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孕婦

兩個孕婦

惠子挺著三十六週的大肚子,晃進了護士更衣室。

她開了衣櫃,取出已經穿了五個多月的孕婦護士服,伸手到背後將她橘紅色連身孕婦裝的拉鍊拉到底,把衣服整件褪了下來。

她感覺到腹中的寶寶踢了她兩下,低頭伸出雙手撫摸只裹著一層孕婦內褲的渾圓肚腹。

她摸了幾下,右手不自覺地順著腹部的圓弧滑了下去,輕輕摩擦著白色孕婦內褲裡面微微脹大的陰蒂。

她轉頭看著牆上鏡子裡,高佻的自己只穿著Y背開前扣的華歌爾胸罩和只蓋住一半圓滾滾大肚子的孕婦內褲。

惠子放在內褲褲襠上的右手按壓的力量越來越大,她感覺自己熱脹的陰唇中間,有滑膩的潤滑液湧出。

正當兩眼微閉的她想把胸罩的前扣解開時,更衣室的門被人碰地打開,鐵櫃後春心蕩漾的惠子警醒過來,以最迅速的動作穿上孕婦護士服,從鐵櫃後探出頭來,一看原來是和她同樣挺著一個大肚子的婷瑜。

惠子和她打個招呼,走了出來。一邊懊惱著她進來的真不是時候,讓自己的春夢嘎然而止。

惠子抓了抓肩膀上的胸罩肩帶,將Y型肩帶往兩側調整,接著雙手又移到臀部,隔著護士服伸入緊裹住屁股的孕婦內褲褲緣,手往下拉,大腿微微張開往下蹲,讓原本翻捲在大腿根裡側的褲緣服貼地包裹住她濕潤的下身。

惠子對著鏡子理一理頭上的短髮,綁好背後的帶子,走出去和同事交班,她彎腰雙手撐在桌上,孕婦護士服緊貼著她背後的曲線,Y形的胸罩肩帶和腰際、大腿根的孕婦內褲邊緣清晰可見。

白班總是每天最忙的一班,惠子忙到十二點半才有時間坐下來吃飯,吃完飯她想起和婦產科楊醫師的約定,跟婷瑜說要去門診作產檢,婷瑜問她︰「門診不是十二點就結束了嗎?」

她告訴婷瑜︰「我請楊醫師找沒人的時間幫我仔細檢查,半小時就回來。」

婷瑜答應幫她注意病人,惠子像是得了特赦地高興,快步去搭電梯。

她邊走邊想著前兩週楊醫師幫她產檢做內診時,跟診護士告訴他後面沒病人了,他要那護士去病歷室調一大堆研究用的病歷,那護士走後他在她陰道口的手有意無意地摩擦著她的陰蒂和大陰脣,讓她有點要飄起來的感覺,忽然他站起來,俯身吻她,惠子嚇了一跳,來不及閃躲,他熱情的唇讓她頭暈起來。

惠子和楊醫師早在他當實習醫師,她還是護生時就認識,楊醫師曾經找她去露營,第一天晚上他就拉著她到林子裡去,猴急地愛撫她,惠子對他頗有好感,低聲喘氣,扭動著身子任由他上下其手。

最後一晚他的陰莖正在她的陰道口徘徊,她呻吟扭動著正要讓他進去時,好幾道手電筒的光束忽然照在兩人身上,狼狽的他們被大家嘲笑了一晚。

後來楊醫師畢業去當兵,兩人就失去聯絡,直到惠子結婚懷孕,要找個本院的婦產科醫生做產檢,赫然在門診表裡看見他的名字,她就一直在他門診作產前檢查。

楊醫師初見她有一絲尷尬,但她落落大方,兩人馬上像當年一般熟稔,惠子覺得他每次似乎都有意無意地想挑逗她,但她總忍下來。

那天他的舉動讓她措手不及,呻吟著喊道:「楊,你不要這樣嘛」

但她三十四週的大肚子卻忍不住摩擦他西褲下勃起的陰莖,兩個老情人終於把當年愛做卻沒做的事給做了。

完事後他告訴擦拭好下體正在穿內褲的惠子下次兩週後的中午十二點半之後再來,他會把跟診的護士支開。

惠子好不容易盼到這一天,看表都十二點三十八分了,她幾乎是跑進了產科門診,楊醫師早等在那兒了,兩人擁吻起來。

他隔著她的孕婦護士服,摸索著她胸罩和孕婦內褲微微凸起的線條,她則不住摩擦他褲襠裡的陰莖,雖然現在一週和老公仍要做愛四、五次,惠子還是常常覺得想要,楊正好滿足了她飢渴的性慾。

