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的妻子被我干

鄰居的妻子被我干

我的鄰居張欠叔叔是父親以前的老部下,由於老爸退伍後對他的相助,使得原本一無所有的他近年生意上有所起色,加上他本身不錯的生意頭腦跟在部隊留下吃苦耐勞的優良傳統,在前年一次賭命似的生意波瀾中成了勝者,身家過了億.

張叔叔是個重義氣的人,或許部隊回來的前輩們大都這樣.他感激父親以前的幫助,所以特意買下了我家隔壁的套房,跟我們做起了鄰居,並對我疼愛有加,經常叫我去他家玩,不時還偷偷地塞錢給我.

由於她只大我七歲,加上兩家竄門比較頻繁,所以她跟我走得很近,經常叫我去她家陪她玩,或看看碟或打電腦遊戲.韻雲姐的國文水平很好,我想我之所以國文比其他科目強應該都是拜她所賜.她現在是我們學校的國文教師,教我們班語文,在學校我叫她肖老師,而出了校門我則叫她韻雲姐.

韻雲姐穿衣服很開放,她喜歡穿尼龍透氣布料的連衣裙跟有帶子的高根鞋,而且大都低胸,因爲她覺得這才能襯出她的好身材,而在家喜歡穿緊身的韻律褲跟寬鬆的T-shit,而且她穿韻律褲時一般都不穿內褲,每次看到她那晃來晃去飽滿高翹的屁股我那18MM的陽具都青筋暴漲地在褲子上撐起帳篷.

張叔叔給韻雲姐配了輛賓士轎車,但她一般都不開去學校,說是影響不好,所以每次上學她都跟我搭公車去,而我因爲比較喜歡踢球,所以放學都是她先走,我則跑去球場.但每次都是我先回到家,她才姍姍趕回來,我就一直覺得納悶.直到有一天,讓我發現了韻雲姐不開小車的秘密.

那天放學,我照往常一樣踢完球搭上回家的公車,這個時段搭車的人特別多,一上車就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擁入車廂。後續的人群不斷擠進,當我站穩的時候發現右手邊站著位打扮妖冶的少婦,她穿著粉紅緊身的超短連衣裙,前面低胸的叉開得很低,前面兩條布帶延著乳房往上到頸後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而背部露出了一大塊,而更令我噴血的是,她衣服上並沒有胸罩的條紋痕跡,而那兩顆碩大堅挺的奶子看上去有E罩杯了吧!!我忍不住瞄向她那亮麗卷髮下的俏臉…….

啊!這不是韻雲姐嗎!我差點叫了出來,然而我在心裡暗自思捋著:她現在怎麼會在這裡?她不是跟我同個站上的車啊,她去了哪裡?正當我不思其解的時候,我看見韻雲姐微張著魅眼,雪白的牙齒輕咬著濕潤的下嘴唇,一副痛苦的模樣,我剛想開口,發現在她後面一個比她矮上半個頭的民工打扮的大叔正在用他的手扣挖著韻雲姐那渾圓的屁股,而她扭動著屁股往,臉上浮現著痛苦的神色,這一幕看得我血脈沸騰,球褲裡的傢夥不安分地翹了起來.

我心想:不能便宜了那個傻蛋民工.便隨著人流一擠將民工擠開了去,民工不忿地望向我,我漸挪站到韻雲姐的背後,車內沙丁魚似的人流擁著,將我和她緊緊地擠著貼在了一塊,韻雲姐象棉花一樣柔軟的身體立刻壓在我身上,前面的人擠的已經沒有一絲縫隙,後面的人還在拚命的往前擁,藉著擁擠,我努力的享受著韻雲姐身體的觸感.韻雲姐身高跟我差不多,她的臀部剛好處在我小腹的三角部位,藉著車身的搖晃擺動腰部,早已硬梆梆的肉棒貼在韻雲姐屁股中間的裂縫上摩擦,隔著薄薄的衣服,可以感覺到她身體熱乎乎的肉感。

