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ome 糜爛(BL)

acome糜爛(BL)

他雙手被綁在身后,跪立的修美赤裸身軀滿是紅暈和汗水,精美的面容已經情欲籠罩,琥珀色的眸子卻仍在極力掙扎,“不要,別這樣……恩……”當被刺激得挺立的下身被握住時,那快慰是無法比擬的,讓他皺眉呻吟出來。

“好性感。”同樣赤裸裸的強壯男人跪坐在他身前,大手把玩著他嫣紅的敏感性器,邪惡的笑自薄唇上不褪,“爭兒,你好敏感呢,這麽的美麗又這麽的敏感,真是尤物。”仰起頭,吻上他顫抖的嫣唇。

他試圖閃避,卻被身后一雙大手緊緊握住細腰,羞恥和無法反抗讓他憤怒,“你們這兩個混蛋放開我!啊……”后庭傳來的灼熱旋轉用力頂壓讓他無法控制的弓腰叫起來,那股被禁忌的快樂啊……

“瞧,都快出來了,還逞強。”身前的英俊男人低頭瞧著手里滴出水珠的男莖,微笑,“霸王,這一回讓爭兒哭著求我們怎麽樣?”

那個被稱做霸王的男人面容冷峻,身型魁梧,赤裸的身軀肌肉遍布,跨下的巨物更是如野獸一般龐大得嚇人。只見他深眸微眯,勾起個殘酷的笑,“好。”

“不要!霸王,住手,別聽雷震的!”他慌亂的要回頭勸阻,卻被雷震一把執住下巴,霸道的深吻印上,滑溜溜的舌頭靈巧的喂入他嘴里。

松開鉗制那纖細腰身的大手,霸王的雙掌猛然抓住他翹挺渾圓的雙臀,往外用力扒開,緊接著,魁梧的身軀俯下,他伸出舌頭,直接舔弄向那細致的菊蕊。

至極的快慰直沖大腦,他無法掙扎的只能在被松開小嘴后叫出來,“呀……”

“這才乖,慢慢享受,霸王會把你舔得軟綿綿的,再插進去讓你欲死欲活。”雷震笑起來,伸出兩指扣入他嘴內,這也彎下身,張嘴將那可愛的肉柱吞入口內。

前后夾攻的快慰讓他無法享受,被硬生生扒開的恥辱和快感讓他想叫又因嘴里的手指叫不出來,只能呻吟著扭動,被捆綁在背后的雙手捏成了拳頭。

“喜歡麽?”雷震笑著吐出嘴里唾液晶瑩的男莖。

“放……開……”他通紅著臉,投降了。

“什麽?”雷震惡意的笑著問道。

一根手指突然的戳入,讓他尖叫一聲,“啊……求你放開我……”他快爆炸了,再不得到發泄,他會死。

低頭欣賞著那繃緊肉莖根部栓著的小蝴蝶結,雷震笑了,“不喜歡被綁著麽?求我們干你,我就讓你爽出來,寶貝兒。”

他羞恥的低下頭,“求你們干我……”他知道,不服從的下場是會被玩得更慘。

雷震滿意的笑了,“霸王,你先吧。”

冷峻的臉上閃過熱切的愛意,霸王低啞的笑了,直起巨大的身,依舊將他的臀瓣掰得開開的,用自己的巨碩緊抵那精細的密穴,“早些聽話不就好了?爭?”忽然揚起一手,重重拍向他發紅的臀。

他哀叫,“啊……呀……”疼痛的同時,巨大得要命的硬柱圓頭猛然闖入,讓他一口氣哽在喉嚨里,差點無法喘息,“慢點……”

“慢了你就跑了。”霸王低笑,稍微停頓一下,便開始了連續的野蠻沖刺。

摩擦嫩穴的快慰讓他款擺細腰,不由自主的迎合那粗暴的進犯,“恩……霸王……”頂撞的快樂叫他呻吟,還未來得及適應霸王凶狠的戳刺,身前的束縛卻突然一空,憋了很久的欲望不聽控制的噴射而出,讓他大叫起來。

“瞧瞧,射得多遠。”雷震笑著用食指撥弄著那顫抖的槍口,“要不要我再綁上一回?忍耐了才有更大的快樂哦。”邪惡的上下撥弄那秀挺的粉紅性器,他迷戀的伸舌舔上被沖撞得前后搖晃的漂亮面孔。

“不,不要了……。”喘息和呻吟交錯,被撐大戳刺沈重摩擦與撞擊,巨大的快感讓他虛軟又快慰,他扭擺著汗濕的精美軀體,不由自主的迎合著身后的狂猛攻勢,因雙手被綁縛在身后,而有些失去平衡的只能偎依入身前強壯的光裸胸膛中。

承接著他的體重,愛不釋手的上下撫摸他滑膩柔嫩的身體,雷震笑得好快樂,挺腰讓自己的巨大陽莖與那蘇醒的粉棍兒摩擦,索性握住兩個人的棍棒上下揉搓,存心要挑起被玩弄的人兒更大的快樂,“爭,我的小爭兒,你喜歡麽?”

