癵,抽蓄,顫抖,宛若全身被撕裂的哭喊聲蓋過了折磨優香的馬達聲。

男子拔出了按摩棒,飽受摧殘的腸道閉合,當按摩棒離開菊穴的一瞬間,神智依然不清的優香失禁了,清澈的尿液從完全放松的膀胱里釋出,淅瀝瀝的被床單完全吸收,深色的圓迅速的拓展了范圍。

(啊……胸部好脹……)男子把優香移到床上干淨的另一邊,房間里的吊燈讓恢複仰躺的優香感到刺眼,暈眩,她飽受疼愛的雙乳膨脹,像是大了一圈的绯紅乳肉,讓男子又忍不住去撫摸,用手指輕采她粉色的乳尖。

優香的菊穴里又插入了男子的手指,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是兩根﹔但優香卻完全沒有感到痛苦,也沒有絲毫的反抗,看來按摩棒的開發已有了相當的成效。

菊穴里是火熱的,比蜜肉里還要高溫的菊穴,吸吮著男子的手指,幾乎與肉棒一般粗的兩根手指,被已十分柔軟的肛肉包夾著,緊密的親近感,讓男子滿意的閉上了眼睛。

從濕軟的舌頭到激烈的按摩棒,男子逐步的開發著優香菊穴的承受力,而他終於等到了連兩只手指都能輕易進出的地步,他握著自己饑渴已久的粗大男根,對準了菊穴口。

「啊……」肉棒緩慢,但卻有力的深入了腸道里,從它進入開始,到盡根而入,優香攸長又滿足的低吟著,像是一個饑渴已久的少婦,在迎接著情人的進入一樣。

「我的好女孩,你的呻吟聲真是優美啊!」男人知道優香必然會發出這樣的呻吟聲,所以在插入之前,就已經先解開了鉗口球,他非常的清楚,在他熟練的愛撫之下,每一個女人都會發出這種饑渴少婦般的呻吟。

「不能…再插進來…啊…求你…啊啊…」滿足的歎息告一段落,爲自己歡迎的失態感到羞恥,優香仰著脖子,頂著床求饒,但她溫軟的肛肉已完全的吞沒了肉棒,漲滿的灼熱感充斥了整個臀部,尤其是當男人緩慢的抽出時,她誠實的喉嚨又發出了嬌喘。

「嗯……嗯……哈……」幾聲軟泥般的童聲呻吟,間斷地在悶熱的空氣里漂浮,在菊穴里的肉棒像是一團火,焦灼著整條腸道,火熱的痛快感,讓優香想要放聲尖叫,但她卻不能,因爲男子的舌頭在她的口中,放肆的奪走她的初吻,她迷蒙的雙眼又流出了淚水,歡愉的淚水。

(嗯……好舒服……好……嗯……)優香開始主動的索求在她口中那片甜美的舌頭,男子溫柔又深入的節奏,已經支配了優香大部分的思考,不管是今天的補習,還是被強暴的事實,都已完全被肛門里的快感所取代。

擁抱著優香年幼的國中生女體,男子變換著能夠取悅自己的姿勢,優香嬌小的身軀在他的懷中,有如肉玩具般的被任意玩弄,她清純的處女肉縫不停地淌著淫液,而她已品嘗到性交快感的菊穴,卻是有如貪婪的熟婦一般,激情的渴求男人的精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