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V的淫人妻

我開車載著金敏赴電影院,她坐在前座右手邊,開著冷氣的車內充滿了金敏身上散發出來的高級香水味,如果她不是同學的妻子,隻怕我又要胡思亂想了,可是在密閉的空間裡,坐著的金敏暗紅色的短裙又升高了一些,我隻要眼珠子一轉就能看到她露出裙外雪白光滑的大腿及圓潤的膝下修長柔美的小腿,在透明絲襪下是如此誘人遐思,唉!她為什麼是朋友的妻子呢?

車子到戲院門口時,才知道那部片子已經下片了,金敏也有點失望,我突然靈機一動。

「下了片的電影在MTV裡一定看得到,我們去MTV看好不好?」

她想了一下,大概見我很君子,微微點頭:「嗯!也隻好這樣了!」

我帶著金敏到忠孝東路上一家挺有名的MTV店,那家店的房間很大,座椅是大型沙發,等服務員送上果汁關上門離去之後,室內隻有一盞昏黃的小燈,倒也挺有情調,我發現金敏的眼神中有著一絲不安,因為大型沙發如果坐下兩個人,一定是肩靠肩腿貼腿的。

我示意她先坐下,她有些緊張的坐入沙發,豐腴的美臀隻沾了沙發的邊緣,身子則盡量挨著沙發邊的扶手,我關上燈,在暗影中隻看到金敏一雙晶瑩眼睛轉啊轉的,間歇透出她輕微緊張的喘氣,張口欲言又止,一直等到片子開始撥放。

螢幕上的光使室內有了些微光源,她似乎才鬆了口氣,可是等我坐入沙發,我右側的臀部碰觸到她豐美又有彈性的左臀時,她又開始緊張了,悄悄的將臀部往右移了一點,我裝做不知,專心的看著大螢幕上撥放的片子。

那是一部纏綿悱惻的愛情片,其中自然有不少男女主角在床上纏綿鏡頭,每當出現這種鏡頭時,我就微側頭偷瞟金敏的反應,在光影中的金敏側面線條很美,並不輸聶靈雨,尤其那對高聳挺立的雙峰,隻怕比聶靈雨還大些,可能才新婚,比聶靈雨更多了一分女人味。

隻見她盯著螢幕上的男女主角一絲不掛的在床上翻雲覆雨,晶瑩剔透的眼中蒙上一層霧氣,這是女人動情的徵兆。

我將果汁遞給她,她不經意的接過,一不小心,果汁灑到她的大腿上。

她驚叫:「哎呀……」

我忙接過果汁放下:「對不起!有沒有弄濕你的衣服…」

我伸手去擦她淋在大腿上的果汁,觸摸到她大腿柔滑的肌膚,她混身一震,立刻將大腿併攏,沒想到反而把我的手夾在她胯下了,她大腿內側肌膚的溫熱傳到我的手上,我胯下忍耐已久的大陽具立即堅挺起立。

她又趕緊鬆開夾住我手掌的大腿,沒怪我吃了她的豆腐,反而向我說對不起:「對不起!我……我……」

我什麼她說不出來了,暗影中我看得到她的臉羞紅了,緊張的喘著氣,她口中溫熱的氣息噴到我臉上,我的褲襠內的陽具呼之欲出。

可能因為螢幕上激情纏綿的畫面激起了她的生理反應,剛才又被我的手摸到大腿內側的胯下,她擔心出事。

她站起身:「對不起!我到洗手間……」

她話沒說完,可能由於緊張,高跟鞋一歪,身子一個踉蹌,跌坐到我身上,也是巧合,她那豐美臀部的股溝剛好貼坐在我堅挺的大陽具上,柔軟富彈性的股溝與我的粗壯的陽具緊密的貼合,使我內心一陣悸動,挺立的陽具差點發射。

她也感覺到頂在她股溝堅挺的陽具,臉上一陣羞紅,欲掙紮起身,扭動的美臀磨擦著我的大龜頭,卻使我更加亢奮,我忍不住在她起身時伸手撫弄她的大腿,她緊張驚慌之下小腿又一軟,再度坐到我身上來,說時遲那時快,這都是一瞬間發生的事。

