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18

吴铁生把小赵从柱子上解下来,但是没有松开他缚过双手的绳子,拉到孟秋兰的面前,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塞到她的手里,早已有两人端着手枪,戒备地站到一旁。

    吴铁生阴笑着对她说:"别耍花样,你可以满足他,也可以一刀杀死他,如果想要反抗,那么他会死得很惨,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吧?哼哼"。

    他退到一边,坐在一张桌子旁,打开一个纸包,拿出些下酒菜,自已倒了杯酒,旁若无人地吃起来。

    孟秋兰手持尖刀,颤抖地看着小赵,小赵也苍白着脸,呆滞的目光低头看着她,这一对共同侦缉案件的同伴,如今居然是这样一种局面,实在是他们事前所万万料想不到的。

    好久好久,孟秋兰的脸色忽红忽白,看着年轻的小赵,她忽然想,自已已经是不洁之身了,既然一定是死,为什么还拘泥于世俗的想法?就在临死前疯狂一回,就让这个和自已一起共赴黄泉的伙伴享受一回吧,如果说那些恶棍都能占有她,她又何惜于给予自已的伙伴?

    她放下了刀子,庄重圣洁的脸上泛起了异样的光辉,她用双臂抱住小赵的屁股,脸贴在他腿间悲哀地摩挲着,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

    看得饶有兴味的一个歹徒叫骂道:"快点,天已晚了,老子想睡了。"孟秋兰毅然地擦干眼泪,毫无羞涩地拉开小赵裤子的拉链,掏出了他的阳具。

    小赵的阳具已经有些硬了,经她的小手拿出来,立刻像充了气似的迅速变直变挺了。

    秋兰的脸还是红了,她抬起头,睨了小赵一眼,似乎有些嗔怪他的色。小赵的眸子已经回复了神彩,在她一瞥下脸有点红,可是看到这娇美的裸体美人跪在自已面前,温柔的小手抚弄着自已的阳具,软软的,暖暖的,痒痒的,她那眸光一睨,在此时此刻是那样的妩媚,直挺挺的阳具反而克制不住地又跳了跳。

    几名歹徒发出轰然的笑声,孟秋兰红着脸,挺直了胸膛,红润的小嘴贴到小赵火热的阴茎上,卷起灵滑的香舌含住他微带咸味的龟头。

    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的小赵身子猛地一颤,被孟秋兰温柔的口交服侍得有些飘然若仙的感觉,那条温润的丁香像蛇身一般卷住了龟头,香舌滑舔过最敏感的马眼,他全身的经络都酥麻起来。

    他感激地望着这位平时他无缘一亲芳泽的心爱女陔,此刻却毫不嫌脏地用嘴亲吻着他的性具,感激和兴奋充溢在他年轻的胸怀间。

    这种陌生的感觉是多么妙不可言啊。

    被温软的舌头这么来回舔了几十下,再经那小嘴一阵套弄,小赵再也忍不住急速高涨的快感,被舌尖挑拨着的马眼陡然释出滚热的精液。

    他的激情喷射着,一股股滑热浓液奋力地射出,而无法禁止。孟秋芳娇滴滴的红唇依然紧凑地唆住膨胀中的肉棒,舌头不仅含紧着射精中的龟头,嘴里还加紧吸吮,毫不嫌脏地大口大口吞下去。

    小赵胀红着脸,感激地看着孟秋兰,深情地说:"秋兰,谢谢你,谢┅┅谢┅┅你。"孟秋兰幽幽地瞟了他一眼,垂下眼脸,继续含弄着他疲软下来的肉棒,很快,年轻人的肉棒在她温柔的小嘴里再次膨胀起来。

    几个歹徒一方面沉醉在孟秋兰那种从未见过的娇媚神态,另一方面也不禁暗中赞叹这小子体力恢复之快。

    孟秋兰轻轻拉了拉小赵的衣角,低声说:"躺下。"小赵先跪下来,面对面看着孟秋兰,忽然满眼是泪,在她的脸上疯狂地吻起来。

    孟秋兰体贴地抱住他,两个人拥吻了一阵,然后她抱着小赵的肩头,让他轻轻躺在地上,然后有些羞答答地抬起臀部,用手拈着他直挺挺的阳具,缓缓放入自已紧窄的小穴,丰盈的臀部悄无声息地落下来,将他的粗壮和激情含进了她的娇嫩之中。

    从未做这种事的女警官主动地上下起伏着,一对丰盈的玉兔随着她的起伏,在她的胸前跳跃。

    同自已没有反感的人做爱,使孟秋兰也不禁产生了欲望,她美目半闭,暂时忘却了痛苦,陶醉在交约的快乐中。肉棒在芳草掩映中、小穴翕张开合,吸吮蠕动,小赵登时觉得浑身酥麻,醇美难言,而丰腴柔软的臀部每次坐下来贴在他的胯间都会带来一种只可意会的舒适感,小赵的臀部奋力上挺,直捣黄龙,而孟秋兰秀眉微蹙,也娇啼婉转、忍痛迎合着他,脸上那妩媚难耐的神情动人极了。

    那清丽的脸庞此时散出荡人的妖媚。光影在孟秋兰诱人的身体上投射着黄色的光芒,时隐时现的交合处吞吐着高昂的肉棒,一缕缕的秀发披在她雪白的香肩上。

    两人陷入舍死忘生的疯狂交合之中……

    小赵不知疯倦地上挺着臀部,腰部有力地挺动,在孟秋兰那湿滑、温暖、柔嫩紧蜜的阴道内迅猛有力地抽插着,孟秋兰也首次感受到了做爱时那种欲仙欲死地美妙滋味,她娇啼婉转,娇羞地用下用力坐送自已光润玉美的柔嫩雪臀,让小赵的阴茎能插入得更深,仔细体味那硕大浑圆的滚烫龟头深深地插在自己那娇小紧窄的阴道深处,所带来的极度快感……

    小赵喉间发出情绪激昂的低吼,双眼深情地望着孟秋兰在他身上跳跃的艳姿,似乎想把她永远深深记在自已的脑海中。

    勃起的阴茎又开始激射了,被他的阳精在阴道内一阵激射,孟秋兰那紧窄娇小的阴道中柔软的膣壁嫩肉立刻抽挛地紧紧箍住那粗壮的肉棒,随着他的激射娇躯艳光四射,娇媚不可方物……孟秋兰忽地俯下身子,尖翘的双峰紧贴在小赵的胸膛上,她右手搂住小赵,美丽的双唇与小赵交接了起来,娇艳的嘴唇吸吮着他,左手摸到了匕首,从小赵左侧第三根胁骨下头斜斜地刺了进去,眼中流着泪,疯狂地亲吻着他的嘴唇,嘴里说着:"小赵,安心地去吧,我┅┅很快会回陪你,陪大刘"从那里刺进去,可以直接截断心脉,使人毫无痛苦地死去,她在警校上课时教官是这样讲的,可是她万万料想不到第一次,竟是用在自已的同事身上。

    小赵呃呃地叫着,他的阴茎还在亢奋地射着,而他的心脏却在这一刻被刺破,他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带着愉悦和感激,眸光渐渐散乱,身体也僵硬起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