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KTV,還能有下次嗎…

這天是紫筠的生日,晚上請了假,準備和大學時期的好友一起去KTV狂歡一番。晚上七點整,紫筠和琪琪、雅惠、玉茹、婉萱、思鈴、建成、家勛、永義六女三男已經在KTV的包廂中了,可是弘揚卻遲遲未現身。

琪琪、雅惠、玉茹、婉萱、建成和家勛都是紫筠大學時代的好友永義是玉茹的男友,思鈴則是家勛的女友,在介紹彼此之後,年輕人不一會兒就熟了。

直到七點半多,弘揚才和阿賢一起進入包廂。看到阿賢,紫妤心中『砰』的一跳,想起那天被他看到自己的淫蕩模樣,下體不禁熱了起來,不知道弘揚今天找他來的意思什麼。

『大嫂,生日快樂啊。』阿賢笑著說。

『謝謝光臨喔,坐啊。』紫筠客氣的回答。

『那我坐這囉。』阿賢毫不客氣的在紫筠左邊坐下。

她今天穿了一襲連身的緊身裙,大約膝上10公分左右吧,但是沒穿胸罩,因為衣服本身已經有胸墊了。原先紫妤身邊坐的是琪琪和玉茹,這樣一來由左至右形成了雅惠、琪琪、阿賢、紫筠、玉茹、永義、思鈴、家勛、婉萱及建成。

『弘揚哥,那你坐我這囉。』雅惠嗲聲嗲氣的說著。

那表情像極了發情的母狗。

雅惠今天穿的有夠風騷,超短的迷你裙,配上一件小可愛,還好外面罩了一件襯衫,不然她35D的大奶子,恐怕都要出來和大家打招呼了。

雅惠可是同學公認的大美女,也是大家推崇的大騷貨。她大學交過的的男友,恐怕可以組一支職棒球隊了,這還不包含地下的。

『弘揚學長,坐我們中間啊。』琪琪嬌滴滴的說著。

琪琪是雅惠的姊妹淘,今天穿的像清純少女似的,短短的A字裙,配上一雙運動鞋,上衣是緊身的T-shirt,托著一對也不算小的奶子。

『謝謝啦!』弘揚老實不客氣的坐在兩個美女中間。

紫妤心裡一股酸酸的感覺,看著雅惠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屁股緊緊的靠著弘揚,真是五味雜陳。

雅惠立刻把襯衫給脫了,裡面的小可愛還是細帶低胸,酥乳已經湧出一大半了。

在場的每個男人都不經瞄了一眼。永義幾乎是直直的瞪著雅惠的胸部看著,直到玉茹狠狠的捏了他一下,才回過神來。

玉茹今天穿著兩件式的套裝,一副上班族的打扮,鵝黃色的上衣以及及膝的裙子,看起來端莊賢慧。

思鈴打扮也相當火辣,超短、低腰又寬鬆的熱褲直抵到大腿底連紅色的內褲都露出一截,雪白而修長的大腿,就呈現在眾人,再配上一件中空裝,十足的辣妹打扮。

而婉萱則穿著一件緊身棉質的白色長褲,將她的渾圓又結實的臀部,稱托得更加豐滿,水藍色的底褲也若隱若現。上半身則是用細帶纏住脖子及腰間的露背裝,很明顯的沒穿內衣,就像一件肚兜一般。原先還罩著一件白紗外衣,進到包廂就將它脫了。

接著大家就開始喝酒、唱歌,免不了一陣嘻嘻鬧鬧。大家都喝了不少酒,這邊雅惠對著弘揚,也是哥哥長哥哥短的叫個不停,把一對大奶直往弘揚身上推。

『弘揚哥,你摸摸我的胸口,我心跳的好快喔。』雅惠發騷的說。

『怎麼啦?』弘揚輕輕的問。

『看到你這麼帥,ㄋㄟㄋㄟ頭都暈了。』雅惠連ㄋㄟㄋㄟ都喊出來了。

琪琪也在一旁乾脆整個人都倒在弘揚身上,頭也枕在弘揚的大腿上,倒挺像在幫他口交似的。

那邊思鈴醉醺醺的抓著麥克風,與建成兩個人在在電視前邊唱邊跳,一副非常陶醉的模樣。而且越跳越火熱,建成乾脆毫不客氣的一手摸著思鈴渾圓的臀部輕輕的搓揉,一手搭著她的白晰的腰,跳起三貼了。

思鈴的熱褲實在太短又寬鬆,讓建成幾乎是摸著她整個又圓又翹的屁股,另一隻手從她的中空裝的腰部,慢慢的往胸部襲擊。

『嚶……』的一聲思鈴似乎忘了家勛就在旁邊,整個人就貼在建成身上,下體更緊貼著建成的大腿上下擺動。

而婉萱似乎喝醉了,整個人倒在家勛的身邊。家勛自然也毫不客氣的從婉萱如肚兜般的露背裝後面,大膽的將手伸進去,按摩她柔軟的酥胸。

玉茹已經喝了不少酒,行為也放蕩起來了。『雅惠,妳不要以為妳的胸部很大,告訴妳,我的也不比妳差。』玉茹頗有較勁的味道。

『真的嗎?有沒有膽子到廁所比一比啊。』雅惠不甘示弱的說。

『比就比,但得找個公證人。』

『妳說找誰啊?』

『當然是永義啊。』

『去妳的,妳男朋友當然幫妳啦,再說,妳不怕他看上我的大奶子嗎?』雅惠說話越來越下流了。

『那妳說呢?』

『公證人當然越多越好,我找弘揚哥。』雅惠說。

『那得問紫筠啊?』弘揚看看紫筠,紫筠彷彿喝醉了,斜斜的倒在阿賢身上。

眼看每個人都喝的七葷八素,於是四人浩浩蕩蕩的出去了,趁人不注意,通通擠到女廁所去,可是實在太多人,根本擠不進一件廁所。

『不如到樓梯間去吧,那沒人。』雅惠大膽的提議。由於大家都喝多了,就一擁到樓梯間。

『好,我先脫。』說完,雅惠就脫去她的小可愛,一雙白白的大乳馬上跳出來,粉紅色的乳頭也早已經直挺挺的翹起來,她用雙手捧著雙乳,指尖搔弄著乳頭,眼睛嫵媚的看著弘揚。看來雅惠的胸部比之前更大了。

『換妳了,玉茹。』雅惠挺著酥乳說著,彷彿四下無人。

『脫就脫。』玉茹也立刻脫去上衣,露出黑色的性感蕾絲內衣,只見內衣僅僅遮住了下半部的奶子,襯托出豐厚圓滿的酥乳,上半部的就呈現在眾人眼前了。

原來外表端莊的玉茹,卻是個悶騷的小蕩婦。

『弘揚哥,妳評評理,誰的大嘛。』雅惠嗲聲嗲氣的說著,還伸出舌頭舔著嘴唇。

『永義,我的是不是比較大。』玉茹靠近永義說。

『用看的哪看的出來,不如用摸的吧。』雅惠彷彿豁出去了。

『好啊,永義快摸我。』玉茹說完,就脫下她得性感胸罩,讓她圓潤的一對大奶也出來透透氣。

『弘揚哥,摸ㄋㄟㄋㄟ啊。』雅惠拉起弘揚的手,就往胸部拉。

兩男當然毫不客氣的摸著玉茹和雅惠的酥胸,雅惠和玉茹的胸部原來真的大異其趣,雅惠的豐滿柔軟,玉茹的堅實挺立,但都是一對迷人的奶子。

只是弘揚摸的是一個小浪女,永義摸的卻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弘揚被雅惠這麼一逗,早就心癢癢了,哪裡是摸她的大小,根本就狠命搓揉起雅惠的酥乳了。