他伸手到她背後拉開孕婦護士服的腰帶和拉鍊,惠子的孕婦護士服一下就溜到地上。

他問惠子:「妳的胸罩好性感,是什麼牌子的?」

惠子喘息著告訴他:「是華歌爾的」

她的手在他的褲襠亂竄,不停揉擦他越來越粗大的那話兒,楊一手插進了她的胸罩邊緣,撫弄她變的珠硬的乳頭。

惠子的喘息聲越來越濁重,她覺得下身發熱發脹,肉縫之間黏滑的愛液隨那一陣陣酥麻的電流泉湧而出。

她狂亂地鬆開他的腰帶和拉鍊,褪下他的內褲,讓他挺立的陽具暴露出來。

他一隻手在惠子胸罩裡,另一手則沿她渾圓的腹部曲線緩緩滑入她雙股中間,隔著那一件薄薄的孕婦內褲按壓著她濕淋淋的下體︰「小惠,妳下身濕答答的好熱。」

惠子按奈不住,伸手解開胸罩的前扣,把他在她頸部親吻的雙唇移到她那兩團豐滿的乳房,迸出一聲聲的呻吟:「親我的ㄋㄝ,吸我的ㄋㄝ」

他用舌頭吸吮舔弄惠子硬挺的乳頭和膨大充血的乳暈,一陣陣的電流由她的乳頭流竄到全身,最後衝進下身。

她的子宮和陰道無法控制地攣縮起來,潤滑液不斷自她充血發脹的陰脣間汨汨流出來。

惠子抓著他的手插進她孕婦內褲的褲襠,叫道:「愛撫我﹗愛撫我﹗」

他在她滑溜的下體揉搓撫弄,感覺到惠子的陰蒂硬脹。他一用力刺激它,惠子便爆出大聲的呻吟︰「喔….唉唷….」

她全身酥軟無力,只有臀部和下腹、下身繃得緊緊,一陣陣收縮。

惠子跪到地上,張口含住他的陽具,吸吮起來,楊醫師低聲呻吟起來,抱住她的頭開始用力抽送他的陰莖。

她的頭配合他的抽送前後搖擺,兩個碩大的乳房也隨著身子微微晃蕩,惠子含糊地高聲呻吟,雙手還忙著將腰際緊裹著大肚子的孕婦內褲捲到兩膝中間。

她望了一下自己泛黃的褲襠,濕漉漉一片的透明黏液還一絲絲黏到她那一叢陰毛上,一手磨娑著勃起的陰蒂,另一隻手剝開潮紅發熱的大小陰脣,使勁壓著自己的子孫穴,就像平日背著先生自慰一樣。

惠子再也忍受不住,顫抖著哀求他:「楊你行行好,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幹我」

他雙手叉住惠子腋下,讓她站起來,把她膝蓋間整件濕透的孕婦內褲扯了下來,抱她躺上內診台。

她撫摸著乳頭和下體,聲聲哀求他:「楊你的雞巴快插進來小屄屄快爆炸了快通通我的屄」

他的陰莖微微頂住她的陰脣,摩擦她脹成紫紅色的陰蒂,又引得她叫起來︰「進來頂死我,進來幹死我」

惠子奮力擡起上身,抱著他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身擠,她只感覺到他粗硬的陰莖撐開自己柔軟溜滑的花瓣,一點一點向她身體深處推進,將她的陰道塞得飽滿。

惠子無法克制地大叫:「好爽,好爽,用力幹我,老娘一屄夾死你」

婷瑜看了看表,都半個多小時了,惠子怎麼還不上來。自己前兩天作二十八週的產檢,也給楊醫師仔細看,才花了二十分鐘,她決定下樓去看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下樓走到漆黑一片的婦產科門診區,婷瑜往最裡面的產科診間走去,在門口她聽到像是哀嚎的聲音,可又不完全像是痛苦的叫聲:唉唷….唉唷….頂我….幹我….。

聽了一會兒她的耳根紅了起來,那不是惠子在叫床的聲音嗎?

婷瑜知道隔壁診間有一道門簾可以相通,她輕輕開了隔壁的門,小心掀開門簾一角,那短髮的秀麗臉龐好不面熟,真的是惠子躺在內診台上,修長的雙腿大開懸在蹬形腳架上,英俊的楊醫師全身光溜溜趴在她身上努力抽送著那根巨大的陰莖。

兩人叫春的聲音中還夾雜著陰莖在滑溜陰道中活塞運動發出的撲吱撲吱聲音,婷瑜看的都愣住了,兩三個月前老公就不敢碰我了,他都不知道我多想要…..

她的腰際兩股中間開始有些麻癢的感覺,要是躺在內診台上被幹的是我該有多好….。

不知何時她的雙手身進孕婦護士服裡,開始摩擦逐漸變硬的乳頭和水淋淋的下體,婷瑜覺得自己全身發熱,開始飛了起來。

她忽然看到內診台上的兩人僵住不動,原來婷瑜恍惚間從簾後衝了進去。

婷瑜呻吟著說:「我也要,你們繼續幹,讓我參加我就不告訴別人」

她把電動內診台的頭部放到最低,掙扎著脫下孕婦護士服、無肩帶胸罩、和整件鏤空的華歌爾孕婦內褲。跨坐在惠子頭上叫道:「惠子妳快舔我,小穴快要燒起來了」

惠子順從地吸吮撥弄婷瑜濕透的陰蒂和陰脣,一面楊醫師的大肉棒還在她子孫穴裡衝刺,兩個大肚子的孕婦都一邊呻吟一邊搓弄自己挺硬的乳頭。

惠子最後只知道下身有一股暖流噴在她身體深處,跨坐在她頭上的婷瑜呼吸越來越大聲,他濕漉漉的下體不停流出愛液。

忽然她大聲尖叫:「啊….啊惠子我好爽,我要出來了。」

惠子只覺得許多熱熱濕濕的東西湧進嘴裡,婷瑜就癱在她身上,三個人趴在一起喘息。

惠子再睜開眼看手錶時,已經下午一點四十五分,楊醫師早走了。

收費主題附件:目前已有1人購買,謝謝!她急忙搖醒婷瑜,兩個人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胸罩、孕婦內褲、和護士服,穿戴整齊,要走出產科門診前婷瑜還將手探入惠子孕婦護士服的下擺,摸了摸她的褲襠,笑她:「惠子妳很爽吧,到現在還這麼濕」

惠子不甘示弱,把手放進婷瑜的領口,掏了她的胸罩:「婷瑜妳也蠻銷魂的喔,乳頭還像彈珠一樣」

兩人擁吻愛撫對方一陣,才警醒到時候不早,上樓回病房。

她們兩人回到病房,大家都問發生什麼事,怎麼去那麼久?婷瑜朝惠子使了個眼色,跟大家說惠子剛剛產檢時人忽然有點不舒服,休息一下之後已經沒事了。

眾人聽她說沒事就繼續忙碌的工作。很快交班時間就到了,白班護士交完班的就陸續下班,就剩下婷瑜和惠子因為中午做了那些事,來不及和其他人一起走,延遲了將近一小時。

惠子和婷瑜終於可以下班了,兩人一起走進更衣室,惠子和婷瑜的衣櫃在同一排,兩人又一起站著脫下身上的孕婦護士服。

惠子正要拿出她的橘紅連身孕婦裝,忽然婷瑜只穿著胸罩和鏤空孕婦內褲就跑過來從背後抱著她三十六週的大肚子:「惠子我好喜歡你中午那樣吸我下身,我也要讓妳嘗嘗那種欲仙欲死的滋味」

