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麗人之人妻雙美

「各位同仁,今天是我公司成立五週年的大喜日子,五年來,在各位的辛勤努力下,在各位股東的無私支持下,我公司--美鳳航空公司被評為五星級航空公司,總資產超過100億美金,成為我國第一大航空公司……」

會場裡響起了經久不息的熱烈掌聲,久久不能散去。

陸風,美鳳航空公司首席CEO,此時此刻,心潮澎湃,五年的苦心經營,一千八百多個日日夜夜,今天,終於取得了成功!

他望著台下著裝整齊的公司員工,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一股男人的血性此時此刻也在嚴整的西服下,蕩氣迴腸!

成者王,敗者寇!此時此刻的陸風,就是美鳳航空公司1000多名員工心目中的神,是男員工眼中的王,是空姐們心中的聖!

此時此刻,陸風的眼眶濕潤了,沒有人知道陸風的淚水因何而出,大家只是覺得感動,只有他--陸風,心裡明白,曾經的污點,此時此刻已經隨著取得的成績,在掌聲中被擊碎,消散在空氣中,再也不會出現了。

我還是先利用簡單的語言,介紹一下陸風吧,原名叫陸劍濤。

時間回到六年前的那個夏天,年方四十的陸劍濤意氣風發,是一家500強私企的年薪百萬的副總,是上層社會中的驕子,也是一個風流的浪子,這一點,在社交圈裡早已蠻聲,介於他老婆--一個背景很深、姿色平平的女人的威名,總裁的女兒!這些,也都只是人們背後議論的聊資罷了。

靠著老婆的背景,陸風年紀輕輕就已揚名立萬,鋒芒的性格更是得罪了不少同僚。於是,當總裁即將退位,繼任者即將產生的時候,矛盾就漸漸在陸劍濤和其他二個年輕的副總之間產生了,陸劍濤從來就沒有想過這個位置會落旁人,因此全然沒有把其他二個副總放在眼裡,俗話說,當一群敵人有了一個共同的敵人之後,拿著一群敵人就成了一個聯盟,他們給陸劍濤設了一個足以讓陸風無法翻身的陷阱!

二個副總在公司找了一個因女人紅杏出墻而離婚的少婦,給了她一筆數目不菲的鈔票,然後精心設計了一個局,詳實偷拍下了酒後事態的陸劍濤和那個少婦激情淫蕩的一幕,隨後的一切不用贅述,陸劍濤的老婆一腳將他踢出了大門,公司董事會也迫於壓力解除了他的一切職務,一夜之間,他從雲端墜入了低谷!

整整一年,陸劍濤隱居在一個偏僻的古城,深刻的體會著這股恥辱,他從心裡發誓,要用同樣的手段,報復這二個卑鄙的小人,為了更好的重新出山,他改名叫陸風,並把多年的積蓄全部取出,去韓國做了整形手術,只能說,原來的陸劍濤已經不存在了!心裡的瘋狂使他刻骨,有時候想想,仇恨,的確是一個很偉大的力量,能改變世界!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得知二個副總在參加一個新成立的航空公司的年會上,被該公司一個個美妙空姐的身姿相貌所吸引,(眾所周知,每每一個資金雄厚的大公司在招收成員初始,都是對各方面要求極為嚴格的,其招收標準不亞於一場全國性的選美大賽,而且都是良家姑娘)竟然對招收中的前二名一見鍾情,重金拿下了二個年輕貌美的姑娘,迅速結婚了。

本著對嬌妻的寵愛,他們沒有要求二個姑娘做全職太太,而是同意了她們繼續做空姐的願望,這二個姑娘也的確爭氣,絲毫沒有嫁入豪門那種驕嬌二氣,反而更加注重自己的氣質和形象的要求,不斷地在全國空乘行業競賽中屢獲佳績,成了那家航空公司炙手可熱的小明星!

但是,由於航空公司管理層出現的問題,股東們對於執行總經理一直存有異議,閒話少許,陸風,曾經的陸建濤,經過半年的周旋和強有力的經營意識,被納入股東們的視線,成了新的CEO,陸風知道,他報復的第一步已經完成了。

陸風入主美鳳後,開展了一系列的鐵腕政策,迅速扭轉了經營狀況,一切呈良好勢態上升,陸風再也沒有找老婆,他一心一意經營著公司,經營著自己的形象,他知道,良好的形象更容易把一些複雜的事情簡單化,比如公司空姐們的信任,這是計劃中所必需的!

