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輪姦的美少女

十七歲長髮美女雅婷這天放學回家,想起下午在公車上被一個陌生男子碰了一下左邊乳房,實在覺得討厭,那男子還色迷迷盯著自己短裙下的雪白的雙腿……此刻坐在化妝鏡前,稍稍撥弄一下長髮,看著自己睫毛下眼波流動,小嘴淺張,確是動人。

尤其膚色雪白,一對乳房飽滿結實,粉紅乳頭更是微微上翹,加上巧細的纖腰、渾圓的屁股、長長的美腿,難怪令人想入非非,有所行動。

 此時,身後有人淫笑道:「小姐,妳好美!」雅婷大驚,已有兩條臂膀從後摟著自己的嬌軀,手還粗魯的搓揉著一對乳房。

「你是誰……別……別這樣……」雅婷極力掙扎,無奈自己的力氣怎敵的過對方的氣力。

反而,更使自己嬌柔的美好身段磨擦著對方,激起那男子的獸性!這男子已是四十歲了,長得又胖又醜,是雅婷的房東,住在雅婷隔壁,因對她傾慕,多番求愛而被拒,心中不憤!適值剛看了日本一套成人電影,講述一些變態男子如何狎玩和輪姦一名少女,便打算潛進雅婷家中,照樣將她強姦。

卻發現沒人在家,便走進她的睡房,找她性感的胸圍和內褲,幻想一番,正好聽得玄關響起鎖匙開啟聲音,是雅婷回來了。

待她坐落在化妝鏡前,看到她薄衫後面隱約露出兩條跨過肩膀的胸圍帶扣,下體一硬,便是急不及待衝了出來,自後襲擊她的嬌挺胸部。

雅婷的身體他日思夜想的想得到她,每天悄悄偷看,她的乳房是何形狀已深深印在腦內,此際真正握在雙手裡,除了熟悉之外,同時亦有實在感和快感……硬起來的下體在雅婷的美臀上前後頂著。

強烈的屈辱和壓迫感直衝神經中樞,雅婷不住掙扎呼叫:「停啊……不要這樣,不……嗯……」原來小嘴已被男子橫湊過來的嘴巴封住,並且不住吸啜,香甜的津液透過兩條舌頭交接在一起,嘖嘖有聲。

雅婷無奈,雙手被他緊緊箍著,不能推開,而且對方嘴巴強吻過來,吸啜太緊,根本無從擺脫,只得在「嗯……嗯……」的不願反抗聲中,閉上美目,免得瞧見對方淫穢相貌。

 粗糙的男性雙手愛撫乳峰久了,轉往下移,撫摸著腰際,突然,雅婷感到裙子被人掀起,幾隻男性的手按在自己性感的內褲上,緩緩隔著蕾絲內褲狎玩著她的下體。

 「怎麼?很舒服是不是?」「下面很快便濕了……」「濕了更好,不會弄痛嘛……」竟有三個不同的男子連同那醜胖男子,共是四人,對自己施以淫行。

「你們快停止……啊……不要再摸……」這時房東已離開了雅婷的性感小嘴,所以雅婷可以尖聲呼叫,這四人因何能潛入自己家中,她至今仍然未明,但將會遭受四人摧殘輪姦,已是鐵般的事實!房東滿意的吞下香甜津液,嘆道:「真甜……」一邊雙手在雅婷的小腹找到衣角,向上一翻,衣衫已被掀上雅婷的粉頸位置,雪白的胸罩露了出來,兩團乳房被緊緊擠住,深長的乳溝一線露出,性感無比。

 下面玩弄中的一人連忙轉移目標,改而手握乳房,房東則伸出舌頭輕舔她的乳溝,另外兩人依舊隔著內褲撫弄她的嬌嫩下體……「停呀,你們別再這樣……不要……不……」雅婷的嬌美聲音幾乎帶著哭聲叫出來。

