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做抵押

李明又來了,他要借十萬元。我當然不肯啦﹗可是他又跪又拜,說是欠了貴利走投無路,一定要我借錢救命。上次也是這樣,后來甚至用他太太的肉體來打動我的心。結果,我竟然和他的太太一夕風流。不過那次她根本被她老公灌醉了,醉得像死人一樣。

那一次是在李明家,深夜裡,李明將門匙交給我。說他天光才會回家。李明走后,我上樓用鎖匙開李明的門。門開了,我摸進去,關上門后,感到份外刺激﹗

我四處看了一會,便走近睡房,即聞到強烈的酒氣。房內一片漆黑,亮了燈時,祇見一個女人醉躺床上,顯然有七、八成醉意。這最好,既不會認得我,又會有反應﹗

這女人一定就是李太太了,她海棠春睡.酥胸半露.真是一個天生尤物。我見了立即興奮起來了,先自己脫光衣服,一步步迫近,將她的衣鈕一粒粒解開。每解一粒,心就狂跳幾下。當除下胸圍時,一對豐滿的乳房彈跳出來,搖動不已。我禁不住伸出兩手去摸捏,見她已沈醉如泥,便大膽地又握又抓。

李太太乳房彈力驚人,我兩手都握得軟了,她卻依舊高聳。這時,我已急不及待,剝光了她衣服,壓向她身上。但是,陽具剛進入迷人的洞內,一片濕熱就迫得透不過氣來。上半身壓下那對彈性十足的乳房,就比睡在彈弓床還舒服,我已忍不住了。我吻向她的小咀時,已忍不住向她發泄了﹗

此刻我已無能為力,祇好在李太太身旁躺下,熟睡了兩小時。醒來時,看見身旁那一具完美的女體,又引起色慾的沖動,馬上又翻身壓在她身上。

李太太的陰道裡還蓄滿我剛才射入的精液,我那條粗硬的陰莖輕易就滑入她那滋潤的肉洞裡。李太太已熟睡,一點反應也沒有,這使他感到遺憾,但仍控製不了色心,兩手扶著她的盤骨,作旋轉式的沖刺。在旋轉中,李太太一對足球般結實的乳房,也在旋轉著,她那醉紅的臉,誘人的小咀,充滿了誘惑。

我狂吻她的咀,嗅著她的體香和髮香,壓在彈力十足的大肉球上,簡直神魂顛倒。吻了一會,我又全力抽插了二、三十下。速度越來越快,李太太那對豪乳,拋動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快,簡直像海面中括起十號風球,一個個巨浪驚濤拍岸,使我眼花撩亂,驚心動魄﹗我的高潮來臨了,兩手出盡全身氣力,死捏著兩座豪乳,我覺得就快向她發泄了。那時,我兩手都握得軟了,彈力過人的乳房上,留下鮮紅的手指印。我放了手,改用口去吸吮乳頭,又忍不住大力咬下去。

“呀﹗好痛呀﹗”李太太在睡夢中低叫,臉上現出痛苦的神色,將我嚇了一跳,以為她會醒來。但她沒有,在她痛苦的臉色上,也流露著淫蕩的滿足,咀角在邪笑。我明白了,她在睡夢中仍感受到自己陰道被陽具塞滿的充實和快感。這使我的興奮到達了頂點,努力將最后的精液以給她,又狂吻李太太的淫蕩的小咀,大力擁抱她,使胸部壓在她那對誘人的豪乳。

當我發泄完,伏在李太太身上不動時,突然感到她粗大的喘息,使我更覺得高興和滿足,我擁抱一絲不掛的李太太,一直睡至天明。

起來時,我見李太太似有醒來的跡像,急忙穿回衣服逃走。

臨走前,我依依不舍吻別她充滿誘惑的紅唇和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當吻向她的大腿時,我看著李太太一對豪乳上被捏至青藍處處,和陰道內流出我的精液,心裡感到份外滿足﹗踏出門外時,剛好遇見李明回來,便得意地一笑,大方地給多他五萬元,好他還清貴利數。

這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了,然而現在想起來,我雖然盡情地玩弄過李太太一絲不掛的嬌軀,而且也在她的陰道裡射入精液,卻她祇是在不省人事的狀態下任我為所欲為,所以我仍覺得有點兒美中不足,實在是意猶未盡,祇是沒有說出來。

李明也看穿我的心事,便說道︰“還是用我太大做抵押吧﹗”