只有陸風自己心裡知道,他的這些努力是在怎樣的一種心理狀態下調整的!

功成名就,計劃開始實施了……

程冰冰,29歲,170公分,溫文爾雅,甜美文靜,在空姐制服的映襯下奪人心魄,多次獲得全國空乘行業大賽冠軍,美鳳航空公司形象大使,現任集團人力資源部經理;蘇夢,31歲,168公分,五官白皙精美,相貌出眾,相貌宛如影視明星許晴,也是公司經常選送的代表,多次獲得儀態獎項,現任公司公共關係培訓部主任……

由於身份的特殊,這二人參加比賽的影像資料我這裡都有,每當夜晚降臨,我都會在電腦裡一次次的放映著她們的音容笑貌,體態身姿,我從來沒有問過她們二個,誰是誰的夫人,因為,我知道,早晚有一天,她們二個都是我手中的玩偶!

慶功宴上,觥籌交錯,股東們和公司的上層一個個春風得意,帥哥美女形成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程冰冰和蘇夢也是一身華麗的晚禮服,猶如花叢中輕盈飛舞的蝴蝶,在眾多男人們或嫉妒或羨慕或色迷迷的的眼光中穿梭。

「陸總,感謝您這麼多年來對我的照顧和關心,請您喝杯酒。」

一陣柔軟的聲音從我的背後飄來,帶著一股淡淡的CUCI香水味道,我不用看,也知道是誰,這幾年來,我對她倆的聲音已經太熟悉了。

「蘇主任,不能這麼講,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

我淡淡的笑著,對蘇夢說。

「您太客氣了,是您的能力挽救了公司,您的功勞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程冰冰端著酒杯,俏麗的面容已經微微泛紅,更顯得肌膚的白淨柔軟。一襲黑色的長裙,襯托著曼妙的身材,錯落有致的凹凸在燈光的映照下,猶如出水芙蓉一般。

「謝謝,乾杯!」

我穩重的笑了笑,狠狠克制了一下心裡的衝動,面不露聲色的和兩個美婦喝了一杯。

「你倆少喝點,晚上還要開車回家,不要酒駕,被警察叔叔拿下,那就出問題了,哈哈哈。」我開玩笑地說。

「不會的,沒關係。」程冰冰說,「蘇姐也沒事……」

「你們老公不來接你?」我笑著問蘇夢。

真是相得益彰,今天的蘇夢穿著一身白色的吊帶紗裙,烏黑的長髮錯落有致的散落在裸露的酥肩上,更顯的肌膚的白嫩,一圈流蘇,緊緊地在胸部上方,包裹氣高挺的乳房,胸前光滑中反射著淡淡的光暈,一雙修長的雙腿被潔白的紗裙包裹著,裙邊散落,臀部渾圓,宛如畫中人!

「我倆老公出國了,家裡沒人,這麼熱鬧的場面,我們怎能早早回家?」蘇夢柔柔地說。

「今晚我倆在公司住。」蘇夢接著說。

「彭彭……」我的心臟劇烈的跳動了一下!

「好,那你們盡興,乾杯!」我按耐住心中的火焰,和兩個人碰了一下,轉身離開。

夜色撩人,我獨自回到辦公室,按耐住心中的慾火,慢慢地,有條不紊的收拾著行裝:一台高清攝像機,一罐噴霧麻醉劑,兩個麻醉香片,一個面罩,還有一個從網上買來的擴陰器,裝進背包,我打開門,走了出去。

夜風習習,涼爽的吹著我燥熱的身體,蒼天有眼,今晚終於來到了!為了等這一天,我已經準備了整整三年!三年啊,今天終於來了!

在基地蓋了一幢三層樓,兩個單元,都是二室一廳的格局,就是為了加班的領導晚上休息準備的,當然,這也是我的意見,就是因為機會!

我在一單元一樓,她倆在我這個單元的三層,門對門。

回到家,我才發現,我的下身已經膨脹無比,陰莖像一條飢餓的毒蛇,高高昂起,血管突起,兇惡的包裹在巨大的鐵錐之上!

