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孝母溫馨亂

有人孝母,可是沒人像我對寡母行孝的那般深入到位和歷久彌親!


我的家鄉是南方一個山區小縣的一個邊遠小村莊。我和母親住在村邊的一棟小「洋樓」裡,那是爺爺到菲律賓經商後寄錢來蓋的。我15歲的時候,父親憑爺爺的關係去了香港,後來又輾轉到了菲律賓,可惜還沒來得及接我母親出去,竟不幸客死他鄉。為了我,母親決定守寡,因為她捨不得離開我和那棟可愛的小洋樓。


我們房子位於村邊的一個小山坳裡,三面是青翠的小樹林,前面是一片水稻田,相當幽靜。樓只有兩層半,總共才五個房間。母子倆住在裡面,加上爺爺不時寄來的僑匯,就當時的水準而言,應該說我們過的是令人羨慕的日子了。


我本來可以過著平常人的生活:孝母、娶妻、生兒育女、傳宗接代。可是到了我18歲的時候,工友無意中的一句話,竟引發了我和親娘之間整整10年的母子亂倫。那是一段我與親生母親過著纏綿溫馨、清醇甜蜜的亦母亦妻生活的黃金時期。


第一章:一句話引發的母子亂倫


我中小學讀書成績都還算不錯,但18歲高中畢業時,由於家庭有點「海外」關係,更主要是由於母親不善於討好一些人,結果自然沒被選派上大學,於是只好回到家鄉,在村裡的碾米廠當個記帳員。


一天下午放工,我正收拾著要回家,突然機修工阿發神秘兮兮地走過來,指著碾米工阿倫的背後說:「你知道那傢伙急急忙忙要回去幹什麼嗎?」我說不知道。


「回家騎老媽!」阿發詭秘地說。


我開頭不明白他的意思,便說這年頭誰還騎馬。他說你聽錯了,是回家騎他的母親。我馬上意識到什麼,趕緊說,你別亂講啦,哪有的事。真有的話,那豈不是母子亂倫,傳出去會出大事的。阿發才開始有點怕,連忙央求我保密。但他接著說,那事兒千真萬確,是阿倫親口告訴他的,因為他們兩個好得不得了。阿發說他實在是忍不住才講出來,但只限我一個,要我發誓不再多傳。我當然答應了。


阿發興之所至,說要帶我去實地觀察阿倫和他母親。剛好那天我沒什麼事,兩個人便一同快速趕上去。走了不久,我們離阿倫不遠,看著他回到他母親看的小店。阿發一走進去,他母親的便迅速迎上來,母子兩人親熱地摟抱在一起,接著便雙雙走進裡屋去了。那當母親的,看來有40出頭,白胖豐滿,慈眉善目的,看不出是個淫蕩的婦人,但她胸部高聳,豐臀略翹,看樣子性慾很強,阿倫跟她在一起,免不了乾柴烈火,母子亂倫的事情只怕是水到渠成。不過我們也沒再看到什麼,只能猜想此刻那母子倆大約已經在床上粘到一塊翻雲覆雨了。後來我們就回家了。


回到家裡,我精神上震動很大。阿倫的母親是寡婦,阿倫十分孝順她,想不到兩人竟然會幹出這種有傷風化的醜事。但又一想,要是阿倫的父親還活著,那母子亂倫當然是對父親的傷害,但現在他父親已經不在了,他們倆這樣做其實也沒礙到別人。如果兩人都願意,而且雙方都快樂,為什麼不可以呢?


突然間我又想到了自己。我母親跟阿倫的母親不也是一樣守寡嗎?為什麼我們就不可以做相同的事情呢?何況我母親看起來比阿倫的母親還更年輕漂亮,聽說年輕漂亮的女子性需要特別強,我以前為什麼沒留意這個問題呢?其實從14歲起便對母親又了感覺,每每幻想著能與她亂倫交媾。只是礙於道德,才壓抑了自己的性幻想。如今我切實認為,其實我們之間是可以有那種關係的,因為我父親根本不在了,母親又不願意再嫁。當然,我也知道母親是個很傳統的婦女,她可能不會同意這種做法。


然而我奸烝親娘的慾望一經挑起,便再也難以平息。於是我認定應當試試。問題是,要採用什麼方法?好在我很快就有了辦法。我有寫日記的習慣。我的日記收藏不是很嚴密,母親偶然也可以看到。我要在日記上用點計謀。


於是,當天晚上我在日記裡寫下一個根據地攤文學加以發揮改編的故事:


看了這則故事,我感到十分慚愧。我對母親雖然也算是孝順,但離白狀元的真孝還差一萬八千里。人非牲畜,不是有吃有睡就夠了。更何況連牲畜也會發情交媾,人哪能那樣無性情。如今母親為我守寡多年,夜夜獨守空房,她的痛苦我也應當猜得出才對,但我卻不能深入孝敬她,哪怕是跟她睡上一夜為她解悶。我這樣自私,還是人嗎?我還比得上那些性情中的豬牛犬羊嗎?


