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騷淫蕩的女醫師和護士

小健感覺到全身舒坦似乎充滿了無窮的精力,姨媽卻像生了重病般的無法起床,只好把姨媽送到醫院去療養。這裏的許淑玲醫師是姨媽的好朋友,年紀已經快要四十歲了,但是卻沒有結婚,身材火辣在醫院裏一向以作風大膽著稱。今天她穿的裙子居然就像是A片裏面妓女所穿的樣式,站著只能夠恰好遮住臀部的下緣。這樣的女人馬上引起小健的性趣。安排好阿姨的病房後,許醫師帶著李小健回到她自己的休息室裏。由於許醫師以醫技高超,她獨佔一樓的休息室相當大,旁邊就是她的研究室。她要李小健坐下後就開始跟他聊起來。

「阿珍到底怎樣了,怎麽好像虛脫呢?」「姨媽…。我也不知道耶!」「是不是你這小鬼把她玩成這樣的呢?你阿姨有跟我提過你跟她之間的事,不要瞞我喔!」小健心想既然她也知道他和姨媽之間的姦情,不如也搞上她吧,聽說醫院裏的護士很多,風騷又美麗,搞上之後,美女來源就不愁了。念頭一定,就故意撒謊說:「既然都知道了,我就告訴你,昨天姨媽被我玩了一整天,所以才會這樣的!」「一整天?…。」「是啊!不信的話,你可以試看看啊!」許醫師走向門邊鎖好門回頭來,用極淫邪妖媚的眼神看著李小健,淫笑說:「我倒要試看看,真的有這樣猛嗎?如果騙我,可要懲罰你喔!」「如果我能辦到,你要介紹護士給我玩。」

「這沒問題,我科裏的護士就有二三十個,你能滿足我,我一定安排你每天玩不完。」

李小健見目的達成就馬上起身:「你想怎樣玩呢?」許醫師說:「我?你先過來幫我舔舔穴,我再決定怎樣玩。」接著就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一腳上提,那肥美的小逼隔著輕薄的內褲,彷佛在向小健的肉棒打招呼,小健忍著自己的沖動,蹲在她迷人的雙腿間,隔著內褲用舌頭舔弄她的小穴。「嗯…。看不出,你小小年紀…。居然這麽會舔女人的小穴…。嗯…。喔…。真好…。你姨媽真的好命…。能有你這樣的侄子…。喔喔…。」她根本不在乎她的呻吟,專心地幫她舔穴,舌頭像一條滑溜的水蛇,在肥美的嫩逼上來回地遊走,這時許醫師已經被李小健挑起心中的春潮欲火,索性兩腿大開的躺在桌上,讓李小健可以更方便的幫她舔穴,並且一手摳摸自己的陰核、一手擠揉自己那波霸的豪奶,口裏浪聲淫語,肥臀款擺,真是百分之百的蕩婦。

李小健站起身來,扶好自己的大龜頭對準那肥美的小穴,腰身一沈肉棒應聲入穴。雖然她的小穴不算太緊,但是她的逼肉特別肥厚,小健的肉棒又特別粗,所以小健還是覺得肉棒被緊緊地包住。許醫師卻是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充實飽滿,再等到小健開始抽送肉棒的時候,她更是感到未曾嘗過的美妙感覺。她的雙腿主動地纏上李小健的腰,每當小健前送的時候,她的雙腿也用力回夾,讓肉棒可以更深入地插入她的心,讓她的花心被大龜頭深深地撞擊,狠狠地頂弄,她心中的喜悅與快感,真是說不出的暢快!「啊………好美………好美啊…。好爽啊…。

用力插我吧……從來沒被………這樣大雞巴幹過………啊啊………快用力啊……

…插幹我的穴………哼哦…。插死我…。幹爛我吧!…。」「求我啊!淫婦…。

叫好哥哥…。親丈夫…。求我幹你這個小賤人…。」

「啊啊………好哥哥………求你用力幹幹我吧………我的穴好爽哦………好舒服啊………我愛死你啦…。喔喔………李小健………你好厲害………我會被你的大肉棒搞死啦………我愛死你了………喜歡你的肉棒………今後隨便你………