我脫光衣服,走進衛生間,讓冰涼的水,沖刷著我的身體……

換上一身運動緊身衣,拿著腰包,我朝三樓走去……

鑰匙,是早已準備好的,戴上手套,我先打開了蘇蒙的房門,裡面的格局都是一樣的,不一樣的,只是房間裡多了一些女人的氣息,不用開燈,我徑直走進衛生間,拿出一片麻醉香片,用火點著,像是蚊香,麻醉片在夜晚中閃著紅紅的光點,一股淡淡的,若有若無的香味漸漸蔓延,我把麻醉片放在馬桶後方,關上門,走進臥室,相同辦法點燃了一片,放在床下……

這種麻醉片是我專門從日本買來的,實驗過多次,效果非常好,而且不會讓人輕易察覺,燃燒時間大約為二個小時,但是它的滯留時間非常好,在不同風的情況下,可以持續四五個小時。

隨後,我關上門,打開了程冰冰的房間……

時間慢慢指向十二點,我躺在程冰冰的床下,任由黑暗將我包裹,我克制著心中的火焰,靜靜等待著……

「今晚真是太開心了……」夾雜這輕輕的笑聲,一陣高跟鞋撞擊地面的聲音猶如一根根針,飛快的刺向我的心臟,我已經開始滴血了……

「好好休息,晚安……有點多了,早點睡,拜拜……」

門口,蘇夢和程冰冰的聲音在迴響,悉悉索索的鑰匙在鎖孔裡撞擊……

「砰砰砰砰……」我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畢竟,這是怎樣的一種情景?

「嗒嗒……」開關響起,門開了,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在客廳燈光的照射下,出現在我的眼前,片刻,臥室一片明亮:烏黑發亮的高跟鞋,緊緊包裹著一雙同樣顏色的絲襪,在燈光的照射下,翻出幽亮的光芒,長裙及腳面,還沒有細細觀看,一陣香風掠過,那雙高跟鞋已經出現在我的眼前,距離我的臉龐只有三十公分。

我似乎可以聞見皮革散發出來的清香,我無聲的拿出噴霧劑,打開蓋子,把手向前伸了二十公分,離地十公分的床裙,剛好遮擋了我的工具,一陣悉索的聲音,一隻保養得非常好的玉手伸向了一隻高跟鞋的鞋扣,我毫不猶豫的按下了噴霧劑的開關,一股淡淡的白煙噴射而出。鑽出床裙,向上散去……

「嗯……咕咚!」

我趴在床下,一動不動,注視著眼前還沒有來得及脫下高跟鞋的一雙美足,足足有五分鐘……可能更長吧,我才伸手,輕輕握住了雙腳,用勁拉了一下,沒有任何反應!

我心中狂笑:「你們當年怎麼整我,看我怎麼收拾你們的老婆!」

當然,仇恨和美色相比,享受美色是第一位的!

我趴在床下輕輕脫下了程冰冰的高跟鞋,抓住腳背,讓一雙腳掌緊緊貼在我的臉上,一股足香,夾雜著淡淡的皮革味道衝進了我的鼻孔,絲襪微微潮濕,溫熱,我張開嘴,射出舌頭,仔細品嚐著眼前的美食……

慾火已經中燒,攝像機的鏡頭已經張開,真實的記錄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我的臉緊緊絲襪,慢慢地向外趴出,我貪婪的品味著,上身鑽出地面,但瞬時消失在黑色長裙下面,程冰冰的一雙小腿被絲襪包裹著,垂在床邊,雙腿之間是我碩大的頭顱,像一隻靈敏的豹子,尋找著美味。

我揉搓著冰冰修長的大腿,冰冰的雙腿飽滿結實,在我的雙手下面揉搓著,我拔著雙腿,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向上攀登,程冰冰的裙擺裡面散發著一股特殊的味道,強烈的刺激著我的嗅覺,芳香濃郁,我緊緊的揉搓著,雙腿內側的絲襪劃過我的臉龐,麻麻的,溫暖的,柔柔的……

我的眼睛緊緊盯著前方,隨著身體在黑色裙擺下方的不斷進入,眼前漸漸出現了一個渾圓的交叉點,黑色絲襪緊緊包裹著,明亮的燈光透過薄薄的紗裙,照射在一個幽閉的充滿誘惑的空間裡,一切一切都如夢幻一般!

我已經跪在地面上了,身上的衣服早已脫光,我的陰莖已經在抖動,好像地震前的顫抖,鏡頭裡,一個赤裸精壯的身體,上身已經完全被黑色裙擺罩住,只剩下堅實的屁股和健壯的雙腿,朝拜一般跪在一雙絲襪包裹的玉腿之間!