『喔……弘揚哥,你好會摸喔……摸的ㄋㄟㄋㄟ好……好……好爽……摸的我都……都有點癢了……』雅惠居然也發起浪了。

永義當然不示弱,也拿出本事挑逗玉茹了。

『啊……不是這樣……啊……別逗我……人家在看……我……我……會叫出來的……』玉茹也禁不起的呻吟起來。

『弘揚哥……我的奶子大不大……有沒有比紫筠的大啊……妳好會揉……揉的ㄋㄟㄋㄟ全身都熱起來了……嗯……人家會忍不住的……噯啊……人家快忍不住……』

『忍不住什麼啊?』弘揚故意問。

『忍不住……忍不住對不起朋友啊……』

『為什麼?』弘揚繼續問。

『忍不住要弘揚哥哥……要哥哥……要……喔……』雅惠已經在嬌喘了。

『要什麼?』

『要哥哥幹……要哥哥……』雅惠開始不知所云了。

『幹什麼啊。』弘揚依然明知故問。

『要哥哥幹ㄋㄟㄋㄟ啊……』雅惠放浪的說。

『不行了……哥哥……ㄋㄟㄋㄟ受不了了……弘揚哥哥太會摸了……ㄋㄟㄋㄟ已經受不了了……』說完,雅惠的手,立刻伸進弘揚的褲子中,往他的大雞巴摸去,另一隻手,自己掀起了自己的迷你裙,就往私處摸。不摸還好,一摸之下,摸到一條似鐵棍的大傢伙,不禁又歡喜,又害怕。

『唉啊……哥哥的好大……ㄋㄟㄋㄟ好害怕啊……』

『怕就算了。』弘揚故意說。

『不行,讓ㄋㄟㄋㄟ試試嘛。』說完,就自己蹲下來,讓弘揚坐在樓梯上,拉開褲子,輕輕的扶出弘揚的大雞巴,張開口,就把大雞巴給含進去了。沒想到,越含越大,就直直的捅到喉嚨了。

弘揚雙手更用力的搓著雅惠的一對大奶子,雅惠發不出聲,只好哼哼哈哈的悶聲。

另一邊,永義看到這場活春宮,早就傻眼了。

猴急的掀起玉茹的裙子,伸出魔掌,已經摸到玉茹的私處了。

沒想到玉茹一副端莊賢淑的模樣,裙底風光可是一點也不含糊。底褲是和胸罩一套式的黑色蕾絲邊,兩邊開著高岔細細的底部,僅能勉強遮住私處的三角地帶。

永義也不扯下內褲,直接將手進入玉茹的底部探索。

『啊……別再來……我……』玉茹嬌喘著,扭動著下體,似乎想躲開永義的攻擊。可是身體的另一部份,早已經不爭氣的冒出淫水,小洞也一開一閤的像是等著男人的插入。

『永義,別再逗了……我不行……不行了……我快忍不住了……』玉茹已經潰堤了。

這邊雅惠吐出弘揚的傢伙,不停的呻吟起來。『哥哥,別逗了……快點來……ㄋㄟㄋㄟ的小穴……好癢……癢死了……』說完就站起身來,兩腿張開,扶住弘揚的雞巴,就往自己的穴中套去了。

『喔……好大……』雅惠嬌呼著。

『大,還有一節耶。』弘揚調侃說。雅惠自己摸著,當然知道還有一節,可是已經快吞不下了。

『喔……哥哥的好大……親哥哥……妳的雞巴好……大……啊……已經到了……到ㄋㄟㄋㄟ的花心了……』雅惠心想,紫筠都吃得下,自己怎麼能示弱。用力往下一坐,又進去了一小段。

『啊……好緊……哥哥的雞巴……把ㄋㄟㄋㄟ的塞的滿滿的……ㄋㄟㄋㄟ吃不消了……ㄋㄟㄋㄟ的穴好……緊……ㄋㄟㄋㄟ來了……不行了……不行了……ㄋㄟㄋㄟ要來了』在酒精的作用下,雅惠居然撐不了兩三下,就自己洩身了,軟軟的攤在弘揚身上。

弘揚才剛被挑起,怎麼可以放過這個小騷貨。扶助雅惠的屁股,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挺起雞巴就往雅惠的穴插進去。這一插,可讓雅惠吃不消了。

『啊……哥哥……別動了……ㄋㄟㄋㄟ受不了……哥哥停一停啊……ㄋㄟㄋㄟ的穴……ㄋㄟㄋㄟ的穴好緊……啊……啊……又痛又癢的……啊……ㄋㄟㄋㄟ酥了……ㄋㄟㄋㄟ的小穴都酥了……啊……啊……好很心的哥哥……』雅惠在弘揚的抽插下,不禁又發起浪來了。

『我狠心啊,那不來了。』弘揚又逗著雅惠,要拔出來。

『別……別……別拔出來,ㄋㄟㄋㄟ……ㄋㄟㄋㄟ裡面還癢啊……哥哥……弘揚親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插ㄋㄟㄋㄟ……用妳的大淫棍……用妳的大屌……插ㄋㄟㄋㄟ的小淫穴……ㄋㄟㄋㄟ濕了……濕透了……小淫穴好癢……要哥哥用力的插……用力的幹……』雅惠已經肆無忌憚的叫春了。

另一邊的永義,聽到雅惠這種放浪形骸的叫床聲,哪裡忍的住。嘶的一聲,扯破了玉茹的內褲,將玉茹推在牆上,挺起她的屁股,急急的脫掉自己的褲子,掏出雞巴,準備用狗爬式的從玉茹的後面插進去。玉茹可沒那麼大膽,閃閃躲躲的不讓永義進入。

『別……別這樣……永義……會被看到的……』玉茹害羞的說。

『不會有人的。』永義可是非上不可了。

『有……有……有弘揚……啊。』玉茹已經滿臉通紅了。原來玉茹早就對弘揚有意思了,之所以想和雅惠比一比,有一半是因為看到她對弘揚的風騷模樣。所以不願讓弘揚看到她自己和別人做愛的樣子。但永義哪知道玉茹的心思,還以為她害羞。

『沒關係,他沒空看我們的。』永義說完,挺起雞巴,就往玉茹的穴中插進去了。

『啊……不要……不要啊……我會叫出來的……啊……永義……別這樣……』玉茹輕聲的呻吟著。聽著雅惠放浪的叫聲,永義心想,玉茹越是不敢大聲,就越是用力的插她,要讓她大聲的喊出來。

這邊雅惠開始適應弘揚的傢伙,更是加速的套弄,享受起來了。

『啊……哥哥的雞巴……是我見過最大的……ㄋㄟㄋㄟ的穴美死了……好美……好爽喔……啊……啊……到花心了……舒服死了……ㄋㄟㄋㄟ又要來了……高潮了……ㄋㄟㄋㄟ爽死了……』眼看雅惠又要洩身,弘揚這次採被動為主動,抱起她的身體,把雞巴抽出來。

『啊……哥哥……別抽出來……ㄋㄟㄋㄟ政要來了……別停啊……』雅惠已經像個小母狗似的追著弘揚的雞巴。弘揚將雅惠轉過身,讓她的手扶著樓梯,也從背後狠很的插進去,這次可是弘揚主動了,當然毫不客氣,八吋長的大雞巴,一次次狠很的往雅惠的小穴中用力抽插,每次都直頂花心,插的雅惠全身酥麻,淫水直流。

『啊……啊……狠心的親哥哥……大雞巴哥哥……妳要插死妹子了……用力插……ㄋㄟㄋㄟ的穴……早就想被哥哥插了……今天終於被哥哥幹了……哥哥果然厲害……用力幹吧……操死親ㄋㄟㄋㄟ的小浪穴……』
『妳很早就想被我幹啦,想多久啦?』弘揚好奇的問。
『想好久了……哥哥別問了……插死妹子吧……』
雅惠不肯說,更引起弘揚的好奇。
『妳不說,我就停了喔。』
『唉……啊……就是從上次嘛……別問了……ㄋㄟㄋㄟ好癢喔……』
『哪次啊?』弘揚緊追不捨。
『就是上次……你在紫筠理幹紫筠這個小浪貨……她叫的好浪……我……我在外面偷看到的……看到哥哥的雞巴好大……害我自慰了一整晚……都沒現在這麼滿足……』雅惠下體在弘揚的猛力抽插之下,一陣又一陣的快感,不停襲來,直衝向腦門,什麼也不管了。
『妳還真是個小騷貨。』弘揚說,更加用力的抽插起來。

