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美麗人妻一起除夕倒數

「嗨,美欣,怎麼會是你的?」我看著那個被一班同事團團圍著的美女,不能置信的叫了出來。

今天是除夕,我收到通告說今日下午不用上班,剛想跑到接待處,看看可不可以再約那個新來的接待員去吃飯?……聖誕派對那晚我送她回家時,已經把她逗得春心大動,幾乎要在樓梯口向我獻上處女豬的了;今晚可怎也要把她誘騙上我家慢慢享用了吧!

怎料我才打開了辦公室的房門,竟然會看到她……

「她」是我的舊同事「美欣」,也是我們公司裡的頭號美女。聽保安部的同事說,去年情人節那天她收花的數量(聽說超過一百束!)已經開創了全幢大廈的新紀錄。而且因為她大半年前已經離職,相信這個紀錄以後也很難再有人可以打破了。

話說她那次「收花」的紀錄,我也很榮幸的有份貢獻了一丁點力量,因為其中一束花是我送的。

當時在她云云的追求者中,我應該算是比較有希望的一個,至少她肯跟我單獨約會了好幾次;還在半推半就之下,讓我偷襲得手,吻了她的小咀……

但正當我沾沾自喜,幻想著奪得美人歸之後,該怎樣慢慢調教這個絕色美女的時候,我最強勁的情敵卻出現了。而且這個「橫刀奪愛」的混蛋不是別人,卻是我們那剛從外地名校畢業回來的大老闆的獨生子,也就是我們公司未來的接班人!

我雖然好歹也是個部門經理,但跟年少有為的小老闆還是距離得遠了一點……最後只能眼瞪瞪的看著這塊已經吃到嘴邊的美肉被人家一手搶走了!

半年前,美欣終於在一個盛大的婚禮中嫁作了他人婦……

「嗨,阿堅,是你?」美欣的美目閃過一個異常複雜的眼神:「我們……好久不見了……」半年不見了,她不但美艷如昔,雖然沒了少女的青澀,但卻添上了另外一股成熟少婦的風韻,看起來更加迷人了。

「對啊!妳生活得好嘛?」不知怎的,我的喉頭忽地一陣哽咽……

「當然好了!」她從前的好姊妹,也是當秘書的「雪莉」搶著替她回答了:「當少奶奶啊,不用憂柴憂米,整天逛公司、掃名牌,簡直羨慕死人了!我還以為妳已經忘記了我們呢!」說得也是,就算不計她手上的鑽戒、耳環和項鍊,單看她那條今季最流行,剛到貨的限量名牌裙子,再加上手袋和高跟鞋,價值便已經超過了我一個月的薪水了!

「咿!怎麼妳說得我好像個整天無所事事的闊太太似的啊!」美欣嬌嗔著說:「現在不就是回來探妳們嘛?」

「才不是!」雪莉笑著搶白說:「妳以為我不知道嗎?小老闆去了台灣公幹,妳沒人陪,所以才會跑回來找我們消遣罷了!對嗎?」美欣辭職時,把秘書的職位讓她的死黨雪莉頂上了;可能因為她倆是好姊妹,而且雪莉早已嫁了人,所以美欣不會怕她勾引自己的老公罷?

美欣被她說破了,登時紅了臉的摟著雪莉嗔道:「那些不說了!對了!今天是除夕,公司放下午,妳們有沒有節目啊?我整天一個人的,悶死了!」看著她笑得那麼幸福,我的心裡不由湧起一陣醋意……畢竟她曾經是我最心愛的女人……

喂!慢著!她的老公不在……

我心中禁不住一動,竟然有點癢了起來!

「我就是為了這事跑出來的……」我飛快的盤算著,一面行上前笑著提議說:「喂!今晚有戲!我的老友已經在卡拉OK替我留了間大房給我們通宵直落,而且就算今晚是除夕,他一樣會給個照價九折兼送紅酒,你們誰有興趣參加?」

有「著數」啊!大夥兒當然是哄然舉手了!

