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性愛回憶-百貨公司的樓梯間玩女友

大學的性愛回憶-百貨公司的樓梯間玩女友

首先要先跟各位等著看小文曖昧的狼友說聲抱歉了,事實也真的是這樣,雖然我讀的學校學風不盛,但是就憑我這種剛上大一的男生,沒車沒房又沒錢,要是女生這麼容易就弄上床,那我自己都覺得會不會是被仙人跳。

所以這一篇要交待的不是小文,是我馬子小若。

這是自從上一次在容容房間裡搞了她之後的事情,又剛好之前在電視上看到一篇新聞,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

最近的一篇新聞。

「扯!情侶逛百貨,樓梯間上演活春宮,桃園某新x百貨公司活春宮。」

這大概是2010/07/23的新聞。

其實在桃園火車站口的各家百貨公司,這種事情常常可以看見。

尤其是這篇新聞報導的那個地方,本來就是一個景觀超好的做愛場所。

新聞裡的男主角當然不會是我。

不過那個地方我有去過,是小若帶我去的,她是桃園人。

那次跟容容在她房間浴室做愛的事情有被小若知道,因為她從夜市回來之後跑來我這裡住,結果我喝完酒又跟容容大戰過後的身體實在撐不住,所以頂不住小若的逼問之下,我就只好從實招來,其實本人酒量不好,該承認的就要承認。

可能因為早就有過一次經驗吧,所以小若沒有怪我,她只是哀怨的說早知道就不要讓我去找容容。

就是因為這件事情,那個禮拜為了向她賠罪,我第一次到她桃園的家去住。

在火車上,她跟我說,她爸媽都是很開明的人,還叫我不用拘束。

記得那一天火車剛到桃園,小若就跟說她要逛逛火車站前面的百貨公司。

小若的行李都在我身上,所以那天她還特地穿了一件短裙,她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當然可以逛百貨公司,不過我可是累得要死阿。

小若邊走邊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跟我說「你自己說要賠罪的,不管,人家要逛百貨公司。」