說著就抱著惠子踏進一旁的浴室,鎖好門她馬上動手脫下惠子的孕婦內褲。

惠子順從地坐在馬桶邊緣,張開雙腿,露出股間那片有黑色叢林的神秘谷,她感覺婷瑜的雙唇溫柔地喚起以前自己從來不知道的慾望,她沒想到同是女人的唇,竟也能撩撥起她的肉慾……

她發現股間又有脹脹熱熱的感覺,跟和男人做愛好像差不多,卻好像又有點不一樣;「婷瑜,妳好會舔,都知道我的敏感帶在哪裡…呵…好棒」

婷瑜貼在惠子陰阜上的鼻子聞到她的潤滑液那股騷味,嘴巴也舔到黏滑的愛液,興奮的嘴唇更賣力地吸吮。

她發現惠子的肉縫一下下用力攣縮起來,耳朵也聽到惠子「喔嗚…ㄥ…ㄥ…唉唷…哼…哼…」的低聲呻吟,張開的雙膝也微微顫抖起來。

惠子忽然俯身將婷瑜無肩帶胸罩的背扣撥開,雙手開始播弄婷瑜挺立的乳頭。

婷瑜突然受到刺激,嘴巴不禁輕輕咬齧著惠子濕暖的下體,一手伸進了鏤空內褲,使勁摩擦自己濕潤的陰部。

兩人就這樣互相增加給對方的刺激,一直呻吟著的惠子最後終於捧著她三十六週的大肚子大聲喘氣尖叫起來。婷瑜緊貼在她陰道口的嘴巴感受到了惠子體內一陣陣湧出的溫暖濕滑黏液。

惠子終於停止尖叫,望著從自己雙腿中間擡起頭來的婷瑜,欣喜地啜泣:「婷瑜我是不是流很多濕濕的在妳嘴裡?」

婷瑜剛用雙手自慰達到高潮,說不出話來,只能用力點頭。

她的嘴角和鼻尖都是微白的黏滑液體,惠子湊上去用舌頭舔去那些黏液,問她:「這都是我流的,對不對?」

她輕擁著婷瑜,兩個人的大肚子摩擦著,婷瑜仔細幫惠子擦拭乾淨下身,拾起披在洗臉台上的白色孕婦內褲為她套好,兩人這才去換好孕婦裝道別回家。

惠子回到家裡已經六點多,她先生早他一步到家,她弄好簡單的晚餐,兩個人很快就吃完了。

今晚她先生要搭十一點多的飛機到歐洲出差五天,惠子七點多送他下樓去機場。

兩人在樓下吻別,她先生趁四下無人伸手進她孕婦裝摸她一把。

「哇怎麼濕濕的」

惠子臉紅起來:「人家想要嗎」

她先生聳聳肩就上車走了。惠子無事早早就上床睡覺,她的手還從褲襠按壓了兩下,可是白天和楊醫師和婷瑜搞了兩次,實在也很累,不一會她就沈沈睡去。

淩晨一點多,惠子家中後陽台鐵窗的避難口呀的一聲,被一隻手推開來,一個小偷從沒鎖的避難口爬了進來。先在客廳裡躡手躡腳翻了一陣,搜出抽屜裡的幾千元,看到主臥室門沒關,又無聲無息走進去,想再搜些值錢的東西。

床上的惠子忽然發出呻吟的聲音,小偷嚇了一跳,這才注意到一個只穿著胸罩和孕婦內褲的大肚子孕婦躺在床上睡覺,一張薄毯子掀開在一旁。

惠子一向喜歡只穿胸罩和內褲睡覺,即使現在挺著三十六週的大肚子也是一樣。

短髮的惠子仰躺著,一手擱在右乳上,另一手放在張開的修長雙腿間,孕婦內褲的褲襠上;她雙眼緊閉,口中仍發出低聲呻吟,他注意到惠子潮濕一片的泛黃內褲褲襠上,濃密的黑色陰毛清晰可見,沒有裡襯的薄絲棉胸罩罩杯裹著她不大但渾圓的乳房,半透明的罩杯遮不住深色的乳暈和挺立珠圓的乳頭。

「這個漂亮的大肚婆挺性感的,該有八九個月了吧,以前從來沒有幹過孕婦,今天想不到還有機會可以嘗嘗新滋味」

他褲襠裡的陰莖早就硬了起來,輕觸了惠子雙腿間圓凸隆起的陰阜,內褲濕漉漉的,熟睡的她渾然不覺,任他摸了一會兒。

那小偷到外面拴上大門,又回到主臥房,隔著溽濕而變得幾乎透明的孕婦內褲褲襠,愛撫親吻惠子濕熱的下體,雙手也不老實地捏著她薄薄的胸罩底下,硬挺膨脹的乳暈和乳頭……

惠子睡夢之中,恍恍惚惚似乎又回到更衣室的廁所裡,婷瑜的嘴將她潛藏的慾望一股腦全吸了出來,她的下身不禁又用力起來,接近透明的黏液隨著下體一陣陣抽搐湧出,全身酥麻無力的惠子忘情地呻吟起來。