『對……ㄋㄟㄋㄟ是騷貨……要哥哥天天來插……死ㄋㄟㄋㄟ……ㄋㄟㄋㄟ的穴好欠幹……欠哥哥的大雞巴幹……ㄋㄟㄋㄟ是個欠操的小賤貨……小浪貨……ㄋㄟㄋㄟ的賤屄……就是要哥哥用力的操……操死ㄋㄟㄋㄟ吧……ㄋㄟㄋㄟ要來了……這次不行了……ㄋㄟㄋㄟ要洩了……啊……噴了……ㄋㄟㄋㄟ噴淫水……啊……喔……ㄋㄟㄋㄟ酥了……』

雅惠說完,一股陰精從穴中噴出,直衝向弘揚的龜頭,從小洞的細縫中,順著大腿,流到地上。

另一邊,永義依然狠狠的幹著玉茹,而玉茹在永義的攻擊之下,也漸漸守不住衿持,開始迎合永義的抽插。

『永義……我……我忍不住了……快來吧……用力點……我裡面好癢……用你的幫我止癢……啊……對……就是這樣……』玉茹情不自禁的呻吟起來,一方面小穴裡實在癢的利害,一方面又害羞的低著頭,不願被弘揚給看到,心中實在五味雜陳。

『妳說哪裡癢啊?我要怎麼幫妳止癢?』眼看玉茹已經浪起來了,便放慢速度,慢慢的挑逗玉茹。

『永義……你知道的……我……我……就是那裡嘛……不要停啊……』

『妳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快說!』永義乾脆停下來了。

『別停……我說……我說……我的小穴……小穴好癢……要你的……你的……你的那個……幫我止癢……』玉茹私處早已氾濫成災了,經不住挑逗,就開始扭起屁股,往永義的雞巴頂。

『我的那個?』永義還是不放過玉茹。

玉茹心裡恨的癢癢的,但是下體一陣陣酸麻的感覺,要男人用力的抽插,才能解饞。

『永義……別再逗了……就是那個嘛……』玉茹還是害羞的不肯說。

『快說。』永義突然猛力一挺。

『啊……』玉茹大叫一聲,小穴的泉水一湧而出。

『我說……別停……是你的雞巴……是你的大雞巴……用力幫我……幫我止養……』玉茹終於被逗的受不了。

『是妳說要的喔。』永義還不放過玉茹。

這時玉茹氣不過了,心想:你既然要逗我,那我也來逗逗你,就說:『你是不是不行了,不行早說嘛,我叫弘揚來幹我,他的看起來好大,瞧雅惠美的……我也來試試好了,一定很爽……』

『妳這個蕩婦。』這句話可惹惱了永義,挺起腰,開始死命的抽插。

『噯啊……輕一點啊……別這麼用力……別把我的小穴給插壞了……人家還要留給弘揚哥呢……喔……再來啊……你不來的話……我可要去偷男人了……』玉茹的方法果然奏效,永義卯起來拼了命的幹她。

『喔……好舒服……ㄋㄟㄋㄟ的小賤屄好美……用力啊……用力幹死ㄋㄟㄋㄟ……還是妳要ㄋㄟㄋㄟ我去找弘揚哥哥……讓他的大屌來插ㄋㄟㄋㄟ的小賤屄……讓你戴綠帽……你說……啊……快說嘛……』這下玉茹反客為主,逼著永義將清楚,說明白。

『好啊,既然妳這麼騷那我就先幹死妳。』

『真的嗎?……來啊……幹死我……不然我去偷人了……啊……ㄋㄟㄋㄟ酥了……ㄋㄟㄋㄟ的小穴好美……哥哥好會幹……用力啊……不要停……ㄋㄟㄋㄟ來了……ㄋㄟㄋㄟ舒服死了……』

永義豈受的了這等風騷的的叫床聲,一時陰莖暴漲就要噴了,而玉茹覺得永義的雞巴突然長大,知道他要洩身,更是死命的搖著屁股大喊起來。

『哥哥……來啊……噴給ㄋㄟㄋㄟ……噴在ㄋㄟㄋㄟ的穴裡……用力……用力啊。』永義在這樣的挑逗下,一股濃濃的陽精就噴進玉茹的穴中了。

『啊……好燙喔……哥哥的精燙的ㄋㄟㄋㄟ好舒服……ㄋㄟㄋㄟ也來了……』玉茹終於也洩身了。

當兩人終於結束的時候,才發現弘揚一直笑著看著他們。

『你們真是天生一對,配合的真好。』弘揚笑著說。

『是嗎?你和雅惠也不錯啊。』永義笑著回答。

『不!不!,雅惠剛剛就不行了,可是我還沒完呢。』弘揚臉上掛著一臉苦像說道。原來雅惠剛才就洩身了,現在還軟軟的趴在弘揚的身上,兩腿張開開的,內褲都也掛在腳邊,底下的小穴的口都還沒闔上,小穴口也被淫水滋潤的濕答答的。

玉茹底下也是一塌糊塗,看見弘揚正對著他笑,趕緊害羞的低下頭,拿出面紙,擦拭自己的下體。

『玉茹,還要不要比啊?』雅惠對著玉茹問到。

她這一說,才令他們想起,他們本還是要出來比一比胸部大小的,如今居然在樓梯間大幹了一場。

『好啊,你們居然在這裡亂搞。』突然冒出的聲音,把四人都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原來是琪琪,四人不禁都有些發窘。

『琪琪,別告訴別人,好不好?』玉茹害羞的說。

『那這麼可以,我一定要告訴大家,你們在這裡亂來。』琪琪像發現寶物似的非常開心。

『把她姦了。』雅惠在弘揚耳邊說。

『什麼?』弘揚轉頭看著她,不懂她的意思。

『把她姦了,不然你不怕她和去和紫筠說嗎?』雅惠把話挑明的說,說完就走到琪琪身邊。

『琪琪,我的好姊妹,別這樣嘛。』雅惠在琪琪身邊磨蹭著。

『不行,紫筠也是我的姊妹啊。』琪琪一副義正辭嚴的模樣。

『好嘛,妳不想嚐嚐弘揚哥哥的大傢伙嘛。』雅惠在琪琪耳邊說著。

琪琪聽完吃了一驚,『啊!』琪琪大叫一聲的一聲,雅惠已經將琪琪的裙子給扯下來。

原來琪琪的裙子是所謂的一片裙,一條長長的繩子綁在腰旁,雅惠手快,一下就教琪琪的下體暴露在大家眼前了。

而琪琪的瀆褲更是精彩,與其說是白色,倒不如說是透明的,完全透明的布料,將私處的毛毫無保留的映出來,就連小穴也隱約可見。而且雅惠更順勢一推,將她推進弘揚的懷中。

『好哥哥,你可要好好伺候我們琪琪,你的雞巴那麼大,別把她嚇著了。』雅惠此時是非把琪琪拖下水了。

『你們是壞人,就會欺負我。』琪琪埋怨似的說著,其實心裡何嘗不想,剛才在包廂裡,躺在弘揚的腿上,偷偷摸著弘揚,感覺到他巨大的雞巴。就恨不得扒開他的褲子,好好的舔弄一番。

後來看著弘揚和雅惠他們走出去,不一會就藉著倒飲料的名義偷偷的跟在後面出來了。發現他們不在廁所裡,剛想回去,就聽到雅惠發浪的叫春聲,也就跟著到樓梯間來了。

看見四人雙雙的幹在一起,下體早就發麻,淫水也不停的湧出,撩起裙子,一邊偷窺他們,一邊在樓梯口自慰起來。一直等到永義他們完事,就想出來嚇嚇他們。

無巧不巧,琪琪一被推向弘揚,樓梯口又多了一人,婉萱。

原來婉萱根本沒睡著,又被家勛弄得搔癢難當,心裡實在難過,但是畢竟思鈴就在旁邊,心想總不能當著她的面和她的男友幹上了吧。

可是下體實在癢的受不了,而且淫水就快濕透白色的長褲了。只好忍住,爬起身來,到廁所裡,將小洞的水擦拭乾淨。

沒想到不摸還算了,一摸之下,更加的搔癢難耐。心想:『死阿偉為什麼還不放假,難怪人家都說會兵變,我這麼年輕,在這樣下去我可要偷人了……啊……好癢啊……癢死我了……』