「美欣,他對妳好嗎?」我特意沒叫那個快追到手的美女接待員,因為我隱約的感覺到美欣有點心事。於是在卡拉OK唱了一會,便趁著眾人哄笑喧鬧的時候,把已經嫁作人妻的舊女友拉到了一邊。

「他當然對我很好了……」她訝然的看著我:「阿堅,我的樣子像不開心嗎?」

「沒有!」我嘆了口氣:「我只是想妳親口告訴我妳過得很幸福罷了……畢竟我們曾經有過一段那麼歡樂的日子……」

「阿堅,你不要這樣子……」她咬了咬下唇:「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不是的!」我輕輕抓著她的玉手:「妳知道我還是愛著妳的……」

她一怔,馬上想縮回小手,但我卻抓著不肯放:「妳不用害怕!我沒甚麼特別意思的!雖然我知道自己永遠都忘不了妳,但只要我看到妳得到真正的幸福,我就放心了!」

「阿堅!」她全身抖震了一下,慢慢的抬起頭來,兩眼都通紅了!

「美欣,怎麼了?」我駭然的大叫道,幾乎嚇著了其他人。

美欣連忙縮回了小手,笑著向看過來的同事打圓場說:「我沒事!只是記起了要走開一會,到時代廣場看除夕倒數罷了!」

「怎麼了嘛?」正玩得興起的雪莉第一個擠了過來,嘟長了小嘴說:「剛玩到最開心時妳便要走!太沒勁了吧!」

美欣有點尷尬的解釋說:「對不起嘛!但我答應了老公要跟他一起看倒數的。他在台北101那邊,我就在香港,輪流用視像電話向對方直播除夕倒數的煙火表演的啊!」

「啊!好浪漫耶!」雪莉取笑她說:「不過也是的,始終是妳們婚後第一個除夕,卻偏偏要弄得分隔兩地……」

美欣粉臉通紅的看了看腕表:「還有三十分鐘,我看今晚街上會有很多人的,不預早一點,我怕會趕不及!」

「今晚街上一定會很多人的,妳一個女孩子,怎麼擠得過去啊?」雪莉關心的說,但看她的樣子,可沒打算陪美欣去擠啊。這也是難怪的,她平時下班要趕回家買菜煮飯、相夫教子,難得可以出來玩一次,當然不想那麼快便走了。

「我陪她去吧!」我自告奮勇的說:「妳們就留下來繼續玩罷。」

「阿堅,那就拜託你了!」雪莉沒等美欣同意,已經如釋重負的笑著說:「你可要好好的照顧我們的未來老闆娘啊!」說完又裝模作樣的囑咐了幾句,才跑回去又開始選曲再唱了。

「小心點。」我緊緊的拖著美欣的小手,小心的避開那些從四方八面湧過來的人潮,好辛苦才擠到時代廣場附近。我護著她擠進了一個比較少人的樓梯口,這裡離開廣場對面的倒數燈柱還有好幾百米遠,但見到前面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上千上萬的人,根本沒可能再擠前一點了……

「就這裡好了……可以看到倒數就成了!」美欣也噓了口氣,額上滿是香汗:「阿堅,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一定來不了這裡的……」

我掏出手帕替她揩抹著粉腮上的汗水:「不用謝我,記得我以前說過的嘛?為了妳,要我幹甚麼都可以!」

她的眼眶又紅了:「阿堅,你真好!」

「小心!」我趁著前面那些人擠過來的機會,雙手裝作不經意的從後環抱著了她的纖腰。她「呀」的一聲,這次沒再躲開了,被香汗沾濕的粉背緊緊的貼在我的胸口上,一頭烏亮的長髮馬上拂到我的面上,讓我不禁的回憶起我們拍拖的那些日子。