婷瑜的唇又貼在她發脹的下身,吸塵器般地將她的慾望和潤滑液吸出來,她覺得婷瑜比下午更狂野,竟然開始用牙齒咬齧著她的陰脣,甚至用力到讓她覺得疼痛。

她張開眼,怎麼看到一個男人趴在她雙腿之間親吻她的密穴。

惠子驚叫一聲「你是什麼人?」

小偷擡起頭來,用被子蒙住惠子的頭。

她驚恐地問他:「你是什麼人﹖你要幹什麼﹖」

他淫笑了一聲,只回她短短五個字:「我來幹妳啊」

接著他便厲聲命令她:「脫掉妳的內褲﹗」

他的魔爪仍撫弄著她的陰蒂和陰脣,惠子嚇得哭出聲來:「拜託你不要強姦我,我已經懷孕九個多月,再四個禮拜就要生產了!」

她想擋住他在她身上肆無忌憚亂摸的雙手,但他的力氣比她大多了,惠子根本無力抵抗。

她驚恐地全身發抖,但他在她陰部、雙乳、和渾圓肚腹任意遊竄的魔手,卻仍然激起一個挺著三十六週大肚子的孕婦的正常生理反應。

惠子覺得很害怕,一直哀求他:「我肚子這麼大,馬上就要生了,你這樣會傷害到小孩子,求求你放過我好不好﹖要錢我可以再拿給你」

他的手不停在她下腹和大腿間遊移,揉捏愛撫她開始脹大的陰蒂和陰脣,他的動作並不粗暴,反比中午猴急的楊醫師更加溫柔。

惠子一面顫抖,一面卻感覺到下身又有電流通過,睡前稍微變乾的下體又慢慢潮濕起來。

他擡起伏在她大肚子上親吻的嘴巴,興奮地開口:「我知道妳快生了,我就是要嘗新鮮幹個孕婦,讓妳也爽一下!妳乖乖聽我的就不會傷到小孩子!」

說完又趴到她雙腿之間,隔著泛黃微濕的孕婦內褲褲襠,溫柔地吸吮舔弄惠子的下體。

她薄如蟬翼的孕婦內褲褲襠潮潮的,混合著尿騷味和愛液特有的強烈味道,讓他興奮極了,越來越用力吸吮親吻。

惠子嚇呆了,張開的修長雙腿僵在那兒,任由他在她下身撫弄;腦中只想著:「他要強姦我﹗他要強姦一個快要生產的孕婦﹗」

她身上的敏感帶一直接受他溫柔的愛撫刺激,一波一波的電流引起她無法控制的生理反應,她又開始充血發脹。

他的手忽然移到她緊繃的胸罩上,被他一摸,惠子驚覺自己的乳頭不知何時又變的珠硬挺立,頭也有點暈陶陶,隨他一陣陣按壓,下身發熱的子孫穴中,潤滑液也慢慢流了出來。

昏暗中,惠子看不清對方的臉孔,微弱光線下,她卻清楚可見他鬆開褲腰,掏出了挺硬的陰莖,抽回搓弄她胸部的那隻手,開始來回搓起那昂然直立的陽具,一隻手仍熱切而溫柔地在她越來越濕的孕婦內褲褲襠裡搓磨愛撫著。

惠子發僵的全身肌肉在他愛撫親吻之中不知不覺緩和下來,她腦中仍然想著:「他真的要強姦我,他真的要強姦我」

耳朵裡卻開始聽到他大聲喘氣,他搓自己陽具的手也快起來,眼耳的感官刺激,加上下身接連不斷的陣陣酥麻,讓惠子呼吸聲音慢慢重了起來。

她口中反射式地囈語著:「不要,不要這樣,不要嘛﹗」

股間的黑色叢林卻忍不住收縮起來,一下一下擠出更多黏滑的愛液。她的羞辱感逐漸被雙腿間抑制不住的熾熱快感淹沒…?P>K大聲喘氣的他嘶吼著命令她:「把內褲脫下來﹗v

惠子輕輕搖擺著屁股,口中絕望地哀求他:「不要啦,我真的快生了,我幫你吸一吸好不好?」

在她滑溜陰脣上磨挲的手指突地進入她潮紅滿脹的肉縫,壓著她的陰道口。

他急促喊著:「乖乖把妳的孕婦內褲脫掉給我﹗妳要我來硬的會傷到小孩喔!內褲脫下來我要帶走!」

那突入的手指讓惠子渾身一顫,奇異的快感混和著一絲絲恐懼。她知道半夜裡叫不到救兵,也怕他真的傷到她腹中的寶貝,絕望地放棄抵抗。略微擡高了臀部,翻捲著褪下了裹著她渾圓肚腹和股間那一片黝黑潮濕的濃密草叢的白色中腰孕婦內褲。

顫抖著哀求他:「我內褲送你,不要強姦我好不好?」

他扯下她褪到腳踝,捲成一團的孕婦內褲,將內褲攤了開來,深深聞著有一大片黃色尿漬的濕滑褲襠。

潤滑液混合尿騷的強烈氣味讓興奮的他提高了聲音:「妳自己再脫胸罩﹗」

惠子無望地呻吟了一聲,順從地撥開胸罩前扣,伸手掀開兩個罩杯,露出她不算太大,卻圓滾滾的豐潤雙乳。

他像餓虎撲羊一樣撲到她的胸部,含著她彈珠般的碩大乳頭,和周圍一大圈深粉色的乳暈,猛力吸吮,一手撥開她滑溜溜的陰脣,在她火熱的陰道裡一深一淺快速戳著。

本來還小聲哀求「不要啦,不要啦,這樣不好啦」的惠子像被高壓電電到一般「喔」地低低叫了一聲,收縮的感覺從她胸部流動到那三十六週的大肚子,又竄到她下腹和火熱的下身,最後連肛門和兩片屁股都繃緊起來。

惠子一開始護著胸口和陰部的雙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放棄了無謂的抵抗,此時她的手用力摳著被子,咬著牙極力忍著一波波快感浪潮的衝擊不叫出聲,她覺得自己全身發燙,尤其是下身像是要爆開一樣,全身快感一陣陣掩向她,恐懼、害怕、無助、和屈辱的感覺現在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人前戲愛撫的技巧比自己先生和楊醫師更好,讓惠子幾乎忘了他正在強姦自己。

她覺得自己濕熱的下身像即將綻放的花瓣一樣,慢慢地張開,微開的雙唇開始唉唷唉唷呻吟起來;她的臀部用力往趴在她大腿間的臉上擠。他的舌尖和雙唇在她汨汨流出的愛液中挑逗她的意志力,忽然他咬了她一下。