我18歲了,早已完成了性成熟,看到女孩我常常想入非非,恨不得能摟她一個在懷裡盡情交媾,但不到二十四五歲,哪能結婚啊。我這邊日夜想著女人的肉體,天天憋得難受,每天只能靠手淫把寶貴的精液排洩出來白白浪費掉,卻不能分一點點給最最需要的母親。我這樣做表面說來是在遵從道德,實際上是道德害苦了兩個無辜的肉身。是時候了,我應該勇敢地走出第一步。但母親是個傳統婦女,人家村口的李大嬸連大白天也常常穿著花短褲,在院子裡進進出出,露出豐滿雪白的大腿,引得我每每要偷看她幾眼,可母親在家中連小腿肚也不露給我看,她會理解我的孝心和苦衷嗎?我不知道。我好痛苦啊!!!


日記寫好了,要怎樣才知道母親看過它了呢?這自然難不倒我。在這一頁夾跟頭髮嗎?不。要是母親沒吹動它,讓它照舊留著,那我不是白費勁了嗎?我選擇的是夾一丁點棉絲,把它夾在這一頁的最邊沿,只要母親打開這一頁,哪怕是最輕的呼吸也足以把它吹走。我佈置完畢,第二天就放心上工去了。


下午放工回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日記本。讓我萬分高興的是,那根細棉絲不見了,真真切切地不見了!而且入門時母親還對我嫣然一笑,那是從來未有的呀。她看見我的日記了,她竟然不生氣,我成功了!


但是讓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母親沒有露一點皮肉給我。是她不願意,還是不好意思呢?我還得等著看。幸好晚上睡覺前,苗頭來啦。母親先是進了她的房間,隨即又開門出來對我說,門鎖好了嗎?我一看不得了:母親穿的正在是一條農村婦女愛穿的花短褲,粉紅的底色,散佈著幾朵白色的小花。短褲的上面、在內衣開襟的地方,可以看到媽媽那略微凹下的、精緻性感的肚臍眼,中間是略微凸出的小肚,下面則露出兩條雪白豐滿的大腿,發出柔和而誘人的白光。我的腦袋轟的一聲,整個人差點眩暈過去。我真想撲過抱娘的大腿,可雙腿直髮軟,更別說哪來的勇氣了。


接下去的一個小時,我簡直不知道是怎樣過的,總之滿腦子都是那雪白的大腿。後來,我設法冷靜了下來,決定今晚就行動。


我沒有睡,因為當然睡不著。12點,我突然發出幾聲恐怖的尖叫:「啊,啊,救命啊!」母親聽到聲音,立馬衝進我的房間,把我緊緊抱住,急切地問我出了什麼事。我按事先編好的回答。


「我做噩夢了!」我說。


「乖,快告訴媽,夢見了什麼?」


「夢見爸爸在追打我,他好凶好凶。我嚇死了。」


「不會吧,你是個好孩子。爸爸在天之靈不會不知道的。他感激你都還來不及,哪能打你呢?」


「爸爸他口口聲聲罵我不孝。」聽完這些,想來媽媽應當知道我的用意了。於是她說:「說你不孝,不對。我們不愁吃不愁穿,我從來沒受過什麼苦。你又樣樣聽話,媽媽我從來沒有感到為難。難道你還會有什麼做得不夠的地方嗎?不會吧?」


你知道,此時母親的豐滿大腿已經完全跟我的雙腿絞在一塊了,她那高聳的兩個乳房完全包住了我的一條光裸的手臂,儘管還隔著薄薄的一層布,我已經完全感受到那柔軟。她的嘴跟我的離得那麼近,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溫香。我的慾望之緊迫,是任何語言也無法形容的。但我還是能夠冷靜地繼續說下去:「爸爸罵我為什麼不勸你……勸你……讓你獨守空房。」


「不許你亂說,」媽媽顯得有點生氣。「勸我什麼?勸我改嫁?我不改嫁不但是為了你,還為了咱林家後代香火不斷,這是我十分願意的。」


她轉而用溫柔的口氣說,「再說誰說我獨守空房?我們這棟房子裡,不是還有你這個寶貝的兒子嗎?有你,媽媽這輩子滿足了!滿足了!」


我知道時候到了,便大著膽說,「媽,從今以後,我天天晚上陪你,好嗎?」


媽媽變得非常激動,她深情地吻著我的臉頰。「不,是我應該陪你,孩子!你一個人從小沒有父親,多可憐啊。娘不陪你誰陪你?從今以後,咱們母子倆永不分離,好嗎?」


「好!」


「那就好好睡吧。時候不早了。」媽說著就側身躺了下來,緊緊地抱住我,繼續吻著我的臉頰。很快地,我們的嘴已經湊到了一塊。媽媽口中的女人香氣直接呵到我的鼻上,我頓時感到難以名狀的興奮。我也張開嘴跟她接吻。兩人的舌頭絞成一塊,消魂的時刻少說也有十分鐘!