她背向靠坐在我身上,又向我道歉:「哎呀……對不起!」

我的情慾這時一發不可收拾,忘了她是我同學的妻子,當她掙紮欲起身時,忍不住右手抱著她的大腿,左手隔著外衣握住她挺立秀美的雙峰,我不理她的驚叫,揉動著她一手很難掌握的34D或E乳房。

她緊張惶急:「哦!別這樣,我已經結婚了……」

我不理會她,伸手探入她衣內撥開胸罩,一把握住她的白膩乳房,觸手一團溫熱,她的乳尖已經硬了。

她哀求著:「求求你放手,我們不能這樣……哎呀!」

我撫著她大腿的手探入了她的大腿內側,深入到她腿根部已經濕熱的陰戶上,她扭臀掙紮,伸手拉我伸入她胯間的手,反而更激起了我的情慾.她叫著:「你手拿出來,不要這樣……哎呀!」

她的美乳被我捏了一把,我這樣上下其手,將她逗得手忙腳亂,同時也激起了她的原始情慾,因為我伸在她胯間的手已經被她滲出內褲的淫液蜜汁弄得濕淋淋了。同時挺在她股溝中的粗壯陽具也不停的向上挺動,頂得她全身發軟。

她虛弱的說:「你放手……別這樣……哦!」

她說話時,我伸在她胯間的手已經探入她的褲襪,巧妙的撥開她的小內褲將手掌在她濃密多毛的陰戶上,指間同時觸摸到她的陰唇花瓣已經被淫液弄得濕滑無比。

金敏開合著大腿哀求我不要再繼續:「我已經結婚了,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哎!」

我的中指插入了她的嫩穴,感覺到陰道壁上有一層層的嫩肉蠕動收縮,緊緊夾著我的中指,我用中指不停的在她嫩穴中快速的抽插,指尖撞擊在她子宮深處的陰核上,花蕊為之開放,一股股的淫液不停的流了出來。

強烈的刺激,使得金敏的身子像癱了一樣軟綿綿的貼靠在我身上,張著小嘴不停的喘氣。

我趁機將她身子扳轉過來,下面我的中指還不停的抽插著她的美穴,上面將嘴印上了她的柔唇,舌尖伸入她口中翻絞著,啜飲著她口中的香津,殘存的一絲理智,使她並未配合我的親吻,隻是閉上眼睛,任我吸吮著她柔軟的舌頭.我扶著她的身子緩緩躺到地毯上,她立即掙紮想起身。

她急喘著:「不可以這樣,讓我起來……我是你同學的妻子,你不能這樣對我……」

我安慰她:「你放心!我知道你是我朋友的妻子,我不敢強迫你的,最大的尺度就像現在這樣,因為我太久沒有接觸過女人了,你讓我這樣撫摸我就很滿足了……」

我這是睜著眼說瞎話,今天早上在公車上才對聶靈兩激情發射,但我會這樣對金敏說也是有原因的,因為聽說她出身思想保守的傳統大家族,是處女嫁給萬裏之後才開苞的,才結婚兩個月時間,想必經驗不多,對男女情慾好像也不是特別瞭解,所以就信了我的話,反正已經被吻過愛撫過,隻要我不再進一步侵犯她,她也就無奈的不再掙紮,任我恣意而為。

她有點放心:「這是你說的喔!你要是食言,我就……我就……」

我就怎麼樣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總之隻要她信了我,就不怕她不就範了。

於是我的嘴離開了她的柔唇,含住了她堅挺的乳房,她輕哼一聲,動人的身軀在地毯上扭動著,使我更加亢奮.我將在她陰道裡抽插的中指緩緩退出,出於本能,她似乎有點失落的挺著陰戶希望能再吞食我的中指,我不予理會,用指尖撥開她濕滑的花瓣,點在她雞頭般的肉芽上輕柔的撫動時,她挺動著濕淋淋的陰戶,亢奮的張大口想大叫,又趕緊摀住了嘴,唔唔的喘氣聲,令我的情慾高漲.而我也伸出另一隻手,將她的褲襪及白色小內褲悄悄的褪到陰戶下的大腿根部,如此更方便手指的活動。

