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處女媽媽 6(完結)

她腦子里一片空白,似乎她的心也跟著我撞了過去,等媽媽回過頭來時,發現我已經昏在床上,頭上和牆上滿是鮮血,床單上被血染紅了一大片。媽媽急忙過去抱起我大喊:“孩子,你怎麽了?孩子!”我沒有反應,但是呼吸還有。孩子知道出大事了,慌忙穿了衣褲,用一條毛巾包扎好我的額頭,抱起孩子就向醫院趕。幸好路上車子不多,我傷得不嚴重,媽媽也是醫生,傷口處理適當,並且和醫院一個外科主治醫生(張醫師)又是同事,經過即時搶救終于讓我脫離了危險。

知道我脫離了危險之后,媽媽再也撐不住了,緊緊抱住我把我的頭深深埋進她懷里便睡著了。

等我醒來,發現我的頭深深埋進媽媽懷里,感受著媽媽胸前的偉大、酥軟,心中欲火又熊熊地燃燒起來,但不敢輕舉妄動,只是抱緊她的纖腰裝睡,享受著媽媽溫軟的懷抱。

等到媽媽醒來,首先想到我,側眼望去,見他抱緊她的纖腰,臉頰深深埋進她的懷里,似乎睡得十分香甜,但不停抖動的睫毛出賣了他。

看到此景,媽媽心底苦笑,她自然知道我還是死性不改,,借機揩油,不過她已是不大計較了,她的清白之軀都已讓他給奪去了,現在還會在乎這個了,方才我撞牆時的瞬間,她不及多想,此刻靜臥草叢細細思量,深感生命的寶貴,更讓她驚醒悟到我在她心中的份量,竟是重逾性命,她心中暗暗下了個決定,一個重大的決定,這對她今后來說也不知是禍是福,不過她已不管那麽多了。

她的心境一下子明朗起來!

她輕聲道:“我快起來,媽媽有要緊事兒要跟你說!”

我見媽媽開口,不敢再裝睡,依言坐起身來,關切道:“媽媽,你還好罷?”

媽媽微微苦笑,道:“倒沒有事,不過媽媽現在累得全身都動不了啦!”

望了他一眼,忽然笑道:“你不是最想欺負媽媽的嗎?現在就是很好的機會了!”

我一怔,尴尬一笑,嗫嚅著說道:“我……我……”

媽媽輕笑一聲,低聲道:“呆子……還不扶我起來!”隨即臉上微微一紅。

我連忙扶媽媽坐了起來,見她細語淺笑,臉泛淡淡紅暈,不禁瞧得呆住了。

良久,我緩緩籲了口氣,贊道:“好美!”

媽媽笑了笑低聲說道:“就你貧嘴!”

他見媽媽心情愉快,忍不住道:“媽媽!你……你不惱恨我了罷?”

媽媽微微一笑,道:“我從你撞牆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你對媽媽的一番情義,也就不惱恨你了!我,媽媽現在開心的很!”

我又是歡喜,又是感動,道:“媽媽,你待我真好,我以后不再惹你生氣了,一定聽你的話。”

媽媽側目瞧了他一眼,忽然驚道:“你的頭怎麽又開始流血了?”

我伸手一摸,他淡淡一笑,道:“沒有事的!是之前的,現在已經好了”

媽媽怔怔的望著他,想起跳崖前我痛哭叩頭的情景,她歎了口氣,便偎依在他胸口,握住他手,輕輕在自己臉上撫摩,低聲道:“我,你喜不喜歡媽媽?”

我心下一喜,忙道:“這還用問嗎!我自然喜歡你了”

媽媽嫣然一笑,很是開心,她忽然臉上一紅,低聲道:“那你想不想娶……娶我爲妻?”側目凝視著他。

我心中的歡喜無法言喻,連忙叠聲道:“我要!我要……”

媽媽抱著我的手臂,輕咬著我的耳根,軟軟地說道:『從今天起,你就是媽媽的漢子,媽媽的天,沒有外人在時,你想對媽媽怎樣,媽媽都依你。趕明兒個媽媽上街買些東西,將我們家整治成咱母子倆的鴛鴦窩,再讓媽媽好好的侍候你這小冤家,以償你對媽媽的一番情義,你說好不好』

我轉過身子,仔細端詳著媽媽──眼前這個女人,還是那和自己相依爲命十數年的母親眼前的她,眼神散發出無限的春色,頭上的秀發,因爲急著救我沒有整理而略顯零亂,似張還閉的紅唇,好像正等著情人的品嘗,依然突出的乳頭、起伏不定的玉乳,告訴我,媽媽仍正期待著親生兒子的另一次侵犯…

『媽媽,何必等到明天,你的親兒子現在就想再當一次神仙…還有,你不覺得兒子一邊干你一邊叫你娘會比較剌激嗎』我把媽媽擁入懷里,溫柔地說道:『就讓我再好好的疼你一次…再讓兒子讓娘好好的爽一回吧…』

說完這話,我把媽媽壓倒在病床,迎頭就是一陣令媽媽喘不過氣來的狂吻,兩手在媽媽的身上胡亂的摸索著…眼看另一場肉的交戰就要開始。

突然,媽媽急急地推開我:『小色鬼,你窗也沒合,門也沒鎖,就敢騎在你親娘的身上猛干,就不怕被人發現,你稍忍一下,我們回去再說』

沒辦法,我只好強忍住欲火,跟媽媽辦完手續回家。

回到家,我再也忍不住了大著膽子摟住媽媽的豐腰,拉她坐在床邊說:“親愛的,我好想念你啊。”

