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美妙

“俏寡婦”云翠娘與我以前征服過的女人比起來姿色還略有不如,以純姿色而論,她僅僅也就能稱得上七品美女,個子不是很高,身材倒是火辣,一雙桃花媚眼顧盼之間風情萬種,一身翠綠的裙衫穿在她身上顯得落落大方,就是衣服可能有些緊身,加上她的胸前凸起太過碩大,繃得整件衣服緊緊地罩在她的身上,大有禁不住內里的壓力而爆開的危險,而她也似知道自己的這個優點,有事沒事總是故意喜歡挺胸提氣,不經意之間,媚態萬千,勾引魂魄。


借著月光,我低著頭尋覓那領口之間乍泄的胸口風光,一道白白嫩嫩深不見底的直讓人目眩,我不自覺地咽了一口口水道:“翠娘,咱們去那邊好嗎?”


順著我的手,云翠娘看到旁邊不遠處一片不算茂密的灌木叢,見過風月的她自然一下子就知道了我話里面包含的意思,不由得面皮一紅,嗔了我一眼,嬌羞萬分地道:“你好壞啊!”


眨巴眨巴眼睛,我故作無辜腳地道:“壞,我怎麽壞了,只是讓你去那邊說話嗎!”


吃吃一陣嬌笑,“俏寡婦”云翠娘道:“好了,別裝了,你說怎麽樣就怎麽樣了!”


笑得如偷腥吃到嘴的狐狸,趁熱打鐵一向是我的原則,只有吃到嘴里的才是一塊香肉,光看不吃再香的肉也就是一塊肉而已,摟著她飄然而飛,采花神步翩翩蝴蝶步運用得爐火純青,不帶一絲火氣,不帶一絲聲響,就如輕踏于空氣之中,又好似仙人陸地騰飛一般。


灌木叢約有一人多高,遠處似乎不太茂密,但離近一看,卻是茂茂密密不透風,眼睛一亮,真是一個偷情的好地方,這地方靠近河邊十分隱秘偏僻,周圍視野又好,即便來個人也能很快地發現,加上灌木的遮擋和阻隔,一般人不會來這里的,從腰間摸出流光仙劍,夜間不敢催動流光異彩怕引人注意,只是借著寶劍鋒利的劍刃很輕易的就在茂密的灌木叢中開出一片空地,把枯枝敗葉整理出去,甩下衣服鋪上去,一個簡易而又舒坦隱秘的野外偷情場所就做成了。


干這種活我是經驗十足,在云翠娘驚訝的眼神下,我得意地一貓腰做了進去,一屁股坐在地上,拍了拍自己的,暧昧地笑了笑道:“來啊,翠娘,坐這里。”


這一下“俏寡婦”云翠娘有些扭捏起來,做賊似地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口中低聲嘟囔著道:“會不會有人來呀?”


但嘴上遲疑,她還是乖乖地鑽了進來,而且真的一屁股坐到我的上,背靠著我,腦袋靠在我的肩膀上,閉上眼睛一下一下蹭著,口中呢喃道:“奴家這樣是不是在你心中就是一個不正經的女子呀!”


美人在懷,我的色心頓起,嘴巴湊在她那嬌嫩的脖子上親了親,低聲在她耳邊道:“每個男人都喜歡女子在床上不正經一些,只要你跟我一個人不正經就行了,你看這夜色正美,咱們就一起不正經好了。”


“俏寡婦”云翠娘露出慌亂的表情,睜開眼睛回過頭哀求的看著我道:“別,別在這里弄,奴家有點害怕。”


這個女人還真懂得一些男女之間的情趣,欲拒還迎玩得就是一個漂亮,勾得我心頭一陣火燒火撩,有一只小手直撓自己的小心肝,笑連連著更加使勁在她大胸上揉搓,這麽多肉搓著也真帶勁,惡狠狠地道:“怕什麽,這夜深人靜的連個鬼也看不到,再說就是有人過來,我們也能看得到,我們你情我願,郎有情妾有意的誰管得著啊!”


“俏寡婦”云翠娘伸手在我胯間摸了摸,隔著一層布猶自摸到那熱氣騰騰硬邦邦的粗大棒子,一聲嬌笑道:“你呀真是個小賊,哄女人的本事真叫一個高,什麽理由都能找得到,怪不得那麽多女子都被你弄到手了。”


我笑了笑沒說話,與此同時,一只大手不老實地從胸前直接下滑,一直移到了她的腰間,扒開褲子,手往下移,準確地摸到了一片豐美牧草之地,最后探入一個幽谷之中。


“啊!”


一聲嬌吟,云翠娘扭過身子來,兩腿並攏死命夾住我作惡的大手,水汪汪春潮泛濫蕩之色的桃花眼看著我,不依地道:“你好壞啊,女人那個地方是隨便讓人摸的嗎,摸完之后你要負責的。”


我正要尋幽探密,被她這麽一夾自是心里直癢癢,笑呵呵地道:“你盡管放心,我王變就是一個負責任的人,翠娘,快把腿松開,讓我好好摸一摸。”


幽怨地撇了我一眼,她動情地道:“你呀你,你就是奴家命里冤家,這輩子我就甩不脫了。”


說著云翠娘蛇一樣地扭動身子往下滑,害得我雙手被掙開,正疑惑間,卻發現她的臉湊到我的胯間,伸手輕輕褪去我的褲子,掏出我的猙獰毒龍一陣撥弄,然后擡頭妩媚的看了我一眼,那一眼的風情真是妖娆動人,在我的勃發中,張開櫻桃小嘴湊了上去。


異樣的刺激讓我忍不住悶哼一聲,這個女人還真是有些手段,看著在我胯下吞吐不定忙個不停的嬌媚女郎,又看了看她那對因爲伏而被迫擠壓更顯碩大的大,我沒來由一陣克制不住自己的,太刺激了,簡直太刺激了,只幾下工夫,我的就達到了頂點,死命抓住她的頭發,狠狠頂在了她的小嘴里,快感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甯靜的夜晚,奔流不息的天江,整個世界只剩下我們二人,濃重的喘息聲和低低的呻吟聲證明了這里的激烈香豔,多麽美好的夜晚,多麽美妙的佳人,我的心情從來沒有的快樂,這個小寡婦還真是一個讓我喜歡的女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