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裡的操屄

高中畢業以後,在社會上混當了兩年。老爸看我這樣下去不成樣子,就勸說我到一個職業中專去唸書。我剛開始不情願,因為那所學校是招初中生的,可是後來老爸還是托關係讓我去了。

去了一看,那些小弟弟小妹妹大都才15-16歲,我比他們大了5-6歲。看著那些剛剛開始發育的小妹妹們,的淫心就蠢蠢欲動了。說實話,剛剛開始發育的女孩也說不上漂亮,但給人一種清純的感覺,相信許多狼友也和我因為是職業學校,學校管理很鬆,校風壞的很,抽煙、喝酒、曠課、打架、談戀愛比比皆是,老師基本不管學生,主要是利用學生會管理學生。學生會其實就是一群流氓惡勢力,平時說是管理學生,不如說是敲詐勒索學生,和當今社會上的J.c差不多。那些課程對我來說太簡單了,我的精力根本不用放在學習上,我很快就當了班長並加入了學生會。剛開始我並沒有後來那樣壞(如果說操女同學是壞的話。除了這個我沒有欺負過任何一個同學),甚至除了在高中階段談過一次不成功的戀愛之後(也沒有實質性的內容),截至上中專,我沒有接觸過別的女孩。

下午下課了,以前都是等同學們走了以後,我最後鎖車間大門,但那天李曉靜一直磨磨蹭蹭地不走,我預感到要發生什麼,就假裝在工作台上忙活著,但心突突只跳。同學走光之後,李曉靜走到工作台旁邊,問我:班長,我看看你畫的剖面圖好嗎?我畫不好。我說,我可以幫你畫啊。說這話的時候我下邊一直硬邦邦的。

下面的過程我就省略了,因為狼友更感興趣的可能是操屄過程。反正最後我抓了她的手,她順勢伏在了我懷中。她呢喃的告訴我,說喜歡我很長時間了,渴望跟我在一起。說實話,當時人家是真心喜歡我,並不一定費要讓我操她,但由於我動機不純,最終還是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

我們聊了很多,這時候天已經黑了。我說:靜,咱們去吃飯吧。她說:都幾點了,學校食堂早關門了。我今天上街買了點好吃的,在宿舍呢,要不我去拿來咱們在這吃,好嗎?我說:行啊,不過這兒太髒了,你拿個什麼墊墊最好。其實我當時哪有思吃飯,不過是想讓她拿個東西墊著好幹她。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我突然感覺李曉靜原來很可愛,娶這樣一個女孩子也不錯,心態平靜了點。她很快就回來了,拿來些小零吃和幾張報紙。我把車間的門銷好,把報紙鋪在工作台上,邊吃飯邊聊情話。我問她剛才她用什麼碰得我,好軟和。她紅著臉輕輕地打了我一下,我順勢就把她摟住了,喘著粗氣說,讓我看看。她也不十分反抗,我把她壓在工作台上,親吻她、愛撫她。我把手伸進她的校服,摸到了李曉靜那堅挺的小乳房,她開始哼起來。我已經硬的不行,把上身脫了,把校服鋪在她的身下,讓她昂面躺著,腿搭在工作台的邊沿上,我翻身壓在李曉靜身上,兩個人疊在一起,我的雞巴隔著衣服抵在她的陰戶部位,感到哪裡熱乎乎的,有點潮。我血欲膨脹,手向她的褲子裡邊伸進去,她開始反抗,腿夾的緊緊的,我的手已經碰到了她的陰毛,豈肯善罷甘休。她嘴裡哼著:不。不……我馬上就把嘴堵了上去,她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我的手一點一點的向下挪動,手指已經摸到了那條小裂縫,我輕輕地把它分開,根據以前書上看過的知識,摸索著她的小陰蒂。也算運氣吧,我找的還真準,那是女孩的總開關,她哦了一聲,全身緊一下鬆一下,我輕輕的揉一會,感到下邊出水了,她也基本不反抗了,夾得緊緊的大腿分開了,我趁機把她的褲子和小內褲都脫了下來。藉著外邊路燈的餘光,我看了她一眼,她上身穿著校服,紐扣被解開了幾顆,下身全裸的搭在工作台邊沿上。我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下邊脫光了,腳站在地面上,粗硬的雞巴向李曉靜那片神秘的三角地帶插去,由於童年時代的錯誤經驗,不知道女孩長大以後陰道口已經離陰蒂很遠,我插的位置根本不對,基本在陰蒂方面使勁,幾次都沒有成功,只是在的她的肉縫中間亂戳。我有點洩氣了,就趴在她身上,把雞巴貼在她的小肉縫中來回摩擦著,享受著她的小陰唇給我帶來的快感和她的哼唧聲,突然我的冠裝溝一下摩到了她突起的小陰蒂上,她叫了一聲,我感到雞巴上傳來一股電流,大腦根本無法抑制,接著一股濃濃的精液噴湧而出,全射在了她的外陰上。我們摟抱在一起,半天都沒有動。後來她說:你給我弄了些什麼啊,下邊很涼。我不好意思的站了起來。想給她擦擦,又沒有紙,只好用自己的內褲去擦。她拒絕了說:我自己來。然後側過身子,背對著我,毫不客氣的用我的內褲在小陰戶上擦了擦,把內褲遞給我,說:都是你弄的。我看看了看,內褲濕了一大塊。她飛快地穿上了衣服,我也有點不好意思的穿好了。我們又摟抱在一起說話。我問她,剛才什麼感覺?她說:不舒服。我裝作清純的問:我聽說人家干的時候都是插到女生的裡邊,我怎麼進不去呢?她說:不告訴你。我應告了半天,她把嘴巴湊在我耳邊悄悄說:你弄的位置不對,在下邊。當時她說這句話的樣子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帶著一分嬌羞和難為情還有那分矜持,我感到她的鼻息衝擊著我的耳朵,真正體會到了什麼是耳鬢斯摩,那少男少女的心啊。