就在婉萱自怨自艾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大叫一聲,聲音到很像琪琪。於是就聞聲出去看看,正看到琪琪倒在弘揚懷中。

環顧他們五人,心臟幾乎要跳出來了。雅惠的裙子掀至腰間,底褲掛在左腳的腳踝上,赤裸著上身,小可愛卻掛在樓梯扶手上。

弘揚的褲子也褪至腳邊,雙手抱住琪琪在她身上肆意的撫摸,而琪琪似乎半推半就著回應。

永義正在整理衣服,而眼睛卻直盯著雅惠那一對大奶子。

玉茹也在穿衣服,滿臉通紅的看著弘揚。眼神中怨懟的神色,也不知是針對弘揚還是琪琪。

『啊……雅惠……妳是壞人……居然設計我……啊……』琪琪嬌喘的說著。

『弘揚哥哥,你聽聽,光罵我呢。』雅惠還調侃琪琪。

弘揚剛才被雅惠弄得不上不下,此時正好用來對付琪琪。一手拉起她的上衣,而琪琪得胸罩也含底褲一樣,透明的性感內衣,弘揚索性不將它脫下,直接就將口對著琪琪的乳頭吻下去,在用舌頭舔處著乳頭,牙齒不輕不重的咬著。

另一手往琪琪的私處摸去,隔著薄薄的底褲,已經摸到琪琪的陰核了。於是乎,弘揚就將指尖輕輕的抵在陰核上,慢慢的搓揉。這樣的上下夾攻琪琪哪裡受的住,再說對像又是自己心儀已久的弘揚,更是春情氾濫。

『壞哥哥……別逗了……琪琪會受不了的……快停啊。』琪琪一邊喊著,一邊卻用手在弘揚身上探索起來,下體更是往他身上貼。

弘揚豈能載著個時候鬆手,『嘶!』的一聲,已經將琪琪的底褲給扯爛了,手指更堂而皇之的進入小蜜穴中。這下琪琪的蜜穴就像泉水一樣細細的流出來。

『啊……哥哥……別再來了……ㄋㄟㄋㄟ要……ㄋㄟㄋㄟ要啊……』琪琪的泉水已經氾濫成災了。

弘揚又將琪琪壓在牆上,自己蹲下身來,將口對著琪琪的蜜穴舔逗著,雙手空出來,抓著琪琪的奶子,用力的擰她們。

『啊……別逗了……ㄋㄟㄋㄟ來了……琪琪被哥哥弄得要洩了……喔……喔……ㄋㄟㄋㄟ洩了……』說完,陰精就從小穴噴出,弄得弘揚一嘴都是。

雅惠在旁看著弘揚為琪琪服務,心裡不禁又癢了起來。抬頭看見永義還盯著自己的胸部,心中一動,就對著永義拋了一個嫵媚的笑容,眼睛也直瞄著永義的下體,彷彿在說:來幹我啊!。

而永義卻對著雅惠直點頭,就像在回答她似的。而玉茹依然將注意力停在弘揚身上,絲毫沒察覺永義和雅惠交換的眼神。

於是雅惠就扭一扭屁股放下腰間的裙子,套上小可愛,向永義眨眨眼,向門外走去。永義自然傻傻的跟在後面,撇下玉茹他們三人,跟著雅惠出去。

婉萱一看她們要出來,知道可不能再看下去了,急急的就要往回走,突然不知從哪裡跑出來的人,一把就將婉萱拉進一間空房間內,『喀』的一聲就將門給鎖上了,房間內沒有燈,那人就二話不說的摸黑去解婉萱的衣服。婉萱起先是一驚,但下體實在癢的難受。於是不知該掙扎大叫,還是先填滿底下的空虛。

那人見婉萱不反抗,就更加大膽的去解婉萱的長褲。這下婉萱可慌了,總不能在這被一個不知名的人給上了。

於是就掙扎的說:『不行!不要!你是誰。』但是那人不答,手直接就對著婉萱的下體摸去,被男人強有力的手撫摸的感覺,已經使婉萱的力氣已經減了大半。

這時只聽見那人說:『小騷貨,還說不要,淫水都濕透到褲子外了。』原來婉萱剛才偷窺弘揚他們,就已經濕了好大一片,偏偏薄薄的底褲和棉質的長褲吸水力又強,早已經濕透過來了,只是剛才直盯著他們,自己沒有發現而已。

那人說完,就去解婉萱長褲的扣子,刷的一聲就將它脫下,指尖對著婉萱的蜜穴,隔著內褲輕輕的柔捏著。這一來婉萱可是全身的軟了。也不管什麼,反正是那個死阿偉不能陪自己,那也怨不得我,再說又看不見彼此,先爽再說。

這一來,婉萱反而積極起來,要一解今晚的苦悶。

『你是不是想幹我!』婉萱突然一問,到把那人嚇到了。

『什麼?』那人茫茫的答著。

『我說,你是不是想強姦我、想用你的雞巴插我,用你的淫棍插我的小穴?』婉萱大膽又下流的說詞更讓那人不知所措。

『說話啊!』婉萱急了。

『對!對!我想。』那人答。

『好,那你要聽我的。』婉萱居然指揮起來了。

『好!』那人似乎嚇傻了。

『把褲子脫了。』婉萱說。接著婉萱就聽到那人急促的呼吸及一陣忙亂的聲音,似乎正按照婉萱的吩咐在脫褲子。

『脫好了,然後呢?』那人說。

『嘻!』婉萱笑了一聲說:『然後當然是衣服啊,是你要強姦我耶,難道要我來強姦你啊。』

『喔!』那人似乎醒過來,趕緊脫了衣服,就要摸婉萱的下體。一伸手,就摸到婉萱光滑的小腹,順手往下一探,才發現婉萱不知道何時也已經脫的光溜溜的,於是就更加猴急的往婉萱身上探索,一上一下的撫摸婉萱的酥乳與蜜穴。

『等一下,別急。』婉萱突然攔住他。

『怎麼啦?』那人似乎忍不住了。

『舔我。』婉萱說。

『舔哪裡?』

『舔我的小穴,快。』婉萱挺著下體說。

於是那人馬上蹲下身,雙手扶著婉萱翹挺的臀部,伸出舌頭,吻上了婉萱的蜜穴。

『喔……好舒服……多舔幾下……喔……好舒服……吸她……喔……對……就這樣吸……再舔我的陰核……用舌頭頂她……喔……YES……好棒……你好會舔喔……對……好棒……』婉萱一手擰著自己的奶子,一手抓著男子的頭,下體也配合著對方的舌搖擺著。

男子受到鼓舞,更加賣力的演出,伸長了舌頭,往蜜穴的深處舔著。

『喔……你好厲害……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快……快插我……用你的小弟弟來幹我……快點……』男子聽說,不知從哪抓了一張椅子,讓婉萱坐下,又將她的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挺起雞巴,就往婉萱的蜜穴挺。黑漆漆的房間,兩人都看不到彼此,男子亂統一通,不得其門而入。

婉萱一急,喊道:『別動,讓我來。』說完,就順手摸到男子的雞巴,引著他往自己的小穴塞。『噗!』的一聲,雞巴瞬間整隻插入婉萱的蜜穴中。

『喔……終於等到了……』婉萱大嘆一聲。男子的雞巴似不如自己男友阿偉的大隻,比較短,也比較細,可是硬度卻略勝一籌。還好婉萱的穴天生就淺,雞巴一插入,還是美上天了。

『喔……快動……用力……啊……啊……好美……小穴好美……哥哥好會……ㄋㄟㄋㄟ的穴好美……』男子聽婉萱這麼說說,更是『啪啪』、『啪啪』的用盡力氣,死命的衝刺,每次都插到婉萱的最深處。