「好,我們先停一停。

不過,小美人,妳要回答我們的問題!美目泛著淚水的雅婷感到侵犯已然停止,連忙把一雙美腿夾緊,但那房東仍摟著自己乳房不放,另外三人也湊過來盯著自己尖尖的嬌嫩臉龐,熱呼呼又難聞的口氣不住噴過來。

 她害怕四人又再親近過來,忙道:「可以可以,你們不再……就好了,你們問甚麼……我都照實答……」那三人一個是粗壯的大漢、一個是光頭,都是四十多歲,另一個竟是房東讀國三的小兒子。

不停地對她進行著視姦,十分享受著眼前美女顫抖的神情。

「小美人,妳每日上學下學,我們都躲在一旁偷偷看你,嘿,今天終於如願以償了……」大漢說著,連光頭和房東的小兒子也一起點頭。

「小姐,妳這樣美,每個男人見到妳,都有衝動想將你蹂躪。

」光頭吃吃說道。

「所以嘛,我們今天都不約而同湊在一起,是天意要你飽受摧殘,哦,真是上天的傑作……」房東實在忍不住了,把一隻手按在乳房上,溫柔地磨擦著。

 「嚶……你們……別弄,我會……會回答你們問題……」房東伸出沾滿口水的長長舌頭,從側旁輕輕吞舔著雅婷的雪白耳珠,並且又吸又啜的活動著,一邊含糊地道:「小姐,妳有自慰的習慣麼?」「我……沒有……」雅婷含羞答道。

大漢淫笑道:「有這麼美好的身體,會不自慰!我不相信!」「真的……啊……啊……」雅婷答不了一半,房東已伸手帶在下面,從後刺激著她的股溝。

「這樣弄似乎很敏感,還說沒有!」房東笑著說。

強烈的酥癢在性感的股溝間漫延全身,雅婷閉上美目微微反抗,連雞皮疙瘩也在吹彈得破的雪肌上露了出來。

「小姐,已經有反應了……吃吃,想不到會這麼深,怎樣,還想不想要?」房東的手指在股溝間來回掃動,連內褲也陷了一條線進去。

「不要再……弄……」「那妳答罷!」光頭下命令般道!「我……從來沒有……」雅婷拚命擺脫魔手的玩弄,口裡絲毫不讓。

房東聽了,臉色一沉,向兒子和大漢打了打眼色。

「妳說謊,小美人!要受到懲罰了。

」大漢伸出手臂緊緊捉著雅婷的雙臂,房東的小兒子突然伸出雙手攀上這美少女的胸部。

「嘶!」胸罩被扯破的聲音響遍房間,眾人一陣讚嘆。

一對高聳嬌挺的乳房立時跳彈出來,渾圓充滿彈性美感,房東二話不說,已用手托起雅婷右邊乳房,探頭用牙齒咬住她乳房上的微翹紅色乳頭。

「啊……」雅婷一痛,發出的聲音更是誘人,只得忍痛顫抖道:「我有的……」「有甚麼……唔……」房東笑著問,其餘三人連忙附和大笑,充滿淫穢味道。

「我說,我有自慰的習慣……」雅婷顫聲道著。

房東這才覺得滿意,點頭道:「好,那妳上床做給我們看罷!」四名淫賊果然放開了手,任由雅婷緩緩爬上對面的床去,四人看到雅婷包在內褲裡的屁股又圓又大,而且還性感的留著一條線在深長的股溝間,光頭實在忍不住,突然在後用食指插了她肛門一下!「啊……」雅婷一驚,趕快轉過身來背牆坐在床上。