愛怎麽玩就怎麽玩………你真是強啊。…。我要被你幹死啦………哎喲………快死啦………」女醫的淫蕩叫床聲和風騷的臉部表情,刺激小健爆發男人的野性狠狠抽插著,她媚眼如絲、嬌喘不已、香汗淋漓、夢囈般呻吟,盡情享受肉棒的刺激。「喔喔…。太爽了…。好棒的肉棒…」小健聽她像野貓叫春的淫猥聲,更加賣力的抽送,粗大雞巴全部塞入許醫師體內最深處。

「小賤人………你叫春叫得好迷人………我會讓你更加滿足的………」整間休息室除了女醫毫無顧忌的呻吟、浪叫聲外,就是兩人的肉體霹啪、霹啪地撞擊聲。李小健幹得性起將她兩腿扛起,兩手抓緊她的纖腰用力狂抽猛送,並且還配合著前後抽送的動作,刻意地扭動自己的臀部,讓肉棒在穴裏亂鑽動,讓肉棒能帶來更大的刺激。她被這樣的幹弄後,舒爽得頻頻扭擺肥臀來配合小健的動作。

她拼命擡高肥臀,使肉棒可以更深入地插進穴裏。她覺得小健似乎有著無窮的精力,不知道已被玩弄了多少的時間,她似乎掉進了一種永無休止的抽送快感當中。

這種感覺就是自己用電動按摩棒也可能發生,那種東西沒辦法達到現在這樣強而有力的撞擊以及如此灼熱的充實感,她已經達到性愛的最高潮了。「哎呀!…。

好小健………我高潮來了………要丟了………你快摟住我………」李小健如獲至寶地將粗長熱騰的巨肉棒,深深地插入抵住花心。

「哎喲………好舒服呀………喔………我完了………被肉棒插死了啦………

她一邊想著,一邊用舌頭纏住小健的龜頭以及肉棒不停地舔舐,她感覺到沾滿了許醫師美穴蜜汁的大肉棒舔起來分外有味道,所以她加倍認真的舔弄著,還用雙手去撫摸套弄肉棒並揉捏肉棒下那兩粒大睾丸。小健兩手叉腰站著,閉上眼睛好好地享受小娟的服務。「小娟,你值班到幾點?」許醫師躺在床上問小娟。

小娟一邊捨不得舔食肉棒,一邊回答著:「嗯…。我還有一個鐘頭………嗯嗯…

……待會是小茜接我的班………嗯嗯………」「小健,你好好地享受小娟,待會如有辦法的話,小茜可是我們科裏的大淫娃,床上功夫不輸我喔!我要休息一下了。」他拉起小娟兩人出到房門,要她趴在桌子上,掀起她的裙子用手摸了一把,裏面早就濕透了。

李小健笑說:「看不出你這樣騷,我要好好地舔一舔你的小穴,看看你的味道好不好?」一把扯下內褲之後,掀起裙子將頭埋了進去,用他那靈巧的舌頭舔弄小娟的美穴。小健的頭整個地埋在小娟的短裙裏面,她的衣服緊緊地包住她那豐滿白嫩的軀體,雙手緊撐住桌子,兩腿微分,口裏輕輕地呻吟,彷佛在讚美著李小健的舌頭如此靈巧,美妙地帶領她享受這般的喜悅。「啊………你的舌頭好厲害啊………喔………不要這樣挑逗人家啦………快點用大肉棒幫人家…。通通小穴嘛………喔喔………快點啦………人家快要受不了啦………你好壞喔………

喔喔喔………快一點啦………人家的穴………被你舔得………好難過………喔喔………好爽………」他不愧已是性愛老手,光用舌頭就讓小娟達到欲仙欲死的地步,小健將她轉過身來躺在桌上,慢慢解開她衣服前面的所有扣子。

小娟那青春充滿活力的胴體一覽無疑地呈現在他的面前,這時李小健發現她故意將陰毛全部剃光,心想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淫娃,待會可得好好地采補一下,再看看她的乳頭,仍然保有粉紅色的乳暈,他一口就含住那美麗的粉紅葡萄,用力地吸吮,然後將肉棒緩緩地抵入她下面那早已泛濫成災的肥逼美穴裏面。「啊啊………好爽喔………小娟………真是爽啊………喔喔喔…。嗯………好哥哥…