我不知不覺又硬了。我提出再來一次試試,不知為什麼,這次她不但沒有反對,反而很配合。我想大概她想把自己完全的獻給我,甚至可能帶著一種悲壯感。她把工作台整了整,把報紙鋪好,自己昂面躺下了。我幫她脫了校服,看到她的眼角有點淚花,我問:你不高興嗎?她說:不是,有點害怕。我吻了吻她的臉,自己也脫光了衣服。

這次我吸取了教訓,動作不再那麼粗暴,她很配合的把大腿分開了,我手抓著雞巴在她的引導下向她的小肉洞探索過去,將她的陰唇分開,同時用手弄她的大陰唇內壁,將脹大了的陰核露出來,並以手指輕輕地按摩著那她的小豆豆。我的那根大肉棒,此時就像怒馬似的,高高的翹著赤紅的龜頭,青筋暴露。我用手扶著雞巴,大龜頭在陰唇邊撥弄了一陣後,已感到她的淫水愈流愈多,自己的大龜頭已整個潤濕了,沾滿了黏滑的淫液。我輕輕地將龜頭前端移到陰道口,下身向上挺起,令龜頭緩緩地抵著陰道口。這時我整個人已俯在李曉靜的身上,一隻手支撐著工作台,用一隻手握住粗大陽具,當龜頭漸漸沒入兩片陰唇時,她說了聲:疼。我知道這次弄對地方了。我把屁股向後動了動,然後往前一用力,「滋…!」的一聲,我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陰唇擠入了李曉靜緊小的陰道口。我覺得龜頭被擠壓著,粗大的肉棒充塞了她的每個空隙,處女的陰戶就是緊啊。她忍不住一聲嬌叫,羞紅著臉不斷地喘息著。我將她雙腿提起,壓向胸脯,說:別怕,一會就好了。然後腰用力一挺!「哦……!」疼痛使李曉靜哼了一聲,我的大雞巴已連根盡沒在她的陰戶裡!我佔有她了!我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使勁對著她的小屄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陰囊打在李曉靜的屁股上,啪啪直響。她不停說著不,不,……,喘息越來越重,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彿是痛苦,又彷彿是舒服。我只感覺到她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報紙上,已濕了一片。我堅硬的大龜頭不停地撞擊著她的子宮,她的陰道口兩片薄薄的嫩皮裹著陰莖,隨著抽插被拖出帶入,她大概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呻吟聲。「啊,不……不,不……慢點……」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小乳房不停的抖動著。我的大雞巴在那一張一合的小屄裡愈抽愈急,愈插愈猛,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插她的肉嫩的小屄,不時傳來性器交合的「啪啪…」聲。