我逐漸加大力度,雙腿分開向前靠攏,夾住韻雲姐的大腿,腰部也用力向前壓迫豐滿柔軟的屁股,硬梆梆的肉棒開始擠在屁股溝裡上下左右的蠕動,可以感覺到韻雲姐屁股上的嫩肉被我弄的左右分開。而她竟然主動地將屁股向我的肉棒挺來,似乎對我的非禮十分享受.我逐漸放大膽量,索性鬆開吊環,雙手從人縫裡向前探,緩緩的放在腰間,藉著擁擠輕輕的抱住她的腰,哇!感覺比想像中還要細!。我隨即晃動腰部,下腹緊緊貼在她屁股上,我逐漸放肆起來的撫摸,可以感覺到她身體在微微的顫抖,我一步步的加大力度,伸進短裙裡的雙手貼在韻雲姐完全裸露在T字褲外面豐滿的屁股上,挑逗似的撫摸那裡滑嫩的肌膚……

薄薄的超短裙下,豐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我的大手在恣情地猥褻。渾圓光滑的臀瓣被輕撫、被緩揉、被力捏、被向外剝開、又向內擠緊,一下下來回揉搓,韻雲姐的嫩面緋紅,呼吸開始急促……

我探進T字內褲的邊緣,撫上韻雲姐光潔細嫩的小腹,探向她隱秘的草地.發現這裡早已氾濫成災,我撥開濕漉漉的內褲,摸向了韻雲姐神秘的花園…..突然碰到一根硬硬的東西,正在有旋律地轉動著,隨著它的轉動在她的周圍不斷地流出滑不溜手的淫液,將我整個手掌都打濕了.難道是電動陽具?沒想到在韻雲姐平日端莊賢淑的一面下竟然還隱藏如此淫蕩的一面。

「韻雲姐……」我吐著深深的氣息在她耳邊念出她的名字.

「喔…小健……怎麼會是你….喔…嗯……」韻雲姐轉過半個頭來幽幽地望著我.

「韻雲姐…你的屁股好有彈性…夾得我好舒服喔……」我貼在韻雲姐的耳邊很小聲地說到

「小健…怎麼是你…不…不要…嗯…喔……」韻雲姐說著邊小幅度地隨著我按向電動棒的手不斷扭著屁股.

「韻雲姐…原來你每天都比我晚回……就是爲了穿得這麼火辣讓男人非禮你…」我左手抓住電動棒的柄將震動調至最強順時針最大幅度地攪弄她的蜜穴,伸出右手緊貼在她兩片肥而挺翹的屁股縫之間,中指不斷撮弄她早已被淫液浸濕的屁眼。

「啊…不要…喔…小健……我是你姐姐呀……喔……我老公是你張叔叔啊……」韻雲姐口中說著翹臀卻越發緊湊地向我扣著屁眼的手擠來。

「不行…誰叫韻雲姐那麼誘人……我好喜歡你……」我淫慾高漲,索性在球褲邊掏出了早已血脈賁張的老二,抵住了韻雲姐的菊花蕾,那裡早已被淫液滑得一塌糊塗,我腰一沈,稍一用力,擠開了洞口的嫩肉,直挺挺地插了進去.

「啊……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插我的屁眼……」韻雲姐發出細微的哼聲,潔白的牙齒咬著性感的紅唇,苗條玲瓏的身體輕輕扭動著.我感覺到她壁內的嫩肉包圍著我的老二並在不斷地收縮,我開始了開始很小幅度的有節奏的抽插,並用右手的中指狠狠地抵住按摩棒往內按,食指在韻雲姐那粉嫩而敏感的陰蒂上劃動,一下,兩下,三下…….