「好,今天我捨命陪君子,這樣可以吧。」

「乖,那我們去逛逛新x吧。」

平常我們逛百貨公司,小若總喜歡坐手扶梯慢慢看,不過今天她很反常,竟然直接坐電梯到11樓。

「十一樓在賣什麼?」我很好奇的問她。

小若搖搖頭「賣什麼不重要。」

「啊?賣什麼不重要?」

一到十一樓,小若就拉著我的手走到外面的逃生梯。

這間百貨公司的逃生梯跟其他家不一樣,這裡有一大片的落地窗,可以遠眺整個桃園地區的風景,說實在的,這裡的景觀真的不錯。

小若就坐在樓梯間「老公,這裡的風景不錯吧。」

我把行李放在一旁「你來這裡就是為了要看風景啊?」

小若點點頭「對阿,我聽我同學跟我說,這裡的風景很好,又不用收錢。」

兩個人獨處,我大膽的性慾就竄上來了。

我坐在她旁邊,一邊跟她聊天,一邊就開始把手放在她白皙的大腿上。

看我恣意撫摸著大腿內側,小若對我這種動作早就習慣了,她還是不動聲色的跟我聊著天。

越摸,就越裡面。

小若有意無意的抓著我的手「公公,不可以喔,這裡是百貨公司。」

聽她這樣嗲聲嗲氣的跟我說話,我哪還受的了,我迅速把她的手撥開,大手直接鑽到她的兩腿間。

小若的體質就是這麼淫亂,不管是下體還是胸部,只要一被挑逗,她就會渾然忘我的享受起來,我都笑說那三個地方根本就是啟動她淫亂的開關。

一被挑逗,小若就緊緊的抓著我的手臂。

「公公,不、不可以啦。」

「嘴巴上說不可以,不過妳的身體好像比較誠實耶,妳看妳的內褲都濕了。」

聽到我的調笑,小若害羞的把臉別開。

我悄悄的伸手去脫她的內褲,都濕了穿著不舒服吧,我幫妳脫掉。

因為她穿裙子,所以脫她內褲,根本就是手到擒來。

我把她的溼答答的內褲丟在一邊。

這時候小若卻努力的抓住我的手「公公,等、等一下啦,有監視器。」

我抬頭看了一下,就看到牆角果然有一枚監視器正對著我們。

小若無奈的看著我「公公,怎麼辦?」

我稍微緩和一下自己的情緒「來,我們躲在監視器下面,這樣剛好死角,拍不到。」

小若現在到是很聽我的話,乖乖的躲到監視器下方。

我讓她的身子緊貼玻璃,那對白皙光華的屁股高高翹起,往下看,那就是人來人往的大桃園市區。

一下子,她那泥濘不堪早就濕透的兩片陰唇就暴露在我眼前。

「來,腳站直一點。」我把小若扶起來。

身體都已經變成這樣,我想她現在也只能任由我擺佈了。

在我大學的時候,手機的照相功能還不普遍,頂多就是某牌出了一隻30萬畫數的照相手機而已,所以我打定了主意,就算真的被看到,他們當然也不能怎麼樣。

我把小若的裙子掀起來「老婆,屁股翹高。」

小若很聽話的把小屁屁噘起來。

我蹲在她的屁股後面用一種欣賞的眼光看著她「乖,自己把小穴掰開。」

聽到我的要求,小若害羞的把兩隻手繞到背後,她緩緩把自己晶瑩剔透的下體左右分開。

看到自己女朋友美麗的蜜壺在我面前展示著,我也不客氣的伸出舌頭由下而上恣意品嘗起來。

下體受到我的侵襲,小若敏感的身子情不自禁的微微顫抖著「公公,想要…」

我把褲子脫到膝蓋「要來了喔?」

小若點點頭「公公,快啦。」

她就是這麼一個淫蕩的女孩,平常在朋友面前還挺正經的,一碰到性愛這檔事就浪的讓人受不了。

看到小若兩頰泛紅媚眼如絲的樣子,我一邊撫摸著她的小穴一邊調笑的問她「快?快什麼?」

小若把屁股翹得更高了「壞老公,你知道的嗎,快啦。」

看到她這樣,我還是不放過她「喔?我不知道喔,要什麼妳要說清楚阿。」

雖然我口頭上裝做不知道,不過我的另外一隻手已經解開牛仔褲,我用自己的肉棒頂著她下體那兩片鮮嫩多汁的肉瓣。

小若害羞的把臉轉回去不看我「壞老公,快點幹人家啦。」

聽到小若中於不顧羞恥的說出這句話,我還是不夠滿意「妳現在是在求我幹妳嗎?」

小若的肉穴早就淫水氾濫,聽我得寸進尺的說話,她也只能乖乖的點點頭。

我一手搓揉著她盪在空中搖搖晃晃的乳房,一手緩慢而有節奏的挑逗她高高噘起的下體「喔?那妳要求我阿,要好好的求我,不可以催我喔。」

小若急到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她只好左右搖擺著她那濕透的屁股「公公,人家求你幹我啦,求求你用大肉棒幹我好不好。」