『啊……哥哥的好硬……好舒服……插到ㄋㄟㄋㄟ的花心……插的ㄋㄟㄋㄟ好舒服……舒服死了……再來……再來……』那男子又狠狠的插了一陣,就陰莖暴漲,就要繳械了。

『我……我要來了……』男子說。

『等……等……等一下……我……我……我也要來了……哥哥快用力……用力幹……』婉萱搖著屁股往上頂,好像要將男子的雞巴吞下去。

漆黑的房間,本就令人容易緊張,兩人躲在這打起野泡,更是刺激,於是都不耐久戰,不一會都要洩身了。

『啊!我去了,都給妳了。』男子大喊一聲。

『啊……哥哥……ㄋㄟㄋㄟ也去了……去了……美了……美死了……啊……』婉萱說完,也達到高潮。婉萱緊緊的抱住男子,享受高潮後的餘溫。

『該出去了。』男子說。

『對啊,免得被思鈴發現。』婉萱說。男子大吃一驚,說不出話。

『傻瓜,你一開口我就知道你是家勛了,同學四年了,我還認不出來嗎?剛才還在包廂理偷摸我的奶子,你以為我不知道啊。』

『那……妳會不會告訴思鈴?』家勛似乎有些慌了。

『當然會啊,我會告訴思鈴說你強姦我。』

『什麼?我……我……』家勛有些不知所措了。

『除非……』婉萱賣個關子說道。

『除非什麼?』家勛驚喜的問。

『除非……除非哥哥常常來陪我。』婉萱風騷的說著。

『沒問題,沒問題。』家勛如釋重負,開心的說。

原來家勛人太老實,過去就經常被女生們取笑,而且過去就對婉萱很有好感,直到婉萱和同班的阿偉正式交往,才死了這顆心,婉萱其實心裡很清楚。

而如今阿偉當兵去了,家勛因為考上研究所,因此還是學生的身份。

思鈴是繫上的學妹,平常家勛對思鈴唯命是從,早被思鈴吃的死死的。

可是思鈴可不是什麼良家婦女,平時極盡賣弄風騷。但是對家勛卻是管束極嚴。今天家勛吃了豹子膽,才敢對婉萱非禮。婉萱看準了這點,以此要脅。

『你是不是很怕思鈴啊?』婉萱問。

『不是怕,我是尊重她。』家勛可不願承認這麼有失男人尊嚴的問題。

『別傻了,她說不定早就和建成在包廂裡幹起來了。』婉萱說。

『什麼?』家勛猛然一驚。

『你還看不出他們剛才那副模樣嗎?』婉萱提醒他。

『那我們快回去。』家勛說。

『你們男人就是這樣,吃完了外面的,就趕緊要回去看顧自己家裡的。要回去你先回去,我們一起進去,人家問起來,要怎麼解釋?』婉萱一副哀怨的模樣,自顧自的穿著衣服。黑暗之中,家勛也不曉得婉萱的弦外之音。也就趕緊穿好衣服,輕輕的打開門,準備回去。

光線一透進來,婉萱才發現這是間放置雜物的隔間,堆滿雜物不說,還相當髒亂。這時婉萱突然覺得倍感委屈。

眼看家勛根本是個被思鈴吃的死死的廢物,也不曉得溫存一番,而自己還和他在這種地方發生關係,實在太糟蹋自己了。

而這時的家勛,正探頭探腦的準備溜出去。婉萱忍不住說:『怕什麼?剛才把我拉起來的時候不是挺勇敢的嗎?』說完以後,推開門就走了出去。回頭看看家勛,看他還是一臉怯懦的模樣,不禁更氣。

『我是女生都不怕,你在怕什麼?真是沒用。』說完,左手一甩,朝著家勛的臉上,『啪』的一聲,狠狠給他一巴掌。

『沒用!沒用!沒用!』罵完之後,頭也不回的走了。家勛一臉錯愕,也只好摸摸臉走回去。

在弘揚這邊,琪琪洩身之後,滿心歡喜的抱著弘揚。

『琪琪,舒服啦。』弘揚問著。

『嗯……』琪琪輕聲答道。

『那我呢?』

『嚶……』琪琪又哼了一聲,就不說話了。弘揚心想,因天不知該說運氣好還是差,一連兩個美女獻身,可是居然都禁不起一點小小的攻勢,搞的自己七上八下的。

『讓我來幫你,好不好。』這時玉茹發話了。

而弘揚輕輕摟著琪琪,眼神跨越琪琪的肩膀,停留在玉茹身上。而玉茹這邊也癡癡的望著他,哪股眼神是既害羞又歡喜,還帶著幾分哀怨。

『玉茹,這不太好吧。』弘揚有些不知所措。

『沒關係。』玉茹說完,就扶著琪琪坐下。

蹲下身,慢慢張開她的小嘴,輕輕的將弘揚雞巴含在嘴裡。

只見玉茹一時並不全部含入,只還著弘揚的龜頭,伸出舌頭,在他上面慢慢的舔弄,一吸一舔的搭配,十分溫柔的伺候著弘揚。

眉目半閤,鼻中吐出溫柔『嗯……嚶……』的呻吟,還不時的抬頭以眼角瞄著弘揚,表情真是萬種風情。弘揚萬萬沒想到端莊的玉茹能有般的技巧,所有的情慾都被她挑逗起來了。

此時玉茹還不放手,先是除去剛穿好的裙子,而底褲早已被永義扯爛了,下體就完全裸露在弘揚面前了,然後解開上衣的扣子,粗魯得將自己的胸罩扯下,將它遞給弘揚。

後來索性跪在地板上,一手環抱住弘揚的臀部,輕輕的撫摸,不時用指尖滑過他的腰煎、臀部、大腿內側,向奴隸一邊的服侍弘揚。另一手輕輕的撫摸著沒有含入口中的雞巴,還來回的搓弄。

『舒服嗎?弘揚哥。』玉茹撒嬌的說著。

『舒服,沒想到玉茹妳這麼厲害。』弘揚興奮的說。

『還有更多你想不到的呢。』

『喔!真的嗎?』

『想試試看嗎?』

『好啊!難不成妳把我吃了嗎。』弘揚笑笑的答。

『今天不行了,下次好嗎?』

一聽說今天不行,弘揚差點沒昏過去,難得今天拿了三副好牌,難道一副都胡不了嗎?

『那……那……現在……我……我……』弘揚快說不出話來了。

『瞧你急的,我是說今天不能嘗試別的,可是還是可以……』玉茹嬌嬌的說。

如此一來,弘揚如何不明白,雙手將玉茹抱起,讓她嬌小的身材坐在扶手的橫桿上。玉茹『嚶』的一聲嬌呼,右手環在弘揚的脖子上,向後一仰,左手下探自己的私處,中指插入蜜穴中,沾滿自己的愛液後慢慢的抽出來,再將手指撫摸過弘揚的雞巴,把自己的愛液都抹在弘揚的傢伙上。如此來回數次,最後將手指整根含入口中,像品嚐一支冰棒似的用力吸允。

這個模樣令弘揚無比瘋狂。挺起傢伙,往玉茹的蜜穴用力的插入,整根都塞進玉茹的蜜穴中了。

『啊……弘揚哥……你的……你的……你的好大……先停……別動……』

弘揚何嘗不知該慢慢來,但今天被三女弄得心浮氣躁,竟有些沈不住氣。但看玉茹的樣子似乎真的不堪負荷,只好停下來,感受一下玉茹的滋味。沒想到玉茹的穴比想像中還深的多,能將自己的整根吞下,溫軟而多汁。

『好一點了嗎?』弘揚關心的問。

玉茹心想:好不容易能有機會和弘揚親近,怎麼可以讓他失望呢?

