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閨女的新婚妻子

黃花閨女的新婚妻子

今天是我和芝芝的大喜之日.完成所有繁文縟節之後,我們終於可以返回酒店房,渡過這個重要的洞房花燭夜.

我已經沐浴更衣,在床上等待我這位"黃花閨女"的新婚妻子.

當然是真的!芝芝的家教深嚴,而且好的信仰並不容許她做婚前性行為,她一直都堅守著,我也忍了一年多才"守得雲開見月明".

至於我自己,曾經有一位親密女朋友,但都是數年前的事了,現在,我只有芝芝一個.儘管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性,但,我就是喜歡她那一份清純的感覺.

終於出來了,我的妻子終於由浴室出來了.芝芝穿著一件粉紅色絲質的吊帶及膝睡裙,微濕的長直髮落在胸前,沾濕的衣料令裙下的肌膚約隱約現.

眼前的芝芝散發著前所未有的性感,我不禁呆住了.

“做乜眼甘甘望住我喎?”芝芝微低著頭,害羞的問.

我行上前,輕輕拖芝芝坐在床邊,我就跪在她前面說:“我要好好欣賞一下你,因為我係第一次見你著得咁性感.“

說罷的輕輕吻了芝芝的咀唇一下.

“你點解要買咁性感嘅衫比我?”雖然芝芝好像很害羞,但我聽得出她是很喜歡的,而且她心裡明白將會發生什麼事.

我站起來,整理一下枕頭,扶芝芝躺在床上,我就坐在床邊說:“我想你有一個難忘的新婚之夜.咁你喜歡件睡裙同內衣嗎?”

我的手,邊說邊放在芝芝的腰間,並輕輕掃向盆骨及臀部位置,並且隔著衣服摸到內褲的邊位.芝芝的頭垂得更低,我知道是時候了.

我起身,關上睡房門及大部份的燈,只餘下房角的一盞小燈.然後輕輕上床,摟著的肩膀,輕吻了幾下她的額及臉頰.

見到雙眼緊閉的芝芝,我輕聲的問她:"芝芝,你想嗎?你預備好未?如果你未預備好,我地可以遲啲先至做…親熱架.“

我假裝要睡開一點,芝芝就馬上張開眼及雙手摟著我說:‘唔係呀…我..我只係唔知要點做,所以…”害羞的芝芝說不下去了.我溫柔的對她說:”你乜都唔駛做,只需要好好享受今晚.我會令你舒舒服服.“

我用手輕輕掃合芝芝雙眼,咀就吻上了芝芝的唇上.數下之後,芝芝開始知道如何接吻,我們吻得更深了.而我的右手,慢慢的掃向芝芝的胸部.她有點緊張的捉住我手,但我加緊幾下吻她,她又放手了.她的胸部不大,一隻手都可以包住,

隔著一件簿滑的衣服摸芝芝的胸部,感覺是都不錯,挺滑的,但我開始想進一步行動了.

我由吻芝芝的咀,慢慢移向她的臉頰及耳珠,再由耳珠慢慢吻向頸項,胸口.我一邊繼續輕輕揉芝芝的胸部,一邊輕輕扯下芝芝肩帶上的蝴蝶結.蝴蝶結一鬆開,表示她上半身就失守了,而她亦有點緊張,雙手摟著我的頸.但我想去開拓另一個彊土,所以沒有安撫她的緊張,只是輕力扯下她的睡裙.

睡裙終於退到腹部,芝芝的上半身裸露在我眼前.乳房是小巧了一點,但皮膚白裡透紅,乳頭細細的,淡粉紅色的.我一邊用手揉著芝芝的乳房,另一邊就用咀吻著,用舌尖在柔軟的乳頭上面打圈.不消幾下,粉紅色的乳頭就變硬了.我轉向另一邊乳房,同樣在上面用舌尖打轉.期間我偷望芝芝,見到她的咀半開著呼吸,每當我的舌頭用力一點在乳暈上打轉,她都好像輕輕觸電一樣,喉嚨發出輕輕的”呀”聲,我想她是開始有被挑逗的感覺了.