她將雙腿和陰阜儘量打開挺起,令我的雞巴儘量插入內陰深處,我的恥骨緊緊地擠壓著她的陰阜和陰核,碩大的龜頭頓時變得無比的堅硬。由於剛剛射了一次精,這樣持續了很長時間,我也射不出來,後來我才知道,我的性能力就是比較強,一般做一次都要40-50分鐘,有意控制的話可以更長。我又抽插了一會,李曉靜只是哼哼,不再出聲,下身不斷的緊縮著,兩條腿都緊緊的盤著我的腰,我再也忍受不住,感覺到粗大的陽具開始猛烈的抽搐,跟著陰莖跳了幾跳,一股滾燙熱麻的精液直往她的子宮射去,連續七八下,直到她整個陰道都灌滿了精液為止。我暢快地舒了一口長氣,用恥骨抵著她的陰阜不願分離,直到陽具發軟變小才拔出。一股淫水將剛射出的新鮮熱辣精液夾雜著他的處女血擠出洞口,從微微腫起的陰唇間流出,紅紅白白地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淫水。

這次操屄在我的20多年的性交生涯中是印象比較深的一次,因為這畢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操屄,李曉靜也是我真正的第一個女人。

我們從實習工廠回宿舍的時候已經快半夜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從那之後的一段日子裡,我和李曉靜沉浸在戀愛和性交帶來的快感中,我們經常偷偷地在學校的操場後邊、實習工廠等地方操屄。為了防止發生意外,我從外邊的藥店裡給李曉靜買了點藥。漸漸的李曉靜習慣了被我抽插的感覺,有時候幾天不操她,她甚至主動要求。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個月,天氣漸漸的變涼了,李曉靜也從一個少女被我改造成了一個女人。

一天下午,李曉靜沒有去上自習課,跟我請假說病了。我當時嚇了一條,該不是懷上了吧。我也趕緊溜出來,到女生201宿捨去看她。去了一看她正躺在上鋪床上看書,我問怎麼了,她也不說話。哄了半天,她才說,其實沒病,就是想讓我來看看她,想跟我在一塊呆呆。想來那時候是她對我感情最深,依賴最深的日子。我也爬上床,跟她親吻起來,很快我們的情緒都被調動起來了。我說想做,她說不行,怕同學回來看見。我說下課還早呢,在我的堅持和撫摸之下,她終於同意了。我們很快脫光了衣服,在下鋪丁露的床上幹了起來。那次是我們第一次白天操屄,雖然操了李曉靜很長時間了,但她的陰戶我還是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得這麼真切。她的陰戶毛很少,就在陰阜上邊一小撮,整個大陰唇兩邊都很光滑,膚色和身上一樣,很白,小陰唇顏色比較深,被大陰唇緊緊的夾著,整個陰戶漲卜卜的,看起來像個小饅頭,甭提多可愛了。看著我操了幾個月的尤物原來這麼漂亮,我心情好激動。我們面對面坐在床上,李曉靜把大腿分開,我挺起粗大的雞巴就插了進去,看著李曉靜兩片豐滿白嫩的大陰唇緊緊夾著我那根黑不溜秋的大雞巴,真真切切的看著我們的性器官交合在一起,我們都感到很刺激,原來白天操屄的感覺這麼好!我們就這樣面對面的操著,漸漸的李曉靜開始呻吟起來。

