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杏深宮

「把他拉下去,斬首!」

一聲怒吼,就像一聲驚雷,炸得個周跛子三魂飄飄、七魄渺渺,他只得覺得渾身無力,雙膝發軟,眼前一黑,幾乎要倒下去……

四隻大手有力地插住他的胳膊!

周跛子睜眼一看,只見兩個武士正架著他拖下堂去……

「拖下堂去,就要挨刀了!」周跛子死到臨頭,真的是狗急跳牆,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兩手用力一撐,推開兩值武士,回轉身來,一拐一拐,又向堂上奔去……

兩個武士只要一伸手,便可以抓回周跛子,但是他們沒有這樣做……

平日裡,周跛子跟他們關係不錯,大家經常在一起喝酒賭錢嫖妓女,現在給他一個機會,讓周跛子有機會求求情,揀回一條老命,也不枉大家一場朋友。有道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嘛!

兩個武士高抬貴手,收慢金腳,跟在周跛子後面假意追趕。

周跛子跑回堂上,雙膝一軟,『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公主饒命啊!」

公主高高坐在楠木椅上,鳳眼含怒火,櫻嘴吐殺氣,看起來,她一定要堅持斬首的命令了!

「公主饒命啊!」

周跛子知道,自己再不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會,只要公主再開口,自己這條老命就斷送了,這時候,必須採用苦肉計了!

「公主饒命啊!」

周跛子一邊喊著,一邊將自己的額頭狠狠撞在地磚上﹗

「砰!砰!」他不顧性命撞著磚頭,一下!兩下!三下!磚頭沒有裂,他的額頭卻裂了!

殷紅的鮮血流了下來,染紅他滿是皺紋的臉!

「大膽狂奴,死罪難饒!」

公主伸出蘭花般的纖纖王手,指著周跛子破口大罵,同時,把她的右腳翹了起來,擱在左腳上!

右腳鞋底,有一口又黃又濃的痰!

這便是導致周跛子被斬首的原因!

周跛子是公主府上十七名雜役中最老的一名。這個內堂的打掃衛生,便是周跛子的份內事。

今天不知是老眼昏花,或者是一時疏忽,地上竟然有一口濃痰沒有清除!

偏偏公主又踩在這個痰液上!

公主是皇帝的女兒,萬金之軀,豈能容許這種骯髒東西沾污?

公主雖然年紀輕輕,卻火氣暴躁,平日裡都要沒事找事,折磨手下奴僕來尋開心,何況今天得到這個大好機會和罪證?

只見她抬起右腳,再也不踩到地上,然後命令宮女搬來一張楠木椅子,就在原地坐下。

「這內堂是誰負責文打掃的?」

公主一聲令下,內府總管豈敢怠慢,馬上把周跛子召來!

公主一見,周跛子實在長得太醜了,臉上沒有四兩肉,兩個腮幫子深深陷入,一口又黃又爛的牙齒,而且跛了一腳!

「這樣的人,留在世上有何用?」

公主正想借此機會顯顯威風,看到這個又老又醜的周跛子,頓起了殺機!

「玩弄奴僕的招數已用盡了,只剩下砍頭沒試過,不如拿他來試試看!」

公主想到這裡,不容周跛子開口,馬上下令將他推出斬首!

現在,她高踞楠椅,看見周跛子跪在地上,叩得滿面鮮血,心中洋洋得意,便多折磨他一會,於是她把右腳那口濃痰顯示給周跛子看。

周跛子看見這口濃痰,自己的生死便繫於這口痰上了﹗

「公主,奴才替你清潔!」

周跛子毫不猶豫,把頭靠近公主鞋底,伸出舌頭,把那口濃痰舐下自己肚子去……

公主沒有動,似乎很欣賞這種清潔方式﹗

周跛子從公主的反應中,知道自己的生命有了一線光明了!

他的舌頭像狗一樣,在鞋底舐著,不停舐著……

周圍的武士、宮女,個個都幾乎都要嘔吐了!這種醜陋到極點的清潔方式,實在太嘔心了……

然而,公主偏偏就是欣賞這種令人嘔心的東西!

