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和她的學生們

她站在講台上,面色潮紅,雙眉微蹙,兩條腿夾的緊緊的,不肯走動一步。如果有學生能用鏡子看到她的裙底,會發現在黑色絲襪的盡頭,粉色內褲的頂端,有一個圓柱型的突起。

那是一個15cm長的按摩棒,已經完全沒入她的體內。由于重力和她體內擠壓的關系,按摩棒在不停地于內褲的彈力做斗爭,微微的、不斷的上下移動,不停地刺激著她的身體和理智。使她講課的聲音變得有些異樣,表情不太自然。

與此同時,大量的白色精液從她的體內緩緩流出,沿著黑色的絲襪慢慢下滑。精液又濃又多,明顯不止是一、兩個人的精液量。

她不敢移動腳步,怕離開講桌后,被學生們看見順著大腿流下的精液。可是這時,下面一個染著黃色頭發的男生突然問道:「老師,今天你怎么不寫板書了?你不把那些單詞寫在黑板上,我記不住。」說完,他不懷好意地笑著。

「老師,你還是寫吧。要不然我們記不住。」下面好幾個學生同時要求著。

「老師怎么把粉筆塞到絲襪里了?」一個不大的聲音傳到了她的耳朵里。

等后來我才知道那天晚上發生的事。

妻子也沒給他留面子,回他道:「我等著,希望別讓我等太久。」

「不會的。」那個留著黃色頭發的孩子喊道。

他果然沒有食言。

「不用了,不用了。」妻子不想接受學生的禮物。

「我已經准備好了,跟我來吧。給你一個驚喜。」黃毛說道。

妻子一驚,故做鎮靜道:「你要干什么?」

「老師,別著急走啊。我們還有禮物要送給你呢。」黃毛也說道。

「這蛋糕不是禮物嗎?」妻子問道。

「這可不能輕易的讓你拿到。得增加些難度才有意思。」黃毛道。

「好。我猜。」妻子幾乎不加思索就同意了。

「老師,你猜錯了。你要答應我們一件事。」幾個學生高興道。

「說吧。什么事。」妻子毫不在意地道。

「解開你身上的紐扣。」胖子笑嘻嘻道,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不行。」妻子雖然拒絕了,但是口氣不那么堅決。

「至少得解開一個啊。」黃毛給了妻子一個台階下。

「這個不算,這個不算。」學生們不依不饒道。

「慢著,老師,你們沒答應我們第4個要求呢。」黃毛笑嘻嘻道。

「我已經做完了,第4個扣子已經解開了。」妻子一愣道。

「我們並沒有要求解開第4個扣子啊,是你自己主動解開的。」黃毛道。

「這我們得好好想想。」黃毛假裝沉思道。

「不行。那個太暴露了。」妻子拒絕道。

「那怎么辦?你想食言嗎?」大王問道。

幾個男孩停了下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剛才說的「住手」起了作用。

「第,第5個盒子呢?快,快拿來。然后我該回家了。」妻子邊喘邊說。

「姐姐。只剩下最后一個盒子了。我們要不要賭一個大的?」黃毛問道。

「怎么賭?」妻子強壓住自己的欲望,問道。

「那我輸了呢?」妻子問道。

「一周之內,你聽我們擺布,怎么樣?」大王說。

「不行。」妻子回答的很堅決。

「好。」幾個孩子興奮的叫了起來。

「是不是A片里演的那些手段,老師都能接受,並且喜歡?」黃毛問道。

「差不多吧。」麻桿回答道。

「哦耶。」幾個男生高興的互相拍了一下手掌。

「老師,這才是我真正要送給你的禮物。」黃毛在妻子耳邊說道。

「我喜歡。」妻子高潮的余韻還沒有過去。

「那我以后總送你這個禮物好不好?」

「好。我希望每天都要。」妻子「性」福得快要瘋掉了。

老蔫一指妻子的小腹正中,說道:「我摸到是在這里。」

「別急,我們再玩最后一個游戲。馬上就結束了。」麻桿說道。

「你們還有貨嗎?」妻子調皮的一彈麻桿軟下去的肉棒,問道。

于是,就發生了前文所寫的事情。妻子在學生面前丟臉了。

當她漸漸把這件事淡忘的時候,一個課間休息的時候,黃毛又來找她了。

「你們找我有什么事?」妻子故意板著臉問道。

「老師,我們想你了。」老蔫嬉皮笑臉地道。

妻子一皺眉,說道:「那事就過去了,不要再提了。」

「哦?怎么幫?」妻子問道。

「我還加一個要求,如果你們能做到,我就答應你們。」妻子說道。

「說吧,快說吧,我們什么都答應。」那5個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老師,這個也太難了吧?」黃毛臉上的表情都快哭了。