也許活該我倒霉還是有豔遇吧,正當我們享受著交合帶來的快感的時候,宿舍的門「砰」的一聲開了,當時嚇得我臉都黃了,李曉靜更是一聲尖叫。進來的是丁露,她已經站在了宿舍中間的位置。我們三人就這樣征在了那兒,大概有幾秒鐘,誰都沒動也沒有說話。我當時想的是丁露會不會告訴學校,那樣的話我不但名聲掃地,而且可能被開除。沉默中,李曉靜嚶嚶哭了起來,丁露也反映了過來,扭頭想走,我想絕對不能讓丁露這樣離開。我從李曉靜的陰戶中拔出雞巴,跳下床,攔住了丁露。「丁露,你等等」,「幹什麼?」「既然你都看見了,就給哥哥一個面子」「放心吧,大班長,我不會跟別人說的,我什麼也沒有看見。」這個黃毛丫頭(的確是黃毛,她的頭髮一直染的黃黃的)!說這話的時候,我發現她的眼神描了我的雞巴一眼!我在瞬間做出了個大膽的決定,操她!反正她也不是什麼好鳥,大概早被人幹過了。我一把抱住她,就往剛才的床上推,她說了句:幹什麼啊,你!她反抗了幾下,但我能感覺出來是象徵性的(後來也證明了)。秋天的衣服不是很多,上身我很快就把丁露脫的差不多了,李曉靜呆呆地看著我。我說:靜靜,別生氣,我必須這樣做,快來幫幫忙。李曉靜真聽話,也不哭了,幫我把丁露的褲子褪了下來。其實丁露當時已經不反抗了,任由我們脫她的衣服。丁露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很快我的雞巴就插入了她的陰戶中,果然不是處女了。我用還沾著李曉靜淫水的雞巴,盡情的享受著丁露的陰戶給我帶來的快感,經過幾個月與李曉靜的操屄生涯,我的性技巧已經有一定水平,很快丁露就哼哼起來。雖然不是處女,丁露的屄也很緊,與李曉靜不同的是丁露的陰毛很多,陰唇比較肥厚。我低頭看著自己的大陰莖在丁露的粉紅的嫩屄中一出一進,她粉紅的陰唇被帶的也翻進翻出,丁露的呻吟聲也越叫越大,一對乳房也隨著晃動著,我的挺動也快了起來,陰戶和雞巴摩擦,發出「咕唧…咕唧」淫蕩的碰撞聲,丁露的流出的淫水順著我們的交合處的縫隙滲到了她白嫩的大腿上,弄的丁露雪白的大腿根粘粘的,我堅挺的陰莖不停的在丁露淫水淋淋的肉縫中出出入入,她的陰戶拚命往上聳,使我的陰莖插的更深一些,她的兩腿不斷的發硬、繃緊,陰道也是不斷的痙攣抽搐,我一陣猛烈的衝刺,丁露幾乎都暈了過去,渾身不斷的顫慄,後來我知道丁露是個很容易被操出高潮的女孩。操完了丁露,我才想起我那剛才還在嚶嚶哭泣的小情人,她正在蜷縮在床頭的一角,呆呆地看著我狂操丁露,我還沒有射精,也不管那些了,摟過她就壓在了身下,雞巴又捅進李曉靜的屄裡狂操起來。由於剛才操的比較激烈,我的陰莖粗大了許多,把個李曉靜的屄塞得滿滿的,一抽送,操屄聲嘰咕嘰咕響的很大。只操了幾十下,李曉靜便也跟丁露一樣,屁股向上亂聳,口中哼哼直叫,屁股猛地向上頂了幾下,就陰精狂洩。

我感覺快感來臨,抱著李曉靜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來,李曉靜哎呦哎呦地亂叫。我將陰莖抽出大部分,跟著猛沉屁股,撲哧一聲,雞巴完全捅進李曉靜的陰戶裡,一股股熱流向她的屄中深處射去。

我們從瘋狂狀態清醒了過來。詳細過程不用說了,反正我們最後達成的協議是,丁露絕對不揭發我們。現在想來李曉靜真好,誰能容忍自己的男友當面操別的女孩呢?後來一段時間,我對李曉靜特別好。後來和李曉靜操屄的時候,曾經悄悄地問她:看我操丁露的時候是怎麼想的?她羞紅了臉說:起先很害怕,但後來看我們操的那樣過癮,就動情了,看別人弄比自己弄都過癮,所以我後來一插她幾乎馬上高潮了。我乘機說以後邀請丁露一塊操屄,李曉靜扭捏了一番答應了。從此我開始了幾個月在學校最淫蕩的學生生涯。

後來每到週六我們三人就到學校附近的旅館一塊操屄,記得當時一個叫飛龍賓館的,從來不要身份證,還能洗澡,我們去過幾次。剛開始李曉靜還不太習慣三人操屄,後來就漸漸放開了。通常是週六我們開一個單人房間,買點吃的,就關門不出來。一般都是先操李曉靜,後操丁露,最後輪流抽插。有意思的是,起先和李曉靜操屄,她從來不肯在上邊,我們三人操以後,在丁露的帶動下,李曉靜開始能主動的騎在我身上套弄了。我很奇怪為什麼丁露能很痛快的讓我操了,而且還保持了那麼久的關係。後來丁露告訴我,其實當時她從教室逃課出來,在201宿舍門口時就聽到李曉靜的呻吟聲,當時以為是接吻,本來想嚇唬嚇唬她,可是進去一看,我們正交合在一塊,而且看的那麼清楚,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後來被我操了以後,感覺我雞巴特別厲害,就心甘情願地跟我弄了。但又跟我聲明,操屄歸操屄,不會做我女朋友。我巴不得呢,這麼前衛的女孩,我根本接受不了。