「好了,死罪可恕,活罪難饒!」

公主冷笑一聲:「拖下去,打五十大板!」

打板子,都要脫下褲子,光著屁股打。當著公主的面,自然不雅觀,於是兩個武士把周跛子押了下去,關到刑房去打。

公主的話等於聖旨,誰也不敢違抗。五十板,一板也不能少。不過,兩個武士和周跛子一場朋友,打板子的時侯,自然留了力,五十板打下來,只是打破他的皮,表面看起來皮開肉綻血淋淋,但實際上只是打破外皮,敷了藥,三兩天就沒事了。

不管怎麼樣,周跛子舐了痰,總算救回自己一條命,已經萬幸了。

夜,萬家燈火。

周跛子一拐一拐,慢慢走回家去。他雖然是在宮廷內府供職,但像他這種卑賤的雜役,是沒有資格住在皇宮內的,每天晚上他都要回家去睡,第二天上午再入宮上班。

回家的路很沒長,他一步一步,無精打彩走著。

小巷,紅燈高掛。

一些塗脂抹粉的娼妓倚在門上高聲招呼,笑臉相迎,熱情地拉客。

周跛子穿過小巷,垂頭喪氣,對這些娼妓毫無興趣。

是啊,剛剛被公主當眾這樣侮辱,人格和自尊都丟盡了!

「有甚麼辦法呢?人家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公主,我只不過是個卑賤的雜役,受了悔辱,根本沒有報復的機會……」

周跛子一肚子怨氣,哪有心思去嫖妓呢?

但是……突然間,周跛子渾身一震,猛地停住腳步!

就在他左側,一家又舊又小的妓院門口,站著一個年輕的妓女!

「公主?」

周跛子頓時魂飛魄散,幾乎想轉身就逃!

「不對啊!這是妓院!公主不可能跑到這裡當妓女!」

剎那間,周跛子又清醒了,他注意再看看妓女,實在太像公主了,不僅容貌像,連身材高矮肥瘦,也都像極了!

「簡直是一個模子倒出來的,要不是她是娼妓,我真的以為她是公主了!」

周跛子目不轉睛地注視看那個年輕的妓女,妓女何等機靈,一見他這般看法,馬上迎風擺柳走上前來,一手挽住周跛子的手臂。

「大爺,進來坐吧。」

天啊,連聲音都像極了!

「你叫甚麼名字?」

「小女子叫小慧。」

周跛子望著小慧,心中突然產生一個念頭。

「今天剛剛被公主侮辱,眼前分明又是一個公主,我不如將她侮辱,報復一番,以洩心頭之忿?」

想到這裡,周跛子便摟著小慧,走入這家妓院。

老鴇認得周跛子是在宮中任職,也不敢怠慢,馬上安排一間最好的房間。

小慧輕輕地脫下身上羅裙,露出光溜溜一身白肉,聳著兩個山峰……

「公主要是除下鳳冠霞佩,光著身子,一定也跟她一模一樣!」

周跛子看著小慧風情萬種走上前來,跪在地上,殷勤地替他下鞋子,心中充滿了報復的滿足感!

「來,臭婊子﹗好好叫我一聲!」

小慧俏眼流波,紅紅的嘴唇一張:「好哥哥,親哥哥,心肝哥哥……。」

周跛子彷彿看見公主本人跪在他面前,任他叫『臭婊子』,淫蕩地叫他『哥哥』,只覺得渾身無比暢快……

「來,舐它!」

周跛子抬起了他的右腳,貼在小慧的嘴巴上。

小慧伸出舌頭,在他的腳板下來回舐著……

周跛子覺得,這是公主在舐他的腳,今天上午的恥辱,現在徹底報了!