……喔喔喔………小娟好喜歡………被大肉棒幹穴………這真是一根寶貝呀……

…我好愛…。」或許小娟的性愛經驗還不太豐富吧,當李小健剛開始抽送之時,她就已經浪得一塌糊塗了。小健覺得小娟的體香實在很迷人,輕輕淡淡悠香,卻會讓人感到全身舒暢!他見到小娟浪得似乎有些過了頭,就放慢動作輕抽緩送,但是大雞巴依然次次到底。令小娟感覺到另外一種奇異的性愛快感,一種很溫柔但是卻相當有韻律節奏的抽送,反而讓她更迅速地達到高潮。

「唉喲………好舒服………好痛快………啊………你這樣玩………會幹死人家啦………哎喲………我受不了了………喔喔………你的雞巴好粗哦………大肉棒幹得人家樂死了………要泄了………喔喔………抱緊人家泄吧………」小娟肉穴裏噴灑出相當大量的陰精,或許是她的性經驗少且年輕的緣故吧,泄得雖相當多,但還精神奕奕,略事休息後,她意猶未盡地要求小健繼續地跟她做愛,而且居然是…。肛交。她們來到方才的房間,見許醫師已醒來坐在床上,臉帶笑意地看著兩人。「今天可吃得飽?小娟。」「討厭,您還取笑人家,不過我想讓小健品嘗一下我的菊花蕾,你幫我灌腸好嗎?」

許醫師已變成了沈浸在性愛快感之中的蕩婦淫娃,她下床打開抽屜拿出灌腸工具,帶著小娟來到洗手間,小娟兩手扶著牆壁兩腿微分,醫師在她的菊花蕾上塗抹些凡士林,把那根長長的細管慢慢地插入,將一公升的浣腸液擠入小娟的體內。然後一泄如注,如此反覆幾次清理乾淨後,小娟滿臉淫相摟著李小健又吻又親的,口裏還叫著:「好哥哥………快點來嘛!…玩玩人家的小屁屁啦…。」醫師說:「你們倆慢慢地玩吧!我的門診時間已經到了,等結束後,我再帶小茜一起過來。」李小健覺得在這裏玩不夠過癮,就跟小娟來到醫師幫忙安排的一間頭等病房,將房門反鎖後,小健就從後面摟住小娟,兩手解開她護士服上衣的扣子,伸進去輕輕地撫摸她那玲瓏小巧、只手尚難全握的柔腴美乳,並且輕輕地用牙齒啃咬她的耳朵。

他用舌頭舔弄小娟那白如珠玉的耳垂,弄得她全身輕顫不已,兩手反伸過去摟住小健,並將全身的重量都靠到他的身上,兩人就如同熱戀中的情侶,相互地愛撫。李小健很有技巧地一顆一顆的扣子往下解開,她那膚如凝脂的白晰身軀漸漸地裸露了出來,堅挺的雙峰隨著嬌軀的扭動微微地顫動著,她的下半身似乎非常渴望肉棒的降臨而不停地往後蹭動著,她的雙腿大大地分開,將穴肉抵在小健的大腿上,讓粗糙的牛仔褲來回地磨弄她那細嫩的逼肉,她忘情地磨,而李小健則是沈浸在愛撫小娟那嫩細豐滿的胴體。李小健等到時機成熟之後,慢慢地將小娟推到床邊,然後讓她伏趴在病床上,先將肉棒插到小肉穴裏來回地抽送幾次,然後用手指沾了些許蜜穴裏流出來的淫汁,然後將手指輕輕地戳入那美麗緊縮的菊花蕾。

李小健順勢兩手扶住她那緊挺高俏的美臀,快速地抽出,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幹到底。小娟被這突如其來的抽送給震懾住,李小健繼續不斷地抽送起來,從菊花瓣上所傳來的快感混合著直腸裏被磨弄的感覺,讓她全身乏力且酥軟在床上,任由小健恣意地姦淫著,她只能張大了口,趴在床上偶爾地發出「啊…

…」的呻吟聲。小健快速地抽送了近百下後,就開始放慢動作,然後大開大闔的抽送,兩手在她白澈如雲的背上及□腴的臀部來回撫摸,還偶爾去摳摸一下她挺立脹大的陰核,這樣的挑逗,讓小娟整個人都陷入瘋狂淫亂的狀態,她主動地往後聳動臀部,以求讓肉棒可以插得更深讓她感覺到更爽。並努力地將上身挺起,這樣可以運用豐滿臀部兩邊的肉夾住李小健的肉棒,使得兩人激情的感覺都更加的強烈。