我已經無法再忍耐了,長夜漫漫,盡享雙美,先解決一個,瀉瀉火!

我粗暴的抓住冰冰腰間的絲襪,一把連著小小的蕾絲推到雙膝之間,程冰冰飽滿的渾圓的陰戶頓時呈現在我的眼前。

雙腿焦點之處,一簇烏黑濃密的陰毛在恥骨上綻放,順著緊閉的陰道向兩腿裡側延伸,陰唇緊閉,外陰唇緊緊包裹著內陰唇,畫出兩道美麗的弧線,烏黑的陰毛和微微褐色的陰唇在雪白的肌膚映襯下顯得耀眼奪目。

我抬起冰冰的雙腿,微微用力分開,在小蕾絲的捆綁下,她的大腿呈「O」字形,雙膝以下併攏著,我順勢鑽進了雙腿之間,一陣女性陰道特有的濃香鑽進了我的鼻孔,此時此刻,程冰冰的陰道距離我的雙眼只有咫尺之遙。

我輕輕撫摸著冰冰的陰毛,雙手拇指按住陰唇外側,輕輕地掰開了冰冰的陰道,猶如綻放的玫瑰,紅嫩的陰肉濕潤飽滿,錯落有致的擠滿了陰道內側,我伸出舌頭,從下向上,舔著柔軟的陰肉,舌頭靈活的在陰肉上滑動。

我的鼻尖緊緊頂著陰道上方的小突起,雙手拇指從內向外揉搓著肛門附近的肌肉,舌頭盡情的舔吸著冰冰的陰道,像是一道豪華的美味,冰冰的陰唇在我的吸允下,泛出晶瑩的濕潤。

「嗯……嗯……啊……」冰冰在我的調動下,終於發出了無意識的呻吟!

這道呻吟,猶如晴天裡的彩虹,更加增添了我的激情!

我把舌頭捲成桶裝,開始抽插著,冰冰的肛門和陰道一陣陣痙攣,不時的反抗著我的舌頭和拇指,像一對對抗的拳手,你來我往,在對抗中,陰道深處不時流出一股股清澈晶瑩的淫水。

冰冰的身體隨著我的頂撞,下意識的擺動著,嘴裡的呻吟時有時無,時細時粗,嬌喘連連……

我鬆開對肛門的揉搓,一隻手放在陰道上方的小突起上,另一隻手的中指伸進冰冰早已濕潤的陰道裡浸泡了一下,隨即,對冰冰的陰道展開了第二輪攻勢!

左手的拇指用力地揉搓著陰道上方的小突起,雙嘴緊閉,用臉分開冰冰的陰道,我的鼻子一下幾乎全部淹沒在冰冰的陰道裡了,好香……

濃郁的體香夾雜著淫水的雌性香氣,我迫不及待的張開嘴,舌頭拚命頂進了陰道,開始舔,咬,吸,頂……同時,右手中指,頂著冰冰的肛門,開始揉搓內旋。

我的力量不住的加大,冰冰的身體開始再一次痙攣……

「啊……不……要……嗯……嗯……」冰冰呻吟著,身體扭曲著……

我忘情的在品味著眼前的美味,口水混著淫水,源源不斷的流進我的嘴裡,殘留的液體順著陰道下方,流向肛門,沿著我的指尖,開始潤滑著自己的鄰居肛門!

冰冰的肛門緊鎖著,頑強的對抗我的指頭,我能感覺到,這是一片從未開墾過的處女地!

我心中狂喜:「今天,寶貝,我來給你開闢!」

柔弱的冰冰在長時間的抗衡中,終於用盡了力。「啊……啊……」隨著一聲嬌喘,一股強有力的液體倏地一下,噴進了我的嘴裡,同時,肛門輕輕一鬆,就在這稍縱即逝的瞬間,我的指尖靈活的鑽進了冰冰的肛門。

可憐的冰冰感覺有一個硬物從自己身體的一個地方鑽了進去,在想用力已經晚了!

「好緊……」

我的中指在冰冰的緊緊的肛門裡開始艱難的前進著,我的舌頭在陰道裡面配合著指尖再一步一步前行,陰道裡的淫水,滾滾而出,潤滑著指頭,助我前行!