「臭婊子,老子饒不了你!」

周跛子伸出他毛茸茸的手,在小慧嫩滑的乳峰上,用力捏著……

小慧雖然很痛,但是多年的妓女生涯卻使她養成了一種職業習性,不論身體感受怎麼樣,妓女口中吐出來的一定是好聽的話。

「舒服啊!好哥哥!你真會捏!我……全身都癢了……親哥……我……不行了﹗」

這一叫,果然引起周跛子的興趣,地的手果然離開了小慧的肉峰,順著她的小腹,移到下面去了……

「臭婊子,你騷了?」

「是的,臭婊子早就騷了……」小慧立刻扭動屁股,在周跛子身上摩擦著說:「是被……被親哥哥弄騷了!」

周跛子被她的淫聲浪語弄得全身滾燙……

小慧的塗著口紅的嘴不停地在他的臉上親著,一條舌頭熱情地送入男人口中,送來了挑逗和調情,送來了刺激……

小慧的雙手也沒停著,周跛子的全身每個部位都被摸遍了,摸出了火!摸出了電!摸出了瘋狂!

「哦,公主,你摸得我真舒服!」

周跛子在瘋狂之中,情不自禁叫了出來,他把小慧稱作公主了!

他喘著粗氣,兩眼佈滿紅絲,他兩手緊抓著小慧的雙腳,把它們用力分開……

「來吧……親哥哥……臭婊子……忍……不住了……你……快……插進來吧……」

小慧的淫叫點燃了周跛子的心中炸藥,他爆炸了!不顧一切插下去了!

「哦……親哥哥……你太粗了……」

周跛子渾身燃燒著復仇之火,他要在這床上,徹底清去自己的恥辱!

進攻!無情的進攻!

一下!二下!……十下!二十下!……

氣更喘!血更熱!火更旺!

插!用盡力氣!彷彿要插穿一切阻礙!

五十下!六十下!七十下!……

進攻!無情的進攻!

左右包抄!盤根索底!倒海翻江!

每一下,都宣洩著自尊的狂流!每一下,都注射著復仇的快慼……

一百下!一百五!二百下!……

周跛子發覺,自己喪失多年的持久戰能力,竟在小慧身上恢復了!

進攻!無情的進攻!

小慧覺得自己不需再做假佯叫!體內的性慾,已經被周跛子數百下的抽動,帶上了高潮!

「饒了我吧!我完了!臭婊子不行了!」

隨著小慧的狂叫,周跛子的狂射,二人緊緊摟著,平息下來……這時,小慧貼著周跛子耳邊,輕輕說了一句話。

「我是公主!」

「我是公主!」

話說周跛子正與妓女小慧打得火熱,欲生欲死,猛地聽到小慧出了這麼一句話。

周跛子頓時全身冰涼!

「難怪!難怪她和公主那麼相像,連身材、聲音都一模一樣,原來她竟是就是公主本人!」

周跛子趕緊抬頭看看小慧,果然,越看越像,她著著光滑赤裸的大腿,斜著眼冷笑望著周跛子,真的有公主的神態!

糟了!剛才自己把公主大罵『臭婊子』,豈不是大大冒犯她了﹖

周跛子一想到這裡,頓時冷汗直冒,他正想滾下床去,向公主跪地請罪……

「不對啊。」

突然間,周跛子又醒悟了!

「這是一間下等妓院啊!公主金枝王葉,千金之體,怎麼會在妓院賣淫呢?」

一定是小慧這個婊子在戲弄人!周跛子不由笑了起來,正想進行第二次攻擊,將自己尚未發洩的慾火,盡情發洩出來!

他再看看小慧那俊悄面孔……

「不,人不可能如此相似,她一定是公主!」

「那麼,真公主為甚位要來賣淫呢?她又不缺錢用﹗啊啊﹗我明白了。」

周跛子自己又找到另外一種解繹了:「公主自幼嬌生慣養,威風慣了,但她始終是個女人,內心可能極其淫蕩,但在公主府中,哪個男人也不敢接近她,她只好偷偷跑到妓院來,改姓換名,尋求男人的刺激……」

想到這裡,周跛子終於肯定,目前這個赤身裸體的美女真是公主!