望著四人八隻淫眼,雅婷本能地把美腿夾緊,連雙臂也環抱著乳房,但她愈不願意,便愈激起四人的獸性。

「好,現在可以開始了,小姐!」這是一張很大的圓床,上面鋪了一張絲絨白被子,摸在手中的觸感就如同摸著女性的雪白長腿,但見雅婷屈膝坐上床之後,美眸害羞的瞧著下體。

她知道,若自己只隨意在胸部上撫摸,這群禽獸一定不肯罷手,所以她只好往女性最神秘的地方打算……「我只需隔著內褲輕輕弄,便算是自慰了,他們應該會接受的……」雅婷決定之後,因為要解裙的關係,本來掩護著乳房的雙手不得不移開了,手指並且開始慢慢解開短裙前面的釦子。

「卜!」裙子的前面立時展開,雪白的內褲和雪白的肌膚簡直是相映成趣。

「真美……」房東的小兒子幾曾看過如此嬌美柔弱的女子自解羅衣,一股熱血便是上衝了起來,真恨不得上前把她壓在身下,讓肉棍插入她體內抽動……裙子是展開了,但由於雅婷的坐姿是屈膝,要脫掉這條短裙,她需要換個姿勢來坐。

但她又不想被這些男人看到自己不知羞恥的張開粉腿。

所以只能雙手按在床單上,纖腰微微一扭,慢慢把一雙小腿移出來,然後再把屁股向側翹移少許,讓一雙小腿得以伸直舒展,這時,她一雙雪花兒的美腿還是緊緊夾住。

 眾人似乎很享受這美女不情願的動作,是以雖然緩慢,他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

跟著,只見雅婷的屁股左右擺動,一點一點地用手地把短裙從下體套出來……房東怕她脫了裙子之後又是夾緊雙腿,在旁下令道:「若不想再受懲罰,待會把大腿好好張開,我們要看清楚點!」「嗯……」雅婷低聲應著,短裙已褪至小腿部分。

房間內無人說話,一時之間除了四名男人的沉重喘氣聲外,便只有裙子摩擦的聲音。

雅婷微微上屈膝蓋,讓短裙又滑落數寸,來到腳跟處,才又磨擦著美麗晶瑩的腳掌把短裙甩掉。

四人連忙聚精會神,只見雅婷含羞答答地張開了腿子,雖然角度不算太大,已可見著一條性感的內褲剛好呈倒三角形狀,把她神秘敏感的桃源地帶緊緊包裹著,裡面的芳草已是清晰可見,加上陰阜脹鼓鼓的,實在誘人。

 雅婷連眼也不敢正視他們,只是專注地伸出手指,緩緩在內褲上端移動著。

「小姐,弄這裡沒有用,把手指移下去!」房東自然知道對方用意,只摸內褲的上端,不過等同觸摸陰毛,根本起不了自慰的作用。

雅婷無奈,只好把手指一寸一寸移下去,隔著內褲觸摸羞恥的肉縫。

「唔,這樣才對嘛……」房東點頭鼓勵著。

雅婷心中悲痛,但又不得停止,手指只好一下又一下的移動,刺激著肉縫。

漸漸,雙腿間愈來愈酸,不自禁體內有一點點分泌物從肉縫中流了出來。

「不能讓他們看到!」雅婷替自己的遭遇感到悲哀的同時,也警覺到若這情況給他們看到,一定會激發他們的衝動。

卻不知房東等四人已是迫不及待,一邊欣賞這美女在自慰,一邊已脫下了衣褲鞋襪,只剩下四條給四根肉棒興奮隆起得像帳蓬的男性內褲。

雅婷的下體愈來愈多液體流出,但她始終把小嘴緊閤,不讓聲音傳出。

但甜美的感覺已一絲絲滲進她的腦內,屁股更開始不安的輕微扭動著,隨著這些動作,嬌挺的乳房也有顫動的感覺。

 突然,房東沉聲道:「小姐,拉下你的內褲,我們看得不清楚!」「不……不能……」雅婷美目垂淚的看著房東。

大漢嘿的一聲,道:「妳如果不能滿足我們,我們也絕不會隨便放過你!」「不會隨便放過你」這七個字便如電殛般打進雅婷的心窩,如果這四名男子再想出甚麼變態的玩意,那可比死更難受。