媽媽看著我溫柔動情的眼色,她慢慢把頭靠在我懷里,任我去抱她。被壓抑的熊熊的欲火再次燃燒起來,我一手抱著媽媽,一手飛快地脫去自己的衣服、褲子。我用手擡起媽媽的下巴,馬上就含住了媽媽的櫻桃小嘴,拼命的舔吃著媽媽的香唇,又把我的舌頭伸進媽媽的口里,叼著媽媽的香舌吞吐起來。

我把媽媽放倒在床上,兩三下脫去媽媽的衣服,把她一身讓我垂涎以久的白肉展露在眼前。

我看見媽媽那白嫩的肌膚、巨大的乳房、突起的小腹、無比肥碩的屁股以及黑色密林般的下體,不由地呼吸急促起來。我的陰莖迅速勃起,沖血得讓我痛得只想馬上插進媽媽的肉穴里。

我耐心的調教著媽媽,雙手抱起媽媽的大腿,遊遍了媽媽的乳房、奶頭、屁股,又去摸媽媽的小穴。

我抱起媽媽的腰,親吻她的奶子,貪婪舔啃那越發張大的奶頭,不住吮吸那曾養育我的奶頭,仿佛覺得又吃到了香甜的奶水。那是我,也是每個戀母的男人最喜愛的地方,奶頭既有母性的溫柔又充滿了女人的誘惑,因此對于我便是雙重的吸引。

我一手抓奶玩著,一手摸她的大肥屁股。媽媽在我的親吻、撫摩下逐漸軟了下來,再也無力推開我了。她軟倒在我的懷里,任我肆意玩弄她的全身,雙眼微張,小嘴里微微喘息著,口吐蘭香的輕輕哼道:“恩……別……不要嘛……老公不要……”

我再也忍不住媽媽的淫蕩的浪哼,把陰莖對準媽媽的陰戶一挺而進。你道我怎麽這麽順利就插進了媽媽的小穴?原來媽媽在我撫摩下,陰穴早就流水如柱,濕透了一大片床單。我的雞吧插進媽媽陰道的瞬間,只覺得一陣窒息的快感,然后就是極度的迷亂,我的腰開始不受控制的挺了起來,把雞吧不停的插向神聖地方。

我想停都停不住,只感到完全不手自己控制。我的手也沒有去抓媽媽的肥奶,只緊緊包住媽媽的大腿,瘋狂的抽動著。無比刺激和爽快的性交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媽媽初經人事愛的緊縮的陰道死死抓住我的雞吧不放,讓我用盡全力才可以來回抽動滾熱的雞吧。

而媽媽也似乎感受到被陰莖抽插的快感,不住的浪哼起來:“哦……哦……兒子啊…老公啊……啊……你……啊……快……恩……”

其實性交就是這樣,不一定就有什麽過多的淫聲浪語,只有不停的原始的呼叫著:“啊…大雞巴兒子啊……親親老公啊……哦……恩……來呀!”媽媽用肥腿勾著我的腰,死命把我往下壓,隨我的抽動不停的扭擺圓臀向上迎合著我的雞吧。我乘機去親她的蜜乳,再一次舔吃奶子的柔軟和滑膩。母親在瘋狂的性交著,完全不像原來那麽羞怯,把一身浪肉抖得讓我發狂,我不得不不停的去對準她的上下甩動翻飛的大肥乳,抓緊媽媽的圓臀,才不至于讓雞吧從陰道里滑出來。

我狠命抽插著,媽媽的初經人事陰道壁緊包著我的龜頭,在抽插幾百次后,我只覺得龜頭一陣滾熱,整個雞吧漲痛難忍,我想拔出來,但是被媽媽的肥腿勾死了。我感到雞吧幾乎都要爆了,同時也覺得一陣難以言語的快感傳來,讓我急于發泄,我用力一挺,雞吧里有一股漲滿的東西猛然噴了出來–我把精液一點不剩的射進了媽媽的陰道里。

“噢……啊啊!”我狂著,與此同時,媽媽也“啊”的一聲尖叫,一身浪肉用力一抖,奶子和小腹都挺了起來。我們同時都軟倒在床上,昏睡過去……

醒來后,我看著媽媽媚態春情,櫻桃微張,一合一合的,大乳向脖子搭了過去,兩腿張開,肥厚的陰唇還在流出蜜汁,白肥的巨臀少露突翹,細嫩的肚皮上粘滿了我的口水和媽媽的愛液。我看著這騷美淫迷的貴婦人,忍不住又抱起媽媽,甜美的親吻起她的嫩肉來。而媽媽也摟著我,輕輕地叫道:“兒子老公呵,剛才好舒服呢!”

我聽了一陣消魂,壓在媽媽身上又干了起來,不多時就又瀉倒在媽媽身上了。

從這以后,媽媽就把我當成她的老公,任我玩弄她的美體,媽媽也愛上了這甜美的幸福生活,常常主動要求做愛,如果我有時不想做,她還會孩子一樣的嬌嗔道:“來嘛,就一下嘛,老公!來嘛!”想不到“因禍得福”,得到了這麽一個美婦人的所有處女地和主動求愛,更難能可貴的是我得到她的全部的愛,人生有此豔母,夫複何求?

 

(全文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