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偷情秘密

放下咖啡杯,擦一擦咀,老公看了看錶說:「喔,到時間上班,要走了。」

我拿來他的公文包,幫他穿上西裝外套,送他到大門口,老公在我咀上親了親:「我愛你,老婆,再見!」我依依不捨狀回道:「我也愛你!早點回來。」

門「喀嗒」一聲關上了,我到客廳收拾好餐具拿到廚房,回到睡房後心兒開始「噗通、噗通」的蹦跳起來,腦海中逐漸浮現出他那充滿活力的胴體……他,名叫尊尼,上星期我到樓下超市購物搭電梯時高跟鞋不小心踩歪了,雖然人沒摔倒,買的東西卻散落一地,他細心地幫我一一撿起,還攙扶著送我回家。

為了感謝他的幫忙,我替他煮了杯咖啡以示謝意,並挽留他多坐一會,他不斷誇我的手藝好,又讚我長得漂亮、身材誘人,逗得我不知多麼開心。在閒談中知道他就住在我們隔鄰大廈,是個自由工作者,在家為一些廠商設計電腦程序,每天早上也會到超市購買日用品。

此後我們幾乎天天都在超市裡碰面,一起選購貨品、一起到小區的餐廳喝杯飲料,然後他幫我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陪我回家。不到半個月,我們成了無所不談的知己,最後終於逃不掉陰陽相吸的天然定律,由朋友轉化為情人,神推鬼差地發生了性關係。從此以後,我的購物單裡又多了一個項目,那就是避孕藥。

據說他有四分一外國血統,難怪長得這麼帥,魁梧的身材、深邃的眼眸、高高的鼻樑,是那種滿身散發著成熟男子魅力、深受女孩子歡迎的白馬王子。尤其是他那……那根東西,可能是繼承了洋祖父的遺傳,又粗又長,比我丈夫的大多了,我曾暗暗用手量度過一次,足足比我老公的肉棒長上至少兩個龜頭!

還記得第一次被他插入後,由起初的漲滿、難受逐漸轉變為充實、銷魂時,我知道自己再也離不開這根大傢夥了。我懷疑那些說陽具尺寸大小不影響性交質素的女人,可能沒有嘗試過被這麼粗大的肉棒抽插吧,每當尊尼的陽具在我體內插入、抽出時,與陰道壁的磨擦時間和面積都比我丈夫長上一倍半,我覺得他插兩下就比老公插三下還要來得刺激,往往在他射出前我已經來了兩次高潮。

邊想著尊尼,邊站在梳妝台前對著鏡子觀看自己的胴體,在兩個男人的滋潤下,我變得愈發美麗動人了,身材曲線更加玲瓏浮凸,一對乳房也比婚前更加豐滿。我脫下睡袍,換上那件丈夫在網上購買的薄紗情趣睡衣,把內褲徐徐脫掉,再在腋下、耳後、陰戶上噴點香水,側身扭幾扭屁股,喔!如果我是個男人,也準會被鏡中的風騷少婦誘惑得慾火焚身。

「叮咚~~」熟悉的門鈴聲響起,我趕忙收拾起旖念,走過去把大門打開。

「寶貝,有想我嗎?來,看照我的吩咐做了沒。」尊尼還沒進門就一把摟住我,另一手立即伸到我的胯下撈了幾把:「嗯,乖,果然已經先把內褲脫掉了。」

「哎呀!急色鬼,快進來先,讓鄰居看到了多不好……」我的嗔語還沒有說完,尊尼就把我攔腰一抱,腳往後一蹬蹭上了門,隨即向我們夫婦的睡房走去。

「唷!別急嘛,我給你煮的咖啡……」我還沒緩過神來,微掙著說,「不管了,先打個炮再說。」他已經把我扔在床上,扯去睡衣了。

尊尼三兩下也將自己脫個清光,一撲上來把我壓在身下,勃起得硬梆梆的大雞巴輕車熟路地對準我的陰唇中間就挺了進來。「喔……」我輕呼一聲,緊緊把他摟住,感受著他那根大肉棒一路長驅直進,直至硬朗的龜頭抵到子宮口再也塞不入了,才酥軟地放鬆身子,迎候著他下一波的狂野抽送。

尊尼卻不馬上發動進攻,而是一手搓撫著我的奶子,一手將床頭小幾上我和丈夫的結婚照掉過來向著我們,壞笑道:「你老公正看著我倆做愛啊!浪吧,盡情地浪吧,讓你老公看看你是多麼的騷。」我眼角輕輕一瞥,羞得漲紅了雙頰,可與此同時,性慾卻像被潑上了油的烈火一樣,立刻熊熊地燃燒起來。