我用舌尖繞著她已變硬的乳珠打轉,她暢美的呻吟出聲,激情的挺腰扭臀,滑膩的乳房在我臉頰上揉動,陣陣醉人的乳香激得我喪失了理智。於是我空著的手悄悄的拉下褲襠上的拉煉,連著內褲將西褲脫到膝部,粗壯的大陽具這時已高舉起過九十度,堅硬的大龜頭馬眼流出一絲晶亮的液體.由於金敏始終是閉著眼無奈的任我親吻愛撫,所以並不知道我的下身已經赤裸了,我悄悄趴伏下將粗脹的大陽具貼到我揉動她陰核肉芽的中指邊,將已經堅硬的大龜頭替換了中指,用龜頭的馬眼頂著她紅嫩的肉芽揉磨著,金敏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咬著牙根唔唔叫著,全身像抽筋般抖動,剎時陰道內湧出濃稠乳白色的陰精,她出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過後的金敏軟軟的躺在地毯上,我趁著她閉目享受高潮餘韻之時,用我的大龜頭撥開她的花瓣,藉著濕滑的淫液將整根粗壯的陽具挺入她被淫液弄得又濕又滑膩的陰道中。

金敏陰道內感受到突如其來的腫脹,驚的尖叫一聲,我的大龜頭已經戳入了她的子宮深處,大龜頭吻上了她的花蕊心。

她驚惶掙紮叫著:「不要!好痛!你快拔出來……你說過不進去的……」

我緊抱住她,用舌頭堵住她張口大叫的嘴,手抱住的臀部,大力的挺動陽具在她嫩穴中抽插著,她哀叫著掙紮,踢動著美腿。

她流下淚說:「你放開我!放開我……不要這樣……」

我不理會她的推拒,隻是用大龜頭猛烈的撞擊她的子宮深處的蕊心,順勢將她的絲襪及內褲褪下腳踝,兩手撐開她雪白修長的美腿架在肩上,這樣可以清楚的看著我下體粗壯的陽具進出她的美穴,帶出陣陣的淫液,使我亢奮至極.躺在地毯上的金敏這時隻是睜著雙眼看著我,雪白呈葫蘆型線條的身軀一動也不動,我下身插的好像是一個不會反應的充氣娃娃。

我說:「對不起!你實在太美了,我忍不住……」

我控制不了挺動的下身,因為金敏陰道壁上的嫩肉好像有層次似的,一層層圈著我的陽具,每當我的陽具抽出再進入時,陰道壁的嫩肉就會自動收縮蠕動,子宮腔也緊緊的咬著我龜頭肉冠的頸溝,像是在吸吮著我的龜頭,沒想到她有如此美穴,是我插過的穴中極品。