過了一會兒,我開始不安分起來了。我的手不斷地捏著母親的乳房,還不時往下伸到她柔軟的腹部,差一點沒摸到她的恥丘。我整個人變得很煩躁,處在一種非欲交接則不可的狀態。


「媽,我難受,我好難受啊!媽,媽,我不行了!」


「乖兒子,媽知道你難受,你大了。」


母親緊緊地抱著我,溫情脈脈地說,「來,是時候啦。乖兒子,媽帶你去一個快樂的地方。」說著,她自己先脫下短褲和內衣,頓時那兩粒白生生、溫綿綿的大乳暴了出來。我立即伸嘴去含,她又幫我脫下上衣和內褲。這下,母子倆已經赤裸裸地緊貼在一起了。


「乖兒子,來,騎上來。騎在媽的身上。媽來教你。」


到了此時,飽受淫情煎熬的我頓時從內心歡呼起來:我終於也可以「回家騎老媽」了!「騎上來,對,是這樣。」


媽調整好兩人的姿勢,讓我的手臂摟住她的脖子,胸部貼著她的乳房,下身對準她的雙腿交會處,等兩人都感到舒適了,才伸手抓住我的陽具。她的手是那麼肥厚細膩,我簡直無法用什麼語言來形容我的快感。但更刺激的還在後頭。


「我的乖兒子,」媽深情地說,「想不到你的小寶貝也有這麼大了。想不想女人?」


「想!」


「想不想媽?」


「想死啦!」


「想做什麼?」


「不知道,就是想。想有個洞洞往裡插。」


「乖兒子,你知道嗎?媽的下面有個洞,水汪汪的。媽讓你的小寶貝進去。進去了,消消火,再硬的東西也會變軟,那時你就不會難受了。


對,就這裡。讓媽扶著你的小寶貝進去吧。來。對啦,往下壓點,對啦。好,進去啦!」


媽的手一放開,我的陽具也隨之盡根而入,因為裡面早已是濕淋淋的,沒有一點阻力。


感謝可親可愛的娘,她讓18歲的親兒我插入她的寶地和禁宮。


這一插,使我從處男變成了男人。這一插,讓我回到了18年前孕育我的地方。這一插,讓男女的性器把一對母子如膠似漆地勾連到了一起。這一插,讓我這初次嘗到女人滋味的少男從此對媽媽的肉洞蜜穴魂牽夢繞朝思暮,沒有一刻稍減。


我的肉棒已經在母親的洞穴裡啦,想那裡面是什麼樣的感覺呀:又熱又濕又軟,時收時縮時緊時滑,難以言表的天堂般的快感,快感,還是快感!!這就是他們說的騎老媽嗎?如果是,那世間絕對不會有什麼是事比這更快樂的啦。


我的淫情象脫韁的野馬一樣地奔放:我的雙手在母親的秀髮與香脖之間不停地撫摩,我的舌頭在母親的香口中不斷地攪動著,我的肚子和母親柔軟的腹部絲絲入扣地廝磨著,我的陰莖在母親溫潤的陰戶裡毫無顧忌地跳動著,享受著親娘肉洞的浸淫和有節奏的按摩……我一方面希望母子倆的性器官永遠地粘合在一起,一方面卻過快地就有了想射精的慾望。我今年初開始手淫,每次射精都有快感,但現在剛開始我就急不可耐地想射出來,好像只有早早地射出去才能釋放我的全部淫情。我帶著小公狗嗅到發情母狗的陰戶時的激烈興奮,開始哼叫起來,在親娘的懷抱裡嗲聲地哼叫起來。媽知道我已經無法控制地要爆發了。


「乖,想射就射出來,毫無保留地全部射出來吧,我的兒。男孩子第一次都很快,不快快射完不能消火。」


趁著媽張嘴說話,我把舌頭伸入媽的口中,兩條舌頭再次纏綿在一起。我再也忍不住了。一陣緊似一陣的抽搐之後,我終於把童子精射進了孕育過我的、親愛的媽媽的子宮裡,那是造物賜予我的無比消魂的桃源洞!


對於初經人道的我,射精是天下最快樂的享受!


「媽,」幾分鐘後我才恢復說話的能力。「媽你說得對,我軟下來了,我盡興了。媽的洞還真管用,真能幫我消火。」


「對,女人就是這裡值錢。男人那東西再硬,進來一會兒都得變軟,不變軟,男人會憋得慌。寶貝你說是嗎?」


「的確沒錯。我平時想女人……」


「想哪個女人?」


「想……,想……比較多的也就是那個李大嬸吧。」


「呸,老豬婆!就憑那兩條肥騷腿?」


「也是也不是。但自從看了媽你的腿,就只想你了!」


「這還像話。不過我是你媽。怎麼可以。」


「老媽方便,就在身邊,什麼時候伸手抱來就用。我上班的時候,天天想著的是什麼媽知道嗎?」


「不知道。想什麼?」「回家騎老媽!」「媽也時時想著你來騎。你知道嗎,孩子?你爸在的時候媽的洞洞沒有一個晚上是空著的。現在三年了,媽什麼都好,最難熬的就是欠一根肉棍來插。這下好了,孩子。媽每天晚上都要讓你騎,媽的洞洞天天晚上都要你來插。知道嗎?不管你做什麼,都沒有給媽媽插穴這麼有孝心!」「我要騎媽一輩子,要孝敬媽媽一輩子。」「一輩子不敢說。你還要討老婆傳宗接代呢。」「討了老婆還要分給娘。」說著說著,媽突然叫了起來:


「啊不行了。現在輪到我難受了。」媽唰地一聲騰起身子。


「寶貝,你平躺著,讓媽上你。」說罷她翻身騎到我身上。


可是整整一個上午我根本難以工作,我下身漲得非常厲害,滿腦子想的儘是與母親交媾、交媾。中午休息,我小跑著回家,一心只想「回家騎老媽」。但一到家我就大失所望。媽不在,桌上留了個字條,說是給外婆送雞肉去了。要我一個人吃桌上的老母雞肉。雞肉我是要吃的,但要緊還是要發洩。現在我什麼也不要,只要有一個肉洞讓我插入就行了。可媽媽不在,我急得難受啊。


看到桌上的雞肉,我突然想起來啦:母雞不也有一個肉洞嗎,不也可以插嗎?對,家裡母雞現成有三五隻,說幹就幹。我找來一隻最漂亮的金黃小母雞,可是往她陰門一摸,不行,洞太小,只能進一個手指。又找了一隻最肥大的,那是生過蛋的三年的老母雞,一摸,洞很大,兩個指頭進去還有餘。我大喜過望,馬上脫去褲子,把鐵一般的肉棒對準母雞的後臀就要插。


可是母雞的後臀全是毛包著,肉棒一舉就碰到雞毛。這時我的指頭偶然碰到母雞的背,那母雞竟然把個陰戶翹得老高,張開鯉魚嘴,吧嗒吧嗒的就差沒有發出響聲。我大喜過望,趕緊把它放在桌子上,讓母雞跟我的陰莖同高,接著又撓母雞的後背,趁著鯉魚張嘴的當兒把陰莖的龜頭貼過去。龜頭一接觸母雞的陰穴,馬上被一股強力吸過去,差一點就把精液吸出來。我想不行,插入得快才行。於是第二次,我對準陰穴迅速插入。


啊,母雞的肉洞跟女人還真有點不一樣:溫度高了好些,入口窄了好多,更重要的是母雞陰門的吸力非常大。肉棒一進入她就有節奏地、強有力地吸、吸、吸。每吸一下,都把人推往高潮。終於,不到五分鐘,我就被吸了個精光。當然,發洩完的我渾身通泰。吃了飯我就上班去了。


傍晚回家的時候,我遠遠看到門沒有鎖,知道母親回來了,高興得差點叫出聲來。母親開了門,剛剛栓上,我就迫不及待地抱住母親,拚命地吻她的嘴,用手去扯她的褲帶,嚇得母親大喊:「你瘋啦!大白天的,你想幹什麼?!」「媽,我實在受不了。快讓我插進去!快!」「你瘋啦!這是在門邊呀?!」我真瘋了,我沒有辦法,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扯掉自己的褲子,又扯掉母親的長褲,接著是短褲,然後把她壓到門邊的地上。


母親終於理解了我,停止了叫喊,竟主動展開雙腿,讓我的陰莖順利插入她的巢穴。這一切離栓門還不到30秒。我插進去了,兩分鐘後,我漸漸從瘋狂的狀態中回過神來。


「對不起,媽。」「可憐的孩子,好些了嗎?好,把媽抱到床上。咱們好好玩。」我飛速把媽抱進裡屋,放在床上,把她的上衣全部剝光,口裡狠命地吸她的奶子,下面則展開猛烈的進攻。由於中午被母雞吸光了精液,現在不會那麼快洩了。一直抽了一百多下,母親的高潮也來了,她開始嚎叫起來,她的叫聲刺激了我的淫性,終於,我也一步緊似一步,最後跟媽同時洩了出來。


一次完滿的交媾配合!


這回我們相約不那麼快進入交媾狀態。媽要我先好好欣賞她的肉體。我把媽平放在床上,先整體欣賞她那豐滿的白玉體:美麗高聳的雙峰,略微凸起的小肚,芳草萋萋的玉華幽洞,雪白多肉的雙腿……然後,我開始玩媽:從媽的頭玩起,我讓媽閉上眼睛,由我吻她的雙眼,接著吻她的小鼻,然後是耳根。媽說吻耳根她最舒爽,要我吻它十來分鐘,接下去是嘴。媽不把嘴張開,我只好含著她翹起的下唇,那味道也不錯。之後便是從脖子到乳房到小肚到肚臍依次地吻下去。肚臍下面很快就是恥丘。媽的恥丘白白胖胖的像剛蒸出的饅頭,我吻得特別起勁時,母親突然喊起來,「不行了,你這樣會把媽搞死的!快騎上來!!」我立馬騎到娘的身上。


