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處女媽媽 5

終于挨到下晚自習了,我以職業賽車手的速度往家里趕,媽媽,我回來了哦!

到了家,母親房里的燈亮著,我往母親的房里去,她正想坐起來。我撲了過去將媽媽剝得精光,凸凹有致的肉體在燈光下顯白皙滑嫩。“媽媽,把屁股給我,快!”我今天的性趣頗高,跪在媽媽后面抱著她肥美的屁股就是一陣狂插。這個姿勢在沒得到媽媽以前,曾經無數次在深夜被我幻想過,也因此成爲我的最愛。

這是多麽性感誘人的屁股啊,雪白結實,富有彈性,輪廓圓潤飽滿。股溝內夾著一叢若隱若現的陰毛,陰唇隨著我肉棒不停的抽插,時而翻出時而陷入。屁股最顯眼的正上方是一個美麗的、帶著渦輪狀的洞眼。褐色的洞眼往外延伸出密密麻麻的皺褶,極像一朵含苞欲放的小菊花。手指插進花蕊里,立刻激起媽媽一陣戰栗和略帶恐懼的呻吟。

我的手指沾滿了淫液在媽媽的肛門內輕輕揉搓,“啊!不要……”媽媽回過頭,眼神有些哀怨,有些驚恐。我最受不了這種眼神,這種眼神往往只會激起我更大的征服欲望。她小巧的屁眼是我開墾的,而且今后也只可能屬于我。這種想法令我在和媽媽肛交時總能得到一種難以形容的興奮和征服感。

“媽媽,你的屁股好美,就讓我再玩一次嘛。”媽媽扭動著性感的屁股,但我的手指依然插在她的花蕊內並未擺脫。媽媽微微搖了搖頭,伏下上身將屁股翹得更高,似乎已經默許了我這個請求。媽媽平時很少吃油膩食物,主食以瓜果蔬菜爲主。這不單令她的肌膚保持充足水分,特別嬌嫩光滑。同時也使得她的直腸吸收了大量纖維組織,既不干燥又極富韌性,緊緊包裹陰莖的感覺如登天堂。

很快,媽媽的菊花蕾就逐漸習慣了異物,我乘機又插入一根手指繼續擴開肛門。肛門肌一張一馳的收縮著,柔嫩的直腸壁下意識的擠壓我的手指。花了很長時間讓腸道接受異物,我才將早已急不可待的肉棒抵在屁眼上,抓緊媽媽光滑的蜂腰,固定住圓潤豐滿的翹臀,輕輕將陰莖送入又緊又窄,異常柔嫩的肛門。

“啊啊…”媽媽因強烈的撕裂感大聲叫喚,那一刻我幾乎想將插入一半的陰莖抽出來。但眼前的景象和窄小腸道緊緊箍住龜頭的快感又令我實在愛不釋手。

媽媽此刻因突然而生的劇痛,整個上身弓起,像一張滿弦的長弓,屁股也翹得更高,伴隨著不停的抖動。

陰莖停留在媽媽的肛門內稍微抽送,讓她有個適應過程,然后我腰部微微用力將陰莖整根沒入,媽媽又是一陣悲鳴,待聲音減弱后我開始了抽送。在光天化日之下,一個美少婦跪在草叢中,身后一個少年抱著她雪白的屁股沖撞,而這對縱欲的男女又恰恰是一對母子。這個景象令我獸欲大發,越來越用力的撞擊媽媽的美臀。

馬上就40歲的婦人了,屁股還那麽結實,那麽有彈性,一點下垂的迹像也沒有。它的弧線是如此優美,和蜂腰結合處既自然又性感,就像一輪新月讓人充滿力量。我喘著粗氣瘋狂的蹂躏媽媽的屁股把她干得又哭又叫,然后我的視線逐漸模糊,眼前似乎除了媽媽雪白耀眼的翹臀外什麽都看不清。這時候,我的高潮到了,在母親屁眼內射了一次。