當然,周跛子心中這些左思右想,其實只是剎那之間的事,現在,他自以為找出了真相,於是急忙滾下床來,跪在床前,連連叩首。

「奴才不知公主駕到,死罪,死罪……」

周跛子身上一件衣服也沒有,赤條條趴在地上,把頭在地上磕得出響,就好像他白天在內堂向公主求鐃時一樣用力……

「哈……!」

小慧突然大笑起來,她笑得那樣開心,那樣快樂,兩手捂著肚子在床上打滾。

周跛子似乎感覺到有些不妙,他停止叩首,抬起頭來,呆呆望著她!

「傻瓜!你真是大傻瓜!」

小慧笑出了眼淚,她用手拭看眼角的淚花、邊笑邊喘氣。

「你……真的以為……我是公主?」

聽了這話,就是傻瓜也明白,眼前這人絕對不會是公主了!

「你……實在太像公主了……」

周跛子從地上爬起來,躺回床上,心有餘悸。小慧開了這個大玩笑,仍然躺在他的身邊,親熱地摟著他的身子,嬌笑著。

「你真是傻瓜,真公主怎會跑到妓院接客呢?」

小慧的話實在很有道理,周跛子不禁苦笑起來:

「這個道理,其實小孩子也知道。但是,我今天……幾乎被公主斬首,剛剛死裡逃生,……所以才會上你的當……」

小慧聽周跛子這麼一說,非常關心,便向他詢問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古代的妓女不只是賣淫,她們往往是嫖客的知心朋友。周跛子今天受了奇恥大辱,不論跟誰都不曾說,唯獨跟妓女就會傾訴,因為大家都是最低層的小人物。

於是,周跛子一五一十把自己受辱的事情講了出來,一點也沒有保留。

「嘩,原來,這個公主這麼壞的?」

小慧聽完,不由得墳怒地叫了起來。

「唉,我在公主手下做事,真的是提心吊膽,生怕隨時會掉腦袋﹗」

周跛子感嘆看,望著天花板,渾身的性慾不知不覺消失得一乾二淨。

小慧也靜默下來,躺在周跛子身邊。

是啊,對方是堂堂公主,手操生殺大權。像周跛子這樣小人物,除了忍辱之外,又有什麼辦法呢?總不能辭職不幹吧?

「我有辦法!」小慧突然叫了出來!

周跛子莫名其妙望著她,不知她說甚麼:「小慧,你說什麼辦法?」

「替你報仇的辦法!」

周跛子嚇了一跳,在封建社會,以下犯上,是要殺頭的!

「喂,喂,小慧,你可別亂說啊!」同跛子緊張得連聲音都變了。

小慧俏眼一瞟,微笑地勾看地的脖子說道﹕

「放心,我這個報仇的方法,可以說是天衣無縫,神不知定不覺,包你沒事!

周跛子一聽,心中稍為鬆了口氣,問道﹕「到底有甚麼好辦法?」

小慧望看他,微笑著說:「你說,我跟公主的長相是不是很像?」

「很像,簡直是一個模子倒出來!」

「是啊,我從前接待公主府的武士,他們也是這樣說,可見,連你們這些公主身邊的人,都不容易分辨真假,對不對?」

「對,如果你穿上公主服裝頭飾,那就簡直是同一個人,恐怕皇上也認不出來。」

「好!」小慧一拍手掌:「如果有一天,我大搖大擺走入公主府中,有沒有人會阻攔?」

「沒有,肯定沒有!」

「如果,我自稱公主‧發號施令,有沒有人敢反抗?」

「沒有,肯定沒有!」

周跛子幾乎馬上明白小慧的意思了!

「但是……」他憂心忡忡的說:「你不可能進入公主府,因為真正的公主就在裡面坐看,你一進去就露出破綻了,她馬上把你殺了!」

「這個問題,很簡單,」小慧放低聲音:「只要你找個機會,把公主誘出府來,殺掉滅口!我再出面,那就肯定沒有破綻了!