於是,她左手緩緩拉下了那條性感內褲,黝黑的陰毛立時露了出來,而且分佈適中的陰毛裡頭更隱見一道鮮紅嫩縫,肉縫附近,已然流出不少甜美的蜜汁,在閃耀著性感動人的光澤。

 四人看得嘴唇乾涸,狂吞口水,只見雅婷愈來愈放縱,掠了掠棕色的長長秀髮,垂下頭,睫毛長長顫動,望著自己的下體,跟著右手慢慢掃著陰毛,這情景雖未伸指插入陰戶,已是令人血脈沸騰。

 可憐的雅婷輕咬嘴唇,終於閉目把自己纖長的雪指放入肉縫之中……「嗯……」雅婷秀眉一蹙,手一放進去,連她也感到裡頭又濕又軟,很舒服,而且還好像隨時準備流出更多的蜜汁來。

「咦,蜜汁很多了,才一弄便成這樣子,還在反抗我們,一看便知你是小淫娃來的!」光頭吃吃淫笑著。

「要不要我們幫妳弄?」大漢實在忍不住了。

「不……你們不能……過來……」雅婷連忙拒絕:「我……自己會……弄……」房東這時候加入說話:「由她自己先搞一會,你們看,這小美人的臉頰開始發紅了。

」果然,雅婷的嫩臉已紅潤了起來,呼吸也急促了,看來已經動情,加上其楚楚動人的神情,直瞧得四人呆若木雞。

突然,大漢再顧不了這麼多,一下子爬上床去,撐開她的兩條大腿,把頭探進雅婷的腿間位置。

「啊……你不能這樣……啊……」雅婷一直都閉著眼睛,那料到這大漢說來便來,等到了雙腿被扯開,才尖叫起來。

大漢無恥的伸出舌頭舔她濕漉漉的恥毛,同時,房東的小兒子和光頭也一左一右爬上了床,各自捉著雅婷還穿著薄衫的玉手,一個輕舔她的乳頭,一個湊臉去強吻她鮮嫩的小嘴。

 房東卻在袖手旁觀,似乎一點也不心急。

這時,多個女性的敏感地帶都被這三個男子狎玩,偏偏雙手雙腳卻是動彈不得,雅婷終於啜泣起來。

但無論她如何抗拒,強烈的口氣、淫穢的口水、無恥的舌頭和變態的手指仍然不斷的侵犯她美麗的嬌軀。

光頭用闊厚的嘴唇大力地吸啜著雅婷的櫻唇,又肥又大的舌頭硬要頂開這小美人的雪白貝齒,充滿惡臭的口水不住灌注進去。

雅婷眉頭一蹙,同時感到這光頭男子已用無賴的嘴巴探進自己口腔內,兩片厚唇緊緊啜著香甜的津汁,發出「嘖嘖」的淫穢聲音。

房東的小兒子則一手握著她左邊乳房,一口埋在雅婷的右邊乳頭上,更變態地吐出大量唾液,把她右邊乳房弄得濕淋淋地,跟著又吻她另外一邊,手則輕輕搓揉這沾滿口水的乳房,如此輪流交替慢慢地刺激著她的嬌挺乳房。

 「唔……唔……」雅婷只感到乳頭愈來愈硬,由於有黏液的作用,乳房好像很敏感,但因為小嘴被封,雅婷只能發出悶哼的聲音,但聽在房東的小兒子耳裡,這些聲音反而像享受而非抗議。

 下面,大漢已經把雅婷的美腿張到較大程度,然後,像狗一樣用舌頭來回舐舔她的陰毛,更慢慢遞到肉縫附近,舔乾她的蜜汁。

然後,伸出手指慢慢拉開雅婷兩邊的陰唇,一個鮮紅的嬌嫩陰戶立時顯露,大漢霎時之間感到自己心臟強烈地跳動,骯髒的手指已插了進去。

「嗚……唔……唔……」雅婷感下體一痛,嬌柔的胴體不由得顫動了一下,淚水隨即流下。

「這是陰蒂,唔,很美,肉洞開始流水了,是不是想吃肉腸……」大漢淫穢的說話,更使雅婷感到極度恥辱。

這時,光頭和房東的小兒子也離開了雅婷的小嘴和乳房,並且合力將本來坐直的小美人的一雙美腿高高抬起,大漢把頭移開,讓她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美麗的陰戶。