這個刺激讓惠子崩潰了。

「喔,幹我!趕快給我!挖我的屄!小穴受不了了!」

他不理會惠子的哀求,仍然用手和嘴不斷刺激她,還慢條斯理擡起頭問她:「妳不是快生了怕傷到孩子嗎﹖」

惠子啜泣起來:「ㄏㄥ,求你行行好!給我!我受不了了!插進來嗎!」

他命令惠子:「吸我的雞巴﹗」

惠子跪了起來,抓他粗大的陰莖就往嘴裡送,她吸了沒幾下,他重重地呻吟起來,開始在她喉嚨裡衝刺。

惠子的上身被他一前一後頂著,結實豐滿的乳房在渾圓的肚子上隨著前後搖晃,她的另一隻手在自己的身上忙著:時而用力摩擦著紫紅發脹的陰蒂和濕漉漉的大小陰脣,時而磨挲著圓滾滾的腹部曲線,或是像外陰一樣濕滑的大腿內側。

看到這一幕的人,大概不會相信惠子正被強姦,她就像是和先生(或情夫)做愛一樣投入。

惠子含著他大雞巴的嘴越來越用力,他開始按捺不住哼哼叫起來,他感覺自己快到忍耐極限了,大叫一聲把惠子推倒在床上。

在惠子「插我﹗幹我﹗」的噫語聲中,他脹紅的巨大陽具頂開她溜滑潮紅的花瓣,一寸一寸送了進去。

惠子微啟的雙唇越張越大,無聲地喘息著,那巨大的棒子強硬進入她緊繃的下身,將她火熱的下身滿滿塞住,接著他開始插送起來,讓惠子爆出一聲聲嚎叫:「好爽﹗好爽!挖我的屄!用力﹗用力插我﹗插死我的屄!」

她的下身像另一個嘴巴,緊緊吸住他作著活塞運動的大棒子,不留一點空隙,她滑溜的陰道裡充滿了兩個人的分泌物,火爐般地熱。

他抽送時,發出奇異的聲音,惠子知道自己的下身又開始劇烈攣縮起來,她的雙膝也跟著抖動起來,她甚至一下下弓起腰臀,迎著他一下下的插入,完全忘了自己是個即將生產的孕婦。

他忽然整個拔了出來,自己躺在床上,高聲浪叫的惠子狂亂中會過意來,雖然有點不靈活,仍然掙扎著翻身起來,跨過他的身體,跪在床上,抓住他昂然直立的陰莖,對準了自己蜜汁四溢的花瓣,一屁股直坐下去。

她馬上尖叫起來︰「老娘一屄夾死你!」

雙手捧著大肚子上下移動著,套住他的陰莖使勁擡臀又壓下,他的雙手捏住惠子兩顆渾圓的乳房,指頭揉搓著她彈珠般的黑色乳頭,懷胎將臨盆的惠子究竟是不比平時,用騎乘位不過四五分鐘就氣喘籲籲,慢了下來。

他察覺她氣力用盡,趕快扶她跪成膝胸位,惠子擡高了屁股,邊喘息邊呻吟:「快頂我!快挖屄!」

他一插入她馬上又尖叫起來,臀部帶著大肚子一下下往後頂,讓他深深插入,顧不得楊醫師中午給她的警告,說她已經懷孕末期,不適合插入太深。

在他一下下越來越深的插入中,惠子漲紅了臉,她知道自己一次次被拋到峰頂,快到最高點了,忽然她大口憋住急促的呼吸,下身和大腿使出最後的力氣死命緊夾他的大肉棒,全身抽動著,下身湧出許多黏滑微白的溫熱液體。

他幾乎和惠子同時達到高潮,哆嗦著把精液一股腦全射在她陰道裡,兩人一齊倒在床上。

惠子累極了。

「我被你幹了,你強姦我,你幹了一個快要生產的孕婦,可是為什麼會好爽,好爽」

喃喃呻吟幾聲,便沈沈睡去,他待在惠子體內直到陰莖變軟才依依不捨拔了出來,一看床邊竟然有一台拍立得和一盒全新底片(惠子的老公昨天剛買回來的特價品)。

他一不做二不休,趁她昏睡無力反抗,幫一絲不掛的惠子擺了好些姿勢,拍下許多不堪的孕婦裸照,還多拍好幾張留在她床邊,摺好惠子掉在地上的白色孕婦內褲,放進口袋,這才滿意的離開。

惠子悠悠醒來,天色微亮,她發現自己的華歌爾胸罩掉在地板上,下身光溜溜的,孕婦內褲不見了。低頭看到陰毛上還有未乾的微白黏液,回想起這是剛才兩人高潮時的分泌物。

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語:「我真的被他強姦了,我真的被他強姦了」

隨即想起先生昨晚剛去歐洲出差,親戚又都在南部,呆坐了一會不知要打電話告訴誰,後來就無意識地撥了個號碼。

電話那頭傳來婷瑜的聲音,原來打到她家去了,剛好她今天沒上班,惠子用顫抖的聲音只說了:「婷瑜,我是惠子,我在家裡被強姦了,幫我請假。」

就說不出話來了,婷瑜問清楚她在家,就說她馬上到。

婷瑜趕到惠子家,大門只虛掩著,她推門進去,客廳一片淩亂,她一面叫道:「惠子妳在那裡?」

一面走進主臥室,進門就看到地上一件華歌爾婷背式開前胸罩,正是昨天傍晚惠子穿在身上的;惠子全身赤裸裸躺在床上,雙腿張開,仍然維持著被強姦時的姿勢,她的陰部紅紅腫腫的,還可以看到那人射在她身上的精液。

婷瑜哭出聲音來,她到浴室拿了濕毛巾要為惠子拭淨下體。

惠子低聲對她說:「婷瑜妳先不要幫我擦,我要打電話報警。」

分局刑事組聽說是強姦案,找了女警一起來處理。鉅細靡遺的問話進行了兩小時,惠子覺得自己好像又被強姦了一次,數度趴在婷瑜肩頭啜泣;接著警方又帶惠子到醫院驗傷。

婷瑜陪在惠子身旁,她看到挺著三十六週便便大腹的惠子褪下孕婦內褲,赤裸下身,張開雙腿仰躺在內診台上,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檢查過程中,惠子浮腫的雙眼一直緊閉著,醫師的手碰觸她紅腫的下體時,她皺起眉頭哼了兩聲。