「快插進來!」媽興奮得開始發抖。


我奉娘命緊插。這一插還好,幾秒鐘後媽停止了發抖。於是我們來了個細燉慢熬。足足過了半個小時,我們才決定加快步伐。我開始抽插,娘的陰戶內壁也開始收縮。一會兒,我停止抽插,而娘的陰戶內壁收縮卻一陣緊過一陣,似乎在擠我的精液。但你知道此刻我的精液已經不多了,但我的陰莖在娘的陰戶也同時配合跳動著,終於,在母親母狼般的嚎叫聲中,母子倆又完美地結束了今天的交配樂章!想不到我那60歲的風騷外婆,竟然也成了我床上的肉慾祭品。


事情是這樣的:


在接下去的七八天,我們母子夜夜都要抱成一團裸睡。只要一上床,我們的第一件事必然是互脫衣褲。母親說,每次幫我脫內褲,我那硬邦邦的肉棒脫穎而出抖三抖的時候,是她人生最刺激的時刻。我則說,每次幫母親脫內衣,那兩團白肉噴薄而出上下顫動的時候,是我一生最消魂的瞬間。而每天有三次,母子倆的性器官是緊緊勾連在一塊的。


一日三次的射精對18歲的少男來說並沒有什麼,因為此前我也是每日三次的手淫排精。而母親才41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兩個年齡這般不相匹配的男女的互補精媾,簡直可以說是大自然的絕配。


就在我們無比歡心地享受著這無邊的風月的時候,母親的月經來了。這意味著我暫時得停止插穴。我們休戰了一天,但還是同床,只摟抱而不交媾。然而到了第二天,我已經控制不住了。


我無穴可插,只能唉聲歎氣。後來我們想了個辦法,讓母親俯臥著,我則伏在她背後,我的陽具在她柔軟的屁股溝上下抽插。當插到盡根的時候,陰莖龜頭剛好被媽的多肉的雙腿夾住,很有捅到花心的味道,好解讒啊!


在我興奮抽插的當兒,母親突然掙扎著把屁股翹起來,大喊:「快!快插進去!」看我不名所以,母親又喊道:「快呀!快插進去呀!」我只好奉命插入,這才讓母親安定下來。


想著母親陰道裡充血的樣子,我不忍心地問:「不是不讓插嗎?」「你這樣搞誰受得了?!」從背後插入的做法還是第一,沒想到因為母親兩片肥嫩的臀肉頂撞,我比哪次都更加淫情勃發。但理智教我不能大動,因為母親正逢來潮。我默默地品味著這曠世的美味。十五分鐘後,我的陰莖象交配中期的公狗一樣,非常緩慢地在母親的陰道裡泌出精液,直到好久泌盡最後一滴,母子倆才又癱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晨醒來,我想來個故伎重演,但媽堅決不讓。當然,她已經胸有成竹。


「這樣下去不行。媽會讓你搞出發炎來的。這樣吧,」媽用商量的口氣說,「你現在正在火頭上,沒有兩三個月你還軟不下來。」


「既然你天天想著插洞,這洞倒有現成的一個閒著……」


「誰呀?媽你快說。」


「你外婆。」


「外婆?她會要嗎?她幾歲?她能行嗎?」


「你外婆19歲生了我,今年60啦。看起來是沒有老相。你外公45歲就過世了。後來我聽說她跟你二舅……這樣的醜事就別提啦。我想她還是很想的。」


「外婆小時候很疼我,她現在會救我的。媽拜託您啦,今天就把她請來。」


「看你這小色狼,當心別讓外婆吃不消化。」


上工時間我腦子裡想的儘是外婆。小時候我常常被外婆摟著睡覺,外婆很愛玩我的小弟弟,有一次還說等我大了要跟我來一次,可惜我當時並不懂人事。外婆給我的最大印象是在她粉白臉的反襯下顯得猩紅的、嬌艷欲滴的、豐滿多情的的嘴唇。我想此次見面一定要先吻個夠。


其次是外婆的乳房。我十歲的時候還常常頭埋在雙乳裡,臉頰受著兩邊肥肉的夾擊,鼻裡聞著誘人的乳香。此次我要的是含住那兩粒紫葡萄久久不放。


再其次是外婆的臀部。它比一般女性的要大許多,寬許多,豐滿許多。此次我要的是摟住它、讓它的兩片肥肉夾住我的肉棒使我消魂。


中午我回家,媽正在炒菜。我還以為外婆沒請來哪。好在媽說外婆已經來了,此時洗完澡正在二樓房間裡穿衣服呢。


我高興地衝上二樓!