「美欣,這半年來,我都沒忘記過妳……」我埋首在那如雲的秀髮中,吸嗅著那中人欲醉的淡淡幽香。

「阿堅,其實……我也很掛著你……」她的香肩一抽一抽的,連聲音也有點哽咽了。

「怎麼了?」我把她翻了過來,抓著她纖巧的雙肩問道:「妳老公他……是不是欺負妳了?」

「不……」她猛搖著頭:「他對我很好!只是……」

「只是甚麼了?」我有點失控的惱火說。

她淒然的答道:「是我的家姑,還有兩個小姑……她們整天對我冷言冷語的,開口閉口都說我是個貪慕虛榮的女人,只是因為看上他們的家產才會嫁進去……」

「那妳老公沒幫你的嗎?」

「開始時他還會替我說一兩句好話,但說多了便連他都感到厭煩了,最近他甚至開始埋怨我多事……」還沒說完,便已經開始滴著眼淚。

「美欣……」我心痛得不得了,緊緊的擁著她……

她伏在我懷裡嚶嚶的哭著:「我很後悔……很掛著你……你對我那麼好……」

「今晚他們一家人就在對面的酒店頂樓開除夕派對,」她抽泣了好一會才慢慢止住了哭聲:「那死鬼明知道他的家人都不歡迎我,一定會在親戚面前乘機損我的,但卻因為怕麻煩,竟然藉口公幹,撇下我自己一個人飛到台灣去;還裝模作樣的叫我跟他一起玩倒數直播……我……恨死他了!」

「他根本不疼我!」她哭著,小拳頭輕輕的打在我胸口上。

「美欣,都是我的錯!」我憐憫的緊抱著她:「都怪我當初留不住妳……」

「阿堅……」她仰首看著我,眼裡滿是感動的眼淚。

嘿……還等甚麼?我盯著那張微張的紅唇,一口便吻了下去!

她像是嚇了一跳,非常矛盾的掙扎了兩下……但很快便被我那狂野的舌吻融化了,任由我肆無忌憚的俘虜了那個應該只屬於他老公獨享的香甜小嘴。

我一邊纏繞著她那美味的小香舌,又貪婪的吸吮著那些甜蜜的香津,雙手也沒有閒下來,早已隔著她那名貴的裙子,兵分兩路的在她滑溜的粉背和翹翹的俏臀上肆虐了。

雖然周圍都擠滿了人,但一來我們這個樓梯口比較隱瞞,而且滿街上的人都是熱情高漲的,摟摟抱抱,甚至像我們一樣吻得天昏地暗的也大有人在,所以我們也沒怎樣惹人注意。

我越吻越激烈的,早已忘記了她已經是別人的老婆了!撫在俏臀上的怪手慢慢往下遊移,穿越裙擺插進了穿著絲襪的大腿縫中……

懷中美女的嬌軀猛的一震,我連忙箍緊了她的小蠻腰不讓她躲開,那侵入裙底的怪手也同時間直搗黃龍,一下便佔領了她的神聖花丘。雖然隔著了絲襪和內褲,但我也感到了觸手之處已是一片潮熱。

「呀……不要……」美欣開始吃力的想推開我:「阿堅,不可以的……我不可以背叛我的老公……」她小聲哭叫著……

「美欣,」我當然不肯放手:「他這樣對妳,連除夕這麼重要的節日都拋下妳孤零零一個人,他根本不在意妳!」

「阿堅……」她嗚咽著:「但……但是……」

「我才是真的愛妳!」我又一口封著那張不知所措的櫻唇,手指隔著兩層纖薄的布料,粗獷的開墾起著那個我從前跟她拍拖時沒法染指的地方。

「呀……呀……」她從開始時的閃避,慢慢變成了自動的把敏感的部位湊到我的指頭上,而且也主動的把小妹妹壓到我那脹硬隆起的褲襠上。

指尖上一陣陣的溫暖,告訴她的絲襪也慢慢的濕起來了……另外一隻不甘寂寞的手,也開始不客氣的解開了她胸前的鈕釦侵了進去,撥開了那個應該也很昂貴的蕾絲胸罩,覆蓋在這個美麗人妻那豐挺驕人的胸脯上。