檢查結束婷瑜陪惠子回家,她想今天剛好off,自己家裡也沒什麼事,就告訴惠子自己要陪她待在家裡。

惠子感激地點點頭,抱緊了婷瑜。

淩晨六點多,天色將亮,婷瑜打了電話給護理長,說惠子肚子不舒服要臨時請假,不敢提到惠子被強姦的事。

阿長抱怨臨時不好找人上班,還是準了假。兩人一夜沒合眼,這時也真的有點倦,就在惠子被強姦的第一現場的床上相擁著沈沈睡去。

婷瑜睡得不是很安穩,夢中她彷彿又置身那天下午的產科門診,惠子依舊是張開修長的雙腿躺在內診台上,伏在她赤條條的雙腿間努力衝刺的是一個模糊難辨的面孔。

惠子脹紅了臉,叫床的呻吟聲比那天更大聲,雙手像生產時一般地抓緊了內診台邊的手把,蹬型腳架上的雙膝劇烈顫抖著。

婷瑜撫著便便大腹和火熱的下體,又失控地呻吟起來,她衝到惠子身旁,三兩下把粉紅色蕾絲孕婦內褲褪到膝蓋下,一屁股坐在惠子臉上。

惠子的舌尖和雙唇在她滾燙的下身猛烈放電,婷瑜觸電般地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嚶嚶地呻吟起來。黏滑的愛液自火熱漲痛的下身不停溢出….•

但這一切似乎太真實了一點,寤寐中的婷瑜睜開雙眼,自己弓著雙腿,雙膝向外翻,正像躺在內診台上一樣。惠子的臉緊貼著自己雙腿間的黑色叢林和綻放的深紅花瓣,她一手把自己粉紅色孕婦內褲的褲襠撥到右邊,努力吸吮著,另一手托著自己光溜溜的左臀,五指深陷在肉中。

婷瑜失聲尖叫,一邊嬌喘了起來:「惠子!唉唷….•嗯….•妳怎麼了….•」

惠子擡起頭:「我也不知道,就是想親妳。」

又埋頭猛親。婷瑜只感覺到一陣陣強烈的電流使得熱漲的下體規律地收縮,她杏眼圓睜,重重地喘氣,口中發出嗯嗯的呻吟低吼。

硬梆梆的豐滿雙臀死命用力,弓起的雙腿緊緊夾著惠子的臉。

惠子邊吸邊叫:「好濕,好滑婷瑜我喜歡妳下身的騷味。」

婷瑜脹紅的臉孔左右猛力擺動著,雙手揪著惠子的頭髮,死命把她的臉壓在自己酥麻的雙腿之間,顫抖由下體蔓延到全身,圓挺的大肚子和雙峰都不能自己地顫動著。

她感覺到惠子齧咬著她溜滑的大陰脣,啊啊啊地叫起來,體內愛慾的洪流決提般湧出,婷瑜唉唷….唉唷….尖叫兩聲後忽然安靜下來,只聽到兩人濁重的喘氣聲,惠子擡起頭,口鼻都是微白透明的黏滑液。

婷瑜低聲向惠子說:「惠子我洩了,好爽,好爽喔」

惠子躺了下來,把連身孕婦裝的下擺掀到腰際,婷瑜慢慢坐了起來,惠子穿著純白有蕾絲前片的高腰孕婦內褲,弓起雙腿,婷瑜清楚地看到她張開的大腿間泛黃褲襠上有一大塊橢圓形的溽濕痕跡。

她伸手輕觸惠子的褲襠:「會痛嗎﹖」

惠子凝視著她,搖了搖頭。

婷瑜撲了上去,要惠子側躺,把她連身孕婦裝的拉鍊拉到底,整件剝了下來,惠子上身穿著Y型背帶開前扣的鏤空胸罩,她隔著半透明罩杯愛撫惠子的兩顆玉球,薄薄罩杯下惠子的乳頭又珠硬起來,變的彈珠般大。

婷瑜索性解開胸罩前扣,撥開罩杯,一口含住惠子右乳乳頭,右手也揉捏著惠子的左乳,惠子開始嗯….嗯….地低吟。

婷瑜右手一吋一吋往下探,越過惠子高聳渾圓的大肚子,伸到她張開的大腿中間。褲襠上的濕痕變得更大片,外面還有一層厚厚的黏液,她右手略施壓力,壓按惠子濕濕熱熱的外陰部,惠子弓著的雙腿和屁股扭動起來,喉嚨裡呻吟得更大聲。

婷瑜的手和嘴施力越來越大,惠子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高:唉唷….唉唷….唉..唉….喔..喔..

婷瑜的手竄進惠子濕透了的黏滑褲襠,直接愛撫她火熱的陰脣陰蒂和沾滿愛液的黑森林,惠子爆出一聲大叫:喔幹我!

就開始重重地喘氣,婷瑜知道她開始要往高潮的峰頂上去了,她擡起壓在惠子身上的上半身,右手仍然在惠子火熱的褲襠中摸弄,讓惠子一聲聲呻吟,左手拉開床邊自己的手提袋,翻出一根長長的雙頭橡膠陰莖。

她昨晚和惠子在更衣室廁所裡互相愛撫之後,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家情趣用品店,念頭一轉就走了進去,她在架上看到這個雙頭怪物,毫不思索便拿到櫃臺要老闆包起來。

中年的禿頭老闆色瞇瞇地看著她:小姐妳挺著大肚子還需要自己解決嗎?這是兩個女生用的,妳買一個頭的就可以了。

婷瑜耳根都紅了,不發一語掏了錢包付帳。買回家還來不及從袋裡拿出來,就提著這個袋子趕到惠子家裡。

想不到連這東西也派上用場。

她把惠子的孕婦內褲脫下丟在床頭,趴下來舔她恥丘上黏著愛液的黑叢林,唇舌往下移動到惠子的子孫穴和菊門。

惠子上氣不接下氣喘了起來:嗚….要死了….婷瑜幹我….快幹我的屄,小屄屄好難受,小屄屄快爆炸了….快給我啊….