這個壞尊尼確實很懂掌握偷情少婦的微妙心理,明明是背夫勾漢,卻一邊挨操一邊感受著丈夫目光盯住的感覺,心內那種既慚愧又刺激的背德衝突使情慾空前亢奮,高潮的快感也愈加強烈,讓我不禁逐漸沈迷在這種錯亂的畸形肉慾裡。

啊!尊尼開始抽送了,他的雞巴彷彿撥動了我全身的興奮琴弦,一波波快美的感覺像海浪一樣從下體湧上來;他的雞巴又像扭開了我身體裡的分泌開關,淫水止不住地長流不息。我像掉進了快樂的漩渦中,旋轉、起伏、昏厥、迷失……

整個人爽得連魂魄都飛離了。

「嗒!咯咯……」這時突然從玄關傳來大門開鎖的聲音,天哪!不會是老公回來吧?我大吃一驚,快感馬上像肥皂泡一樣忽的爆破,急忙推開壓在身上的尊尼,探頭透過房門的縫隙果然看到老公邁進屋來的身影!

尊尼也看到了,我倆手忙腳亂地滾下床去,我一邊將尊尼的衣褲、鞋襪踢進床底,一邊焦急地思量著該讓尊尼躲到哪裡去。藏進衣櫥?不行,從床走到衣櫥必須經過房門口,這一定會被丈夫看到;躲到露台外?也不行,尊尼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被鄰居見到就糟糕了,而且誰知老公不會走出露台呢?

電光石火之間我突然發現床旁的梳妝台下有個足夠容納得下一個人的空位,趕忙一手指著那個地方,一手用力推尊尼挪去那邊,尊尼也馬上會意,用爬的躥了過去,立刻鑽進那個黑漆漆的空間裡。

我匆匆披上原先那件厚睡袍,將矮凳擋住梳妝台前尊尼藏身之處,然後坐在矮凳上裝模作樣地對著鏡子搔首弄姿,扮做正在梳理頭髮的樣子。

好險!剛掩飾妥當,老公就走進睡房來了,我不敢亂動怕會穿幫,於是僵著身體從鏡子中裝作驚訝地問老公:「咦?你不是上班去了嗎?怎麼又折回來?」

「哦,我遺漏了一份文件在書房裡,今天開會要用,所以才返回家拿。」老公邊說著,邊向梳妝台這邊走過來。我更害怕了,用腹部緊緊抵住梳妝台邊沿,雙腿張得闊闊的,而且把睡袍左右拉開,企圖能遮掩多一些空間。

老公站在我身後,雙手扶在我肩膀上,看著鏡子裡的我讚道:「喔!甜心你真美麗,兩頰紅噗噗的,雙眼媚得像要滴出水來。」我還沒開口答腔,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發生了——只覺得有個熱熱的、滑滑的東西在我的陰戶中輕輕的上下撩動著!我立即明白到,尊尼正在用舌頭舔我那向著他門戶大開的小穴!

更難堪的是,敞開的睡袍將我胸前一對傲人的奶子透過鏡子的反射完全進入了老公的眼簾,他的手開始慢慢由肩膀向下遊移,逐漸朝雙峰靠近……幾乎在同一時間,尊尼的舌頭已經來到我那充血凸起的陰蒂上面,並一輕一重的挑逗著。

天呀!怎麼辦?強烈而又刺激的快感不斷由下體襲來,可我又不能夠歡叫出聲,只好啞忍著,緊緊咬住咀唇,但身子仍情不自禁地發出一下下顫抖。

幸而老公的手這時已經來到了乳頭上,捏住我兩顆櫻桃輕輕的搓擰著,我順勢「啊……啊……」的放聲淫叫起來。

關好露台的門,老公又回來我的身後,繼續握著我兩個奶子把玩起來。那個死尊尼趁機投井下石,再次用舌頭舔我的陰戶,而且這趟不只逗弄我的陰蒂,還伸出一隻手指插進陰道裡出出入入的抽送著。

我哪堪被兩個男人這般上下襲擊,舒服得「啊……啊……嗚……嗚……」的不停浪叫,身子像發冷一樣猛抖猛顫,卻又不敢隨便亂動,唯一的動作就是將小腹用力向前頂住梳妝台,上身後仰,以迷濛的眼光望住老公,張開一雙紅唇以叫春來抒發出心中的壓抑。

「舒服嗎?」老公一邊搓揉著我的乳房,一邊得意地問道。「嗯……嗯……舒……舒服……」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但隨即又心想,這句話究竟是說給老公聽,還是向尊尼吐露我自己此刻感受的心聲呢?