「噢……」她長長的噓了口氣,皺緊了眉頭,那張像火燒一樣熾熱的粉臉緊緊的藏到我的懷裡,但卻怎也阻擋不了那些從緊合貝齒中間滲透出來的歡愉喘叫……

峰頂上的可愛蓓蕾馬上在我掌心裡高速的脹硬起來,帶著無數此起彼落的嬌小疙瘩,像海嘯一樣飛快的擴散開去,瞬即散滿了整團幼嫩軟滑的美麗肉球。同一時間,那早已被灼燙蜜漿泡得完全濕漉漉了的魚網絲襪,也再經不起我的粗暴牽扯,「撲」的穿開了一個手掌大的破洞。

「鈴……鈴……」一陣掃興的鈴聲偏偏在這緊要關頭響起,硬生生的制止了我那正要衝進本壘的手指……

「啊!」美欣馬上一把推開了我,從手袋裡掏出了一個最新型號的手機。

「老公,是你嗎?」她還微微的喘著氣,但語氣卻奇蹟的在短短幾秒鐘內已經調整得像若無其事似的了!

……女人!真的好厲害啊!

她有點尷尬的看了我一眼,我馬上聳了聳肩,示意她不用理我。

只見她轉過身,撒著嬌的說:「咿!你還問……明知我跟妳的家人不咬弦的了,我當然不會跟她們一起啊!人家寧願跑去到跟舊同事唱卡拉OK啊,但人家還記得跟你一起看倒數的約定,所以一個人跑了出來啊!」

「嗯……你就會口甜舌滑!」她罵著,她老公一定是在哄她了……

「甚麼?買了禮物給我?」她瞇著眼笑道,看來那份禮物一定會很夠「份量」的了……

「好吧,等你後天回來了再說吧!現在讓我先給你看看香港這邊的除夕倒數好了……」說著把手機反轉,讓機背的攝影鏡頭對著那開始變色的倒數燈柱。而在手機細小的屏幕上,燈火通明的101大樓的也開始閃爍起來了……

廣場那邊,在倒數燈柱下的舞台上,司儀也已經把所有表演的嘉賓請上台,準備開始倒數了。

「老婆,我愛妳……」他老公的聲音透過話筒清晰的傳了過來,讓我心中不由湧起一股酸味;於是我不理美欣美目中的抗議,從後把她一把摟著了。

「哎……」美麗的人妻失聲的驚叫起來,因為我竟然在眾目睽睽中扯開了她的上衣,抓著了其中一顆傲人的美乳。還好所有人的目光都只顧看著前面的舞台,沒有人像我一樣趁機飽覽那比眼前的盛況還要雄偉壯麗多幾百倍的「美景」。

滔天的歡呼聲把她爽痛的嘶叫完全蓋過了,讓我更是肆無忌憚的,在人家老公的遙距監視中,任意蹂躪著人家老婆的美麗胸脯……

高舉的視像手機一抖一抖的,隨著我粗獷的搓揉猛烈的晃動著。

我用力的環抱著美欣的纖腰,插在她腿縫中的大腿往兩邊一分,迫得她翹高了俏臀、分開了兩腿才能勉強站得牢。

「呀!」她聽到拉鍊拉下的聲音,驚懼的回首一望;「你……」剛想開口抗議的小嘴馬上便被我封吻住了!

「十!」舞台上,司儀開始倒數了!

我撥開了早已濕透了的小內褲,把那糊滿了濃稠花蜜的嬌嫩花唇暴露在除夕夜的冰涼空氣當中……

「九!」最頂的倒數燈亮起了!