可憐的冰冰怎麼能對抗助我如此強大的衝擊,終於,她放棄了抵抗,肛門一松,我的整個指頭便沒入了冰冰的身體。

我鑽了出來,當然,雙手仍在繼續著戰鬥,我注視著眼前的程冰冰,一張嬌嫩無比的俏臉已經紅潮泛泛,雙唇未開,嬌喘連連。

此時此刻,我已經無法控制,胯下的陰莖早已經巨大無比,冰冰的肛門已經被我完全打開,我拔出中指,扶著巨大的陰莖,對準冰冰的陰道,緩緩地插了進去!

此時,冰冰的小蕾絲已經滑向了腳踝,剛好固定住雙腿,把我緊緊夾在雙腿之間,我伏在她的身上,隔著長裙,揉搓著冰冰豐滿的乳房,親吻著冰冰微微開啟的嘴唇,舌頭和舌頭交苒,口水與唾液混合,我的陰莖在抽插著,溫熱濕潤的陰肉緊緊包裹著,淫水夾雜著肉體的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響,「吧唧……吧唧吧唧……」!

程冰冰的雙腿被小蕾絲捆在我的軀體上無法脫離,只好用力夾住我的身體。

「啊……啊……要……嗯……」程冰冰忘情的呻吟著。

「小騷貨,哪有這麼容易要!」我獰笑著!

冰冰的俏臉紅撲撲的,一頭烏黑的秀髮散落在雪白的枕頭上,汗水茵茵,凌亂的貼在臉頰,誘惑無比!

忽然,陰道一震,一股力量由內向外吸引著我的陰莖墜入無底的深淵,我一震,快了……

就在這一霎那,我用力一挺,將巨大紅潤的陰莖突然拔了出來。

「啊……不要……要……要……」冰冰無法自控的呻吟!

「小寶貝,當然要給你!」我笑著說。

手扶著陰莖,對準已經被我微微打開的肛門,輕輕頂住,陰莖上冰冰的淫水片片,早已濕潤無比,一挺身,陰莖頭便沒入了肛門之中。

「啊……不要……」毫無意識的冰冰哪裡會知道,此時此刻,如何面對這種局面?

冰冰的肛門非常緊,強烈的刺激著我的龜頭,我費力的抽插著,漸漸加大速度和力量!

可憐的冰冰那裡經受得了這種蹂躪?秀眉緊縮,面容漸漸扭曲,一顆臻首不停地擺動著,銀牙緊咬,忍受著這無以倫比的快感和強烈的刺激。

「啊……唔……嗯……啊……」

「噗……噗……噗……吧唧……吧唧……」

「啊……」我一聲長嘯,一股濃濃的精液噴進了冰冰早已紅腫的肛門,小腹一熱,冰冰竟也配合的射出一股晶瑩的潮水……

美妙的聲音迴盪在溫馨的臥室裡……

浴室裡,我用微涼的水沖刷著身體上的汗水,細細的清洗著我的陰莖:「寶貝,今晚是你的節日,看你的了……」!

赤裸著身體,平靜了一會,看了一下表,已經過了兩個小時了,蘇夢那邊應該搞定了。我三下五除二脫下了冰冰的衣服,揉搓了一下她的乳頭,一用力,把她扛在了肩膀上,轉身拿著對面房間的鑰匙,走了出去。

蘇夢的屋裡靜旎中飄蕩著一股淡淡的幽香,月光透過客廳的紗窗照著清涼的客廳,我扛著冰冰,赤身裸體地走向臥室,一伸手,悄無聲息的打開了臥室。

蘇夢側著身子,慵懶的躺在寬大的床上,一條雪白的毛巾被橫搭在小腹上,一雙光潔白皙的裸腿,從絲織的睡裙下乖巧的交錯著,精緻的雙足,在月色下似乎發出一種妖艷的魔盅,吸引著我的眼球。

走進床前,我抓著蘇夢的小腳,用力擰了一下,蘇夢「嚶嚀」一聲,轉了一下身子,又陷入了甜美的夢境,沒有反應了……

我心裡暗自狂喜:「美人,我來了……」

一用力,將赤裸裸的程冰冰扔在了床上。

冰冰仰臥在蘇夢的床上,雙腿分開,酥胸和陰部坦露在我的眼前。

雙嬌和美!