聽到她這樣說,我才滿意的把手收回來,只用肉棒頂著她下體黏膩腔道的洞口「想要阿,那妳自己動吧,既然妳求我的,那要等到我舒服了才能讓妳舒服。」

小若心不甘情不願的嗯了一聲,就看她反手抓著我那漲到發紫的肉棒,然後自己對準自己的小穴,身子稍微後退。

我的肉棒瞬間整根沒入她那濕滑溫暖的蜜壺。

小若咬著下唇,激烈的緊閉雙眼,彷彿在享受著身體每一寸神經所帶給她的快感。

我知道她是怕自己叫出聲音來。

她的叫床聲我在最一開始有介紹過,那絕對是可以吧保全引來的。

我看她努力的克制自己,這下子換我不客氣了。

一個女孩子在我跨下努力的克制自己淫蕩的性慾,那我不賣力一點怎麼對得起她呢。

就看我雙手抓住她纖細的腰,然後下體開始劇烈前後抽送。

「阿、阿,公公、不要、不要啦,輕一點,會….會被聽到,會被聽到…」

「怕被聽到啊?那妳要忍住阿,不可以叫喔。」

「哪、哪有人這樣….人家…人家忍不住啦…」

聽到小若的求饒,我把手指頭伸到她前面,小若一看到我的手指頭馬上就貪婪的咬住,我的手指頭玩弄著她淫蕩的舌頭。

我繼續用力的抽送著,整個樓梯間一下充滿了『啪、啪』的肉體碰撞聲音。

在這淫蕩的聲音裡面,有水聲、還有小若喉嚨間拼命忍住的低吟。

就像我在第一篇說的,她的肉穴算是比較鬆,所以平常搞她沒有幾個小時我根本射不出來,現在在這個樓梯間,我總不能也搞她個幾個小時吧。

雖然不知道該怎麼收尾,但是看著小若衣衫不整的樣子,還有被我們丟在一旁的內衣內褲,我就覺得偶而來一下這種刺激的性愛也不錯。

「公公…人家…人家要去了啦…」

聽到小若準備投降的呼喊,我立刻把她身體轉過來,然後用力把她壓在牆上雙腿分開,我這次換從正面進攻。

小若用雙手緊緊抱著我的脖子「阿…阿….要去了…要去了…公公,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

『碰!』

忽然。

樓下的逃生門被打開。

一對情侶走了出來。

我跟小若頓時被嚇的定格。

我的肉棒還塞在她的小穴裡。

小若的內衣內褲都丟在地上,身上那件薄薄的T恤前面整排釦子早就被我們打開。

我的手還貼在她那兩顆大奶上面。

那對情侶已經準備要走上來了。

我急忙把肉棒抽出來。

小若也只好強忍著我肉棒出出來那一瞬間的快感。

我拉起脫到膝蓋的牛仔褲。

小若把短裙蓋下來,然後迅速扣上T恤上第二、三、四顆鈕扣。

我把地上的內衣內褲通通塞進小若的包包裡,然後把包包一背。

那對情侶走上來的時候,小若正好若無其事的整理她那凌亂的頭髮。

我看到那個男的,一對眼睛一直狠狠的盯著小若的胸部看。

因為她沒穿內衣。

內衣在包包裡。

剛剛做愛完的女生身體都會有一陣潮紅。

那時候他們的乳頭絕對非常挺。

而小若穿的又是一件有點透明的T恤。

連我在旁邊看了都覺得她胸口那兩對激凸實在太明顯了。

而那個女生只是瞄了一眼我頂的高高的跨下,她害羞的轉過頭去把臉埋在她男朋友的肩膀裡。

小若過來挽著我的手,我們跟他們擦身而過。

快步下樓。

小若嬌嗔的打了我的肩膀一下「壞老公,都是你啦,被看到了啦。」

我也瞄著她那高聳的乳頭「看到什麼?」

小若把衣服拉起來不讓我看「不准看,什麼看到什麼,你明明知道,就看到乳頭咩,把我的內衣內褲給我啦,我去廁所穿一下。」

平常我要她不穿內衣內褲跟我出門她都不肯,超級市場玩按摩棒那一次還是我苦苦哀求,用一對純金項鍊才免強換來的,這次好不容易逮到機會,一想到她衣服下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我就興奮,怎麼可能還把內衣褲還她。

我搖搖頭「什麼內衣?我沒拿耶。」

聽到我的話,小若急了「沒拿?真的假的?」

我點點頭「對阿,不是妳拿的嗎?」

小若搖搖頭「沒有阿,我剛剛顧著穿衣服都來不及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