金敏的大眼還是看著我不語,突然輕皺眉頭:「痛……」

我立即趴在她身上停止了抽插:「對不起!我不動好了……」

說著我輕輕伏在金敏身上,陽具則全部插在她陰道中不敢再動。

金敏看著我,我看著她,而我底下粗壯的陽具又被她陰道壁蠕動收縮的嫩肉夾磨的更加粗壯,我強制的控制自己不再抽動陽具。

我說:「我不該這樣,真對不起!我現在把陽具抽出來……」當我要拔出陽具時,金敏渾圓修長的美腿突然纏上我的腰。

金敏皺眉輕哼:「不要動,你的太大,好痛!」

我立刻停止抽出陽具:「是是是……對不起!太大太大……我不動!」

金敏看著我說:「你認為你現在把它拔出來,就能彌補你犯的錯嗎?」

「我知道彌補不了!」

我說話時,又感覺到金敏的極品美穴在吸吮我的陽具,在這種無限暢美的肉體夾磨糾纏中要讓我不動,實在難上加難.金敏晶亮的眼睛又看著我不說話。

我被看的很無趣,做勢抽出陽具:「你好像真的很痛,我還是把它拔出來好了!」

我的陽具正要離開金敏的美穴時,她反而用兩手抱住我的臀部,我的陽具又被她壓了下去,與她的美穴密合在一起。

金敏:「玩都被你玩了,你拔出來就沒事了!」

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金敏閉上眼,抱住我臀部的手開始向下輕壓,下身又緩緩挺動起陰戶夾磨我的粗壯的陽具,女人真是矛盾的動物。

於是我不再多說,也配合著金敏的挺動將陽具在她的美穴肉抽插著。

金敏閉上眼享受生殖器結合的快感,我也閉上眼感受她極品美穴的夾磨,我們就這樣默不出聲靜靜的迎合著對方。

不多時,金敏纏著我腰部的雪白美腿開始收緊,手也摟著我的頸部將我頭部往下壓,讓我的嘴唇印到她的柔唇上,張開嘴將嫩嫩的舌尖伸入我的口中,任我吸吮著她的香津,又將我的舌尖吸入她的口中與她的舌頭絞纏玩弄著,下身的陰戶開始旋轉挺動同時收緊陰道夾磨吸吮著我的陽具,美得我全身的骨頭都酥了。

她雖然做愛經驗不多,可是好像天賦異稟,極度的亢奮使我在她美穴中的陽具更加賣力的抽動,我真羨慕書獃子袁萬裏,有這麼一個在外是淑女,在床上是蕩婦的美妻。

金敏雙手突然抱緊我,陰戶快速的旋轉挺動,兩腿緊密糾纏著我腰。她呻吟著:「快點,用力戳我……快……」

我也激情的問她:「我的陽具大不大?你舒不舒服?」

金敏呻吟著回應:「好大!比萬裏的大多了……戳得我好舒服……快點,用力戳我……用力……」

說著她張開嘴咬住了我的唇,貪婪的吸吮我的舌尖,使我亢奮的挺動陽具迎合著她陰戶的頂磨,用盡全身力氣狠命的幹著她的美穴,她的陰道突然開始急速收縮吸吮我的陽具,深處的子宮腔也收緊咬住的大龜頭肉冠的稜溝。

兩人的生殖器已經完融合為一體,她陰戶大力的旋轉頂磨中,她的高潮又來了,一股股濃燙的陰精由陰核花心噴出,澆在我的龜頭上,我的精關再也把持不住,龜頭又麻又癢,因為她是我同學書獃子袁萬裏的妻子,玩了他的妻子,可不能再讓書獃子養我的孩子。

我的大陽具用力的衝刺金敏的美穴幾下之後,想拔出顏射。

我喘著氣說:「我射在你體外……」當我做勢要將陽具拔出金敏體外之時,金敏卻將兩條美腿死命的纏緊我的腰部,兩手伸到後面用力壓住我的臀部,同時陰戶用力向上挺,子宮頸猛力收縮,像鉗子一樣扣緊我龜頭肉冠的頸溝。

她呻吟叫著:「不要拔出來,我有避孕,用力……用力戳到底……」

有了她這句話,我還顧忌什麼,何況此時她的陰道好像大吸管,緊吸著我整根大陽具,我與她的生殖器緊密結合的一點縫隙都沒有,舒服得我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全張開了。

在龜頭持續的麻癢中,用力一挺,龜頭馬眼已經緊頂在金敏的陰核花心上,馬眼與她陰核上的小口密實的吸在一起,我熱燙的乳白色濃精噴出,全部注入了她的花心。

金敏花被灌滿了我熱燙的陽精,忍不住又大力呻吟,全身再度抽搐,一波又一波的持續高潮,使她整個人癱瘓了,隻是閉著眼陶醉在情慾交合的快感中,胯下的陰道則緊緊的咬著我的陽具不停的收縮吸吮,似乎非把我的射出的濃精吞食的一滴不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