「你可以不答應。」妻子說道。

5個小伙子一聽,都樂得蹦了起來。

「哦。沒什么,沒什么。」她慌張地答道。

我也沒在意,繼續看淫妻系列了。想著一會等她判完卷子,大干一場。

她心里想好了主意,手中的筆一改,麻桿就及格了。

等把所有的啤酒灑完之后,所有的人都成了落湯雞。

小辣椒是暗戀大王的,此刻見大王摟著妻子,嫉妒之心非常強列。

妻子問黃毛:「你們都完了吧?我太累了,不能再做了。」

「你們還能弄得動嗎?」妻子將了他一軍。

「老師,我們是不行了,可是還有人行啊。」麻桿說

「誰?」妻子問道。

「我們。」小辣椒說道,同時一指另外2個女生。

「你們?你們也要?」妻子驚訝道。

「不行啊,老師。」許多學生齊聲道。

「快,快停手。」妻子嘴上雖然不讓麻桿碰她,可是她的手卻沒有阻止麻桿。

「你不是以后再也不理我了嗎?你別理我。」麻桿笑著說道。

「別停,別停。」妻子抓住麻桿的手,想往自己的身體里塞。

「老師,那你以后還理不理我們?」麻桿問道。

「理,理。快,快點,別停手。」妻子焦急地說。

「不停手好辦,那你得答應我們,以后每次聚會你都要來。」麻桿說。

「我答應,我答應。快給我吧。」妻子都快喊出來了。

「好奇怪啊,老師怎么也能射精?」一個男孩叫道。

「老師的身體很神秘呀。里邊到底是什么樣的?」那個男孩問道。

「上次我都把雞巴插進子宮里了,那真是爽。」老蔫在旁邊說道。

「我們也要插進子宮里。」幾個男孩同時也叫了起來。

「那還等什么,趕緊擴呀。」一群人又發現了新的玩法,興奮的叫著。

「怎么擴呀?」小公主好奇的湊了過來,問道。

「老師今天沒穿絲襪。」小辣椒說道。

「不行哦。內褲實在太小了,還需要很多才能塞滿子宮。」麻桿道。

「我的內褲和絲襪給你。」小公主把自己的白色內褲和絲襪遞了過來。

「哇,好漂亮好性感啊。」大家看完后都這么說。

「老師,讓我也摸摸你的寶寶。」小公主也去摸妻子的小腹。

「咦,老師喜歡虐腹?和我的口味一樣?」小公主聽了出來。

「賤人,還要不要?」爛桃一邊踩,一邊問道。

「好。」大家都同意了。

「快拿出去,我不穿內褲了。」妻子哀求道。

「你們這些壞人。」妻子一邊被他們架著走了出來,一邊嘟囔著。

「老師,上來,我帶你回去。」黃毛在門口騎著摩托車說道。

「老公,你不會生我的氣吧?不會嫌棄我吧?」妻子在我的懷里溫柔的問道。

「不會。不過你以后再有這樣的聚會,必須帶我去。」

「沒問題。我是他們的老師,他們敢不聽我的?」妻子爽快地答應了。

「我有時候出去玩,沒聽到呗。」她回答。

「你是在玩什么沒聽到?」我特意在「玩什么」這3個字上強調了一下。

「壞老公,我不告訴你。」她笑著掐了我胳膊一下。

「新買的裙子。你當然沒見過。」

「我怎么看這裙子不象是新買的。看起來象是穿過一段時間的。」我說。

「哎呀,你別問那么多了。我們回去再說。」她拉著我小步快走。

「別問了,回家告訴你。」妻子按住我的手,不讓我繼續摸她的肚子。

「對。」她點點頭。「來吧,老公。你來幫我取出來。我好想要你。」

我也忍不住了,飛身撲上,把憋了一個月的濃濃精液都噴射了進去。

「這怎么行?他們把我老婆的身體玩壞了怎么辦?」我急了。

「真的?」

「真的,我們試驗過。」妻子說完這句話,臉又紅了。