「喔……喔……嗯……」隨著那小幅度的運動,那肉棒又更爲深入體內,而韻雲姐喉嚨深處的悶絕叫聲也愈叫愈壓抑不住。

我開始襲上她的胸乳肆虐,從那層薄薄的布料中被剝露出來的豐滿嬌挺的嫩乳,好像韻雲姐苗條纖細的身段上翹起著兩個飽滿的小丘,和臀部一樣地呈現完美無缺的半球形,我粗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兩個肉球盡情地揉弄著。

蜜穴裡的電動棒攪弄著淫液來回地旋轉著,我感到插在屁眼裡的陰莖被電動棒旋轉而頂起的臂肉不斷撫弄著龜頭。

「韻雲姐…你出門小穴裡…還插著電動棒…好淫蕩喔…」我碩大的火棒在她的淫穴中貫穿,粗壯的蘑菇頭不斷刮弄著穴壁上的肉粒。

「不要…你不要跟張叔叔說…喔…」韻雲姐扭動著身軀,充滿彈性的翹臀挨著我的小腹使勁地旋轉。

「我不會說的…但你要乖乖讓我插哦…」豐滿雪嫩的乳峰我的魔掌中扭曲變形,揉面球似的被揉搓的一片潮紅。

「好…我讓你插……」韻雲姐的美目微張,肢體發生很大的扭動,喉嚨深處還發出好像在抽泣的聲音,那是因爲性感帶被人蹂躪激發而噴出來的緣故。

「韻雲姐.…你的屁眼好緊…裡面好滑啊……」我運用那巧妙的手指,從下腹一直到大腿間的底部,並從下側以中指來玩弄那個凸起的部份,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食指將電動棒往淫穴最深處死命地塞,粗壯的肉棒一抽一插不斷摩擦她屁眼裡的嫩肉。

「不…不要…說這麼淫的話…我受不了……」韻雲姐的後庭蜜洞不自主地收縮夾緊我的陽具,而前面的花芯也由於電動棒的扭動不斷地從深處滲出花蜜。

「但是你的屁股好翹好有彈性…我好想用力插喔…」我說著邊捧起她的柳腰,挺起陰莖往她屁眼深處一記強頂。「啊……不行…這裡好多人……」她的頭靠在我的肩上,兩頰緋紅地在我耳邊低喘。

「在這麼多人面前插你屁眼…你好有快感吧」……我粗大的陰莖不斷擠進又抽出,中指和著淫液壓在她腫漲的陰核上使勁地揉搓。

「嗚……好刺激…好粗…你的東西好粗啊…」韻雲姐的屁股死命向後擠著我的陰莖,豐滿的乳房對著車內的扶柱不斷摩擦。

「韻雲姐…叫我插你……」

「不…不要…我…說不出口…」

「說啊…韻雲姐……」我將粗大而堅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

「啊……我說…我說…插…插我……」

「再火辣一點……」

「你饒了我吧…….我…我說不出來……」

「不說麼…韻雲姐……」我灼熱的龜頭緊頂住柔嫩的菊花口,粗大的肉棒在韻雲姐緊窄的蜜洞中威脅地緩慢搖動,猛地向外抽出。

「別…啊…我說.……」

「來…貼在我耳邊說……」

「幹…幹我……用力地幹我……」

「繼續說…….」

「操…操我……我好喜歡小健操我……操死我……」

韻雲姐耳邊傳來我粗重的呼吸,嘴裡的熱氣幾乎直接噴進了她的耳朵。我巧妙地利用身體隔斷周圍人們的視線,開始吮吸詩晴的耳垂和玉頸。

「我的什麼在操你啊?」

「你…啊……你的陰莖」

「叫雞巴!」

「雞巴…啊…雞巴……」「我的雞巴怎麼樣啊…韻雲姐」

「大雞巴…你的大粗雞巴……姐姐好喜歡你的大粗雞巴…….」

「我的雞巴……比你老公的怎麼樣?韻雲姐……」

「你……啊……你的雞巴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

我再也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將灼熱的岩漿恣情地噴灌進韻雲姐的直腸,,韻雲姐身顫抖著發出了竭力掩飾的呻吟聲,我明顯感覺到她的屁眼也在陣陣收縮,幾乎要夾斷我陰莖的感覺,我把身體緊緊壓在她背後,享受著這種無與倫比的快感….

接著我抽出肉棒,還沒有完全變軟的肉棒離開她陰道的時候,我感到好像拔掉瓶塞似的,隨著身體結合部位的脫離,發出輕微的「噗」的一聲,屁眼又似當初般緊閉.我扶著脫力的韻雲姐走下了公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