我正中下懷,卻狡笑地問︰“你太太抵押有甚麼用,我還有甚麼益處呢﹖”

李明低頭說道︰“你想對她怎樣也可以呀﹗”

我搖了搖頭說︰“又像上次一樣嗎﹖我可是沒有興趣了。”

李明無可奈何地說道︰“你對她沒興趣,那就沒有辦法了﹗”

這次倒輪到我著急了。我想了一會說︰“你太太雖然動人,但如果像上次那樣,等如一個死人,我要的,是一個熱氣迫人的活少婦﹗”

李明擡起頭來說道︰“這個你倒可以放心好了,我半哄半嚇,她一個女人,始終會向我屈服的。”

我停了好一會兒,才說道︰“好吧。不過,十萬元太貴了,五萬元吧。”

李明著急地說︰“五萬元我實在不夠錢還給別人的﹗”

我淡淡地說道︰“那可是你的事。而且你太太又不是處女,怎值十萬元,要不是我

看上她,五千元也不值。”

李明又跪又拜,求我可憐可憐他。我才先給他五萬,事成后再付五萬。李明極為難

地答應了。他說地點由我選擇,時間則要由他決定。我告訴他可以在我的別墅。那是新

界的一個僻靜的村屋,附近十室九空,村民多已搬走。我將那裡的鎖匙交給李明,叫她

把太太帶到那裡等我,于是他就回去了。

第二天,李明告訴我說將會和太太那兒旅行。並說他太太已答應和我上床了。

下午,我駕車到達村屋附近,見到李明。李明叫我自己上樓。我上至三樓,果然見

到李太太坐在椅子上,好像等人。我上前叫了一句李太太。她回頭見是我,十分奇怪,

問我有沒有見到李明。

看著李太太一對結實如是足球的大奶,想起那天晚上操玩她的情形,我禁不住陽具

也舉起來了,被李太太看見,她的臉也紅了。

她的眼光趕緊徊避,但我已上前。她轉身想走,卻被我及時從后面抱住,兩手用力

握住一對豐滿的乳房,陰莖也頂住了她的臀部。

“救命呀﹗”李太太大叫起來。

“李太太,你這個傻女人,既然答應和我上床,又何必這樣爭扎呢﹖”我動手解了

她一粒衣鈕。她瘋狂掙扎,然而衣鈕很快被解了三粒。我的一祇手,已伸入胸圍內,緊

握著她的豪乳。我說道︰“你丈夫欠了貴利數,我給了他十萬元,條件是你和我上床。

若沒有我,你老公已被人斬死了﹗上次你們被人追斬,難道你忘記了嗎﹖

我揭起她的裙子,隔著內褲,拉開自己的褲鏈,拔出大肉腸,磨擦著她的肛門。而

我的另一支手,正用三隻手指輕揉她的乳蒂。我的咀也很忙碌,就在她的后頸上亂吻一

通。在這樣危急的情形下,李太太知道呼救也沒有用,便假裝順從道︰“但你也不能這

樣急色,會嚇怕我的﹗”

我知道她逃不了,便放開她說︰“好,我會很溫柔對你的。”

李太太急忙扣回衣鈕,臉一陣紅一陣白,因心中劇跳而使高聳的胸脯抖動不已,起

伏不停,使人嘆為觀止。

“李太太,可以上床了嗎﹖”我走進她身邊又問。她在慌亂中東張西望,忽然對我

說道︰“這樣做愛祇不過幾分鐘,那有甚麼意思呀﹗”

我笑著問道︰“你有甚麼好提議嗎﹖”

李太太回答說︰“不如我們先喝酒,調情一下吧﹗”

“真的﹖那太好了﹗”我知道這少婦在拖延時間,但我成竹在胸,覺得玩一下貓捉

老鼠的遊戲,更有意思。于是和和李太太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來。在雪櫃取出啤酒和汽

水來,她立即說道︰“你喝啤酒,我喝汽水。”

我心中暗笑,這女人果然狡猾,想灌醉我然后逃走。她太天真了。就算我喝十罐啤

酒,今天也不會醉的。然而我故意說︰“那可不行,你要陪我喝酒。”

李太太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會喝﹗”

我的手搭在她肩頭上說︰“怕甚麼呀﹗”喝醉了可以上床睡嘛﹗”

當李太太進退兩難之際,我取出紙牌來說︰“我和你玩紙牌吧﹗我贏了,你一是喝

一罐啤酒,一是脫去一件衣服。我輸了,也喝一罐啤酒,公平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