婷瑜跪在床上,把自己下身也早濕透的T-back孕婦內褲拉到膝蓋下面,一手抓著雙頭棒,一首撥開自己濕滑的大小陰脣,一下便吞沒了一半的長度。中間那個scrotum貼在她發漲的陰脣上。

婷瑜感覺到兩腿中間那股不由自主想要用力夾緊的力量,她一邊用力一邊把惠子的屁股挪到床緣,讓她大腿分開,雙腳踩在地上。

婷瑜半跪在地上,把下身凸出的半截頂在惠子規則收縮的下體,用力撐了進去。

惠子啊….地持續高聲尖叫,婷瑜挺著七個多月的大肚子,一手撐著床,一手扶著下身那個scrotum前後抽送,在惠子陰道裡做活塞運動。

抽送時她可以感受到惠子陰道裡那股一陣陣往外推的阻力,她們兩規則痙攣的下身互相刺激著對方。

兩個人都狂亂呼喊起來:婷瑜妳好棒老娘快被妳幹死了….用力一點….用力插我….唉唷老娘要被妳插死了….喔幹我….喔幹….。

惠子我的屄屄快爛了,好熱….要爆炸了….啊啊….啊….

緊閉雙眼,咬著下唇的惠子弓起腰,夾緊下身,勉力挺起三十六週的大肚子迎接婷瑜一遍遍的衝刺,她在高聲尖叫中忽然岔了氣地唉唷大叫一聲,便渾身哆索起來,抖了半分鐘就像個洩氣皮球軟癱下來,摔回床上。

婷瑜幾乎是同時尖叫了二三十秒,屁股和全身緊繃,只覺下體裡那根棒子整個漲起來把下身滿滿撐著,她跪在地上抖了一陣,渾身一軟也栽倒在床緣。

惠子悠悠睜開雙眼望著婷瑜,氣若遊絲地說:婷瑜我爽死了,我也沒想到早上被強姦後妳還能這樣讓我達到高潮,好爽喔,可是怎麼腰好酸,從剛才警察來就開始腰酸,現在做愛完更厲害,而且現在肚子怪怪的,感覺像吃壞肚子。

婷瑜勉強睜開眼:妳太累了,再休息一下吧!

瞥見牆上掛鐘指著10:25,沈重的眼皮又馬上合起,兩個大肚子孕婦就這樣赤裸全身倒在床上沈沈睡去,婷瑜張開的雙腿間還插著那根雙頭蛇。

惠子在睡夢中始終覺得不大安穩,腰部酸疼得坐起來一陣子,她在床頭散亂的衣物中找出自己的白色蕾絲孕婦內褲,躺在床上擡起屁股,將內褲拉扯到腰際,濕透的褲襠涼涼的。

她把婷瑜下身的雙頭蛇慢慢拔了出來,整支出來時她的下體還收縮了兩下,惠子不禁笑出聲來,然後還幫她穿上"Nopantyline"的T-back孕婦內褲,她覺得實在很累,合上眼想再睡一下,但酸疼欲裂的腰和翻攪的肚子讓惠子翻來覆去不能入睡,勉強又躺了一個小時左右。

12:10惠子覺得有便意,就起身上廁所,想說解完大便後肚子應該就不會那麼不舒服。

她坐在床沿要站起來,腰酸得幾乎直不起身,好不容易站直了,每移動一步卻又覺得腰像要斷掉一樣。就這樣緩緩移到馬桶旁,絞痛的腹部和逐漸強烈的便意讓惠子強忍腰酸,趕忙將孕婦內褲褪到膝下,一屁股坐到馬桶上。

她一使勁,“咚”一聲解出一條大便,但下身的便意仍絲毫不減,惠子這次是第一胎,沒有生產經驗的她渾然不覺已經持續一陣子的腰酸和便意是子宮收縮的訊號,雙手撐著酸痛的腰部,上身微微後仰,下腹和肛門繼續使力想解便。

她使了十多分鐘的力,額頭上滲出豆大的汗珠,但馬桶裡還是只有一條大便。

她終於放棄,拿了衛生紙擦乾淨下身,發現紙上有一些鮮紅色的黏液,沖完水站起來,惠子低頭要把腿間的孕婦內褲拉上來,赫然發現泛黃的褲襠上染了一片殷紅的黏液。

她終於記起以前在學校學的產科護理學,嘟嚷著:「是不是見紅了﹖」

強忍持續的腰酸和便意,她褪下原欲穿好的孕婦內褲,丟到牆角,撐著腰走出浴室,開抽屜拿了另一條褲頭有圈蕾絲的高腰高叉孕婦內褲,也是白的。

她翻了下抽屜想找衛生棉,只找到一片衛生護墊。

惠子撐開已經拉到膝蓋間的內褲褲襠,貼牢護墊,再穿好內褲。她見婷瑜仍睡得香甜,裸身側臥在床上,俯身幫她蓋好被子,拿了Y背開前扣的胸罩套上,前傾上身扣好,再套上地上那件米色連身孕婦裝,走到客廳去。

在客廳坐了十幾分鐘,她的腰酸和便意似乎稍稍緩和,九個月的大肚子又好像有點脹脹的。

鐘剛報時一點,惠子下腹忽然一陣絞痛,又一陣強烈便意襲來,下腹痛讓她終於開始懷疑自己的子宮是不是在收縮,但肛門那股裡急後重的便意驅策她起身,雙手撫著下腹慢慢走向浴室。