外婆正對著鏡子欣賞自己的身材哪。一看見我來。外婆高興得叫起來。我們祖孫倆緊緊地抱成一團。我低下頭,快快含住外婆猩紅的多肉的下唇。接著,外婆張開嘴,我又含住她的舌頭。我們深吻了足足有十分鐘,知道外婆快癱軟了,我才把她放倒在床上。


外婆穿的是藍底白花的寬大內褲,更顯得她的雙腿的白和嫩。外婆的對襟的花短褂,把兩粒巨奶裹得緊緊的。我很快把紐扣解開,那雙乳撲地一聲便爆了出來。我發狂似地捧起來捏呀揉呀吻呀,真想把那兩粒紫葡萄吞下去。


但很快地,外婆的另一樣東西吸引了我。那是她的肚臍眼。奇怪,外婆的肚臍眼出奇的深,我用食指一探,竟然沒入了一半。我突發奇想,要用我的肉棒伸進去試試。


我退下短褲,騎到外婆的肉體上,開始屌外婆的肚臍眼。由於外婆身子朝上,總覺得屌得不深。後來我把外婆身子掰到一側,這下可好,我的陰莖已經深陷在外婆柔軟的腹部和肚臍眼裡了。我頂呀頂呀,直頂得外婆咯咯地笑。


「你小子想幹什麼?」外婆邊捏我的屁股肉邊問。


「我要從這裡頂出個洞,我要從這裡插入外婆您的體內。」


「說得倒容易啦。外婆的肚子軟是軟,還沒有一個男人能穿破它呢。不信你試試看,看誰先軟。」


我繼續頂呀頂,外婆柔軟的雙手一直在我身上撫摩,似乎在幫我加油。但我哪能把外婆彈性十足的腹部屌穿呢。相反地,我感覺要射精了。


「你們在玩什麼花樣呀?」媽進來要趕我們下去吃飯,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好像不對位呀。」


我趁此機會趕緊收兵,不然就要一瀉如注,待會兒就沒戲啦。


飯桌上,外婆看著我和媽直笑,然後問媽,「一天幾次?」媽說兩三次吧。外婆說,多少次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每次要做,男的這方都必須是自然硬。也就是說只要是男的自己自然想要的、陰莖自然勃起,那這次交接就不會傷身。她說外公45歲就早早過世,就是因為在陰莖疲軟的情況下還要弄硬來幹,那傷害還可就大了。她要我媽看著點,別讓我過度。


「現在還在火頭上,想禁還禁不了。男孩這年齡就這個厲害,看來沒有一兩個月還不行。」外婆也附和說:「是這樣的。我……,哦,……還是不說吧。」


我知道她差點說漏嘴把她和二舅亂倫的事講出來。但我此刻想要的是外婆的屄。


「外婆,咱們上樓去吧。」我央求道。


媽也說,雞棚裡藏不了蚯蚓,去就去吧,媽。好好招待咱們的寶貝。又說,「媽,芝麻油在床頭桌上。」


上得了樓,外婆先幫我拖了衣服,我也幫外婆脫。隨即,外婆主動地躺到床上,把雙腿叉得好開,讓那老屄暴露無餘。


啊,外婆的陰門跟媽媽的不一樣。媽媽的陰門上方毛很茂盛,而外婆的則稀拉得多。正因為如此,外婆的屄顯得更加肉感可愛。我捧起外婆的嘴色淫淫地吻了好久,然後才開始插穴。只是外婆的洞穴有點乾澀,插了一會兒,只進了龜頭。外婆歎息說:


「真的是老啦。出不來水啦。我還想試試看不用油,看來不行咯。」


外婆指著床頭桌上的芝麻油,讓我為她潤屄。我拿了個枕頭把她的臀部墊高,然後把芝麻油塗抹在外婆的陰門上,還往裡插了插。外婆說好爽,要我多插幾下。我也樂的如此,直插到外婆想要了才停。


我撲到外婆身上,下身往外婆的洞穴插去,撲哧一聲,進去啦!那味道跟插入媽媽水淋淋的洞穴並無兩樣。


外婆墊高了的陰門更利於我的盡根插入。插了幾下,我問:


「有感覺嗎,外婆?」


「會有的,」外婆說。又插了好久,我的興奮一波蓋一波。外婆十分動情,說:


「我的心肝好孫孫,外婆要讓你舒服舒服啦。」說著,她的陰道內壁開始了有節奏的收縮。我覺得好舒服,說外婆您這一招真行。外婆也沒說什麼,而是繼續地時而收縮,時而放鬆……到後來,外婆陰道的收放快了,越來越快了,到最後,我的淫情被推到了最高峰,終於,啊,一股精液直射入外婆的陰道!祖孫倆幸福地緊緊摟抱著,久久不願放開。


休息了半小時,我該去上班了。臨走時媽問我順利嗎,我說順利的很。又問我有什麼不同,我說各有千秋。還問我用油了嗎,我說暫時用的。媽笑著說,看看最終不用行不行。我抱住媽又摸奶又親嘴,才快快樂樂去上班。