『弘揚哥……來……ㄋㄟㄋㄟ受的了……快來吧……』

弘揚一聽,也感覺到玉茹底下淫水早已氾濫了,於是也毫不客氣的挺起雞巴,先是輕輕的抽插,弄得玉茹淫水四溢。

『哥哥……用力啊……插ㄋㄟㄋㄟ……ㄋㄟㄋㄟ好癢……好想哥哥的插……』玉茹一反常態,淫聲浪語的呻吟起來。於是乎弘揚也就拿出所有的本事,挺起腰,奮力的往玉茹蜜穴裡插。玉茹從沒嘗過這麼猛的攻勢,當場大呼出聲。

『哥哥……弘揚哥……你好猛……ㄋㄟㄋㄟ被你插的好舒服……小穴都被你撐開了……好舒服……小穴好美……啊……喔……喔……喔……好哥哥……ㄋㄟㄋㄟ好美……再來……再來……』玉茹這下可是百無禁忌了,也不管會不會有人進來,放聲大叫。

弘揚左手環抱著玉茹纖細的腰,另一隻手搓揉著玉茹堅挺的酥乳,捏起兩指,輕輕的柔捏玉茹的乳頭。而玉茹向被電到一番,全身打了一顫。

『喔……哥哥……別這樣弄……我的……我的那裡……那裡……很敏感的……這樣ㄋㄟㄋㄟ會受不了……哥哥……快停手……弘揚哥……別再搓了……』

可是玉茹不說還罷了,弘揚一聽到如此,豈肯放手,更是加重力量,一左一右的輪流玩弄著她們。

『喔……好舒服……又癢又麻……壞哥哥……要你停……你還偏弄……壞死了……喔……ㄋㄟㄋㄟ快酥了……壞哥哥……ㄋㄟㄋㄟ也要……也要弄哥哥……』

『真的嗎?你要怎麼弄我啊?』弘揚邊說,下邊更用力的向上一陣猛插。

『啊……壞哥哥……到底了……到ㄋㄟㄋㄟ的花心口了……好美喔……』玉茹被這一陣,幾乎要洩身。而弘揚卻突然感到玉茹的小穴中有一陣一緊一鬆的的吸力,夾著弘揚的雞巴。

弘揚知道一般情形,女人在高潮時小穴會夾緊,但從沒碰過可以自行控制,一緊一鬆的。可是這樣的感覺讓弘揚感覺非常舒暢。

『玉茹,妳好厲害,弄得我好舒服,我快不行了。』

『親哥哥………ㄋㄟㄋㄟ也不行了………快來吧………』

『我可以噴在裡面嗎?』

『噴吧……弘揚哥,……噴在親妹子的小賤屄裡……ㄋㄟㄋㄟ來了……』

『我也來了!』弘揚這邊,被挑逗了一晚上,終於洩了出來。

『喔……好舒服……ㄋㄟㄋㄟ美死了……』

兩人就這樣充分享受了魚水之歡。

『玉茹,妳好棒喔。』

『弘揚哥,你才棒呢,我哪比得上紫筠。』

『怎麼了,妳和永義……』弘揚還沒說完,就被玉茹揮手打斷。

『別說他了,他就只知道在我身上發洩,哪有弘揚哥溫柔。』玉茹哀怨的說。

『那妳要怎麼辦?』

玉茹低下頭不說話,心想,怎麼辦?如果我和你早點認識就好了,現在又能怎麼辦呢?

想了一會兒,抬起頭,好像賭氣似的說:『沒關係!弘揚哥,我自己會解決的,別真以為我就得聽他的。』話說到這,也就談不下去了,兩人七手八腳的整理衣服,攙起酒還沒醒的琪琪,走了回去。

途中兩人並未再交換一言一語。直到快走道包廂時,玉茹突然對弘揚說:『吻我!』

弘揚一時不明所以,轉頭看著玉茹,不發一語。

『弘揚哥,求你吻我一下,你還沒吻過我,不是嗎?我希望你當我此時此刻的情人。』玉茹誠懇的說。此時弘揚當然不便多說什麼。彎下腰,給玉茹深深的一吻。

另一邊,永義跟著雅惠一走出樓梯間,就猴急的從後面抱住她。雅惠『嚶……』的一聲,倒在永義身上。

『壞蛋,也不怕被人看見。』雅惠更加被的賣弄風騷。

『不怕,不怕,只要和向妳這樣的美女在一起,做什麼都不怕。』永義也甜言蜜語的回應。

『真的嗎?那你想和我做什麼啊?』

『做……愛做的事啊。』永義賊兮兮的答道。

『呦……你好壞喔,不怕玉茹生氣啊。』

『玉茹?她才沒這個膽呢?再說,是她讓我來摸摸妳的奶子的啊。』永義說完就伸手往雅惠的胸前摸去。隔著衣服,摸著雅惠的一對大奶子,軟綿綿的,彷彿棉花球一般。

『唉……啊……,你好壞喔,偷摸人家……弄得人家心癢癢的……』雅惠已經浪起來了。

『癢癢啊,那我來幫妳抓癢啊。』

『不管啦……人家癢癢……你要負責啦……』雅惠依在永義的懷裡,粉拳輕輕的打在永義的胸口,逗的永義早已慾火焚身。

『我負責,我負責。那妳要我怎麼負責。』永義趕緊討好她。

『你剛剛說,要跟我做什麼呢?』

『嘻……嘻……當然是那個喔。』

『那總不能在走廊上做吧。』

『那妳說呢?去哪裡?』

『我們找一間空包廂不就得了?』雅惠說。

『那?如果有人進來怎麼辦?而且,今天是週末,很多人耶。』永義似乎面有難色。

『嗯……剛才還哄我說什麼都敢呢,現在不敢啦,有人才刺激啊。』雅惠不知是昏了頭還是怎的,越來越大膽了。

永義如何受的了這般的數落,當場一口答應:『去就去,大不了讓別人觀摩一下。』

於是兩人就躡手躡腳的一間間去找空著的包廂。

終於他們在一樓找到一件VIP的迷你包廂,看來只能坐下2、3個人左右。

於是兩人就偷溜進去。一進房,永義就像餓狼般的往雅惠身上撲去,一手將雅惠的短裙掀起,另一隻手隔著衣服就往雅惠的那雙大奶子抓去,左搓搓右揉揉。雅惠也熱切的回應著,伸手解開永義的長褲,順手扯下永義的內褲,雙手輕輕的套弄著永義的雞巴。

『雅惠,舔一下嘛。』永義央求著說。

『嘻……舔那裡啊?』雅惠笑嘻嘻的著。永義看雅惠一副裝傻的樣子,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有答說:『那裡啊!』

『呦……還害羞不敢說啊,難道要女生開口嗎?』雅惠更進一步的虧他。

『這個……我……』永義根本不是雅惠的對手,被她迷的團團轉。

『好啦,哥哥……ㄋㄟㄋㄟ來舔哥哥的大雞巴好不好……?』雅惠發嗲的說著。

說完,就拉著永義坐在沙發上將永義的雙腿張開。自己則跪在永義雙腿中間,翹起屁股,像奴婢一般的張開小嘴,將永義的雞巴整根還進嘴裡。雅惠用嘴一緊一鬆的吸允永義的雞巴,舌頭更環繞著龜頭舔弄。

永義和玉茹將往近一年,雖然有親密關係,可是玉茹似乎總是提不起勁,哪有雅惠這般暨騷且浪。而現在永義被雅惠一逗,雖然之前才發射一次,但是在雅惠的舌功之下,不到一分鐘,就已經挺起,頗有點難以承受的感覺。