 「怎麼,平時很少看到罷,裡面又粉又紅,就像你的臉頰,啊啊……真是漂亮。

」大漢讚嘆了一聲,抬頭看見雅婷兀自閉目飲泣,突然用力扯著她的棕色長髮,硬把她的臉頰拉到陰戶前面,喝道:「妳看看,這是甚麼?」「啊……痛……不要……求求你們……嗚……」因為身體被無情的扭曲而傳來陣陣劇痛,雅婷知道再不能反抗下去,只得張開水汪汪的美目,看到自己的恥毛下面,濕潤的陰戶像施了淡淡的胭脂,嫣紅美艷,而且一開一闔地在吐出透明的泡沫。

 「嗚……肉穴被這樣玩弄……」房東忽然拍了拍手,道:「小姐,他們這樣弄妳,妳覺得很痛苦是不是?」說著,一步步走近床沿。

「嗯……」雅婷小嘴微張,算是應了。

「這就是了……」房東的說話突然和顏悅色起來,微微笑道:「所以,妳只要不再反抗,我們會溫柔一點的。

」「放下她罷!」房東對光頭說道,光頭哼了一聲,放下她的秀髮,看著雅婷躺回原來坐直的位置。

房東又柔聲道:「小姐,妳自己脫下衣衫吧。

」雅婷用手背拭了拭淚水,果然很快便把身上僅餘的一件衣物也脫掉,立時一絲不掛露出一副完美無瑕的少女胴體。

房東笑著道:「真乖!」說著忽然脫下內褲,露出一支粗長的肉棒,就這樣走上床去,來到雅婷的面前,道:「給我舔一下!只要你做得好,我們會放過妳。

」雅婷半信半疑,但當她凝目看了面前這男人的下體一眼,便感到一陣噁心。

在房東又胖又圓的肥大肚皮下,毛茸茸突出一根醜陋的男性器官,雖是有段距離,但陣陣惡臭還是攻了過來,上面圓圓的肉頭在顫動著,血管也冒了出來,一看便知它已興奮異常。

 雅婷差點要昏倒,但想起這房東剛才的話,只得先用手把肉棒握著,然後緩緩伸出沾滿津液的軟滑舌頭去舔……「啊……」房東發出舒服的聲音,想到這位小美人主動用舌頭替他口交,心中的滿足感實在達到頂點。

光頭等三人看得心癢癢,又不敢打擾這喜怒無常的房東的興致,畢竟沒有他,他們也進不了雅婷家,只得從旁偷看著雅婷的表情。

「這少女真美,無論那個表情都是那麼動人……」三人都從心底裡發出由衷的讚賞。

但見雅婷臉上的紅暈愈來愈濃,長長的睫毛下眼波微閉,一頭長髮和一雙雪白乳房隨著口交的動作而前後顫動,誘人之極。

房東低頭望著這位小美人,雙手在她的棕色長髮上輕撫,這時,雅婷已張開了小嘴,把房東的下體吞了一半,香甜的嘴裡發出「咿咿……嗯嗯……」的吸啜淫聲,心中悲哀:「要替這樣的男人口交……」光頭等三人想不到雅婷的嘴這麼細小,竟然可以吞下這麼大的肉棒,都有點驚訝。

同時,雅婷的陰戶,也汨汨地流出了不少蜜汁,把那附近的床單沾濕了一大片。

漸漸,房東和雅婷的動作愈來愈快,兩人的哼聲也愈來愈放肆,終於又吸又啜了三十多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