望著我一張一合的性感小咀,老公終於忍不住了,放開我的乳房,把他的褲子三扒兩撥脫了下來,一手扶著我的頭,一手握著他的雞巴就往我咀裡送。事到如今我已騎虎難下,惟有乖乖地含住老公的雞巴,用舌頭在龜頭上又掃又舔的為他口交起來。

梳妝台下,尊尼也把我的陰蒂吸進咀裡,一吮一吸的為我服務著。這時的情形顯得十分怪異:妻子在賣力地幫丈夫吹簫,而這丈夫萬萬想不到,在他眼皮底下咫尺之遙,自己的情敵卻同時在為妻子品玉!

尊尼明知我端坐著不敢亂動,索性越搞越變本加厲,他每用力吸啜我的陰蒂一下,就刺激得我渾身猛的一抖,反射性地也對著老公的雞巴用力一吸,就在這連續的一啜一吸中,老公的雞巴越脹越硬,青筋都高高凸了起來,在我咀中一跳一跳的。

不一會老公就受不了了,他喘著粗氣把雞巴從我咀中拔出,彎下腰準備將我抱到床上去。我嚇得心都幾乎從口裡蹦出來了,連忙推拒著他說:「你……你想怎麼了?不是趕著要上班去嗎?」

「不管了,先打個炮再說。」老公丟下這一句就已抱著我的腰。「切!怎麼你們男人都喜歡說這一句?」我衝口而出道。話一出口我就醒覺到說溜了咀,立即閉口不語。

「什麼?什麼「你們男人」?還有誰對你這樣說過?」老公一頭霧水。我趕忙找借口辯解:「哦……這……這……你那天拿回來的A片裡,那男人不是也這麼說嗎?」老公半信半疑:「是麼?嗯,你們女人也真怪,哪有人看A片還會留意對白的?」

趁此機會我甩開老公雙手,握著他的陽具套動著,向他拋了個嫵媚的眼波,然後說:「你一向不是想在我咀裡射出麼?今天我就試試用口幫你吸出來。」

老公一聽大喜,再也不願到床上去了,就這麼站在梳妝台旁邊,讓我再次把他的雞巴含進咀裡。為了讓老公快快射出,我使出渾身解數,又吸又舔、又吮又啜,還一手握著陰莖根部套捋,一手托在卵囊下撫揉,務求盡快把他弄到射精離家上班去,好結束這難堪的局面。

我這輩子從未試過這麼荒誕的事情,相信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可是這種只有在故事裡面出現的情節,當下就活生生的在我眼前發生。我專注地為老公做著口交服務,而我的情人卻蹲在我兩胯間也做著同樣的動作,滑稽的是被罩了頂大綠帽的丈夫竟然毫不知情還沾沾自喜,尚以為自己心愛的妻子正為滿足他的願望而作出犧牲。

在尊尼口舔手插的雙管齊下褻弄中,我的小穴開始發出陣陣抽搐,淫水一波接一波的湧出來,我快受不了了,不自覺地加快了吞吐老公雞巴的速度和深度,甚至讓龜頭頂到喉嚨也顧不得了,因為噁心的感覺已經被下體鋪天蓋地湧上來的快感完全淹沒。

老公的雞巴越來越硬,他甚至扶著我的頭像操穴一樣對著我的咀用力抽插,憑經驗我知道他要射精了,可是與此同時我的高潮也即將到來。忽然之間陰道像痙攣般咬住尊尼的手指緊緊不放,我也緊緊含住老公的雞巴不肯鬆口。

「噗噗噗……」咀裡一股股濃烈腥味的黏液從老公的龜頭直射往我的食道,「滋滋滋……」子宮口也於此時噴出好幾注陰精,「啊……啊……」我和老公不約而同地忘情張口呼叫出聲,雙雙登上靈慾的巔峰,在匪夷所思的情況下達到了高潮。

老公滿足地從我咀裡緩緩抽出雞巴,我含著滿口精液卻無法走開去廁所裡吐掉,惟有皺起眉頭強忍著作嘔的厭惡逐一吞下肚裡。老公無限感動地看著我吃下他的分泌物,因為一向以來我都不準他在我口裡射精,今天卻不但準許他口爆,還主動將精液全吞下去,心裡慨歎愛情的力量真的太偉大了!俯身親了親我的臉頰,由衷地說:「老婆,我愛你!」