架好攝像機,我把蘇夢和程冰冰面對面靠在一起,讓兩個人的唇愛在一起,雙手互樓,蘇夢的一隻手放在冰冰的襠部,中指被我引導著塞進了冰冰的陰部。冰冰的一隻手隔著睡衣,放在蘇夢的胸部。我拿起攝像機,仔細的慢慢地記錄著眼前的雙嬌。

架好機子,我跪在了床邊,輕輕抬起了蘇夢的右腿,把她的右腳放在我的唇邊,伸出舌頭,開始在玉足上溫柔的滑動,蘇夢的腳長得很精緻,皮膚白嫩,淡淡的血管似乎要衝破薄嫩的肌膚,腳趾渾圓柔軟,足底柔軟粉紅,沒有一點點繭子。

我揉搓著蘇夢的腳掌,嘴唇從腳掌的邊緣滑向腳趾,一根根玉蔥般的腳趾輪流在我嘴中品嚐著,不知不覺,我的陰莖又開始跳動了……

我把蘇蒙的腿搭在冰冰的身上,雙腿之間的神秘地帶若有若無的展露在我的眼前!

我輕輕的向上撫摸,竟然發現了一個秘密:蘇夢沒有穿內褲!我的手指輕而易舉的觸摸到了陰毛和陰唇!我俯下身,慢慢靠近了蘇夢渾圓的臀部。蘇夢的陰唇緊閉著,錯落有致的陰毛不是很茂盛,但是很整齊,柔順的排列在陰部兩側,臀部的肉很豐滿,將肛門深深的埋了進去。

我伸出雙手,輕輕掰開臀肉,菊花般的肛門頃刻間呈現在我的眼前,粉紅細密的肛線精緻的排列著,延伸向中間那孔幽閉的小門。

一股淡淡的體香,蔓延在我的周圍……

我伸出舌頭,緊緊頂在了蘇夢的肛門上,鼻子開始挑逗著她的陰道。

「嗯……」蘇夢一聲呻吟,雙腿微微用力加了一下。

我的舌頭在蘇夢的肛門和陰道之間柔軟的滑動著,漸漸地,蘇夢的陰唇開始潤滑,緊閉的陰唇在我不斷的努力下終於開啟了,一股奇異的體香頓時四下瀰漫開來。

「嗯……哦……」呻吟連連。

由於剛才在冰冰身上瀉了一次慾火,所以眼前的美景和耳邊的呻吟不能立即挑逗我的視覺神經,我需要的另外一番景象!

我頭朝下,張開嘴,緊緊含住了蘇夢的陰道,開始用力的吸允著,舌頭在陰道裡靈活的翻滾,一隻手緊緊摟住蘇夢的小腹和胯部,另外一隻手抓著蘇夢的右手,蘇夢右手的中指伸進了冰冰的陰道,在我的協助下,蘇夢的中指快速的在程冰冰的陰道裡快速的抽動著。

「啊……嗯……唔……嗯……」蘇夢和冰冰同時開始呻吟。

蘇夢怎能經受得了我這樣的挑逗?

陰道開始氾濫,淫水不住的流了出來,我貪婪的吸允著,嘴裡發出「吧唧,吧唧……」的舔吸聲,夾雜著二美的呻吟,有如天籟之音,刺激著我的神經!

我翻身坐在蘇夢和程冰冰的頭部,讓她倆面對面,緊貼在一起,紅唇相對,嬌軀相擁,分開雙腿,夾住她倆的頭,把陰莖從她倆的櫻唇之間插了進去,四片櫻唇夾著我的陰莖,我快速的抽動著,同時分開雙手,由臀部向前,扣動著兩人的陰道。

我的上身微傾,雙手中指最大限度的在兩人的陰道裡飛舞,夾著淫--水的吧唧聲,二人的身體隨著我的抽插扣拉不停地扭動,兩個美女在我的挑逗下,漸漸嬌喘連連,沉重的呼吸下,雙唇也張開了,緊緊的貼在我的陰莖上!

紅唇溫熱,唾液濕滑,爽得我渾身不住的顫慄!

我趴下身子,雙腿緊緊夾住二人的頭,整張臉埋在了二人的襠部,一會兒冰冰,一會兒蘇夢,在二人的陰道、陰唇,肛門上飛快的舔吸著,四指輪飛,單蛇輕舞,兩人的胯下很快變成了汪洋!

「啊……嗯……不行了……要……」二人的呻吟此起彼伏!

我翻身起來,把蘇夢反轉身子,趴在程冰冰的身上,分開蘇夢的雙腿,從下面抱起蘇夢的小腹,讓她的屁股撅起來,此時,蘇夢的整個肛門和陰道全部在我的眼前打開!