見到芝芝有反應,我都要開始下一個目標.我的手及咀繼續遊走於兩個小雪山上,另一隻手就沿小腹去找尋芝芝那個神秘的叢林,順勢亦除去了她身上的睡裙.我的手在芝芝的內褲外面輕撫著,或許是乳房的感覺太震撼,我發現芝芝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我放輕了對乳房的舌攻,將咀邊吻邊移向下腹.我一隻手捉緊芝芝的手以減輕好的緊張感覺,一隻手就扯下芝芝的內褲—是扯下她內褲的兩邊蝴蝶結,如事者我就可以一覽無遺.當然啦,我是故意買這種款式的內褲和睡裙給芝芝,感觀上會刺激很多的.

這個未有男人到過的叢林,毛髮又多又密,我用手輕撫毛髮,都感覺都有水份的存在.這時芝芝更緊張地捉住我的手,她的眉頭緊閉,於是我回去吻她的咀,並將她手放在我充血已久的陽具之上.芝芝一觸摸到我的小弟弟,馬上縮手並驚訝地”呀”一聲,張大眼睛望著我.我順勢在她面前脫去自己凡所有衣物,並再次捉她的手去摸摸我的小弟弟.芝芝當然知道是什麼回事,但又感覺很害羞,所以再次閉上眼睛任我去做.

我吻她的咀,又在她耳邊輕輕說:“他(指小弟弟)一陣會放入去你度,你放鬆一啲就可以架啦.如果你覺得太痛你叫我停啦.”芝芝”唔”一聲回應了我,而且她開始主動的摸了我的小弟弟幾下.

我壓在芝芝身上,分開了她的雙腳,咀巴及一隻手再一次刺激著她敏感的乳暈,另一隻手就帶領著小弟弟在叢林門口徘徊,芝芝表現得更敏感了,喉嚨再次發出了”咿呀”的聲音.

芝芝對於我上下的攻勢簡直毫無還擊之力,她除了咿咿呀呀之外,身體也開始輕微擺動,叢林亦已經洪水暴漲,我估她已經差不多要高潮了.我要預備進入這個處女地了.我將芝芝的腿分開一點,慢慢的,輕輕的將小弟弟送入芝芝狹窄的隧道.芝芝緊閉雙眼,手緊緊的抓住我的手臂,由表情看得出她感到痛,所以我停下數秒,再進入一點,慢慢入一點.這條處女隧道將我的小弟弟緊緊繃著,內裡又暖又濕,我又不可以長驅直進,令我有點按捺不住.

經過幾次停車,我的小弟弟終於隱沒於芝芝的隧道內.我感覺到被緊緊的包裹住.我要開始慢慢的出來,但對芝芝來說又是一個痛苦的感覺.我見她的表情,忍不住在她耳邊問:“你很痛呀?不如今晚算啦.”芝芝張開眼望住我說:"我OK架,你繼續啦,你已經好溫柔啦,雖然有小小痛,但我..我覺得..覺得好舒服..”

哦,原來芝芝都會感到舒服,一於繼續啦.

我不敢太大力插進隧道,只是輕力將小弟弟送進去.畢竟是未經人事,隧道的狹窄及濕暖令我有前所未有的感覺.而芝芝的表情亦已經表現出享受了.見到她的表情,我開始用正常的力度及速度抽插著芝芝,亦都將一隻手去揉被冷待了的乳房.芝芝”呀呀”的叫著,身體搖動著去配合著我的抽插,她高潮起伏,我亦都接近了.

我突然大力的,深深的抽插芝芝,她對於突如其來的攻勢表現更激,不過我後勁不繼,勁插廿來下之後就發射了,深深地射進芝芝的身體.這是第一次有男人在芝芝身體深處留下種子.我停下來,身體壓在芝芝身上,小弟弟就留在芝芝身體內休息.我們緊緊的摟住對方,感受著對方的心跳及呼吸,也在回味剛才的肉體交流.

當小弟弟滑出了跑道,我就拖芝芝起身去沐浴.我們起身的時候,見到雪白的床單上有數點鮮紅色的血,這就是芝芝送給我的新婚禮物,是她前半生中最要的東西.我心情有點激動,於是站著吻芝芝,又緊緊的摟著她.我在她耳邊說:“我愛你,芝芝,老婆.我一生一世都會咁愛你.“芝芝甜絲絲的回答:“傻瓜,沖身啦.”

我倆便一同走進浴室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