我從媽媽的屁眼里抽出肉棒后,就開始在媽媽的屁股上舔動。舔干淨自己留在媽媽屁眼口的精液后,便開始吮吸自己剛享受過的屁眼。

我柔軟的舌頭擠入媽媽的屁眼后,她感到一陣刺癢從直腸壁上傳遍全身,渾身的肌肉都不由的微微地哆嗦。陰道里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一股愛液從陰門流了出來……我仍然在媽媽的拉屎的孔道內流連,沒有因爲這里是親愛的媽媽拉屎與自己撒尿的東西進出過的地方而畏縮。這里現在是我最愛的地方?!媽媽仍然高高地撅著屁股,讓兒子也讓自己享受著快樂。肛門里的刺激一陣陣的傳來。作爲醫生,她自己也很難理解生理上用來排泄的孔道怎麽會也有被戳入后的快感?但現在她不會去想爲什麽。

她只要快樂就行了!慢慢地,我的舌頭移到下面那個潮濕的洞穴,舔著吸著外溢的愛液,時不時還把舌頭伸進去深耕一番。讓她享受著新一輪的刺激,輕輕地發出滿意的呻吟。幾個月來,我的循規蹈矩使她已經忘記再要保衛自己最后的禁地。直到我的嘴離開媽媽的密處,重新扒開媽媽的屁股,她還只是以爲我想再將進入自己的屁眼。但我這次的目標是媽媽的小穴,我要徹底的占有媽媽,媽媽那美妙的聲音嬌柔地輕喚著,讓我失去理智,使我的陰莖漲得難以忍受,我粗暴地壓在她嬌小的身上,用陰莖對準了她的小穴,深吸一口氣,屁股沈了下去,我的陰莖以極快的速度一下子插了進去,雖有愛液的滋潤,但媽媽的陰道出其緊窄,粗長的肉棒只進入了三分之一,竟被一層薄薄的肉膜兒擋住了去路,肉膜兒的韌性很好,輕輕的往里頂,只能把它拉伸,卻不能扯破。

“嗯唔…不要啊!!住手!這是不行的啊!”媽媽明顯的是很疼痛,兩顆晶瑩的淚珠兒從緊閉的眼角兒滑落。身只子不停地扭動著,但此時的我已經是欲火焚身失去理智了,在我腦海中,她再不是我的媽媽,而是一個可供其發泄的獵物。我的屁股又是猛的一沈,這次是盡根全入,龜頭兒頂到了子宮,睾丸撞到了陰阜,身下的美人永遠的告別了處女。

“啊!”媽媽被巨大的疼痛所擊中,大量的淚水浸濕了頭下的床單兒,尖尖的指甲刺入枕頭里。

……

在房中。

「嗄…嗄…」失去理性的我重重的壓在赤裸绮麗的媽媽身體之上,周圍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只有從龜頭上傳來的陣陣酥麻。口中不斷噴出野獸的喘叫聲,怒漲的男莖正狠狠的沖擊著媽媽粉嫩緊窄的玉溝中。媽媽的四肢不由地纏了上來,下體不斷地向上挺著。雙手深深地抓在我的背上,向兩邊拉開,留下幾道深深的抓痕。

“啊…啊…我……啊…”

在我大抽大送中,媽媽也苦盡甘來,死死地摟住身上的這個男人,只要他不停下來,什麽都已不要緊了。淫水不住地往外流,床上已濕了一片,但二人顧不了這些,只專心地抽插著。媽媽只覺得自己在向上飛,飛啊,飛,終于,一股不知從哪冒出的力讓自己飛到了最高處,再慢慢地向下滑,這是從未有過的快樂啊,她幾乎都把嗓子喊啞了。在媽媽一陣聲嘶力竭的嬌喊過后,火一般的陰精直接打在了續勢待發的陰莖上。

媽媽的陰精把我澆的舒爽無比,精關大開。大量的陽精噴灑在美人新鮮的子宮里,把她燙的一陣顫抖,感到無比的放松,昏昏沈沈的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媽媽率先醒來,發覺自己全身赤裸,感到下身隱隱作痛,她睜開眼睛,卻見我赤條條的身體摟著她呼呼大睡,臉上還挂著滿足的笑容,昨晚的情景曆曆在目,再也揮之不去,她悲憤欲絕,狠狠推開我,低頭見到自己的下身一片狼藉,又濕又粘,小腹上、大腿上、還有陰戶里都沾了不少汙物,最難過的是她看到了那點點斑斑的處女血,知道自己失貞了,不禁悲從中來,三十幾年苦守的貞潔就這樣失去了。