堅硬的巨大龍頭一下便衝開了緊合的花瓣,搗在少婦嬌嫩的城門上……

「八!」高舉著手機的小手瘋狂的抖動,屏幕上的101大樓也像是在地震中猛烈的搖晃著……

龍頭「卜」的衝開了穴口那圈最緊窄的嫩肉,撕開緊貼的肉壁一直往內鑽……

「七!」少婦發力掙開被封吻的小嘴,但那些慘遭侵犯的痛叫喘鳴,卻在那像海浪一般的歡呼聲完全淹沒了!

巨大的火棒狂飆的扯開了細嫩的肉摺,在緊迫的蜜道中勢如破竹的挺進……

「六!」

「啊……」灼熱的蜜液沿著好像風中垂柳一樣劇烈抖顫著的大腿汨汨流下……

「五!」所有人齊聲的呼喊著……

好緊!真的好緊!想不到已為人妻的美欣的小穴還是那麼緊,簡直像處女一樣!巨龍一鼓作氣的衝到一半便已經卡住,再插不進去了!

「四!」手機屏幕上,101大樓樓頂「2008」的字樣已經亮起來了……

「哎……」我猛的退後,讓早已失神的美麗人妻喘過了一口氣……

「三!」「砰」的一聲,舞台後面的燈柱上爆開了第一個火花!

後撤的巨龍退到洞口,像是示威似的轉了一個圈之後,馬上便雷霆萬鈞的再次轟了回去!

「二!」懷中的美女慌忙用小手蓋掩著自己的小嘴,勉力抑制著那些從喉嚨中湧出來的、既爽且痛的呻吟聲……

「一!」像燒紅了的鐵柱一樣又燙又硬的巨大龍頭,終於貫穿了還沒有被完全開拓的秘道,在嬌嫩的花芯上重重的炸開……

「零!」燈柱上燦爛耀目的閃光瘋狂的眨動著,煙花一個一個的爆開;空氣中完全灌滿了人們狂野歡騰的呼喊……軟軟地倒在我懷中的美麗的人妻,也已經在首次出軌的熾熱激情中,被情慾的高潮中沒頂了……初開的敏感的花芯緊緊地噬咬著闖關的巨大龍頭,滾燙的蜜汁像缺堤的洪濤一樣,從被撐開得像快要爆裂了的肉縫旁邊滿溢湧出……

在踏進新的一年的第一秒鐘,這個在極樂中昏厥了過去的美麗人妻,終於在婚外不倫的戀情中邁出了第一步……。

後話:我先跟美欣打了半發的除夕禮炮,倒數完了之後,我雖然色膽包天,但還是沒膽量當街跟這個漂亮的人妻完成那未完的下半場。於是我們整理了一下衣衫,便回到卡拉OK,好讓美欣在一班同事面前秀秀幸福,看看他那剛收下了我一大頂綠色帽子作賀年禮物的老公,在台灣那邊向我們直播101大樓的倒數煙火表演。

當我看到手機屏幕上那幢淹沒在一片火花中的高聳大樓時,不期然的想起了剛才把人家的老婆插得騷水長流的香艷畫面,禁不住往美欣那邊望了一眼;恰巧她也正向我瞧過來,跟我交換了一個會心的微笑……

之後我當然是把這個美麗的舊情人帶了回家,狠狠的跟她聚聚舊情了,弄得她第二天幾乎連床都下不了。

美欣沒跟她老公離婚,始終奢華的物質生活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而且在她需要心靈(當然還有肉體)的慰藉的時候,她也清楚的知道,我這溫暖的臂彎永遠都在等待著她……!

聽說,我的小老闆公今年除夕又要出差了,這一次還好像要飛到美國的紐約去看那聞名的「大蘋果」倒數……當然,他的老婆也早已約定了我再次一起去看時代廣場的除夕倒數;因為美欣說,最讓她回味的,還是上次倒數時那最精彩的十幾秒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