晚上,祖孫兩人自然又是淫媾一番。只是媽媽應外婆的邀請,過來為我摸背、捏屁股,大大增加了我的射精快感。


第二天中午放工回來,外婆正在洗澡,聽到我進門外婆馬上喊我進去,說是要我為她擦背。我當然求之不得,趕忙脫光衣服進去。


外婆脫光衣服坐在大木盆裡,就像是一堆白色的肉山。我衝進去,只替她草草地擦了幾下背,便不安分地捏起她的奶子和乳頭。接著我也為自己洗了洗,搽上香皂,兩個人滑溜溜地抱成一團,真乃刺激萬分呀!我幾次想插入外婆的洞穴,無奈在浴室裡不好操作。此時我突然發現,從背後看外婆,她的肥肥的手臂把腋窩夾出一條縫隙,那凸出的模樣就像一個少女沒毛的嫩屄,再把外婆的身子扳過來一看,這屄更是豐滿了。我馬上讓外婆朝我俯臥過來,從前面屌她的腋窩。那腋窩本來就豐滿細嫩,再加上肥皂水的潤澤,插進去跟屌穴實在沒有兩樣。外婆也很厲害,馬上配合我,一夾一夾的,弄了十幾下,我已經到了臨界點,馬上指暫時收兵。因為我想真正的插穴。


我要外婆把屁股翹起來,她很配合,馬上雙手撐住木盆的邊沿,把個豐臀翹得老高。外婆的屁股特大、特多肉,我捧住它就行穿刺。奇怪的是,外婆的陰門此刻好像很緊,插了幾下只進了龜頭,又一用力,陰門的外圈把我的陰莖皮擼了一下,爽得我差點就射精。還好我趕緊抽出。再次插入,又復如此,但進去多了點。如此反覆抽插了五次,陰莖才得以盡根,但已經被擠得爽到快射了。


「外婆,您的門兒好緊,就像處女的一樣,」我說。


「你用過處女?」


「還沒有。不過我想處女的陰道大概就是這樣吧?」


「可憐的孩子,你還沒進過處女,不過不要緊,會有的。」外婆說著就笑了起來。「你剛才插的不是外婆的屄,是屁股窟窿!」


「啊,原來我是走後門了。後門味道更好,以後外婆要讓我多進進才對呀!」


緊貼住外婆的多肉的屁股,我還騰出手摸外婆的雙奶,那奶兒好松好軟,捧在手裡就像要流走那般。可能是受到摸奶的刺激,外婆的肛門開始有節奏著收縮,一波緊過一波,終於,當我一個手指摸索著插入外婆深凹的肚臍眼的時候,極度的淫情難以控制地爆發了,一注精液射入了60歲外婆的可愛的後庭。


媽媽從開著的浴室門看著我們祖孫倆的姿態,不禁笑了起來。後來,她還問我們是不是從交媾的狗兒那裡得到的靈感。


我同外婆就這樣連著玩了五天。到了第六天,外婆說咱不用芝麻油試試看。我覺得外婆的陰道已經開始分泌水了。我們最後幹了一次沒有塗油的,因為外婆水少,陰道便夾得緊,快感也很特別,我們粘在好久還捨不得分開。我和外婆都很高興,媽媽也說這是愛創造的奇跡。但外婆說媽媽的月經已經乾淨了,要我伺候媽媽要緊。我們還相約下回母親再來月經時祖孫倆一定來個大戰幾十回合。


終於,外婆帶著受外孫精液滋潤的身子暫時返回,等待著下一回的召喚。


而我和親愛的媽媽,又恢復了往日的瘋狂。


第六章換母行樂換滋味


有聽說過換妻的故事,就是還沒有聽說過有換母淫樂的。


可是有個偶然的事件,竟讓我跟阿倫有了互淫其母機會。


有一天早上開工不久,一個名叫阿貴的村民前來碾米。這阿貴就是我前面說過的那個李大嬸的二兒子,他20歲,生得尖嘴猴腮,完全不像他的母親,倒是很像他那老爹。村裡人一般叫他阿鬼,或者乾脆叫他黑鬼。


話說阿倫正在為他碾米,黑鬼閒得無聊,便坐在碾米廠的木條凳上,眼睛呆滯地盯住外面。突然阿鬼眼睛一亮,原來他看見兩隻狗在試圖交配。奇怪的是那母狗是一隻大狗,而那公狗是一隻剛成熟的小狗,看樣子是母狗的兒子。那小狗先嗅了嗅母狗的陰戶,接著便爬跨到母狗的背後,露出僅僅一寸長的陽具,急劇地往母狗的陰戶插。那母狗不讓,將身子斜到一邊,讓小狗撲了空。小狗不肯甘休,堅決纏著要上。母狗用舌頭舔了舔小狗的陽具,卻還是拒絕它的爬跨。阿鬼看見的時候,正是它們鬧得不可開交的當兒。


阿鬼頓時興奮起來,竟然大聲喊道:「大家快來看呀,狗相屌嘍。」


在我們村裡,聽到有人喊狗相屌,男人們都會爭先恐後圍來看,我和阿倫當然也不例外。看到我們出來,阿鬼竟然對著小公狗們喊道:「阿倫,你要屌老媽嗎?!哈哈,阿倫要屌老媽啦!」