『雅惠,來吧!』永義忍不住的想要立刻上馬。

『怎麼啦?受不了啦?我和玉茹,誰的功夫好呢?』雅惠似乎還沒忘賭賽的事。

『開玩笑,她怎麼和妳比,她從來沒幫我口交過,別說了,快來吧。』永義心急的催促起來了。

『嘻……你少騙人了,以前她那股騷勁,我都還甘拜下風呢。』雅惠居然爆出大消息。

原來玉茹和雅惠兩人,從大學時代就明爭暗鬥了,雖然表面上大家都是好朋友,但私底下總要相互較勁一番。

而琪琪和雅惠是一組,玉茹是孤軍奮戰,紫筠和婉萱夾在中間,相互維繫彼此的感情,畢竟理學院的系,全班女生也就那麼幾個,總不能扯破臉。

大二暑假那年,紫筠交了當時剛退伍的弘揚,婉萱和同班的阿偉湊成一對,玉茹突然從豪放女變成乖乖牌了,即將畢業之時,才傳出交了一個校外的男友,就是永義。

『妳說什麼?』永義似乎吃了一驚。

『傻哥哥,你不知道嗎?玉茹以前可是個小騷包呢。』

『真的嗎?』永義的情緒變的有點複雜,他不瞭解以前的小騷貨為何現在會對他冷冷淡淡。

『嘻……傻哥哥,別想她了嘛……ㄋㄟㄋㄟ也不比她差啊……』雅惠發浪的嬌喘起來。永義是個粗人,也就不想這麼多了。

『真的嗎?那讓我試試啊。』永義將雅惠抱起,將她重重的摔在沙發上,挺起腰,就準備插入了。

『嗯……哥哥好粗魯喔……ㄋㄟㄋㄟ會害怕……』雅惠哪裡是害怕,根本就是叫床。永義被雅惠徹底挑起原始的慾望,雙手將雅惠的雙腳往兩側張開,挺起腰就往雅惠的蜜穴中挺進。

『嗯……你怎麼把ㄋㄟㄋㄟ的腳扳開了……啊……ㄋㄟㄋㄟ害羞啊……』

永義知道雅惠根本是發浪,聽在耳中,實在是說不出的受用,對準雅惠的穴口,用力的插入。

『啊……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是玉茹的好朋友……唉啊……玉茹……玉茹救命啊……妳老公強姦我……啊……啊……玉茹救命啊……妳再不來……再不來……我可要受不了了……』

『受不了什麼啊?』永義奸笑的問著。

『唉啊……ㄋㄟㄋㄟ被哥哥插的受不了……要……要和好朋友的老公亂搞了……』

『妳這樣還不算亂搞嗎?』

『不算……不算……是永義哥哥強姦我的……啊……救命啊……救命啊……誰來救我……啊……啊……玉茹快來啊……快來看……快來看妳老公幹我……啊……

啊……妳老公好會幹喔……啊……插到我的小穴心了……啊……親哥哥……妳插死ㄋㄟㄋㄟ了……』雅惠發浪的大聲叫床,逗的永義獸性大發,全身壓在雅惠身上,雙手環繞過雅惠纖細的雙腿,抓住雅惠豐滿又柔嫩的酥乳,上邊又揉又搓,下邊是猛力抽插。

雅惠個性放蕩,可是私處卻極為敏感,稍加撥弄就淫水四溢,別說男人的肉棒,一支細細的原子筆,就可以讓她極度高潮。現在被永義狠狠的又搓又插,已經高潮連連了。

『啊……哥哥……ㄋㄟㄋㄟ不行了……你好會插……ㄋㄟㄋㄟ好爽……ㄋㄟㄋㄟ被妳插的高潮了……來了……』雅惠的蜜穴同時噴出一股陰精,黏糊糊的一片。

永義剛才射過,耐力較久,豈肯放過雅惠,將她的身子反過來,讓雅惠像小狗一般趴在沙發上,用手撥開雅惠的臀部,將雞巴從後面插入。

『啊……哥哥好猛喔……哥哥又來了……唉啊……這個姿勢……這個姿勢……好色情喔……ㄋㄟㄋㄟ好像小母狗……哥哥……用力騎我……騎我這隻小母狗……』雅惠更加放浪形骸大聲叫床。

而永義此時也已經到了盡頭,大喊一聲,將今晚的第二次,噴進雅惠的穴中。

而這一邊,弘揚、玉茹和琪琪回到包廂門口,看到婉萱和家勛居然站在門口,婉萱背對著家勛,而家勛雙手扶著婉萱的肩上,似乎在安慰她。

三人看此景象,都覺奇怪。家勛看見他們過來,雙手立刻放下,婉萱也回過頭來,五人彼此心中有鬼,都不發一語。

『你們怎麼站在外面啊?』琪琪率先開口。

『我們也是剛到,門打不開。』家勛說道。

琪琪伸手去試試,果然門似乎被卡住了,無法推開。

將耳朵貼在門邊,裡面有很大的音樂聲,卻沒有人在唱歌,隱隱約約卻聽到好像有人在說話的聲音。

琪琪奮力的敲門大喊:『喂,都死光啦,把門打開。』可是還是沒人應門,琪琪更加用力的敲著。

但為了怕引起別人及商家的注意,眾人只好抓住琪琪,弘揚只好自己敲門:『紫筠,你在裡面嗎開門啊。』

過了約莫五分鐘,門才緩緩的打開。琪琪率先衝進去,紫筠、建成、思鈴和阿賢都在裡面。

只見紫筠和思鈴都斜躺在沙發上,不知是喝醉了還是睡著了,阿賢也躺在沙發上,看著進來的五人。開門的是建成,衣衫不整的呆呆的望著五人,臉上還留著一些汗水。大夥心中雖有些納悶,但也不便多說什麼,只好裝作沒事一樣坐下。

把時間調回到約40分鐘前,弘揚一夥以及琪琪、婉萱、家勛相繼離開包廂之後,建成和思鈴就更加肆無忌憚的愛撫彼此,思鈴已將自己將手深入私處,愛撫起來,建成順手搬張沙發擋住門口,以免有人突然闖進來。

而阿賢這邊也伸手去撫摸紫筠的大腿。紫筠被阿賢摸的心癢難搔,又怕被弘揚他們突然回來,又不忍心推開他,臉上的表情不禁十分為難。阿賢眼看紫筠不拒絕,加上臉上因酒精作用而產生的紅潤,而害怕被撞見以及因為興奮而逐漸沈重的呼吸聲,都促使著阿賢更加大膽。

右手輕輕的愛撫紫筠的大腿,並一步步的往她的私處前進;左手繞到紫筠的背後,『刷』的一聲的將紫筠連身裙的拉鍊扯開。

『啊!』紫筠驚呼一聲,阿賢已經將手伸進紫筠的衣內,直接抓住紫筠胸口的奶子,右手也抵達紫筠的私處。

紫筠趕緊夾起雙腿,不讓阿賢的手滑動,可是阿賢也不是省油的燈,將嘴靠近紫筠的耳邊,輕輕的說道:『嫂子不是想試試看嗎?』紫筠的耳朵被阿賢徐徐的吹氣,身體就麻了五分,雙腿也就慢慢放鬆;阿賢再從紫筠的酥乳下功夫,手指捏著紫筠的乳頭,又掐又捏的的,更使紫筠又麻了三分,使得紫筠已經整個人都攤在阿賢的身上了。

阿賢手一拉,就將紫筠的裙子捲至腰上,而紫筠今天穿的內褲,是僅僅用三條細細的繩子圍成的,兩邊打個活結,神秘的三角地帶只有一塊不到10公分見方的布稍加掩飾,而且居然還是透明的,後面的繩子已經擠進兩個雪白的屁股中間而看不見了。

阿賢再將紫筠的衣服扯到腰間,兩粒性感的酥乳也跳了出來,就這樣紫筠幾乎全裸的呈現在三人面前。

紫筠早就已經全身酥麻,一手抱著自己的酥乳,一手掩著自己的下體,阿賢順勢拉著紫筠的手,搔弄她自己的性感帶。而紫筠的下體早已癢的難受,也就毫不掩飾的在三人面前自慰起來了。

『喔……阿賢……我好癢……快來啊……我那裡受不了了……』紫筠一手抓著自己的奶子用力的揉捏,一手扯開內褲,就把手指插入自己的蜜穴中。

『啊……嗯……阿賢……我……我……好癢喔……』

『嫂子,你在做什麼啊?』阿賢挑逗的問。

『嗯……你知道的嘛……我……我……那裡癢啊……』紫筠索性解下內褲丟在一旁,兩腿張的開開的,光滑的的三角地帶就呈現在三人面前,食指按著陰核,中指更深入蜜穴之中,淫水也順著手指流出來。