婷瑜尿急醒來,在惠子前頭進了浴室,她小便完穿上內褲正要出去,看到牆角惠子剛剛換下來的孕婦內褲,順手抓起來正想聞聞惠子褲襠那股讓人興奮的騷味,卻看到一片殷紅。

「惠子見紅了﹖」

急促的敲門聲讓她回過神:「婷瑜!快開門啊!我好想大便!快忍不住了!」

她才一開門,惠子就衝進來,撩起孕婦裝把孕婦內褲扯到大腿間,一屁股坐下來,婷瑜低頭看到惠子褲襠上的衛生護墊整片都是鮮紅色黏液,前片和臀部也被滲出的黏液染紅了一點。

她問惠子:「惠子妳見紅了﹖」

惠子點點頭,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脹紅了臉使勁:「我•我….好像開始陣痛了!」

婷瑜告訴她:「惠子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一聲。」

惠子努力了快十分鐘,仍然一無所獲,便意反而越來越強,其實她的陣痛早在警察來問話,覺得腰酸時就開始了,惠子雖然是初產婦,但懷孕期間在病房上班的運動量卻使得她的產程進展不像一般初產婦那麼慢,她的便意是胎兒頭部下降造成的,惠子蹲了這兩次廁所,拼命使勁,等於是更加快了產程進展,便意當然越來越強。

她擦了擦頭上涔涔的汗珠,看馬桶裡只有變成粉紅色的小便,決定站起來回房躺一下,才一起身拉好高叉高腰的孕婦內褲,忽然ㄅㄛ地一聲,一股暖流,像是尿一樣卻不受她意念控制,從下身裡衝出來,沿著她雙腿流下。

惠子僵在原地不敢動,一會兒她腳下出現一大灘透明微白的液體,空氣中飄著一股微腥的異味,陣痛又起。

惠子捧著便便大腹,顫聲叫起來:「婷瑜!婷瑜!」

婷瑜三兩步衝進來,也是懷第一胎的她看到這幕景象也愣住了。

惠子的孕婦內褲幾乎整件都濕了,緊鎖眉頭,髮絲散亂的她叫了起來:「喔我肚子好痛,婷瑜我肚子痛。」

一面就捧著大肚子蹲了下來。

婷瑜這才回過神來:「惠子妳破水了!是不是快要生了?」

惠子痛得說不出話來,過了二十幾秒才回答她:「好像真的要生了。」

「我叫救護車載妳去我們醫院。」

惠子痛了半晌才回話:「不曉得會不會來不及﹖」

婷瑜扶著惠子想回床上躺下,只走了兩步惠子又蹲下來:「婷瑜我又好想要大便,等一下,等一下。」

婷瑜這時想起當護生時在產房實習的景象:「惠子忍一下不要用力,先回床上看看是不是子宮口全開了。」

惠子臉色脹得紫紅,低聲叫起來:「不行!我忍不住!我要大便啊!」

婷瑜看惠子起不來,就幫她把孕婦內褲拉到膝蓋下,伸手想看惠子子宮頸開了多少。

惠子嗯嗯嗯地用力想「大便」,婷瑜看到她微啟的陰脣間有一小片黑色的毛髮,惠子一停止用力又縮回去。

她一摸發現惠子的胎頭離陰道口只剩六七公分光景,大聲跟不住喘氣呻吟喊痛的惠子說:「惠子妳已經全開了,不要再出力了,回去躺著我去打電話。」

惠子嘴裡好痛好痛地叫著,困難地點兩下頭,擠出一句話:「快一點!」

陣痛稍歇,惠子讓婷瑜幫她穿好孕婦內褲,撐住像要斷掉的腰部,一手捧著肚子,讓婷瑜扶著站起來。

又跨了兩步,還沒踏出浴室門口,惠子又掙脫婷瑜,驚惶地大叫一聲:「來不及去醫院了!要出來了!要出來了!」

手扶著門框便跪了下去。

她雙膝跪地,痛得一手緊抓門框,另一隻手慌忙撩起孕婦裝的下襬,抓著孕婦內褲褲腰的蕾絲鬆緊帶望下拉扯。

婷瑜雙手幫她將內褲拉到膝蓋上方,惠子雙手撐地跪在地上,又不自主地開始用力:「嗯嗯好痛啊!痛死了!唉唷唉唷….救我啊!ㄥ….ㄥ趕快幫我把它弄出來啊!」

她的陰脣和陰毛上沾滿了帶血的黏液;少量羊水隨她一陣陣使力汨汨流下來。惠子一波波陣痛聲中,會陰部慢慢地向外膨出,皮膚變薄便亮,轉成紫紅色,菊門也隨著往外伸展,像要爆出來一樣。惠子跪不住坐了下來,背倚著門,張開雙腿繼續用力推。

婷瑜幫她脫下內褲和連身孕婦裝,惠子伸手到胸口撥開胸罩前扣,大口喘息喊叫,此時陣痛開始密集不斷的襲來。

惠子「啊….啊….啊…啊….啊」高聲尖叫起來,一次次狠命推擠。

胎頭的黑髮隨惠子的推擠一次次露出,她一歇息又略微回縮。

13:45惠子在浴室門口坐了二十分鐘,使勁推了十五次,淒厲的尖叫呻吟不斷,也挺著七個多月大肚子的婷瑜一直在惠子耳邊告訴她:「惠子,深呼吸,不要叫了,深呼吸,憋氣像大便一樣往下推。」

可是惠子根本聽不進去,在尖叫聲中推到第二十一次,兒頭終於卡在陰道口不再回縮。

婷瑜附在尖叫不休,滿頭大汗的惠子耳邊:「惠子妳crowning了。」

惠子杏眼圓睜,嚎叫起來:「痛死了!婷瑜趕快幫我弄出來啊!下面好痛!救我!救我!」

婷瑜被惠子雙腿間這血淋淋的一幕景象震懾了,目瞪口呆了一會兒,突然清醒過來:「惠子加油再推一下!!再推一下就出來了!!」

幾乎被疼痛和恐懼淹沒的惠子鼓起餘勁,大叫了一聲:「快點出來啊!」

脹紅了臉吸足一口氣,鼓起腮幫子用力推擠,只感覺刺痛灼熱的下身有一個巨大的硬物滑了出來。

婷瑜一手接住:「惠子,是個男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