周跛子一聽要他殺掉公主,嚇得幾乎滾下床來,全身不由顫抖起來。

「公主是人,你也是人。她這樣侮辱你,難道不想報仇﹖」

小慧又貼在地耳邊煽動。

「如果我冒充公主,」小慧親熟地吻地一下說道﹕

「我和你交情這麼好,當然會提拔你,你可以當上總管,夜晚的時候,還可以到我房中來……」

小慧的這段話使得周跛子大大震動!

「是啊!如果小慧當上公主,她對我一定很照顧,我這下半輩子,就可以享盡榮華富貴了!如果小慧和我成親,我就成了駙馬了!」

想到這裡,周跛子渾身來勁了。

但是,公主周圍全是武士保衛,我……怎麼可能下手殺她呢﹖」

小慧噗哧一笑:「公主在某種時候,是絕對不需要武士在身旁的!」

「甚麼時候?」

「偷情的時嘛!」

周跛子一想,有道理,公主如果與人私會,當然要保守秘密,不會叫武士保護的。

小慧見周跛子心動了,於是俯在地耳邊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仔細佈置了一番。

從第二天開始,周跛子到了公主府上工作的時侯,便特別留心公主的動靜。

一連幾天,毫無動靜,這也不足為奇,公主與人偷情,自然是很秘密的事情,像周跛子這種下人,并不容易得到消息、

但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周跛子處處留心,有一天便找到線索。

這天黃昏,他的兩個武士朋友突然提早下崗了。周跛子向他們一打聽,原來是公主親自命令他們離開的。

周跛子一想,此中必定有鬼,於是便找了個藉口,留在花園中打掃衛生。

周跛子是個小人物,誰也沒有留意他。

到了太陽下山的時侯,他便悄悄躲到花園的假山裡面,天色全黑,他才溜了出來。

他對這裡的地形非常熟悉,趁著黑夜,悄悄摸到一棵大樹上。

從大樹上可以一直看到公主繡閣的二樓,這裡正是公主睡覺的地方。

周跛子躲在樹葉之中,放眼望去,只見房中一張大床,燈火明亮,兩條肉蟲正在床上打滾……

那女的不用說就是公主,男的是個英俊的小伙子,周跛子並不認識。

其實,這小伙子也是個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便是新科狀元戴賢。

自從金殿御試,公主躲在宮幃之後,親眼看見戴賢一表人材,心中一點慾火便按捺不住,馬上叫親后偷偷牽線!

戴賢一聽公主看上了地,高興得發狂。得到公主青睞,日後的飛黃騰達,就穩如泰山了。

因此,當二人抱成一團在床上翻滾時,戴賢便使出渾身解數,要使公主感到舒服。

他並沒有急於發動進攻,而是派出五個小兵,進行外圍騷擾,在公主細嫩的山峰之間來回徘徊……

「哦……癢……癢……」

公主開從她的鼻孔中傳出陣陣呻吟,她體內的火燄已經燒熔一切!

戴賢依然沉得氣,不慌不忙,將五個小兵移動到下面去……

小兵穿過黑色的灌木林,來到了神仙的水帘洞口,進行初步探察……

水簾洞果然名不虛傳,轉眼之間,洞口已經濕漉漉,不可收拾了!

「不要……我要!……不要……我要……」

公主語無倫次,把個粉瞼左右亂擺。

「公主,你要甚麼呢?」

戴賢輕輊地吻著她的耳珠。

公主卻迫不及待地把兩條雪白的大腿高高舉起,毫不羞恥地分開……

戴賢知道,進攻的時侯到了。他馬上派出一員勇悍的大將,攻入山洞!

「啊!……舒服啊!我全身都酥麻了!

公主忍不往浪叫起來,隨著這淫叫聲,勇悍的大將並刻感覺到,山洞裡面原來有埋伏,四面包圍,緊緊壓迫,狠狠夾擊……

「哦,公主,你夾得我好痛快!」

「不要叫我公主,叫我……臭婊子!」

原來,真公主在床上,也跟小慧一樣,喜歡男人狠狠痛罵她!

「臭婊子!賤婊子!淫婊子!」

戴賢不停地喘息,不停罵著,這罵聲更加刺激起公主的慾火,她更加瘋狂了!