『嫂子,我不知道耶,妳現在是不是在自慰啊?』

『對……對……我在自慰啊……我在自慰給阿賢看……自慰給大家看……我好癢喔……誰來幹我啊……誰都可以……快來啊……』紫筠已經慾望高漲了。

『嫂子的模樣好迷人喔。』

『快來啊………誰來嘛………』

『嫂子來幫我舔一下吧。』阿賢站在沙發上,脫下褲子,將雞巴湊進紫筠的嘴中。一股腥味直撲紫筠的鼻子,紫筠也不管,反而更感興奮張嘴含住阿賢的雞巴,一手還是搓揉著自己的陰核。

突然間,紫筠感到下體被人舔弄著,還用手指摳弄進她的蜜穴中,一陣陣的快感向腦中襲來,也無暇低頭看看是誰,但是,此時只想被男人狠很插入。

『思鈴,妳也來啊。』原來舔弄紫筠的是思鈴,只見她早已全身赤裸,趴在地板上,而建成從後面將雞巴用力的插入,思鈴還一邊舔弄紫筠。如此淫亂的場面,讓建成狠力的插弄著思鈴。

『啊……學長……你好狠……插的學妹好深……學妹好爽喔……啊……好深……喔……喔……好爽……好美……好舒服……啊……怎麼會這麼爽……到底了……學長……你好棒……啊……學長……我好舒服……大雞巴學長……我的親親學長……學妹的小穴被你幹的都酥了……學妹爽死了……』

『思鈴好淫蕩喔。』阿賢一邊享受紫筠的舔弄,一邊觀看思鈴的媚態。

『啊……我好淫蕩喔……對……我淫蕩死了……快來幹我……美死了……阿賢哥哥……你也要來幹我嗎……好美……好舒服……』

『妳這個騷貨,還想著別人啊。』建成恨恨的說。

『唉……啊……建成哥哥……吃醋啦……我不是……正被你幹著嗎……?啊……太深了……到花心了……美死了……啊……不行了……ㄋㄟㄋㄟ的小穴好美喔……建成哥哥……幹死我這個小騷貨……啊……再用力……再來……ㄋㄟㄋㄟ會被你插死的……死了……死了……』思鈴很快達到高潮了,淫水順著大腿流到地板,氣喘呼呼的趴在地上。

這邊紫筠已經麻癢難當,眼看思鈴已經爽翻了,自己的私處更是癢的難受。一眼撇見地上的空的玻璃瓶,居然抓起來往自己的穴中,一進一出的弄著自己的蜜穴自己,雙腿已經張著開開的,就等著男人的插入。

『啊……我受不了了……誰都可以……快來幹我吧……我要男人的肉棒……』

那邊建成了結了思鈴,拔出肉棒,看到紫筠的模樣,立刻衝過去,扯掉紫筠手中的酒瓶,直接就往紫筠的穴中插入了。

『啊……來了……』紫筠大呼一聲,期待已久的終於被插入了。

『啊……好美……好建成……用力插我……插死我……你好棒……插死我……好舒服……再來……再來……用力……用力……啊……啊……建成……沒想到你這麼會……啊……好爽……』

『嫂子好騷喔。』阿賢眼看被建成強先一步,酸酸的說。

『對啊……我是騷貨……喜歡男人……喜歡男人幹……誰叫你不來幹我……啊……好美……用力……建成……你快幹……阿賢還等著幹我呢……』建成聽紫筠淫蕩的呻吟聲,再加上剛才被思鈴弄得有點受不了,已經快發射了。

『啊……好猛……我的親哥哥……我的好同學……喜歡幹ㄋㄟㄋㄟ嗎……啊……啊……好爽……ㄋㄟㄋㄟ好爽……』

『我要來了。』建成說完,突然拔出他的雞巴,往紫筠的口中塞。紫筠趕緊張開嘴,接納建成的雞巴,於是建成就將陽精全部噴在紫筠的嘴裡。而紫筠滿足的把他們全吞下,還意猶未盡的舔弄它。上邊紫筠還在舔著建成的雞巴,下邊阿賢終於迫不及待的挺起雞巴插了進去。

『啊……壞阿賢……你偷襲我……啊……你們輪姦我……不行了……』

『嫂子喜歡嗎?』

『壞阿賢……不……不……不喜歡……不喜歡……你非禮嫂子……啊……啊……你的傢伙好硬喔……你這個壞人……啊……不行了……啊……受不了……』

『嫂子被輪幹的爽不爽啊?』

『不說……不說……啊……壞阿賢……啊……受不了……』紫筠嘴中不說,可是身體已經說了一切,下體淫水直流,屁股搖搖擺擺的迎合阿賢的抽插。

『快說嘛,我的好大嫂,不然我可不幹了喔。』

『啊……我說……我說……好舒服……我的好叔叔……親親的阿賢叔叔……ㄋㄟㄋㄟ好爽……爽死了……幹死妹子……用力……喔……好猛喔……好叔叔……你好會幹……妹子爽死了……親叔叔……幹死妹子了……』紫筠放聲叫床,弄得阿賢使盡全力的將雞巴一次一次用力的插。紫筠下面被建成和阿賢弄得淫水流了一大片。

『嫂子喜歡被輪姦,對不對啊?』

『沒有……才沒有……啊……插死我了……』

『是嗎?快說是!』阿賢猛然一用力,弄得紫筠又噴高潮了一次。

『是……的……是……嫂子我喜歡被輪姦……快點來輪姦我……親叔叔……來輪姦我啊……只要是男人都可以來幹我……』紫筠完全失去理智了。

突然,門外傳來敲門聲,原來是家勛和婉萱回來了,建成大吃一驚。這邊趕緊將思鈴扶起,胡亂的將她的上衣和短褲套上。可是思鈴似乎睡著了,只好讓她躺在沙發上。

這邊阿賢不知如何是好,也停下動作。可是紫筠卻慾望正高,雙腿夾住阿賢的腰,主動的搖著臀部說道:『快點……幹死我……ㄋㄟㄋㄟ快來了……用力……別停啊………』阿賢受到鼓舞,也壯起膽子,加速的抽插。

『好叔叔……繼續……幹死妹子……妹子好舒服……妹子快來了……千萬別停啊……』

『磅!磅!磅』連續三聲的敲門聲,就是琪琪的聲音。

阿賢一聽非同小可,心想不知還有多少人在外面,可是下面也正到緊要關頭,豈能放棄。

『嫂子,怎麼樣?』

『別……管……他們……幹我……用力……快……』

『開門啊!』這會兒是弘揚的聲音了。紫筠一聽,又急又怕,卻更用力的將小穴往上頂,一邊喊著。『阿賢叔叔……快啊……我老公回來了……快加油……喔……喔……美死了……好舒服……快幹啊……還是你想讓他看見……看見你欺負大嫂……讓他知道你強姦我……』紫筠一發起浪來,什麼也不管了。兩人就在隨時可能被破門而入的氣氛下,邁向高潮了。

『嫂子……我要來了……』

『親叔叔……好叔叔……我也要來了……』

於是阿賢就把熱呼呼的陽精,毫不保留的噴在紫筠的深處。

『啊……哥哥……叔叔……親老公……妹子被你幹死了……』說完,紫筠就整個人倒在沙發上。阿賢抽出雞巴,趕緊將紫筠的衣服拉上,混亂間,還將紫筠的內褲放在口袋中。才讓建成去開門。

等無人都進來之後,思鈴和紫筠都還躺著。

思鈴是不勝酒力,再加上剛才的劇烈動作,已經昏睡過去了,而紫筠卻一面裝睡,一面享受剛才的餘溫。

過一會兒,永義和雅惠也相繼走回來,大家心中有鬼,也都不便多問什麼,只好悻悻然的分批回去。紫筠一直都沒起來,弘揚準備要將她抱上車。

這下紫筠可緊張了,因為阿賢的精子和自己的淫水流出來後,將自己下半身的裙子弄濕了一大片,只好趕快假意深個懶腰,一副剛睡醒的模樣。

『弘揚,他們都走啦?』紫筠假惺惺問。

『都走了,我們也回去吧。』

『嗯,老公,你今天開心嗎?』

『不錯啊,妳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