我們在外邊操了一段時間,感到不太方便。首先是費用太高,記得當時一晚上是100,作為學生真有點負擔不起,大部分我付款,生活費很快發光了,李曉靜的家庭條件較好,向家裡要了錢和我一塊花。後來丁露說還是在宿舍操,我說萬一被陶玲和孟麗麗知道了,還了得啊?她不屑一顧的說:她們敢?看我怎麼收拾她。別看陶玲學習好,也沒少人操過!我知道丁露這個小混混對學習好的陶玲有點不感冒。就問她說:誰操陶玲了?「別裝蒜了,你看她都換幾個男朋友了。我知道我一個哥們就操過她。」我說:真的?「你是不是想操人家?先問問妹妹答應不答應,她一直叫李曉靜叫妹妹)。我說好啊。我知道憑李曉靜對我的感情她什麼都會答應。丁露答應週六找人帶陶玲到我們常去的賓館去。

那天我和李曉靜早早就去了,等了半天丁露也不來,我們以為她在吹牛。快失望的時候,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丁露,後邊跟著陶玲!我簡直幸福暈了!誰知道進屋後丁露壓根不提操屄的事,說叫陶玲來打牌的,而且真帶了牌,還跟陶玲說我請客。我們就這樣有一搭每一搭的打了升級。打了一會,丁露說餓了,讓我去買吃的。我一出門,

她就悄悄地跟出來,跟我說了她的計謀:如同上次我操她的翻版,待會她找藉口和陶玲出來一會,我跟李曉靜弄,再乘機把陶玲幹了。我高興的去了,一會買了點東西回來,丁露問我買酸奶沒有,我說沒有。她說你真笨,我想喝酸奶,你們誰跟我一起去買?當然是陶玲。乘她們出門之機,我把計劃告訴了李曉靜。李曉靜一聽很興奮,趕緊收拾了一下,就脫了衣服。我慢慢讓雞巴在李曉靜的陰戶中捅著,想像著幹陶玲的樣子,過了很久,終於聽到了門口的腳步聲………和我們設計的一樣,陶玲進來一看我們的樣子,轉身要走。丁露攔住了她:一塊玩吧。沒想到陶玲反抗的很厲害,但只是掙扎,沒有喊。丁露不耐煩了,對陶玲說,你裝什麼淑女?我知道孔繁濤幹過你!一聽這話,陶玲就蹲地上哭了。我乘機把她扶到床上,李曉靜也過來安慰她,順勢解開了她的上衣,陶玲還想掙扎,一看丁露那凶神惡煞的樣子,馬上低下了頭。我很快脫下了陶玲的衣服,用手摸著她的肉唇,陶玲渾身顫抖,很快就癱了。丁露和李曉靜幫我把陶玲臉朝下放到床上,陶玲白白嫩嫩的屁股就翹翹的挺在了我們三個的面前,雙腿的縫中看過去,能看見幾根稀疏的陰毛。我挺立著堅硬的陰莖,雙手扶著陶玲的屁股向上啦,讓她白嫩的屁股用力的向上翹起,我身子前傾,堅硬的陰莖伴隨著陶玲雙腿的軟顫插進了她的身體,陶玲頭髮已經散亂了,幾根長發飄到嘴邊,眼睛閉著,眼角幾滴淚水,豐滿的乳房在胸前晃動。陶玲雙腿緊緊的夾著,本來就肉緊的下身更是緊湊,我抽送一會兒感覺有點不忍心,手伸到陶玲身前撫摸她的乳房,幾波下來,陶玲開始哼哼了。一會兒陶玲就好像在游泳一樣趴在了床單上,雙手向兩面伸開著,屁股高高的翹起,我粗大的陰莖大力的在她的身體裡抽送著,雙手把著她的胯部,用力的運動著堅硬的雞巴,感受著陶玲柔軟的肉壁的摩擦和溫熱。伴隨著我的射精,陶玲兩腿並的緊緊的,下身不停的痙攣,一股股溫熱的液體衝擊著我的陰莖,當我拔出濕漉漉的陰莖時,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混合著透明的淫水從陶玲微微開啟的陰唇流出,順著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當我離開她的身體時,她就已經軟軟的癱倒了,雙膝幾乎就跪到了地毯上。這時候,丁露也不那麼凶了,和李曉靜一起安慰起陶玲來。我不知道,我對陶玲的這次是不是強姦,反正我後來又幹過陶玲幾次,她也不反抗,也不積極配合,我想我肯定傷害了她。後來陶玲想走,李曉靜和丁露把她留下了。夜裡,我先操了李曉靜和丁露,後來操陶玲的時候她說怕懷孕,我說不要緊的,明天買兩片急避孕藥就好了,看著她可憐楚楚的樣子,我忍不住又姦污了她一次。