「你們試驗過?難道你們這么玩過很多次?」我聽出妻子的話外含義。

「我不在家的這些天,你們聚會了幾次?」我問道。

「不都是。」妻子也同樣小聲的回答我。

「那他們都是誰?」我問道。

「哎呀,你別問了。我也不知道。都是他們找來一起玩的。」妻子不耐煩道。

「都來玩我老婆的,憑什么不讓我問。」我急了。

底下有人問道:「我有朋友也想加入怎么辦?」

「怎么厲害?」我問道。

「姐姐的身體厲害。她的那些玩法,我也都試過,可是每幾下就不行了。」

「都有哪些玩法?」我問。

「還有那些節目?」我最關心的是這個。

「真的啊?」我驚訝道。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除了幾個核心人物,其他人多數是不知道我的身份的。

胖子也笑了:「姐,今天你好好享受吧,別怕壓壞我。」

妻子答應了一聲,然后問道:「今天都誰上?」

「幾天能看不見傷口?」我順嘴問道。

「啊?!」我震驚了。原來不是一共玩了2,3次,而是每2,3天玩一次。

「也就假期能這么玩,開學了以后肯定要少玩的。」大王說。

「快,她快高潮了。你們所有人都加把勁。」麻桿在旁邊指揮道。

我趕緊上前仔細查看,發現問題不大,除了有些紅之外,基本看不出來傷口。

「什么記錄?」我問身邊的小公主。

「子宮記錄。」小公主順口說道。

「子宮記錄?什么意思?」

「就是能塞進去多少東西的記錄。」

「啊,是這個啊。」我恍然大悟。

「沒問題。我感覺今天狀態很好,我能破記錄。」妻子躺在那里笑著說道。

「好。大家去收集衣物。」大王吩咐道。「再過來2個人,幫姐姐倒立。」

「倒立?為什么要倒立?」我問小公主。

「塞東西之前先用啤酒灌洗子宮,這樣能潤滑一些。」

「哦。」我答應著,眼睛一刻都離不開妻子。

我看那啤酒瓶上邊全是霧,估計是剛從冰櫃里拿出來的,肯定很涼。

「那酒可涼了。我是受不了那么低的溫度。」小公主在我耳邊說道。

「你也試過?」

「姐姐,差不多了吧?」灌了5瓶之后,麻桿停下來問道。

「輕點,你們這些壞蛋,姐姐的肚子要被你們按暴了。」妻子嗔怪道。

「你不就是喜歡這樣強烈的刺激嗎?」有人怪笑的。

「討厭。」妻子用手擋住了自己的眼睛。她居然不好意思了。

「我們可以開始破記錄之旅嗎?」麻桿問道。

「好吧,開始吧。」妻子躺在地上點了點頭。

「10件,11件,12件……」

「上次記錄是多少件?」我問小公主。

「上次是14件,最高記錄是18件。」小公主說道。

「你們怎么計算件數?」我又問。

「笨啊,你。女生的塞完了,塞男生的呗。」小公主說。

「他們的襪子沒進去過吧?」我連忙問道。

「18……」在周圍人大聲鼓勵下,麻桿終于把第18件衣物塞了進去。

「哦……成功了。」眾人歡呼起來。

妻子撫摩著自己的肚子,微笑著,喃喃道:「老公,我終于懷了你的孩子。」

「今天實在太精彩了。今天的表演就到此結束。」大王宣布道。

「今天姐姐要表演一個從未演過的節目,大家請看。」大王又宣布道。

妻子熱烈的叫了一聲。然后用眼神鼓勵著爛桃和小辣椒繼續折磨她。

「今天真是個圓滿的聚會啊。我宣布,今天的聚會結束。」大王說道。

 (全文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