這時,小娟兩手緊貼著身軀撐在床上,而她兩腿微分讓肉棒夾在中間的隙縫來回抽送,但依然沒有感覺到小健有射精或是疲倦的現象,反倒是她已經又要進入高潮了。「好哥哥…。讓我躺在床上………喔………爲什麽………你的肉棒這樣厲害………啊………慢點兒………你再這樣幹下去………人家又要丟了………

人家真的受不了………丟了啦………」李小健一聽,快速地將大肉棒從菊花蕾裏抽出,然後插入小穴裏面吸取她再次噴湧出的陰精,這次小娟已經抵受不住而暈死過去。

她主動跟小健開始挑□,他冷笑幾聲:「那你想怎樣玩呢?」「如果你可以讓我在口交這功夫上投降,絕對讓你爲所欲爲,如何?」「要怎樣才算輸贏呢?」「我幫你吹喇叭,如果你射了出來,就是我贏。」「好啊,怎樣的姿勢呢?」小茜要李小健就半坐在病床上,她就跪著用手輕輕地撫弄小健的肉棒,並且很熟練地用指甲在龜頭以及肉棒上的肉溝裏面來回地刮弄,這樣一來很快地,小健的肉棒就開始昂首挺立。

她輕柔地用舌頭在龜頭上面舔來舔去,舔了一會,她起身打開冰箱,拿出裏面的冰塊;另外她去倒了杯溫熱的開水,放在旁邊。李小健一看,就知道小茜也懂得「冰火兩重天」。就是先用冰塊含在口裏,並同時把肉棒一起含進去,讓冰塊可以直接地接觸到龜頭等部位;再用熱水來同樣的進行,反覆過程裏面,男人的肉棒會感覺到兩種極爲強烈的刺激與快感,這時候再加上女人的妙舌技,可說是無往而不利。小茜心想過去從來沒有男人可以在這招下走過兩個回合的,所以她也是信心滿滿地開始,但是情況愈來愈不對,冰塊已經剩兩塊了,何況她連摳屁眼、搓睾丸等等招式通通都用上了,這個男人居然一點都沒有要射精的感覺,而且好像還是無窮止境地可以繼續等待下去,他依然好整以暇地在享受她的口交服務。

「好吧我服輸了,那………你想怎樣呢?」「說實在,小茜,你的確是我見過最厲害的女人,其實我也快要撐不下去了。」「願賭服輸,我就是你的性奴隸,往後你要求任何的性遊戲,絕對奉陪。」「別這樣說嘛,大家彼此享受性愛的快感不好嗎?你這樣的美女如果可以跳段脫衣豔舞,再表演一下自慰,我就真的很謝謝你。」「這裏不方便,到我住的地方好嗎?」想不到小茜出乎意料的大方,李小健當然很樂意,穿好衣服小茜帶著小健來到地下停車場,開了一輛三菱的跑車就出去了。由於小茜的穿著,坐在旁的小健,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她裙裏那件紫色的內褲,實在讓小健真心地期待等會美女的表演。小茜將車開到一棟大樓停車場,然後兩人買一些簡單的食物,來到位於頂樓的家裏,小茜的住所居然有近百坪大。她說:

「這是我爸的房子只有我一個人住,他跟小媽一起住在美國。我光靠收房租就可過日子,當護士是打發時間,順便想釣個金龜婿,卻找到個我願意倒貼的人啦。」「誰啊?」「小鬼,你得了便宜還賣乖,只要你願意陪我,讓我可以滿足就好。」「可是你不是我的性奴隸嗎?」李小健這傢夥顯然不太願意喔。「性愛上面當然是了,可是我還可以給你金錢上的資助啊。小健說:「這倒不錯,以後我就叫你姊姊,但做愛的時候,你要依我的意思喔?」「沒問題。」小茜見到這樣偉壯的男子居然同意,她高興得摟住他拼命地吻。小茜馬上帶小健去購衣物。