原來,村裡人早有阿倫屌老媽的傳聞,只是阿倫和他老媽為人還不錯,大家僅限於背後偷偷議論。阿鬼當然背後也免不了拿人家的事大談特談,沒想到那天卻情不自禁地喊出口來。這一喊不得了,阿倫、阿發和我都吃了一驚。阿倫聽得真切是在講他,不禁勃然大怒,但他畢竟是獨子,竟也不敢有所動作。我當時氣炸了,走到阿鬼面前,一個巴掌打在他臉上。你知道,我家多少算是華僑,而華僑當時被認為是有錢人,村裡的人太窮,大都要讓我們三分。所以阿鬼被打,也不敢還手,只是委屈地說,「你……你……你幹啥打人哪!」


「我哪裡打人?!我打的是一隻亂倫狗。」我說。又轉身對阿倫說:「阿倫,你別生氣。你就是躺在地上滾三滾,也比有些人乾淨了一千倍!」


「大家聽好了:誰的老媽成天在家裡穿著花短褲露出大白腿,誰的老媽穿得嚴嚴實實,大家有目共睹。誰一家老少三條肉棍合捅一個老雞巴,全村沒人不知道。誰家的兩隻小公狗為了獨佔母狗,竟然把老狗逼到城裡撿破爛,這還用得著我講嗎?那傢伙竟然還敢出門撒野污蔑清白人。我說打了亂倫狗,還真弄髒了我的手,還真對不起狗們哪!」我說的當然是阿鬼,阿鬼的這些醜事當然也是眾所周知的了,所以他不敢回嘴,只好擔起還沒碾完的米谷灰溜溜地跑啦。


這件事讓阿倫非常感激。第二天,他跟他母親帶著自家種的熟花生來我家進行所謂的答謝。


然而在答謝的當兒,阿倫從頭到尾眼睛竟沒有離開我母親的臉。原來,阿倫的母親論身材與我母親差不多,論臉孔卻差一截。要知道我母親是「番客嬸」,而當時我們那一帶的「番客」(指東南亞一帶的華僑)被認為是有錢人,討老婆當然要盡量找他們認為最漂亮的。我在家看了,當然沒有太多感覺,阿倫則不然。而我看阿倫的母親,則著重被她的豐乳和肥臀所吸引,我猜想在這位勞動婦女的身上,一定有股不同尋常的力量。我突然有一種想要姦淫她的慾望。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阿倫看看四周沒人,突然對我說:


「阿鴻,阿鴻,」他喊著我的名,「你打我一下,狠狠地打我幾下!」「莫名其妙,好好的我打你幹什麼?」「你先打,打完了我才告訴你。」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我只好打他一拳,不過是蠻輕的,阿倫還是不行。此刻我突然想到他那天色咪咪地盯住我母親,一定是在打她的注意,我真生氣了,最後我狠狠地給了他一拳。誰知阿倫高興得跳起來。


「什麼事?」「是這樣的,那天到過你家。我母親看到你長的那麼英俊,突然很想跟你……跟你來一次…」「你他媽的,」我先感到匪夷所思突然領悟,原來阿倫把母親當誘餌來釣我的母親呀!但我還是正義凜然地罵道:「你姦淫母親不夠,還要邀人入伙,你是人還是畜生?」「你不要就罷了,不要這麼凶好不好。」看到阿倫可憐兮兮的樣子,我不緊產生了惻隱之心。再說,我也不是想著阿倫的母親的肉體嗎?於是我說:


「什麼條件?」「不敢提條件。」「那就白干咯?」「啊,不是,不是的。但是,但是,要是能換一換……」「入你娘的,主意打到誰頭上啦!不過,算你走運,可以考慮。分頭回家問問再說。要是我母親生起氣來,我擰斷你的腦袋。」阿倫聽到這,高興得趕忙趕回家「請示」去了。


母親這邊我當然也在走工作。萬沒想到的是,四方都有共同的願望。用我母親的話說,男孩子老插一個穴也是怪可憐的。我如果願意嘗一個不同的她也不怪,她有點怕我迷上阿倫的母親,但又自信「不會敗給那個村婦」。


說幹就幹,這換母兼換妻的事就定在第二天晚上。


第二天上班,想到今晚就能嘗到不同女人的滋味,我感到淫情激盪。我滿腦子盡想著與阿倫的母親交媾的事兒。我想像著她脫去衣服後的身材,想像著她在床上可能的動作。下班時間一到,我和阿倫都匆匆回家。


吃過晚飯,兩對母子如約來到我家。


阿倫的母親今天穿的是無袖的對襟短衫,兩粒巨奶把上衣差點撐開,從紐扣之間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溝。她的兩隻手臂也特別誘人,特別是上臂,不但豐滿,而且白嫩。她的腋窩尤其可愛,上臂略為抬高,便可以看到裡面的黑毛。我想,這樣的女人性慾一定會很強烈。而且自從屌過外婆的腋窩之後,我對女人的腋窩特別著迷,我想今晚一定要往裡面插。


簡單的寒暄過後,大家很快進入主題。阿倫進入我母親的房間,她母親則進入我的,兩對母子各自進入了交媾肉搏的窠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