我伸出左手的中指,在她的陰道裡潤滑了一下,開始挺進肛門,右手的中指早已塞進了冰冰已經被我侵佔過的肛門,雙指輪飛,開始對二人肛門的衝擊!

肛門到底比陰道緊,我的指頭在蘇夢和冰冰的身體裡艱難的前進著,誘惑無比,快感無窮!

在我的衝擊下,蘇夢最後一個小孔被我打開了,幽深的洞洞深不見底!

我半蹲在蘇夢翹起的屁股上方,一條粗大的陰莖早已迫不及待的闖進了蘇夢的陰道,粗暴的蹂躪著蘇夢柔軟的陰道,我的中指並沒拿出來,在她的肛門裡,隔著雙孔之間薄薄的肉壁,相互刺激著!

可憐的蘇夢那裡經受過這種快感,雪白的嬌軀已經汗水盈盈,芬芳四溢!

我把蘇夢向後脫了一下,讓冰冰從她身子底下露出來。扶起上身,靠在床頭上,在冰冰的屁股下面,墊了一個枕頭,然後壓下蘇夢的頭,臉埋在冰冰的雙腿之間,掰開蘇夢的嘴唇,把蘇夢的嘴扣在冰冰的陰道上。

此時,蘇夢的洪水早已不可遏止的氾濫的一塌糊塗,我的陰莖也已經潤滑無比,臥跪在蘇夢的後面,拔出陰莖,塞進了蘇夢的肛門!

蘇夢的肛門突然被一條如此巨大的硬物塞進,不自覺的「啊」一張嘴,我在後面一用力,還沒等呻吟發出,蘇夢的臉已經緊緊貼在了冰冰的雙腿之間,蘇夢來不及疼,雙唇已緊,雙齒已經咬住了冰冰的陰唇,冰冰被這突然的刺激所影響「啊……嗯……」也開始呻吟!

我一把抓住冰冰的長髮,粗暴的吸咬著冰冰的嘴唇,唾液夾雜著她的口水,陰莖撞擊著蘇蒙的肉體,整個臥室裡。

「吧唧……噗噗……哎呀……唉呦……嗯……要……」淫聲四起!

我的陰莖在蘇蒙的肛門和陰道裡熟練而有力的抽插著,雙手玩弄著冰冰和蘇夢或渾圓飽滿,或小巧結實的乳房,我的舌頭在二人的前胸後背,只要能添到的一切地方游動,我享受著蒼天帶給我的報復!

突然,蘇夢的呻吟夾雜了一絲哭腔:「啊……要……」!

我的陰莖也感到一股強大的吸引力,我心裡一驚,看看表。已經五點半了!

「寶貝兒……哥哥來了!」

就在吸引力漸漸增大的時候,我一挺身,快速的拔出了陰莖!

「啊……不要……要……」蘇夢扭動著雪白的身子,呻吟連連!

我一把從後抱起蘇夢的屁股,另外一隻手往下拉了一下冰冰,把臉貼在蘇夢的雙股之間,舔吸著蘇夢濕滑渾圓的屁股,讓我的陰莖休息了一下,然後插進了冰冰的陰道!開始衝刺吧!

我的雙指插進了蘇夢的肛門和陰道,陰莖插進了冰冰的陰道,開始發力,沖刺雙美!

頃刻間,臥室裡淫聲蕩蕩,嬌媚一片,蘇夢和冰冰在我的挑逗下嬌聲連連,淫聲噓噓……

我的陰莖早已膨脹,蘇夢的陰道裡再次緊縮,冰冰的陰道緊緊在住了我的陰莖,開始旋轉吸引……

我快速飛舞……

蘇夢身體開始抽搐……

冰冰陰道開始筋攣……

「我操死你倆……」

「……唉呦……」

「要……要……來了……」

一股濃稠的精液噴射而出,兩股晶瑩的泉水從兩個潔淨的肌膚之中噴薄了出來!

啊……多麼完美的媾和!

處理好一切,曙光從地平線悠然升起,新的一天到來了!

後來,我利用計劃,分別讓蘇夢和冰冰看見了攝像機錄下的一切,她倆無一例外的崩潰了!為了富貴的生活,她們選擇了沉默……

後來,我的臥室、辦公室、豪車裡……無一例外的成了我縱情歡愉的場合,而女主角,正是蘇夢和程冰冰!

她倆成了我的奴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