回到家已經快十一點了,小茜提議先洗澡,明天早上她會履行諾言的。兩人一起來到浴室,李小健嚇了一跳,原來小茜家裏的浴室有五間,格式有一般浴缸、透明淋浴隔間以及木桶。

小茜邀小健一起到木桶裏面去泡澡,這個木桶不算很大,兩人一起下去後,能夠挪動的空間就不多了,幾乎可以說是兩個人抱在一起。小茜很主動地摟住小健然後開始跟他熱吻,並且舌頭相當主動地伸了過去,李小健的雙手也很快地移到她那堅挺的雙峰,輕輕地揉捏,兩人也不知道泡了多久才出來。這時候已經快要一點鍾了,小茜要李小健跟她一起睡,小健問:「你都是這樣對別人嗎?」「本來我就一直要找個性能力超強的男人在我身邊,今天讓我遇到了,爲什麽不可以用我的一切去留他呢?」李小健想想反正有好沒壞,也就放心大睡。小健醒來的時候,窗外的耀眼的陽光已灑進屋內,他看見自己胯下的肉棒好似一根竹竿般的高高聳立。四周看看,才想到昨天晚上是在小茜家裏過夜,床上除了自己之外並沒有旁人。

看手腕上小茜幫他買的新手錶,已是早上快九點,這時小茜背著陽光從房門走了進來,李小健只能看見她身體遮住陽光的部份。小茜穿的是一件長可及膝的薄襯衫,強烈的陽光將她美麗誘人的身形透過衣服而呈現出來,小健看出她的裏面似乎只穿一件相當性感的內褲,而上身那對美麗的大乳房,透過陽光的照射,隱約地可以看見輪廓,這時的小健又想起昨天小茜的口交服務,那種渾身酥麻的感覺,讓早已因生理狀態而勃起的肉棒,更加地堅挺高漲。「小健,想不到你一早就這樣生氣蓬勃,是否這時候就要欣賞我表演?那我去換衣服。」「那不急,先讓你好好地跟我的肉棒來個見面禮,我們還沒有真正的搞過嘛,不如就…。」

「你可真心急啊,好吧反正我都聽你的。」「嗯………其實你別老是記得那件事嘛,而且昨天都是你讓我爽,我可還沒有讓你爽呢。」「那………我想看看你如何玩女人,你就把我………當作你老婆如何?」「天啊,她居然想當我老婆。」

小健心裏閃過這樣的念頭,小茜無論是外貌或是可以提供的物質幫助,再再地都是上上之選,小健沒有想太多,他略將自己挪動一下,就有些是半坐半躺在那張床上,由於床本身很低,而且床上有許多懶骨頭。小健的眼光恰好看到小茜的三角地帶。「來,我的小母貓………好好地讓我疼愛吧。」小茜很主動地走了上來,她的兩腿跪在床上慢慢地挪動過來,雙手撐在地上緩緩而行,就像一隻充滿春情的母貓。

小茜的雙眼閃動著,不斷地發出一種懾人魂魄的淫光,她的舌尖沿著性感的嘴唇緩緩地由左至右舔了一圈,由於她的衣服極度誇張的不合身,從下垂的衣領裏面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胸前兩團因爲姿勢而呈現極爲美麗且淫糜形狀的白嫩乳房,小茜漸漸地來到小健的身邊,她跨趴在他的身上,因他只穿一件子彈內褲,小茜用舌頭輕輕地舔弄他腹部上那六塊肌肉,並用舌頭去舔弄他個肚臍眼,小健癢得笑了起來。接著她輕輕地吸吮小健的乳頭,他從沒有被女人舔過乳頭,覺得全身麻癢且相當不自在。由於姿勢的關係,小健從小茜的衣領口將手伸進去摸柔嫩細白的胸部,輕輕地左右搓揉她美麗的乳房,另一隻手去解開她上衣的扣子。

小茜漸漸地將嘴唇往上移,主動地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著小健的嘴唇。她倆人的身軀已經成爲平行,小健也已將她衣服的扣子全部解開了,但沒有脫去她的衣服,只是將手伸進衣服裏面摟住她的腰,並將她拉近過來,小茜白嫩的臀肉感覺碰觸到一根硬梆梆的巨形條狀物,她很清楚那是他的肉棒,她的雙手往後伸那件薄襯衫順勢而下,一身冰肌玉膚的已經全裸。小茜的雙手往後伸輕輕地撫弄那根愛死人的肉棒,他將臉埋進她美妙的胸前,熱情而溫柔地舔弄含吸那美麗的乳尖。