很快春天到了,離畢業只有倆月了。期間和我發生性關係最多的是李曉靜,丁露其次,我想她肯定還有男朋友,最少的是陶玲,不到10次吧。一天晚上下晚自習以後,丁露悄悄地對我說,今晚熄燈後到201宿捨去。我一聽就直了。好不容易盼到熄燈,我悄悄的從後門進了女生宿舍樓。201宿舍果然沒有插門,我輕輕的敲了敲,李曉靜出來了,招手讓我進去。我說,還有孟麗麗啊,怎麼辦?李曉靜湊在我耳邊說:你不用管了。我輕手輕腳的進去了,眼睛適應了黑暗,我看到她們把兩張上下鋪的床靠牆並在一塊,丁露坐在床沿上,笑著說,今天美死你了。我說麗麗願意嗎?丁露說你甭操心了,你先弄她。我也不再多問,上床把衣服脫了,雞巴硬的已經不行了,差點內褲都脫不下來。我摸到了最裡邊的麗麗身邊,李曉靜和丁露也上了床,陶玲躺在最邊上。掀開孟麗麗的小薄被,我看見麗麗只穿著一件三角褲,乳罩也沒有,乳房比她們三個的都小。眼睛好像也閉著。丁露拿了個小手電說,我和妹妹給你照著。李曉靜輕輕地脫下了孟麗麗的內褲,藉著微弱的手電光,我清楚的看到,孟麗麗和沒開始發育一樣,雪白的下腹竟是光禿禿一片,只有一層淺淺的絨毛,兩腿間一條細細的肉縫,幾乎看不出陰唇,我晃了晃麗麗,她好像睡著了一般,我知道一定是丁露搞得鬼。丁露說,別晃了,她吃安眠藥了。

看著這樣的無毛小陰戶,童年的經歷讓我更加慾火焚身,我急不可耐地跨坐在麗麗的胯上,李曉靜用兩個手指分開她了的肉縫,我的大肉棒頂端那個蘑菇狀的圓頭頂住了裂隙,藉著龜頭上的黏液,我一使勁,肉棒無情地頂進了這個16歲的小姑娘幼嫩的肉縫。細窄的肉縫被撐開了。我屁股抬了抬,將雞巴抽出半截,黑色的肉棒已被鮮血染紅,麗麗的陰道內粉紅色的嫩肉被帶著翻了出來。她在睡哼了一聲,我腰向前一挺,肉棒再次插了進去,比剛才還深,她大概有點疼,身子動了動。我的雞巴咕嘰咕嘰地在麗麗的陰道里進進出出,在手電的照射下,我看見麗麗整個下身漸漸濕成了一片,大腿內側出了一些血,外陰被窩蹂躪的開始發紅,李曉靜和丁露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我操了麗麗十幾分鐘,想應該保持體力對付另外三個,不然她們可能會吃醋,就把雞巴抽了出來,麗麗的肉縫像一張小嘴一樣張開著,比剛才大多了。李曉靜、丁露和陶玲已經並排躺好,我就逐個輪流抽插起來。那是非常淫的一夜,四女一男在一張大床上,我從這個肉洞插入那個肉洞,最後連陶玲都變得淫蕩起來,因為她說了一句,你這樣輪流弄我們是不是叫輪姦啊?結果讓丁露頂了一句:你懂什麼是輪姦嗎?!那天晚上我在四個小肉洞中都至少射了一次,幾乎把精液都射光了。不知後來麗麗發覺沒有,除了第二天請了半天假,說頭痛之外,也沒見她有什麼。

很快就畢業了,我的瘋狂生活也結束了。畢業後,我們分在不同的城市,只有李曉靜和我保持著聯繫,每次我去找她,她都和我瘋狂的操一回。說實話,我真想娶她,但是最後由於種種原因沒有成,她現在也結婚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