「老公,我也愛你!」我情深款款地回了句,體貼的說:「好了,趕快穿上衣服去上班吧!現在經濟不好,別為了戀棧溫存而讓老闆把你列入下次裁員的名單中。」

「也是,也是。老婆,那我走了,拜拜!」老公顧不上清洗一下就匆匆穿回衣服,拎著公文包奪門而去。

「喀嗒」一聲,屋子的大門再次關上,我呼的噓出一口大氣,踢踢梳妝台下的尊尼:「死鬼,還不快些出來?」說著挪了挪身子讓出位置,好給這小冤家鑽出來。

尊尼一出來就「嘻嘻」壞笑著問:「爽吧?刺激吧?你都不知道剛才我多麼興奮,尤其是在你老公面前把你弄到高潮的剎那,我都幾乎忍不住射出來了。」

說著把我橫腰一抱,又擱回了床上。

「還說呢!人家那時都不知多擔心,洩身的時候我小腹一縮,都看見你的頭發從我雙腿間露出來了,幸虧老公這時剛好要射精,只顧閉上眼睛在我咀裡瘋狂衝刺,不然可就糟糕了!」說完撒嬌般把頭埋在他胸口,不依地扭動著身體。

順眼向下一看,尊尼的雞巴已翹起得高高的,青筋環繞、龜頭蛙怒,從來沒見他這麼亢奮過,彷彿比以前任何時刻都來得粗長,我的心不由又開始「噗通、噗通」的跳起來,伸手過去緊緊握住,愛不釋手地上下擼動,小穴裡癢癢的,恨不得馬上把它整根塞進去。

尊尼果然善解人意,一個翻身就壓了上來,我忙把他的雞巴對準自己洞口,他下腰一挺,喔!飽滿充實的感覺又回來了。他一邊緩緩抽送,一邊與我熱烈地親吻,我口裡仍然殘留著老公精液的味道,尊尼咀中也滿是我淫水的腥臊氣味,但我們都不嫌棄,一面盡情地交媾,一面品嚐著彼此津液的香甜。

如果說,尊尼是我和老公愛情生活中的強心針,那麼,老公就是我和尊尼性生活中的催化劑。我在兩者之間領略到迥然不同的溫柔與粗獷、各有特色的性交姿勢和技巧,也許有人指責我淫蕩、水性揚花,可是我卻不以為然,造物者既然為人類創造了性高潮,並且必須通過男女交媾才能獲得,那我們就要好好利用以享受自己的人生不是嗎?

尊尼一邊抽插,一邊在我耳邊喃喃細語:「你知道嗎?我喜歡在你老公注視下把你操上高潮的感覺,喜歡看著你一面要瞞著丈夫的發現,一面被我弄得欲仙欲死的表情……」胯下卻更用力地挺進,把我陰道分泌出的淫水一下一下地刮帶出外。

我感受著尊尼那根粗硬大肉棒在小穴裡出出入入的銷魂戳刺,扭頭凝視著床頭小幾上的結婚照,老公正以開懷的笑容望住我和尊尼這兩條在床上互相糾纏著的赤裸肉蟲,心內不由放縱地吶喊:「啊……老公……我高潮了……好爽啊……你看到了嗎……我被另一個男人干到丟出來了……要升天了……他的雞巴好大好粗喔……把我裡面完全佔滿了……喔……老公……他射精了……好多……好燙喔……他射得好深好深……把你從來不曾到過的地方都灌得滿滿的了……」

老公今天突然折返的小插曲,居然給我和尊尼帶來異乎尋常的巨大刺激,一整個上午我倆都在我們夫婦的睡床上不停翻雲覆雨,不知疲倦地登上一個又一個絕頂的高潮。我們從睡房干到客廳,又從客廳干到廚房,尊尼甚至抱著我進去老公的書房放在他工作的電腦桌上狂抽猛插,在家裡到處留下一灘灘晶瑩剔透的淫液潺漿……

到最後,尊尼第三次在我體內噴射出他灼熱的精華時,我們都幹得精疲力竭了,我的高潮已經數也數不清,軟綿綿地攤在床上像虛脫了般連手指頭也不願動一下。當尊尼盡興地把再也硬不起來的肉棒從我陰道裡徐徐抽拔出外時,我心裡突然忽發奇想:明天老公不知會不會又在家裡遺留下什麼東西了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