「嗯………小健………你吸得我………好舒服喔………啊………好好………」小茜幾乎不敢相信小健居然能有如此高超的性能力與純熟的性愛技巧,令她更加是死心塌地愛上他。小健慢慢地將嘴往下移動,他的舌頭輕輕地在小茜身上以畫圓圈的方式舔弄著,特別是來到她那小巧且深的肚臍,他的舌頭在裏面轉了好幾圈後,才依依不捨地往她下體繼續前進。

「嗯………好哥哥………你別這樣………幫人家脫掉褲子………好人你別再這樣………折磨我了啦………」小茜已經被舔到春情蕩漾心頭小鹿亂撞。她整個人躺在床上,好方便小健可以舔她的下身。他將她內褲兩側用來的小繩子解開,小茜的下體就完全呈現出來,她的下體居然潔白亮麗,一根陰毛也沒有。李小健馬上把嘴湊到小茜的穴口上,將舌頭當作是肉棒般地戳弄著小穴,還偶爾會用鼻子在裏面磨蹭。他將小茜的雙腿扛在肩上,舌頭則是不停地抽送著,並且利用穴裏所流出來的蜜汁,去玩弄她的菊花蕾。如此玩弄了好一會,小茜已經是忍耐到了極點,下身不停地左擺右搖,兩條小腿在空中像跳舞般的晃動著,小健知道她已經浪得差不多了。

小健依然將她的腿舉起靠在肩膀上,調整位置讓她的小穴恰巧對準自己的肉棒,緩緩地將那根青筋暴漲的大雞巴向前抵,那小肉穴緩緩地將又粗又長的肉棒吞沒至底。小健感覺到她的小穴好像是層層疊疊的嫩肉所形成,將他的肉棒緊縮緻密地束包著,小健一緩緩抽送,小茜就開始鶯語燕聲地呻吟了起來,並且自己搓揉著那對豐滿奶子。由於小茜雙腿的緣故,李小健的動作不會讓兩人的位置與姿勢有所變動,而使小健可以放心地抽送,所以他漸漸地加快抽送的速度,並且兩手不斷地拍擊小茜肥美雪白的豐臀。「啪………噗吱………啪………噗吱…。」

拍擊聲、肉體碰撞聲以及肉棒抽送聲此起彼落,整個房間裏面除了這種淫靡之聲外,就只有小茜因爲被幹得很爽而浪叫的聲音。「好哥哥…。真好…。從來沒有被這麽粗的肉棒…。玩過…」

他漸漸地加快雞巴的抽送速度,並將小茜的雙腿朝向她胸前方向壓去,讓小茜很清楚地看見她美穴被幹弄的情景。她那美穴口上兩片肥美的蚌肉,隨著大肉棒進出的動作,以極爲誇張的方式翻出擠進,小茜半眯著眼睛口裏浪叫,兩手搓揉著自己的大美奶,一次又一次,她簡直要瘋狂了,從來沒有被肉棒插得如此地爽。「好哥哥………真舒服………啊啊………好爽………」她開始放開喉嚨地浪了起來,她除用力地喊更拼命地向上聳動自己的下半身,希望讓李小健每次的沖擊都可以爲她帶來更大的快感,由於每次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子宮的時候,麻癢、疼痛、充實感混合成爲一種極爲詭異的快感,但是這種快感就像是麻藥一般,令人難忘。

特別是在嘗過一次之後,在那感覺還沒有消失之前,第二次的衝擊又以雷霆萬鈞的氣勢重擊自己,性快感逐漸地開始累積。大腦裏面的思維開始單純化,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她全然地沈浸在被攻擊的快感當中,直到腦中突然像是出現了一到閃光。「啊!………」在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之後,小茜整個人徹底的達到了高潮。她的陰穴裏湧出大量的陰精,全都被李小健完全地吸收了過去,只是這些都不是已經昏迷不省人事的她會知道的了。自從小茜被他征服過後,她在短短的兩天之間,被小健姦淫達到高潮十五次之多,而李小健本身也已經達到了從心所欲的境界,這時候小茜也已經元氣大傷地送入醫院,接受跟姨媽相同的調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