“喜歡,啊啊啊啊啊,喜歡……”壓根神智已經混亂的他低叫起來。

他身后那個魁梧的男人全身古銅色的健壯肌膚布滿了晶瑩的汗水,看起來甚是誘惑,大手強悍的掰開著嬌嫩的雙臀,粗碩得可怕的巨莖牢牢的深插在那精巧的菊孔里,肆意的搗弄深捅,快速的進出摩擦竟讓濕漉漉的汁液發出了淫魅的刺激響聲,他低啞的笑了,湊到身前人兒精美的耳畔呼出灼熱的氣息,“爭,你的屁股被我操得在叫呢,聽聽?”虎腰惡意的又是一陣快攻,讓那邪淫的響聲愈加放蕩。

肉體和精神都被刺激得亢奮的他再也無力抗爭,除了追隨被給予和挑逗的快感外,他無法思考,輕吟哀求:“再快點,霸王……啊啊啊……再用力點……”那被填塞得滿滿的穴兒是如此的饑渴,他還要,“雷震,求你求你……”身前的敏感器官也需要更大力的搓揉,他的快樂全部掌握在這兩個男人手中。

“給你。”霸王沙啞的低吼,強悍的重擊,撞得他都要抛起來。

而雷震則松開了自己的陽具,專心握緊他的,靈活搓動,一手還握住底下的雙球把玩。

極度的刺激竄上大腦,他繃直了纖細的身,“啊啊啊啊……”嚷出了那絢麗的高潮。

與此同時,霸王也低吼著奮力頂入穴兒的最深處,將儲存的精液全部灌入。

瞧著那抽搐的后庭粉穴,雷震滿意的笑了,跪在他雙臀下,提起自己忍耐了很久的硬物,借著里面的濕滑強悍的搗進去,“噢,好緊。”消魂的天堂莫過于此。

尚未恢複的小穴再受攻擊,他難受的想躲,卻被霸王緊緊攬住,只得無力的承受那凶狠的戳頂,“呀呀呀,雷震……”

“瞧,又翹起來了。”霸王沙啞的笑著松開一條玉腿,去輕彈他那不滿足的粉色玉棍兒,“我們的爭兒真是淫蕩,隨便插一下后面就又硬起來,是不是太敏感了點啊。”

“不要說……”他羞恥的呻吟,轉頭貼入霸王健碩的汗濕胸膛。

雷震邊快慰的沖刺,邊低笑,“還害羞呢,爭,喜歡被我們搞又不是什麽壞事,至少我們可以滿足你呀。”垂眼瞧著那緊緊吸吮自己碩物的密穴,“都被霸王玩了一回還咬得我那麽緊,分明就是個淫物。”說著,居然用手指去扣弄那已經被塞得滿滿的小嘴,“再來根手指好不好?”

“啊,不要……不要啊……”他用力收縮,“會壞的,雷震,住手!”可極大的快慰讓他無法抵抗。

“怎麽會,我和霸王都同時進去過呢。”雷震邪笑了,“想想我跟霸王兩個人的陰莖都插在這麽小的穴里,那個滋味,真是要命,想不想再嘗一次?”

他被嚇得有些身體僵硬,“不要!”那一回他簡直就是被撕裂了,在床上趴了一個星期,痛死了。

霸王粗長的手指勾著那被驚得癱軟的玉莖,擡眼瞪了雷震一眼,低啞的安撫著,“爭,他在嚇你,別擔心,你的快樂才是首位,我們不會再傷害你。”上回他們有醉意,加上其他原因,失控瘋狂的結果是讓爭受傷,而他們心疼。

雷震呵呵一嚇,停了跨下的沖刺,討好的吻上他嫣紅的薄唇,“我開玩笑的,爭兒,可別又生氣了哦。”

四只大手在全身的敏感點移動,他咬住下唇,委屈的白了雷震一眼,還能怎麽樣,“繼續啦!”欲望被折騰在半空中,很難過的好不好?

邪笑,“遵命。”虎腰震動,帶著身下人嬌吟扭擺,雷震和霸王交換的眼神皆寵溺無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