剎那間,床上變成戰場,你來我往,你插我夾,你癲我狂,倒海翻江……

「親哥哥……我要死了….你來幾下狠的……」

「臭婊子,我插死你!」

大將拚死進攻,一生無前,橫衝直撞,水簾洞內

丟盔棄甲,兵敗加山倒……

「我死了……臭婊子死了!」公主淫叫。

「我也死了,親哥哥也死了!」戴賢也淫叫。

冷不防刀光一閃,人頭落地!戴賢真的死了!

話說公主正與新科狀元興雲佈雨,顛狂取樂之際,只見刀光一閃,新科狀元人頭落地,殷紅的鮮血噴了出來,撤在公主的裸體上!

公主驚叫了一聲,但很快哽住了,一把雪亮的鋼刀正對準她的喉嚨!

「周跛子﹖」

公主情不自禁叫了出來。眼前,周跛子拿著鋼刀,威風凜凜站在床前。

「周跛子!你膽大包天!」公主頓時怒火中燒。

「竟敢持刀行兇?我要誅你九族!」

面對這個最卑賤的雜役,公主一點也沒將他放在眼裹,甚至毫不掩飾自己的裸體,因為她從來沒把周跛子當成人……。

「還不棄刀請罪?」公主冷笑:「我可以法外開恩,賜你一個全屍!」

公主死到臨頭,尚如此大膽,莫非她一點兒也不怕周跛子將她殺了?

原來,古代皇朝法律苛刻,公主是皇帝親女,冒犯公主就等於冒犯皇上。如果公主被謀殺,整個府的武士、丫環、雜役等都要被殺頭。

所以公主才有恃無恐,絲毫不怕周跛子。

只見刀光一閃!公主的豐滿尖挺的乳房被削掉一個,掉在床上……。

「啊!」公主慘叫一聲,倒在床上、全身顫抖:「求求你,饒命……。」

現在,公主終於想明白了,周跛子根本是瘋了,他只想報仇雪恥,根本不要命了。

跟這樣的瘋子有甚麼道理好講呢?

「饒命!饒命!」公主忍著劇痛,跪在地上,連連哀求:「周大哥饒命!」

周跛子看著這個昔日踩在地頭上耀武揚威,作威作福的公主,現在卻跪在他面前求饒,心中不由充滿無比的暢快!

「你也有今天?哈……臭婊子……」

周跛子鋼刀一揮,公主人頭也從脖子上滾了下來,鮮血噴了滿地。

周跛子不慌不忙,取下桌上那支大紅蠟燭,點著了床帳……

火焰迅速蔓延開來,很快燒著床幔,燒著傢具,燒著窗門……

周跛子看看火勢已經不可收拾了,才衝出門口,趁看黑夜,逃到花園的後牆……

「起火了!」

很快地,衝天的大火引起了巡更更夫的驚叫,立刻鼓響了緊急的銅鑼。

「公主繡閣起火了!」

眾人慘叫,剎那間響徹夜空。

所有的人都從床上滾了下來,趕快加入救火的行列,提水的提水,拆樓的拆樓,撲火的撲火,現場一場大亂,好像世界末日。

是啊,所有人都提心吊膽:萬一公主有些三長兩短,大家都要陪斬了!

但是,熊熊大火已經吞沒了二層樓的公主繡閣,誰也不敢進去救火,大家只是站在外圍潑著水,一桶,一桶,絲毫無濟於事。

「轟!」的一聲,被大火燒得通頂的樓閣終於倒塌了。現在,即使公主沒被燒死,也被活活壓死了。

所有人的人頭都將不保了。

在這人心惶惶之際,誰還會去注意那個微不足道的周跛子?

周跛子悄悄打開了花園後牆一道小門。小門後便是小巷,小慧早已在那裹等侯。

周跛子把小慧帶入花園中。

「公主在這哩!」

周跛子扯著喉嚨大喊!