這時我翻了個身,變成后背朝上,媽媽一看,我背上有十幾道紅印,一看就知是手指抓的。媽媽楞住了,“難道是我抓的?”看看自己的手,真的有血迹,剛才那瘋狂的一幕又重現在眼前。“唉,真是冤孽!”

媽媽忍著疼,下床洗靜下體,穿上衣服,用被子蓋住我赤裸的身體,一掐我的人中,我啊了一聲醒了過來。睜眼就看見媽媽面色如霜地盯著我,看著半根露在被子外的肉棒上粘著一絲絲的血迹,我不禁楞倒,媽媽是處女,我竟然破了媽媽的處女身,這……

事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不知怎麽面對媽媽,但只有硬著頭皮低著頭聽從媽媽的處置,但媽媽反應也出乎我的意料,他沒有怪我只是歎了口氣,說道:“孩子,媽媽和你商量個事…唉…你一定疑惑爲什麽媽媽還是處女嗎?”

接著她便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了我,原來爸爸在新婚的當晚就在回家的路途中出車禍死去,媽媽很傷心,就打算用試管嬰兒的辦法懷個孩子,但她那時身體不好,只好把他們的孩子讓別人代孕!

說著說著媽媽的眼淚流了下來,我看著媽媽流淚傷心的樣子,心中悔疚非常,從小到大都從未有見母親哭過,豈想到現在竟因自己而弄哭母親,于是我一把抱住媽媽,舔去了媽媽臉上的液體,“媽媽,對不起,是我的錯,請你原諒我,你不要傷心,相信我,我愛你,我會對你負責的,我要娶你!!”

“不行,我們是母子,雖然你不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得,但我們是親母子,不可以這麽做的,這次我可以原諒你,但我們不能錯下去!!!!”媽媽堅決地拒絕道。

“媽媽,對不起,是我的錯,我是個不孝之子,但你知道嗎?媽媽,我真的愛上你了,媽媽!我是說真的!這種愛不是那種簡單的性愛,也不是母子之愛,而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那種熱烈的愛,我知道你明白的,可你不敢面對現實,對嗎?媽媽,接受我好嗎!我會讓你快樂的!”

“不,我不需要!!”

我實在忍不住了,對她說道:“不需要你爲什麽要自己在房里自慰!”

話剛說完我就后悔了,我這是在刺激媽媽呀!果然,媽媽聽了,臉色立即變得蒼白。一時之間我不知說什麽好。

“小磊,你太讓媽媽失望了,媽媽讓你弄我的嘴巴,讓你弄我的乳房,甚至連后門也給了你,我這是爲了什麽?是爲了讓你好好專心讀書,可你呢?你還是在想這些東西,我們是母子,是不能那樣的,媽媽用嘴讓你舒服也就罷了,沒想到你還想的那麽過分,最讓我無法接受的是你原來一直在引誘我!我還能做你的媽媽嗎?”媽媽對我大吼著,眼淚不停地從媽媽的臉頰上劃過。

“可是媽媽我是真的愛你啊!!!”

“真的愛我,你只不過是想要我的身體,只是想滿足你肮髒的欲望,你滾!我不想看見你!!”

聽到媽媽這句話,我心中一酸,眼淚已是奪眶而出,感覺生無可戀,對著媽媽的背影“咚咚咚”叩了三記響頭,待我仰起面來,已是鮮血直流,但我渾然不覺,嗚咽道:“媽媽絕情至此,孩兒此生已無可戀,請媽媽多加保重!”起身朝牆撞去。

媽媽聞言一驚,忙回過身來,卻見我已是向前奔去,急忙大叫:“我!快停下……”同時手不由自主的抓去。卻還差了三寸沒抓住背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