剎那間,所有的武土、宮女一起跑了過來,看見小慧只穿著內衣褲,很像是睡夢中逃了出來的,大家便一起跪了下來。

「公主千歲!千千歲!」

小慧望著眾人一下,突然昏倒在地上。

「公主受驚過度了!」周跛子趁機大喊:「快把她扶去休息啊!」

他這一叫,幾個宮女趕忙上前扶著小慧,到另外一處寢宮去休息了。

處在死亡危機的眾人,一下子見公主安然無恙,無不歡欣鼓舞,誰也想不到這個公主竟是假的。

大火燒了公主繡閣,很快就被救熄了,周跛子混在人群中,也忙著救火,誰也沒有留意他。

很多人忙看去爭功:「公主是我先發現的!」

「是我救了公主的!」

只有周跛子躲在角落,暗暗偷笑。

小慧躺在床上,假裝昏迷了一天一夜。

火災的消息驚動了皇上,他連忙派了太醫來診冶公主。太醫診治了半天,回來報告了。

「萬歲爺,公主因為半夜火災,受驚過度,身體雖然無恙,人卻失憶了!」

公主失憶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宮廷,大家都覺得這也可以理解,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只有周跛子明白,這一定是小慧的詭計,他不由深深佩服這個年輕妓女的心機和智慧了。

因為,即使小慧的外貌和公主一模一樣,她也是無法冒充公主的。

公主認識宮中所有的人,上至皇帝、皇親國戚,下至文武百官、近身侍衛、宮女,而小慧一個也不認識,這是破綻之一。

公主有個人的嗜好:喜歡吃甚麼菜,喜歡穿甚麼衣服,喜歡甚麼活動,有些甚麼固定的手勢、姿勢、口頭禪等等,而小慧對這些也一無所知,這是破綻之二。

公主自幼便由宮廷教師嚴格教導,飽讀詩書,寫詩做文章,有女才子之譽,而身為妓女的小慧除了勉強認識幾個字之外,甚麼也不憧,這是破綻之三。

好了,現在宣佈公主失憶了,她可以天衣無縫地掩飾這三個破綻,名正言順當她的公主了。

果然,包括皇帝、皇后在內,所有的人都被小慧騙倒了。

現在,周跛子真真正正可以放下心來了,小慧的地位已經穩如泰山了,殺死真公主和新科狀元的事根本無人發覺,自己的榮華富貴真的指日可待了,一切都太美滿了。

不過,為了謹慎起見,周跛子在開頭兩個月,仍愁不敢在『公主』面前露面,以防小慧一時不慎露出了馬腳,但是,時間一長,他又有些不放心了。

「他媽的,小慧怎麼一直沒有召我去見她?莫不是她過河拆橋?」

想到這裡,周跛子心中很不甘願。

有一天,他找了個藉口,來到公主的御花園中,這時,被火燒毀的繡閣已經重新蓋了起來。

周跛子走入花園,遠遠看見小慧和幾個宮女站在繡閣上,正在說笑,他便有意地朝繡閣走去。

「哈……,這個人走路真怪,真好玩!」

繡閣上,小慧突然指看周跛子哈哈大笑,好像是她生平第一次看見周跛子似的。

「公主,此人叫周跛子,是本宮的雜役。」

「好玩,很好玩,我要他陪我玩﹗」

小慧自從『失憶』後,像個小孩子似的,宮女也不以為意,當下有個宮女向下面大喊:「周跛子,公主有旨,叫你上來玩。」

周跛子一聽,小慧果然沒有忘記他。於是便走上繡閣,去到小慧面前,跪了下來,向她叩頭請安。

「嘻,他很好玩,一腳長,一腳短,真好看!」

小慧像個小孩似地拍著手:「你們都給我滾下樓去,我要跟他玩!」

小慧出了聲,宮女們誰也不敢違抗,一個個乖乖下樓去。小慧見四周無人,便悄悄做了個手勢,示意周跛子跟隨她進入繡房內。

房門剛剛關上,小慧立刻用雙手摟看周跛子的脖子,在他臉上瘋狂吻著……

「好哥哥,可想死我了!」

周跛子也緊緊摟著小慧,雙手在她背上,屁股上,盡情撫摸著……

「小慧,小慧……。」

「好哥哥,不要叫小慧,叫臭婊子!」

「臭婊子!臭婊子……!」

在充滿激情的聲音中,二人的衣服不知不覺紛紛墜地,只留下兩個赤裸裸的肉體,在燃燒的慾火中,緊緊貼在一起……。

「好哥哥,快來吧!我已經忍耐了兩個月了!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要你……!」

「臭婊子!你真是天生的臭婊子!當了公主,還是那麼淫蕩!」

小慧『咯咯』笑看,躺在床上,把她兩條雪白的大腿,高高舉了起來……

周跛子雙眼噴著瘋狂的火焰,他撲了上去,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上下搖曳,前後抽動……

楠木做成的大床,也在地瘋狂的搖撼下,發出了『吱吱』的響聲……。

小慧閉上了眼睛,瞼上彷彿抹上千層胭脂,紅得嚇人。她緊緊咬住嘴唇,堅持不讓自已發出淫叫。

剛才高舉的兩腿,現在情不自禁收攏,夾住周跛子肥大的屁股,瘋狂地用力向前撞擊……

周跛子發出了粗重的喘息……

小慧也陡鼻孔中發出令人銷魂的呻吟……

聲響越來越大,越來越混濁,就好像一根棍子深尺到泥潭中攪動……

小慧粉紅的臉變得蒼白,一眼翻白,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她四肢癱瘓了,一任周跛子胡作非為。

「好哥哥,我……不行了……你攪得我沒命了……。」

她低低地喘息著,呻吟著,肚內所有肌肉都在收縮,緊緊包夾著周跛子……

小慧是個妓女,她這一套床上功夫是在妓院裡向老鴇學來的,很多男人都在她這一招下繳械投降,周跛子更不是她的對手了。

只見他雙目圓睜切屁股急促地上下抖動,整個臉漲得通紅,青筋暴現……

「臭婊子……你夾得……太緊……哥哥……要……要……射……。」

小慧心中暗笑,自己只使出兩三招,便要得周跛子神魂傾倒。

當然,她表面上仍然扮出淫蕩的神態,把細軟的腹肢像迎風楊柳一般扭擺……

「好哥哥……你太粗了……臭婊子太……舒服……了……快……快射吧!……臭婊子……承受你的甘露吧……!」

小慧暗中使出陰力,幾塊肌肉緊緊磨擦,周跛子彷如破閘的洪水,洶湧噴射!

沉默,喘息,二人久久地摟抱……。

年事已高的周跛子,經歷這場大戟,全身最後一滴精力都搾乾了,他懶洋洋趴在小慧身上。

小慧溫柔地摟著他,輕輕地說:「睡吧,明天一早,我就封你為內府總管……再過半年,我提拔你為中書令……一年後,封你做宰相……。」

周跛子在一串升官美夢中,漸漸進入甜蜜的睡鄉,睡夢中,他夢見自己當上了駙馬爺,威風八面……。

「大膽周跛子!」

一聲厲喝,把周跛子從夢中驚醒。睜眼一看,幾個武土橫眉怒目包圍在床頭。周跛子嚇了一跳,想下床,這才發現自己渾身赤條條一絲不掛。

「他……侮辱我!」小慧已經穿好衣服,在幾個宮女簇擁下,指著周跛子怒罵:

「把他拉出去砍頭!」

悔辱公主,這是滔天大罪,而且周跛子赤身露體躺在公主床上,罪證確鑿,幾個武士那敢怠慢,當下把周跛子架了出去。

周跛子這時才恍然大悟,他想說出真相,可是誰也不相信他的話。

他被拖了出去,很快被斬首了。

現在,唯一知道小慧身份的人也被滅口了,小慧可以高枕無憂,當她的公主了。

誰知她當妓女時,已從嫖客身上染到惡疾,沒有多久便病發,宮中的太醫也束手無策,小慧拖了一個月,便一命嗚呼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